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童话:32楼的告白 (附:《离歌》)

TangfengLee
楼主 (未名空间)
小师弟一周岁了,再拿出一年前他的出生笔记,为他庆生,重温那秋天的童话......

32楼的告白

李唐风

引言

一座大学生宿舍楼正在被拆中。59岁的楼舍里,曾经住过上万学子,他们中不同年龄的许多人,从世界各地通过社交媒体,关注著这座楼墻倒屋塌的全过程,感慨万端……

新生

魂归红尘,途经微信,忽觉一処群落气息亲切。一群未名88男女,都是我前身大学宿舍32楼之楼亲,正在凭吊32楼生前墻倒屋塌的最后一刻,有照片有真相,最后是一片碎砖灰烬,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块“三十二楼”楼牌。常在眼皮下,一辈子也只看过两眼,新楼落成后新漆亮字的第一眼,和如今漆字斑驳的最后一眼。每天迎送一张张青春面孔进进出出,浑忘了自己的年龄。每一次学子毕业,都牵走了自己一缕魂魄;每一次新生来巢,却让自己误以为又年轻了一岁。如今三魂七魄皆去,得偿寿终。

众位楼亲悲戚难舍,更有诗人文字激昂,酸痛着我的泪腺。适逢其中唐风者正在冥思,趁其出神之际,借他手指,敲出一则爱的告别,以笑慰众楼亲。

告白

不必感伤,我如今很Happy,自在快活。生命之航,没有不变的港湾,虽任君留恋,但
永无滞停。23年前目送你们离开时,32楼的天空曾悲风泣雨,而你们依然载着永不回头的青春,满怀豪情地飞散八方。数十年的聚散得失让我领悟:32楼,对你们来说,只是人生旅途中一个重要的加油站;对我而言,也只是生命历史中一段重要的轮回。

刚才阎罗殿内,判官宣读了一纸天庭批示,说我几十年为楼,已久通人性,下一世可转投人身,因曾为上万学子遮风避雨,共度水火寒暑,广积善德,来世可托生富贵人家,养于书香门第,前程任我挑选。我为楼数十年,怀抱中除了白天熏陶一塔湖图的经纬诗书,就是夜晚耳染卧谈会里的七情六欲,外加旁观了些许你知我知的风流韵事,记忆中除了一塌糊涂,全无他想。判官点头,说我身跻未名之土,魂将博雅之徒,得仁得义,善哉。

众位楼亲,18年后,当你在博雅高坛讲经之时,看到台下一位书生,高高大大,憨直方正,楼性十足的模样,那就是我,那就是我……

一曲离歌,未来师弟的一片痴情:

《离歌》

二十三载与君违
三十二楼今永垂
爱为书生遮雨雪
梦随龙凤笑风雷
子期得享伯牙曲
山水常驻未名灰
霞染楼牌霜染叶
一成黄土一成碑......

返回《未名随想》目录
-
李唐风的博客 - 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3893018258_0_1.html

以唐诗风骨持炼现代文字
承中华文化璀璨之传统
鉴当代时事风云之春秋
品人情风土百味之霜露
虽末学而立雄志
以微躯诚结群豪
透视人间
宏观天意
微视尘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