勋章建议人选陆元九:我们应试,别人弄懂

wmrencai
楼主 (未名空间)


陆元九,男,汉族,1920年1月9日出生于安徽滁州,自动控制、陀螺及惯性导航技术专家,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

2021年5月31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党和国家功勋荣誉表彰工作委员会办公室提名陆元
九为“七一勋章”建议人选。
 
1941年,陆元九从国立中央大学航空工程系毕业后留校任助教;1945年,成为赴美第一批公费留学生,进入美国深造;1949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仪器学专业博士学位,毕业后先后被聘任为麻省理工学院副研究员和研究工程师。
 
陆院士说“自己是中国人,回去给中国人做点事情;近20年没回家,应该回家看看父母;孩子逐渐长大,希望将来别再像自己那样受歧视。”在美国期间,陆元九有了两个孩子,为了家庭,他被迫办了绿卡,但对于当局提出的加入美籍的要求,他仍然置之不理。1956年,陆元九克服重重困难,毅然回国。同年,担任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副所长。1968年,调到航天工业部门工作,历任北京控制器件研究所所长、航天工业部总工程师。
 
虽然长期就职于航天部门研究所,但陆院士对教育非常重视。关于钱学森的人才之问,他给出了自己的思考:“我理解人才培养包括在学校里培养,也包括在工作中培养。所以,对于钱老的问题应该分成两方面:一方面,我们的学校培养有什么问题,这个问题讨论得比较多;另一方面,到了工作岗位,也存在多出创新成果培养尖端人才的问题,
希望引起各方面的关注。”

陆元九院士说,中国大学生念的课程从内容来讲,并不比外国差,而且国内外也都用考试的办法来检查学习的效果。问题在于:中国的教育偏重于应试教育,造成了死记硬背的学习方法,加上用百分制评定成绩,对分数斤斤计较;国外的考试主要考学生用学到的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对考试分数不那么重视,多采用五分制评分。国内外老师施教的方法也有所不同。他举例说,比如一个题目不会做,学生去问老师,在国内因为学生数量多,老师可能会简单直接地告诉学生该怎么做;在国外,老师则会耐心听学生诉说不会做的情况,从而发现什么内容未领会并建议学生去看看书中的哪一段,让学生理解后再去做。换句话说,国外的老师想方设法知道学生什么地方没有弄懂。
 
陆元九院士上世纪60年代初曾经在中国科技大学教过3年书,他就是用在国外学到的这
套教学方法来教学生。“学生问我,我不会简单地回答如何做习题,而是要求学生讲清楚做这道题的思路,有时讲到一半时自己经常会发现问题的所在,我再根据情况点拨一下,问题就解决了。学生问我一个问题,我一般采用启发方式,反问学生许多问题,促进学生思考,深入理解。”

李政道先生曾经讲过,研究生导师要一对一辅导,这一点陆元九院士十分认同。他提出:“正常的情况,导师要研究生研究的课题,自己并不知道答案,‘如果知道答案,何必还要学生重复呢?’要创新就是要求老师辅导学生共同解决尚无答案的问题。这样,研究生一般一两个礼拜就要向导师汇报,主要是说自己在研究的过程中有什么问题,导师比学生经验多,他可能会针对学生的问题提出下一步工作的线索和方向。每个学生做的课题不一样,面临的问题不一样,不进行一对一的辅导怎么能行呢?所以,研究生教学当中,一对一是必需的。在探讨的过程中,师生也达到相互学习、共同提高的目的。”
 
当然,导师如何挑选研究课题也很重要。陆元九说:“导师如果本身不做实在的研究工作,他出的课题就可能不太准。如果导师只是看国内外的资料,从资料里找课题,那学生的研究就是从资料到资料,对工程科学技术方面的课题存在理论没有很好联系实际的问题。”

陆院士认为,作为一名科技人员,应按十八个字要求自己:勤于学习、善于思考、精于分析、严格、认真、执着,还认为,实践出真知,书本知识念得再好,顶多是个百科全书,学习的主要目的是“用”,即用学到的知识解决实际问题,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进行研发工作,需要不断深入,所以,科技人员要不断前进,不断学习,不断创新。
 
“如果不把技术问题吃透,是要吃亏的。如果技术问题搞不清楚,腰杆子就不硬。”陆院士如是说。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内容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