拒绝华为 越南最大运营商宣称半年自研5G

ios001
楼主 (未名空间)

编者按:近日,越南“神速”研发出5G技术的话题掀起热议。根据越南最大电信运营商Viettel的官宣,其已成为全球第六家能够制造5G设备的公司。不过,这一说法引起业界和媒体诸多质疑。

英国广播公司(BBC)称,一些通信行业专家表示,高昂的研究成本和其他公司对关键技术专利的掌控,将使Viettel很难以任何有效方式进入5G研发领域。此外,5G基站数缺口巨大、通信设备低端等也是要面临的问题。

据悉,越南有意成为东南亚第一个提供5G服务的国家,但其自研的通信设备核心技术仍依靠“进口”,高调宣布的“国产化”被认为只是一层皮。

另外由于拒用华为而采用诺基亚、爱立信的5G技术,越南在整个东南亚地区显得相对“格格不入”。对此,《金融时报》认为,这与中越在南海局势上的对峙以及特朗普政府的“搅和”有关。

半年研发推出5G

当地时间1月20日,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隶属于越南国防部的Viettel公司将从今年6月开始部署下一代移动网络技术,并在一年后完成全国部署。

Viettel于上周五(17日)宣布了这一计划,并通过内部生产的连接设备进行了首次视频通话试验。该公司表示,其研发部门Viettel High Technology仅用了6个月时间便开发出了5G视频通话所需的硬件和软件。

据《越南新闻报》报道称,这次视频通话是由越南信息通信部长阮文雄(Nguyen Manh Hung)和科学技术部长朱恩古(Chu Ngoc Anh)使用Viettel制造的5G gNodeB收发器进行。这一设备曾于2019年6月开始研发。


越南信息通信部长阮文雄(右)和科学技术部长朱恩古(左)图源:Viettel官网,下同

测试完成之后,朱恩古表示:“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为越南建立了一个进一步发展的研发平台。” 而 Viettel预计将在越南本土开发和制造的“5G技术生态系统”上构建民用和军事产品。

在全世界,很少有企业成功开发出商用5G技术。Viettel表示,该公司已成为继爱立信(Ericsson)、诺基亚(Nokia)、华为(Huawei)、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和中兴(ZTE)之后的第六家能制造5G设备的供应商。

“5G是数字社会成功的决定性因素。”Viettel首席执行官黎登勇(Le Dang Dung)在一份声明中称,“所有国家都在竞相部署5G技术,以展示它们的技术进步并发展经济。这就是为什么Viettel认为5G是集团最具战略意义的项目。”

自4G时代开始,越南加强了通信设备的研发。据新加坡《联合早报》去年7月的报道,Viettel副总经理汤陶德(Tao Duc Thang)表示,该公司多年来一直在自行开发软件和设备,研发方面雇用了300名工程师。

他当时还提到,Viettel已在越南、柬埔寨等多地部署了约1000个自产4G基站,并已投入了数百万美元研发5G。

目前,Viettel公司在全球11个国家及地区拥有近1.1亿个客户,分布在东南亚、非洲和中美洲地区,其中以越南本国用户为主。未来,Viettel可能会在更广范围内推广其5G技术。

市场调研机构IHS Markit的移动基础设施和运营商经济研究主管史蒂凡泰拉尔(Stephane Teral)表示:“越南在经济发展方面一直落后中国10年。两国都非常擅长投资高科技,并认真对待5G机遇。”

“我希望Viettel仍然专注于越南国内市场,然后转移到布隆迪、柬埔寨、喀麦隆、东帝汶、海地、老挝、莫桑比克、缅甸和坦桑尼亚等。他们在这些此前已供应通信设备的地方部署5G不是因为有利可图,而是要成为事实上的‘第六力量’。”泰拉尔说。

质疑声屡屡不绝

相对华为2009年开始研究5G,越南在5G基础建设方面起步很晚,直到2018年才明朗化。但Viettel自信满满,声称“越南将在5G领域与世界同行”,且有部分人士看好其自研5G技术。

不过,行业人士以及主流媒体的质疑声显然更多。据BBC的报道称,一些通信行业专家们表示,5G技术高昂的研究成本和其他公司对5G关键技术专利的所有权,将使Viettel很难以任何有意义的方式进入5G研发领域。

弗雷斯特市场咨询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的分析师丹比勒(Dan Bieler)表示:“从某种角度来看,我对越南军用电信有多少资本支出可以用于资助5G研究并生产这些产品持怀疑态度。”

图截自BBC报道

“如果这只是关于使用它自己制造和设计的某些组件,那就不是什么大事。但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声明,表明它与诺基亚、爱立信和华为处于同一技术水平。”

市场分析公司ABI Research的分析师迪米特里斯马夫拉基斯(Dimitris Mavrakis)则称:“即便Viettel能够克服其它障碍,它也将不得不向高通(Qualcomm)、华为(Huawei)和爱立信(Ericsson)等公司支付专利费和特许权使用费,这将使它在创建和销售5G基础设备时的财务问题上不切实际。”

“因为技术规格和知识产权受到非常严格的控制,Viettel将不得不支付高昂的费用。这并不是说任何人都可以直接跳进去创建自己的公司,否则其他行业巨头,比如AT&T、Verizon和沃达丰(Vodafone)等也都可以这么做。”

值得注意的是,Viettel强调,此次推出的5G服务并非使用了华为的设备,而是采用了自家研发的技术。事实上,2019年上半年,越南在一定的外界压力和利弊权衡下,突然宣布Viettel将自主开发和建设该国的5G网络。

尽管当时不被业界看好,但越南如今似乎赶在2020年初研发出了5G技术和相关设备,并且有可能如愿成为东南亚首个推出5G服务的国家。

不过,这并不代表越南就能在5G领域站稳脚跟,其在5G技术和基础建设方面也还面临着多方面问题。与掌握核心技术和标准的华为、爱立信、诺基亚和中兴等公司相比,Viettel提供的设备和通信技术服务依然处于行业低端。

此外,2019年8月,越南宣布启动新4G频谱拍卖,原因是现有的4G频谱已经几乎被完全占用,导致该国内网速极低。而越南5G基站数量也面临巨大缺口,目前还未能寻找到足够大的投资来填补这一空缺。由此,即便研发出5G技术,普及也是一道巨大难题。

为何“独树一帜”

虽然参加上述通话测试的5G gNodeB设备号称“越南国产”,但国内媒体的报道称,其核心技术和设备来源于进口,所谓的“国产化”不过是一层皮——仅部分设备在越南“贴牌”。不过,这也的确缩短了越南5G的建设周期。

当前,与越南进行5G部署合作的主要是爱立信和诺基亚,这两家公司已分别在越南首都河内和经济中心胡志明市建立了基站。2019年5月,Viettel在河内完成了首次5G通信测试,当时用的就是爱立信的设备。但据传这次测试此效果“不太成功”。

据悉,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诺基亚也在胡志明市第10区建成了10个5G基站,未来的规模还会扩大。尽管有两家欧洲公司的参与和帮助,不国越南显然还有更高的追求。

Viettel一直在对引进的技术进行消化吸收,并取得了部分阶段性成果。但是,行业人士称,“河内用爱立信技术、胡志明市用诺基亚技术”的局面并不会有实质性改变。

新南威尔士大学(UNSW)堪培拉校区名誉教授卡尔塞耶(Carl Thayer)表示:“5G技术是新的前沿技术,Viettel想要跟上这一趋势,并为了自身的利益开发新技术。此外,越南担心遭遇黑客攻击,而且也受到来自美国的压力。”

当被问及自主开发设备是否旨在确保本国通信网络安全时,Viettel方面曾向《纽约时报》表示,自主开发软件最重要的原因在于,这样可以对客户不断变化的需求作出更灵活的应对,安全不是主要因素。

然而,鉴于在5G技术、价格等方面更具优势,菲律宾、泰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等东盟国家目前在5G体系建设方面都选择了华为。但越南却做出“独树一帜”的选择,先是决定自研5G,然后又以潜在国家“安全威胁”为由拒绝华为,将5G订单交给欧洲运营商。

对此,《金融时报》分析认为,越南的领导层对中国在南海的活动(注:2019年7月开始,中越两国在南海万安滩海域发生对峙事件)发出了更为坚决的反对,同时谨慎地向美国靠拢。另外,华盛顿方面也一直以国家安全为由,游说各国不要与华为合作。

数家主流外媒曾指出,特朗普政府对华为公司的攻击,已经把电信设备采购这样的商业决策变成了地缘政治决策。而越南如果将华为从5G部署中排除,将被视为在中美之间选择立场的信号。

在越南进退两难之际,东南亚另一主要国家向华为再发出了合作信号。去年10月,马来西亚决定将5G合同交给华为,并于近日定下要在今年三季度推出5G服务的目标。可以预见,有了华为的助力,马来西亚或在5G领域实现对越南赶超。

综上,尽管释放出半年自研5G的利好消息,但越南的5G之路也潜藏着利差变数。类似数百万美元以及300人研发团队等投入是否能支撑Viettel商用5G的长远发展,还有待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