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了来了,打弟弟要趁早,乐起来!

虎扑用户270908
楼主 (虎扑)


生活不易,别在意那么多,开心就好!

最新回帖

虎扑用户631767
137 楼
引用 @雨要停了啊 发表的:



天墉城紫胤真人
136 楼
引用 @秋季春恋 发表的: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图来了🐶

梦境重现
135 楼
插眼

虎扑用户270908
还敢直视泡泡糖么🐶

虎扑用户527738
来了,来了🐶

虎扑用户012347
MVP:502胶水

虎扑用户965468
还有吗

虎扑用户816517
后面呢????

秋季春恋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 此帖被秋季春恋在2020-07-03 22:30:50修改 ]
虎扑用户657197
快点啊更新

虎扑用户178473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怎么都是和屎有关的 笑死我了

虎扑用户396083


虎扑用户595114
真好 又有新翔可以看了
虎扑用户774837
真的是意思啊
虎扑用户366798
后续呢?

虎扑用户386754
后续呢,后续呢,

走了味的陈年花雕
引用 @秋季春恋 发表的: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老医生眼镜都打歪了,你特娘的意大利炮啊,哈哈哈哈

虎扑用户557891
引用 @一堆废铁 发表的:
后续呢?

哥哥强,则弟弟扶墙。估计他老弟活不过二十

zpd2006
引用 @秋季春恋 发表的: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笑死我了

虎扑用户755924
快点看看后续

虎扑用户132042
又见开塞露!

KK_DAD
引用 @秋季春恋 发表的: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我一边上厕所一边看,笑喷了😅

虎扑用户355291
笑死我了 今天真开心

月岛雫


我扣篮比你多一分
然后呢?!!?!还没更新?

Ldh_有點小迷糊
下集呢?下集呢?

虎扑用户197347
还有一个图书馆电梯放屁把自己逗笑了的帖子,不知道可不可以做一个类似的

一个响亮的名字z
引用 @秋季春恋 发表的: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这是准备开启开塞露宇宙吗?🐶

嗖嗖的飞
引用 @秋季春恋 发表的:
才看一半 就给我乐出声了。。工位上的人都在看我
让我想起了以前网上看到的这个 ZT:
小时候,家里养了好几只大公鸡…特别大,一打架脖子上的毛都立起来,见人就啄,特别凶。
  那天,趁我爹妈不在家,我和它们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对打,我全副武装,手提棍子,我被啄的鬼哭狼嚎,它们被打的鸡飞狗跳。
  它们的嘴太锋利了,衣服都给我叨透了,我边打边哭,心里恨死了它们……要不是我爹把它们当成宝,我真想一把火把鸡圈给烧了。
  我去石头缝底下拿出我的零花钱,去卫生院找我五爷买许多泻药,我对他说我爹这两天便秘,我五爷也没问别的,直接给了我。过去那种泻药,那劲头子足啊……
  一股脑回到家,我五爷给我开的量是三天的,是那种药 干,我左找右找,找到了家里的捣蒜缸,我把药 干捣碎,然后放在碗里用水冲开,我怕鸡不喝,又往里面放了不少白糖……
  望着黄黄的液体,我暗自冷笑,叫你们啄我,拉死你们,我端着碗,去院子里,那几个鸡又扑腾着过来,我一手划拉着,嘴上骂道“妈的,看你们累了给你们点水,还啄我,没良心的”。
  到水槽子那,我赶忙把泄水倒了进去,正在这时,我小时候的女神慧慧在门口露个脑袋喊我“晓来,晓来,走啦,玩去”……
  要说那时候,她简直是我心中的太阳,她的话让我魂都没了,我扔下碗,流着大鼻涕,呼啦着大公鸡,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两个人一起去她家玩起了过 家 家。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到了午饭时间,回到家,老妈上来就说“又去哪疯了,赶紧帮我干点活,把菜涮了,蒜捣了,一会你爹和几个朋友来家吃饭”。我应了一声,洗完菜后,把蒜放缸里捣着,心里还在想着和素素的欢声笑语……
  结果倒出来时,蒜变了颜色,我猛的想起,这蒜缸里还有不少泻 药的残渣,想倒掉又怕被骂,我干脆往里面加了点酱油,恩,颜色这回黑不溜秋的,应该没事了。
  席间,老爹他们哥四个推杯换盏,不亦乐乎,蒜汁吃的是一点没剩,哥几个酒足饭饱之后,老爹大手一挥“走,泡个澡去”。
  过去澡堂子,外面大锅炉,门里面是澡池子,上午六点到十点女洗,下午一点到五点男洗,几个人醉醺醺的脱 衣 解 裤。池子水呼呼冒着热气,我爹他们几个坐在里面,脸色微红,一脸的享受。
  我试完水,太热下不去,就在池子边上蹲着,我爹和哥几个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突然我爹眉头一皱,眼睛猛然睁开,然后我就看我爹泡在水里的屁股底下,一股黄色的水柱“咻”一下喷了出去。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爹,我爹竟然在水池里拉 稀了,我爹看着我,牙咬着嘴唇,轻轻的对我摇着头,
  然后他环视四周,发现哥几个都泡在水里毫无知觉,他双手扒着水池边,身体绷直,强忍着慢慢的站起来想出来,我三叔听见水声,迷茫的睁开眼,看我爹撅个大腚,对我爹说“干嘛去啊?泡会啊”。我爹沉默着,结果刚要猫腰出来,**,我爹下面又窜了,“咻”一下,一串黄黄的液 体喷了出去。
  我三叔被“翔”爆头了,当时都惊呆了,抹了一把脸当时差点没背过气去,咆哮道“**,我 操,你在干啥,你他 妈啥玩意喷出来了?”
  我爹嗷唠一嗓子“我不行了,我不行了”然后猛的越出池子,由于光脚地滑,我爹“嗵”一下子摔在了地上,他顾不得疼痛,手死死的捂着屁股,
  那也根本不管用啊,翔从他的五指缝往四面八方喷,劲头足的很。
  正在这时,水池里又爆发了,我大爷也受不了了,在水池直接一泻千里,池子里都快黄了,池子里剩下的三叔和小叔一下子都窜了出来。
  我坐在水池边,胆战心惊的看着,我大爷站起来边往池子外跑边喷翔,脸都绿了。三叔和小叔出来后对视一眼,不忍的别过头,就听两声“噗嗤,噗嗤,咻~~”这哥俩也比赛开喷。
  澡堂子算是炸了,哥四个躺着的,站着的,跑着的,跳着的,全都痛苦不堪,一时间,“咻咻咻”不停。墙上,地下,水池边,门上,黄翔到处都是,真真切切的“飞翔”。
  里面的糟乱终于惊到了外面,看澡堂子的大爷还以为里面在打闹呢,开门一看直接石化……
  要说我爹那会是真男人,劲头太足了,他趴在地上,怒吼道“***给我闪开”,然后在大爷的惊恐的目光中,我爹一股翔直接喷到了天花板上,那可是三米之高啊。大爷猛的把门关上,在门外都快哭了,我能感受到我爹刚才那一幕给他带来了多么大的震撼,大爷哆嗦着说“里面的哥几个,我 *,你们这是比赛拉 稀吗?”
  那天已然记录史册,在我们村头条新闻,茶余饭后都在言论,这哥四个在澡堂子让“黄翔”飞一会的壮举。过后各类版本层出不穷,怎么说的都有,还有说我爹他们几个正在澡堂子练习一种“邪 功”。
  时隔多年,我也不会忘记他们几个在澡堂子里拉虚脱的场景…
  还有别人扶我爹时,我爹虚弱的说“***碰我,我还要拉”……
  ……
  其实我并没错,错就错在五爷给我的药 性太足,所谓因 果循 环,报 应不 爽,时隔三天,我就落入 法 网。回想当年,我爹那天去了学校,给我请了足足半年的病假。

我看你评论都笑了

永远丶KobeBryant
牛批

虎扑用户271708
后续呢???

虎扑用户928905
后续呢

Mr桃子777
想看后续了,哈哈哈

在医院扛大腿
卧槽😂

抖小泡
Mark

东风1
插眼!!!
小屁孩xx
马克

唠嗑的Gigi
引用 @惊岚 发表的:
还敢直视泡泡糖么🐶

出自哪里?能不能挂个链接想看下集

中投铁如渣
后续呢?

Vesper-Z
又是你 昨天喝开塞露 今天打弟弟 这狠人你要做到底了?

头文字36D
泼屎山水画,牛逼

虎扑用户335353
出自哪里?能不能挂个链接想看下集

孙逸飞
我他妈笑死,打得他提前换牙

MMelodie
这个还有续集,转自抖音说一下,别偷

比克大魔王和卡卡罗特
牛批,后续呢

鬼知道我该叫个啥
封口了封口了

木春
引用 @jjyy9612 发表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怎么都是和屎有关的 笑死我了

感觉跟那个泻药捣蒜的是一个流派

虎扑用户169256
尬基之后又一位另辟蹊径的新秀🐮🍺

HP说昵称要拉风
等后续

虎扑用户105037
等一个后续

你就不该说话
引用 @惊岚 发表的:
还敢直视泡泡糖么🐶

你害TM有空回贴!赶紧后续!🐶

大地雷
鬼鬼。。

37岁就退休
后续呢 哥!!

闲逛步行街
这什么系列?快笑死我了

虎扑JR0201471592
求出处

jjyy9612
引用 @木春 发表的:
感觉跟那个泻药捣蒜的是一个流派

是的,楼主三个我都看了

拉风少年追梦无敌
快点安排续集

起昵称起到自闭
给我笑的不行

草蛋的起名
后续呢楼主😂😂😂

我真的是胡歌
公鸡,泻药,澡堂,请假,懂?

卡布达蝎子莱莱
引用 @KK_DAD 发表的:
我一边上厕所一边看,笑喷了😅

上边喷还是下边喷

虎扑用户501782
插眼

虎扑用户354743
6

用户0276793228
哈哈哈

虎扑用户408097
还好哈哈哈

mengpeng633
开塞露之后我要受不了了

理查德克来得慢
引用 @一个响亮的名字z 发表的:
这是准备开启开塞露宇宙吗?🐶

特么这个喷翔的几个版本都能让人笑喷

独B神尼


万流劫
写文案不去写剧本可惜了

虎扑用户590086
后续呢哥

龙山少主
引用 @jjyy9612 发表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行了,怎么都是和屎有关的 笑死我了

又是自由飞翔

lbj走到哪我蜜谁
快更新哈哈哈

把球给莺歌
后续呢

丁丁牛寺别大
马克一下

全场跟我喊湖人总冠军
续集呢

Mmnmnmnmnm
1

神龙抬起头
后续呢

65岁就退休
建议把id改成:翔基地

蜗壳就是老大啊
哈哈哈哈,乐死了

spirol
lz下面呢?

布朗尼老爹
点播点播

阿栗嘎多
笑了,马一下
pm450116
马克

最帅不过偶
我矮胖,弟弟高瘦,一辈子也打不过我 🐶🐶

阿海已经听过这首歌
后续后续

韦迷密
哈哈哈哈 笑死了🤣

忧靥魅靥
留名青史

虎扑用户243465
插眼,速出后续

沧海一树
笑死我了

浦东山鸡
快更啊楼主

hellosummer_Li
后续呢?

头发一手油
插眼

削叔肾
催更催更
特內加文凯
插眼

虎扑用户258825
笑死我了 有屎还被疯了口 太惨了

川军团第一主射手克虏伯
你特么的,卧槽,我刚拉完肚子,这一下笑的,又守不住了

看看表再绝杀
下一集!下一集!🐶

虎扑用户312618
不错。真的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