佩索阿的哲理诗

zwmpt
楼主 (未名空间)

残疾,跛子,疯子,盲人是幸福的——
所有一出生就被打上另类戳记的人,
对人类忠诚,不负有义务,
也不必承受人类价值系统的评判。

可我是被命运而不是自然剥夺,
从外部得不到任何豁免,
凡有失败,必受指责的白眼,
被普遍的鄙视的眼神盯住看。

命运给人灾难,比大自然
更缺乏善心,它掩藏起原因,
让我们的自由意志照在镜子里面,
好像是命运本身在里面表演。

人们就像孩子,照见镜子,当成原因,
让命运为我们的意志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