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梁实秋的文章,你们喜不喜欢?

w
wh
楼主 (未名空间)
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还有别人

梁实秋

在电影院里,我们大概都常遇到一种不愉快的经验。在你聚精会神的静坐着看电影的时候,会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动得很匀,不至于把你从座位里掀出去,动得很促,不至于把你颠摇入睡,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大概是轻微地震罢?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在你刚收起心来继续看电影的时候,颤动又来了。如果下决心寻找震源,不久就可以发现,毛病大概是出在附近的一位先生的大腿上。他的足尖踏在前排椅撑上,绷足了劲,利用腿筋的弹性,很优游的在那里发抖。如果这拘挛性的动作是由于羊癫疯一类的病症的暴发,我们要原谅他,但是不像,他嘴里并不吐白沫。看样子也不像是神经衰弱,他的动作是能收能发的,时作对歇,指挥如意。若说他是有意使前后左右两排座客不得安生,却也不然。全是陌生人无仇无恨,我们站在被害人的立场上看,这种变态行为只有一种解释,那便是他的意志过于集中,忘记旁边还有别人,换言之,便是“旁若无人”的态度。

“旁若无人”的精神表现在日常行为上者不只一端。例如欠伸,原是常事,“气乏则欠,体倦则伸。”但是在稠人广众之中,张开血盆巨口,作吃人状,把口里的獠牙显露出来,再加上伸胳臂伸腿如演太极,那样子就不免吓人。有人打哈欠还带音乐的,其声呜呜然,如吹号角,如鸣警报,如猿啼,如鹤唳,音容并茂,礼记,“侍坐于君子,君子欠伸,撰杖履,视日蚤莫,侍坐者请出矣。”是欠伸合于古礼,但亦以“君子”为限,平民岂可援引,对人伸胳臂张嘴,纵不吓人,至少令人觉得你是在逐客,或是表示你自己不能管制你自己的肢体。

邻居有叟,平常不大回家,每次归来必令我闻知。清晨有三声喷嚏,不只是清脆,而且宏亮,中气充沛,根据那声音之响我揣测必有异物入鼻,或是有人插入纸捻,那声音撞击在脸盆之上有金石声!随后是大排场的漱口,真是排山倒海,犹如骨鲠在喉,又似苍蝇下咽。再随后是三餐的饱膈,一串串的咯声,像是下水道不甚畅通的样子。可惜隔着墙没能看见他剔牙,否则那一份刮垢磨光的钻探工程,场面也不会太小。

这一切“旁若无人”的表演究竟是偶然突发事件,经常令人困恼的乃是高声谈话。在喊救命的时候,声音当然不嫌其大,除非是脖子被人踩在脚底下,但是普通的谈话似乎可以令人听见为度,而无需一定要力竭声嘶的去振聋发聩。生理学告诉我们,发音的器官是很复杂的,说话一分钟要有九百个动作,有一百块筋肉在弛张,但是大多数人似乎还嫌不足,恨不得嘴上再长一个扩大器。有个外国人疑心我们国人的耳鼓生得异样,那层膜许是特别厚,非扯着脖子喊不能听见,所以说话总是像打架。这批评有多少真理,我不知道。不过我们国人会嚷的本领,是谁也不能否认的。电影场里电灯初灭的时候,总有几声“嗳哟,小三儿,你在哪儿啦?”在戏院里,演员像是演哑剧,大锣大鼓之声依稀可闻,主要的声音是观众鼎沸,令人感觉好像是置身蛙塘。在旅馆里,好像前后左右都是庙会,不到夜深休想安眠,安眠之后难免没有响皮底的大皮靴毫无惭愧的在你门前踱来踱去。天未大亮,又有各种市声前来侵扰。一个人大声说话,是本能;小声说话,是文明。以动物而论,狮吼,狼嗥,虎啸,驴鸣,犬吠,即是小如促织蚯蚓,声音都不算小,都不会像人似的有时候也会低声说话。大概文明程度愈高,说话愈不以声大见长。群居的习惯愈久,愈不容易存留“旁若无人”的幻觉。我们以农立国,乡间地旷人稀,畎亩阡陌之间,低声说一句“早安”是不济事的,必得扯长了脖子喊一声“你吃过饭啦?”可怪的是,在人烟稠密的所在,人的喉咙还是不能缩小。更可异的是,纸驴嗓,破锣嗓,喇叭嗓,公鸡嗓,并不被一般的认为是缺陷,而且麻衣相法还公然的说,声音洪亮者主贵!

叔本华有一段寓言:

一群豪猪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挤在一起取暖;但是他们的刺毛开始互相击刺,于是不得不分散开。可是寒冷又把他们驱在一起,于是同样的事故又发生了。最后,经过几番的聚散。他们发现最好是彼此保持相当的距离。同样的,群居的需要使得人形的豪猪聚在一起,只是他们本性中的带刺的令人不快的刺毛使得彼此厌恶。他们最后发现的使彼此可以相安的那个距离,便是那一套礼貌;凡违犯礼貌者便要受严词警告——用英语来说——请保持相当距离。用这方法,彼此取暖的需要只是相当的满足了;可是彼此可以不至互刺。自己有些暖气的人情愿走得远远的,既不刺人,又可不受人刺。

逃避不是办法。我们只是希望人形的豪猪时常的提醒自己:这世界上除了自己还有别人,人形的豪猪既不止我一个,最好是把自己的大大小小的刺毛收敛一下,不必像孔雀开屏似的把自己的刺毛都尽量的伸张。
w
wh
2 楼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还有别人
: 梁实秋
: 在电影院里,我们大概都常遇到一种不愉快的经验。在你聚精会神的静坐着看电影的时
: 候,会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动得很匀,不至于把你从座位里掀出去,动
: 得很促,不至于把你颠摇入睡,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大概是轻微地
: 震罢?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在你刚收起心来继续看电影的时候,颤动又来
: 了。如果下决心寻找震源,不久就可以发现,毛病大概是出在附近的一位先生的大腿上
: 。他的足尖踏在前排椅撑上,绷足了劲,利用腿筋的弹性,很优游的在那里发抖。如果
: 这拘挛性的动作是由于羊癫疯一类的病症的暴发,我们要原谅他,但是不像,他嘴里并
: 不吐白沫。看样子也不像是神经衰弱,他的动作是能收能发的,时作对歇,指挥如意。
: ...................
skl
3 楼
最后那个寓言不错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c
coalpilerd
4 楼
我看了以后的感想是——原来这些事情一直都有啊!

这位老先生不喜欢的事情和我很相似,我也讨厌别人抵着我的椅子抖腿、惊天动地地打喷嚏、以及旁若无人地高声喧哗。
i
ilvch
5 楼
就是标准的客厅文学,文字精致,不痛不痒
问号你不喜欢我比較意外
以为文艺女青年都该喜欢的 :)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aixiaoxiaoyu
6 楼
支持秋哥,鲁迅的都太直白了=:迅哥的作品是无码,梁实秋的算3级。
我一直觉得周作人和鲁迅闹翻传言说是鲁迅对羽太信子有不轨之图非常可信,你看鲁迅作品多阴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skl
7 楼
有道理,撸主很色,又快又好。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 支持秋哥,鲁迅的都太直白了=:迅哥的作品是无码,梁实秋的算3级。
: 我一直觉得周作人和鲁迅闹翻传言说是鲁迅对羽太信子有不轨之图非常可信,你看鲁迅
: 作品多阴
Debby2
8 楼
不喜欢。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给亦舒或十八岁小女孩去写才比较好接受。
qingshi601
9 楼
看过梁的这篇。不记得有最后两段叔本华寓言了。

梁和鲁迅确实完全两个路数,就像文思豆腐和油炸臭干子,都是文人,不能比。还是喜欢梁一些,比鲁迅要更大家。散文写的确实好。一篇“槐园梦忆”写得百看不厌。但是后来想到他丧妻不久就另娶前选美冠军,心理总不是滋味。男人真的都是荷尔蒙支配的动物啊。能翻莎翁全集的老男人也不例外。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aixiaoxiaoyu
10 楼
这个才是生活的常态把。我前两天偶然碰到一个lab里面退休的technician,应该60出头了,台湾省的,不晓得是基隆还是什么地方的了,脸都是皱纹不多,很有点不好意思地跟我介绍她旁边随行的跟我差不多的华男说是她的friend,让我吃了一惊差点忍不住脱
口而出我草,不过跟我差不多的华男面无表情的样子,长得还算体面。我和她又聊了两句,华男不耐烦地到旁边看去了(说的是英文,什么over there),我就衷心地表达了
为她高兴的想法,她非常高兴,脸蛋红扑扑的,竟然有点少女般的羞涩。

其实后来我一直琢磨,60多了,该绝了吧?如果没绝,应该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 看过梁的这篇。不记得有最后两段叔本华寓言了。
: 梁和鲁迅确实完全两个路数,就像文思豆腐和油炸臭干子,都是文人,不能比。还是喜
: 欢梁一些,比鲁迅要更大家。散文写的确实好。一篇“槐园梦忆”写得百看不厌。但是
: 后来想到他丧妻不久就另娶前选美冠军,心理总不是滋味。男人真的都是荷尔蒙支配的
: 动物啊。能翻莎翁全集的老男人也不例外。
mane
11 楼
看了一下楼里,居然是喜欢梁实秋的更多?简直不可置信哈哈
这种文字就是琐碎而无用,通篇只有我而已,哪有他人,哪有世界
甚至就只单论文字,鲁迅要精致起来,超过他。
闲情逸致,怀旧,哪种都写得很好。
而小资们文字里处处透着的无聊和矫情是没有救的
w
wh
12 楼
事都可以指摘,不过这副洋洋千言尖酸计较小家子气的样子远比这些事更让我反感。打个哈欠也要长篇讥讽,好像他自己从来不张大嘴巴打哈欠似的。大声说话未必文明,但大有可能是旺盛生命力的表征;轻声细语的雅舍斯文也大有可能是生命力萎缩的表征。刻薄当幽默,狭隘当文明,好一副文人嘴脸。

【 在 coalpilerd (coal pile) 的大作中提到: 】
我看了以后的感想是——原来这些事情一直都有啊!
这位老先生不喜欢的事情和我很相似,我也讨厌别人抵着我的椅子抖腿、惊天动地地打
喷嚏、以及旁若无人地高声喧哗。
w
wh
13 楼
那你看走眼了,我和小资文艺很不共戴天的,哈哈。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就是标准的客厅文学,文字精致,不痛不痒
问号你不喜欢我比較意外
以为文艺女青年都该喜欢的 :)
w
wh
14 楼
直白的怎么会阴,显然是你家秋哥阴。
羽太信子的人品你也信。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支持秋哥,鲁迅的都太直白了=:迅哥的作品是无码,梁实秋的算3级。
我一直觉得周作人和鲁迅闹翻传言说是鲁迅对羽太信子有不轨之图非常可信,你看鲁迅
作品多阴
w
wh
15 楼
谁写我都不接受 :P

【 在 Debby2 (Debby2) 的大作中提到: 】
不喜欢。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给亦舒或十八岁小女孩去写才比较好接受。
w
wh
16 楼
上网搜了搜,其他网站上的这篇倒也有叔本华寓言,不过说原文标题为《旁若无人》。现在这个标题确实很微信体,哈哈。

文思豆腐我还没吃过呢,怪不得无福消受。臭豆腐确实是我最爱,清蒸更臭更佳。莎氏译本我也觉得生蚝远胜石鳅,虽然我自己一个字都翻不出来,呵呵。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看过梁的这篇。不记得有最后两段叔本华寓言了。
梁和鲁迅确实完全两个路数,就像文思豆腐和油炸臭干子,都是文人,不能比。还是喜
欢梁一些,比鲁迅要更大家。散文写的确实好。一篇“槐园梦忆”写得百看不厌。但是
后来想到他丧妻不久就另娶前选美冠军,心理总不是滋味。男人真的都是荷尔蒙支配的
动物啊。能翻莎翁全集的老男人也不例外。
w
wh
17 楼
不是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吸土六十吸骨吗……

【 在 aixiaoxiaoyu (我爱小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个才是生活的常态把。我前两天偶然碰到一个lab里面退休的technician,应该60出头
了,台湾省的,不晓得是基隆还是什么地方的了,脸都是皱纹不多,很有点不好意思地
跟我介绍她旁边随行的跟我差不多的华男说是她的friend,让我吃了一惊差点忍不住脱
口而出我草,不过跟我差不多的华男面无表情的样子,长得还算体面。我和她又聊了两
句,华男不耐烦地到旁边看去了(说的是英文,什么over there),我就衷心地表达了
为她高兴的想法,她非常高兴,脸蛋红扑扑的,竟然有点少女般的羞涩。
其实后来我一直琢磨,60多了,该绝了吧?如果没绝,应该就是爱情的力量吧
w
wh
18 楼
同感自我主义。本来想引钱理群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过看看这篇好像算不上典型的利己主义,就作罢了。
是很堆砌和卖弄。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看了一下楼里,居然是喜欢梁实秋的更多?简直不可置信哈哈
这种文字就是琐碎而无用,通篇只有我而已,哪有他人,哪有世界
甚至就只单论文字,鲁迅要精致起来,超过他。
闲情逸致,怀旧,哪种都写得很好。
而小资们文字里处处透着的无聊和矫情是没有救的
mane
19 楼
他有另一篇类似的文章,讲世上要得一个恰恰好的同伴是如何的难
我大一暑假没回家,住在宿舍里半夜不敢睡觉,就拿了一本他的散文集抄写,
抄了一遍那个同伴难得,放弃那本书了,作者自我感觉太好,天下人都是猪狗愚钝之辈【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同感自我主义。本来想引钱理群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过看看这篇好像算不上典型的
利己主义,就作罢了。
是很堆砌和卖弄。
F
Fishfishy
20 楼
梁某人, 俺爹53岁时的最爱.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还有别人
梁实秋
在电影院里,我们大概都常遇到一种不愉快的经验。在你聚精会神的静坐着看电影的时
候,会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动得很匀,不至于把你从座位里掀出去,动
得很促,不至于把你颠摇入睡,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大概是轻微地
震罢?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在你刚收起心来继续看电影的时候,颤动又来
了。如果下决心寻找震源,不久就可以发现,毛病大概是出在附近的一位先生的大腿上
。他的足尖踏在前排椅撑上,绷足了劲,利用腿筋的弹性,很优游的在那里发抖。如果
这拘挛性的动作是由于羊癫疯一类的病症的暴发,我们要原谅他,但是不像,他嘴里并
不吐白沫。看样子也不像是神经衰弱,他的动作是能收能发的,时作对歇,指挥如意。
...................
w
wh
21 楼
小资文人的标志特征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恋。这是我的定义,哈哈。
我抄过徐小斌的《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调查》。现在看她的小说还是很着迷。大二还是大三寒假我在学校过的,一个人独霸一楼好爽,哈哈。我同学借给我一只电热杯,我这才发现任何饭菜只要滚热的就特好吃!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他有另一篇类似的文章,讲世上要得一个恰恰好的同伴是如何的难
我大一暑假没回家,住在宿舍里半夜不敢睡觉,就拿了一本他的散文集抄写,
抄了一遍那个同伴难得,放弃那本书了,作者自我感觉太好,天下人都是猪狗愚钝之辈
mane
22 楼
何红药和何铁手什么关系来着
刚才在看wikipedia
84版的碧血剑,黄日华演袁承志,苗侨伟演夏雪宜啊
何红药跟夏雪宜同辈,何铁手是下一辈是不是?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小资文人的标志特征就是自我感觉良好的自恋。这是我的定义,哈哈。
我抄过徐小斌的《对一个精神病患者的调查》。现在看她的小说还是很着迷。大二还是
大三寒假我在学校过的,一个人独霸一楼好爽,哈哈。我同学借给我一只电热杯,我这
才发现任何饭菜只要滚热的就特好吃!
a
avith
23 楼
不喜欢,以前记得是喜欢过,
人真的会变
c
coalpilerd
24 楼
姑姑和侄女的关系。

何铁手她老爸就是上一任的五毒教教主,因为何红药帮夏雪宜盗取五毒教秘宝,把何红药丢进蛇窟受万蛇咬啮来着。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何红药和何铁手什么关系来着
刚才在看wikipedia
84版的碧血剑,黄日华演袁承志,苗侨伟演夏雪宜啊
何红药跟夏雪宜同辈,何铁手是下一辈是不是?
c
coalpilerd
25 楼
人家说了,打呵欠是常事,但在公众场合稍微收敛一下比较文明。这也没说错啊,如果我跟人家好好的说法,对方大大地打一个呵欠,长长伸一个懒腰,是会让我感觉有点不安的。

要说生命力之旺盛,体现方式更为多样,你可以从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孩子身上感受到,可以从春天的花木繁盛体会到,可以从冬天穿着背心短裤跑长跑的老头老太太身上看到,那些都是令人激赏的场面。高声喧哗相形之下还真算不上什么生命力旺盛的表征,看到一个人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地胡说八道,我绝不会感觉愉悦,第一反应大约是这人喝多了。

这位有点啰嗦,但是他的话说来说去真的是常识——什么事情会比较惹厌的常识,如此而已。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事都可以指摘,不过这副洋洋千言尖酸计较小家子气的样子远比这些事更让我反感。打
个哈欠也要长篇讥讽,好像他自己从来不张大嘴巴打哈欠似的。大声说话未必文明,但
大有可能是旺盛生命力的表征;轻声细语的雅舍斯文也大有可能是生命力萎缩的表征。
刻薄当幽默,狭隘当文明,好一副文人嘴脸。
mane
26 楼
哦~~对,想起来了。所以何红药满身是疤痕
【 在 coalpilerd (coal pile) 的大作中提到: 】
姑姑和侄女的关系。
何铁手她老爸就是上一任的五毒教教主,因为何红药帮夏雪宜盗取五毒教秘宝,把何红
药丢进蛇窟受万蛇咬啮来着。
w
wh
27 楼
对,何红药是何铁手的爸爸的妹妹是吧?喜欢夏雪宜,帮他盗取五毒教的金蛇剑,然后被何铁手的爸爸教主惩罚毁容。很有medea和ariadne的影子。怎么想起她俩?我也很喜欢她们。
我咋没看过碧血剑电视,放过啊?黄日华苗侨伟怎么老演一忠一奸(坏)的角色,哈哈。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何红药和何铁手什么关系来着
刚才在看wikipedia
84版的碧血剑,黄日华演袁承志,苗侨伟演夏雪宜啊
何红药跟夏雪宜同辈,何铁手是下一辈是不是?
w
wh
28 楼
你对这些事反感,所以会添加“跟人家好好的说法”、“胡说八道”这些原文没有的假设条件来支持他的观点。同样也可以假设打哈欠的人不是在跟谁交谈,大声说的话也
未必是胡说八道。打哈欠不掩嘴、说话不轻声或许是未受文明熏陶的表现,不过在我而言远比深受文明熏陶的尖酸刻薄、奴颜媚骨好得多——打哈欠还引一段古文,说明一下“欠伸合于古礼,但亦以“君子”为限,平民岂可援引”。想来习近平这样的君子张开血盆巨口打哈欠他是绝不会介意的。

【 在 coalpilerd (coal pile) 的大作中提到: 】
人家说了,打呵欠是常事,但在公众场合稍微收敛一下比较文明。这也没说错啊,如果
我跟人家好好的说法,对方大大地打一个呵欠,长长伸一个懒腰,是会让我感觉有点不
安的。
要说生命力之旺盛,体现方式更为多样,你可以从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孩子身上感受到,
可以从春天的花木繁盛体会到,可以从冬天穿着背心短裤跑长跑的老头老太太身上看到
,那些都是令人激赏的场面。高声喧哗相形之下还真算不上什么生命力旺盛的表征,看
到一个人控制不住自己大声地胡说八道,我绝不会感觉愉悦,第一反应大约是这人喝多
了。
这位有点啰嗦,但是他的话说来说去真的是常识——什么事情会比较惹厌的常识,如此
而已。
a
auo
29 楼
梁实秋是生活上用的,鲁迅是革命的时候用的。意义不同。
c
changjiang
30 楼
梁这类人,就一个词形容,腐儒。动乱年代,花时间写这些杂碎,品味比在买买提灌水都不如。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还有别人
梁实秋
在电影院里,我们大概都常遇到一种不愉快的经验。在你聚精会神的静坐着看电影的时
候,会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动得很匀,不至于把你从座位里掀出去,动
得很促,不至于把你颠摇入睡,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大概是轻微地
震罢?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在你刚收起心来继续看电影的时候,颤动又来
了。如果下决心寻找震源,不久就可以发现,毛病大概是出在附近的一位先生的大腿上
。他的足尖踏在前排椅撑上,绷足了劲,利用腿筋的弹性,很优游的在那里发抖。如果
这拘挛性的动作是由于羊癫疯一类的病症的暴发,我们要原谅他,但是不像,他嘴里并
不吐白沫。看样子也不像是神经衰弱,他的动作是能收能发的,时作对歇,指挥如意。
...................
mane
31 楼
这话说得好痛快
【 在 changjiang (待富者) 的大作中提到: 】
梁这类人,就一个词形容,腐儒。动乱年代,花时间写这些杂碎,品味比在买买提灌水
都不如。
c
coalpilerd
32 楼
你是因为不反感这些事,所以看到有人反感,就过度反弹了吧?梁实秋有些琐碎,我倒是觉得他有他的趣味;无论如何他没到奴颜媚骨的份上。他奴谁媚谁了?“君子为限”那段的用意明明是这样的:按照古人的规矩,作为陪侍“君子”的,瞧见人家打呵欠伸懒腰看天色(也就相当于现在的看表),就得明白人家不耐烦应酬了,赶紧自己识趣滚蛋;所以读者您自己想想平时当着人面做出这些动作合适不合适,是不是想把自己摆在高人一等的“君子”的地位赶人走。这多好的科普啊,我之前都不知道礼记是这么教人察言观色和举止得宜呢。

人家要是知道你居然解读成习近平就有权当人面打呵欠伸懒腰,估计会气得从地底下爬出来。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你对这些事反感,所以会添加“跟人家好好的说法”、“胡说八道”这些原文没有的假
设条件来支持他的观点。同样也可以假设打哈欠的人不是在跟谁交谈,大声说的话也: 未必是胡说八道。打哈欠不掩嘴、说话不轻声或许是未受文明熏陶的表现,不过在我而
言远比深受文明熏陶的尖酸刻薄、奴颜媚骨好得多——打哈欠还引一段古文,说明一下
“欠伸合于古礼,但亦以“君子”为限,平民岂可援引”。想来习近平这样的君子张开
血盆巨口打哈欠他是绝不会介意的。
Bremen
33 楼
auo is back!!!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梁实秋是生活上用的,鲁迅是革命的时候用的。意义不同。
qingshi601
34 楼
各有所爱吧。有人喜欢鲁迅这样横眉瞪目的左派旗手,有人喜欢梁这样学冠中西的资产阶级代言人、资本家的乏走狗,都可以理解。没有必要那末刻薄。

【 在 changjiang (待富者) 的大作中提到: 】
梁这类人,就一个词形容,腐儒。动乱年代,花时间写这些杂碎,品味比在买买提灌水
都不如。
OldogZhao
35 楼
没看到梁哪里学冠中西了?得诺贝尔文学奖了?

是他的文字 刻薄,JJWW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各有所爱吧。有人喜欢鲁迅这样横眉瞪目的左派旗手,有人喜欢梁这样学冠中西的资产
阶级代言人、资本家的乏走狗,都可以理解。没有必要那末刻薄。
baal
36 楼
同感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i
ilvch
37 楼
资产阶级代言人?
你太小看资产阶级了
资产阶级的米字旗飘扬四海
不是靠沙龙里整天清谈的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各有所爱吧。有人喜欢鲁迅这样横眉瞪目的左派旗手,有人喜欢梁这样学冠中西的资产
阶级代言人、资本家的乏走狗,都可以理解。没有必要那末刻薄。
mane
38 楼
我觉得还是你的措辞比较刻薄。。。
战乱时候,准确地说是国家有存亡危机的时候,文人/知识分子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些是个人选择,但是这样的个人选择确实是反映了一个人的境界。鲁迅可以称得知识分子(不论左右)。梁只能算是狭义的文人(不发表政见或者任何有关国计民生的意见)。不说高低,但是文字的涵盖范畴就是不一样。

另外,为什么大家要对鲁迅的文字有偏见?他不是只会写杂文骂人、靠横眉瞪目被各党在各时期据为己用的旗手。就像他弃医从文,写杂文多过散文是因为他心里有比风花雪月更重要的东西,而且他要那个声音被大众听到。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各有所爱吧。有人喜欢鲁迅这样横眉瞪目的左派旗手,有人喜欢梁这样学冠中西的资产
阶级代言人、资本家的乏走狗,都可以理解。没有必要那末刻薄。
mane
39 楼
他连清谈也算不上,既无时政也无哲学,不谈主义和思想,只讲吃饭睡觉。。。是个独善其身的人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资产阶级代言人?
你太小看资产阶级了
资产阶级的米字旗飘扬四海
不是靠沙龙里整天清谈的
qingshi601
40 楼
资产阶级还是资本主义代言人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毛泽东对梁打的标签;乏走狗是谁说的你想必知道。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资产阶级代言人?
你太小看资产阶级了
资产阶级的米字旗飘扬四海
不是靠沙龙里整天清谈的
F
Fishfishy
41 楼
您怎么能这样评价梁实秋?当年我爸竞选失败,那几本散文集陪他度过了那段失意的时光。后来一无所求,却东山再起,我们家的生活条件也变好了。

现在 人民的名义 里的干部,如果多读点他的作品,老百姓的生活也会更好。他们自己也会更健康。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他连清谈也算不上,既无时政也无哲学,不谈主义和思想,只讲吃饭睡觉。。。是个独
善其身的人
qingshi601
42 楼
我本来是不想刻薄的,看到你这样没念过书的,正好也有点空,不免要刻薄几句,也算破例:“梁只能算是狭义的文人(不发表政见或者任何有关国计民生的意见)”? 你读过梁几篇文章就敢盖棺定论?我已经说了,喜欢鲁迅喜欢梁都在情理之中,这俩完全不是一个路数,不可比的。你偏要分个高下。梁在抗战中的“作为”,你要查了资料后再来评,从哪里得到他不作为的结论的?我随便举两个:梁曾经作为政议院参事,跋涉千里,上前线劳军;在重庆层主持编篡小学课本,这都是为国为民的事。推一步说,非得要文艺政治化才是“广义”艺术家? 照这么说,画出莫娜利莎那位也只是狭义的,画
一个孕妇,也不会反映一下国计民生。

梁是和左翼文人吵得太凶,共产党不待见。不过要说吵架的吃相,梁比左派那帮也要好太多,还不失斯文。那帮左翼的,包括你的偶像鲁迅,吃相太难看。你还别不信,回家多念点书就明白了。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觉得还是你的措辞比较刻薄。。。
战乱时候,准确地说是国家有存亡危机的时候,文人/知识分子 有所为,有所不为,这
些是个人选择,但是这样的个人选择确实是反映了一个人的境界。鲁迅可以称得知识分
子(不论左右)。梁只能算是狭义的文人(不发表政见或者任何有关国计民生的意见)
。不说高低,但是文字的涵盖范畴就是不一样。
另外,为什么大家要对鲁迅的文字有偏见?他不是只会写杂文骂人、靠横眉瞪目被各党
在各时期据为己用的旗手。就像他弃医从文,写杂文多过散文是因为他心里有比风花雪
月更重要的东西,而且他要那个声音被大众听到。
i
ilvch
43 楼
你爸是啥干部,还要竞选?学生会干部?

【 在 Fishfishy (大鱼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您怎么能这样评价梁实秋?当年我爸竞选失败,那几本散文集陪他度过了那段失意的时
光。
后来一无所求,却东山再起,我们家的生活条件也变好了。
现在 人民的名义 里的干部,如果多读点他的作品,老百姓的生活也会更好。他们自
己也会更健康。
F
Fishfishy
44 楼
党委书记。那时候书记说得算,就是个面子,报负,和理想。那时候腐败还不厉害。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你爸是啥干部,还要竞选?学生会干部?
i
ilvch
45 楼
你搞笑吧,土共书记还竞选?还要不要党的领导了

【 在 Fishfishy (大鱼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党委书记。那时候书记说得算,就是个面子,报负,和理想。那时候腐败还不厉害。
F
Fishfishy
46 楼
不知道具体情况,就是领导决定让我爸下台了。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搞笑吧,土共书记还竞选?还要不要党的领导了
mane
47 楼
我说的作为是说文字以及承载的思想/目的,你扯远了。

我在楼上好像说的是“不论高下”,你的“偏要分个高下”是哪里来。

我在楼上已经把他俩放到不同范畴,针对这两种人的文学目的而言。所以跟你的论点很一致很一致啊,你的火力有点偏。还是说“文人”在你这儿是个贬义词?

我确实不读他的书呵呵。我没有偶像。其他不再讨论,你的讨论/抨击对象比较适合利
用鲁迅的共产党,而不是我。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本来是不想刻薄的,看到你这样没念过书的,正好也有点空,不免要刻薄几句,也算
破例:“梁只能算是狭义的文人(不发表政见或者任何有关国计民生的意见)”? 你读
过梁几篇文章就敢盖棺定论?我已经说了,喜欢鲁迅喜欢梁都在情理之中,这俩完全不
是一个路数,不可比的。你偏要分个高下。梁在抗战中的“作为”,你要查了资料后再
来评,从哪里得到他不作为的结论的?我随便举两个:梁曾经作为政议院参事,跋涉千
里,上前线劳军;在重庆层主持编篡小学课本,这都是为国为民的事。推一步说,非得
要文艺政治化才是“广义”艺术家? 照这么说,画出莫娜利莎那位也只是狭义的,画
一个孕妇,也不会反映一下国计民生。
梁是和左翼文人吵得太凶,共产党不待见。不过要说吵架的吃相,梁比左派那帮也要好
太多,还不失斯文。那帮左翼的,包括你的偶像鲁迅,吃相太难看。你还别不信,回家
...................
F
Fishfishy
48 楼
级别很小,参照村委会。

【 在 Fishfishy (大鱼小鱼) 的大作中提到: 】
不知道具体情况,就是领导决定让我爸下台了。
mane
49 楼
咦,漏讲一句,不要把艺术和文学混为一谈。文学有其特殊性,特别是在中国的文人传统里。这么说起来,其实绘画在中国文人传统里也是特殊的呵呵
没错,达芬奇表现在那幅画上就是一个狭义的画家。
(提醒一下,是狭义,不是狭隘。请不要误读)
另外,收回前言,达芬奇可以算我偶像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说的作为是说文字以及承载的思想/目的,你扯远了。
我在楼上好像说的是“不论高下”,你的“偏要分个高下”是哪里来。
我在楼上已经把他俩放到不同范畴,针对这两种人的文学目的而言。所以跟你的论点很
一致很一致啊,你的火力有点偏。还是说“文人”在你这儿是个贬义词?
我确实不读他的书呵呵。我没有偶像。其他不再讨论,你的讨论/抨击对象比较适合利
用鲁迅的共产党,而不是我。
qingshi601
50 楼
呵呵, 如果我对你有误解请谅解啊。

我也就是看你有点思想才回个贴,觉得你漏看了一些事实。 有空找点梁的文章看看, 对他的观点会有改变。 当然也可能还是不喜欢。 楼主这里贴的这篇在梁的文章里不能算好。 前面什么说梁还不如买卖提灌水的, 什么梁不得诺贝尔文学奖就不是学贯中
西的, 我对那样的是不回的。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说的作为是说文字以及承载的思想/目的,你扯远了。
我在楼上好像说的是“不论高下”,你的“偏要分个高下”是哪里来。
我在楼上已经把他俩放到不同范畴,针对这两种人的文学目的而言。所以跟你的论点很
一致很一致啊,你的火力有点偏。还是说“文人”在你这儿是个贬义词?
我确实不读他的书呵呵。我没有偶像。其他不再讨论,你的讨论/抨击对象比较适合利
用鲁迅的共产党,而不是我。
qingshi601
51 楼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呵呵, 如果我对你有误解请谅解啊。
我也就是看你有点思想才回个贴,觉得你漏看了一些事实。 有空找点梁的文章看看

对他的观点会有改变。 当然也可能还是不喜欢。 楼主这里贴的这篇在梁的文章里不能
算好。 前面什么说梁还不如买卖提灌水的, 什么梁不得诺贝尔文学奖就不是学贯中
西的, 我对那样的是不理的。
a
auo
52 楼
阿坑哥,来就是去,去就是来,来来去去 就也 back 了。。

【 在 Bremen (獨孤求坑) 的大作中提到: 】
auo is back!!!
a
auo
53 楼
梁实秋是的偶像,叔本华也是的偶像,鲁迅是语文课本散布给大家的种下身上的极力嚎叫一解心中怨闷的偶像。

心中有泪气的会喜欢鲁迅,心中宁静致远的喜欢梁实秋。

善哉善哉。。
Bremen
54 楼
近平來 近平去
同灌 平靜 平靜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阿坑哥,来就是去,去就是来,来来去去 就也 back 了。。
Sande710
55 楼
哈哈,不可对问号妄下断论滴~

不过wh,小资就算了,文艺你无愧好吗 ;)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那你看走眼了,我和小资文艺很不共戴天的,哈哈。
a
auo
56 楼
平哥走了,普哥怒了

阿三哥麻烦了,四面楚歌。

【 在 Bremen (獨孤求坑) 的大作中提到: 】
近平來 近平去
同灌 平靜 平靜
mane
57 楼
我大学时候看过他两本散文集,后来在这边图书馆曾经大致翻阅了一下某莎剧。总体而言确实没有很喜欢,或者说有些文字是喜欢的,但是从另一些文字的背后读到的作者本人就不那么让我喜欢了。

年纪大了重读也许观感会不同(但我深表怀疑),现阶段是不会再看了。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呵呵, 如果我对你有误解请谅解啊。
我也就是看你有点思想才回个贴,觉得你漏看了一些事实。 有空找点梁的文章看看

对他的观点会有改变。 当然也可能还是不喜欢。 楼主这里贴的这篇在梁的文章里不能
算好。 前面什么说梁还不如买卖提灌水的, 什么梁不得诺贝尔文学奖就不是学贯中
西的, 我对那样的是不回的。
Sande710
58 楼
俺喜欢鲁迅。他的手术刀好极了,奈何国人神经麻木,血性稀薄,他一直都是孤独的。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看了一下楼里,居然是喜欢梁实秋的更多?简直不可置信哈哈
这种文字就是琐碎而无用,通篇只有我而已,哪有他人,哪有世界
甚至就只单论文字,鲁迅要精致起来,超过他。
闲情逸致,怀旧,哪种都写得很好。
而小资们文字里处处透着的无聊和矫情是没有救的
mane
59 楼
也不好一概而论。我觉得跟 每个人的三观 关系更大。
我不喜欢梁实秋最初的原因是,他再婚后散文超级肉麻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梁实秋是的偶像,叔本华也是的偶像,鲁迅是语文课本散布给大家的种下身上的极力嚎
叫一解心中怨闷的偶像。
心中有泪气的会喜欢鲁迅,心中宁静致远的喜欢梁实秋。
善哉善哉。。
mane
60 楼
你也起好早
【 在 Bremen (獨孤求坑) 的大作中提到: 】
近平來 近平去
同灌 平靜 平靜
i
ilvch
61 楼
心中宁静致远的, 周氏兄弟的小品比梁的高出太多了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梁实秋是的偶像,叔本华也是的偶像,鲁迅是语文课本散布给大家的种下身上的极力嚎
叫一解心中怨闷的偶像。
心中有泪气的会喜欢鲁迅,心中宁静致远的喜欢梁实秋。
善哉善哉。。
I
Iliad
62 楼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们聊到鲁梁之战,你说梁实秋人品不好,事情骂不过就人身攻击。我那时没怎么看过近代人的东西,半信半疑。后来看到了一些,果然如此。梁写散文极尽精致,一说到人,竟小气令俺吃惊的地步,实在可怕。这一篇也如此,自我感觉太好了,不知是站在哪块云彩上往下看。

翻译莎士比亚,我也更喜欢朱生豪而非梁实秋的,梁译过份追求精致美丽,像蛋糕,吃多了会吐。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看了一下楼里,居然是喜欢梁实秋的更多?简直不可置信哈哈
这种文字就是琐碎而无用,通篇只有我而已,哪有他人,哪有世界
甚至就只单论文字,鲁迅要精致起来,超过他。
闲情逸致,怀旧,哪种都写得很好。
而小资们文字里处处透着的无聊和矫情是没有救的
I
Iliad
63 楼
我一直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声说话和文明、和素质有关?那不就是个习惯问题?可能也是生理问题。你说图书馆里大声说话,勉强和素质扯得上关系,我在街上、公交上大声说话,也是素质问题?

Disclaimer:我说话声音小。哈哈哈。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事都可以指摘,不过这副洋洋千言尖酸计较小家子气的样子远比这些事更让我反感。打
个哈欠也要长篇讥讽,好像他自己从来不张大嘴巴打哈欠似的。大声说话未必文明,但
大有可能是旺盛生命力的表征;轻声细语的雅舍斯文也大有可能是生命力萎缩的表征。
刻薄当幽默,狭隘当文明,好一副文人嘴脸。
w
wh
64 楼
对呀,“平民”不要自以为高人一等的“君子”打哈欠,而高人一等的君子是可以打哈欠的,高人一等的君子打哈欠是合乎古礼的。这是“欠伸合于古礼,但亦以“君子”为限,平民岂可援引”的字面意思吧?我本来还没看到这一段,看不懂礼记的古文就跳过去了。昨天回帖的时候再读原文才看到,这个“平民”让我勃然大怒,哈哈,觉得这句奴颜媚骨,奴的是平民,媚的是权贵。鲁迅拿资产阶级小姐的香汗和劳动人民的臭汗讽刺他,这虽然不是他的原话,但他确实主张人和文学皆分三六九等,高雅人读高雅永久的文学,大众平民读市井通俗文学。他显然是以高雅贵族自居的,君子、平民之分对他来说是自然而然、理所当然的。

原文列的这些事,谁碰到会不反感或至少不快?但这些不就是无意无心之过吗?直接提醒对方一声,抖脚的大声说话的都会连忙道歉收敛吧。把这些拎出来大做损文,远比无心之过更让我抓狂 :P

【 在 coalpilerd (coal pile) 的大作中提到: 】
你是因为不反感这些事,所以看到有人反感,就过度反弹了吧?梁实秋有些琐碎,我倒
是觉得他有他的趣味;无论如何他没到奴颜媚骨的份上。他奴谁媚谁了?“君子为限”
那段的用意明明是这样的:按照古人的规矩,作为陪侍“君子”的,瞧见人家打呵欠伸
懒腰看天色(也就相当于现在的看表),就得明白人家不耐烦应酬了,赶紧自己识趣滚
蛋;所以读者您自己想想平时当着人面做出这些动作合适不合适,是不是想把自己摆在
高人一等的“君子”的地位赶人走。这多好的科普啊,我之前都不知道礼记是这么教人
察言观色和举止得宜呢。
人家要是知道你居然解读成习近平就有权当人面打呵欠伸懒腰,估计会气得从地底下爬
出来。
w
wh
65 楼
照你这么说,专业文艺人士都当不了资产阶级代言人了,必须是赤膊上阵榨取劳动人民血汗的资本家……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资产阶级代言人?
你太小看资产阶级了
资产阶级的米字旗飘扬四海
不是靠沙龙里整天清谈的
i
ilvch
66 楼
问号你抬杠
我不生气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照你这么说,专业文艺人士都当不了资产阶级代言人了,必须是赤膊上阵榨取劳动人民
血汗的资本家……
w
wh
67 楼
“乏”是穷的意思吗?这个字总让我觉得怪怪的不知其意,找了原文也不完全确定:
“但倘说梁先生意在要得“恩惠”或“金镑”,是冤枉的,决没有这回事,不过想借此助一臂之力,以济其“文艺批评”之穷罢了。所以从“文艺批评”方面看来,就还得在“走狗”之上,加上一个形容字:“乏”。”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资产阶级还是资本主义代言人这话,不是我说的。是毛泽东对梁打的标签;乏走狗是谁
说的你想必知道。
w
wh
68 楼
梁实秋做的这些确实是好事。
鲁迅的PA我也反感,严重影响其后的文坛甚至政治口径(后者主要是通过被他影响的毛泽东实现的)。余杰等新时代文革小将都自称鲁迅的接班人。不过鲁迅对文人的PA里有强烈的自责自厌、为自己这一代旧式文人掘墓的悲狂况味。扛起闸门放生青年而自己被压死的巨人、抉心自食的死尸、闷死在铁屋里的呐喊者、钉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稣等很多激烈的自喻都是自戕;他也说心里长有毒气和鬼气,极其憎恶却无法除去。他的PA更多是针对包括他本人的旧文人阶级的GA,虽然常常落实到具体人事上成为PA。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本来是不想刻薄的,看到你这样没念过书的,正好也有点空,不免要刻薄几句,也算
破例:“梁只能算是狭义的文人(不发表政见或者任何有关国计民生的意见)”? 你读
过梁几篇文章就敢盖棺定论?我已经说了,喜欢鲁迅喜欢梁都在情理之中,这俩完全不
是一个路数,不可比的。你偏要分个高下。梁在抗战中的“作为”,你要查了资料后再
来评,从哪里得到他不作为的结论的?我随便举两个:梁曾经作为政议院参事,跋涉千
里,上前线劳军;在重庆层主持编篡小学课本,这都是为国为民的事。推一步说,非得
要文艺政治化才是“广义”艺术家? 照这么说,画出莫娜利莎那位也只是狭义的,画
一个孕妇,也不会反映一下国计民生。
梁是和左翼文人吵得太凶,共产党不待见。不过要说吵架的吃相,梁比左派那帮也要好
太多,还不失斯文。那帮左翼的,包括你的偶像鲁迅,吃相太难看。你还别不信,回家
...................
w
wh
69 楼
我也不大读梁实秋的文章,读过的也忘了。周作人的也是,兴趣寥寥,读过就忘。刚发现梁实秋还是杭州人,准确地说是余杭人。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说的作为是说文字以及承载的思想/目的,你扯远了。
我在楼上好像说的是“不论高下”,你的“偏要分个高下”是哪里来。
我在楼上已经把他俩放到不同范畴,针对这两种人的文学目的而言。所以跟你的论点很
一致很一致啊,你的火力有点偏。还是说“文人”在你这儿是个贬义词?
我确实不读他的书呵呵。我没有偶像。其他不再讨论,你的讨论/抨击对象比较适合利
用鲁迅的共产党,而不是我。
w
wh
70 楼
什么特殊性?文以载道性?
我倒没偶像,再喜欢的作家或歌手也会保持欣赏距离,疯狂不起来 :(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咦,漏讲一句,不要把艺术和文学混为一谈。文学有其特殊性,特别是在中国的文人传
统里。这么说起来,其实绘画在中国文人传统里也是特殊的呵呵
没错,达芬奇表现在那幅画上就是一个狭义的画家。
(提醒一下,是狭义,不是狭隘。请不要误读)
另外,收回前言,达芬奇可以算我偶像
mane
71 楼
嗯,他祖父改的籍贯,原本是河北人
我对梁实秋的几篇散文印象超级深的,想忘都忘不掉!
周作人的乍一看好看,细读就有点不顺畅,我是说我自己,念着念着就涩滞,念不下去了。我对他大概停留在叶公好龙的状态。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不大读梁实秋的文章,读过的也忘了。周作人的也是,兴趣寥寥,读过就忘。刚发
现梁实秋还是杭州人,准确地说是余杭人。
mane
72 楼
对啊,中国人不是很喜欢这个

好像也疯狂不起来(不知道怎么是疯狂的表现)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什么特殊性?文以载道性?
我倒没偶像,再喜欢的作家或歌手也会保持欣赏距离,疯狂不起来 :(
w
wh
73 楼
我是微信里看到的,底下一片叫好。时不时还看到木心的诗文,底下也是一片叫好,看得我心头一股恶气,咳咳。

【 在 qingshi601 (青石村) 的大作中提到: 】
呵呵, 如果我对你有误解请谅解啊。
我也就是看你有点思想才回个贴,觉得你漏看了一些事实。 有空找点梁的文章看看

对他的观点会有改变。 当然也可能还是不喜欢。 楼主这里贴的这篇在梁的文章里不能
算好。 前面什么说梁还不如买卖提灌水的, 什么梁不得诺贝尔文学奖就不是学贯中
西的, 我对那样的是不回的。
w
wh
74 楼
梁实秋叔本华是谁的偶像?
鲁迅的杂文可以算嚎叫吧;小说没一篇是嚎叫的,非常悲哀耐看。小说奠定他的文学地位,杂文呈现他的人格……
引一句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梁实秋是的偶像,叔本华也是的偶像,鲁迅是语文课本散布给大家的种下身上的极力嚎
叫一解心中怨闷的偶像。
心中有泪气的会喜欢鲁迅,心中宁静致远的喜欢梁实秋。
善哉善哉。。
mane
75 楼
你不说,我都完全没印象了。原来我对他意见那么大,哈哈
是,朱生豪的风格更贴近我理解中的原作,气势华丽行云流水但不会追求字句精致
【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记得很久以前我们聊到鲁梁之战,你说梁实秋人品不好,事情骂不过就人身攻击。我
那时没怎么看过近代人的东西,半信半疑。后来看到了一些,果然如此。梁写散文极尽
精致,一说到人,竟小气令俺吃惊的地步,实在可怕。这一篇也如此,自我感觉太好了
,不知是站在哪块云彩上往下看。
翻译莎士比亚,我也更喜欢朱生豪而非梁实秋的,梁译过份追求精致美丽,像蛋糕,吃
多了会吐。
w
wh
76 楼
有愧有愧,我也就是喜欢我喜欢的那类文艺……

【 在 Sande710 (SD主妇) 的大作中提到: 】
哈哈,不可对问号妄下断论滴~
不过wh,小资就算了,文艺你无愧好吗 ;)
w
wh
77 楼
我证明,你说话很斯文,比我小声多了,哈哈。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习惯、生理、史地、文化因素有关而未必和文明程度有关。中国人说话普遍比美国人大声,是不是也跟中国文化重集体、西方文化重个人有关?

【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一直就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声说话和文明、和素质有关?那不就是个习惯问题?可能
也是生理问题。你说图书馆里大声说话,勉强和素质扯得上关系,我在街上、公交上大
声说话,也是素质问题?
Disclaimer:我说话声音小。哈哈哈。
w
wh
78 楼
我本来是想问你心目中的资产阶级代言人是谁的。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问号你抬杠
我不生气
w
wh
79 楼
哦,干嘛改籍贯?
是婚后肉麻散文吧……
周梁的细致描写我是不register,我看不了白描的东西,喜欢思想性的东西。你应该行,你爱看画,爱细节。我记得你喜欢的一些郁达夫的写景散文,我也看不进,看完即忘。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嗯,他祖父改的籍贯,原本是河北人
我对梁实秋的几篇散文印象超级深的,想忘都忘不掉!
周作人的乍一看好看,细读就有点不顺畅,我是说我自己,念着念着就涩滞,念不下去
了。我对他大概停留在叶公好龙的状态。
w
wh
80 楼
嗯。也挺受这个拖累的。
疯狂就是说很多肉麻的话而不自觉肉麻,哈哈。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对啊,中国人不是很喜欢这个
好像也疯狂不起来(不知道怎么是疯狂的表现)
w
wh
81 楼
我不记得梁的译文了,朱给我的感觉也是更接近原文气势,汪洋恣肆,一泻千里——哈哈这好像不一定是好词。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你不说,我都完全没印象了。原来我对他意见那么大,哈哈
是,朱生豪的风格更贴近我理解中的原作,气势华丽行云流水但不会追求字句精致
mane
82 楼
我本来想说排山倒海来着,但是听着好像没有什么美感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不记得梁的译文了,朱给我的感觉也是更接近原文气势,汪洋恣肆,一泻千里——哈
哈这好像不一定是好词。
mane
83 楼
是的

你是说脑残粉,哈哈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嗯。也挺受这个拖累的。
疯狂就是说很多肉麻的话而不自觉肉麻,哈哈。
mane
84 楼
写景的散文我也是看完即忘,只记得一个氛围而已
周作人的文章我要出声读的话,就会觉得拗口别扭
包括肉麻文,包括自恋文
忘了具体原因,总之是为了当时做某件事情更便利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哦,干嘛改籍贯?
是婚后肉麻散文吧……
周梁的细致描写我是不register,我看不了白描的东西,喜欢思想性的东西。你应该行
,你爱看画,爱细节。我记得你喜欢的一些郁达夫的写景散文,我也看不进,看完即忘。
bobolan88
85 楼
白话文用词造句很精致,然而无病呻吟,没有啥实质内容。写了洋洋洒洒一篇,其实先秦名家顶多几十个字就精确表达了。文化垃圾。为啥先秦诸子被牢记,梁实秋现在已经快没人理了,就是这个道理。
bobolan88
86 楼
有那么夸张吗?梁实秋是地动仪转世,如此敏感?

会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动得很匀,不至于把你从座位里掀出去,动得很促,不至于把你颠摇入睡,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大概是轻微地震罢?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
a
auo
87 楼
是我的偶像,还有,韩红也是我的偶像。

鲁迅伟大因为毛主席欣赏,大家因为喜欢毛主席所以欣赏鲁迅。

爱得深沉不是用泪水表达,那是自私的爱。爱的深沉应该是心花怒放。泪水是激动的时候流出的才是深情。

艾青写错了。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梁实秋叔本华是谁的偶像?
鲁迅的杂文可以算嚎叫吧;小说没一篇是嚎叫的,非常悲哀耐看。小说奠定他的文学地
位,杂文呈现他的人格……
引一句艾青的诗: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w
wh
88 楼
哈哈。我是受以前的外教影响,他教到摩西砸烂群众自制的神偶,说摩西反对偶像崇拜,反对把任何人拔高到神的位置。我深以为然。后来灌水时在上海版看到一对男女id互相偶像来偶像去,深感肉麻,越发排斥偶像这个词。粉丝这个词最早出来时我也不习惯,后来习以为常了,时不时自称黄耀明粉丝 :P 不过偶像这个词还是不用。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是的
你是说脑残粉,哈哈
w
wh
89 楼
是,很多散文都只记得个氛围,其他统统忘光。
周作人有没有点寡淡?突然想起来这个词。感觉他比梁更平淡,大概是追求苦趣吧。
嗯,为了便利可以理解。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写景的散文我也是看完即忘,只记得一个氛围而已
周作人的文章我要出声读的话,就会觉得拗口别扭
包括肉麻文,包括自恋文
忘了具体原因,总之是为了当时做某件事情更便利
w
wh
90 楼
第二句是你的一贯执见,从来无视无数人的纠正,哈哈。话说你运气真好啊,一上来就碰到你最喜欢死磕的话题。
爱不是激动?心花怒放也可以,只是悲剧常常比喜剧更感人持久,流泪的文学效果可能比心花怒放强一点。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是我的偶像,还有,韩红也是我的偶像。
鲁迅伟大因为毛主席欣赏,大家因为喜欢毛主席所以欣赏鲁迅。
爱得深沉不是用泪水表达,那是自私的爱。爱的深沉应该是心花怒放。泪水是激动的时
候流出的才是深情。
艾青写错了。
a
auo
91 楼
悲剧常常比喜剧更感人持久?? 那是你看书,看别人的悲剧来感动自己,要是自己遇到
的,恨不得马上抛开悲剧奔向心花怒放。。信不信?

无数人是错,所以。。。不是我无视,是他们没认识到自己是错的。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第二句是你的一贯执见,从来无视无数人的纠正,哈哈。话说你运气真好啊,一上来就
碰到你最喜欢死磕的话题。
爱不是激动?心花怒放也可以,只是悲剧常常比喜剧更感人持久,流泪的文学效果可能
比心花怒放强一点。
w
wh
92 楼
说的就是文学、看书啊,不是在说现实中的趋利避害。即使说现实,趋利避害和悲伤的感情更持久这两个说法也不矛盾啊,一个是希望活得开心,一个是伤心的事可能印象更深。
你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所有人,非要以偏概全地说所有喜欢鲁迅的人都是因为喜欢毛泽东。鲁迅是被政治化过很长时间。从90年代开始纠偏,越来越反政治或去政治化。
现在很少有人会因为喜欢毛而喜欢鲁迅,倒是有不少因为贬毛而贬鲁迅的。

【 在 auo (平近) 的大作中提到: 】
悲剧常常比喜剧更感人持久?? 那是你看书,看别人的悲剧来感动自己,要是自己遇到
的,恨不得马上抛开悲剧奔向心花怒放。。信不信?
无数人是错,所以。。。不是我无视,是他们没认识到自己是错的。
i
ilvch
93 楼
鲁迅其实是被大陆语文教坏了
大家对鲁迅的反感是不是九成是来自这篇乏走狗
除了这篇,其它进教材的都算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经典
这篇乏走狗鲁迅直接PA,以他的身份确实是输了
不过那边梁的样子也不好看,不过没有进教材拉仇恨而已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说的就是文学、看书啊,不是在说现实中的趋利避害。即使说现实,趋利避害和悲伤的
感情更持久这两个说法也不矛盾啊,一个是希望活得开心,一个是伤心的事可能印象更
深。
你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所有人,非要以偏概全地说所有喜欢鲁迅的人都是因为喜欢毛
泽东。鲁迅是被政治化过很长时间。从90年代开始纠偏,越来越反政治或去政治化。: 现在很少有人会因为喜欢毛而喜欢鲁迅,倒是有不少因为贬毛而贬鲁迅的。
I
Iliad
94 楼
散文我也是不大读的,大体觉得无趣。我记得你还喜欢沈从文,我看了一些他的文章,也是因为你来着。呵呵。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写景的散文我也是看完即忘,只记得一个氛围而已
周作人的文章我要出声读的话,就会觉得拗口别扭
包括肉麻文,包括自恋文
忘了具体原因,总之是为了当时做某件事情更便利
忘。
I
Iliad
95 楼
我也认为是教坏了,但不是选文的原因吧,现在想想,每篇都很好,尤其是小说,写得见骨。但是中学语文的教法实在教条,我记得那时候一到鲁迅的文章就得记一大堆笔记,都得背下来,死板至极,连鲁迅的错别字都不许改,这对于绝大多数的十几岁孩子来说,不产生逆反心理才怪啊。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么教。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鲁迅其实是被大陆语文教坏了
大家对鲁迅的反感是不是九成是来自这篇乏走狗
除了这篇,其它进教材的都算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经典
这篇乏走狗鲁迅直接PA,以他的身份确实是输了
不过那边梁的样子也不好看,不过没有进教材拉仇恨而已
x
xuansu
96 楼
读了这篇文章的感觉就如同看一个三四十年代大城市里那种抹头油穿白西装的小买办斥责别人没有文明教养的感觉。梁实秋和那种小人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写出来的东西就是那么一股浓浓的头油味道。
w
wh
97 楼
还有落水狗。还有其他很多口水战。梁文属于打擦边球,不开骂但影射讽刺诽谤。的确都不好看。
故事新编里也有不少影射讽刺,不过还挺好玩,主要是故事写得很有意思。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鲁迅其实是被大陆语文教坏了
大家对鲁迅的反感是不是九成是来自这篇乏走狗
除了这篇,其它进教材的都算是中国现代文学的经典
这篇乏走狗鲁迅直接PA,以他的身份确实是输了
不过那边梁的样子也不好看,不过没有进教材拉仇恨而已
w
wh
98 楼
而且可能读得太早了。有点人生经历后再读鲁迅的文章比较好。

【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认为是教坏了,但不是选文的原因吧,现在想想,每篇都很好,尤其是小说,写得
见骨。但是中学语文的教法实在教条,我记得那时候一到鲁迅的文章就得记一大堆笔记
,都得背下来,死板至极,连鲁迅的错别字都不许改,这对于绝大多数的十几岁孩子来
说,不产生逆反心理才怪啊。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么教。
i
ilvch
99 楼
故事新编很好看啊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还有落水狗。还有其他很多口水战。梁文属于打擦边球,不开骂但影射讽刺诽谤。的确
都不好看。
故事新编里也有不少影射讽刺,不过还挺好玩,主要是故事写得很有意思。
I
Iliad
100 楼
现在这样的人岂不是更多,道貌岸然的说人家没素质不文明,什么说话大声啦,坐扶梯错边,打哈欠不掩口,没有投票民主.......

【 在 xuansu(xsu) 的大作中提到: 】
读了这篇文章的感觉就如同看一个三四十年代大城市里那种抹头油穿白西装的小买办斥
责别人没有文明教养的感觉。梁实秋和那种小人的心态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写出来的东
西就是那么一股浓浓的头油味道。
mane
101 楼
嗯我以前爱读散文,觉得没有心理负担,而且通常是心情愉悦的
文字上来说,沈从文的和艾芜的都很喜欢,既优美又朴实的田园风格
鲁迅的散文和小说也很喜欢,文字凝练三观正
哎沈和艾的作品说起来也不全算是散文,不少是短篇小说集,还有一些旅途纪行之类的【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散文我也是不大读的,大体觉得无趣。我记得你还喜欢沈从文,我看了一些他的文章,
也是因为你来着。呵呵。
mane
102 楼
周作人很寡淡,完全没有油水。。。
梁的东西跟他的比起来跟平淡沾不上边了,很世俗很追求俗世享受很不克己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是,很多散文都只记得个氛围,其他统统忘光。
周作人有没有点寡淡?突然想起来这个词。感觉他比梁更平淡,大概是追求苦趣吧。: 嗯,为了便利可以理解。
mane
103 楼
偶像这个词的严肃部分同感。
所以认真说起来,偶像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远达不到那个精神和行动高度。大概只有现在的流行明星的粉丝们可以符合标准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哈哈。我是受以前的外教影响,他教到摩西砸烂群众自制的神偶,说摩西反对偶像崇拜
,反对把任何人拔高到神的位置。我深以为然。后来灌水时在上海版看到一对男女id互
相偶像来偶像去,深感肉麻,越发排斥偶像这个词。粉丝这个词最早出来时我也不习惯
,后来习以为常了,时不时自称黄耀明粉丝 :P 不过偶像这个词还是不用。
mane
104 楼
我觉得是一半教坏了,一半被官方宣传定位坏了。效果倒是共同的,就是逆反
【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我也认为是教坏了,但不是选文的原因吧,现在想想,每篇都很好,尤其是小说,写得
见骨。但是中学语文的教法实在教条,我记得那时候一到鲁迅的文章就得记一大堆笔记
,都得背下来,死板至极,连鲁迅的错别字都不许改,这对于绝大多数的十几岁孩子来
说,不产生逆反心理才怪啊。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这么教。
w
wh
105 楼
是好看,不过有不少影射讽刺,搞得我一直好奇顾颉刚是不是红鼻子,禹是不是一条虫……

【 在 ilvch (断肠人在天涯) 的大作中提到: 】
故事新编很好看啊
w
wh
106 楼
哈哈,你把香港民主派一网打尽啦。

【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现在这样的人岂不是更多,道貌岸然的说人家没素质不文明,什么说话大声啦,坐扶梯
错边,打哈欠不掩口,没有投票民主.......
w
wh
107 楼
沈从文我也爱看,有点像thomas wolfe的look homeward, angel, norman maclean的a river runs through it,都是写景抒思乡或忧伤的情。白描我看完就忘(或者跳过不
看),但那个氛围或感情很喜欢。记得看金安平的《合肥四姐妹》,写四姐妹的篇幅还没沈从文的多,而沈从文篇里大量引用他在湘西一路坐船时给张兆和写的信,大概就是收在湘行散记里的游记,寥寥几行就很打动我,很spiritual的感觉。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嗯我以前爱读散文,觉得没有心理负担,而且通常是心情愉悦的
文字上来说,沈从文的和艾芜的都很喜欢,既优美又朴实的田园风格
鲁迅的散文和小说也很喜欢,文字凝练三观正
哎沈和艾的作品说起来也不全算是散文,不少是短篇小说集,还有一些旅途纪行之类的
【 在 Iliad (飞鸿) 的大作中提到: 】
散文我也是不大读的,大体觉得无趣。我记得你还喜欢沈从文,我看了一些他的文章,
也是因为你来着。呵呵。
w
wh
108 楼
哈哈。周写吃的多吗?记得梁写过不少吃的。周只记得才子引过他的一篇写清明某种做青团的当地野草的散文。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周作人很寡淡,完全没有油水。。。
梁的东西跟他的比起来跟平淡沾不上边了,很世俗很追求俗世享受很不克己
w
wh
109 楼
是,粉丝、偶像这些词就是这么流行起来的吧,粉丝应该还是个新生词。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偶像这个词的严肃部分同感。
所以认真说起来,偶像真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有的,远达不到那个精神和行动高度。大概
只有现在的流行明星的粉丝们可以符合标准
Busywithbaby
110 楼
哈哈!有意思,粱先生受不了的是大老爷们抖脚,
如果是一个美女抖得话,可能会觉得香风阵阵,一味可爱。
我所见过抖脚最为印象深刻的:
一次是邻座的女同学,临考前抓住最后几分钟冲刺,那个脚腕抖动的频率,让人担心脚后跟都要断了。
另外一次,是朋友的太太,在家里磕着瓜子,抖得摇曳生姿;
我坐在桌子一头,看着那瓜子壳和茶杯在桌面低频颤动。
其实,我每次看到别人抖脚,心里比it要紧张;
总觉得背后会突然响起某位家长怒吼:“女孩子,坐着该有个什么样子!”
过后发现只是自己的虚惊,不由得羡慕她们的自在。

关于声闹的部分,让我想想。。。
就是觉得中文学校的春节晚会,比公校里的晚会,人气高出一大截。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这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还有别人
梁实秋
在电影院里,我们大概都常遇到一种不愉快的经验。在你聚精会神的静坐着看电影的时
候,会忽然觉得身下坐着的椅子颤动起来,动得很匀,不至于把你从座位里掀出去,动
得很促,不至于把你颠摇入睡,颤动之快慢急徐,恰好令你觉得他讨厌。大概是轻微地
震罢?左右探察震源,忽然又不颤动了。在你刚收起心来继续看电影的时候,颤动又来
了。如果下决心寻找震源,不久就可以发现,毛病大概是出在附近的一位先生的大腿上
。他的足尖踏在前排椅撑上,绷足了劲,利用腿筋的弹性,很优游的在那里发抖。如果
这拘挛性的动作是由于羊癫疯一类的病症的暴发,我们要原谅他,但是不像,他嘴里并
不吐白沫。看样子也不像是神经衰弱,他的动作是能收能发的,时作对歇,指挥如意。
...................
S
Shiashia
111 楼
别说一个老男人,就是小姑娘写这些,我都觉得不能接受
familyguy
112 楼
不能同意更多。

他还有一篇描写某个太太有秘方炖很好吃的排骨,招待客人吃可以,但做法就是不说。

觉得他居然能把自己降格到一个家庭妇女的位子上讨论心胸啥的,的确是小气。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我读了三段后不想再读了,精致而小气。
怪不得鲁迅骂他,这俩真是背道而驰。
familyguy
113 楼
恩,沈从文很赞。

记得他描写的那个19岁的小妇人夭夭:

“五分钟后,我与这个穿绿衣的邮船水手,一同坐到一个人家正屋里火堆旁,默默的在烤火了。面前一个大油松树根株,正伴同一饼油渣,熊熊的燃着快乐的火焰。间或有人用脚或树枝拨了那么一下,便有好看的火星四散惊起。主人是一个中年妇人,另外还有两个老妇人,不断向水手提出种种问题,且把关于下河的油价,木价,米价,盐价,一件一件来询问他,他却很散漫的回答,只低下头望着火堆。从那个颈项同肩膊,我认得这个人性格同灵魂,竟完全同早上那个牛保一样。我明白他沉默的理由,一定是船上管事的不给他钱,到岸上来赊烟不到手。他那闷闷不乐的神气,可以说是很妩媚。我心想请他一次客,又不便说出口。到后机会却来了。门开处进来了一个年事极轻的妇人,头上裹着大格子花布首巾,身穿葱绿色土布袄子,系一条蓝色围裙,胸前还绣了一朵小小白花。那年轻妇人把两只手插在围裙里,轻脚轻手进了屋,就站在中年妇人身后。说真话,这个女人真使我有点儿惊讶。我似乎在什么地方另一时节见着这样一个人,眼目鼻子皆仿佛十分熟习。若不是当真在某一处见过,那就必定是在梦里了。公道一点说来,这妇人是个美丽得很的生物!

最先我以为这小妇人是无意中撞来玩玩,听听从下河来的客人谈谈下面事情,安慰安慰自己寂寞的。可是一瞬间,我却明白她是为另一件事而来的了。屋主人要她坐下,她却不肯坐下,只把一双放光的眼睛尽瞅着我,待到我抬起头去望她时,那眼睛却又赶快逃避了。她在一个水手面前一定没有这种羞怯,为这点羞怯我心中有点儿惆怅,引起了点儿怜悯。这怜悯一半给了这个小妇人,却留下一半给我自己。”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沈从文我也爱看,有点像thomas wolfe的look homeward, angel, norman maclean的a
river runs through it,都是写景抒思乡或忧伤的情。白描我看完就忘(或者跳过不
看),但那个氛围或感情很喜欢。记得看金安平的《合肥四姐妹》,写四姐妹的篇幅还
没沈从文的多,而沈从文篇里大量引用他在湘西一路坐船时给张兆和写的信,大概就是
收在湘行散记里的游记,寥寥几行就很打动我,很spiritual的感觉。
mane
114 楼
纯粹吃的不多吧,看着也不太享受,他有点偏日本人的趣味
要论吃的,我宁可看汪曾祺的
【 在 wh (wh) 的大作中提到: 】
哈哈。周写吃的多吗?记得梁写过不少吃的。周只记得才子引过他的一篇写清明某种做
青团的当地野草的散文。
mane
115 楼
“降格”到一个家庭妇女,有这种思想是危险的
【 在 familyguy (stewie) 的大作中提到: 】
不能同意更多。
他还有一篇描写某个太太有秘方炖很好吃的排骨,招待客人吃可以,但做法就是不说。
觉得他居然能把自己降格到一个家庭妇女的位子上讨论心胸啥的,的确是小气。
f
feitian
116 楼
支持鲁迅和mane

文以载道,道有大小

梁这种就是诸葛亮骂的青春作赋无调用的杨雄之辈
dugucheng
117 楼
我最反感的是第三段,“邻居有叟”。 敢情人家在自己家里打喷嚏漱口打嗝都不行,
管得太宽了吧。他不爱听就把墙砌厚点,弄点acoustic insulation,别到旁人家指指
点点。
f
feitian
118 楼
他肯定会说中国传统都不把墙砌厚啦再厚也抵不过人大声啦什么的,要不怎么会隔墙有耳呢?换混凝土承重墙恐怕是听不见的。自己做隔音显得太特立独行君子慎独不要自绝于人民啦什么的,就是“什么都是体制的错”加上知识分子看不起别人缺点的老毛病。

知识分子要都是鲁迅那样的人,也不用去向劳动人民学习了

【 在 dugucheng (天行健)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最反感的是第三段,“邻居有叟”。 敢情人家在自己家里打喷嚏漱口打嗝都不行,
管得太宽了吧。他不爱听就把墙砌厚点,弄点acoustic insulation,别到旁人家指指
点点。
w
wh
119 楼
女孩子还必须坐在沙发或椅子的边上是么,腰板挺直不塌,腿还不能叉开,也不能翘二郎腿……

【 在 Busywithbaby (努力加餐饭) 的大作中提到: 】
哈哈!有意思,粱先生受不了的是大老爷们抖脚,
如果是一个美女抖得话,可能会觉得香风阵阵,一味可爱。
我所见过抖脚最为印象深刻的:
一次是邻座的女同学,临考前抓住最后几分钟冲刺,那个脚腕抖动的频率,让人担心脚
后跟都要断了。
另外一次,是朋友的太太,在家里磕着瓜子,抖得摇曳生姿;
我坐在桌子一头,看着那瓜子壳和茶杯在桌面低频颤动。
其实,我每次看到别人抖脚,心里比it要紧张;
总觉得背后会突然响起某位家长怒吼:“女孩子,坐着该有个什么样子!”
过后发现只是自己的虚惊,不由得羡慕她们的自在。
...................
w
wh
120 楼
是,苦、淡、简……都和日本人的偏好接近。
汪曾祺写吃的是多,从江南到西南到北京无所不包。不过他给我的印象大不如沈从文。不知道是不是就因为写吃的太多,哈哈。

【 在 mane (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 的大作中提到: 】
纯粹吃的不多吧,看着也不太享受,他有点偏日本人的趣味
要论吃的,我宁可看汪曾祺的
w
wh
121 楼
这段让我想起那个著名的楼上邻居半夜脱一只鞋的英语笑话。后者一样是恼人的烦心事,但写成轻松发噱的幽默,我觉得境界、文风都好得多。

【 在 dugucheng (天行健) 的大作中提到: 】
我最反感的是第三段,“邻居有叟”。 敢情人家在自己家里打喷嚏漱口打嗝都不行,
管得太宽了吧。他不爱听就把墙砌厚点,弄点acoustic insulation,别到旁人家指指
点点。
dugucheng
122 楼
谢谢版主的包子。
这篇文章读起来有点不舒服。他说得未必没道理,“旁若无人”的确也是很多国人的通病,但感觉上格局很小,没有什么气度。怎么说呢,他以“幽默”的文笔和极具想象力的比喻絮絮描写了抖腿喷嚏漱口等动作,结果只是为了complain这些其实特别琐碎的事,我读了未免有“这人吃饱了没事干”的感觉。象我们现在一周两三个deadline,忙得团团转,哪有时间注意邻居打嗝,更别提写篇散文来抒发感想了。
w
wh
123 楼
这么多deadlines,不活了……
不客气,这是包子楼,谢谢各位跟贴发表感想,讨论原文的都有包子,呵呵。

【 在 dugucheng (天行健)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版主的包子。
: 这篇文章读起来有点不舒服。他说得未必没道理,“旁若无人”的确也是很多国人的通
: 病,但感觉上格局很小,没有什么气度。怎么说呢,他以“幽默”的文笔和极具想象力
: 的比喻絮絮描写了抖腿喷嚏漱口等动作,结果只是为了complain这些其实特别琐碎的事
: ,我读了未免有“这人吃饱了没事干”的感觉。象我们现在一周两三个deadline,忙得
: 团团转,哪有时间注意邻居打嗝,更别提写篇散文来抒发感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