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美决裂?杜特尔特访华言行引发日美恐慌

Onews
楼主 (未名空间)
编者按:正在访问中国的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20日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举行了会谈,没有主动提及南海 问题、再次对美国总统 奥巴马表达不满、明确宣布要与美国决裂等言行引发了诸多质疑。

据《朝日新闻》10月21日报道,杜特尔特与习近平20日举行的首脑会谈,在避谈南海争议的前提下,两国首脑的表态引起日美关注和紧张。

四点建议形成对菲控制

在与杜特尔特的会谈中,习近平提出了四点建议,即第一,双方要加强政治互信。第二,双方要开展务实合作。第三,双方要推动民间往来。第四,双方要加强地区和多边事务合作。


习近平四点建议助推中菲走向全面合作(图源:AFP/VCG)

南海争议排斥外力

《读卖新闻》同日报道认为,习近平邀请杜特尔特访华的战略获得空前成功,不仅可以通过规划长远的经济合作,长久与菲律宾保持良好关系,因而在南海问题上不致形成更多争议,而且在解决南海争议上,终于达成了两国间单独谈判、拒绝外力干扰的共识,可谓成功地对南海极为关注的日美形成排斥,也将对中国极为不利的南海仲裁束之高阁。

对华屈服 与美决裂

据《产经新闻》21日报道,杜特尔特20日在同习近平的会谈中,完全接受了习近平的建议,表示菲中悠久的友谊不可动摇,并赞扬中国的巨大发展成就令世人钦佩。菲方致力于积极发展两国关系,加强同中方合作。

而会谈后,两国首脑一同见证了中菲经贸、投资、产能、农业、新闻、质检、旅游、禁毒、金融、海警、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共13个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

19日,杜特尔特在接受采访时,主动表示不会在20日与习近平的首脑会谈中谈及南海,而是要根据习近平的观点表达,再做如何回应的判断,显示出在两国间最敏感的问题上,顺应中国的姿态。

但对于美国,杜特尔特则态度完全相反。20日,杜特尔特在参加中菲经济合作会时,明确表示:“无论军事、还是经济,菲律宾与美国合作结束!”还抱怨称,菲律宾从多年的美菲同盟中获利甚少,菲律宾受够了被西方摆布的外交政策,是他们让我们远离中国,并非菲律宾自愿,以后将开始新路线。此外,还对美国指责其禁毒手段缺少正确的法律程序愤愤不平,再次辱骂奥巴马干涉菲律宾内政。

随后,杜特尔特补充说:“美国现在已经迷失,我调整了自己,与你们在思想潮流上一致,也许我还要去 俄罗斯与 普京会谈,告诉他,我们三个国家:中国、菲律宾和俄罗斯一同对抗世界。这是唯一的办法。”

争议言论引起日美警觉和恐慌

日本方面认为,这些建议,是在友好的表面说法中实际对菲律宾施加了极大压力,而且对菲律宾提出的合作要求,意味着对日美南海战略中拉拢菲律宾做法的强力排斥,菲律宾政府是否会按照这个方向紧跟中国步调,已经引起日美强烈担忧。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20日表示,杜特尔特即将于25日来访,日本会就南海问题与杜特尔特充分沟通,并在经济领域加强合作。目前,日本是仅次于美国的菲律宾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

美国方面,对于杜特尔特排斥美国、倾向中国的言论引起美国政府高度重视和深刻的焦虑,不仅没有强硬回击杜特尔特充满挑衅的表态,反而摆出一副理解和释明误解的姿态,显示出美国对于中菲走近的无奈和慌乱。

白宫发言人舒尔茨(Eric Schultz)20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美菲联盟建立在70年历史、丰富的民间交流以及众多共同的安全关切的基础上。美国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收到菲律宾官方任何要求改变两国在许多问题上的合作请求。美国会继续是菲律宾最强大的经济伙伴。在对菲律宾的直接投资上,美国也会继续超越任何其他国家。

舒尔茨还说,美国认为,总统奥巴马也反复地表示,亚太国家同一个负责任的中国拥有坚实的关系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不是零和游戏。美国在该地区的搭档和盟友同中国保持坚实的关系符合美国的安全利益。

当被问到菲律宾打算同中国进行双边对话解决南海问题,这对奥巴马的转向亚太战略来说是否是一重大挫折时,舒尔茨说,美国在这些争端中不持立场。美国的观点是这些争端需要用多边裁决以及遵守国际规则的方式来解决。

即将离任美国驻菲大使的古德伯格也在第一时间做出回应称,菲律宾政府最高层的有关言语的确令人焦虑,但是两国部长级之间和政府其他部门之间的工作关系依然良好,合作密切,包括美国缉毒署与菲律宾有关部门合作,上星期在马尼拉国际机场查获两起大宗贩毒案件。另外,美国和菲律宾军人正在 韩国附近海域参与多国海军排雷演习。无论如何,美国非常珍惜与菲律宾的友谊和盟友关系,并希望与马尼拉展开建设性对话。

只有美国务院的表态略显质疑。新闻发言人柯比(John Kirby)宣布,美国务院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拉塞尔(Daniel Russel)本周末将访问菲律宾,美国为这次访问计划了很久,和菲律宾近来的言论行为没有关系。这次访问能够使得美国更好地理解菲律宾所说的“脱离”内涵,以及走向何方。

利益使然 并非长策

日本南洋工科大学副教授古贺庆对这次杜特尔特的访华言行分析称,经济建设的落后局面,使得菲律宾需要在基建领域资金和经验都非常具有实力的中国,而长期担任地方城市基层领导的杜特尔特,却恰恰在本国经济界毫无根基,这对他在为了争取政治独立而与美国的抗衡中非常不利,因为菲律宾经济界与美国的交往深厚、富有历史传统。杜特尔特需要通过得到中国资本的支持,为其在国内获得更多发言权。

但领土问题不容任何妥协,获得南海仲裁全面胜利,是菲律宾通过努力获得的宝贵主动权,杜特尔特只是利用这个权利,为菲律宾争取到更多经济发展空间和资本。如果真正在领土主权做出让步,不用日美干涉,菲律宾国内的政界和国民都不会答应。

同时,中国的南海军事规划、尤其是填海造岛、防空识别圈等举措,受到国际社会一致反对,杜特尔特很难冒天下之大不韪,在相关问题上与中国达成妥协而使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再有,一旦中国在没有得到南海问题上需要的承诺或协议履行时,是否坚持目前提及的经济援助还存疑问。而且,由于南海领土争议没有解决,今后在相关海域发生渔业或军事的冲突可能性完全存在,届时,两国是否能够像在北京的首脑会谈时相对言欢,则完全是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