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行之痛

greatel
楼主 (未名空间)
前些天面试一个来应聘data scientist职位的人。此人来自俄罗斯,经历可谓非常丰富。他本来专业是物理,在某所大学当应用物理教授多年。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想要换行,于是瞄准了数据科学这个行当,在coursera上了几堂有关数据科学的课程,就来应聘了。

我本来是非常喜欢他的背景的。因为早些年我自己非常喜欢数学和物理,觉得物理玩得转的人,肯定很聪明,多高深的数学和应用都应该是游刃有余的。

[Note] 首发于微_信_公_众_号: data_wisdom

于是,虽然他没有太多相关的项目经验,我还是决定尽可能的发掘他的闪光点好写到反馈报告里面去。

我问了一些简单的统计方法,他却答不上来。这让我非常意外。我觉得ok,我能够理解。那么我们聊点数学相关的,比如概率。结果他的分析思路还是太零碎,即使我一步步的和他做简化到基本的概率问题上去,他还是没有能够答上来。

时间很快到了,他没有能够让我用来可以说服别人的闪光点。这其实让我有点替他难过,一方面我感觉他确实没有准备好来做这份工作,另外一方面我心痛的点是他年纪比我大很多,下了这么大的决心也非常不容易。

后来,因为其他面试官也反对,肯定也是没有过。

我回来就反思,为什么我会觉得可惜?

后来才明白,我觉得可惜,是因为我能够理解那种跨行之痛。

我以前学习计算机的,后来博士去学习统计。系里是出了名的侧重理论。第一年就被导师要求去学习高等概率论。其中的很多东西让很多统计科班出生的人都痛苦不已。只有少数人能够在那堂课上游刃有余。我很是羡慕那两个在这门课上表现非常轻松的两个人。只可惜我虽然一直热爱数学,本科学校也很注重数学教育。但是真正碰抽象的概率对象,还是感觉很吃力。

我记得那时候啃kallenberg写的《现代概率基础》的书,是业内出了名的抽象与泛化。那年我生日当天,没有舍得出去欢,就捧着这本书啃。

这本书难啃到什么程度?就是有两个美国同学,本科都是名校统计系的,把facebook的头像改成了拿嘴去啃这本书的照片。大家都明白那种切骨的无奈。

而我呢,更是夸张。我计算过我读这本书的速度。一页书,底子不错的人四十五分钟至一个小时就能够看懂。而我,需要一个半小时。即使如此难,我还是要啃啊。因为我知道我底子并不好,所以我怎么样也得坚持下去不是。

于是,周六的日子都是在啃这本书,各种抽象到极致并大幅跳跃的证明,我也是一点点看,一点点揣摩。即使到最后,我也不敢妄称我读懂了这本书。

我那个时候所经历的,就是这种跨行之痛。

我有个朋友Q,她是我本科同一级的。我一直非常羡慕她的性格,总是那么柔和中又充
满了不屈。她后来来美国读书,拿了ME的博士。毕业工作了几年,前段时间突然知道她转行做data science了。

这点我非常惊讶,因为但凡博士在一个领域的,如果能够找到相关工作,很少有人愿意放弃了那么多年的努力再去转向一个没有涉猎的行业。但是她就是有这种破釜沉舟的决心。

我问她难吗,她说当然难,但就是想转。可能她是觉得她所处的那个行业前景并不明朗,所以决定去跳了。

想跳的人很多,我就知道不少朋友想转。可是转行谈何容易,大部分人都在坚持下去的前夜就撤退了。

她做到了。但她不觉得轻松。她说她面试遭遇了无数次的拒绝和打击,最后才找到现在这家公司,挺满意的。我听了很替她感到高兴。因为她做到了,花了一年的时间,并挺过了转行路上的无数风风雨雨。

当我们每个人面对前行路上不确定的东西和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时,心中总是难免充满了恐慌情绪和自我怀疑。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在心中理解转行路上的必经之痛,有所心理准备和坚持,那么就会多一些坚定的力量。

【注】如果你喜欢这类文章,请关注微_信_公_众_号 data_wisdom, 欢迎把这篇文章
推荐给朋友们。

真心希望每一个想要转行的人,能够有Q那样的勇气和坚持,能够经得住前行路上的打
击,并跨行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