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位西湖大学女科学家分享经验:科研和家庭如何平衡?

wmrencai
楼主 (未名空间)


今天我们来和西湖大学的四位女科学家聊聊天。

是的,我们有“女科学家”这个title,但没有“男科学家”,只有“著名科学家”。
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压力,女性尤甚,科研领域的女性更甚。有观望者犹疑:这条漫长的赛道,自己有没有能力走到终点?有初行者担忧:即使变得优秀,未来也是否终有一天不得不因为家庭“退居幕后”?

身在其中的女PI们怎么看?

1
“这是一个balance!” 功能基因组学与生物信息学实验室负责人马丽佳说。她
是最早加入西湖大学的PI之一,有两个可爱的娃。
“我觉得在一个平等的科研环境里面,不要特别强调性别问题,因为research做得好不好,跟性别没有关系,科学有另外一套评价体系。”
每个人可能性格特点不一、擅长的事也不一样,马丽佳并没有觉得在某一单项上,就只有男生好或者只有女生好。“不要给人贴标签,真正务实地用一些制度去支持他们,我觉得他们可以做得更好。”

2
进化生态基因组实验室负责人甄莹幽默地说:“我从来没觉得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需要考虑性别问题,当然生孩子除外。”
她在生孩子之前非常纠结,觉得生娃会影响工作,“会不会一下子学术之路就没有办法走下去了?”
生完之后的现实是,的确比她想象得更累,但并没有严重到走不下去。
“没生孩子之前,多出来的时间可能是睡睡懒觉,刷刷剧,发发愣,现在(无非是)这些时间全给孩子了。”
其实,人长大了,到了一定年龄,生活各方面肯定不会再像学生时代那么简单。“不仅仅是孩子来了,还会有其他各种各样的事情。这方面我觉得对男性女性来说应该都是一样的。”

3
膜蛋白结构与功能实验室的闫浈,遇到了最让人纠结的一件事,在筹建实验室期间她怀孕了。那段时间,真的是忙得天昏地暗。

可现在回过头看,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她觉得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都可以克服。
“很多人纠结什么时间段生孩子好,我觉得这不是特别重要。从读博士、做博后到当PI,人生的每个阶段其实都很忙碌,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没有哪个时间段是最空的。”
“所以,不要畏惧还没有到来的困难,因为明天遇到的可能是困难,也可能是惊喜,所以做好今天的事情就好。”

4
2019年来到西湖大学的宋春青,是基因治疗生物学实验室负责人,她和先生两人都是做科研的,会互相吐槽,也会互相包容。
“科研工作的特质是,如果你没有办法全心全意做这个事,思路一旦打断,很多时候就得重新来。这是一个比较长的过程,时间是有弹性是不假,但是加班也很正常。如果(大家都把)这个家庭各方面因素当成累赘,那你做不了这个事。不仅仅是对女性,对男人也一样。 ”
用宋春青的话说——
“生活确实有压力,但那是每个人都要面对的。如果你把社会还有家庭给你的压力当成一个负担的话,我觉得被限制住了。”
“应该把自己想要什么,想干什么,想成为什么,决定好、规划好。”
“关键在于,听从自己内心的选择!”

免责声明:本公众号所发内容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交流使用,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以作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