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珞珈-我的四年武大生活(原创)

l
lrpwd
楼主 (未名空间)

借用看到的一个的创意,用鲁迅的几个文集作为每一个学年副标题吧。

大一:故事新编

98年的夏天, 在”保卫大武汉”的抗洪声中我来到武汉大学报到, 98级是武大的第一百届学生 我们是第一届化学学院的学生, 也是第一届化学与环境科学学院的学生,更是第一届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的学生。先讲讲当年为什么选武大,而且是化学,我当时是保送,由于武大离家近,而且当时在化院搞竞赛培训时认识了不少老师,印象比较好,就决定去武大。当时先是想去生科,不过当时高中老师觉得我化学不错,在化学院可能更有利于我今后发展,于是就选了化学。因为是武汉人,所以到最后一天的下午才去报到,报到
时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在梅园小操场等待的师兄师姐们还都以为我不来了,印象中深刻的是一个师姐,当时准备去美国,顿时吸引住了我和父亲满含羡慕的目光,只是没想到,四年后,我走上同样的路, 来到美国到现在当上“千老”。 记得当时还发校服,黑豹的,用流行话来说还是“名牌”呢, 好了,言归正传,谈谈大学四年经历吧。

首先谈谈军训, 当时军训还是很热的,不过我们没有谁敢要求“每个细胞都需要空调”。都是自己去买个电扇解决问题,而且军训后都累,睡得特香,不觉得有多热。由于梅院食堂在98年初被烧了,我们只好在一个临时的小食堂吃饭,质量就不提了,唯一的好处
就是我从此见识了不少昆虫和大青虫, 还有什么石子,钉子啥的。军训的教官都是刚从抗洪前线下下来了,给我们讲抗洪抢险中的种种故事,有个教官因为救人手被砸伤了成了抗洪英雄,给我们做报告,另外教官们比较严格,站军姿的时候特难受,经常拿脚踢你腿,看你直不直,当时据说有人军训时候出事了,后来几年的军训就比较松了。军训时候最让人开心的时刻就是拉歌,到了半夜,精力过剩的我们就对着对面M2的mm的拉起歌来,唱的最多的是那首”对面的女孩看过来”, 对面4楼热情的经院女生也常常回应过来,
往往只到教官出面, 拉歌才停止。 然后就是叠被子成豆腐块,有的人为了不多叠被子
,晚上都不敢盖被子睡觉。打靶那天天不亮就起来,长途跋涉去靶场,在靶场我估计没一枪打中的。军训的时候正好过生日,大家买了一个蛋糕庆祝,现在那张照片我还带着,回头看看,当年大家晒得那个黑呀,可以拍恐怖片了。

当时98级新生基本上住梅园,既然叫梅园,自然是有梅了。不过不是梅花,而是腊梅。在梅三的周围,在梅二的后面,在梅四梅五的前面,一从从的腊梅在默默地生长着。每年一到新年附近,住在梅园的人便置身于清幽的梅香中。进校时候的老梅四梅五在大一的时候拆了,改成现在的新梅四梅五,梅三在97级住时还是男生宿舍,到我们98级就改成女生宿舍了。98年梅二翻新,98年头又新修了梅六。我们也是第一批入住的,这些就构成了现在的梅园啦。

估计在武大本部是再找不到有比梅六更烂的宿舍了,M6房间真小,只见四张上下铺的架
子床挤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子里,还摆了四张大桌子外加每个人一个大凳和小凳。而且报道时床上都已经贴好了名字。我的床靠门口,而且是上铺, 本来我不属于这个寝室的,由于来晚了,以前睡上铺的小胖同学怕把床压垮了,就把我对调过去了。八个人很快就混熟了, 建舍早期制定的“宿舍卫生条例”也就渐渐失去了效用, 真可谓是脱鞋与饭勺齐飞,臭袜共垃圾一舍。晚上做得最多的是打星际, 只听见满楼的神族,虫族的声音,也有玩大富翁的。我呢,学了四年楞是学不会。每次都是让出桌子凳子给兄弟们坐,
自己跑到上铺抱起小说来看,不过偶尔还是要俯视一下战况,也好到其它寝室吹嘘一番。

谈到玩星际, 当时水院那条路还没拆,有个地方叫”阳光一派”, 离化院很近,哥们基
本上都去那里玩,当时记得只要有人振臂一挥:”晒太阳去”(暗语,指去阳光一派),就立刻可见一群人浩浩荡荡杀将出去, 场面蔚为壮观。可惜后来合校以后修路,把”阳光一
派”拆了。

我们寝室最大的好处就是对面是梅二女生寝室, 有时候有些无聊的寝室也会拿望远镜看对面,所以对面女生楼基本上都有窗帘,基本上什么都看不到,不过有一次居然被我们发现对面的女生用望远镜偷窥我们寝室的帅哥。

梅六还有个好处就是方便,什么教5楼啊食堂啊图书馆啊邮局啊统统都在这儿,而且路
也比较好走,不像湖滨黑乎乎的,不安全。这不,有一次,据说有位同学晚上从湖滨回来,路上比较暗,她有高度近视,而且特讲文明礼貌,手上的垃圾一定要扔到垃圾桶里,在寻找垃圾桶的时候忽然看到一个类似熊猫的垃圾桶,扔过去,结果听到一对情侣在叫:“谁乱丢垃圾呀?”,原来是对情侣抱在一起,由于男的比较高大,女的比较弱小,不仔细看,她还以为是个熊猫抱着个垃圾桶呢。

梅园的管理还是比较严,男生是不能去女生宿舍的,但女生可以随便来男生宿舍(太不公
平了!),记得有一次,有事情要向女生交代(发东西)在楼下和看门的老大妈说了半天好话,感觉比电视里面国民党劝我党地下分子投降还难,总算进去了,低着头什么也不敢看,女生看到有男生进来,各个反应都很惊讶(也可能是兴奋),交代完就连忙出来了, 这就是
我唯一一次去女生宿舍的经过。据说还有女生由于胸部太平,又喜欢男生打扮,几次都被看门老太太挡住,差点没进去。
 
到了正式上课,认识了化院不少优秀的老师,这些老师在日后的四年给我不少有益的教诲.印象中最深的当然是席老师给我们带的无机实验, 席老师是个很和蔼的人,记忆中最深刻的是她首创了开放实验室,每年一次,吸引那些不学化学的学生(主要是文科)来化学系做几个简单的无机实验,当时长江日报报道时用了一个 “玩起酒精灯” 的错误标题,被笑话了很久, 有图有真相。看来普及化学还是很有必要的,大家应该都知道用的是煤气灯吧。

另一位印像深刻的是教无机课的魏老师, 是一位很不错的人,很乐意帮助学生,毕业的时候还请他写了推荐信。教分析化学的杨老师也是位很和蔼的人,上课学到不少的东西, 武大的分析化学一直是强项,我来美国才发现很多兄弟学校也是用我们用过的教材的。回想起来,当年那批老一辈的老师不仅仅是教我们专业知识,也教了不少做人的道理, 现在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老师呢。当时很多非专业课是在新修的教5楼上,这个楼
最大的缺点是桌子离板凳太远,还是固定的,上课睡觉特不方便。当时教5门口还是一
片树林,很凉爽,现在已经改成广场,夏天的时候特别热。现在回想起来学习起来最好
的还是化北,化北楼一楼是长条式的桌子,可以活动,累了你还可以趴着桌上睡觉,化北楼还有的好处在于人少,关门也最晚,而且看门的老大爷人很不错,经常烧好开水,你可以随时去打水。

大一的时候化院还有一个让人自豪的就是当时有个“本源”电池好像就是化院自己的技术生产的,我买了几次,效果不错,后来就没看到,买电池当然是为了听歌啦,当时武大门口有一些卖电器的地方,好像叫力神和今日,在那里买的随声听和磁带。不知道还
在不?

l
lrpwd

大一的生活是美好的,很多事情就发生在这个美好的年代。

落脚武大的第一块地方就是梅园小操场, 因为离梅六近,自然是去看电影的好去处,看电影是不要钱的,记得大家拿着自己的小凳,买包5角钱的瓜子,边嗑瓜子边聊天边看
电影,人生也是那么惬意。有印象的大片有风云,星战前传等等。

另外一件和梅园小操场联系起来的事情就是李阳在小操场推销他的疯狂英语,和一群学生在那里吼,当时转完以后,真的觉得李阳就是个骗子,差点被他骗得团团转。

扫盲舞会也是新生必备节目之一啦,当时苦学了一个月,学了什么慢三,慢四,伦巴之
类的,现在基本上就只会踩别人脚了。记得舞会时,97的马师兄还唱了一首张震岳的”爱的初体验”,他当时打扮很像小张,因此还有点印象,现在的小张都已经是“纵贯线”的人了。

刚进校的时候什么东西很缺,而且人单纯,所以有很多人来我们这里推销,记得有一个同一个高中来的97级的师姐来我们这里卖邮票,我一高兴买了很多,后来到毕业都用不完。也有很多骗子,有个同学就被骗了好几百。另外就是临近学生毕业的6月份掏旧货
,我掏了不少宝贝,有个女生到我们这里推销电热毯,大热天的,卖这玩意,虽然女生张得很可爱,还是被我们坚决地拒绝了。当然小偷也是有的,我就亲眼看到有一次有个小偷被打的不幸人事,被5楼的扭送到派出所。

大一证多,什么学生证,图书证,上机证啥的。由一次借同学的图书证去阅览室看书,要登记,忘了同学的学号,被识穿,幸好当时的老师nice,没把我怎么样。

大一的时候知道BBS的人可能还凑不齐一桌麻将,所以除了游戏以外最多的就是打牌了
,双升,就是关灯了也要点蜡烛打,输了的人给大家统一买早点,一般就是大包和鸡蛋了,经济实惠,不患寡患不均呀。当时早上买的最多就是鲜热的大包了,武大的大包, 好就好在馅多,个头大, 一个大包顶两个小包,后来就质量完全不行了,所以每天早上
第4节课总是饿得两眼发花,让人没力气听课,看来精神文明一定要以物质文明做基础
的!包子价格也很奇怪,四毛七,直接导致最后毕业退钱的时候有几分钱退不回来。另
外食堂的饭也很奇怪,四两和三两没啥区别,不过女生打的二两饭看的比我们四两饭都多。记得还有免费汤,里面有豆腐,鸡蛋,番茄,不过要早去,晚了就只有涮锅水了。当年吃饭还有补贴,每个月可怜兮兮的六块,半年发一次,直接发到饭卡里。

大一还有就是喜欢踢球,当年化北楼下以前有一对夫妇,男的修自行车,女的卖蛋抄饭, 还有煲卖,经常和同学在桂园操场踢完球以后,食堂关门了,就去那里吃碗蛋炒饭,喝碗猪肝煲,生活也是很逍遥自在的。可惜后来合校以后也没有了。有足球就当然有足球赛了,当时的曼联如日中天,勇夺三冠王,我们班一位哥们还特地熬夜去看球然后给我们消息,他现在还在武大化院,也是留下的仅有的一位啦。当时化院的足球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
行,由于我们班攻防速度太慢,我写了一篇 “我们的慢联队”,先是投到”化苑风”,后转投到”珞珈青年”上讽刺了一番,结果登出来的第二天,我们班就在四分之一决赛被98环科一球绝杀, 队员们差点没把我当出气筒痛扁一顿。我们队长倒是个不错的人,很豪爽,对大家都不错,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当年的守门员现在还在华工读博,应该快毕业了。另外我们还组织了98级院队,当时我们买的队服,不知道是在哪里的水货,褪色!害我损失了几件衣服。

大一的时候体育还是很热衷的,除了踢足球,有时候早上6点起来跑步,早锻炼,边运
动边看美女,也是一种享受,就是经常遇到“背影西施”。另外各种比赛也很热衷,当时化院女排很有名,进校就听说94级的美女排球师姐,不过我进校的时候她已经读研究生了,好像也就没看到她当年比赛的情况,不过我倒是有个高中同学是生科排球队的,所以也去捧场了几次,不知道算不算吃里趴外。我个头矮,所以对篮球不热衷,不过我们寝室长很喜欢打,所以也去捧捧场,为了争夺篮球场地,大家还发生多起打架流血的事件,精彩无比,这里暂且不表,且听我后文详说。

运动了自然要洗澡了,梅园是没有澡堂的,你要到桂园或者武大附中附近去洗,还有澡票卖,里面人多,又不限时间,所以经常只能和几个人一起共用一个水龙头。为了偷懒,大家都在寝室两头洗冷水澡,夏天是很愉快的,到了冬天你就随时听见杀猪一般的嚎叫声了。

大一学英语还得抓点紧,每人都发了一个收音机,黑乎乎的,沉得像个砖头,用来听VOA的,后来四六级也用到了,有时也听歌。当时外语角举行活动,每人可以领到一袋雀巢
咖啡,于是大家都去了,领回来后,就兴冲冲的喝了,结果到晚上全寝室人都睡不着,只好
聊天聊到三四点钟,这就是第一次喝咖啡的悲惨遭遇,5555。来美国这么多年,咖啡喝得都不想喝了。

大一开始学习电脑基础,当时学的还是windows和C语言,什么鼠标啥也是那时开始扫盲的,不像现在小学生懂得都比我们多。当时上课的黄老师据说是雷军的同学,平时不修边幅的,头发胡子乱糟糟的,害得我们以为学电脑都这样。后来看到他一次,居然理发了,整整齐齐不知道是不是去相亲,真让人大跌眼镜。计算机房的老师还给我们八卦雷
军当年的故事,说他大二写的教程给大一新生用。

虽然说玩在武大,大一的学风还是可以的,经常熄灯了,大家才发现原来高数作业没做,你就会看到一堆人在门口就着走道的灯光勤奋的学习, 边写边聊,也是蛮有趣味的。这种场景到大二以后你就见不到啦。

大一的集体组织生活还是有的,大家一起去森林公园放风筝,合影我手头还有一张,还去过东湖磨山划船,当时还不知道学生证可以打折,被宰了, 我们也荡起了双桨,让我
想起来老电影“女大学生宿舍”中的片段,原来革命的传统一直这么保留着。我们寝室自己的组织生活就是轮到谁过生日就一起出去吃饭,大家一起喝酒,吹牛,庆祝, 有时候喝得烂醉回到寝室发疯,真是像极了那首有名的“沉醉不知归路,误入操场深处, 呕吐呕吐,惊起鸳鸯无数”, 这个光荣的传统一直保持到毕业。大一去的最多的是门口那家“小妹”,可惜那家大三就没了。老乡会也有很多,不过不太流行,大一还流行联谊寝室,有个女生寝室想和我们联谊,不过被我们寝室帅哥拒绝了。

社团也是大一时候必参加的,开学以后,各种招新活动络绎不绝,往往都是问你“愿不愿意为社团奉献你的一份热情和力量。”我也参加了几个协会,比如辩论,乒乓球啥的,不过大二以后就逐渐退出来了。

大一最大的一件事当然就是万恶的美帝炸我们大使馆了。炸大使馆那会,当天晚上我和
几个哥们坐出租到汉口的法国领事馆抗议,几个同学在门口烧了一面法国国旗,被一位工作人员抗议,说又不是我们法国人干的,干嘛跑到我们这里抗议,我们回应说谁叫你们都
是北约的,蛇鼠一窝。不过现在想想理由也是蛮勉强的,不过当时武汉也就一个法国领事馆,不像北京,上海,现在美国领事馆终于来了,抗议也有地方去了。

后来学校组织了一次游行,老侯带着我们喊口号,又绕着街道口傅家坡中南八一路走了一圈,大家爱国热情那个高呀, 尤其是人文的mm们,编得顺口溜一套一套的,吓的当时的麦当劳立刻关门。记得当时还有几个宝通禅寺的和尚和我们在一起,不过其实很多人
纯粹是好玩,出工不出力,当时我和一位长江日报的记者走在一起,他当时就批评我们这
次游行纯粹是做做样子,不过第二天,文章出来了,标题赫然写着 “热血爱国青年…..云云”,让我充分领略到了中国新闻界的现貌, 而我们这些“热血爱国青年们” 刚回学校可乐、雪碧就纷纷上手,马上成了叛徒,真让人觉着有些好笑,总之,美国领事馆落户武汉是件大好事,以后有事的话方便多了。

大一的时候樱花节来了,我还被抽去看学校大门,负责收门票,不过也利用职务之便把一些来武大看樱花的高中同学放了进来。辛勤一天收获的是一盒盒饭(居然有个鸡腿)加10块钱。也算第一次劳动所得啦。

大一的时候有一些学生家庭困难,就买一些菜回来自己做饭,我们斜对门就经常自己买鸡蛋,辣椒自己做饭打“牙祭”, 我也蹭了几会,还有寝室买几斤猪肉回来做红烧肉的,在那么简陋的条件下真是令人佩服。由于不愿打水,热得快用的比较多,结果经常烧
断保险丝,只好下去花钱换上,估计一楼的管理员大大赚了一笔,难怪每次看到他都开心地不得了。

困难的同学学校还是很关怀的,那时候开始的助学贷款,很多人贷了,不过据说回来整体还款率比较低,现在比较紧了。勤工俭学也有,我在图书馆看到不少, 感觉学校对学生还是比较上心的。

日剧也是大一时流行的时候,记得有一次是看“一吻定情”,很搞笑的一部日剧,不知道有没有人记得。可惜现在是韩流当道。

美好的大一,令人难忘的新鲜人。

(未完待续)

l
lrpwd

今天就到大一,大家觉得好的话,我再把后面的部分贴出来。

l
lrpwd

有图有真相:

whbin

很好,继续~
我也在化学系搞过竞赛集训,比你早几年,不过后来学物理去了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天就到大一,大家觉得好的话,我再把后面的部分贴出来。

l
lrpwd


【 在 whbin (御风~探花) 的大作中提到: 】
: 很好,继续~
: 我也在化学系搞过竞赛集训,比你早几年,不过后来学物理去了

那你认识97物理的WU S不?也在化学系搞过竞赛集训,不过后来学物理去了。
whbin

不认识,我不太认识低年级的同学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认识97物理的WU S不?也在化学系搞过竞赛集训,不过后来学物理去了。

l
lrpwd

不能辜负了版主的包子,就算没人灌水,也要对自己文章负责。

大二:呐喊

大二开始就有主人翁的感觉了,大二的第一件事就是接新生, 这时才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已经是老生了,当时99级新生住樱园, 我主要负责在校内接,帮忙几个新生把他们行李送到他们寝室。看看他们,再看看一年前的我们,觉得一切是那么的熟悉。

大二第二件事就是评选奖学金,大家把小分计算得那个呱呱响呀,真的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后来拿到手的钱还不够请客的。

大二第三件事就是校运动会,据不完全考证, 武大的体育活动一直是第一学期的10月份的第2周周六周日两天法定为校田径运动会,这是全校体育赛事之首,各院系体育工作
的重中之重, 我被调去当裁判,计分,被很多人围着套近乎的感觉真好。

大二最大的故事就是1999年10月, 首界“唇舌烽 火” 辩论赛开打,详情我就借用袁丁
的回忆录[1]:这届比赛正借凌云杯夺冠和赵老师充任国际大专评委归来的东风,各院系无不鼎力支持,精心准备。在各种刺激下,校内辩论热潮是一浪高过一浪,比赛大多数都在教五楼多功能报告厅 举行,观众场场爆满。这次比赛各参赛队的队员,囊括了当
时在校的所有本科年级(96, 97,98,99)乃至硕士研究生,因此也就具有了辞旧迎
新,承上启下的意味。96级的王海宁、鲍洪波在赛场上给我们留下了精彩的告别演出;97级的曾晓蕾、彭延媛、张灏、周玄 毅、袁丁依然是各队的绝对主力,表现比过去更
加成熟;而98,99年级的优秀新人也随之 脱瘾而出,比如98级的蒋舸(法律),罗立
娟(外语)和99级的汪晓翔(人文)。本届比 赛中,人文学院和外语学院再次在第一
轮相遇,结果前者再次艰难取胜。而最经典的一战 ,当属小组赛法学院对垒人文学院
一役,余磊、蒋舸、周玄毅和袁丁,这四个后来为武大获得全国冠军的校队队员,同时出现在赛场上互相拼杀,酣畅淋漓,煞是好看。几乎同时进行的另一场半决赛,商学院与大众传播学院的较量同样精彩纷呈,遗憾得很,笔者未能亲见张灏与曾晓蕾、彭延媛的对决。理科传统强队物科学院在这届比赛中也有上佳表现。99年的校赛,最后以同时拥有四个校队队员(伍英姿,周玄毅,袁丁,汪晓翔)而盛极一时的人文学院一分险胜同样拥有四个校队队员 (王海宁,曾晓蕾,彭延媛,余晓莉)的大众传播学院而告结
束,最佳辩手的桂冠则戴到了彭延媛的头上。

我在这基础上补充自己印象深刻的几点, 我当时一场不落的看了全程。99年那届比赛可以说是武大辩论史上的巅峰之战,看的第一场是法学对生科, 蒋舸当天的表现完全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比赛完后很多同学都迷上了她,成了法学院的忠实粉丝,她也成功去
了校队,最后帮助武大拿下全国冠军。小组赛人文法学可以说是提前的决赛,精彩无比,人文当时胜法学胜得很勉强。当时比赛以后,评分结果之前
都前都有才艺表演,外院被淘汰后,有个日语系的mm用日语唱的东爱主题曲,很有味道
。曾晓蕾在对计科一役的时候把“切尔诺贝利”病毒时间都说错了,看来文科生还是要多多普及理科知识。另外一点是决赛后曾晓蕾和周玄毅合唱 “你最珍贵”,技惊四座,
不少99级的新生mm听得是如痴如醉,呵呵。

l
lrpwd

大二开始学物理化学,上课的可是大名鼎鼎的汪老师,说实在话,汪老师给人一种过于朴素的感觉,有时觉得他打扮的就像个民工,但他是我认识的老师中讲课讲的最好的,枯燥
的物理化学被他讲的如此生动活泼,让你跟着他进入一个热力学的美妙世界,一直到下
课还久久回忆在他精彩的演讲中, 不少同学就是因为听了他的精彩的课才最终选择物理化学, 可见他的厉害,而且他现在被评为国家教学名师了,可惜他只教一个学期。大二
也开始上有机了,上课用的南京大学的教材,觉得很浅,远不如南开王积涛的版本。有机老师普通话不好,说的湖南话一开始让人崩溃,不过人真的不错,很好的一位老师,
口音慢慢也就适应了。带有机实验的老师年龄比较大,很负责,所以讲解实验就显得有点啰嗦,当时大话西游流行,大家背地给他一个“唐僧”的外号,据说他知道后还偷偷的哭了,这位老师其实人还是很不错的,你跟着他能学到不少东西,现在回想起来大家给他起外号实在是太不厚道了。当时试验安全很多人不太放心上,还有人直接把金属钠往水里倒,把大家吓一跳。

然后就是公选课, 共选课选了一门赵林的<<西方哲学史>>,当时是在教三001,全教室爆
满,赵林确实很有口才,再加上他长得酷似冯巩,听他上课感觉很不错, 有点听相声的
味道,赵老师最近还去百家讲坛露了一把脸,就是他考试挺难的,既说有20%的人挂了
,我幸好还考得不错。不过教三001有个大缺点,就是它只有一扇门, 而且开在前面,
我有几次去晚了,在众目睽睽之下, 低着头, 如过街老鼠般溜到最后面。当时班上选的多的还是电影欣赏,据说美女比较多。

大二还有就是学习政治经济学,我们去汉口的开发区参观学习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模式,当时是去了康师傅方便面,看到做面的过程,大家恶心了一个月都不敢再吃康师傅方便面了。羡慕文科生,他们去的是看神龙轿车。大二上的另外一门政治课就是和生科基地班一起上马哲,还记得上课两个班一起讨论“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这样无聊的话题。还有就是法律基础,大家对婚姻法呀,遗产法呀啥的特别关注,尤其是什么“非法同居”,”事实婚姻“正当防卫”“第几继承权”啥的,搞得贼清楚。对了,好像
是从这时候开始在校大学生可以结婚的。

基地班要求大二上考四级,大二下考六级,比其他专业早一个学期。所以英语任务很重,教我们口语和听力的老师姓雷,很年轻的一位美女老师, 好像是外院94级留校的,还给我们讲她们当年上学发补助和饭菜票的故事, 她还组织我们一起外语楼看”音乐之声”, 大家都比较喜欢她,我们毕业的时候她好像也走了, 据说出国了,不知道现在如何?我有时候就跑到新图书馆顶楼花钱租一些英语的录像带看,边娱乐边学习,倒也自在
逍遥。最后四六级都考得很一般,不过最后都过了,也算完成了任务。当年有个女生据说一开始学俄语的,在大学才从ABC学起,最后考过了六级保研,后来还听说她考了寄
托来美国了,真的很佩服。

大二开始流行了QQ了,什么“恐龙”这样的词也开始流行了。很多人交网友交的不亦乐乎,海南的,东北的,天南海北的都有,不过成的最后一个都没有。星际也开始国际化,大家已经不满足于在校内了,在网上和国内的,韩国的,美国的比赛,据说还有人去韩国比赛,是不是真的就不知道了。

大二的时候著名校友画家方成来办画展,他毕业于武汉大学化学系,有人调侃说以后打
算作化学家还是画家,可惜我现在什么都不是。

大二还有一件事就是合校,当时关于合并的事情版本很多,具体就不谈了,反正最后结果
大家都知道了, 武大没能与华工合并。合并的时候好像还办了一个晚会,主持人好象是窦文
涛,不过说实在话,当时对老窦印象很不好,觉得他挺猥琐的样子,豆粉们别拍我。

大二还有就是欧洲杯和一群哥们在梅六下看法国和意大利的决赛,看到法国队在最后一
分钟扳平,加时赛,特秃一球绝杀。当时梅六的管理员是个很好的一个人,特地让我们在
楼下看完球后才进宿舍。我几年前回武大时,他好像还在, 梅六下面的小买铺也还在。

l
lrpwd

大三:彷徨

大三一开始鼓舞人心的一件事是辩论队夺冠,决赛正好是暑假,因此看了现场,那个点评
嘉宾真的很一般,周的发挥明显不如余磊,不知道他凭什么拿到最佳辩手。当时有所谓黑幕说,说什么武汉大学靠收买裁判才赢的,为此我和一个室友和其它学校的人在网大上论战了很久.现在那位室友正在北京滋润着,都当爸了。呵呵,不过,我们再也没工夫在网上和什么人论战了。

大三以后由于主要是准备寄托去了,当时搬到校外住了半年,开始了神龙不见尾的半隐居生活,对学校的事不太关心了,当时生科这时候出了太傻和黑宝书,当时还默默无闻,现在已经是名满全国了,不过当我和北京上海的同学们说太傻是武大98生科的时候,居然没什么人信,晕。

借夺冠之风那年辩论红的发紫,我当时没精力看,听说那场面是相当的壮观啊,不过听
看得人说辩论远不如上一年精彩,其实辩论在那时已经开始没落,武大的辩风自那以后一直也没什么改变,现在已经没多少人有兴趣了, 武大也很久没出过什么成绩了。

然后2000年10月31号, 98应化三在篮球场和商学院因为争场地大打出手,发扬光大了前
辈们留下的光荣传统,后来商学院被重创,我们也有几个哥们挂花, 不过我当时不在学校,具体情况不清楚,我还特地看望了受伤的兄弟们。商学院在BBS和校园里到处发贴骂我们是流氓,轰动一时,多亏有BBS精华区[2]留下了当年的记忆,下面就是商学院声讨我们
的帖子:

”今天,武汉大学灰暗的一天,中午体育馆上演一出文明与野蛮的直接碰撞!!!公元2000
年10月31日中午, 打架的这件事情当时本人也在场,谁对谁错, 因为我不是当事人,
帮了谁也不好, 所以就打架本身的起因,我不想发表意见, 但至少有两点98应用化学的同学是没有道理,也是没有半点风度的, 首先是动手打女生, 其次是动腿踢与打架事件无关的商学院同学, 既动手又动脚,没想到武大还有那样的人才。 我不想打架,但是我实在看不过去, 尤其是打女生和踢别院同学的那个B, 另外我也是商学院的,号召商学院的同学都来说
句公道话! 今天商学院的同学居然还挨化院某某一脚! 我想每个商学院的同学都会看不过去吧, 他真是受朋友的委托,作记录员而已。如此而已竟然无辜受害! 商学院的同学都站出来声讨98应用化学班的打人凶手!。

后来这件事好像不了了之了。不过化院自96年火炬杯和生科在桂园操场大打出手导致禁赛,97年和管院桂园食堂全武行之后再次巩固了” 化学虎,管院狼,法院都是小流氓
”的好名头[3]。这几乎也是化院打架的最后辉煌,后来整风整得很厉害,个个都老实
本分,都成了好好学生, 从此化院的领导们过上了幸福宁静的生活,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英雄事迹也就逐渐成了传说。这也导致了严重的后果,以致出现了下面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是我听来的,不知道真假,有不实之处请知情人指正,当时99级化院住樱园,有个男生看外院的mm,不知道怎么惹恼了彪悍的外院mm, 然后纠集了一堆社会闲杂人等去修理修理那个家伙,不过由于被看的mm只知道被哪个宿舍看了,却不知道具体是谁干的
, 她的解决方法倒很简单, 另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走一个,把宿舍四个人都痛扁一顿[4]。光天化日,众目睽睽
之下,化院男生寝室被外院的女生上门踢馆, 说出来都没人信。这种天方夜谭式的事情不要说在90-94级那个英雄辈出的年代,就是在98级也绝不可能, 真是百年名声毁誉一
旦。

l
lrpwd

记得大三有段时间在樱院顶上有个小教室晚上不关门,是个通宵教室,为了让人生完整一回
,特地和一个哥们一起去通宵自习, 结果那天运气不好,那天天气很冷,到了半夜,实在冻得不行,就和哥们出去买了烧烤吃,喝点酒暖身子,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正好第二天上结构化学,老师见我俩没什么精神,问我们干啥去了,我说通宵自习了,结果被鄙
视,说什么去通宵看录像还信,通宵自习是绝对不信的,真是太让人郁闷了。

当然通宵看录像也是有的,主要是去看球,比如欧冠,我和几个哥们看了00年黄马和曼联的比赛,至今还记得雷东多如何过人分球给劳尔的镜头以及贝帅哥连过数人扳回一球的一幕。那场比赛真是很经典。现在贝帅哥都快要退役了,不禁感慨时间过得真快。

大三的课记得的不多,就记得实验很多,还记得上有机课, 当时有位老师是从英国回来的,给我看了一套据说是剑桥本科的考卷,才体会到国外本科教学根本不是当时宣传那样的,难度绝对不比我们低,甚至更难,我有机会去图书馆借了一本国外的有机教材看了看,对后来来美国学习专业课帮助很大。高分子记得很难,很多人没考好。另外教化工的马老师很不错, 还有生物化学,付老师教的,第一次接触到生物相关的课程, 总算搞清楚了20个氨基酸的结构。当时自习基本上在化北楼,还买了一个除了铃铛不响,其它地方都响的自行车做交通工具,结果用了几次就被偷了,可恶的小偷,害得我每天来回走的很辛苦。

大三下考GRE,当时要去杨汊湖,老远的一个地方,我当时在网上查到附近有个小学可以住,于是头一天提前赶到,还根据建议带了蚊帐,电扇,睡得比较踏实。有其它兄弟就比较郁闷了,据说晚上很热,而且蚊子多,被咬得一晚上没睡好,结果影响了考试。

l
lrpwd

大四:朝花夕拾

大四当然先是911了,直接导致第二年签证不顺利,我当时侥幸遇到了一个好心的签证
官才通过,但我知道很多人没过,甚至有人游行抗议。然后就传来了辩论队折戟狮城的消息,原因很多,至今都说不清,有客场作战的不利因数,而且辩题是个有史以来最有争议的,甚至是致命的, 不过这也直接导致学校甚至全国高校范围内的对辩论的退温,武大辩论的辉煌一页终于翻过去了。

这年87年化学诺贝尔奖得主法国人Jean-Marie Lehn来武大化院做报告,第一次遇到诺
贝尔奖得主,心情那个激动呀,早早的过去,报告的时候真是水泄不通,报告的每一句话
都反复品味。 现在来美国后,经常遇到我们学校的诺贝尔奖得主,包括shopping的时候,心情也就逐渐平和下来了。

然后就是10强赛了,当时在梅园食堂看的,还有韩大嘴的解说,记得不多了,当时中国队出线后那个高兴呀,大家一起去游行,开心,折腾到深夜。现在中国足球都沦落到以逼平东帝汶为荣啦。世界杯没看,因为忙着毕业呢。

这年还有辛亥革命90周年纪念晚会,又是窦文涛主持!还有曹颖一起。现在马上都要
100周年纪念晚会了,日子真快呀,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武大。去的最大牌的是邰正宵,唱得是一千零一夜,不少同学去看了, 还丢了荧光棒。

也是从这年开始很多保研的学生要到中科院去做毕业论文,我们这些有“寄托”的不让保,于是剩下的人分为两种,考研的,出国的,找工作的巨忙,而保研的就每天看球打游戏了。游戏也都已经改为CS了,那时东北话的歌开始流行,天天听到“东北人都是活雷锋”,进了寝室还以为自己到了吉林大学。我一边忙出国,一边做实验,过得比现在还忙, 连个毕业前的“黄昏恋”都没捞到。当时我在化北楼做有机实验,还要去湖医跑胶测活性,两头跑,每天很辛苦,不过收获也不少, 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化学生物学,自己也在这条路走了很久, 虽然过去很久了,早已是物似人非,至今仍要感谢当年的两
位老师的指导。唯一不方便就是湖医当时不认武大的饭卡,吃饭不方便,只好找湖医的同学帮忙。其它同学的课题也是千奇百怪的,有从蘑菇里面提取抗癌药物的,天天在那里煮一堆蘑菇,还有用肿瘤测电极活性的,时不时去湖医拎个肿瘤回来,最爽的是据说用猪肝测电极活性,剩下的猪肝不知道能不能煮个啥猪肝煲之类的,据说还有人测啤酒里面微量元素的,自然一箱啤酒到肚里去做分析化验了。

l
lrpwd

这年隔壁寝室养了两只兔子,大家最喜欢拿菜叶子喂它们,尤其是范同学了,它们什么都能吃,据说还能喝啤酒, 可惜后来有一只不见了,很可能被哪个天杀的捉走了,剩下的一只形影相吊,最后好像也死了, 真的令人遗憾。

当时申请出国那个叫忙呀,因为同时还要考托福和专项GRE, 为了节省时间,有时候和
应化班的两位兄弟一起晚上去网吧通宵填什么表格,索取申请材料, 陶瓷呀,而且当时要到汉口去办支票,来回一次大半天都没了。很幸运的是最后我们三个都顺利拿到
offer出国了。当时梅六5楼商学院有个哥们搞了一个复印机,我去了很多次复印出国的东东,也就混熟了,据说他回来去深圳了

临毕业时最有名的生科4.25自杀事件就不多提了,具体的到山水上去看回忆录吧。当时我也遇到诸多不顺,触景伤情,黯然泪下。

临近毕业,终于也有资格拿出旧书来卖了,桂园食堂门口自发形成了一个集市,从四六级到寄托,从读者到知音,从《有机化学》到《马哲》,零零总总是无所不有, CD, 磁带、望远镜!!!真是只有不敢买的,没有不敢卖的。桂园食堂本来人就多,形成集市后真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吆喝声、讨价还价声,短短的一条小路,犹如汉正街一般,到后来,磁带都论斤卖了。

据说毕业酒会的时候,有男生向女生表白,女生当时就感动得哭了,不过太晚了,襄王有意,神女无心,没成。记得毕业的时候在小观园吃的,吃的是著名的靓膀,可惜现在
已经没了,毕业的时候很多人都哭了,大家都感到这样的日子不可能再来到了。周华健的”朋友”,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和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实”是当时听得最多的几首歌。七年前,我本科毕业了, 回想起毕业的感觉,我还记得最后是sun同学送我离开
寝室的,现在他也来美国了,回想起过去的时光真的是泪流满面。

等一切尘埃落定,离校前特地和几个哥们把武大转了一圈,这才第一次真正觉得武大的
风景真的好美, 好美,怎么大学四年没觉得这么美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兴致相约再回去好好看看呢?

当夏日的空气里又有了离别的味道时,原来你已决定离去, 如果说离去是一种注定,那我宁愿这种注定不是一种永恒。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心在轻轻地叹息
,当所有感觉走进昔日的回忆,心也无语,想起恩师们教诲的唏嘘, 回想起昔日同学一起纯真的笑容, 当午夜的台灯在我桌上留下一个美丽的光晕,我想,没有人是可以忘记回忆, 切断过去的,这并不是人生不如意时拿过来的一点虚荣。没有浮云,天空也不觉得蔚蓝, 没有微风的吹拂, 风筝又如何展翅高飞。依然珞珈, 珞珈依然, 谨以此文献给所有曾经、现在和即将生活在珞珈山下的武大人。

l
lrpwd

后记:离开已经多年,至于武大和化院,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这几年看到化院出的文章档次有所提高, 好像也引进一批人才,但还显得不够,希望武大越来越好, 不要再出什么丑闻了。真心希望武大化院和武大能重振雄风,向国内同行证明:狮子虽然老迈,但依然可以咆哮。

过去了这么久,有些记忆可能都不准确了,有什么错误的地方还希望指正补充。欢迎转载。

参考文献:
1. 袁丁:武大辩论史。
2. MITBBS精华区。
3. Babyjj:我记忆中的武大打架事件。
4. bbs.whu.edu.cn.

l
lrpwd

抛砖引玉之作,在老版本上修改补充的,一个算brief communication,一个算full
article啦,呵呵,希望大家都来拍转,大家对于武大的回忆不应该仅仅是目前丑闻缠
身的武大,这么多年,这么多事,难道在武大就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希望母校越来越好,也希望武大的校友们都来这里,大家叙叙旧,谈谈当年的故事。

whbin

关于武大有些零零散散的回忆。

夏天晚上拿着饭勺去外面买半个西瓜,一般舀着吃一边慢慢往回踱。

露天电影一块钱还是两块钱看两个电影,有一次放了一个文艺片,放映之前先打了个字幕大概意思是说这个片子比较文艺,不过考虑到武大同学素质比较高,所以拿来放映,大概是怕大家起哄吧。结果是个没有任何对白的片子,夹杂着很多的歌曲。印象中第一次听《only you》就是那个片子里听到的。

冬天洗澡很不方便,曾经二月份在宿舍水房洗冷水澡,后来学校有个哥们儿洗冷水澡心脏病发作仙游了,就再没敢洗了。

拿着小软盘跑到计算机学院上机打游戏,三国志2代好像,还有偷摸看图片的,和那里的
老师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给录像厅也捐了不少钱。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抛砖引玉之作,在老版本上修改补充的,一个算brief communication,一个算full
: article啦,呵呵,希望大家都来拍转,大家对于武大的回忆不应该仅仅是目前丑闻缠
: 身的武大,这么多年,这么多事,难道在武大就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希望母校越来越
: 好,也希望武大的校友们都来这里,大家叙叙旧,谈谈当年的故事。

l
lrpwd

怎么就我们俩个,其它的人呢?

【 在 whbin (御风~探花) 的大作中提到: 】
: 关于武大有些零零散散的回忆。
: 夏天晚上拿着饭勺去外面买半个西瓜,一般舀着吃一边慢慢往回踱。
: 露天电影一块钱还是两块钱看两个电影,有一次放了一个文艺片,放映之前先打了个字
: 幕大概意思是说这个片子比较文艺,不过考虑到武大同学素质比较高,所以拿来放映,
: 大概是怕大家起哄吧。结果是个没有任何对白的片子,夹杂着很多的歌曲。印象中第一
: 次听《only you》就是那个片子里听到的。
: 冬天洗澡很不方便,曾经二月份在宿舍水房洗冷水澡,后来学校有个哥们儿洗冷水澡心
: 脏病发作仙游了,就再没敢洗了。
: 拿着小软盘跑到计算机学院上机打游戏,三国志2代好像,还有偷摸看图片的,和那
里的
: 老师玩猫和老鼠的游戏。
: ...................

gate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就我们俩个,其它的人呢?
: 里的

c
chinhui

小妹其实是搬家了 没有消失
搬到现在樱花大厦后面那里了
不过人气显然不行了。。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一的生活是美好的,很多事情就发生在这个美好的年代。
: 落脚武大的第一块地方就是梅园小操场, 因为离梅六近,自然是去看电影的好去处,看
: 电影是不要钱的,记得大家拿着自己的小凳,买包5角钱的瓜子,边嗑瓜子边聊天边看
: 电影,人生也是那么惬意。有印象的大片有风云,星战前传等等。
: 另外一件和梅园小操场联系起来的事情就是李阳在小操场推销他的疯狂英语,和一群学
: 生在那里吼,当时转完以后,真的觉得李阳就是个骗子,差点被他骗得团团转。
: 扫盲舞会也是新生必备节目之一啦,当时苦学了一个月,学了什么慢三,慢四,伦巴之
: 类的,现在基本上就只会踩别人脚了。记得舞会时,97的马师兄还唱了一首张震岳的”
: 爱的初体验”,他当时打扮很像小张,因此还有点印象,现在的小张都已经是“纵贯线
: ”的人了。
: ...................

c
chinhui

师兄写的好。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抛砖引玉之作,在老版本上修改补充的,一个算brief communication,一个算full
: article啦,呵呵,希望大家都来拍转,大家对于武大的回忆不应该仅仅是目前丑闻缠
: 身的武大,这么多年,这么多事,难道在武大就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希望母校越来越
: 好,也希望武大的校友们都来这里,大家叙叙旧,谈谈当年的故事。

alfa07

师兄写的太好了,忍不住转载到了珞珈山水,校内等处,希望更多的WHUer能够看到属
于我们的武
大和属于你们的光辉岁月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借用看到的一个的创意,用鲁迅的几个文集作为每一个学年副标题吧。
: 大一:故事新编
: 98年的夏天, 在”保卫大武汉”的抗洪声中我来到武汉大学报到, 98级是武大的第一百
: 届学生 我们是第一届化学学院的学生, 也是第一届化学与环境科学学院的学生,更是
: 第一届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的学生。先讲讲当年为什么选武大,而且是化学,我当时是
: 保送,由于武大离家近,而且当时在化院搞竞赛培训时认识了不少老师,印象比较好,就决
: 定去武大。当时先是想去生科,不过当时高中老师觉得我化学不错,在化学院可能更有利
: 于我今后发展,于是就选了化学。因为是武汉人,所以到最后一天的下午才去报到,报到
: 时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在梅园小操场等待的师兄师姐们还都以为我不来了,印象中深刻的
: 是一个师姐,当时准备去美国,顿时吸引住了我和父亲满含羡慕的目光,只是没想到,四年
: ...................

gate

看完了,写的很感人,勾起许多回忆

比你晚一年进校,还是能引起非常多的共鸣 :)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抛砖引玉之作,在老版本上修改补充的,一个算brief communication,一个算full
: article啦,呵呵,希望大家都来拍转,大家对于武大的回忆不应该仅仅是目前丑闻缠
: 身的武大,这么多年,这么多事,难道在武大就没有一点美好的回忆。希望母校越来越
: 好,也希望武大的校友们都来这里,大家叙叙旧,谈谈当年的故事。

l
lrpwd

谢谢你,我在珞珈山水,校内什么的都没有账号,你能转过去太谢谢你了。

【 在 alfa07 (alfa) 的大作中提到: 】
: 师兄写的太好了,忍不住转载到了珞珈山水,校内等处,希望更多的WHUer能够看到属
: 于我们的武
: 大和属于你们的光辉岁月

wedidit

good!!

w
wsheep

小观园的靓膀现在还有哦,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吃到的
w
wsheep

看的我有种想哭的冲动,那些充满激情的岁月,在武大的点点滴滴都历历在幕啊,好像回家啊
o
ostrakon

你们还参观康师傅了啊,轮到我们这一级的哪里都冇去。
n
neoman

顶!
m
meanture

师兄写得好,怀恋梅六偷看梅二的日子
fairfax

师兄写的好~~
昨天刚给几个武大的哥们打了电话问候
泪光闪闪中~~~
fairfax

我们当年好像去的武重
当时大一,我们啥也不懂
接待我们的小头目说武重三年内可以扭亏为盈
大家还激动的鼓掌
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正式破产了
唏嘘啊~
prophetluo

看的满眼泪水

师兄毕业我才进校...额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借用看到的一个的创意,用鲁迅的几个文集作为每一个学年副标题吧。
: 大一:故事新编
: 98年的夏天, 在”保卫大武汉”的抗洪声中我来到武汉大学报到, 98级是武大的第一百
: 届学生 我们是第一届化学学院的学生, 也是第一届化学与环境科学学院的学生,更是
: 第一届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的学生。先讲讲当年为什么选武大,而且是化学,我当时是
: 保送,由于武大离家近,而且当时在化院搞竞赛培训时认识了不少老师,印象比较好,就决
: 定去武大。当时先是想去生科,不过当时高中老师觉得我化学不错,在化学院可能更有利
: 于我今后发展,于是就选了化学。因为是武汉人,所以到最后一天的下午才去报到,报到
: 时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在梅园小操场等待的师兄师姐们还都以为我不来了,印象中深刻的
: 是一个师姐,当时准备去美国,顿时吸引住了我和父亲满含羡慕的目光,只是没想到,四年
: ...................

b
bywindlw

也不知这位师兄是98071还是98072抑或是98073的

看了很有感慨,唤起了很多回忆,我是99环科,记得刚入校的时候,遇到98师兄接新生,我说自己是新洲人,结果被听成荆州,然后喊了一位姓苏的荆州籍师兄帮我。

【 在 gate (离开之后,再见以前)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

b
bacillus

武重现在没有破产

【 在 fairfax (豆苗)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当年好像去的武重
: 当时大一,我们啥也不懂
: 接待我们的小头目说武重三年内可以扭亏为盈
: 大家还激动的鼓掌
: 不过现在好像已经正式破产了
: 唏嘘啊~

jaymn

"化院自96年火炬杯和生科在桂园操场大打出手导致禁赛"--这事纯属谣言:)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stories. i always have fond memories of wuda chem.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三:彷徨
: 大三一开始鼓舞人心的一件事是辩论队夺冠,决赛正好是暑假,因此看了现场,那个点评
: 嘉宾真的很一般,周的发挥明显不如余磊,不知道他凭什么拿到最佳辩手。当时有所谓
: 黑幕说,说什么武汉大学靠收买裁判才赢的,为此我和一个室友和其它学校的人在网大上
: 论战了很久.现在那位室友正在北京滋润着,都当爸了。呵呵,不过,我们再也没工夫在网
: 上和什么人论战了。
: 大三以后由于主要是准备寄托去了,当时搬到校外住了半年,开始了神龙不见尾的半隐居
: 生活,对学校的事不太关心了,当时生科这时候出了太傻和黑宝书,当时还默默无闻,现在
: 已经是名满全国了,不过当我和北京上海的同学们说太傻是武大98生科的时候,居然没什
: 么人信,晕。
: ...................

dingdingl

毕业前几天 M6的同学们砸东西,扔东西,放火的时候你在么?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年隔壁寝室养了两只兔子,大家最喜欢拿菜叶子喂它们,尤其是范同学了,它们什么
: 都能吃,据说还能喝啤酒, 可惜后来有一只不见了,很可能被哪个天杀的捉走了,剩下
: 的一只形影相吊,最后好像也死了, 真的令人遗憾。
: 当时申请出国那个叫忙呀,因为同时还要考托福和专项GRE, 为了节省时间,有时候和
: 应化班的两位兄弟一起晚上去网吧通宵填什么表格,索取申请材料, 陶瓷呀,而且当时
: 要到汉口去办支票,来回一次大半天都没了。很幸运的是最后我们三个都顺利拿到
: offer出国了。当时梅六5楼商学院有个哥们搞了一个复印机,我去了很多次复印出国的东东,也就混熟了,据说他回来去深圳了
: 临毕业时最有名的生科4.25自杀事件就不多提了,具体的到山水上去看回忆录吧。当
时我也遇到诸多不顺,触景伤情,黯然泪下。
: 临近毕业,终于也有资格拿出旧书来卖了,桂园食堂门口自发形成了一个集市,从四
六级到寄托,从读者到知音,从《有机化学》到《马哲》,零零总总是无所不有, CD, 磁带、望远镜!!!真是只有不敢买的,没有不敢卖的。桂园食堂本来人就多,形成集市
后真是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吆喝声、讨价还价声,短短的一条小路,犹如
汉正街一般,到后来,磁带都论斤卖了。
: 据说毕业酒会的时候,有男生向女生表白,女生当时就感动得哭了,不过太晚了,襄王
: ...................

n
nxq

"他现在还在武大化院,也是留下的仅有的一位啦"
Xiao ben?
n
nxq

I probably know you, because I am very familiar with Hu feng.
He switched to EE when doing graduate. I went to Y4 some time.......

【 在 bywindlw (Fore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也不知这位师兄是98071还是98072抑或是98073的
: 看了很有感慨,唤起了很多回忆,我是99环科,记得刚入校的时候,遇到98师兄接新生
: ,我说自己是新洲人,结果被听成荆州,然后喊了一位姓苏的荆州籍师兄帮我。

l
lrpwd


【 在 nxq (仙人掌) 的大作中提到: 】
: I probably know you, because I am very familiar with Hu feng.
: He switched to EE when doing graduate. I went to Y4 some time.......

看来你也化院的,而且资历还不小, 至少95级的。
n
nxq

偶千年老妖了....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来你也化院的,而且资历还不小, 至少95级的。

l
lrpwd


【 在 nxq (仙人掌) 的大作中提到: 】
: 偶千年老妖了....

前辈聊聊当年打架的英雄事迹吧
NiceDay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借用看到的一个的创意,用鲁迅的几个文集作为每一个学年副标题吧。
: 大一:故事新编
: 98年的夏天, 在”保卫大武汉”的抗洪声中我来到武汉大学报到, 98级是武大的第一百
: 届学生 我们是第一届化学学院的学生, 也是第一届化学与环境科学学院的学生,更是
: 第一届化学与分子科学学院的学生。先讲讲当年为什么选武大,而且是化学,我当时是
: 保送,由于武大离家近,而且当时在化院搞竞赛培训时认识了不少老师,印象比较好,就决
: 定去武大。当时先是想去生科,不过当时高中老师觉得我化学不错,在化学院可能更有利
: 于我今后发展,于是就选了化学。因为是武汉人,所以到最后一天的下午才去报到,报到
: 时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在梅园小操场等待的师兄师姐们还都以为我不来了,印象中深刻的
: 是一个师姐,当时准备去美国,顿时吸引住了我和父亲满含羡慕的目光,只是没想到,四年
: ...................

g
grad09

顶,来自98级梅二的,刚发现这个版
kkndhx

sigh,当年流传的是化学虎,法学狼,图院都是小绵羊
v
vanBasten9

呵呵,果酱果酱!俺们化院的名声,怕是有一大半是94级的师兄打下来的!

【 在 kkndhx (kkndhx) 的大作中提到: 】
: sigh,当年流传的是化学虎,法学狼,图院都是小绵羊

geminitwo

呵呵,物院05级的飘过。师兄说的好些地方现在都已经不在了
sunshadow

呵呵,看来多少年都没怎么变化,现在基本还是这样。

ps:英国回来的那位有机老师姓江?

s
sdutahtexas

whbin 你9几级的?
s
sdutahtexas

环科的
whbin

94的

【 在 sdutahtexas (oldrunner) 的大作中提到: 】
: whbin 你9几级的?

biology622

内牛满面啊,LZ
我也是98级的,也是化院得,我也住梅6,我住3楼,你住几楼啊?

biology622

忘了说了,我们寝室当时经常早早关了灯,拿着望远镜偷窥梅2的妹妹

v
vanBasten9

98化院不是都住M6的3楼么

【 在 biology622 (biology622) 的大作中提到: 】
: 内牛满面啊,LZ
: 我也是98级的,也是化院得,我也住梅6,我住3楼,你住几楼啊?

l
lrpwd


【 在 biology622 (biology622) 的大作中提到: 】
: 内牛满面啊,LZ
: 我也是98级的,也是化院得,我也住梅6,我住3楼,你住几楼啊?

你们记错了吧.化院明明是2楼和1楼,基地班和应化2在二楼,应化3在一楼.哪有三楼的?
S
SEIKOH

兄弟最近挺闲的呀,垒了这么一大篇回忆,一个字,赞。
当年一起的一个哥们儿去年过世了,缅怀一下。
l
lrpwd


【 在 SEIKOH (SEIKOH) 的大作中提到: 】
: 兄弟最近挺闲的呀,垒了这么一大篇回忆,一个字,赞。
: 当年一起的一个哥们儿去年过世了,缅怀一下。

一年前写的,被挖出来的,谁去世了?可以站内信箱告诉我吗?
w
woaixiaofei

不得不赞一个

s
sdutahtexas

我们可能认识,我92
【 在 whbin (御风~探花) 的大作中提到: 】
: 94的

s
sdutahtexas

张?田?陈?
【 在 whbin (御风~探花) 的大作中提到: 】
: 94的

whbin

我是物理系的...

【 在 sdutahtexas (oldrunner)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可能认识,我92

v
vanBasten9

哦对,是2楼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你们记错了吧.化院明明是2楼和1楼,基地班和应化2在二楼,应化3在一楼.哪有三楼的?

r
repaireyou

也希望武大的校友们都来这里,大家叙叙旧,谈谈当年的故事。

r
repaireyou

你看到武大的又一个不好的报导了吗?BFU
k
karz

我咋记得是法院虎,化院狼,图院都是小绵羊。难道97的和98的流传的不一样?
说化院狼是因为团结,打架都是全院动员一起抄家伙上,记得我们还军训的时候,有天刚回宿舍(桂7),就见94、95、96的师兄们抄家伙奔食堂了,一问是和别的院打架,
刚入学就先上了生动的一课。后来因为各个年级都不住在一个院,所以人心散了。
【 在 kkndhx (kkndhx) 的大作中提到: 】
: sigh,当年流传的是化学虎,法学狼,图院都是小绵羊

l
lrpwd


【 在 vvs (vvs1991) 的大作中提到: 】
: 打回去重新写。 4年都没有谈到感情经历,枉费了武大的美丽山水。

要不你写写你丰富的感情经历
t
trilobian

少吹了,化院当年和生科足球赛打群架根本没占什么便宜,还被停赛两年 LOL

【 在 karz (平淡的蚂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咋记得是法院虎,化院狼,图院都是小绵羊。难道97的和98的流传的不一样?
: 说化院狼是因为团结,打架都是全院动员一起抄家伙上,记得我们还军训的时候,有天
: 刚回宿舍(桂7),就见94、95、96的师兄们抄家伙奔食堂了,一问是和别的院打架,
: 刚入学就先上了生动的一课。后来因为各个年级都不住在一个院,所以人心散了。

suff


还没看完,我来讲个小事。

我们生科的住梅4,每次去你们那栋楼找化学的同学,满眼都是走廊里面挂着的裤子衣
服。那里面既没有太阳,也没有什么通风,走廊很是阴森恐怖。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怎么就我们俩个,其它的人呢?
: 里的

l
linlan


【 在 gate (离开之后,再见以前)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

原来车版鼎鼎有名的gate哥也是校友。
H
HifoCH

生科的,不过师弟入校的时候我都毕业了
y
yanyaner

师兄啊。不过看文章觉得好陌生,原来差了4年呢。
y
yanyaner

我俩一届?应化,化基,材料?
【 在 prophetluo (prophet)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的满眼泪水
: 哎
: 师兄毕业我才进校...额

c
chace

nice
F
FASHIONBABY

太赞了
kkndhx

我听到这个版本的时候还没有化院呢。

【 在 karz (平淡的蚂蚁)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咋记得是法院虎,化院狼,图院都是小绵羊。难道97的和98的流传的不一样?
: 说化院狼是因为团结,打架都是全院动员一起抄家伙上,记得我们还军训的时候,有天
: 刚回宿舍(桂7),就见94、95、96的师兄们抄家伙奔食堂了,一问是和别的院打架,
: 刚入学就先上了生动的一课。后来因为各个年级都不住在一个院,所以人心散了。

l
ludwigliu

07级的表示,汪存信的课讲的实在是好,出卷子出的也很难,全班挂了一半
s
shenji

谢谢你的大作,读时我仿佛又回到过去的时光。你记叙的汪老师等我也很熟,感谢武大的老师们!
karrr

Chem 90
Hand!
P
PaMa

你应该问一问84级的前辈。

【 在 trilobian (烙饼) 的大作中提到: 】
: 少吹了,化院当年和生科足球赛打群架根本没占什么便宜,还被停赛两年 LOL

xph

哈哈,这个决赛我和一个哥们打赌法国赢而挣到了一顿烧烤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大二开始学物理化学,上课的可是大名鼎鼎的汪老师,说实在话,汪老师给人一种过于朴
: 素的感觉,有时觉得他打扮的就像个民工,但他是我认识的老师中讲课讲的最好的,枯燥
: 的物理化学被他讲的如此生动活泼,让你跟着他进入一个热力学的美妙世界,一直到下
: 课还久久回忆在他精彩的演讲中, 不少同学就是因为听了他的精彩的课才最终选择物理
: 化学, 可见他的厉害,而且他现在被评为国家教学名师了,可惜他只教一个学期。大二
: 也开始上有机了,上课用的南京大学的教材,觉得很浅,远不如南开王积涛的版本。有
: 机老师普通话不好,说的湖南话一开始让人崩溃,不过人真的不错,很好的一位老师,
: 口音慢慢也就适应了。带有机实验的老师年龄比较大,很负责,所以讲解实验就显得有
: 点啰嗦,当时大话西游流行,大家背地给他一个“唐僧”的外号,据说他知道后还偷偷
: 的哭了,这位老师其实人还是很不错的,你跟着他能学到不少东西,现在回想起来大家
: ...................

l
lrpwd

今年回去了一趟,人是物非了。
nobrain

物院02级的来报个到
tfusion

2018年回去一趟,变化太大了。都快不认得了。不过我20年没回去武大了。

【 在 lrpwd (lrpwd) 的大作中提到: 】
: 今年回去了一趟,人是物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