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泪流满面的猪(十)

littlecrow
楼主 (未名空间)

高妹妹真名叫甘棠,我说听起来像甘糖,甜甜的样子,这名字有出处吗?

她说,家里长辈查典籍起的,来自诗经,蔽芾甘棠,勿翦勿伐,召伯所茇。

我想想说:你家长辈起这名字太有雅意了,如果简单点就是甘露,甘甜,甘草,都是女孩儿的名字,但不如你甘棠的名字典雅。

“所以我文科好,理科不好,我对数字记不住,特别羡慕你这样理工科好的,他们说你黑进什么银行系统,这怎么做到的啊,犯法的吧?” 甘棠一脸紧张。

我说:没他们说得那么夸张,我可黑不进去,我不是黑客,长这么白,我也只能是个白客。

“白客又是什么?”

“白客是黑客的对手,黑客黑进系统,白客进行系统守护,不过我也不是白客。”

“那我看你成天鼓捣电脑,你在做什么呢?”

“很多啊,系统设计、框架分解、模拟仿真、算法实现、代码编程、硬件软件,不一而足。”

“你这四个字四个字地往外蹦,听着挺有逻辑的,可实际做起来需要很多积累吧?”

“那是,这么多年的基础积累,以及项目积累,可不是白干的。”

“你前面说的黑客,他们入侵世界上的各种服务器系统,到底是图什么?”

“图什么?很多啊。要么求财,利用他掌握的技术能力,窃取或勒索别人的财物;要么图待遇,希望获得更好的待遇,做要挟做局都有;或者为权力,为地位,甚至为好玩为兴趣为炫技。不过黑客是个中性词,并不代表是贬义词。”

“谭天,你脑子里存了那么多东西,脑袋也比平常人的大”,说话间甘棠把手捋捋我的脑袋,有点艳羡地说:“你每天晃荡脑袋时不嫌累得慌吗?还有,什么东西都记得那么清楚不累吗?”

“有啊,这样做时会听到里面一脑袋浆糊在晃啊。”我一边摇晃着脑袋一边跟甘棠打趣:“也许吧,以后多少年之后,我脑袋里的东西装多了的时候,我想把我的经历写下来,把它们变成书变成文字,把这部分记忆从大脑里卸下来,就不用占那么多记忆容量了。”

“我感觉你把自己的脑袋当硬盘了,有点夸张,你平时跟人说话太计算机语言了,你对大脑的比喻,要么就是CPU计算能力,要么就是硬盘容量,要么就是输入输出界面和人
机交互,谭天,你这样的理工科思维得做些改变,加入点我的文科模式,才能更讨人喜欢,嘻嘻。”

“哈哈,我要讨那么多人喜欢干嘛,我讨你的喜欢就好了。其实论反应的话,我属于脑子会卡死、反应迟钝的理科男,而你则能熟稔人际关系,在动态变化中能游刃有余,这样搭配我倒是互相弥补。”

“谭天,咱们别总是商业互夸行吗,你赶紧帮我把我的电脑恢复一下,我这刚去外企工作还有事情带回来做呢。”

甘棠的笔记本电脑非常轻薄,我边恢复她系统边打开界面:“你的登录密码是什么?”

“520365”

“我爱你三百六十五天?这密码也太简单了吧,那这VPN的登录密码呢?”

“Ysyh69t!”

“什么?突然这么复杂?“

“其实很简单,就是疑是银河落九天加叹号,首字母大写。“

“啊,你不怕这个忘掉?“

“不怕,因为上个月是Flzx3qc!,飞流直下三千尺,顺着的。”

我像周润发在赌神电影里那样鼓了鼓掌,点个赞,牛逼牛逼。

“谭天啊,你说我的闺蜜倪祝,你对她印象如何?”

“搁在女人堆中,她是最帅气的假小子,若站在男人堆里,她则是最飒的美女,性格豪爽开朗,挺容易相处的。”

“不是,我是想她还没有对象,你周边有没有谁能配得上她?”

我身边,卢晓?估计和她相处要被她捏地死死的;范哲?估计也会是个虐恋的状态。我摇了摇头:难,这男人婆吧,最好再观察观察,她找对象得慢慢谋划,徐徐图之。



周末甘棠在我办公室处理工作时,我也正在忙实验室项目的开发和联调。中午时分开始有点饿了,周末食堂不开,我说咱们去宿舍楼厨房,自己做饭吃。甘棠说呀你还能自己做饭哪,厉害厉害,我还以为像你这样的理工科博士醉心在科研不会料理自己生活呢。

我说,那你是小瞧我了,我这些年在外生活,早就练就了自己生活的本领。来,我给你露一手,就做几个菜吧,红烧鳊鱼、香菇鸡肉这样可好?

超市就在附近,我拉着甘棠去超市,看样子她比我还十指不沾阳春水,凡是鱼腥或肉腥的地方她都是垫着脚尖过的。我调侃甘棠,我师妹大学里都是娇骄二气的主,这出国生活了后啥都会。甘棠说,是啊,人的潜力是无限的,真到了在国外生活的地步,我可能啥都得独立自主来了。

我们买了鳊鱼和乌骨鸡,还有蔬菜、香菇、料酒和佐料等等,回到宿舍楼厨房里,我收拾停当就准备操作起来。我围了件厨房围兜,感觉自己像个大厨了。甘棠说,我来打下手帮你洗洗吧。超市里买来的食材怕有血,甘棠就冲刷得很干净,然后又用刀在鱼身准备划几道。我看了说,还是我来吧,我怕你别切到自己手。红烧鳊鱼蛮好弄的,基本上油锅热好,把杀好的鳊鱼放进去,然后在鱼肚子上放生姜料酒,我看厨房里三得利啤酒还特别多,还放了啤酒进去,不小心倒了近半瓶,甘棠说:大厨啊,你是打算烧啤酒鳊鱼啦?

放了糖后,再蒸鳊鱼那味就出来了,很香。

同时,我又烧了一锅,准备煮香菇乌骨鸡。我把鸡肉都丢进去,甘棠说,你怎么把鸡头也丢进去了?我说,鸡头不也能吃吗?

甘棠撅起来嘴,嗔怒道:不能吃,我们上海人都不吃的,赶紧拿了,要不然我就不吃。

我有点尴尬,辩解说:讲道理啊,我在大学食堂,在中科院食堂,这鸡头都在的呀,没见食堂师傅丢了不吃啊?

但甘棠挺坚持:就是不吃啊,原因仫,鸡头淋巴系统多吧……

我继续辩解:你看鸡屁股我丢掉不吃,淋巴系统多,但鸡脖子也淋巴系统多啊,外面都吃鸡脖鸭脖的,鸡头仫……

正说话间,大胖往厨房冲了进来,他跟我同一宿舍,见我不在宿舍就到厨房找我,“不好了,楼下有个美……美……“,他气喘吁吁地,看到甘棠在突然卡顿了。

“美什么?“

“美……美……国人找你“

从大胖的卡顿我推测他原先想说的不是美国人,应该是另外一个词。

“那我先下去,这里厨房大胖麻烦你帮我看着点,甘棠对这不熟。“

我走下楼的时候,猜到大胖说的应该是美女,看到甘棠他卡顿并且临时脑子灵机一动改口了,大胖真厉害,那么是谁在楼下等我呢?

我到楼下的时候,看到柔柔弱弱的林妹妹站我大门前,正低着头两脚绞在一起,我纳闷不联系快有半年了吧,怎么突然来找我呢?她不是那种高傲的女孩仫,怎么突然电话也不打就来楼下等我?

林妹妹略施粉黛,见我出来,挺开心地过来拉我,我迟疑着往后缩了一步,立定站好问她:怎么啦?

“谭天,今天刚好顺路路过,就想来看看你。“

“嗯,我正忙着呢,怎么也不打个电话告诉我?“

林妹妹突然眼神有些哀怨起来:“你上次走的时候也不打个招呼,就在纸上写了两个字和一句话。我心里一直放不下,我就是想你。“

她这么说的时候,甘棠已经从楼上下来了,哎哟,这怎么是好,让我如何解释。

甘棠看看我和林妹妹站着在说话,没靠近,就远远地在拐角站定。我们仨相互看了一眼,有句话叫做一眼万年,这一眼的眼神里透露了很多复杂的信息,但人物关系大致清楚了。

林妹妹问:你女朋友啊?

“嗯,是啊“

“有了新欢忘了旧爱?“

“这哪跟哪啊,你不是有对象吗?“

“她挺配你的,你可得好好待人家。“她哀怨的眼神没变,但语气却显得有些像知心姐姐那种温暖劝慰般柔和:”我今天来没别的事情,给你送本书。”

她打开包,拿出一本书,书名叫《英国病人》。我打开书页,里面好像她工整地写了首诗句在扉页,一瞥之下好像是“小女子不才”之类。

她制止我的动作说:回去你自己看吧,挺好看的一本书。

甘棠仍然是远远地在那旁观没有走近来,美女对美女天然有嫉恨心,我也不多说什么,就说:谢谢啊,之前的事情不足挂齿,你还顺路过来送本书给我,真是太客气了。

林妹妹哀怨又温柔地看我一眼,这会不会是最后一眼?又是个一眼万年。

看着林妹妹远去的身影,我怅然若失,以前拒绝了如花似玉的林妹妹,就是可惜和黯然的感觉,今天这种感觉又冒出来了。

甘棠走近来说:不错啊,这明明是美女嘛,哪里是美国人送你书。

我听出甘棠的嘲讽口吻,替大胖打圆场道:“大胖可能怕你误会,换了个措辞。”

我暗暗赞了一下大胖,真是神队友,写得了代码,编得了段子,也动得了灵机。

甘棠、我、大胖,我们一起午餐,大胖也想整几个拿手菜,甘棠笑着对他说:谭天当大厨,你就让他露一手看看。大胖说,不成不成,我一个人顶你们俩人,我一上桌你们都会吃不饱,还是我再整两个菜吧。

我把林妹妹送的《英国病人》书放到书架上时,打开看她写了些啥,字迹清秀,里面像是自己写了一首诗,那时候流行说古装剧和“小女子不才”这种格式,所以她好像触景生情如下写道:

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公子莫怪。

所有爱慕之意,止于唇齿,

所有绰约风姿,溺于年华。

小女子不才,此生并无大志,

梦里依稀发愿,愿与公子白头,

奈何纷纷扰扰,天意不遂人愿,

前路遥望茫茫,祝公子前行皆好。

小女子不才,未与公子历遍浮生,

所有红尘如戏,小女子在此别过。

小女子不才,若再与公子相遇,

定当谈笑风生,默然不再动情。

她好像是把我那次离别时的黯然神伤,用这种方式表达了她也是同样的黯然神伤。不同的是我们的神伤时间点不一样。还有她没通知就来找我的时候,我猜她是做了两手准备,如果她选择放弃的话,就把这首悲伤的离别诗给我。

下午和甘棠去看话剧,是爆笑话剧,在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甘棠转过头来看我,发现我怔怔地有些发呆,甘棠拉了拉我,偷偷地对我说,其实我内心蛮同情她的。

“她?你说的是中午那个女孩吗?”

“嗯,我猜她给你送了份散场的书。”

“散场?”

“对,人生总有悲欢离合,有些还没开始就面临散场,我同情她的原因是因为她明显是个外地女孩,在上海又要独立又要寻找爱情,必须内心强大。”

“你是说要我也同情她?”

“不不,你的同情和泛爱我都要没收,以后你的喜怒哀乐都要和我一起。”

爆笑喜剧突然又有了喜剧的味道,我开始和剧院观众一起笑得前仰后合,甚至笑得比他们还用力还大声。

2020年新冠疫情之后,有天我在网易云音乐上听歌,突然听到一首公子向北走的歌,它的歌词怎么和当年林妹妹写给我书页上的几乎接近,我去查它是谁作的词,词作者写的是佚名,就是没有名字。没有名字,也就是没有作者,或者作者不愿意透露姓名,我听着这首公子向北走,体会着她未得青睐、难以忘怀、细思无奈、独自悲哀的情绪,不觉得悲从中来,我想起那只泪流满面的猪,不觉得又一次泪如雨下,歌词如下唱道:

小女子不才,未得公子青睐。

扰公子良久,公子勿怪。

公子向北走,小女子向南瞧。

此生就此别过了,难以忘怀。

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

愿你天黑有灯,下雨有伞。

愿你善其身,愿你遇良人。

暖色浮余生,有好人相伴。

所有爱慕之意,止于唇齿间。

掩于岁月,匿于将来。

与君今生无缘,请无需挂念。

雨打芭蕉,无可无奈。

音乐很大声,歌词很真切,再一次地,不知不觉中,我泪流满面。

恍惚中,我的灵魂飘飘忽忽脱出了我的躯壳。

从高处向下望时,我看到下面有一团模糊的身影,正在抽泣呜咽,身影一耸一耸。

模糊逐渐散去,慢慢看清,下面哭泣的,正是那只泪流满面的猪。

(上卷终)
n
newlifenew

很喜欢看。

“不觉得悲从中来,我想起那只泪流满面的猪”

之前有提到过 泪流满面的猪 吗?
littlecrow


【 在 newlifenew (change! change!)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喜欢看。
: “不觉得悲从中来,我想起那只泪流满面的猪”
: 之前有提到过 泪流满面的猪 吗?

谢谢支持,这部小说还有一篇番外。之后会贴跟这小说同一系列的另一部《时光里的答案》,欢迎继续跟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