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研究生期间被同门师兄追求过的人,后来都怎么样了?

wmrencai
楼主 (未名空间)


读硕读博期间,和课题组同门相处的时间无疑最长。

大家在同一个空间里学习工作,见证 TA 的悲喜忧愁、成长蜕变,日子长了难免产生别样情愫。

作为一名研究生,你会接受博士师兄的追求吗?笔者采访了几位有故事的同学,以下是五段「甜、苦、辣、咸、酸」恋情分享:

01  甜

女 / 28 岁 / 坐标长沙:潜移默化地影响我

得知前任心里有了其他人,我的内心无比崩溃。看着前任和新人在实验大楼成双入对,我彻底放弃了留在本校读博的打算。

因为导师间的合作,我到了长沙某高校接受联合培养。课题组只有一个大老板,平日里高年级的学生指导低年级学生开展研究,博二的师兄带我做实验。

当我遇到课题瓶颈时,师兄总是能够及时地给出解决方案,每到这时总觉得他的形象异常高大。某个周末,师兄约我单独去橘子洲头玩。他在江边念了句诗「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虽然听完后狠狠地笑话他俗气老套,却开心地回应了他的真心实意。

在师兄这里, 说话不用小心翼翼地考虑他的感受,不怕变胖不怕长痘,他让我相信自
己值得。

后来师兄出国, 我们开始了漫长而枯燥的异国恋。今年我博二,孩子 1 岁了。读博又当妈的日子很难很辛苦,看到周围未婚的女同学过着潇洒的生活,我偶尔羡慕不已,后悔匆匆结婚生子。

然而,当看到孩子健康茁壮地成长,这种成就感远远大于家庭带给我的疲累感。我终于渐渐地独当一面。隔着万水千山,我的做事风格竟然和师兄越来越像。

02  苦

女 / 28 岁 / 坐标合肥:不做夹心饼干

我上学晚,和博士师兄同岁也是本科校友。同在一个院士团队,可是两人的导师却因课题利益不睦。
院里举行学术会议,我和他作为志愿者布置会场和接送专家,互换了联系方式。闲聊时发现两人有着相同的兴趣爱好,回忆起大学时光,竟然有很多令人惊喜的巧合。
明面上我和师兄并不接触,私下里的交流却越来越多。他委婉地表示想进一步发展,我却始终不敢答应。
导师曾明令禁止实验室恋情,倘若和他的竞争对手底下的人谈感情,我将很难做人。谁能保证导师不会怀疑我把实验室核心技术教给师兄呢?为了博士学位,我宁愿按捺住感情。
后来师兄觅得良缘,我们便再也没有聊过天。偶尔看到仪器使用登记本上有他的名字,我的心跳得还是很快。

03 辣

女 / 28 岁 / 坐标西安:这一辈子太长,我不愿糊里糊涂

我在某 985 大学直博,入校不久和高我一级的师兄成为情侣,恋情开始得很容易,结
束时却很难堪。

分手的念头在我心里徘徊了很久,为了不影响他答辩,直到他办完所有毕业手续我才提出分开。在一起曾见证了对方所有的喜怒哀乐,说分手需要很大的勇气。

师兄是个很孤傲清高的人,当初吸引我的正是他的独立自我。

他胃不好,却无辣不欢,我口味清淡,常顺着他的饮食习惯。和我在一起后,他从最初的钢铁直男穿衣风格,变得帅气有品位,常有小师妹和他搭讪。

可在一起越久,我越来越不快乐。他的理性自我是真的,自私小气也不假。

为了一件琐事,会和室友几个月不说话,阻止我见他不喜欢的闺蜜。在外吃饭,只因餐厅上菜速度慢,曾厉声训斥服务员小姑娘使其当场掉泪。当他再一次因外卖小哥迟到 5 分钟,不顾对方道歉而打电话投诉到平台时,曾经满身光华的他在我眼里变成了斤斤
计较的小男人。

过去的事我不想多提,我也不想指责他,否则那是对我和他的不尊重。后来师兄毕业去公司任职,提过复合,我拒绝了。他很疑惑:我是穷学生时你不嫌弃我,如今我有稳定的工作和经济来源,为什么要离开我?

因为我不想再过这样不快乐的生活,有人在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我想要的伴侣一定要有吸引我的特质,这一生太漫长,我怎能随意处置?经过爱情长跑再分手的人一定可以体会我的心情,失望加伤心次数多了,关系间的裂痕将无法弥合。

即使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来也是苟延残喘,还不如快刀斩乱麻。

04  咸

女 / 29 岁 / 坐标重庆:生活不是兜兜转转的琼瑶剧

博士毕业后,我留校做青椒,背靠导师这棵大树好乘凉。

去年年底,曾经追求过我的师兄以特聘教授的身份回到院里任教。知道内情的导师在饭局上有意撮合单身的我和他,时过境迁,我们二人笑而不语。

见到师兄,内心没有波澜是假的,不是惋惜自己错过了一支世人所谓的「潜力股」,而是看到他不由地想起读博的时光。那时的自己跟着师兄出差采样,熬夜分析数据,每一篇文章都凝聚着汗水和心血,马不停蹄的青春充实而简单。

关于我和师兄间的往事,闲言碎语在一些旧人圈子里传开,似乎每个人都愿意将我塑造成一个清高自傲的人。师兄单身至今的原因未可知,有时我们会一起吃饭,只谈学术不谈感情。

毕竟生活不是八点档琼瑶电视连续剧,以前没有燃起的火花,现在也不会燃起。

但三毛的话代表了我的态度:看得不顺眼的话,千万富翁也不嫁。看得中意,亿万富翁也嫁。

05  酸

男 / 26 岁 / 坐标上海: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我初到课题组时,是博士师兄手把手教我做实验。他很爱干净,衣服总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我母胎单身 23 年,并非害羞不敢和女生相处,只是见到漂亮女生我从未有过心动的感觉。

师兄为初来乍到的我解决各种困难。我是个北方人,初到上海总是想念家乡的面食。生日那天,他亲手给我做了一碗长寿面,一颗香喷喷的煎蛋静静地躺在雪白的面条上,那是我到上海后吃过最好吃的饭。

再到后来,所有的事顺理成章。

组里的同门知道我们间的关系,流言蜚语和刀子般的窥探眼光不可避免。我家教传统保守,父母绝对不会接受我的另一半是个男人。我们曾试过分开,但却发现比起承受外界的压力,不能和他在一起度过未来才是最痛苦的事,我终于明白 Jack 对 Ennis 说的
那句 I wish i knew how to quit you 是多么悲伤。

后来,我们相互鼓励打气,一起发表 SCI 拿了国奖。师兄毕业后远赴欧洲做博后,明
年我毕业,会去那边找他。

......

硕博阶段的学生心智逐渐成熟,开始一段恋情时总会有诸多考虑因素。

不管结局是欢喜或忧愁,其实遇到 TA,已经是很不可思议的事了。

每一个课题组都有属于它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一起熬夜做 PPT、配的溶液、做的标记…... 都是青春的印迹。

以上故事皆源于真实经历,如有雷同也很正常,也欢迎小伙伴们留言分享你的故事。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内容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