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觉得姜文华会判死刑吗

w
wh
楼主 (未名空间)

最近看了好多关于这位复旦数学系老师手刃党委书记的新闻和讨论,学术这么拔尖的人走上这么一条血染的不归路,真让人难过。尤其看他师兄回忆他在美国时是怎样单纯的一个人,TA当得兢兢业业,耐心给学生答疑,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物、百里迢迢送吃的,感觉真是没怎么经历也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人。这样的人发展到在复旦斥骂提问的学生、朝学生扔粉笔头,内心世界是怎样地从天堂步步走向地狱。以前英语课时读到过一句话,说是只有上帝看得到子夜时分的心灵挣扎。原文记不清楚也查不到,不过那种悲悯的情怀让我戚戚至今。

你们觉得他会判死刑吗?同是复旦的林森浩投毒室友案发生时我还猜想不会死刑,因他忏悔态度很好,又是穷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毫无前科。然而还是死刑了。这位姜老师不知现在是否后悔;就算后悔,是不是也凶多吉少啊。

P.S. 别互喷哦,不喷的都发包子……

c
chebyshev

那個斥罵學生之item應有隱情。現在哪還有啥熱愛數理統計之學生?如果是真愛,應
與兇手氣味相投才對(兇手博士論文有140引用,偏純數學)。

我希望其不要被判死刑。不然下次被殺可能就不止一個。刑罰過重,punishment 分辨
率不夠,就會產生反效果。兇手既然有自我控制之不良歷史,抑鬱症狀等等。如果能出足夠的錢與死者家庭和解。
也許有望不被判死刑。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看了好多关于这位复旦数学系老师手刃党委书记的新闻和讨论,学术这么拔尖的人
: 走上这么一条血染的不归路,真让人难过。尤其看他师兄回忆他在美国时是怎样单纯的
: 一个人,TA当得兢兢业业,耐心给学生答疑,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
: 物、百里迢迢送吃的,感觉真是没怎么经历也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人。这样的人发展到在
: 复旦斥骂提问的学生、朝学生扔粉笔头,内心世界是怎样地从天堂步步走向地狱。以前
: 英语课时读到过一句话,说是只有上帝看得到子夜时分的心灵挣扎。原文记不清楚也查
: 不到,不过那种悲悯的情怀让我戚戚至今。
: 你们觉得他会判死刑吗?同是复旦的林森浩投毒室友案发生时我还猜想不会死刑,因他
: 忏悔态度很好,又是穷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毫无前科。然而还是死刑了。这位姜老
: 师不知现在是否后悔;就算后悔,是不是也凶多吉少啊。

Maverick

那要是你看了一篇被杀的书记勤恳工作,关心群众,为广大教工谋福利的文章又该怎么想呢?

求仁得仁,死了也是个解脱。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看了好多关于这位复旦数学系老师手刃党委书记的新闻和讨论,学术这么拔尖的人
: 走上这么一条血染的不归路,真让人难过。尤其看他师兄回忆他在美国时是怎样单纯的
: 一个人,TA当得兢兢业业,耐心给学生答疑,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
: 物、百里迢迢送吃的,感觉真是没怎么经历也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人。这样的人发展到在
: 复旦斥骂提问的学生、朝学生扔粉笔头,内心世界是怎样地从天堂步步走向地狱。以前
: 英语课时读到过一句话,说是只有上帝看得到子夜时分的心灵挣扎。原文记不清楚也查
: 不到,不过那种悲悯的情怀让我戚戚至今。
: 你们觉得他会判死刑吗?同是复旦的林森浩投毒室友案发生时我还猜想不会死刑,因他
: 忏悔态度很好,又是穷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毫无前科。然而还是死刑了。这位姜老
: 师不知现在是否后悔;就算后悔,是不是也凶多吉少啊。

baal

我肯定是这个时代的异类 支持杀人偿命 除非有确凿证据是意外

【 在 chebyshev (......)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個斥罵學生之item應有隱情。現在哪還有啥熱愛數理統計之學生?如果是真愛,應: 與兇手氣味相投才對(兇手博士論文有140引用,偏純數學)。
: 我希望其不要被判死刑。不然下次被殺可能就不止一個。刑罰過重,punishment 分辨
: 率不夠,就會產生反效果。兇手既然有自我控制之不良歷史,抑鬱症狀等等。如果能出
: 足夠的錢與死者家庭和解。
: 也許有望不被判死刑。

vontheroad

有什么不判死刑的理由呢?

提前购买凶器,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在高校办公室,杀的是同事和领导,对方并无过错,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是在现场被控制,没有自首情节。

按国内这样的,死刑还可怀疑吗?高法复核准许执行死刑恐怕都是光速。

还幻想不判他死刑?

姜某再自闭,他也知道他在干啥吧,他知道会死刑的吧。自己做事就自己承担。也许他本来是想自杀但没勇气,就杀个人求死刑。
p
pangpangchou

叫人下岗的书记就是原罪。共产党的书记自己不主动下岗,叫人民群众下岗。被杀属于被人民群众专政了。就像人体的免疫系统清除掉癌细胞。当年有个钢铁厂,也是资本家对工人咆哮要全体下岗。最后被工人活活打死。没有死刑。死刑个屁!共产党的中国,资本家叫劳动人民下岗。共产党的中国,党委书记叫人民群众下岗。

文学城上已经表态了,复旦就应该再来一次文革2.0。吊念书记的悼词里写到,最好枪
毙老姜,告慰书记在天之灵。说明两点:第一复旦党委没有坚持共产党员最基本的无神论。第二,干预司法公正。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当然,总书记说过的,党比法大,天大地大没有党大。

【 在 vontheroad(vts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什么不判死刑的理由呢?

: 提前购买凶器,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在高校办公室,杀的是同事和领导,对方并无过错

: ,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是在现场被控制,没有自首情节。

: 按国内这样的,死刑还可怀疑吗?高法复核准许执行死刑恐怕都是光速。

: 还幻想不判他死刑?

: 姜某再自闭,他也知道他在干啥吧,他知道会死刑的吧。自己做事就自己承担。也许他

: 本来是想自杀但没勇气,就杀个人求死刑。

m
magicknight

买买提充斥着这种货色
这是以前被共产党虐的多惨
逮着机会就上来哀嚎

【 在 pangpangchou (一心女神梦,万古感甄赋) 的大作中提到: 】
: 叫人下岗的书记就是原罪。共产党的书记自己不主动下岗,叫人民群众下岗。被杀属于
: 被人民群众专政了。就像人体的免疫系统清除掉癌细胞。当年有个钢铁厂,也是资本家
: 对工人咆哮要全体下岗。最后被工人活活打死。没有死刑。死刑个屁!共产党的中国,
: 资本家叫劳动人民下岗。共产党的中国,党委书记叫人民群众下岗。
: 文学城上已经表态了,复旦就应该再来一次文革2.0。吊念书记的悼词里写到,最好枪
: 毙老姜,告慰书记在天之灵。说明两点:第一复旦党委没有坚持共产党员最基本的无神
: 论。第二,干预司法公正。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当然,总书记说过的,党比法大,天大
: 地大没有党大。
: : 有什么不判死刑的理由呢?
: : 提前购买凶器,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在高校办公室,杀的是同事和领导,对方并
: ...................

j
jianchi

一命还一命。
他是个再好的人。
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那就是错了。
那个党委书记就算是个再恶的人,没有人有权动用私刑。更何况我们不了解那个党委书记。
他的资历。难道没有别的路吗?他自己选择在复旦这棵树上吊死。
再难, 看看曾subway翻汉堡肉饼的张益唐,也是数学家。张益唐当年也走投无路过,
有激愤的行为吗?
人的本性,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才能看见。
现在又不是文革,文革那么难,依然有人在毫无天日的地步里熬下去了。熬到大环境的改变。现在出路那么多,他还是心性不够。
WH, 感觉你有点危险, 多久没回国了?是不是思维太左倾了点?
任何社会和任何阶层,都会有不顺利的阶段和人,人一辈子,没合上棺材板,就不能盖棺定论。
WH 我对你没有恶意,希望你别生气。我一直很欣赏你,也很羡慕你有机会去上课,孩
子也带的很好,版面更是管理非常好。你这个问题我真的有点诧异。
j
jianchi

一命还一命。
他是个再好的人。
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那就是错了。
那个党委书记就算是个再恶的人,没有人有权动用私刑。更何况我们不了解那个党委书记。
他的资历。难道没有别的路吗?他自己选择在复旦这棵树上吊死。
再难, 看看曾subway翻汉堡肉饼的张益唐,也是数学家。张益唐当年也走投无路过,
有激愤的行为吗?
人的本性,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才能看见。
现在又不是文革,文革那么难,依然有人在毫无天日的地步里熬下去了。熬到大环境的改变。现在出路那么多,他还是心性不够。
WH, 感觉你有点危险, 多久没回国了?是不是思维太左倾了点?
任何社会和任何阶层,都会有不顺利的阶段和人,人一辈子,没合上棺材板,就不能盖棺定论。
WH 我对你没有恶意,希望你别生气。我一直很欣赏你,也很羡慕你有机会去上课,孩
子也带的很好,版面更是管理非常好。你这个问题我真的有点诧异。
aixiaoxiaoyu

基本死定了吧.

老姜是典型的北美锁男,极度自卑和自负之间交错,不能对自己有个准确的定位,眼高手
低,对自己期望过高了.

"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物、百里迢迢送吃的,"
只听过千里送逼的,没有听过过"百里迢迢送吃".

看我下面几年前写的,跟老姜的区别一个是杀人,一个是杀自己,其实都是没有活清楚:人这一辈子本来就不容易,有苦有乐,苦乐参半,不要总是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珍惜当下,享受生活,比什么都重要。想想人能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已经本来就很难得了,不要自寻烦恼地好高骛远。有句话说得很好,是你看错了世界,不是世界欺骗了你。

“哥曾经自杀过,准确地说,差一点就自杀了。也怪哥那个时候年轻气盛眼高过顶,怀揣
着豪情万丈地心绪踏上了米国的土地,还在心底许下如此的誓言:踏上这片土地的是一个普通的贫穷猥琐男,离开这块土地的必定是震惊世界的中国离谱慢!可是血淋淋的现实立刻打破了哥所有的对未来的幻象,也怪哥眼高手低自视颇高,经常跟老板争论。哥那个时候真是拿衣服,总是相信天道酬勤,所以为了证明给老板看哥论点的正确性,经常在lab里面熬夜。这里面发生的一系列痛苦的事情其实也没有啥特别的,索南丝女们
许多都经历过,跟老板闹翻了,有一门课得了c,然后老板让哥滚蛋。其实那个时候哥
已经染上了抑郁症,唉,也怪哥太自我封闭,太相信自我奋斗了,乃至于不愿意和别人沟通,不快都郁积于心,加上生活规律不好,饮食也很差(哥经常在周日晚上做一周的食物),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也怪哥信奉自古华山一条道,太一根筋了,一下子在最得意的地方栽了跟头,竟然难以从心里面接受,一下子有了轻生的想法。想着离去以后老板所受的千夫之指,想着报纸媒体哀悼希望之星的陨落和众人惋惜的神情,心里面经常对离开这个世界非常的期待。

那天也是这么一个午后,哥下一个monday就不能进实验室了,所以来跟老鼠们告个别,然后就碰到了那个53岁的猥琐的访问学者。哥对他印象很不好,进实验室第一天,老板跟他介绍哥的时候丫笑得璀璨之极,结果跟哥一握手立刻就把脸拉下来了,还挑起右眼眉扫了哥一眼,让哥立刻就从心底愤怒起来。不过哥没敢让他看出来,还是一脸谄媚地笑请他照顾,结果丫竟然从鼻子里面嗯了一声,再没有说话。后来知道,他已经在
lab里面1年半了,再呆半年多就回去了。好像老板对他的工作也不是很满意,丫经常
偷偷上班的时候逛1b和低耳塞,有次偷偷看白牛网站让哥给撞见了,结果丫还很不高
兴地瞪了哥一眼。看着他那个地中海的头,哥扭身离去的时候新里面想真是个老流氓。见了他心情更不好,所以哥就低着头假装没看见他准备匆匆而过,没想到这个老帮菜竟然叫住了哥,说有话跟哥说。哥突然很不耐烦,想说说个鸡巴蛋。不过还是克制了一下,抬头看看他,发现外面的阳光折射在他脸上竟然有点金光闪闪的味道,脸上也没有哥想的幸灾乐祸的样子,反倒是一幅若有所思地神情。

后来我俩就座在鼠房旁边的胶台上聊天,主要是他说,哥就是垂着头听着。他就感叹生活的不易,原来丫在国内很早就有phd,90年代又在密西根拿了一个phd,一直不得志,现在这个访问学者,还是号不容易争取到的。然后他就感叹说他的同辈里面有权有势的多得是,乱78遭的更多,说道这里看了哥一眼说包情妇的蛮多的。看哥不吭声,他就止住话题。然后突然叹了口气说,其实他虽然比不了同学,自己蛮知足的。为啥呢?他又看了哥一眼说,你可能不知道我们村子里面是以卖血为生的,能活到53的非常少,赵老婆也非常难,经常是几个人共一个老婆。这个时候哥就有点吃惊,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他就用手拍拍额头说,没必要说瞎话,拉马套说的就是我们那里。

后来他又说了什么记不清了,只记得那天他是非常低落所,积极歪歪的,好似苍蝇一般让人心烦。后来哥打断他的喋喋不休,说我饿了,要回家吃饭了。他有点吃惊,试探地问哥要不一起吃。哥冷笑一声说,不必了。”

p
pangpangchou

上海都已经叫老教授出来放风了,老姜是精神病。这样大家都解套了。而且是因为没性生活加剧了。这样,也不是大陆制度不好,也不是书记不好,大家都散了吧…… 你们
外地人不要去讨论上海的事情。中央已经明确了,上海有权自己立法。

【 在 jianchi(jianch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命还一命。

: 他是个再好的人。

: 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那就是错了。

: 那个党委书记就算是个再恶的人,没有人有权动用私刑。更何况我们不了解那个党委书

: 记。

: 他的资历。难道没有别的路吗?他自己选择在复旦这棵树上吊死。

: 再难, 看看曾subway翻汉堡肉饼的张益唐,也是数学家。张益唐当年也走投无
路过,

: 有激愤的行为吗?

: 人的本性,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才能看见。

: 现在又不是文革,文革那么难,依然有人在毫无天日的地步里熬下去了。熬到大环境的
: ...................

HappyAve

来支持一下楼主。

我认为,中国官方会往上限判姜博士,ie., 死刑,立即执行。
原本,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律法支持百姓自己暴力伸冤。往上限判,才能杀一儆百,阻止被效仿。历史自古案例如此。
而且,不往上判,该让多少党书记坐立不安了。党的政权的维稳,政策的下达,需要
各级党书记。

看到一些帖子说,为了能够吸引海龟回国,会往轻判,ie, 不会是死刑。吸引海龟回国最终极的目标,是国家昌盛吧。请问,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掌权的,是把自己政权的维稳放在首位,还是会把国家的昌盛放在首位?请参考64。

希望当局能考虑到民间的戾气极大,需要安抚,而能网开一面,不判处姜博士死刑。当然,掌权的“男权”,是不会有小街这般的“妇人之见,妇人之仁”的。

真心希望我的以上判断错误。一路开挂的高智商博士呢,一路名校的,小街羡慕呢。怪可惜的。

mermaidyu

我觉得会被判死刑的,因为他这是预谋杀人并且实施了,无论背后什么冤情怨气,这种行为都不会被允许的,不利于维稳啊。
d
droopy

是被欺压太久,怨气太深,被下岗只是最后一根稻草。国内就是人踩人的社会。
手刃仇人比涂博士跳楼自杀大有进步。
NYFZ

会判死刑

基本死定了
ss325

不管老姜怎么处理,复旦数学系明显衰落了.当年苏老跟华老一南一北,堪称一时瑜亮.后来谷超豪更是留苏学生中唯一获数学博士的(好多大牛都只拿到副博士).恢复高考后的
七几级的牛人大都是复旦的,比如率先拿考普斯奖的那两位,还有在理论计算机领域解决不少猜想的蔡老师.现在搞成这个样子.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看了好多关于这位复旦数学系老师手刃党委书记的新闻和讨论,学术这么拔尖的人
: 走上这么一条血染的不归路,真让人难过。尤其看他师兄回忆他在美国时是怎样单纯的
: 一个人,TA当得兢兢业业,耐心给学生答疑,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
: 物、百里迢迢送吃的,感觉真是没怎么经历也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人。这样的人发展到在
: 复旦斥骂提问的学生、朝学生扔粉笔头,内心世界是怎样地从天堂步步走向地狱。以前
: 英语课时读到过一句话,说是只有上帝看得到子夜时分的心灵挣扎。原文记不清楚也查
: 不到,不过那种悲悯的情怀让我戚戚至今。
: 你们觉得他会判死刑吗?同是复旦的林森浩投毒室友案发生时我还猜想不会死刑,因他
: 忏悔态度很好,又是穷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毫无前科。然而还是死刑了。这位姜老
: 师不知现在是否后悔;就算后悔,是不是也凶多吉少啊。

aoiyu

谷超豪的水平其实很一般,毕竟是闭关锁国时代的人物。他跟着苏步青研究古典微分几何,但是当时国际上以陈省身为代表已经走向了整体微分几何,苏步青是大正时代的旧日本帝国培养的,谷超豪去的苏联在微分几何方向也是弱项,明显已经落后了。后来谷超豪回国后转到偏微分方程,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建树。他的老婆胡和生是搞微分几何的,学生李大潜搞偏微分方程,都掉到坑里去了,复旦数学系当时在苏步青还活着的时候吹得很厉害,其实研究基本老化。

华罗庚的主要成就都是解放前搞的,比如堆垒素数论,还有复变数函数论,到了解放后基本就没有任何建树,后来为了保命还转到了小儿科的优选法和统筹法。不过他在北京是江湖一霸,数学界的沙皇。陈省身回国的时候气的大骂,要解散中科院数学所,最后搞不过华罗庚,只好跑到山沟沟的天津南开大学开课去了。

最近姚兴腾教授的回忆录《我的几何人生》里,把中国数学界的各种大瓜都爆出来,笑死个人,吃瓜群众表示非常好看。

【 在 ss325 (我很痛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管老姜怎么处理,复旦数学系明显衰落了.当年苏老跟华老一南一北,堪称一时瑜亮.后
: 来谷超豪更是留苏学生中唯一获数学博士的(好多大牛都只拿到副博士).恢复高考后的
: 七几级的牛人大都是复旦的,比如率先拿考普斯奖的那两位,还有在理论计算机领域解决
: 不少猜想的蔡老师.现在搞成这个样子.

HappyAve

牛!

【 在 aoiyu (演歌战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谷超豪的水平其实很一般,毕竟是闭关锁国时代的人物。他跟着苏步青研究古典微分几
: 何,但是当时国际上以陈省身为代表已经走向了整体微分几何,苏步青是大正时代的旧
: 日本帝国培养的,谷超豪去的苏联在微分几何方向也是弱项,明显已经落后了。后来谷
: 超豪回国后转到偏微分方程,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建树。他的老婆胡和生是搞微分几何
: 的,学生李大潜搞偏微分方程,都掉到坑里去了,复旦数学系当时在苏步青还活着的时
: 候吹得很厉害,其实研究基本老化。
: 华罗庚的主要成就都是解放前搞的,比如堆垒素数论,还有复变数函数论,到了解放后
: 基本就没有任何建树,后来为了保命还转到了小儿科的优选法和统筹法。不过他在北京
: 是江湖一霸,数学界的沙皇。陈省身回国的时候气的大骂,要解散中科院数学所,最后
: 搞不过华罗庚,只好跑到山沟沟的天津南开大学开课去了。
: ...................

aoiyu

小街姐姐别来无恙?

【 在 HappyAve (小街) 的大作中提到: 】
: 牛!

HappyAve

已经有白头发了 :)年华老去的,念旧呢,来读书版看见WH和你的帖子,就回了 :)

你呢?记忆中,你有过奥奖,然后做自己不喜欢的博士后研究,然后改行了?还在改行过程中,还是已经在新的行业上工作了?喜欢不?

【 在 aoiyu (演歌战神) 的大作中提到: 】
: 小街姐姐别来无恙?

g
ghnc

这不判死刑以后领导还怎么敢欺压人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最近看了好多关于这位复旦数学系老师手刃党委书记的新闻和讨论,学术这么拔尖的人
: 走上这么一条血染的不归路,真让人难过。尤其看他师兄回忆他在美国时是怎样单纯的
: 一个人,TA当得兢兢业业,耐心给学生答疑,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
: 物、百里迢迢送吃的,感觉真是没怎么经历也不太懂人情世故的人。这样的人发展到在
: 复旦斥骂提问的学生、朝学生扔粉笔头,内心世界是怎样地从天堂步步走向地狱。以前
: 英语课时读到过一句话,说是只有上帝看得到子夜时分的心灵挣扎。原文记不清楚也查
: 不到,不过那种悲悯的情怀让我戚戚至今。
:
: 你们觉得他会判死刑吗?同是复旦的林森浩投毒室友案发生时我还猜想不会死刑,因他
: 忏悔态度很好,又是穷人家的孩子,成绩优秀,毫无前科。然而还是死刑了。这位姜老
: 师不知现在是否后悔;就算后悔,是不是也凶多吉少啊。
g
guvest

秦九韶的书上明确讲数学:
”大则可以通神明,顺性命;小则可以经世务,类万物”。

Mathematics 是西学,完全不具备此类功能。
所以数学与mathematics 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一字之错误翻译。不知要害死多少人。

Mathematics 只是西学之一个逐渐萎缩的小传统。算力杀elegancy的趋势不可避免。所以数学应该学。但是mathematics完全不需要那么多人学。大多数人不适合也不可能学
到对mathematics有信仰的程序。

我以前长期在数学版劝退各路数学生。公平的讲,可能救了许多人。然而也
有很多人骂我,不知姜师傅是否其中之一。

你说的这几位所谓名家,无一不是被五四以来各种伪学害惨了的。王元老了才学练毛笔字。晚了。

【 在 aoiyu(演歌战神) 的大作中提到: 】
<br>: 谷超豪的水平其实很一般,毕竟是闭关锁国时代的人物。他跟着苏步青研究古典
微分几
<br>: 何,但是当时国际上以陈省身为代表已经走向了整体微分几何,苏步青是大正时
代的旧
<br>: 日本帝国培养的,谷超豪去的苏联在微分几何方向也是弱项,明显已经落后了。
后来谷
<br>: 超豪回国后转到偏微分方程,在这方面并没有太大建树。他的老婆胡和生是搞微
分几何
<br>: 的,学生李大潜搞偏微分方程,都掉到坑里去了,复旦数学系当时在苏步青还活
着的时
<br>: 候吹得很厉害,其实研究基本老化。
<br>: 华罗庚的主要成就都是解放前搞的,比如堆垒素数论,还有复变数函数论,到了
解放后
<br>: 基本就没有任何建树,后来为了保命还转到了小儿科的优选法和统筹法。不过他
在北京
<br>: 是江湖一霸,数学界的沙皇。陈省身回国的时候气的大骂,要解散中科院数学所
,最后
<br>: 搞不过华罗庚,只好跑到山沟沟的天津南开大学开课去了。
: ...................
<br>

w
wh

不杀也可能被人效仿……
那个杀耶鲁学生的MIT学生家里钱多,耶鲁学生正好家里没钱,不知道这两家有没有可
能用钱和解。那个MIT学生真是无比镇定。

【 在 chebyshev (......)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個斥罵學生之item應有隱情。現在哪還有啥熱愛數理統計之學生?如果是真愛,應: 與兇手氣味相投才對(兇手博士論文有140引用,偏純數學)。
: 我希望其不要被判死刑。不然下次被殺可能就不止一個。刑罰過重,punishment 分辨
: 率不夠,就會產生反效果。兇手既然有自我控制之不良歷史,抑鬱症狀等等。如果能出
: 足夠的錢與死者家庭和解。
: 也許有望不被判死刑。

w
wh

前两天书记的兰大同学不是发了悼文么,也是说他好人,关心帮助同学,热心张罗聚会贴照片等等。大部分出国的人大概都跟书呆子+社会loser杀手而不是社交达人+成功人
士书记更有共鸣,所以对前者感触更深、讨论更多吧。现在还不知道书记和杀手之间到底有怎样的纠葛,如果出格到逼人走上绝路的地步,那判刑或许还有讨论余地;否则按中国的刑法确实必须杀人偿命了。只是一个做学术的人以这种凶残的方式自绝,如此荒谬地浪费自己的过人智力和几十年的拼命苦读,浪费诸多老师的教导期待,怎么能不让人唏嘘呢。

【 在 Maverick (好吃不过饺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要是你看了一篇被杀的书记勤恳工作,关心群众,为广大教工谋福利的文章又该怎么
: 想呢?
: 求仁得仁,死了也是个解脱。

w
wh

意外是不可能了,他自己说是早就计划好了。要么有确凿证据证明书记把他逼上梁山,要么有医生鉴定他是精神病。精神病杀人不知道国内是怎么判的。有的小道消息说他有抑郁症,不过抑郁症患者不是该自杀而不是他杀么?

【 在 baal (白日梦)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肯定是这个时代的异类 支持杀人偿命 除非有确凿证据是意外

w
wh

没勇气自杀的人应该更没有勇气杀人。“对方并无过错”倒还没有官方说法吧,现在连姜同学升教授被拒到底是学术委员会的决定还是党委书记的决定都没有官方确认。不过我也更相信书记不幸当了个替罪羊。

【 在 vontheroad (vts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什么不判死刑的理由呢?
: 提前购买凶器,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在高校办公室,杀的是同事和领导,对方并无过错
: ,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是在现场被控制,没有自首情节。
: 按国内这样的,死刑还可怀疑吗?高法复核准许执行死刑恐怕都是光速。
: 还幻想不判他死刑?
: 姜某再自闭,他也知道他在干啥吧,他知道会死刑的吧。自己做事就自己承担。也许他
: 本来是想自杀但没勇气,就杀个人求死刑。

w
wh

哪个悼念书记的悼词说最好枪毙老姜,复旦数学学院?还是老师或学生?看数学学院网页除了变成黑白,其他一点相关报道都没有。

【 在 pangpangchou (一心女神梦,万古感甄赋) 的大作中提到: 】
: 叫人下岗的书记就是原罪。共产党的书记自己不主动下岗,叫人民群众下岗。被杀属于
: 被人民群众专政了。就像人体的免疫系统清除掉癌细胞。当年有个钢铁厂,也是资本家
: 对工人咆哮要全体下岗。最后被工人活活打死。没有死刑。死刑个屁!共产党的中国,
: 资本家叫劳动人民下岗。共产党的中国,党委书记叫人民群众下岗。
: 文学城上已经表态了,复旦就应该再来一次文革2.0。吊念书记的悼词里写到,最好枪
: 毙老姜,告慰书记在天之灵。说明两点:第一复旦党委没有坚持共产党员最基本的无神
: 论。第二,干预司法公正。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当然,总书记说过的,党比法大,天大
: 地大没有党大。
:
: 有什么不判死刑的理由呢?
:
: 提前购买凶器,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在高校办公室,杀的是同事和领导,对方并
: ...................

w
wh

从法律而言当然任何时候都不可以用私刑,但在社会巨大不公、法制无法帮人伸张巨大冤情时,正义的私刑一向是喜闻乐见的吧。现在要是有人去杀死杀章莹颖的凶手,我一定会拍手称快。复旦这事国内外都是关注姜的人多,和左右倾向或多久没回国都没什么关系吧,只不过姜的境遇更让学院派或深受权力之苦的人有共鸣。

姜和其他人或大时代我觉得也没有很大的可比性,一是每人个性不一样,对外压的反应不一样;二是外部环境也不一样。张益唐在美国,个人空间远比中国大。文革是集体灾难,没有受到个人迫害的人也就跟其他普通人一样混日子,大家一样穷,没有现在的贫富差距的刺激。文革受到个人迫害的人寻死的也很多,杀人的倒是没怎么听说,恐怕那时没那么大的胆武力反抗中央。

【 在 jianchi (jianchi) 的大作中提到: 】
: 一命还一命。
: 他是个再好的人。
: 在这件事情上做错了,那就是错了。
: 那个党委书记就算是个再恶的人,没有人有权动用私刑。更何况我们不了解那个党委书
: 记。
: 他的资历。难道没有别的路吗?他自己选择在复旦这棵树上吊死。
: 再难, 看看曾subway翻汉堡肉饼的张益唐,也是数学家。张益唐当年也走投无路过,
: 有激愤的行为吗?
: 人的本性,只有在最艰难的时候才能看见。
: 现在又不是文革,文革那么难,依然有人在毫无天日的地步里熬下去了。熬到大环境的
: ...................

w
wh

拉马套是啥?
“不愿意和别人沟通,不快都郁积于心,加上生活规律不好,饮食也很差(哥经常在周日晚上做一周的食物),无论身体还是精神上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了”——估计读博的人都理解这种生理和精神的双崩溃。很多读博的人确实都是一根筋,从小到大都在学校里,没社会经验,出了学校几乎就是废人。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 基本死定了吧.
: 老姜是典型的北美锁男,极度自卑和自负之间交错,不能对自己有个准确的定位,眼高手
: 低,对自己期望过高了.
: "还一腔痴情给过渡期的女友买车买贵重礼物、百里迢迢送吃的,"
: 只听过千里送逼的,没有听过过"百里迢迢送吃".
: 看我下面几年前写的,跟老姜的区别一个是杀人,一个是杀自己,其实都是没有活清楚
: :人这一辈子本来就不容易,有苦有乐,苦乐参半,不要总是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 ,珍惜当下,享受生活,比什么都重要。想想人能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已经本来就很难
: 得了,不要自寻烦恼地好高骛远。有句话说得很好,是你看错了世界,不是世界欺骗了
: 你。
: ...................

w
wh

基础学科是不是都差不多啊。
我看数学系网页上的教授特别多,数了数一共65个。副教31个。讲师才9个。高讲3个。这比例和其他系完全反过来了。本科生每年才170人左右,怎么养活那么多老师……这
么多教授占着位,想来也没钱招更多年轻教师;年轻老师也要熬到老教授退休才能晋升吧。

【 在 ss325 (我很痛心!)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管老姜怎么处理,复旦数学系明显衰落了.当年苏老跟华老一南一北,堪称一时瑜亮.后
: 来谷超豪更是留苏学生中唯一获数学博士的(好多大牛都只拿到副博士).恢复高考后的
: 七几级的牛人大都是复旦的,比如率先拿考普斯奖的那两位,还有在理论计算机领域解决
: 不少猜想的蔡老师.现在搞成这个样子.

pigvest

体制内想换工作很难,很多人都只能在原单位忍者,被掌权者挤兑的要死要活。有人的地方就有矛盾,各种利益冲突难免。如果连换工作的自由都没有,职场纠纷就成了你死我活的斗争。杀人比自杀造成的轰动效应大的多,更能促进体制的进化。姜就是高校董存瑞,用同归于尽的方式给海归们炸开了一条血路,相信以后各种装逼院校再也不敢用不到10%的通过率这种吸血敲诈式的Tenure Track来欺压青椒。一百个涂博士也顶不上
一个姜文强,英雄。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法律而言当然任何时候都不可以用私刑,但在社会巨大不公、法制无法帮人伸张巨大
: 冤情时,正义的私刑一向是喜闻乐见的吧。现在要是有人去杀死杀章莹颖的凶手,我一
: 定会拍手称快。复旦这事国内外都是关注姜的人多,和左右倾向或多久没回国都没什么
: 关系吧,只不过姜的境遇更让学院派或深受权力之苦的人有共鸣。
: 姜和其他人或大时代我觉得也没有很大的可比性,一是每人个性不一样,对外压的反应
: 不一样;二是外部环境也不一样。张益唐在美国,个人空间远比中国大。文革是集体灾
: 难,没有受到个人迫害的人也就跟其他普通人一样混日子,大家一样穷,没有现在的贫
: 富差距的刺激。文革受到个人迫害的人寻死的也很多,杀人的倒是没怎么听说,恐怕那
: 时没那么大的胆武力反抗中央。

w
wh

姜的个人遭遇的确被广大苦命书呆子放大了。书记也是。我今天又听到一个说书的,说书记其实对姜很好,几次三番找他谈心,拼命让学院留下他。即使这次也是打算让他转行政岗,而不是开除。说姜就是一根筋,因为只有书记找他说话,所以矛头对准了书记。又说复旦文科几乎不踢人;理科不清楚。现在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官方倒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 在 pigvest (pigvest) 的大作中提到: 】
: 体制内想换工作很难,很多人都只能在原单位忍者,被掌权者挤兑的要死要活。有人的
: 地方就有矛盾,各种利益冲突难免。如果连换工作的自由都没有,职场纠纷就成了你死
: 我活的斗争。杀人比自杀造成的轰动效应大的多,更能促进体制的进化。姜就是高校董
: 存瑞,用同归于尽的方式给海归们炸开了一条血路,相信以后各种装逼院校再也不敢用
: 不到10%的通过率这种吸血敲诈式的Tenure Track来欺压青椒。一百个涂博士也顶不上
: 一个姜文强,英雄。

g
guvest

全中国有几个人有引用170的数学博士论文的?转行政岗这个有点可笑。

书记可能不清楚,数学论文引用50就很厉害了。别人也不告诉他这回事。所以悲剧发生了。
【 在 wh(wh) 的大作中提到: 】
<br>: 姜的个人遭遇的确被广大苦命书呆子放大了。书记也是。我今天又听到一个说书
的,说
<br>: 书记其实对姜很好,几次三番找他谈心,拼命让学院留下他。即使这次也是打算
让他转
<br>: 行政岗,而不是开除。说姜就是一根筋,因为只有书记找他说话,所以矛头对准
了书记
<br>: 。又说复旦文科几乎不踢人;理科不清楚。现在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官方倒是
一点动
<br>: 静都没有。
<br>

N
Northview

前几天似有人说,为了吸引更多海归回国,姜杀人应该轻判。那么,这个说法的逻辑就是:都海归吧,还是中国好,回去后可以胡作非为,杀人不用偿命。
mermaidyu

可是我看到的版本是五次政审不合格啊
我不知道国内评教授是不是要政审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姜的个人遭遇的确被广大苦命书呆子放大了。书记也是。我今天又听到一个说书的,说
: 书记其实对姜很好,几次三番找他谈心,拼命让学院留下他。即使这次也是打算让他转
: 行政岗,而不是开除。说姜就是一根筋,因为只有书记找他说话,所以矛头对准了书记
: 。又说复旦文科几乎不踢人;理科不清楚。现在各种小道消息满天飞,官方倒是一点动
: 静都没有。

molen

有,而且比较硬

1)从美国回来后,姜博士看了三十多次心理医生,无法控制情绪,这个有医学证据

2)在苏州大学复旦大学,多次对学生发火,因为莫明其妙的原因咆哮,还因此去过公
安局,有笔录

3)偏执性妄想,回国后一直到处说导师陷害自己,自己拿到耶鲁的聘用,导师不让自
己去,毁了自己的前途。

但是看其publication,其研究都是导师的研究范围,而且导师都让他做第一作者,甚
至在国内的文章,也都是和导师合作,也都是导师的研究,此外再无独立的研究发表。 可见导师一直在扶持他,并未贪污他的文章为第一作者等。

【 在 vontheroad (vtsing)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什么不判死刑的理由呢?
: 提前购买凶器,有预谋的故意杀人,在高校办公室,杀的是同事和领导,对方并无过错
: ,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是在现场被控制,没有自首情节。
: 按国内这样的,死刑还可怀疑吗?高法复核准许执行死刑恐怕都是光速。
: 还幻想不判他死刑?
: 姜某再自闭,他也知道他在干啥吧,他知道会死刑的吧。自己做事就自己承担。也许他
: 本来是想自杀但没勇气,就杀个人求死刑。

Maverick

说这话的人有没有说什么政审的细节?没有的话我怀疑他不知道政审是怎么一回事儿。【 在 mermaidyu (家有三猫:毛团老虎和小咪)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是我看到的版本是五次政审不合格啊
: 我不知道国内评教授是不是要政审

baal

这个书记有极大概率是炮灰

【 在 Maverick (好吃不过饺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说这话的人有没有说什么政审的细节?没有的话我怀疑他不知道政审是怎么一回事儿。

WoodenTitan

不用判死刑。死缓两年,之后无期,最后在监狱里研究数学,成为大师,写就一段人间传奇。
w
wh

转行政岗也是无奈之举吧,如果他对学生那么差,常出教学事故,那就没法让他教书。大学老师又不能只科研,不教书。中科院或其他研究所应该可以吧,那些地方更适合他。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全中国有几个人有引用170的数学博士论文的?转行政岗这个有点可笑。
: 书记可能不清楚,数学论文引用50就很厉害了。别人也不告诉他这回事。所以悲剧发生
: 了。

w
wh

前几天复旦不是发了个声明说没有政审么。也不知道姜和书记有过什么交道,等看后续报道……

【 在 mermaidyu (家有三猫:毛团老虎和小咪) 的大作中提到: 】
: 可是我看到的版本是五次政审不合格啊
: 我不知道国内评教授是不是要政审

w
wh

他说导师陷害他?他那个写文章维护他的匿名师兄不是也说他老板对他很好么。看他被抓的时候也非常激动地说书记对他长期陷害。突然想到窦唯说魔岩或王菲都是阴谋……

【 在 molen (molen) 的大作中提到: 】
: 有,而且比较硬
: 1)从美国回来后,姜博士看了三十多次心理医生,无法控制情绪,这个有医学证据
: 2)在苏州大学复旦大学,多次对学生发火,因为莫明其妙的原因咆哮,还因此去过公
: 安局,有笔录
: 3)偏执性妄想,回国后一直到处说导师陷害自己,自己拿到耶鲁的聘用,导师不让自
: 己去,毁了自己的前途。
: 但是看其publication,其研究都是导师的研究范围,而且导师都让他做第一作者,甚
: 至在国内的文章,也都是和导师合作,也都是导师的研究,此外再无独立的研究发表。
: 可见导师一直在扶持他,并未贪污他的文章为第一作者等。

w
wh

太惨了。听说马拉松出事的景泰县书记也自杀了,书记也成了高危职业了。我看复旦给书记捐款的文章下面一片骂声,这书记又没爆出什么恶行,都是借机发泄的民怨。

【 在 baal (白日梦)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个书记有极大概率是炮灰

w
wh

你这是编剧本了……

【 在 WoodenTitan (树巨人*J*) 的大作中提到: 】
: 不用判死刑。死缓两年,之后无期,最后在监狱里研究数学,成为大师,写就一段人间
: 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