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之大者]拿到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总体算个好师父好丈夫么?

呆呆兽面包
楼主 (虎扑)
虽然岳不群是个伪君子,但是华山派上下除了他和劳德诺,都是三观很正的善良之人(以笑傲江湖的标准而言)。岳不群办坏事都得自己策划自己办,顶多让女儿当下打手。不说任我行左冷禅,余沧海都有一帮弟子帮他灭福威镖局。这些人都是岳不群教出来的,令狐冲之前也说岳不群是个好师傅。
赶走令狐冲这个岳不群有私心,但是哪怕五霸岗那段岳不群心理描写还是一个正常师父的顾虑为主。
作为丈夫岳不群不纳妾,对老婆面子很照顾还适当听一下,甚至和蓝凤凰手都不敢碰。
岳不群的彻底黑化,是破庙一战开启了这个门,拿到辟邪后彻底放飞了。

最新回帖

KHSHHS
294 楼
说到底自尊心作祟

皇甫逸云
293 楼
引用 @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发表的:
风清扬是剑宗的,就算是帮忙稳住华山,岳不群表面上也不会高兴,毕竟他自己是气宗,也证明了自己无用
其实岳不群确实伪装很好,有野心
但是彻底黑化,确实是从狼狈不堪开始 因为没得到辟邪剑谱之前,谁也不知道那是啥玩意

辟邪剑法算起来就是剑宗的🐶

天价替补
292 楼
引用 @猪肉荣uncle 发表的:
大哥,你要换位思考啊,接班人一段时间没见实力大增,还和反对派魔教的人称兄道弟,你会不会以为他练了辟邪剑谱黑化?

你们只看到令狐冲和魔教中人交往,没看到他一己之力救了华山派,令狐冲自始至终做过一件对不起华山派的事嘛?为什么他没做的事情你们就已经帮他把罪名安排好了呢?岳不群是个典型的政客,相比较华山派的兴亡,他更担心的是令狐冲有没有威胁他的地位,典型的攘外必先安内的信徒。假如令狐冲在掌门的位置,绝对不会因为徒弟本事超过自己就排挤徒弟

海民叔叔
291 楼
引用 @最胖男青年 发表的:
他判断失误了,他以为令狐冲学的是辟邪剑法,实际上是独孤九剑,所以他不能直接问,只能暗中监视防备令狐冲,也让令狐冲寒心越走越远。他要是早知道是独孤九剑,何必费那个劲去弄剑谱,治好令狐冲把女儿一嫁就完事了。

没有失误吧,岳不群一开始就想统一武林消灭魔教,继承师傅的遗命,发扬光大华山派

pkyuyi
290 楼
引用 @bbbbb8828 发表的:
想必你看完了原著,不然你告诉我,岳不群为什么要“用针”杀二定,丢了命根子紫霞,辟邪剑谱还没影子,反而不去怀疑卧底劳德诺,而怀疑令狐冲,号称去搞辟邪剑谱,派去的却是卧底劳德诺,说想色诱林平之,岳灵珊却在扮丑。

除了用针这个问题,其他答案书里都有,紫霞功并不能算他命根子,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处心积虑去搞剑谱。用劳德诺,书里也有几处描写岳不群早就摸清他的来路,用他,一来这人年纪大做事有城府,二来华山的弟子里你看看有几个能干潜伏的事?令狐冲扮将军去梅庄都是什么奇葩表现。岳不群是一个城府很深且有心机的人,你可以回顾一下劳德诺招募林平之和岳灵珊摊牌的那段,会有比较大的了解吧。金庸先生创作《笑傲江湖》的时候已经是创作后期,技法登峰造极,笑傲里令狐冲的出场是众人话语中层层勾勒出来的,跃然纸上,这个人物还是比较快速的侧面展现,岳不群却是慢慢浮出水面。用针这个我个人感觉是为了跟后面东方不败相呼应吧,而且当时岳不群神功初成也不能暴露太快,毕竟用剑会被认出来,参考衡山掌门杀嵩山高手虽然破坏尸体后面还是被认出的情节,其次用拳脚的话辟邪剑谱又不是内功,所以针一来呼应东方不败,在情理中也很合逻辑

虎扑用户065879
289 楼
引用 @qrvhsvnmuf 发表的:
岳不群的野心不只是华山派掌门,一开始布局到五岳盟主,再是消灭日月神教,然后是挑战少林武当,一统江湖。岳不群左冷禅任我行的野心是一致的,都想当皇帝。当他们掌握权力之后,就变得跟东方不败一样,千秋万载一统江湖(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岳不群连儿子都没有,你们就污蔑人家想当皇帝,简直愚昧可笑。建朝立国,从来求的不是一夕富贵而是江山万年明白不。

还珠2012
288 楼
引用 @海边仙道 发表的:
你说冲虚方证本质是伪君子厚黑派的论据在哪?就因为武当少林一只统领正派?人本来就家大业大,也没背地里杀人放火,何来本质是“伪君子”?

少林武当统领正派,然后干啥了?

按说笑傲开头就写了魔教作恶多端,残害武林同道,那少林、武当作为正派领袖,不是应该站在前面维护武林正义,和魔教斗的天昏地暗吗?

我怎么看到的是魔教和五岳剑派恶斗了几代人,每家都和魔教仇深似海,而少林武当呢?
————————————————————————————
五岳剑派所以结盟,最大的原因便是为了对付魔教。 《第六章 洗手》
方生又道:“敝派跟黑木崖素无纠葛,道兄何以对敝派易师侄骤施毒手?” 《第十七章 倾心》
贫道忝居武当掌门,于正教诸派与贵教之争,始终未能出甚么力 《第二十七章 三战》
——————————————————————————————
两个在江湖正道对抗魔教的斗争中打酱油的正道领袖门派?????

只怕心思都用在保持少林武当的领袖地位,比如————打压如果并派成功就有可能威胁少林武当地位的五岳剑派身上了吧。。

五岳剑派和魔教恶斗多年,没看见少林武当这两个“正派领袖”出来承担责任,等五岳剑派要变成“五岳派”了,就果断亲自出场跳出来搅局,扶植令狐冲和一大堆受命于魔教的邪门歪道组成的“新恒山派”,唯一的作用,就是搅黄“五岳派”、保持少林武当的领袖地位了,还发明了个“并派-武林盟主-皇帝-长生不老”的帽子。

这不是伪君子、厚黑是什么?

就这个专心在白道内斗的策略,如果不是金庸最后开了挂让任我行死了,以老任在华山朝阳峰聚众3万的威势,我看江湖白道最后得让老任一锅端了。。
虎扑用户065879
287 楼
引用 @qrvhsvnmuf 发表的:
权力的欲望又不是多要几个女人,那些人为了权力自宫都做得出来。他收林平之入门在徒儿看来是侠义之心,其他门派眼里都觉得岳不群觊觎辟邪剑谱

不是女人的问题,是继承人的问题。岳不群好几十岁了,他没有儿子,就算一统江湖又能威风几年。少林和武当的和尚道士还瞎说什么统一江湖后又想做皇帝。没有后代接班,打下江山有什么用,难道让别人坐享其成么。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 此帖被呆呆兽面包在2019-11-05 08:24修改 ]
钢小豆丁
感觉华山派上下有些凉薄,药王庙死了好几个弟子都跟没事人一样。

保护脑仁儿
那应该算,因为他老婆孩子徒弟都是这么认为,他们说是那就是。虽然他们不了解这个身边****欲熏心不择手段的邪恶本质,但没摘面具之前就是成立的。
可人不能割裂地看,里面腐烂了终究是个坏蛋,早晚要流脓,会伤害到他王座周围的所有人。人是一个整体,不像食物保质时是好东西,过期才算垃圾。

呆呆兽面包
引用 @钢小豆丁 发表的:
感觉华山派上下有些凉薄,药王庙死了好几个弟子都跟没事人一样。

比起嵩山青城等门派算很好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保护脑仁儿 发表的:
那应该算,因为他老婆孩子徒弟都是这么认为,他们说是那就是。虽然他们不了解这个身边****欲熏心不择手段的邪恶本质,但没摘面具之前就是成立的。
可人不能割裂地看,里面腐烂了终究是个坏蛋,早晚要流脓,会伤害到他王座周围的所有人。人是一个整体,不像食物保质时是好东西,过期才算垃圾。

这不一定,很多人的坏是否体现都和环境有很大关系。好比没警察很多人都闯红灯。

岳不群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恶的。没有外部压力,可能一辈子就是个危害不大的伪君子,伪君子和君子差别就是大是大非是否站得住。
tangsengk
最烦这种不读原著的洗地文,金庸创作岳不群这一角色是为了刻画一个不得不黑化的好人? 岳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变过,他就是一个隐藏的更深的左冷禅。华山派的道统从来就没在他心里有什么地位,书里最后借方正之口说的很清楚了,岳和左冷禅这种人是一路的,第一步是并派,第二步是武林盟主,第三步是当皇帝,第四步就是长生不老

秃了更有型
好像不太行
刘正风并不置答,目光射到岳不群脸上,道:“岳师兄,你是位明辨是非的君子,这里许多位武林高人都逼我出卖朋友,你却怎么说?”岳不群道:“刘贤弟,倘若真是朋友,我辈武林中人,就为朋友两胁插刀,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魔教中那姓曲的,显然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设法来投你所好,那是最最阴毒的敌人。他旨在害得刘贤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包藏祸心之毒,不可言喻。这种人倘若也算是朋友,岂不是污辱了‘朋友’二字?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群雄听他侃侃而谈,都喝起彩来,纷纷说道:“岳先生这话说得再也明白不过。对朋友自然要讲义气,对敌人却是诛恶务尽,哪有甚么义气好讲?”

岳不群起身说道:“刘贤弟,你只须点一点头,岳不群负责为你料理曲洋如何?你说大丈夫不能对不起朋友,难道天下便只曲洋一人才是你朋友,我们五岳剑派和这里许多英雄好汉,便都不是你朋友了?这里千余位武林同道,一听到你要金盆洗手,都千里迢迢的赶来,满腔诚意的向你祝贺,总算够交情了罢?难道你全家老幼的性命,五岳剑派师友的恩谊,这里千百位同道的交情,一并加将起来,还及不上曲洋一人?”刘正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岳师兄,你是读书人,当知道大丈夫有所不为,你这番良言相劝,刘某甚是感激。人家逼我害曲洋,此事万万不能。正如若是有人逼我杀害你岳师兄,或是要我加害这里任何哪一位好朋友,刘某纵然全家遭难,却也决计不会点一点头。曲大哥是我至交好友,那是不错,但岳师兄何尝不是刘某的好友?曲大哥倘若有一句提到,要暗害五岳剑派中刘某那一位朋友,刘某便鄙视他的为人,再也不当他是朋友了。”他这番话说得极是诚恳,群雄不由得为之动容,武林中义气为重,刘正风这般顾全与曲洋的交情,这些江湖汉子虽不以为然,却禁不住暗自赞叹。岳不群摇头道:“刘贤弟,你这话可不对了。刘贤弟顾全朋友义气,原是令人佩服,却未免不分正邪,不问是非。魔教作恶多端,残害江湖上的正人君子、无辜百姓。刘贤弟只因一时琴箫投缘,便将全副身家性命都交给了他,可将‘义气’二字误解了。”

岳不群长叹一声,走到了天门道人身侧。劳德诺、岳灵珊、陆大有等也都随着过去。
[ 此帖被秃了更有型在2019-11-05 08:49修改 ]
二胖快洗碗去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站不住,去看岳不群的出场那一段,他一直跟踪林平之。一出场就救下林平之,再收徒,好手段。

的撒哦i哦啊上帝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话吗:“伪善一辈子也算善事”
岳不群就是没坚持下去呗 摊牌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二胖快洗碗去 发表的:
站不住,去看岳不群的出场那一段,他一直跟踪林平之。一出场就救下林平之,再收徒,好手段。

这些他徒弟都不知道啊,他徒弟都是三观挺正的除了劳德诺。

而论一开始的布局,青城派是全派出动,他就派了两个人去,林平之还是意外跑出来的。要不是剑谱不在镖局,早就被青城派得手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好像不太行
刘正风并不置答,目光射到岳不群脸上,道:“岳师兄,你是位明辨是非的君子,这里许多位武林高人都逼我出卖朋友,你却怎么说?”岳不群道:“刘贤弟,倘若真是朋友,我辈武林中人,就为朋友两胁插刀,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魔教中那姓曲的,显然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设法来投你所好,那是最最阴毒的敌人。他旨在害得刘贤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包藏祸心之毒,不可言喻。这种人倘若也算是朋友,岂不是污辱了‘朋友’二字?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群雄听他侃侃而谈,都喝起彩来,纷纷说道:“岳先生这话说得再也明白不过。对朋友自然要讲义气,对敌人却是诛恶务尽,哪有甚么义气好讲?”

岳不群起身说道:“刘贤弟,你只须点一点头,岳不群负责为你料理曲洋如何?你说大丈夫不能对不起朋友,难道天下便只曲洋一人才是你朋友,我们五岳剑派和这里许多英雄好汉,便都不是你朋友了?这里千余位武林同道,一听到你要金盆洗手,都千里迢迢的赶来,满腔诚意的向你祝贺,总算够交情了罢?难道你全家老幼的性命,五岳剑派师友的恩谊,这里千百位同道的交情,一并加将起来,还及不上曲洋一人?”刘正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岳师兄,你是读书人,当知道大丈夫有所不为,你这番良言相劝,刘某甚是感激。人家逼我害曲洋,此事万万不能。正如若是有人逼我杀害你岳师兄,或是要我加害这里任何哪一位好朋友,刘某纵然全家遭难,却也决计不会点一点头。曲大哥是我至交好友,那是不错,但岳师兄何尝不是刘某的好友?曲大哥倘若有一句提到,要暗害五岳剑派中刘某那一位朋友,刘某便鄙视他的为人,再也不当他是朋友了。”他这番话说得极是诚恳,群雄不由得为之动容,武林中义气为重,刘正风这般顾全与曲洋的交情,这些江湖汉子虽不以为然,却禁不住暗自赞叹。岳不群摇头道:“刘贤弟,你这话可不对了。刘贤弟顾全朋友义气,原是令人佩服,却未免不分正邪,不问是非。魔教作恶多端,残害江湖上的正人君子、无辜百姓。刘贤弟只因一时琴箫投缘,便将全副身家性命都交给了他,可将‘义气’二字误解了。”

岳不群长叹一声,走到了天门道人身侧。劳德诺、岳灵珊、陆大有等也都随着过去。

岳不群这里恰恰是给刘正风台阶下啊,刘正风只要点头他一家就保住了,接下来也可以周旋。

不管他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他肯定都不希望刘正风死,唇亡齿寒。
虎扑用户175937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不要用华山派影射当今社会,虽然非常像。
qrvhsvnmuf
不太行,令狐冲有独孤九剑之后剑术比他高,岳不群心里的小九九泛滥。还有令狐冲重伤之后,江湖各种朋友因为圣姑巴结令狐少侠,而怠慢了岳不群,岳不群认为令狐冲在公众面前故意削他面子,书里师徒大战岳不群主动提到了这点。

Black2018
岳不群和宁中则下山几个月就为追杀田伯光,这种侠义之事整本书还有哪个大掌门亲自做的?
包括刘正风金盆洗手时,其他掌门都怂恿刘正风去杀曲洋,只有岳不群出来说他可以帮刘正风处理。违心不违心放一边,万一刘正风点头,岳不群岂不是揽屎上身?

呆呆兽面包
引用 @tangsengk 发表的:
最烦这种不读原著的洗地文,金庸创作岳不群这一角色是为了刻画一个不得不黑化的好人? 岳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变过,他就是一个隐藏的更深的左冷禅。华山派的道统从来就没在他心里有什么地位,书里最后借方正之口说的很清楚了,岳和左冷禅这种人是一路的,第一步是并派,第二步是武林盟主,第三步是当皇帝,第四步就是长生不老

当然啊,左冷禅已经有一个了。再写岳不群一样的就重了。

金庸就是要写岳不群这样一个本身骨子里有虚伪的地方,但是非大奸大恶的人一步步彻底陷入黑暗中。

如果岳不群是隐藏更深的左冷禅,他怎么会华山上下连一个亲信都没有,什么阴谋都要自己来干顶多女儿打手。
信德拉尔
我觉得岳不群和慕容复有点像 都是上一辈留下一个烂摊子 岳不群要保全华山派 慕容复要复国 重压之下人性肯定慢慢变得不正常

酷酷酷酷rry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好像不太行
刘正风并不置答,目光射到岳不群脸上,道:“岳师兄,你是位明辨是非的君子,这里许多位武林高人都逼我出卖朋友,你却怎么说?”岳不群道:“刘贤弟,倘若真是朋友,我辈武林中人,就为朋友两胁插刀,也不会皱一皱眉头。但魔教中那姓曲的,显然是笑里藏刀,口蜜腹剑,设法来投你所好,那是最最阴毒的敌人。他旨在害得刘贤弟身败名裂,家破人亡,包藏祸心之毒,不可言喻。这种人倘若也算是朋友,岂不是污辱了‘朋友’二字?古人大义灭亲,亲尚可灭,何况这种算不得朋友的大魔头、大奸贼?”群雄听他侃侃而谈,都喝起彩来,纷纷说道:“岳先生这话说得再也明白不过。对朋友自然要讲义气,对敌人却是诛恶务尽,哪有甚么义气好讲?”

岳不群起身说道:“刘贤弟,你只须点一点头,岳不群负责为你料理曲洋如何?你说大丈夫不能对不起朋友,难道天下便只曲洋一人才是你朋友,我们五岳剑派和这里许多英雄好汉,便都不是你朋友了?这里千余位武林同道,一听到你要金盆洗手,都千里迢迢的赶来,满腔诚意的向你祝贺,总算够交情了罢?难道你全家老幼的性命,五岳剑派师友的恩谊,这里千百位同道的交情,一并加将起来,还及不上曲洋一人?”刘正风缓缓摇了摇头,说道:“岳师兄,你是读书人,当知道大丈夫有所不为,你这番良言相劝,刘某甚是感激。人家逼我害曲洋,此事万万不能。正如若是有人逼我杀害你岳师兄,或是要我加害这里任何哪一位好朋友,刘某纵然全家遭难,却也决计不会点一点头。曲大哥是我至交好友,那是不错,但岳师兄何尝不是刘某的好友?曲大哥倘若有一句提到,要暗害五岳剑派中刘某那一位朋友,刘某便鄙视他的为人,再也不当他是朋友了。”他这番话说得极是诚恳,群雄不由得为之动容,武林中义气为重,刘正风这般顾全与曲洋的交情,这些江湖汉子虽不以为然,却禁不住暗自赞叹。岳不群摇头道:“刘贤弟,你这话可不对了。刘贤弟顾全朋友义气,原是令人佩服,却未免不分正邪,不问是非。魔教作恶多端,残害江湖上的正人君子、无辜百姓。刘贤弟只因一时琴箫投缘,便将全副身家性命都交给了他,可将‘义气’二字误解了。”

岳不群长叹一声,走到了天门道人身侧。劳德诺、岳灵珊、陆大有等也都随着过去。

其实这段还好,笑傲江湖的背景本来就是江湖中人对魔教有极大的偏见,不能开上帝视角啊,岳不群这个回答已经可以了

gearr
引用 @的撒哦i哦啊上帝 发表的:
不是有那么一句话话吗:“伪善一辈子也算善事”
岳不群就是没坚持下去呗 摊牌了…

老岳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庙门口一战全派全家被嵩山小分队团灭,灭门迫在眉睫,饮鸩止渴也没办法了。本来寄予厚望的大徒弟指望不上,华山生死的重担就老岳夫妇承担不动啊。当年气剑分家导致华山衰弱也不是还是小字辈的他能左右的。要是岳背后有个风师叔能撑腰做底牌的话未必会走到黑吧。
呆呆兽面包
引用 @酷酷酷酷rry 发表的:
其实这段还好,笑傲江湖的背景本来就是江湖中人对魔教有极大的偏见,不能开上帝视角啊,岳不群这个回答已经可以了

岳不群哪怕再虚伪,他这里肯定也希望刘正风保住,不然嵩山派灭门成功立威而且削弱了衡山派,接下来可能就轮到华山了。

岳不群还敢出来帮忙周旋下,莫大作为衡山掌门都不出来,暗地里捅死费斌。
qrvhsvnmuf
岳不群大声道:“到得今日,你还装腔作势干什么?那日在黄河舟中、五霸冈上,你勾结一般旁门左道,故意削我面子,其时我便已决意杀你,隐忍至今,已便宜了你。在福州你落入我手中,若不是碍着我夫人,早教你这小贼见阎王去了。当日一念之差,反让我女儿命丧于你这淫贼之手。”

秃了更有型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岳不群这里恰恰是给刘正风台阶下啊,刘正风只要点头他一家就保住了,接下来也可以周旋。

不管他是真君子还是伪君子,他肯定都不希望刘正风死,唇亡齿寒。

是处理办法之一,也是圆滑的表现。刘已经不想在江湖了,就是怕被人说是奸细,这样的道理谁都能说的过去,就算是台阶,过后当面屠戮的时候他岳掌门躲的可有点干净,换令狐冲试试?死在这也不会袖手旁观,我觉得金庸就是在写这种虚伪,后面令狐冲救向天问的时候形成鲜明对比。

呆呆兽面包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是处理办法之一,也是圆滑的表现。刘已经不想在江湖了,就是怕被人说是奸细,这样的道理谁都能说的过去,就算是台阶,过后当面屠戮的时候他岳掌门躲的可有点干净,换令狐冲试试?死在这也不会袖手旁观,我觉得金庸就是在写这种虚伪,后面令狐冲救向天问的时候形成鲜明对比。

令狐冲是一个人,他可以拼死相助。岳不群是华山掌门拼死了老婆女儿华山派剩下的人咋办?到时候都是扣上协助魔教的名号被人砍死的命。

这就是对自己负责和对群体负责的不同,岳不群说不上多好的领袖,但是责任感还是有的。 [ 此帖被呆呆兽面包在2019-11-05 09:04修改 ]
呆呆兽面包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是处理办法之一,也是圆滑的表现。刘已经不想在江湖了,就是怕被人说是奸细,这样的道理谁都能说的过去,就算是台阶,过后当面屠戮的时候他岳掌门躲的可有点干净,换令狐冲试试?死在这也不会袖手旁观,我觉得金庸就是在写这种虚伪,后面令狐冲救向天问的时候形成鲜明对比。

别说岳不群了,莫大是衡山掌门,他比岳不群有义务保护刘正风一家多了吧。莫大还不是只能躲起来,暗地里宰了费斌出气。
艾3永不独行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岳不群的本意就是拿辟邪剑谱,余沧海做了公开行凶的那只螳螂,他在后面做那只黄雀,只能说没拿到剑谱之前他还没做过恶事,但是已经起了歹念了

CD
岳不传紫霞秘籍 和 冲隐瞒后洞失传绝技,哪个更不该?
面对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而自己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否应该继续信守诺言?
杀死左冷禅和放出任我行,哪种行为对武林破坏力大?
一群陌生人羞辱你师父师母师妹,同时疯狂拍你的马屁,你会怎么做?
你受重伤时你师妹连夜赶路几十里偷秘籍为你疗伤,你师妹被人绑架一昼夜后你在知情的前提下依然和绑架犯称兄道弟,请问谁更爱谁?
你口口声声爱一个女子,在感情出现裂痕时,你不是尽力去补救,而是自怨自艾,公然和其他女子调情,到底是谁先放弃这段感情?
秃了更有型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别说岳不群了,莫大是衡山掌门,他比岳不群有义务保护刘正风一家多了吧。莫大还不是只能躲起来,暗地里宰了费斌出气。

当时莫大没在吧

海边仙道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你说冲虚方证本质是伪君子厚黑派的论据在哪?就因为武当少林一只统领正派?人本来就家大业大,也没背地里杀人放火,何来本质是“伪君子”?

某人想要的地板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辟邪剑谱就和至尊魔戒一样……给人的邪念放大

呆呆兽面包
引用 @艾3永不独行 发表的:
岳不群的本意就是拿辟邪剑谱,余沧海做了公开行凶的那只螳螂,他在后面做那只黄雀,只能说没拿到剑谱之前他还没做过恶事,但是已经起了歹念了

岳不群本意想试一试,但是并没有类似余沧海那样全力去夺辟邪剑谱,他开始就派了两个人。如果辟邪剑谱不是不在镖局里,林平之不是一下没逃出来,辟邪就归余沧海了。乃至就是劳德诺拿到了辟邪,也是送给左冷禅。怎么也看不出岳不群一上来就下了决心。

而且这个事情也不算啥,林远图同样作为南少林高徒违背师命从华山骗取葵花宝典,林远图不还是一代豪杰。
呆呆兽面包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当时莫大没在吧

莫大不说当时如何,事后也没敢跟左冷禅叫板,那可是师弟一家子人命啊。费斌说穿了也就是个狗腿子。
李梅胖子小男孩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风清扬和任我行就是拿宁中则来贬低岳不群的。冲虚方证本质也是伪君子厚黑派。劳德诺和岳灵珊去林平之那里,本质就是捞一票其实成功率不高

余沧海的徒弟是可以公开灭门的,华山派除了劳德诺基本都是三观很正的。作为师父从授徒看来,辟邪之前的岳不群是蛮站得住的。

灭门也是有借口的你把人儿子打死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艾3永不独行 发表的:
岳不群的本意就是拿辟邪剑谱,余沧海做了公开行凶的那只螳螂,他在后面做那只黄雀,只能说没拿到剑谱之前他还没做过恶事,但是已经起了歹念了

实际上哪怕到了林平之老家那里,岳不群也没多下心思去拿辟邪,不是令狐冲玩命辟邪剑谱早就被左冷禅拿走了。
艾3永不独行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岳不群本意想试一试,但是并没有类似余沧海那样全力去夺辟邪剑谱,他开始就派了两个人。如果辟邪剑谱不是不在镖局里,林平之不是一下没逃出来,辟邪就归余沧海了。乃至就是劳德诺拿到了辟邪,也是送给左冷禅。怎么也看不出岳不群一上来就下了决心。

而且这个事情也不算啥,林远图同样作为南少林高徒违背师命从华山骗取葵花宝典,林远图不还是一代豪杰。

岳不群不是不想,华山派是名门正派啊大哥,他岳不群是君子剑啊……他能孤注一掷公开抢吗?就算他抢到了也没那实力保得住……

meteor371
引用 @tangsengk 发表的:
最烦这种不读原著的洗地文,金庸创作岳不群这一角色是为了刻画一个不得不黑化的好人? 岳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变过,他就是一个隐藏的更深的左冷禅。华山派的道统从来就没在他心里有什么地位,书里最后借方正之口说的很清楚了,岳和左冷禅这种人是一路的,第一步是并派,第二步是武林盟主,第三步是当皇帝,第四步就是长生不老

方正这人才是伪君子,无端给人家扣要当皇帝的帽子忽悠令狐冲。

凌夜岚
我始终觉得拿到辟邪剑谱之前,他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因为这两段剧情。

刘夫人大叫一声,扑向儿子尸身。陆柏又喝道:“杀了!”狄修手起剑落,又是一剑刺入刘夫人背心。
定逸师太大怒,呼的一掌,向狄修击了过去,骂道:“禽兽!”丁勉抢上前来,也击出一掌。双掌相交,定逸师太退了三步,胸口一甜,一口鲜血涌到了嘴中,她要强好胜,硬生生将这口血咽入口腹中。丁勉微微一笑,道:“承让!”
定逸师太本来不以掌力见长,何况适才这一掌击向狄修,以长攻幼,本就未使全力,也不拟这一掌击死了他,不料丁勉突然出手,他那一掌却是凝聚了十成功力。双掌陡然相交,定逸师太欲待再催内力,已然不及,丁勉的掌力如排山倒海般压到,定逸师太受伤呕血,大怒之下,第二掌待再击出,一运力间,只觉丹田中痛如刀割,知道受伤已然不轻,眼前无法与抗,一挥手,怒道:“咱们走!”大踏步向门外走去,门下群尼都跟了出去。
陆柏喝道:“再杀!”两名嵩山弟子推出短剑,又杀了两名刘门弟子。
陆柏道:“刘门弟子听了,若要活命,此刻跪地求饶,指斥刘正风之非,便可免死。”
刘正风的女儿刘菁怒骂:“奸贼,你嵩山派比魔教奸恶万倍!”陆柏喝道:“杀了!”万大平提起长剑,一剑劈下,从刘菁右肩直劈至腰。史登达等嵩山弟子一剑一个,将早已点了穴道制住的刘门亲传弟子都杀了。
大厅上群雄虽然都是毕生在刀枪头上打滚之辈,见到这等屠杀惨状,也不禁心惊肉跳。有些前辈英雄本想出言阻止,但嵩山派动手实在太快,稍一犹豫之际,厅上已然尸横遍地。各人又想:自来邪正不两立,嵩山派此举并非出于对刘正风的私怨,而是为了对付魔教,虽然出手未免残忍,却也未可厚非。再者,其时嵩山派已然控制全局,连恒山派的定逸师太亦已铩羽而去,眼见天门道人、岳不群等高手都不作声,这是他五岳剑派之事,旁人倘若多管闲事,强行出头,势不免惹下杀身之祸,自以明哲保身的为是。

岳不群道:“武林中人请他治病疗伤,他定要那人先行立下重誓,病好伤愈之后,须得依他吩咐,去杀一个他所指定之人,这叫做一命抵一命。倘若他要杀的是个不相干之人,倒也罢了,要是他指定去杀的,竟是求治者的至亲好友,甚或是父兄妻儿,那岂不是为难之极?”


第一段刘家灭门之时,定逸师太与岳不群的对比,已经写明谁是真善人,谁是伪君子。至于第二段的那句“倘若他要杀的是个不相干之人,倒也罢了”,更是把他的人品表现得明明白白。 [ 此帖被凌夜岚在2019-11-05 09:15修改 ]
保护脑仁儿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这不一定,很多人的坏是否体现都和环境有很大关系。好比没警察很多人都闯红灯。

岳不群也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恶的。没有外部压力,可能一辈子就是个危害不大的伪君子,伪君子和君子差别就是大是大非是否站得住。

他自己权雨熏心想称王称霸怎么能赖到外部压力,一开始不就布局深远要窃取林家秘籍吗?拿到秘籍以后要干嘛,只甘心满足于自保?
宁中则问他江湖血雨腥风也就算了,为啥要对冲儿下手,他说血雨腥风别人吹的,他令狐冲就吹不得?这个人内心其实就认同弱肉强食,到了能进级的关头马上就会不择手段谁都能牺牲。他前期能伪装 不敢想得太远就是实力不行,他要有任我行的实力早撕破脸了,根本不用装。

Black2018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当时莫大没在吧

莫大知道自己挡不了左冷禅,所以根本就不来。
他当时就在衡阳城,之前还在客栈怒斥记者,等刘正风出事了再偷摸去杀费彬。

呆呆兽面包
引用 @艾3永不独行 发表的:
岳不群不是不想,华山派是名门正派啊大哥,他岳不群是君子剑啊……他能孤注一掷公开抢吗?就算他抢到了也没那实力保得住……

青城派也是名门正派啊,岳不群如果真的决心要拿,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派劳德诺他们去,而是亲自率领华山弟子监视,一旦青城派立刻动手救人实则趁机夺剑谱。然而岳不群采取的是放羊策略,实际青城派没拿到辟邪和林平之拜入他门下有很大的偶然性。

哪怕到了福州老家,岳不群依然没全心夺取,不然他一定会全天候监视林平之。到嵩山派出现抢夺剑谱时候现身,表面相救实则拿剑谱。辟邪剑谱下的功夫还没左冷禅多。
1荼蘼花开
引用 @二胖快洗碗去 发表的:
站不住,去看岳不群的出场那一段,他一直跟踪林平之。一出场就救下林平之,再收徒,好手段。

有手段又如何,又没害命,岳不群不出手林平之不就死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保护脑仁儿 发表的:
他自己权雨熏心想称王称霸怎么能赖到外部压力,一开始不就布局深远要窃取林家秘籍吗?拿到秘籍以后要干嘛,只甘心满足于自保?
宁中则问他江湖血雨腥风也就算了,为啥要对冲儿下手,他说血雨腥风别人吹的,他令狐冲就吹不得?这个人内心其实就认同弱肉强食,到了能进级的关头马上就会不择手段谁都能牺牲。他前期能伪装 不敢想得太远就是实力不行,他要有任我行的实力早撕破脸了,根本不用装。

林远图也是窃取葵花宝典啊,岳肃蔡子峰也是窃取葵花宝典,这些人也没见说他们想称王称霸了。人的野心本来就会随着事情而变得,曹操一开始司马懿一开始也没想后来呢。

而你说的这句话是电视剧加的。

岳不群如果早就想撕破脸他大可以培养一部分对自己死忠得弟子,连余沧海都可以做到。而不是门下除了卧底每个都是好学生,结果搞阴谋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来连老婆女儿都没法依赖。
二胖快洗碗去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这些他徒弟都不知道啊,他徒弟都是三观挺正的除了劳德诺。

而论一开始的布局,青城派是全派出动,他就派了两个人去,林平之还是意外跑出来的。要不是剑谱不在镖局,早就被青城派得手了。

他的徒弟不知道,我们读者知道啊。他的徒弟都是三观正?陆大有刚死就吵着去旅游的徒弟? 跟随嵩山派上恒山暗算令狐冲的可没少有华山派的师弟。

1荼蘼花开
引用 @tangsengk 发表的:
最烦这种不读原著的洗地文,金庸创作岳不群这一角色是为了刻画一个不得不黑化的好人? 岳的内心从来都没有变过,他就是一个隐藏的更深的左冷禅。华山派的道统从来就没在他心里有什么地位,书里最后借方正之口说的很清楚了,岳和左冷禅这种人是一路的,第一步是并派,第二步是武林盟主,第三步是当皇帝,第四步就是长生不老

岳不群60多了吧

君子剑也是几十年名头了,
黑化也正常,左冷禅魔教在,随时有灭派危险,你要是岳不群,你会怎么做?

安娜卡列尼娜不是作者我要写死她,是人物到那个地步不就不得不死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二胖快洗碗去 发表的:
他的徒弟不知道,我们读者知道啊。他的徒弟都是三观正?陆大有刚死就吵着去旅游的徒弟? 跟随嵩山派上恒山暗算令狐冲的可没少有华山派的师弟。

岳不群一开始也没想全力夺取剑谱,甚至到了福州他都没有去监视林平之,结果辟邪差点给左冷禅夺走了。

吵着旅游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里算啥。

华山派那八人均是令狐冲当年的师弟,林平之却不在其内。这数十人分成四列,手按剑柄,默不作声。

他们哪里暗算了,奉命上恒山,招都没出呢。

嵩山派青城派都是名门正派,都是可以下手对无辜人士灭门的。华山除了劳德诺有谁?有的话岳不群也不用每次阴谋都是自己一个人来了。
忘不了的晴
引用 @二胖快洗碗去 发表的:
他的徒弟不知道,我们读者知道啊。他的徒弟都是三观正?陆大有刚死就吵着去旅游的徒弟? 跟随嵩山派上恒山暗算令狐冲的可没少有华山派的师弟。

你这是上帝视角,开头你就能猜到结尾吗

秃了更有型
引用 @Black2018 发表的:
莫大知道自己挡不了左冷禅,所以根本就不来。
他当时就在衡阳城,之前还在客栈怒斥记者,等刘正风出事了再偷摸去杀费彬。

那时候应该不知道左冷禅要下手,再加上他和刘真的是走动少
meteor371
引用 @秃了更有型 发表的:
是处理办法之一,也是圆滑的表现。刘已经不想在江湖了,就是怕被人说是奸细,这样的道理谁都能说的过去,就算是台阶,过后当面屠戮的时候他岳掌门躲的可有点干净,换令狐冲试试?死在这也不会袖手旁观,我觉得金庸就是在写这种虚伪,后面令狐冲救向天问的时候形成鲜明对比。

笑傲的世界观就是武林江湖人不与官斗,令狐冲假扮的吴天德单枪匹马都没人敢动,刘正风已经攀上朝廷大员圣旨授参将了,左冷禅打破这个规矩来杀官已经摆明要拿刘正风开刀立威谁都拦不住了。

梦世繁华
或许金庸本身是希望用岳不群的虚伪来衬托令狐冲的洒脱,可惜不论是因为笔力不济还是构思不足,貌似最后是玩崩了。令狐冲洒脱过头成了个毫无责任心的浪荡子,反倒是二三十年来苦心孤诣维持局面的岳不群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二胖快洗碗去
引用 @忘不了的晴 发表的:
你这是上帝视角,开头你就能猜到结尾吗

上帝视角有问题么,讨论角色开上帝视角有问题么?不开上帝视角那还讨论个jb。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梦世繁华 发表的:
或许金庸本身是希望用岳不群的虚伪来衬托令狐冲的洒脱,可惜不论是因为笔力不济还是构思不足,貌似最后是玩崩了。令狐冲洒脱过头成了个毫无责任心的浪荡子,反倒是二三十年来苦心孤诣维持局面的岳不群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我这个帖子主要觉得岳不群这点太说不过去了。

他好歹当了十几年华山掌门,华山再咋的也比青城派强多了。结果华山上下除了劳德诺一个卧底,从岳不群老婆女儿到各个弟子都是三观正常的好人。岳不群几乎所有坏事都是自己谋划乃至亲自上阵得,这怎么也不像一个处心积虑要称王的人。要称王最基本的一点就是得有自己的班底吧,余沧海这样的一声令下弟子说灭门就灭门。 [ 此帖被呆呆兽面包在2019-11-05 09:32修改 ]
CD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风清扬的确讥讽过岳不群伪君子。
任我行的评价很客观么?他们父女专职抹黑老岳的,他自己就不是好东西。
至于冲虚,扛着炸药准备炸掉恒山的腹黑牛鼻子,他也虚伪的可以。
CD
引用 @二胖快洗碗去 发表的:
站不住,去看岳不群的出场那一段,他一直跟踪林平之。一出场就救下林平之,再收徒,好手段。

林平之一路换装改道多少次了,途径南昌和长沙,老岳一路和徒弟们在一起,怎么跟踪,分身法吗?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梦世繁华 发表的:
或许金庸本身是希望用岳不群的虚伪来衬托令狐冲的洒脱,可惜不论是因为笔力不济还是构思不足,貌似最后是玩崩了。令狐冲洒脱过头成了个毫无责任心的浪荡子,反倒是二三十年来苦心孤诣维持局面的岳不群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岳不群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好人,性格缺陷还是明显的,但是也绝非上来就是无比凶残奸恶的人。
魏天佑
引用 @CD 发表的:
岳不传紫霞秘籍 和 冲隐瞒后洞失传绝技,哪个更不该?
面对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而自己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否应该继续信守诺言?
杀死左冷禅和放出任我行,哪种行为对武林破坏力大?
一群陌生人羞辱你师父师母师妹,同时疯狂拍你的马屁,你会怎么做?
你受重伤时你师妹连夜赶路几十里偷秘籍为你疗伤,你师妹被人绑架一昼夜后你在知情的前提下依然和绑架犯称兄道弟,请问谁更爱谁?
你口口声声爱一个女子,在感情出现裂痕时,你不是尽力去补救,而是自怨自艾,公然和其他女子调情,到底是谁先放弃这段感情?

令狐冲就是个渣渣,但这不妨碍我们讨论岳不群啊
呆呆兽面包
引用 @魏天佑 发表的:
令狐冲就是个渣渣,但这不妨碍我们讨论岳不群啊

我这个帖子也不是说岳不群原先是好人,而是他一开始没那么大奸大恶。特别对徒弟的教导上对夫人都算不错。如果他上来就有巨大的野心,最起码就应该培养一批听自己话干坏事的人,而不是连自己老婆女儿都要瞒着。
赌怪单走一个六
引用 @CD 发表的:
岳不传紫霞秘籍 和 冲隐瞒后洞失传绝技,哪个更不该?
面对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而自己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否应该继续信守诺言?
杀死左冷禅和放出任我行,哪种行为对武林破坏力大?
一群陌生人羞辱你师父师母师妹,同时疯狂拍你的马屁,你会怎么做?
你受重伤时你师妹连夜赶路几十里偷秘籍为你疗伤,你师妹被人绑架一昼夜后你在知情的前提下依然和绑架犯称兄道弟,请问谁更爱谁?
你口口声声爱一个女子,在感情出现裂痕时,你不是尽力去补救,而是自怨自艾,公然和其他女子调情,到底是谁先放弃这段感情?

我是真觉得金庸把令狐冲写崩了,倒是林平之我觉得写的非常传神

使者三兄弟
所以他是伪君子啊

爱吃泡馍小炒的炮蜜
你只能说那会儿他还没有揭掉自己虚伪的面纱,还在用君子剑的招牌来隐瞒自己的野心。至于是不是好师傅好丈夫,只能说他在找到辟邪剑法以前,对老婆和徒弟没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吧。

呆呆兽面包
引用 @爱吃泡馍小炒的炮蜜 发表的:
你只能说那会儿他还没有揭掉自己虚伪的面纱,还在用君子剑的招牌来隐瞒自己的野心。至于是不是好师傅好丈夫,只能说他在找到辟邪剑法以前,对老婆和徒弟没太做过什么出格的事吧。

他如果上来就有野心,第一件事情就应该暗中培养一批听自己话的弟子办事。特别是笑傲江湖的设定下这个非常重要。

哪怕岳不群有余沧海这样一批说灭门就灭门的手下,也不至于全程自己一个人自编自导,杀个林平之也要他自己出来还没成,反而灭口英白罗。 [ 此帖被呆呆兽面包在2019-11-05 09:48修改 ]
刁蛮的小蛮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华山就是个小夫妻店,手下就那几个徒弟,迟早会被嵩山灭掉,嵩山十三太保个个都是紫霞岳不群的水平,岳不群为了自保只能拼一把辟邪剑谱了

虎扑用户668796
《师父》里那句台词很适合评价岳帮主,我是一个门派的全部希望。大徒弟进邪教,二徒弟是卧底,收个小林学辟邪剑谱女儿都赔上了,妥妥的培养下届掌门。
pf714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一开始岳不群肯定还没打算赔上女儿去算计辟邪剑谱的,否则也不至于叫劳德诺这个不太可靠的人去,林平之后来的话多少有点偏激,岳不群叫徒弟们去福威镖局应该真的是去打探消息
英道恬食者
引用 @CD 发表的:
岳不传紫霞秘籍 和 冲隐瞒后洞失传绝技,哪个更不该?
面对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而自己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否应该继续信守诺言?
杀死左冷禅和放出任我行,哪种行为对武林破坏力大?
一群陌生人羞辱你师父师母师妹,同时疯狂拍你的马屁,你会怎么做?
你受重伤时你师妹连夜赶路几十里偷秘籍为你疗伤,你师妹被人绑架一昼夜后你在知情的前提下依然和绑架犯称兄道弟,请问谁更爱谁?
你口口声声爱一个女子,在感情出现裂痕时,你不是尽力去补救,而是自怨自艾,公然和其他女子调情,到底是谁先放弃这段感情?

令狐冲确实蛮多缺点的是个侠客,但不是郭靖那种大侠。不过不妨碍他是我最喜欢的几个金庸主角之一。

呆呆兽面包
引用 @pf714 发表的:
一开始岳不群肯定还没打算赔上女儿去算计辟邪剑谱的,否则也不至于叫劳德诺这个不太可靠的人去,林平之后来的话多少有点偏激,岳不群叫徒弟们去福威镖局应该真的是去打探消息

岳不群如果一开始就要拿,绝对应该亲自挂帅,青城派一出手立刻出马,否则如果辟邪剑法真的在镖局就来不及了。
nksinisar
我觉得按照书中的表述,岳小的时候不知如何,但恐怕经历了剑气二宗残酷的内战之后,岳不群就看透了权力斗争的残酷,并下定了权力斗争的心思了,大概从这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他的结局。
李梅胖子小男孩
引用 @刁蛮的小蛮 发表的:
华山就是个小夫妻店,手下就那几个徒弟,迟早会被嵩山灭掉,嵩山十三太保个个都是紫霞岳不群的水平,岳不群为了自保只能拼一把辟邪剑谱了

别他徒弟剑法吊的时候他可不开心,觉的徒弟压着他了而不是徒弟吊自己有了帮手的感觉,小心眼,
CD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我这个帖子也不是说岳不群原先是好人,而是他一开始没那么大奸大恶。特别对徒弟的教导上对夫人都算不错。如果他上来就有巨大的野心,最起码就应该培养一批听自己话干坏事的人,而不是连自己老婆女儿都要瞒着。

不管金庸对岳不群的最初人设什么样子,整本书看下来,破庙之前的岳不群就是一个性格古板、心胸狭窄、胸无大志的书呆子。
最初的岳不群只想守住一亩三分地,派女儿去福建纯属看热闹,真正对辟邪剑法起心思是从破庙灭门战后开始的。
徒弟靠不住,只能靠自己,耍阴谋偷剑谱是为了保全自己门派,废了左冷禅后的人事安排是维持现状,密洞一网打尽是为了削弱其他门派势力,岳不群的行为告诉我们,他从来就没有称霸武林的野心和手段,他只是为了自保。
人家左冷禅收拢了多少江湖人士,岳不群连一个武功绝顶而且对自己忠诚的令狐冲都不接收,他的政治手段弱的可怜。

林平之和劳德诺说的话一大半是错的,小林子已经变态,而劳德诺本身就想抹黑老岳。

岳不群是一个悲剧人物,不是野心家。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别他徒弟剑法吊的时候他可不开心,觉的徒弟压着他了而不是徒弟吊自己有了帮手的感觉,小心眼,

他经历了剑气之争,不信任别人,这也是黑化的一个原因。
二胖快洗碗去
引用 @CD 发表的:
林平之一路换装改道多少次了,途径南昌和长沙,老岳一路和徒弟们在一起,怎么跟踪,分身法吗?

没看过书,就去看书。老岳没和徒弟们一起,请勿再回复。

1荼蘼花开
令狐冲本来就写崩了

要不是任我行病死了,魔教和正派开战,罪魁就是令狐冲,

而且令狐冲并非真洒脱,也是伪君子,如果当副教主娶盈盈就可以避免生灵涂炭,你会怎么做?

张无忌就不怕承担魔教教主的恶名,令狐冲就是没担当

刁蛮的小蛮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别他徒弟剑法吊的时候他可不开心,觉的徒弟压着他了而不是徒弟吊自己有了帮手的感觉,小心眼,

他打压令狐冲是因为在令狐冲身上突然出现了两个不可控的变量,一个是令狐冲突然剑法大增,二是令狐冲突然结交了江湖上一些神秘人物,这两点让岳不群不得不防啊,他最担心的就是令狐冲也被左冷禅收买了

pf714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岳不群如果一开始就要拿,绝对应该亲自挂帅,青城派一出手立刻出马,否则如果辟邪剑法真的在镖局就来不及了。

是呀,令狐冲办事不靠谱,劳德诺从入门起就不被信任,梁发以下武功太平庸,老婆不会去干这种偷鸡摸狗的事;老岳这种心思缜密的人,要是一开始就打辟邪剑谱的主意,绝对会是自己亲自去的
楚肆武
說岳不群是好丈夫還可以,好師傅有就有爭議了....首先他授徒全是氣宗那一套,授業上本來就未盡圓滿。而且他為了辟邪劍法做的事情,也很不磊落,算計令狐沖與岳靈珊感情的部分,已經走在邊緣線上,頂多只能說他在之前還保有一些底線沒破而已。
李梅胖子小男孩
引用 @CD 发表的:
风清扬的确讥讽过岳不群伪君子。
任我行的评价很客观么?他们父女专职抹黑老岳的,他自己就不是好东西。
至于冲虚,扛着炸药准备炸掉恒山的腹黑牛鼻子,他也虚伪的可以。

任我行在西湖底还不知道女儿和令有关系的时候就捧过不群的老婆。不是后面少林寺为了踩不群才捧的
魂葬曲
令狐冲道:“万万不敢……不敢与师……与你动手?”岳不群大声道:“到得今日,你还装腔作势干甚么?【那日在黄河舟中,五霸冈上,你勾结一般旁门左道,故意削我面子,其时我便已决意杀你】,隐忍至今,已是便宜了你。在福州你落入我手中,若不是碍着我夫人,早教你这小贼见阎王去了。当日一念之差,反使我女儿命丧于你这淫贼之手。”令狐冲急得只叫:“我没有……我没有……”

中华核弹头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对她老婆评价很高。我怎么感觉你在开车🐶

bbbbb8828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真想搞辟邪,排卧底劳德诺去?想色诱林平之让岳林珊扮丑?林平之和青城派的人同时到店里是岳不群安排的?余沧海儿子调戏岳林珊难道是岳不群遥控的?

实际上岳不群阴谋说很大程度是林平之的臆测,岳不群本来也只是去凑凑热闹的

cladvilla
引用 @凌夜岚 发表的:
我始终觉得拿到辟邪剑谱之前,他也算不上什么好人。因为这两段剧情。

刘夫人大叫一声,扑向儿子尸身。陆柏又喝道:“杀了!”狄修手起剑落,又是一剑刺入刘夫人背心。
定逸师太大怒,呼的一掌,向狄修击了过去,骂道:“禽兽!”丁勉抢上前来,也击出一掌。双掌相交,定逸师太退了三步,胸口一甜,一口鲜血涌到了嘴中,她要强好胜,硬生生将这口血咽入口腹中。丁勉微微一笑,道:“承让!”
定逸师太本来不以掌力见长,何况适才这一掌击向狄修,以长攻幼,本就未使全力,也不拟这一掌击死了他,不料丁勉突然出手,他那一掌却是凝聚了十成功力。双掌陡然相交,定逸师太欲待再催内力,已然不及,丁勉的掌力如排山倒海般压到,定逸师太受伤呕血,大怒之下,第二掌待再击出,一运力间,只觉丹田中痛如刀割,知道受伤已然不轻,眼前无法与抗,一挥手,怒道:“咱们走!”大踏步向门外走去,门下群尼都跟了出去。
陆柏喝道:“再杀!”两名嵩山弟子推出短剑,又杀了两名刘门弟子。
陆柏道:“刘门弟子听了,若要活命,此刻跪地求饶,指斥刘正风之非,便可免死。”
刘正风的女儿刘菁怒骂:“奸贼,你嵩山派比魔教奸恶万倍!”陆柏喝道:“杀了!”万大平提起长剑,一剑劈下,从刘菁右肩直劈至腰。史登达等嵩山弟子一剑一个,将早已点了穴道制住的刘门亲传弟子都杀了。
大厅上群雄虽然都是毕生在刀枪头上打滚之辈,见到这等屠杀惨状,也不禁心惊肉跳。有些前辈英雄本想出言阻止,但嵩山派动手实在太快,稍一犹豫之际,厅上已然尸横遍地。各人又想:自来邪正不两立,嵩山派此举并非出于对刘正风的私怨,而是为了对付魔教,虽然出手未免残忍,却也未可厚非。再者,其时嵩山派已然控制全局,连恒山派的定逸师太亦已铩羽而去,眼见天门道人、岳不群等高手都不作声,这是他五岳剑派之事,旁人倘若多管闲事,强行出头,势不免惹下杀身之祸,自以明哲保身的为是。

岳不群道:“武林中人请他治病疗伤,他定要那人先行立下重誓,病好伤愈之后,须得依他吩咐,去杀一个他所指定之人,这叫做一命抵一命。倘若他要杀的是个不相干之人,倒也罢了,要是他指定去杀的,竟是求治者的至亲好友,甚或是父兄妻儿,那岂不是为难之极?”


第一段刘家灭门之时,定逸师太与岳不群的对比,已经写明谁是真善人,谁是伪君子。至于第二段的那句“倘若他要杀的是个不相干之人,倒也罢了”,更是把他的人品表现得明明白白。

天门道长也没说话啊,他也不是反派啊。这里只能说定逸比岳高尚,岳的表现就和其他人一样,没有特别的地方。

李梅胖子小男孩
引用 @bbbbb8828 发表的:
真想搞辟邪,排卧底劳德诺去?想色诱林平之让岳林珊扮丑?林平之和青城派的人同时到店里是岳不群安排的?余沧海儿子调戏岳林珊难道是岳不群遥控的?

实际上岳不群阴谋说很大程度是林平之的臆测,岳不群本来也只是去凑凑热闹的

劳德诺是奸 细他早就知道,叫女儿跟他去是支开他,自己好下手,要不跟着不方便
保护脑仁儿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林远图也是窃取葵花宝典啊,岳肃蔡子峰也是窃取葵花宝典,这些人也没见说他们想称王称霸了。人的野心本来就会随着事情而变得,曹操一开始司马懿一开始也没想后来呢。

而你说的这句话是电视剧加的。

岳不群如果早就想撕破脸他大可以培养一部分对自己死忠得弟子,连余沧海都可以做到。而不是门下除了卧底每个都是好学生,结果搞阴谋每次都是自己一个人来连老婆女儿都没法依赖。

他们是没称王称霸,更多只是要做厉害的高手,但岳拿到手以后就会,信不?因为他有非常大的权力欲望,而且没有底线。
问一句,你看过原著吗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楚肆武 发表的:
說岳不群是好丈夫還可以,好師傅有就有爭議了....首先他授徒全是氣宗那一套,授業上本來就未盡圓滿。而且他為了辟邪劍法做的事情,也很不磊落,算計令狐沖與岳靈珊感情的部分,已經走在邊緣線上,頂多只能說他在之前還保有一些底線沒破而已。

我评价他师父标准是在于他的徒弟都是三观蛮正常的好人,这也导致他开始做坏事后只能亲自下场。
川下富江1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叫徒弟们去小林子那就居心不良了,不过没余沧海脸皮厚,为君子没毛病,风清扬和任我行对他风评都不好反而对她老婆评价很高。还有武当掌门也对他没好感。虚伪是没跑的

虚伪至极,金庸笔下第一伪君子——岳不群
赵兄托你帮我点事
引用 @梦世繁华 发表的:
或许金庸本身是希望用岳不群的虚伪来衬托令狐冲的洒脱,可惜不论是因为笔力不济还是构思不足,貌似最后是玩崩了。令狐冲洒脱过头成了个毫无责任心的浪荡子,反倒是二三十年来苦心孤诣维持局面的岳不群更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你说金庸笔力不济当心被金庸迷集火哈哈。
感觉他确实在这部书里强加了太多个人喜好在里面,以至于立场太过极端,再好的文笔也没法让所有读者接受他的预设立场。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劳德诺是奸 细他早就知道,叫女儿跟他去是支开他,自己好下手,要不跟着不方便

但是岳不群并没有第一时间亲临第一线啊,反而劳德诺去参与救林平之,如果辟邪被他找到直接就是左冷禅的了。

甚至在福州,岳不群也没有紧盯林平之,剑谱差点就被嵩山拿了。
寓言十九
个人认为,还是应该看岳不群不同时间段的立场,是想维护名门正派,还是想保住华山派?
在初期,岳不群是想两者兼得,但后来的事让他发现力不从心,尤其是掌门大弟子还是个惹事精,想得到辟邪剑谱,应该也是为了这两个目的。
笑傲的江湖很险恶,尤其是华山派忽然间跌落(剑气之争),其他门派保不准都想咬上一口,不得不庇荫于嵩山派之下,但嵩山派对于五岳剑派又是个钝刀割肉的做法,华山派的危机感并没有解除。在这样的情势下,其他三家剑派并没有能力与嵩山派抗争,想维持局面或者保住华山派,岳不群只能另辟蹊径。
可以说,岳不群的悲哀,首先是想保住华山派这个信念,其次是习练辟邪剑谱之后造成的心理伤害,反倒是君子的名声对他是等而次之的影响了。
楚肆武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我评价他师父标准是在于他的徒弟都是三观蛮正常的好人,这也导致他开始做坏事后只能亲自下场。

單指德育啊....按這個標準是可以算好師父了吧....雖然同樣用這種標準,江南七怪一定完爆岳不群。
虎扑用户731182
引用 @CD 发表的:
岳不传紫霞秘籍 和 冲隐瞒后洞失传绝技,哪个更不该?
面对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而自己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否应该继续信守诺言?
杀死左冷禅和放出任我行,哪种行为对武林破坏力大?
一群陌生人羞辱你师父师母师妹,同时疯狂拍你的马屁,你会怎么做?
你受重伤时你师妹连夜赶路几十里偷秘籍为你疗伤,你师妹被人绑架一昼夜后你在知情的前提下依然和绑架犯称兄道弟,请问谁更爱谁?
你口口声声爱一个女子,在感情出现裂痕时,你不是尽力去补救,而是自怨自艾,公然和其他女子调情,到底是谁先放弃这段感情?

令狐冲先不当人的~对不起同门,只不过主角光环~可以说华山白养他了

呆呆兽面包
引用 @楚肆武 发表的:
單指德育啊....按這個標準是可以算好師父了吧....雖然同樣用這種標準,江南七怪一定完爆岳不群。

当然,江南七怪在思想教育绝对是金书第一档的。
bbbbb8828
引用 @李梅胖子小男孩 发表的:
劳德诺是奸 细他早就知道,叫女儿跟他去是支开他,自己好下手,要不跟着不方便

显然不可能,真想拿辟邪,劳德诺直接留在华山,自己带着宁中则令狐冲不是更方便,无论是让别人先拿到自己后手抢,还是先救人再骗,成功率不是高得多?

虎扑用户731182
引用 @qrvhsvnmuf 发表的:
不太行,令狐冲有独孤九剑之后剑术比他高,岳不群心里的小九九泛滥。还有令狐冲重伤之后,江湖各种朋友因为圣姑巴结令狐少侠,而怠慢了岳不群,岳不群认为令狐冲在公众面前故意削他面子,书里师徒大战岳不群主动提到了这点。

也就是主角光环~不然令狐冲这么随性的人,会有人愿意结交么?

决定第三季
引用 @CD 发表的:
岳不传紫霞秘籍 和 冲隐瞒后洞失传绝技,哪个更不该?
面对师门生死存亡之际,而自己处于不稳定状态,是否应该继续信守诺言?
杀死左冷禅和放出任我行,哪种行为对武林破坏力大?
一群陌生人羞辱你师父师母师妹,同时疯狂拍你的马屁,你会怎么做?
你受重伤时你师妹连夜赶路几十里偷秘籍为你疗伤,你师妹被人绑架一昼夜后你在知情的前提下依然和绑架犯称兄道弟,请问谁更爱谁?
你口口声声爱一个女子,在感情出现裂痕时,你不是尽力去补救,而是自怨自艾,公然和其他女子调情,到底是谁先放弃这段感情?

岳掌门你来啦?🐶

赵兄托你帮我点事
引用 @呆呆兽面包 发表的:
我评价他师父标准是在于他的徒弟都是三观蛮正常的好人,这也导致他开始做坏事后只能亲自下场。

确实我在别处也看到过类似评论。说明你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
所以也有人觉得金庸是在强行制造戏剧冲突,天降一个现实中不可能存在的人设转变,再配上一个现实中不可能出现的师徒组合。
说句玩笑话,我之前看这师徒二人的冲突并不觉得写的不好,直到前几年看到曹云金和郭德纲撕逼,对比之下才发现金老对师徒矛盾如何产生如何爆发的描写有多么的苍白和不自然。
王十二郎
岳不群不过是想让华山派存活下来 五岳剑派被嵩山强迫结盟的时候可见得方正冲虚说一句公道话 小时候看岳不群是伪君子 大了看冲虚方正才是伪君子 余沧海是江湖中人 而岳不群才是知行合一的真君子
bbbbb8828
引用 @赵兄托你帮我点事 发表的:
你说金庸笔力不济当心被金庸迷集火哈哈。
感觉他确实在这部书里强加了太多个人喜好在里面,以至于立场太过极端,再好的文笔也没法让所有读者接受他的预设立场。

实际上就是剧情推不下去让岳不群当工具人背锅,要不然也不会让岳不群折回少林飞针杀二定,要知道无论辟邪葵花,针都不是专门武器,东方不败只是绣花时开打顺手用了而已,岳不群也不可能知道东方不败用过针。

李梅胖子小男孩
引用 @bbbbb8828 发表的:
显然不可能,真想拿辟邪,劳德诺直接留在华山,自己带着宁中则令狐冲不是更方便,无论是让别人先拿到自己后手抢,还是先救人再骗,成功率不是高得多?

他可是连老婆徒弟都骗的人抢东西这种不要脸的事怎么可能让老婆徒弟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