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翼加速主义

zhanghao300
楼主 (未名空间)

左翼加速主义者并不认为传统的一些左翼活动,比如游行、标语或者乌托邦自治社区(在现代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合法安全的)是实现目标的好手段。这些行动更大的可能是创造出一种心理舒适区,“我们至少在做一些什么”,却不能真正推动改变的进行。同时,左翼加速主义者提倡一种对民主的新想象。民主不再只是一个过程(投票等),而是一种结果(集体的自我管理),甚至不需要一种特定的形式。不同背景下的集体自我管理完全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