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S,为什么华为鸿蒙系统选择西北工业大学而不是清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