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一) (转载)

w
wh
楼主 (未名空间)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14:27 2021, 美东)

谈谈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事实上,美国从建国一开始,就是官商勾结的历史的开始。所谓独立战争,就是典型的吃瓜群众被富商当枪使的例子,跟反殖民地斗争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跟中国不同,资本介入政治一直是美国的政治的写照。

而在中国,商人再有钱,也是商人,你敢用资本左右政治,肯定死路一条。胡雪岩和盛宣怀如此,现在的杰克马也一样。别看中国历朝历代都经历过腐朽的阶段,但商人敢干政,都没好下场,远的比如吕不韦,够早了吧。

今天我举个美国的例子,就是哙炙人口的比利小子。比利小子在美国不长的历史上是个传奇人物,他短暂的21年的人生其实就是美国血淋淋的西部开发的历史,其实放在中国就是当年薄熙来在重庆黑打的美国低配版,是个冤案。

比利小子的个人信息,按照美国官方的说法,是不能确认。北美殖民史上,很多事情都是一团浆糊,只要是浆糊肯定就有猫腻。欧洲人搞这种把戏有传统的,比如圣经当历史,教堂里找到块破布就说是包裹耶稣的尸体的。

按照官方口径,比利可能生于1895年11月23日,出生地是纽约东区,祖籍爱尔兰,原名可能是亨利.麦卡迪。纽约东区一向是穷人区,早期有不少爱尔兰人聚居。生父跟母亲
生完比利和他弟弟之后,就消失了。官方语言是disappeared ,你可以自己去发挥想象力去解释这个消失。然后,在他6岁的时候,母亲和继父带着比利兄弟俩加入了西部开
发的浪潮,一路向西,先后在印第安那,坎萨斯和新墨西哥州的矿山讨生活。母亲在矿山靠给矿工缝洗衣服挣钱,继父则是矿工。比利15岁那年,母亲患肺癌去世。以前的穷人15岁得自己挣钱养活自己了,何况又是没妈的孩子,继父一脚把比利踢出了家门。比利只能去一家专门给人托养马匹的马房干活,按照官方的说法就是开始了犯罪的生涯。

全世界的官方都一样,要把人批倒批臭,先得把人洗黑。作为个15岁小孩儿,比利的犯罪史自然始于小偷小摸。16不到的时候,马房工友带上他去镇里的中国人洗衣店抢劫,抢了些衣服和两把手枪,比利负责望风。结果事情败露,比利被捕坐牢,开始他的犯罪的生涯。

比利是个天生很瘦小的孩子,到死也是如此。虽然被抓进了牢房,但他居然从烟囱里逃了出来,开始了逃亡。这次越狱,据说上了当地报纸头条。本地混不下去了,比利就跑到了亚里桑那,基本上就是在别人牧场里打零工。在牧场的日子里,比利学会了射击,并且在这方面显露出特有的天赋,打得很准。打着打着,就交了损友,这次是偷马,又被捕了。可是很神奇的是,比利再次越狱成功,原因是当地监狱看守扔下关在牢房的比利去跳舞了,比利就弄开了脚镣再次脱逃。

据说比利好赌,赌技不错。这次脱逃后,比利的心也够大的,居然跑去参加个赌局。当年的美国西部充斥着大量来历不明的亡命徒,以各种职业为生。这次赌桌上有个铁匠,估计牌技不行输不起,看着比利个子小年轻,就嘴里不干不净地刮三比利。虽说年轻,比利自打15岁自己出来谋生,到这会也18岁了,算是个江湖人了。在外头混,不能服软,被人刮三就得怼回去。几下不爽后,铁匠就动手了。铁匠的力气大,瘦小的比利自然不是对手,被对方摁在地上揍。眼看不好,比利掏枪把铁匠给崩了。

人手上有人命了,江湖上自然就有了名头。从此比利用上自己的江湖花名,William
Henry Bonney, 不再是亨利. 麦卡迪。在英语里,威廉的别称有威利,比尔,或者比利。从此,人称比利小子。时年1877,他刚好18岁。

同年,比利又被捕了,原因是骑着偷来的马,马主是牧场主约翰. 腾斯道。腾斯道去警局拿回自己的马的时候,倒不责怪比利,还表示自己需要用人,把比利带了回去。比利小子的人生在这里经历了一个重要转折,造就了他短暂一生的传奇。

(续)
w
wh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16:13 2021, 美东)

美国西部开发的时候,法制方面基本属于无法无天的状态。那时候各路牛鬼蛇神齐聚,淘金的,开矿的,贩卖毛皮的,开妓院开酒吧开赌场的,放牧的,种地的,抢劫的,杀人的,什么人都有。各郡县的治安,是靠法官任命一个警长,警长再任命副警长,其实就是普通警察,几条枪几匹马。大部分山高皇帝远的地方,全靠老百姓自己维持治安,便宜行事。所以,那时候谁家有钱有枪有人,谁就是老大。在一些地方,偷一匹马,会被人用私刑吊死。

从事畜牧业,靠的就是牧场好,谁占的地方大,水草好,谁家的牛羊马就养得好,就能挣钱。所以,为了争夺牧场资源,各牧场主也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用尽了各种手段,杀人放火都干,慢慢地很多地方就剩下几个大牧场。这些牧场主自然就成了当地的乡贤,谁也不鸟谁,谁都有人有枪有钱有政治资源,进出都是一帮人,全付武装,如同私人军队。

腾斯道,就是林肯县的乡贤之一。这种土豪平日里喜欢招罗各色有本事的人,比利这种有本事有名头的江湖人士自然入了他的法眼。比利跟着腾斯道,开始了牛仔兼保镖的生涯。其中的细节不得而知,但可以想象腾斯道大概对比利也不薄。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变故,比利小子很有可能就此成为牛仔比利终其一生。其实,美国现在的很多大牧场仍然是这样,比如著名演员Kevin Costner 最新主演的电视剧"Yellowstone (黄石)"
,就是这种西部历史的延续,连形式和传统一起继承下来。这也是为啥大农场主大牧场主必须要生几个儿子,人多力量大,就是拳头。

腾斯道在林肯县是有对头的,也是大牧场主,叫詹姆斯. 多兰。1878年2月18日,腾斯
道带着比利和其他四个牛仔赶着九匹马去县城卖。走到半道,被一伙人拦了下来,正是多兰和他的手下。

多兰说,他奉警长布雷迪的命令,收缴腾斯道的马匹。腾斯道独自一个上前去跟多兰交涉,想把事情弄清楚。没想到,多兰的人突然开枪,当场打死了腾斯道!要知道,多兰的四个手下全是在职警员。

事情的怪异就在这里。多兰本身也是牧场主,但居然可以打着警长的名义随意没收商业竞争对手的,还随意把人打死。不用说,警长就是他的人。

按理说,腾斯道死了,牧场群龙无首,他的人应该都鸟兽散了才对。但大概腾斯道平时对人不错,大家没散,还找到了当地的法官。更有趣的,是腾斯道有个来自加拿大的生意伙伴,是个律师,叫亚历山大. 麦克斯文。腾斯道死后,他把大家组织了起来吗。腾斯道的管工迪克被当地法官威尔逊任命为特别警官,放在今天就是辅警。美国和加拿大以前的辅警是正规警力的补充,一样的执法权,一样配枪。这么看来,法官威尔逊是腾斯道的人。由此看来,林肯县的执法机构已经被多兰家装进了口袋。迪克被任命为辅警后,受命抓捕多兰。这样,腾斯道的人马顺理成章地成为执法队伍,自命为regulators,中文也可以理解为执法者。比例小子自然也在其中。这下,腾家军也有了格杀勿论的官方执照了。

没几天,执法者们抓获了参与伏击谋杀腾斯道的两名警员,当场处决。另外又伏击了另外两个参与谋杀腾斯道的警员,造成一死一伤。

好了,大人物出场了。新墨西哥州州长大人阿克斯特尔被林肯县的武斗惊动了,下来视察。一上来,就把法官威尔逊撸掉了,完全不问是非曲直。这下,腾家的人马立刻没了合法性,变成了土匪武装,成为围剿对象。看看,多兰的能量有多大,简直就是赵家人。 这还不算啥呢。

(待续)

w
wh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三)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47:09 2021, 美东)

既然腾家的武装成了土匪,警长布雷迪立马行动,拿到了逮捕麦克斯文的通缉令。而多兰那儿也没闲着,悬赏1000美金要麦克斯文的人头。腾家军当然也不罢休,还是要为腾斯道报仇。于是,1878年4月1日,腾家军在林肯县城打了布雷迪的埋伏,击毙了布雷迪和他的一个手下。据说比利为了从布雷迪身上拿到那张通缉令,冒着弹雨冲向布雷迪的尸体,结果大腿中弹负伤。

三天后,曾经参与谋杀腾斯道的四个警员中的最后一个(其他三个已经被腾家军干掉了)罗伯兹跟踪了腾家军,发生遭遇战,罗伯兹和腾斯道的管工迪克各自在枪战中身亡。武斗升级成著名的林肯县五日战争。一边是多兰的人马加上林肯县警,一边是腾家军,打得不可开交,双方各有伤亡。

好了,大哥出场。美国陆军派出了步兵和骑兵,拖着加特林机枪和榴弹炮进入战场。虽说军队声称在武斗中保持中立,但胳膊明显向多兰拐。军队告诉腾家军,再敢开一枪,军队就开炮。

重压之下,腾家军终于崩溃。当时麦克斯文并没有和腾家军在一起,腾家军的指挥权落在比利身上。鉴于腾家军事实上已经被多兰的人马和军队重重包围,比利决定分路突围打出去。结果突围不太成功,比利带的人马突了出去,还有13名伙伴困在了里面。

顺便提一句,原来那个警长布雷迪被击毙后,州里指派约翰. 库伯兰担任新警长。可是,库伯兰坚持在武斗的两派中保持中立,立马被替换,换上了乔治. 陪平。陪平是多兰的人。从库伯兰的态度可以看出,多兰是多不得人心,显然是林肯县的一方恶霸。

当剩下的13个腾家军被困在藏身的房子里时,陪平放火烧了房子,迫使这13个人投降。但多兰没那么善,把他们都杀了。至此,多兰大获全胜,把腾斯道的牧场纳入命下。

那边厢,麦克斯文雇了个律师越级上访,要求政府赦免腾家军人马。谁知道,律师竟然也被林肯县的警察杀了。

写到这里,大家不免对赵家人多兰越来越好奇。这人什么来头,居然可以在林肯县一手遮天?连州长,警方和军队都能为他所用?

多兰也是爱尔兰移民,家世不可考,语嫣不详,不知道有啥猫腻。但有据可查的,是他曾经加入北方军参加南北战争,有军队资历。战后来到林肯县落户,一开始只是在县政府当个文职人员,上司是谁?劳伦斯. 墨菲。墨菲可是赫赫有名的主儿,在军政两界人脉极深。更牛逼的不止这些,他还是美国内战后共和党的大佬。美国内战时期,他通过向北军供应军粮包括牛肉,发了大财。

大概墨菲看上了多兰年轻干练,是个可造之材,提拔他成为自己的生意伙伴,我猜就是今天我们讲的白手套,让他出面在林肯县搞牧场。有墨菲的钱和人脉,多兰很快就成了林肯县最大的牧场主,垄断了当地的牛肉价格和牲畜交易,欺行霸市,被当地农场主和牧场主深恶痛绝。而且,为了达到目的,多兰经常雇人杀死潜在的对手,自己从不动手,县警的布莱迪也被他收买。

1876年,腾斯道和麦克斯文合伙开了牧场和畜产品贸易,成了多兰的商业竞争对手,为后来的武斗埋下伏笔。

搞清了多兰的背景,发生在林肯县武斗中的种种怪像也就不那么怪了。可见,民主的美国也好,专制的中国也好,干啥都讲究站队,背后得有人。不管美国的官方如何洗黑比利小子,一个19岁的青年身上充分展现了他的人品,对朋友忠诚,勇敢,聪明,不畏强暴。在整个林肯武斗中,比利始终是个事实上的领袖人物,深受当地百姓的爱戴,而绝不是官方口径中描绘的混混,这个会在后面再介绍。

(续)

w
wh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四)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47:50 2021, 美东)

看了林肯县武斗的一些细节,你是不是感觉似曾相识?对了,文革的武斗不就这样?武汉的武斗不就这样?军队介入武斗,没有军队支持的那派多半完蛋。但文革的武斗纯粹是政治路线斗争,美国的武斗,那就是资本的斗争。所谓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家化,那他妈的都是骗骗顺民的。这点,马克思倒是看得很透,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渗满了鲜血。

接着说比利的故事。

1878年9月30日,大概民意沸腾,舆情澎湃,当时的美国总统老罗斯福坐不住了,让鲁.沃雷斯替代了原来的新墨西哥州的州长,主持林肯县五日战争的善后。沃雷斯一上任
,就赦免了涉及武斗的两派人员,除了那些已经被刑事起诉的人员。比利因为确认背负两条人命,原警长布雷迪和警员罗伯兹,已经被起诉通缉,而不在赦免人员名单内。貌似各打50大板的处理,其实严重偏向多兰/墨菲一方。

1879年2月18日,也就是腾斯道被害一周年,一直处于逃亡中的比利带着四个手下来到
林肯县城,跟同样带着四个手下的多兰碰头。就在大街上,双方约定互不在法庭上指证对方,互不杀害对方人员,任何一方违约会被公开处决。但是,这只是私约,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比利随后给州长沃雷斯写信,告诉他自己不想再为了林肯县的事打打杀杀了,而且自从沃雷斯接任后自己就从没参与过任何杀伐。比利说,至于我的为人,林肯县的百姓可以作证,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我的朋友,并且给了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沃雷斯回信给比利,提出只要他肯上法庭指证林肯武斗中的犯罪行为,可以提供无条件赦免。

四月,比利如约来到林肯县城上厅指证多兰和他的同伙,法官就是那个威尔逊,当年被州长撸掉的那个。整个终审最后并没有能将多兰定罪,主要因为多兰杀人从不自己出面,都是请人干的,查无实据。至于是不是多兰背后的保护伞起了作用,这里就不知道了。

而在县城的这段时间,州长沃雷斯亲眼目睹了老百姓对比利的爱戴和拥护。但是,官方语言的描述,是popular,这个词也适用于其它具有传奇色彩的匪徒。似乎美国历史上
的匪徒都很受百姓欢迎。

虽然沃雷斯信誓旦旦要给比利赦免,这个赦免从未兑现。为了上厅指证多兰,比利向政府自首,失去了自由。他原本认为州长的诺言不会有问题,谁知道法庭竟然宣布州长的承诺无效。为何别人都能被赦免?比利拿出看家本领,再次越狱成功。现在回头看,政客始终是政客,说话如同放屁。沃雷斯只是成功地利用比利上厅指正多兰,反而是成功地帮助了多兰脱罪,而比利仍然还是个杀人犯,虽然他杀的是勾结官商势力谋杀合法商人的警察。杀赵家人哪那么容易就一笔购销的?

比利在随后的一年里,过着亡命生活,带着自己的手下到处游荡,还跟林肯县城里一家酒吧的酒保成了好朋友,这个人叫派特里克. 加雷特。期间,比利手上又多了几条人命,但根据官方的描述,这些人命其实都是出于自卫。

比如,在一间酒吧,有个当地的铁匠醉酒闹事。不知道为啥,铁匠似乎都是混蛋和鸭霸?大概打铁的力气都很大,拳头硬,自然而然就喜欢欺负人。比利自己是个名人,自然目标也大,对他不服气的人自然也多。想借着比利的尸体成名的,大概可以排队排到街角。

比利到底是混江湖的,趁着铁匠还醉着,故意夸他,你这把左轮真是好枪!顺手就抽出铁匠的枪玩了几下,抽掉一颗子弹,让那个弹仓空着成为待用弹仓。

果不其然,铁匠酒醒后,就想从比利背后打黑枪,结果一搂板机,枪没响。而比利回身就一枪击毙了铁匠。

整整一年多时间里,比利不断地给州长沃雷斯写信,要求他兑现诺言。但沃雷斯反手为雨,要么装傻要么赖账。到1880年年底,沃雷斯借口比利手上又多了几条人命,公开悬赏500美元抓捕或者格杀比利。

而这个时候,比利的好朋友加雷特,也就是那个酒保,被任命为林肯县的新警长,并要求他把比利抓获归案。不知道当时加雷特的感受是啥样的,但命令必须执行。加雷特带着手下开始对比利穷追不舍。

(待续)

w
wh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五)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48:40 2021, 美东)

直到今天,美国官方也承认,想比较美国历史上的其他著名土匪,比利小子从未抢过银行,从未劫过火车。充其量,比利和他的手下也就是偷些牲口卖。这部分,大概是官方实在没法洗黑的。

说回加雷特。作为比利的好朋友,我觉得加雷特是被人用枪顶着去抓比利的,当然没有证据来证实这个推断。而事实上,从一开始,加雷特的工作还是很卖力的。州长沃雷斯于2880年12月15日悬赏抓捕比利,加雷特就开始追踪比利。短短几天,比利和警方就遭遇上了。会不会因为是比利好朋友的关系,加雷特似乎很熟悉比利的活动方式和规律。

最后,比利和他的手下被加雷特困在一栋房子里,饥饿难耐之下,比利决定投降。12月23日,加雷特终于抓住了比利。

这一次,比利被关了四个月。1881年4月,比利被法官以杀死警长布雷迪的罪名判处绞
刑,行刑日定于5月13日,在林肯县执行。于是,比利被押送回林肯县,单独关押在一
栋房子的顶楼,由两名警员看守,詹姆斯. 贝尔和罗伯特.奥林格。

4月28日那天,比例像往常一样被贝尔押送上厕所。不知道是谁在厕所里藏了一把手枪
给比利。总之,是同情比利的人干的。那天,加雷特不在县城。

比利拿到了手枪,一枪打死了贝尔。然后,顺走了奥林格的霰弹枪,守在楼上的窗口等奥林格回来。奥林格就在马路对面的旅馆酒吧,听到枪声,知道不妙,赶紧往回跑。

刚跑到关押比利的那栋房子底下,比利就守在窗口,说了一句流传至今的名言,"
Hello Bob",然后一枪打死了奥林格。奥林格的名叫罗伯特,英语里别称叫Bob。这句
话被好多人亲耳听到,整个射杀过程被很多人目睹。这个场景,出现在几乎所有的关于比利小子的电影里。

比利再次踏上了逃亡之路,这次比以前更绝望,因为他当着公众的面杀死了两名警察。就像许多人一样,比利也有自己的弱点,那就是他的小情人,宝丽。作为比利的好朋友,加雷特知道只要跟着宝丽,就能抓住比利。但是,比利也滑得很,不是那么容易被抓住的。

快三个月过去了,加雷特突然听说宝丽可能怀孕了。宝丽眼下正和父亲住在森姆纳尔堡,如果她真的怀孕了,比利一定就在附近。

于是,1881年7月14日,加雷特找到了宝丽的父亲皮特的房子。过了半夜,加雷特带着
手下进入皮特家埋伏,而加雷特自己亲自进入皮特的房间控制住皮特,坐在皮特的床边。

过了一会,一个黑影出现了。很显然,这个人注意到房子里有异常,发现了前门露台上的警员。他拔出手枪,走进皮特的房间,用西班牙语问道,谁呀?

加雷特碰了碰皮特,意思是不是比利?皮特就着加雷特的耳朵说,是他。加雷特拔出手枪,冲着黑影连开两枪,黑影倒了下来,第一枪正中心脏。

加雷特检查了尸体,正式宣布他打死了比利小子。第二天,杵作到场,经过验尸后,官宣,比利小子死亡。

w
wh

首页上看到的,想起Butch Cassidy and the Sundance Kid之类的警匪片。结尾太悲催了,老江湖那么轻易上了圈套,感慨人总有不提防的时候。

n
nowwhat2012

好故事。

> 1878年9月30日,大概民意沸腾,舆情澎湃,当时的美国总统老罗斯福坐不住了,

一点小瑕疵: 1878年的总统不是老罗斯福; 老罗斯福1901年才当上总统。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四)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47:50 2021, 美东)
: 看了林肯县武斗的一些细节,你是不是感觉似曾相识?对了,文革的武斗不就这样?武
: 汉的武斗不就这样?军队介入武斗,没有军队支持的那派多半完蛋。但文革的武斗纯粹
: 是政治路线斗争,美国的武斗,那就是资本的斗争。所谓三权分立,司法独立,军队国
: 家化,那他妈的都是骗骗顺民的。这点,马克思倒是看得很透,资本的每个毛孔都渗满
: 了鲜血。
: 接着说比利的故事。
: 1878年9月30日,大概民意沸腾,舆情澎湃,当时的美国总统老罗斯福坐不住了,让
鲁.
: ...................

g
guvest

作者完全没有时间和历史的概念。不懂国史尤其是硬伤。
所以其把美国想的太完美太强大了。因此看到美国的黑暗故事就认为值得重点标示一下。
这个标示,是在作者自己幻想的强大,文明,....的美国的基础上的。
美国的抗疫已经执行一年了。还有人这么幻想美国。让人觉得百感交集。

事实上,自古以来,哪怕到了太平天国时期,美国知识分子批
评自身,兼且反过来仰慕华夏文明的人不在少数。这是后来美国之亲华政策的一个基本动因。
即便今日,就不说最高法院门脸上的孔子像了。去amzon看看林语堂书下面的书评,也
可知
一二。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b61f5b50102zcsd.html

这个故事还可以。不如改个标题。
更好的标题有以下几个选项:

灿烂的大英帝国维多利亚时期,美国司法之黑暗现实
杨乃武小白菜案同期,美国之司法也无公正

等等。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发信人: gutshot (shot and gutted), 信区: Military
: 标 题: 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比利小子的故事(一)
: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7 00:14:27 2021, 美东)
: 谈谈所谓的美国司法公正。事实上,美国从建国一开始,就是官商勾结的历史的开始。
: 所谓独立战争,就是典型的吃瓜群众被富商当枪使的例子,跟反殖民地斗争没有半毛钱
: 的关系。跟中国不同,资本介入政治一直是美国的政治的写照。
: 而在中国,商人再有钱,也是商人,你敢用资本左右政治,肯定死路一条。胡雪岩和盛
: 宣怀如此,现在的杰克马也一样。别看中国历朝历代都经历过腐朽的阶段,但商人敢干
: 政,都没好下场,远的比如吕不韦,够早了吧。
: 今天我举个美国的例子,就是哙炙人口的比利小子。比利小子在美国不长的历史上是个
: ...................

m
magicknight

我看着就觉得很怪
一个普通的美国西部开拓故事
作者怎么把它和美国司法联系上

原来是我和作者对米国的期待不一样

【 在 guvest (我爱你老婆Anna) 的大作中提到: 】
: 作者完全没有时间和历史的概念。不懂国史尤其是硬伤。
: 所以其把美国想的太完美太强大了。因此看到美国的黑暗故事就认为值得重点标示一下。
: 这个标示,是在作者自己幻想的强大,文明,....的美国的基础上的。
: 美国的抗疫已经执行一年了。还有人这么幻想美国。让人觉得百感交集。
: 事实上,自古以来,哪怕到了太平天国时期,美国知识分子批
: 评自身,兼且反过来仰慕华夏文明的人不在少数。这是后来美国之亲华政策的一个基本
: 动因。
: 即便今日,就不说最高法院门脸上的孔子像了。去amzon看看林语堂书下面的书评,也
: 可知
: 一二。
: ...................

g
guvest

作者预期的1870年美国,可能是从英国幻想来的。清末郭嵩焘说过英国类似三代之治。

当然,更大的可能是,作者脑子被洗了。所以认为自古以来任何国家都是一整块水泥。是没有空间和时间之变化,以及文明升降。

我敢说他不知道Oklahoma是191x年才加入联邦的。阿拉斯加和夏威夷是1959年。
【 在 magicknight (I am always love you baby.)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看着就觉得很怪
: 一个普通的美国西部开拓故事
: 作者怎么把它和美国司法联系上
: 原来是我和作者对米国的期待不一样
: 下。

Maverick

以前看历史频道讲最早的矿工闹罢工,要求正常工时工资的斗争。资本家就是花钱雇了平克顿,非打即杀。

几个领导罢工的代表是在快到法院的路上被打死的。

当然我的take可能不太一样,不少合法的行为,当年都是从非法来的。欧美的这些惯例也好,规则也好,看看就得了,真当成万世不易的真理,恐怕是要生病。
g
guvest

你说的情况我觉得是对的。
在华夏古代就发生过了。

但是说到欧美。得把欧洲和美国分开看。
时间段分开。不然说不清。

美国是后进国家。
其发展与始于满清末年的
东土中兴,有同步之处。
内战之后,历次世界大战之后,也是东土大发展的时期。

【 在 Maverick (好吃不过饺子) 的大作中提到: 】
: 以前看历史频道讲最早的矿工闹罢工,要求正常工时工资的斗争。资本家就是花钱雇了
: 平克顿,非打即杀。
: 几个领导罢工的代表是在快到法院的路上被打死的。
: 当然我的take可能不太一样,不少合法的行为,当年都是从非法来的。欧美的这些惯例
: 也好,规则也好,看看就得了,真当成万世不易的真理,恐怕是要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