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

aixiaoxiaoyu
楼主 (未名空间)

我们家是贵州山区,侗族自治县,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

地方是真穷,人也是真懒,什么都愿意干,就是不愿意干活。

我离开家乡之前,当地还没有医院。想想要是有的话,并且付费收血,那我们村的人都会蜂拥而至,抽几管血,卖几个钱,不要太划算。

可是当时当地政府不给我们做这样划算买卖的机会。

但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人民的智慧,不可小觑。

先说说我大伯,多年前分家以后,好吃懒做,坐吃山空,后来跑我家要分庭院里面的树,再后来又要分跨院的茅厕,更过分的到后来居然要把家里的一口井也要分。我爹虽然老实窝囊,也是气不过,说,一口井怎么分?我大伯就嘿嘿笑说,你一半我一半。无奈分了,搞不懂大伯闹什么噱头。没料到我大伯要用他分的那一半做茅房,没有办法我家只能付钱把那一半口井买下来。当然我家也不白给,我亲眼看见我爹和我娘夜黑风高的时候爬到伯父家房梁上松了掉梁的椽头,伯父出门让落下的瓦片擦破了头,后来感染了,村里的郎中狠赚了一笔,让我爹我娘笑得合不拢嘴。

再说说我们邻居,女儿嫁到临县了,富裕县。结婚前轿子抬来了,邻居不让女儿上轿,说必须加10块彩礼钱,否则别想出门。婚后三天两头跑女婿家要这要那,后来女儿要跟他断绝关系。邻居跑去骂女儿女婿奸夫淫妇,女婿忍无可忍把他打翻在地。消停了半年以后,我们邻居想出了一个厉害的招数,拖着打狗棍跑到女婿村里面去要饭,敲门,要个几分几角的或者一碗剩饭菜,然后作揖,跟主家人说我是谁谁的丈人老头,今天算遇到贵人了。

再说说我们全村。有次一辆挂帆布的火车过我们哪里半夜不晓得什么原因停靠了,全村人偷偷摸上去搬东西,不是一次两次了,驾轻就熟。以前基本就是搬些木头煤炭的,没几个钱,这次不一样,非常沉,估计是铁器,大家都很高兴,说卖废铁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后来搬回家才发现,原来是炮弹,那是87年的事情。后来这个事情闹得很大,层层处理,省里都下来人了,把从乡长到村长一串都给撸了。到现在还记得一年前刚从外地调来的乡长哭着说马勒戈壁的真是穷山恶水叼民淫妇啊。

最后再说一个事情,90年代货车经过我们哪里的增多了,我们村里的人们就偷偷地撒钉子让车抛锚,然后夜里就上去搬东西,有什么搞什么。有次我们邻居喊我去帮忙搭把手,我不愿意,都快半夜了,结果他许诺说等我长大以后给我介绍老婆,我很高兴就立马同意了。这次也是个铁家伙,很沉,有门,里面有好几层。我们哪个时候没有通电,没有电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邻居用它做了板凳,大人斗牌的时候用它当牌桌。后来我出了山里到外面上学,才知道是冰箱。我们村也有地,但是收成不好,种什么也一个德性,累死累活挣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往路上撒把钉子来钱快。

99年的时候我们县评上了全国贫困县,我们村被评为特级贫困村,大家欢欣鼓舞,比过年都高兴。政府给我们村分的种鸡,种鸭,种鹅,种猪,都很快进了我们的肚子里面。种子都让我们翻山卖到了外县,因为口感极差,不好吃,没想到卖了个非常好的价钱。等县里干部来进行扶贫辅导来的时候,群村敲锣打鼓去迎接,干部们到村里面,直接傻了眼,问:种鸡,种鸭,种鹅,种猪,咋都没了?大家就都嚷嚷说,没有没了,都进肚子了。

2000年的时候我们高中义务献血,抓阄轮到的有我。抽玩血后给了两小瓶甜甜饮料,没有别的。回家后我爹知道以后非常愤怒,连夜翻山越岭跑到学校闹,说我被感染了。学校后面派三班的班主任跟我父亲和我去医院再验血核实情况,结果查出了肝炎,我当时就懵了,哭了,想想这下可找不到老婆了。学校赔偿了不到1千块钱,灰头土脸的,等
人们都散了只剩一家人的时候,我爹看着沮丧我的神秘地一笑,说,我儿,休要担惊,芍药害怕,验的那管有肝炎的血,是大狗子的。我这才恍然大悟,为啥大狗子那天一直陪着我们。这个时候我爹叹口气,有点可惜地说,本来说好一盒凯莉的(1.08元),大狗子说话不算数,非要了一盒遵义(3.14元),栽在这龟孙手里面了。

05年我已经大学毕业到美国求学,谈了一个台湾女友。06年我俩回我的家乡看看,女友看到人们都坐着闲聊享受阳光感受时光的悄然流逝,很是感动,说真是世外桃源,安静祥和。村里的人们生活的不疾不徐,靠国家的救济,根本不用干活,钱虽然不多,可是饿不死,早晨喝碗清酒也不是什么难事。悠悠闲闲,闲闲悠悠,每天吃完了就看着日出日落来来往往,饿了再吃,循循环环,往往复复。我本来内里面很是羞愧,可是突然想到出山后的日子坎坎坷坷吃尽了人生的苦头,得到了一些,可是失去的更多,最重要的是,失去了快乐。真的,现在很难快乐起来了,想想在我们村的时候真是快乐啊,不由自主的快乐,不晓得为什么快乐。后来想想,让我总结这种快乐,其实i非常简单:光
双手笼在袖子里面坐着,什么也不用干。

fhnan


哈哈哈 文豪手笔 果然不一般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家是贵州山区,侗族自治县,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
: 分银”。
: 地方是真穷,人也是真懒,什么都愿意干,就是不愿意干活。
: 我离开家乡之前,当地还没有医院。想想要是有的话,并且付费收血,那我们村的人都
: 会蜂拥而至,抽几管血,卖几个钱,不要太划算。
: 可是当时当地政府不给我们做这样划算买卖的机会。
: 但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人民的智慧,不可小觑。
: 先说说我大伯,多年前分家以后,好吃懒做,坐吃山空,后来跑我家要分庭院里面的树
: ,再后来又要分跨院的茅厕,更过分的到后来居然要把家里的一口井也要分。我爹虽然
: 老实窝囊,也是气不过,说,一口井怎么分?我大伯就嘿嘿笑说,你一半我一半。无奈
: ...................

attractive

难怪你这么有出息,爹娘都不是一般人。
w
water77

老ID就是文笔好,赞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们家是贵州山区,侗族自治县,就是人们常说的“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
: 分银”。
: 地方是真穷,人也是真懒,什么都愿意干,就是不愿意干活。
: 我离开家乡之前,当地还没有医院。想想要是有的话,并且付费收血,那我们村的人都
: 会蜂拥而至,抽几管血,卖几个钱,不要太划算。
: 可是当时当地政府不给我们做这样划算买卖的机会。
: 但是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人民的智慧,不可小觑。
: 先说说我大伯,多年前分家以后,好吃懒做,坐吃山空,后来跑我家要分庭院里面的树
: ,再后来又要分跨院的茅厕,更过分的到后来居然要把家里的一口井也要分。我爹虽然
: 老实窝囊,也是气不过,说,一口井怎么分?我大伯就嘿嘿笑说,你一半我一半。无奈
: ...................

l
loneranger14

普通人, 要衣食足才知荣辱, 加以教化才能成为所谓的“文明人” 。 只是把有些人性的一面掩盖住了, 不是显性的表露出来而已。
m
majia0100

"我爹虽然老实窝囊"
实在没看出来哪里老实窝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