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七个理想主义者

t
tigerhua
楼主 (未名空间)
要说Harvard也算是钱江的一桩夙愿了。他大二刚申请transfer那会,每天中午在学一
吃饭,左手一部《孟子》,右手一把勺子,嘴里念念有词,Harvard快来……我问,你
现在还有心情看《孟子》?他答,没办法,哲学系一哥们托他写稿子,平时没空,只好利用饭前便后了。我于是想起他大一时候写了篇论文送哲学系参评,得过二等奖的。不光哲学,文史也巨牛。一次他去听中文系的课,末了和教授探讨一个问题,满嘴经籍,周围中文系同仁个个听得目瞪口呆,那教授见状慨叹中文系今不如昔。偶然一次我和他谈起我们家楼里住了些大牛,报出金岳霖卞之琳钱钟书夏鼐,他就激动得瞳孔紧缩,浑身抽搐,迫不及待地大声问道:叶秀山在不在?贺麟在不在?沈有鼎呢?我一一据实回答,贺麟在三单元,叶秀山原来在平房后来搬出去了,还有那个沈什么来着的?我没听说过。他惊讶地问,沈有鼎!沈有鼎你没听说过?我说,没听说过,不过四单元还有一个搞哲学的叫周礼全。他立刻纠正说,周先生是搞数理逻辑的。我说,哦,他给我讲过理发师悖论,别的我就不知道了。他从椅子上弹起三丈多高,连连大叫:哇!你太幸福了!竟然有机会聆听周先生教诲!太幸福了!半天才冷静下来,用稍缓和的语气问,你们那儿还有什么比较年轻的牛人吗?我说,我们家楼底下刚搬进一位五十多岁的,好像叫张家龙,不知道干什么的。他连连说,我知道我知道,他也是搞逻辑和哲学的,我小学时候就看他的书了。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本图书馆的书,翻到中间一页,指着上面的一个脚注说,喏,就是这本。我探头过去瞅了一眼,见一个冗长的书名后头跟着“张家龙”三字,在我看来和黄家驹也没什么区别。我得意地炫耀说,我还去过他家呢。他马上又不行了,掐着我的脖子拷问道,哇!你跟他探讨什么问题了么?我说,有的有的。他红着腮帮子逼问,是康德还是黑格尔?我终于有点不好意思,老老实实地答道,张先生问我,“小朋友,我们家电费这月多少钱?”
  说过文史哲,还得回到钱江的老本行,数学和物理。相传钱江小学升初中的时候,被人大附中校长面试。那变态校长对钱江的天才早有不满,一时头脑发热,狞笑着出了一道微分,不想竟被钱江做出,登时晕厥。钱江有个邻居是我高中同学,告诉我说钱江打小每个周末被他爸关在书店里不让出来,久而久之,数学物理什么的就都练出来了。我听到这个说法之后第一个反应是他爸够狠,第二个反应是他爸一定看过武状元苏乞儿。我去钱江家做客,见他书架床头桌上脸盆里无一处不是书。枕畔一本厚厚的柏拉图,希腊原文加英文注释,是他在北大选学希腊文的辅助教材,吓得我不小心打了个喷嚏,又从书架顶端震落一本形散神不散的外斯科夫《二十世纪物理学》,一打听又是他小学时候看的。他小学时已如此生猛,到中学就更加不可收拾,竞赛获奖无数,高中时候还去罗马尼亚拿了块牌(不是IPhO)。待进了北大物理系,那更是公认的大才子,师生皆尽叹服。我每次听他跟我讲物理都觉得是一种享受。大二的某一个晚上我酒足饭饱之后在三教走廊里溜达,碰到他急匆匆下楼,就把他拦住,随便聊了几句,怎么的就说开了去,一路谈到人生观世界观,最后他心潮澎湃地给我讲起他的终极理想,那就是做
Einstein、Godel那样纯粹的思想者。为此他立誓做物理到三十,再视能力修正进一步
的方向。他整整两个小时的旁征博引苦口婆心,终于让我信服我们学物理不仅仅是从兴趣出发,有时候甚至是一种责任,因为这个世界从被创造出的那一刻起,就需要有专门的人来理解它,即物理学家。其实在钱江给我灌输这些道理之前,我早就认识到他是一个高级趣味的人。举例说,一次理论力学课间,96的一个师兄很客气地管我借望远镜。我不明所以,顺手递过,却没想到警觉的钱江马上在一旁叫起来,你们想干什么!可惜为时已晚,话音未落,三教教室窗前已是万头攒动,近半个班的男生挤成一团,争先恐后地抢夺我那个简陋的望远镜观察下面游泳池中的无辜女生。钱江见势不妙,横刀立马一夫当关,妄图用血肉之躯堵住汹涌的人潮,可怜还不及站稳,就被大众的车水马龙淹没,只剩一个脑袋浮在人群之上,仿佛还要叫几声,却又被周围“美女!”“调焦距!”的呐喊盖过,终于细不可闻了。叹钱江一代物理系正选守门员,堂堂北大校运会百米第四,竟落得如此下场!惨案过后三月有余,大家念起钱江,仍不由得拇指一竖,赞道“是条汉子!”“道德高尚!”——所以说,我早就知道钱江高尚,只是在那天晚上正经听他大谈个人理想之前,我想不到他竟然高尚至斯。从那天起我就衷心祝愿他
transfer成功,尽早出去为中国学生挣脸。果然不久他就如愿以偿,奔Stanford去也。一年后GRE考2400的黄颉偶然读到他申请时写的essay,惊惶无措,再不敢称学过英语,那是后话。
  钱江去美国之后,和我联络减少。中途他曾回来几次,我却只见了他一面。听说他在Stanford选了无穷多门物理数学课,还选学拉丁文,期末考试前一个礼拜住在图书馆里,每天只睡三两个小时。后来就是他不幸被一个从架子上翻落的沉重仪器击中头部,一时血流不止,支撑着摸到电话机旁奋力拨出911。所幸警卫和医护人员及时赶到,方
无大碍。一位警官还煞有介事地问他被何人袭击,他无奈指了指身旁那个沾血的仪器。饶是他一贯身体强健,这次也不免住院一月。再后来,就是他去Harvard读博,音信渐
无,再不知晓。
  哦,忘了说我们是怎么认识的。那是一次电视台举办的名为“著名科学家和青少年见面”的无聊活动,我和他一同作为著名青少年应邀参加。会上他听说我是北大附中的,第一句话就是冉鹰怎么没来?我解释说冉鹰参加化学竞赛去了。他接着就评论说,冉鹰很厉害,“雷达杯”第一。我那时已经知道“雷达杯”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一年一届,考试范围极广,数理化天地生无所不包。冉鹰是第三届的第一,光奖金就有一万,钱江则比他低两名,亦是名声大噪。我一时找不出别的话题,干脆顺着他的话线接下去说,雷达杯的题目很难啊,我记得有一道题给了几种怪鸟,然后问哪些擅长爬树,哪些擅长游泳。钱江被问得愣了一下,茫然地看了我一会,终于很不解地说,你难道不知道鸟是分作鸣禽、猛禽、攀禽、游禽、涉禽的么?
t
tigerhua
2 楼
突然想起这篇文章了,不知这个牛人现在怎样了
h
hanchi2010
3 楼
中国很难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不是这些学生的素质不好,是教师水平太差,缺乏科学文化传统。这种状况的结果就是学生无目的乱学。我对这个钱同学的物理前景不看好。

中国文化里有很多恶习:

1. 培养一堆述而不作的人,只喜欢夸夸其谈,不做深入彻底研究,也不屑写出学术巨
著。
相反,俄国的传统就是推崇深入系统地研究和阐述。
(国内老一代学者里面这种夸夸其谈的人很多)

2. 从不鼓励独立思考,只教如何人云亦云
(目前的科研抄袭,学术烂文在国内泛滥)

3. 攀龙附凤,名校名牌加上名杂志情节根深蒂固。
(名牌名校的心里即使在美国华人也是有绝对市场)

4. 中庸之道是害人之道。
(所谓中庸就是不走极端,在日常生活是可以的。但对学术就是害处不小,
其实很多伟大的发现都是把一个思想,一个技术发展到极致的结果)
pandamalone
4 楼
Educa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hD, Physics
2000 – 2007

Stanford University
Bachelor of Science, Physics
1998 – 2000

Peking University
Other, Physics
1996 – 1998

Experience

Senior Research Associate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
2011 – Present (5 years)Cleveland/Akron, Ohio Area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University of Munich
October 2008 – November 2011 (3 years 2 months)
Postdoctoral Researcher
Harvard University
2007 – 2008 (1 year)
【 在 tigerhua (婉儿) 的大作中提到: 】
: 突然想起这篇文章了,不知这个牛人现在怎样了
tryst
5 楼
千老?

【 在 pandamalone (0000~史前圣灵猫熊) 的大作中提到: 】
: Education
: Harvard University
: PhD, Physics
: 2000 – 2007
: Stanford University
: Bachelor of Science, Physics
: 1998 – 2000
: Peking University
: Other, Physics
: 1996 – 1998
: ...................
niubee
6 楼
这混的也太惨了点。作者跟这人有仇吧。
c
cardinal
7 楼
这人还真的是这样,全被你说中了。

【 在 hanchi2010 (热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很难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不是这些学生的素质不好,是教师水平太差,缺乏科
: 学文化传统。这种状况的结果就是学生无目的乱学。我对这个钱同学的物理前景不看好。
: 中国文化里有很多恶习:
: 1. 培养一堆述而不作的人,只喜欢夸夸其谈,不做深入彻底研究,也不屑写出学术巨
: 著。
: 相反,俄国的传统就是推崇深入系统地研究和阐述。
: (国内老一代学者里面这种夸夸其谈的人很多)
: 2. 从不鼓励独立思考,只教如何人云亦云
: (目前的科研抄袭,学术烂文在国内泛滥)
: 3. 攀龙附凤,名校名牌加上名杂志情节根深蒂固。
: ...................
J
Jadeson
8 楼
【 在 niubee (资深街霸卧槽立马勒戈壁)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混的也太惨了点。作者跟这人有仇吧。

牛逼大侠还混数学版啊?
J
Jadeson
9 楼
搞数理逻辑的中国人其实都有点神经兮兮的。

我接触过的两个都这样。

中国数学和科学的高级人才培养最大的问题就是

总以神圣为目的去进行宣传。

这从徐迟的报告就能看出。

其实数学家就是一种很普通的职位。解决数学问题的动机无非就是为了发论文获得金钱和名誉,以及为了好奇心。

第一种不丢人,第二种也不伟大。

能以一种平常心态去研究,这样才不会心浮气躁。

【 在 hanchi2010 (热风)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很难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不是这些学生的素质不好,是教师水平太差,缺乏科
: 学文化传统。这种状况的结果就是学生无目的乱学。我对这个钱同学的物理前景不看好。
: 中国文化里有很多恶习:
: 1. 培养一堆述而不作的人,只喜欢夸夸其谈,不做深入彻底研究,也不屑写出学术巨
: 著。
: 相反,俄国的传统就是推崇深入系统地研究和阐述。
: (国内老一代学者里面这种夸夸其谈的人很多)
: 2. 从不鼓励独立思考,只教如何人云亦云
: (目前的科研抄袭,学术烂文在国内泛滥)
: 3. 攀龙附凤,名校名牌加上名杂志情节根深蒂固。
: ...................
lxylxy
10 楼
这文章有年头了,Aprilfool同学不知现在怎样
lxylxy
11 楼
高能物理如果铁了心不转行,混成这样不算惨
niubee
12 楼
矿版都废了,那上哪儿混?

【 在 Jadeson (紫昂德帅) 的大作中提到: 】
牛逼大侠还混数学版啊?
BlackKnife
13 楼
re
【 在 Jadeson (紫昂德帅) 的大作中提到: 】
搞数理逻辑的中国人其实都有点神经兮兮的。
我接触过的两个都这样。
中国数学和科学的高级人才培养最大的问题就是
总以神圣为目的去进行宣传。
这从徐迟的报告就能看出。
其实数学家就是一种很普通的职位。解决数学问题的动机无非就是为了发论文获得金钱
和名誉,以及为了好奇心。
第一种不丢人,第二种也不伟大。
能以一种平常心态去研究,这样才不会心浮气躁。
好。
...................
J
Jadeson
14 楼
【 在 niubee (资深街霸卧槽立马勒戈壁) 的大作中提到: 】
矿版都废了,那上哪儿混?
来我大纽约版吧。
BenW
15 楼
还有一点就是,不跟人比本专业,专门比玩儿票的东西。学科学的人去比足球,学物理的人比历史等等,对那些踏踏实实,不酷不拽的搞本专业的人瞧不上眼。就好像有些人对爱因斯坦拉会小提琴念念不忘。没爱好,眼光窄当然不好,但把玩儿票当正事儿干,很多时候结果都不会太好,特别是在那些成熟的学科里面。

【 在 BlackKnife (刀) 的大作中提到: 】
re
s
smsp
16 楼
我同意你说的教师水平的问题,但是这和中国文化没太大关系。77年之前就不说了,
77-89之间,靠的是77年之前在那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教师,水平当然低;89之后物欲
横流,教师开始向钱看,不再有为人师表这种态度了。这些和中国文化都没关系,完全是近代历史的缘故。

【 在 hanchi2010 (热风)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很难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不是这些学生的素质不好,是教师水平太差,缺乏科
学文化传统。这种状况的结果就是学生无目的乱学。我对这个钱同学的物理前景不看好。
中国文化里有很多恶习:
1. 培养一堆述而不作的人,只喜欢夸夸其谈,不做深入彻底研究,也不屑写出学术巨
著。
相反,俄国的传统就是推崇深入系统地研究和阐述。
(国内老一代学者里面这种夸夸其谈的人很多)
2. 从不鼓励独立思考,只教如何人云亦云
(目前的科研抄袭,学术烂文在国内泛滥)
3. 攀龙附凤,名校名牌加上名杂志情节根深蒂固。
...................
h
hanchi2010
17 楼
其实,并非如此。 77年到89年,很多出色(相对)的教师都在教学第一线。
后来,学术好一点都不教本科,各个学校把最差的老师安排去叫本科。

【 在 smsp (痛&快) 的大作中提到: 】
我同意你说的教师水平的问题,但是这和中国文化没太大关系。77年之前就不说了,: 77-89之间,靠的是77年之前在那种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教师,水平当然低;89之后物欲
横流,教师开始向钱看,不再有为人师表这种态度了。这些和中国文化都没关系,完全
是近代历史的缘故。
好。
s
smsp
18 楼
77到89之间教风是很正的,但是那是一帮经历了浩劫的教师,十几年没有接触过
前沿科学。人品没问题,见识天然受限,当然培养不出国际上第一流的学生。

【 在 hanchi2010 (热风) 的大作中提到: 】
其实,并非如此。 77年到89年,很多出色(相对)的教师都在教学第一线。
后来,学术好一点都不教本科,各个学校把最差的老师安排去叫本科。
y
yxtk
19 楼
想什么都学,不说智力,体力也不够吧。
p
princeton000
20 楼
【 在 smsp (痛&快) 的大作中提到: 】
77到89之间教风是很正的,但是那是一帮经历了浩劫的教师,十几年没有接触过
前沿科学。人品没问题,见识天然受限,当然培养不出国际上第一流的学生。
中国如此之大,出个把还是可能的,如张益唐
hsh
21 楼
比张益唐同期强
【 在 niubee (资深街霸卧槽立马勒戈壁) 的大作中提到: 】
这混的也太惨了点。作者跟这人有仇吧。
g
guvest
22 楼
这个贴为毛出现了这么多神奇的人物?

熊猫,你来这儿干嘛呢?

不如去篮球板给大家分析下三分球技术的发展方向?

【 在 pandamalone (0000~史前圣灵猫熊) 的大作中提到: 】
Education
Harvard University
PhD, Physics
2000 – 2007
Stanford University
Bachelor of Science, Physics
1998 – 2000
Peking University
Other, Physics
1996 – 1998
...................
g
guvest
23 楼
说中国文化不鼓励独立思考是不对的。
陈寅恪的书上封面两句话是什么?

【 在 hanchi2010 (热风)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很难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不是这些学生的素质不好,是教师水平太差,缺乏科
学文化传统。这种状况的结果就是学生无目的乱学。我对这个钱同学的物理前景不看好。
中国文化里有很多恶习:
1. 培养一堆述而不作的人,只喜欢夸夸其谈,不做深入彻底研究,也不屑写出学术巨
著。
相反,俄国的传统就是推崇深入系统地研究和阐述。
(国内老一代学者里面这种夸夸其谈的人很多)
2. 从不鼓励独立思考,只教如何人云亦云
(目前的科研抄袭,学术烂文在国内泛滥)
3. 攀龙附凤,名校名牌加上名杂志情节根深蒂固。
...................
stoppingtime
24 楼
张益唐倒霉的时候,你们也是这样嘲笑辱骂吧?

我有个同学,做了一段时间postdoc,期间网上有人嘲笑他当年牛逼又怎样,现在还不
是做postdoc。但是人家做完后立刻就去了一个大牛校,一年不到就总统接见了。
g
guvest
25 楼
虎肉这话我觉得很对。

对理想主义者,只能仰视,不能嘲笑。
因为我们凡人一般情况下,往往没有能力,生活条件,或者勇气去更长时间的追求理想。
在这方面其实已经输了。

我本科4年的同班同学还在做数论一个小分支,他没有成绩,回国了,他也不发什么文
章。但他现在状态很好。

我找他聊聊,每次收获很多,是一种占了他大便宜的感觉。

你的这个同学,最后就算没有什么成绩。那也是值得尊重的。
这不是从结果看的事情。没有出现被世所公认的结果,不意味着人家就寸步未进。

【 在 stoppingtime (停时) 的大作中提到: 】
张益唐倒霉的时候,你们也是这样嘲笑辱骂吧?
我有个同学,做了一段时间postdoc,期间网上有人嘲笑他当年牛逼又怎样,现在还不
是做postdoc。但是人家做完后立刻就去了一个大牛校,一年不到就总统接见了。
happyboar
26 楼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孔子

你们说的有道理,但是真理也是相对的。30岁不到,做几年postdoc,可以算厚积薄发
,将以有为,如果40多还用这些话安慰自己,或者熬鸡汤给40多的朋友,就不合适了。至少孔圣人觉得不合适。

那个“理想主义者”有40了吧?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虎肉这话我觉得很对。
对理想主义者,只能仰视,不能嘲笑。
因为我们凡人一般情况下,往往没有能力,生活条件,或者勇气去更长时间的追求理想。
在这方面其实已经输了。
我本科4年的同班同学还在做数论一个小分支,他没有成绩,回国了,他也不发什么文
章。但他现在状态很好。
我找他聊聊,每次收获很多,是一种占了他大便宜的感觉。
你的这个同学,最后就算没有什么成绩。那也是值得尊重的。
这不是从结果看的事情。没有出现被世所公认的结果,不意味着人家就寸步未进。
wdong
27 楼
好老的帖子. 我上本科那阵就有这个贴了. 被这个贴影响我还选了一年希腊语的课.
那是2004年. 这哥们至今坚持做postdoc, 不枉了理想主义者几个字.

刚刚问我老婆说又没有听说过钱江. 答曰没有. 然后我再说人大附中校长考微分题的事她说知道知道, 是不是还拿过一块牌. 跟这里写一样.

【 在 tigerhua (婉儿) 的大作中提到: 】
要说Harvard也算是钱江的一桩夙愿了。他大二刚申请transfer那会,每天中午在学一
吃饭,左手一部《孟子》,右手一把勺子,嘴里念念有词,Harvard快来……我问,你
现在还有心情看《孟子》?他答,没办法,哲学系一哥们托他写稿子,平时没空,只好
利用饭前便后了。我于是想起他大一时候写了篇论文送哲学系参评,得过二等奖的。不
光哲学,文史也巨牛。一次他去听中文系的课,末了和教授探讨一个问题,满嘴经籍,
周围中文系同仁个个听得目瞪口呆,那教授见状慨叹中文系今不如昔。偶然一次我和他
谈起我们家楼里住了些大牛,报出金岳霖卞之琳钱钟书夏鼐,他就激动得瞳孔紧缩,浑
身抽搐,迫不及待地大声问道:叶秀山在不在?贺麟在不在?沈有鼎呢?我一一据实回
答,贺麟在三单元,叶秀山原来在平房后来搬出去了,还有那个沈什么来着的?我没听
说过。他惊讶地问,沈有鼎!沈有鼎你没听说过?我说,没听说过,不过四单元还有一
...................
z
zhangdaye
28 楼
Well said

【 在 stoppingtime (停时) 的大作中提到: 】
张益唐倒霉的时候,你们也是这样嘲笑辱骂吧?
我有个同学,做了一段时间postdoc,期间网上有人嘲笑他当年牛逼又怎样,现在还不
是做postdoc。但是人家做完后立刻就去了一个大牛校,一年不到就总统接见了。
g
guvest
29 楼
人家是践行,不是安慰自己。
安慰自己20年,那可能吗?

你应该去找找这类型的人看一看,
了解一下他们的状态。

很多理想主义者,人家活的一点没有self struggle,
潇洒又enjoy,压根不是有的 生物/或者数学 postdoc
苦大仇深的一头抱怨专业,一头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转行那种状态。

而且就现实生活来说,历尽艰苦不假,但人家各种安排也是 work out了的。
不见得就差。postdoc也有工资很高,福利很好的。

【 在 happyboar (We must continue our struggle) 的大作中提到: 】
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之不如今也?四十、五十而无闻焉,斯亦不足畏也已。——孔子: 你们说的有道理,但是真理也是相对的。30岁不到,做几年postdoc,可以算厚积薄发
,将以有为,如果40多还用这些话安慰自己,或者熬鸡汤给40多的朋友,就不合适了。
至少孔圣人觉得不合适。
那个“理想主义者”有40了吧?
想。
g
guvest
30 楼
我有两个哥们都这个风格。我非常肯定这两个人的知识水平,能力,执行力远超正常人。
我上次和他们谈的时候,这二人都没有结婚。

一个是做数论的,回国postdoc了。
另一个更狠,义务搞农民工子弟教育十几年,焦点访谈采访过。
我记得是白岩松主持的节目。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日报...
都有报道。下面这段人民日报,提到他办的慈善组织了。

------------------------------------------
"
例如,北京的新公民计划、上海的久牵志愿者服务社,通过为农民工子女提供免费的课外辅导、艺术教育和公民教育,使其生活态度更为积极,学习能力和社交能力得以提升。以创新思维不断增强对农民工群体的帮扶,才能让他们的家庭具备更强的向上流动潜能。
"
----2016, 人民日报。

【 在 wdong (cybra) 的大作中提到: 】
好老的帖子. 我上本科那阵就有这个贴了. 被这个贴影响我还选了一年希腊语的课.: 那是2004年. 这哥们至今坚持做postdoc, 不枉了理想主义者几个字.
刚刚问我老婆说又没有听说过钱江. 答曰没有. 然后我再说人大附中校长考微分题的事
她说知道知道, 是不是还拿过一块牌. 跟这里写一样.
myt
31 楼
老钱是做凝聚态物理的,不是高能物理。
要是在哈佛做高能或数学,想不让丘成桐庇护都不成。

【 在 lxylxy (欧颜柳赵) 的大作中提到: 】
高能物理如果铁了心不转行,混成这样不算惨
verdelite
32 楼
【 在 hanchi2010 (热风) 的大作中提到: 】
中国很难培养出真正的杰出人才,不是这些学生的素质不好,是教师水平太差,缺乏科
学文化传统。这种状况的结果就是学生无目的乱学。我对这个钱同学的物理前景不看好。
中国文化里有很多恶习:
1. 培养一堆述而不作的人,只喜欢夸夸其谈,不做深入彻底研究,也不屑写出学术巨
著。
相反,俄国的传统就是推崇深入系统地研究和阐述。
(国内老一代学者里面这种夸夸其谈的人很多)
2. 从不鼓励独立思考,只教如何人云亦云
(目前的科研抄袭,学术烂文在国内泛滥)
3. 攀龙附凤,名校名牌加上名杂志情节根深蒂固。
...................
你说得太好了,我也有一点心得要讲。除了你说的之外,我某天突然悟了其实人脑很有限,笨得很。一个人如果博览群书,那么他的大脑里都塞满杂乱的东西。要有所成就,必须专注,不止是全神贯注,更重要的是“专”,把一个问题搞通搞透。他学那么多东西,还学希腊文,显然不专,把有限的大脑用于学习无限的知识去了,殆也。我现在就搞“专”,选了一个我一生奋斗的方向,把别的爱好基本舍去了,对他们做到不关心、不看、不想。基于这个认识,对于这个钱江,我不看好将来的发展。
verdelite
33 楼
又去网上搜到7个牛人的文章,扫描了一遍。有一个发现,除了读杂书、方向分散之外
,还专注于做题。做题说实在的,对研究科学并没有什么用。题,本来的用意就是一个浅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出来的东西。而真正的科研,不是这样的,因为容易的,早就被人摘走了。他们如果把做题的时间用来读某个专业前沿的文章,想进那个方向就早进去了。把那做题的劲头拿到那上面,可能都已经搞出好几个新发现了。还有一个感觉就是中文对科学的阻碍。中文表述不精确,用中文写的科学文献很难读,每句话都可以有几种不同的意思。而且中文文献基本上落后于时代,大学图书馆的也不行。
lxylxy
34 楼
https://www.linkedin.com/in/jiangqian

边上链接还有其余几个人物,信息量不小
【 在 tigerhua (婉儿) 的大作中提到: 】
突然想起这篇文章了,不知这个牛人现在怎样了
g
guvest
35 楼
看书其实是休息。一个方向做到最深,是功夫。
【 在 verdelite (石头) 的大作中提到: 】
好。
你说得太好了,我也有一点心得要讲。除了你说的之外,我某天突然悟了其实人脑很有
限,笨得很。一个人如果博览群书,那么他的大脑里都塞满杂乱的东西。要有所成就,
必须专注,不止是全神贯注,更重要的是“专”,把一个问题搞通搞透。他学那么多东
西,还学希腊文,显然不专,把有限的大脑用于学习无限的知识去了,殆也。我现在就
搞“专”,选了一个我一生奋斗的方向,把别的爱好基本舍去了,对他们做到不关心、
不看、不想。基于这个认识,对于这个钱江,我不看好将来的发展。
niubee
36 楼
这就是牛人?混成这样?

【 在 lxylxy (欧颜柳赵) 的大作中提到: 】
https://www.linkedin.com/in/jiangqian
边上链接还有其余几个人物,信息量不小
pingchuan
37 楼
历史上混的穷困僚的理想主义者比比皆是。什么时候理想主义者也需要靠混得如何来评价了?

【 在 niubee (资深街霸卧槽立马勒戈壁) 的大作中提到: 】
这就是牛人?混成这样?
g
guvest
38 楼
没进监狱就都算不错了。
【 在 pingchuan (平川) 的大作中提到: 】
历史上混的穷困僚的理想主义者比比皆是。什么时候理想主义者也需要靠混得如何来评
价了?
s
saturnV
39 楼
金庸都写过了,苏星河和丁春秋,聪辩老人苏星河也天资过人,只是学的东西太杂武学上成就就到不了顶尖水平了。人其实前三十年要专注,记得有个电影里面亚历山大大帝的妈妈说对他说,你现在不下手,等到了40岁,就会变成smart uncle.

【 在 verdelite (石头) 的大作中提到: 】
又去网上搜到7个牛人的文章,扫描了一遍。有一个发现,除了读杂书、方向分散之外
,还专注于做题。做题说实在的,对研究科学并没有什么用。题,本来的用意就是一个
浅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出来的东西。而真正的科研,不是这样的,因为容易的,早就
被人摘走了。他们如果把做题的时间用来读某个专业前沿的文章,想进那个方向就早进
去了。把那做题的劲头拿到那上面,可能都已经搞出好几个新发现了。还有一个感觉就
是中文对科学的阻碍。中文表述不精确,用中文写的科学文献很难读,每句话都可以有
几种不同的意思。而且中文文献基本上落后于时代,大学图书馆的也不行。
Bremen
40 楼
平川同學所言甚是

【 在 pingchuan (平川) 的大作中提到: 】
历史上混的穷困僚的理想主义者比比皆是。什么时候理想主义者也需要靠混得如何来评
价了?
h
hanchi2010
41 楼
我是不认可中文对科学有阻碍,虽然我大学毕业以后就没读过一本中文科技书。

【 在 verdelite (石头) 的大作中提到: 】
又去网上搜到7个牛人的文章,扫描了一遍。有一个发现,除了读杂书、方向分散之外
,还专注于做题。做题说实在的,对研究科学并没有什么用。题,本来的用意就是一个
浅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做出来的东西。而真正的科研,不是这样的,因为容易的,早就
被人摘走了。他们如果把做题的时间用来读某个专业前沿的文章,想进那个方向就早进
去了。把那做题的劲头拿到那上面,可能都已经搞出好几个新发现了。还有一个感觉就
是中文对科学的阻碍。中文表述不精确,用中文写的科学文献很难读,每句话都可以有
几种不同的意思。而且中文文献基本上落后于时代,大学图书馆的也不行。
netghost
42 楼
我覺得他的問題是去搞Molecular Biology和物理這種交叉方向的東西。
這方面他根本就沒優勢。。。
【 在 niubee (资深街霸卧槽立马勒戈壁) 的大作中提到: 】
这就是牛人?混成这样?
p
prior
43 楼
感觉说起牛人都是同样的一个包袱,小学就读过黑格尔,康德,说起金岳霖就说认识认识。真是审美疲劳了,这些人牛的路数跟北京出租车司机一个套路。

【 在 princeton000 (comm) 的大作中提到: 】
: 中国如此之大,出个把还是可能的,如张益唐

★ 发自iPhone App: ChineseWeb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