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特朗普输了

i
inews
楼主 (未名空间)


理查德·本·卡莫在关于总统大选的书中,描述了这样一段场景:1988年当迈克尔·杜卡基斯在总统大选中输给了老布什之后,见证自己在马萨诸塞州的家外发生的奇妙景象。“所有路障都被撤走了,工作人员、警车、工作卡车、围观群众全都离开了。”没有电视转播车,没有摄影师、没有记者和麦克风,能听到的只有鸟叫声。“一个人也没有了。”杜卡基斯对他的首席助手约翰·桑索说。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了其他的总统竞选失败者身上:米特·罗姆尼、艾伯特·戈尔、还有老布什自己。他在1992年输给了比尔·克林顿。所有聚光灯离开,一切都结束了。

不过,这种情况看起来并不会在特朗普身上发生,媒体可能也不太愿意就这么轻易放他走。

现在,美国的新闻集团都在抱怨“特朗普疲劳”,他已经占据了新闻的大篇幅版面。不过不管我们承不承认,现在的情况可能更糟——这简直是一种“特朗普瘾”。这种现象也是因为他对于关注度的需求,和他吸引大众眼球的能力,但这已经变成一种难以改变的习惯了。

“特朗普是一种刺激,尤其对于有线新闻媒体来说。他不会离开大众的视线的,”前福克斯新闻网的供稿人,现美国大学传播教授简·霍尔预测说,“我也很怀疑他会不会愿意放弃这些关注度。”她也表示,取决于特朗普支持者对于“失败”的反应,后续的新闻报道可能会有很多,“不幸的是,还有很多股势力没有释放,而他们都很有新闻报道的价值。”

英国《卫报》华盛顿分部的主管丹·罗伯茨则表达了不同的看法。“关于特朗普本人的报道会逐渐减少。在竞选结束的那一刻起,特朗普的报道价值就会下降。”但罗伯茨认为还会有一些“残余”的特朗普报道,比如“他的所作所为对于自己商业帝国的伤害”和“他接下来准备做什么”这样的选题。但总的来说,唐纳德·特朗普将会成为过去时,不会再有太多关注的价值。

“但是,”他补充道,还有一个非常重要和有报道价值的主题,“我们应当继续关注‘特朗普主义’。”这个是由那些愤怒的、被剥夺投票权利的美国人来驱动的,他们将自己的希望押在特朗普和他的平民化言论上。罗伯茨指出,在这几个月里新闻媒体都错过了这个很重要的选题——上百万对于国家现状很不满的美国人。正是这些人成为了特朗普竞选的推力,而媒体们都没有理解到。

BuzzFeed的政治版主编凯瑟琳·米勒表示大选之后关于特朗普的新闻报道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做了什么。“如果他真的开了一家媒体,这绝对是一个新闻。”如果他还在继续他竞选时的“威胁”,这也能成为一个新闻。

但是米勒提出了一点:“他(特朗普)做出的每一条出格言论都没那么有趣了。”并且她和霍尔以及罗伯茨一样,看到一个值得持续关注的问题:“特朗普是‘分裂’的源头,而这种‘分裂’并不会立刻消失。虽然特朗普本人可能并不想引领什么思想观念的变革。”她同时也指出,特朗普总是能找到了把自己放在公众视野焦点的方式,“不可否认,他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现在成为了这个国家的分歧的象征。”

最近几周,特朗普赢得大选的机会看起来越来越渺茫了,但是关于他的报道还是彻底盖过了希拉里。
ecallzhao
2 楼
所谓政治领袖和永远正确的媒体,一直在故意忽略或者躲避一个问题:是特朗普造就了选民的愤怒,还是特朗普利用了选民的愤怒?这个问题可以分解为以下两个问题:这些愤怒从哪里来?桑德斯的支持者为何也有愤怒?
w
wstlykm
3 楼
愤怒可以当饭吃吗?愤怒不能治国,愤怒不解决任何问题。
试问,愤怒就不上班了,愤怒就不要民主制度了?一味地喷
是没用的,请来点实际的,墨西哥长城怎么个修法,没钱的话
把川普家产充公修长城怎么样?民主选举,输就输了白,输了
大选不能输了人品,川普遗臭万年的话,会有多少人去殉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