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身边,奔驰漏油这件事,也没造成多大影响啊!甚至还提高了销量

被坑得好惨
楼主 (虎扑)



至少在我身边一些买的起奔驰的人来说,影响真的不是很大啊,昨天还有个朋友才去看好了一辆奔驰。 我来说说他们的观点吧。 1、他们基本都觉得,买奔驰车出了问题,那只能说明买主倒霉,这和整体奔驰车的质量没多大的关系。 2、如果奔驰车都出问题了,那其它品牌就更不用说了。 3、现在这个紧要关头赶紧买,说不定还能打打折什么的。 有钱人的世界,我是有点搞不太懂的。 各位JR怎么看这种事呢?
[ 此帖被被坑得好惨在2019-04-16 10:08修改 ]

最新回帖

被坑得好惨
331 楼
这个但是可以哈哈。

被坑得好惨
330 楼
你们真的牛逼。

被坑得好惨
329 楼
哈哈哈哈哈。

卡西莫多的礼物
328 楼
漏油又不是通病,他们说的没错。

被坑得好惨
327 楼
你们啊。。,

被坑得好惨
326 楼
什么情况??

被坑得好惨
325 楼
爱自己

被坑得好惨
324 楼
你们牛逼。。

虎扑用户395165
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些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在意吧,毕竟任何豪车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那4S店的处理问题。 尼玛,楼下那JR,你发的这个破事水,让我脑壳疼 。 讲一讲我为了100万奖金,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封闭房间里待上整整一个月后的恐怖经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晚上,我女朋友发来一个链接。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上的一篇帖子。 帖子的标题名叫:我给你一百万,有胆你来战。 帖子里的内容是: 这是一场金钱与胆量的游戏。 我出金钱,你秀胆量。 我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我提供一个9.4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没有窗户,透不进外界的一点光线和一点声音。房间里没有钟,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房间里只有一盏24小时亮着的灯、一张床、一个马桶,以及一面镜子。 而你要做的,就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上一个月。 挑战期间,你除了身上穿戴的衣服、裤子、鞋子之外,不能带其它任何东西进这间屋子。饮食方面你不用担心,每天会有人从房间外的小窗口送三次食物和水,不过没有人会和你说话交流,你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能面对房间里的东西发呆。 如果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送你手上。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只要一个月之后,你能活着离开房间,即便你当时神志不清,甚至疯了,照样能领到百万奖金。 如果难以忍受寂寞,中途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得到任何奖金。 各位准备好了吗?月入百万不是梦,它就在你眼前,还等什么呢? 颤抖吧,少年!颤抖吧,胆量! ……………… 帖子末端还留了个地址和电话。 我看完那篇帖子之后有点懵,问女友什么意思。 女友竟然让我去试一试,还说如果是真的,我又能挑战成功的话,她父母要求的20万彩礼就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和她就可以真正意义上在一起了。 我告诉女友,这种事很明显就是假的。可女友却一根筋地让我去试一试,往后越说越激烈,我不想和她争吵,再加上我当时工作不太顺,只好答应了她。 我拨通了帖子里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简单交流两句,可以确定他就是发帖的那个人。 我没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对方也没啰嗦,让我第二天去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只要我愿意,明天到了目的地后,可以立马进行挑战。 第二天下午,我坐车去到沙平贝三夹广场的地下商场,以为很偏呢,结果是个闹市区。 到了地下商场大门口,我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 彼此确定了身份,我便跟着他走进了商场。没想到这个地下商场就像迷宫一样,我跟着口罩男走了几圈之后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最后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我们走进一个走廊,走廊很长,很狭窄,两边是可以反光的玻璃。最后我跟着口罩男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口罩男告诉我到了,然后敲了三下门。等门开的空档,我偷偷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个定位。 这是我和女友的约定,到了地方以后给她定位,以免意外发生时她找不到我。我是偷摸着给女友发信息,刚发出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猛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她两只眼睛,其中一只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瞳孔,突然看着有点吓人。 老太太递给我一张纸,用很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帮帮忙……”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口罩男突然朝我手拍了一把,小声说了一句:别乱接东西,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吓的一个激灵,忙将手缩回了回来,这个时候门从里边打开,口罩男招呼着我进去,在进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婆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好在门很快被关上,老婆婆随之被锁在了门外。 一进到屋里,和外边完全不一样,几面墙上都贴着镜子,一走进去感觉有无数个自己,看得我有些凌乱。 除了镜子,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长很高的书架,架子上放着一些文件夹,架子前是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脸上带着奇怪的面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到能散发香味的东西,我想或许是某个工作人员喷的香水味。 我正想着,戴面具的男人开口了,问我是否确定要参加挑战?我是带着试探的态度来这里,现在看到房间里的程设和两个戴面具的怪人,我有一点退缩,不过面具男又说了,只要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奉上,绝不拖欠半分。他还特意把一百万现金加重了音。 我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女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看到我发给她的地址,让我放胆尝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 女友的话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稳,挂掉电话之后,我告诉面具男:我愿意接受挑战。 接下来面具女念了一系列的遵守条约,大部分是帖子上的那些,念完之后,递给我几张纸,告诉我说如果同意,就在纸上签字并按手印。 我再次犹豫了,想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但是手却不听使唤地在纸上写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接着我被面具男带去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给我一套特制的衣裳让我换上,随后将我的衣服和带来的东西一并收着,并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在我离开时会还给我。 他还说:“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代表挑战成功,获得一百万的奖励,如果你无法坚持,可以随时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如果你在房间里做出过激行为,比如自残,破坏东西,也算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 口罩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现在是下午四点,挑战正式开始!”说完这些,面具男离开,随着咚一声大门被锁上,房间里变得安静异常。 房间里的陈设和帖子里介绍的差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马桶,一盏亮着的泛黄的灯,和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外界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完全的与世隔绝。 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镜子正好完全照出我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就是身上衣服有些奇怪,蓝色条纹跟医院病服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着镜中自己,我有些不习惯,原本只是带着试探的态度前来,不想挑战真的开始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有些草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孔,随即一块木板托着一份饭菜进来,放到地上后又很快缩回去,墙壁恢复原状。 我并不敢随便吃东西,缓慢地在房间里转圈,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转久了难免发困。我索性躺到,困乏和朦胧的睡意令我不多会便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放在门口地上的饭菜换了新的,应该是中途有人送新鲜食物进来,并把之前的饭菜带走。 房间里没有时钟,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肚子里饥肠辘辘,想吃东西,心里又有些害怕,但同时又想:“如果对方真的要我性命,不可能只把我关在这里。” 我一边分析一边回忆:“我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第一次送餐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此刻面前的这些饭菜应该是我进来后的第二餐,也就是第二天的早餐。 换句话说,我到这里至少超过十二小时了,既然我还安稳地站着,证明这伙人并没有要害我性命的意思。 有了这个想法,我三两下将饭吞下肚。还别说,饭菜不仅丰盛,味道还挺好,很合我的胃口,吃过之后,并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更加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这场挑战不是一场骗局,是真的,只要我撑过一个月,就能领到一百万!”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丝的兴奋和喜悦,对一个月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适应小房间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不过每次吃完饭后都会在墙角做上一个记号。 我没有时钟,不辨白天黑夜,无法断定过了多久,所以想了个用送餐的次数推断日期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一日三餐,一个月九十餐,只要我记录餐食的时间到达八十九次,就到了我出去的时候。 想到拿着一百万从这里出去那一天,我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只可惜,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些……人在极度安静又密闭的空间里,呆上三五日尚可,时间一久,难免厌倦。 我也一样,刚开始挺习惯,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枯燥无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每天面对着四面冷冰冰的墙壁,没人可以说话,我开始变得烦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烦躁越渐强烈,就像心里有一团火,烧得浑身难受,就是没办法扑灭。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扭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数自己画在墙角的线,计算着日子。 大约过了半月左右,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无助感,失落的心与长久的憋闷,令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话。 刚进来时镜子里干干净净的我,不知不觉长满了胡渣,头发因为长期没洗变得油腻,脸上颓废,身上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脏乞丐,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有无尽的苦楚,这种苦楚让我越来越绝望,甚至有了自残的念头。 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紧锁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我曾想过无数次大门打开后的景象,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飞奔出去,然而并没有。 看到面具男出现在门口,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出去。 “恭喜你,周游先生,你已经挑战成功,这里是承诺你的一百万现金。”面具男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打开,放在我面前。 背包里是一叠叠红钞票,正是我这次挑战的终极目标,可看到这些钱,我心中竟没了想象中的喜悦。 面具男再次说话,“周游先生,你是为数不多挑战成功的人,最终能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简直非同凡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早已经崩溃,更不可能明白这一个月我都经历了什么。 看我不回答,面具男也不再啰嗦,告诉我说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洗漱干净,换上来时穿戴的衣物,就可以带着一百万现金离开了。 我心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全程木讷地按照面具男说的洗漱、换衣服,最后带着现金离开。 一直到我走出了大门,闻到外边清新的空气,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细微人声,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成功了,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站在门口一声仰天长啸。 我闭着眼闻空气里清新的味道,听嘈杂的人声,好一会后,心里渐渐有了喜悦。 收了收肩膀上的背包带,我准备回家,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一低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老婆婆。惨白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只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瞳孔的眼睛。 我一个痉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一个月前来参加挑战时,也曾在这个走廊里遇到过这个老婆婆。老婆婆向之前一样,伸手朝我递过来一张纸。 我心里有几分好奇,正伸手准备接过老婆婆手里的纸。老婆婆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收回手,转身匆忙离开。我冲老婆婆喂了两声,她走得更快了,片刻的功夫消失在走廊里。 我一阵莫名其妙,忙跟上去,转过走廊的拐角,哪里还有老婆婆的身影,只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一张纸,上边印着一个彩色人头相,旁边写着“寻人启事”几个大字。 这是老婆婆落下的?她在找人? 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过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现在背上背着沉甸甸的一百万,只想迫不及待地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一边朝商场外走去,一边准备给女友打电话,可打开手机一看彻底懵了,手机通讯录里,根本就没有女友的号码,最近通话也没有。不仅通话记录和讯息栏里没有一条记录,甚至连一个聊天软件都没有,手机完全像是刚恢复出厂,所有软件都和新手机一模一样。 我可以确定手机是自己的,屏幕上那两道裂缝是自己之前不小心摔的。 一个月不用手机,也不至于恢复出厂吧?是口罩男那伙人把我手机恢复出厂了?我顿时怒气上来,直接掉头回去想找口罩男一伙人问问清楚,但没走多远就放弃了。 一方面这个商场像个迷宫,我出来的时候太激动,根本就有仔细记路,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另一方面,身上背着一百万人民币,一部手机的事太微不足道了。 我在商场里一边找出口,一边拨通记忆中女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竟然‘停机’。 我不以为意,赶忙找到商场的出口,直接打了辆车去往女友家。 女友是本地人,和她父母住一起。以前我每次送女友回家,总偷偷摸摸,只敢送到门口,小区都不敢进,怕撞上她父母,惹来冷嘲热讽。现在有钱了,我感觉自己脚下生风,走路腰杆都直了。 我径直找到女友家,敲门的时候预想了各种和女友重聚的画面,欢喜、感动、痛苦……万万没有想到…… 我敲了好一会的门才打开,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床上‘大战’,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女友变心了,在我挑战一百万的一个月时间里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紧紧握着拳头,刚要问男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同样的头发凌乱,先开口问我找谁? 我懵了,反问二人是谁,为什么在自己女友家? 俩人满脸的疑惑,同时嘀咕一声‘你女友’后,男人冲我喝道:“你谁啊,谁是你女友,有病吧?” “晓欣,马晓欣,我女友,这里是她家。”我一激动,立马喊道。 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马晓欣牛晓欣的,我告诉里,这里是我的家。走,赶紧走,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直接把门给关上。 我满脑子的浆糊,往后退了两步看门牌号,606,确实是女友的家。 我再次上去敲门,门很快被打开,随之传来男人不爽的声音:“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马晓欣……” 我不死心地凑上去,打断男人问:“这里是七栋二单元606吗?” 男人冲我点头,我忙又说:“我女友确实住在这里……” 男人睁大双眼,冲我低吼:“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我再说一次,这里是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走走走……赶紧走……” 男人往我身上推了两下,我纹丝不动,告诉他说:“之前我女友确实住这里……”没说完,男人怒了,冲我大骂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你的什么女朋友,你是不是还不走?”说着举起了拳头要打我,被屋里的女人拦了下来。 女人挡在男人面前,告诉我,这里确实是她家,住进来已经三四年时间,不可能有我女友。 女人说话的态度比男人温和很多,但却像一记晴天霹雳落到我头顶上,好半会没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女人的声音:“喂,小兄弟,我说的话你明白没有?这里真没有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 在我记忆中,我和女友马晓欣一起三年多,马晓欣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可能弄错。 可是眼前这对男女是什么情况? 我伸长脑袋往屋里望了望,整个人都懵了,屋里边所有陈设都和自己记忆中马晓欣家完全不一样,马晓欣和父母住,家里装修复古,总是收拾的很干净,此刻房间里装修简单,还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久没收拾,而且墙上挂着很多面前这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见我往屋里望,怒气冲冲举着拳头。 我忙往后退了退,说了声‘对不起’,可我不甘心,楼上楼下各敲了一遍门,结果很失望,敲了附近十几户人家,都没找到马晓欣,并且也没有打听到有马晓欣的任何消息。 晓欣消失了,仿若从人间蒸发…… 不,错了,不是她消失了,完全像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这个人。 找不到马晓欣,我只好先回家,路上的时候,我顺便去了一趟手机维修店,找修手机的师傅帮忙恢复删除的通讯录和各种软件。 师傅拿着我的手机一阵捣鼓,最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机完全是刚刚出厂的新机系统,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我以为是师傅本事不行,之后又找了几家手机维修店,结果一样,都说无法修复。 不仅手机无法修复,连后来去营业厅查询通话记录,也被告知‘没有’。 “我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都是我的,为什么手机里的内容和通话记录完全就是个新机,任何一条与过去有关的讯息都没有?这一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越想越奇怪,给马晓欣的手机号码冲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成功后再打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路上行走实在不安全,所以我先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锁。 我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可就是开不了锁,我捣鼓了好一阵,差点把钥匙断在锁眼里。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来时,门从里边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我问找谁? 我记忆中,我的父母在外地,房子是自己租的,平时一个人住。 家里突然出来个陌生老爷爷,我第一反应是‘小偷’。 我一把推开老爷爷走了进去,边走还边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当小……” 最后一个‘偷’字还没说出口,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我的岀租屋很很简陋也比较新,可这里陈设繁琐,各种家具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非常的陈旧,墙上尽是斑驳,看起来像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 我退出房间看一遍,是自己记忆中的岀租屋,于是再次走进去。 “喂,小伙子,你是谁?想干什么?”老爷爷跟在我后头不住冲我喊。 我没有回应,快速走进屋里转了一圈,客厅、卧室,全都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真的不是我家。 我不敢置信地站在屋子中央,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不停响起老爷爷的声音:“是不是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想抢我东西?” “爷爷,这里是不是金盛花园三栋二单元303?”我突然回头,瞪着老爷爷问。 老爷爷像是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冲我点了点头。 是我岀租屋的地址,没错,为什么不一样了? “你住这里多久了?”我继续问。 老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反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年纪大,想欺负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兵的……”边说边挥他手里的扫帚,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这种时候,我顾不了他人的愤怒,有的只有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我双手捏住老爷爷的手臂,大声喊道:“老爷爷,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认不认识,见没见过?” 老爷爷估摸着没明白我的意思,满脸蒙圈,盯着我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捏着老爷爷的手臂晃了晃,又问:“你倒是说话啊,你认不认识我?上个月……就上个月,我还住在这里的,就是这个屋子……” 老爷爷被我摇的难受,忙叫住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摇得更加用力,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近乎丧事了理智。 老爷子被摇得翻了两个白眼,眼看快受不了了,冲我大吼:“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 老爷爷的话让我瞬间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恢复。 一个老人不可能占着我的岀租屋还说谎骗我,而且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陈旧,墙面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不是一两个月时间能留下的。我错了,这里就是老爷爷的家。 我向老爷爷道歉,老爷爷却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紧握着扫帚不停后退。 我接着又朝老爷爷鞠了个躬,说了声‘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然后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老爷爷站在门口打电话:“儿子,快回来,家里来了个神经病……” 我一口气跑出小区,找了个十字路口坐下,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无比难受。 从我离开挑战屋开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开始变得奇怪,最初是手机,再是晓欣家,最后是我家……每一样都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究竟是我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在我接受挑战这一个月里,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 晓欣的家不是晓欣的,我的家不是我的,那我的家在哪里,晓欣的家在哪里,晓欣又在哪里? 一个月前,我的生活是正常的,一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个月里我一直待在挑战屋……如果说有人改变了我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挑战屋里的。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打了辆车再次去往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 之前因为被金钱驱使,我从未觉得挑战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来,那里充满了诡异,就跟一开始我的担心一样,什么人会无聊到花一百万做这种‘挑战三十天禁闭小黑屋’的游戏? 还有,偌大的挑战屋只有三个工作人员,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带着口罩,从进去到出来,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模样。 最后一点,密闭屋外的那个独眼老婆婆,她是谁?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地下商场,按照自己记忆寻找密闭屋。 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地方大,路子深,在我看来,每个店都差不多,我在里边转了几圈完全迷失了方向,别说找密闭屋,连出口在那个方向都完全搞不明白。 我在里边来来回回转了绕几个小时,找不同人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从未听过什么挑战屋。 我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站在商场门口,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和悔恨,早知道这样,就算穷死,也不会去参加那个破挑战。 现在家没了,女友也没了,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我猛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和父母联系,可始终想不起父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站在广场上,夜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爷爷出现在我面前,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个老爷爷很陌生,我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我有些防备地看着老爷爷,问他是谁。 老爷爷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记住,你最近经历的事以及脑子里记忆的事一定要在网上记录下来,以后每一个看见你记录故事的人将会是你的指路人、你的恩人。如果你不把记忆中的事以及经历的事在网上记录下来,那你以后将会很惨很惨,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不明真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记录你的事迹时,前期一定要用第一人称,当你把事情记录到与我谈话的地方时,后面记录的事情就必须转换为第三人称,而且必须用你的真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老爷爷说完,也不管我,直接就离开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老爷爷为什么会给我说这番话。自从挑战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的诡异。为了防止意外的事发生,我只好按照老爷爷说的做。 我叫周游,对,我叫周游,我不是神经病!我要用第三人称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老爷爷离开后,周游也就是我,依然站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周游盯着人老爷爷离开的方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女声,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远远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孩。 大半夜的别说人,车都很少,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孩,吓得周游全身汗毛立了起来。 女孩似乎认识周游,在周游抬头之后,缓缓朝周游走来,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可是在周游看来,这个笑容异常的诡异,周游忍不住往后缩,但身后就是广场栏杆,退无可退…… 003诡异的女友 很快女孩走到周游身边,很温柔地说:“周游,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走,跟我回去!”说完直接上来拉周游的手。这是后续原文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nvPT0u8tkCmFWAW488FdBA2/KQyEBBagPfXgn4SMoDUcDQ2 尼玛的啊,大白天的看的我脑壳凉悠悠的。   [ 此帖被木木阿叁在2019-04-16 11:52修改 ]
统一质量
话糙理不糙,但是说一点没影响是假的,只是对品牌的影响没这么快体现出来

1号冲锋枪
有些观念风评一旦形成是很难再扳回来的 比如修不好的捷豹 比如lemon car的Jeep
但估计在奔驰上影响不大,这一代太成功了
johnnyxu1988
一直以来不都这样么,我朋友原来做一家车行的法务,天天都有案子,都是车的问题,最后基本上也都是双方协议和解,有钱人在乎的东西,基本上是钱和面子,该买奔驰的还是买
但是这个事情出来后,如果慢慢发酵起来,对奔驰就不是一个好事情了
NH南航
其实确实是这样..

ZRATELS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一直以来不都这样么,我朋友原来做一家车行的法务,天天都有案子,都是车的问题,最后基本上也都是双方协议和解,有钱人在乎的东西,基本上是钱和面子,该买奔驰的还是买
但是这个事情出来后,如果慢慢发酵起来,对奔驰就不是一个好事情了

现在这个事件损伤的也是车主们的面子。
对于正在买的肯定没影响,但是对正在计划买的,肯定有影响。
端木csenzo
引用 @ZRATELS 发表的:
现在这个事件损伤的也是车主们的面子。
对于正在买的肯定没影响,但是对正在计划买的,肯定有影响。

真没什么影响。。
车这个东西确实是有中奖率的,狗奔这个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经销商自己作,所以楼主列出的几点里,1、3其实有点道理的……说不定有的正在计划买的,为此还加快节奏,赶上这波节奏加强一下和经销商的议价能力也不是没可能。。。。
johnnyxu1988
引用 @ZRATELS 发表的:
现在这个事件损伤的也是车主们的面子。
对于正在买的肯定没影响,但是对正在计划买的,肯定有影响。

对,如果以后见人买了奔驰,别人就去调笑他,他觉得买奔驰没面子,自然就没人买奔驰了
螺旋族Neo
买车不单是车子本身 还要考虑厂家和经销商的服务。起码这次事件暴露出来奔驰的售后服务有很大问题

lt57225
漏油奔现在再也不能满满的优越感了

greatfantasy
从西安这个事目前来看,围绕车出问题这个角度已经不在是关键点了,车出问题其实是小事一桩,现在节骨眼上的问题是厂家对你消费者的售后态度
ZRATELS
引用 @端木csenzo 发表的:
真没什么影响。。
车这个东西确实是有中奖率的,狗奔这个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经销商自己作,所以楼主列出的几点里,1、3其实有点道理的……说不定有的正在计划买的,为此还加快节奏,赶上这波节奏加强一下和经销商的议价能力也不是没可能。。。。

我天天开着,看着报道,心里都不爽。别人肯定也不爽。现在都后悔没买雷克萨斯。
vontomas
有影响也不至于对所有人都有影响,这个事情能影响奔驰最近三个月5%的销量,就能让奔驰很痛苦了。
dakoubabi
其实对奔驰的影响有限,但重要的是通过这件事改变车市这种风气!

DeAr_Mac
之前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无所谓质量,毕竟买不起的人羡慕他们,提起奔驰,好车,有钱,豪华,这让买得起的人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如果慢慢演变成买不起奔驰的人不羡慕他们了,看见奔驰就提漏油,欺诈,武装车展,久而久之,是不是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slowloris
1、3有道理。2没道理,因为奔驰质量不算好,至少品控不算好。所以奔驰出问题并不能推导出别的品牌也会出问题。反而说明那些质量榜单把奔驰排得比较靠后是有些道理的。
骑着将军的猪
引用 @端木csenzo 发表的:
真没什么影响。。
车这个东西确实是有中奖率的,狗奔这个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经销商自己作,所以楼主列出的几点里,1、3其实有点道理的……说不定有的正在计划买的,为此还加快节奏,赶上这波节奏加强一下和经销商的议价能力也不是没可能。。。。

这就是经销商的责任,恶意欺诈消费者,出门就漏油,出门前没检查出来,换成我我是不会信的。

青年阿宾
不知道啊,北京这边还是奥迪宝马比较多。

tt2470
参考三星和DG,主要看他们后续怎么补救
小学生别伤创三连
你身边几个人?用个例想说明什么????

大海终归喜洋洋
一直说的都是服务态度,不是车有没有问题。车有问题没关系,没有完美的车,服务上到位了,大家都觉得舒服。

谁家去买东西,被店员骂着打着,还笑嘻嘻的去抢着买?这样都跑去买的话,如果不是脑壳坏了就是真的贱,有受虐倾向。
库里唠嗑詹皇我都爱
引用 @1号冲锋枪 发表的:
有些观念风评一旦形成是很难再扳回来的 比如修不好的捷豹 比如lemon car的Jeep
但估计在奔驰上影响不大,这一代太成功了

成功到再出几次这样的事都不会影响奔驰根基,这一代的c和e真的是成功到没话说

火焰王子加百列
我觉得影响大多数集中在刷抖音和网页那批人身上,有能力消费那批人更多是看品牌和气场,更多是要对得起自己身份,奔驰在这方面还是优势巨大,很多调侃奔驰漏油的人其实也知道,德系三家奔驰绝对不算是漏油多的。

被坑得好惨
引用 @小学生别伤创三连 发表的:
你身边几个人?用个例想说明什么????

没想说明什么啊,我只是说我身边的啊,我也没说众人的想法啊,你这一连串的问号,让我很尴尬啊!!!!!
一手菜刀一手饭
这件事本来就不是奔驰的质量问题,而且这家4s店的处理问题

库里唠嗑詹皇我都爱
引用 @小学生别伤创三连 发表的:
你身边几个人?用个例想说明什么????

说明不了啥啊,只是这个月c和e销量还是能领先啊……

大思想家
引用 @端木csenzo 发表的:
真没什么影响。。
车这个东西确实是有中奖率的,狗奔这个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经销商自己作,所以楼主列出的几点里,1、3其实有点道理的……说不定有的正在计划买的,为此还加快节奏,赶上这波节奏加强一下和经销商的议价能力也不是没可能。。。。

怎么没影响了...想等年底再买个S,家里人都在劝阻
大布兰恩特
所以说都是惯的,就像之前本田机油增多,本来要加价的思域,我朋友看不加价,还有优惠了赶紧去4s店看车…

ZZwayne
又禁言了?
我想不出名字Oo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对,如果以后见人买了奔驰,别人就去调笑他,他觉得买奔驰没面子,自然就没人买奔驰了

我们去调笑他又没用的,一个人只有被他在乎的人调笑,他才会觉得难过。

虎扑用户760834
我觉得,短时间看不出来,不代表没有

其实好吧
从车的角度讲,可能真的影响不大,这次漏油是单一车辆问题,不是这个车型或者这个发动机型号的普遍问题。毕竟事情闹那么大,是4s自己作的。会拿漏油调侃自己同事朋友的亲戚(奔驰车主)的应该也不会太多啊。

空之猫
你关注汽车之家就知道各品牌新车漏油的事时有发生,这个就好比空难一样是小概率事件,碰上了就是走大霉。
这事主要还是因为发展过于戏剧化,经销商过于****,外加主演是奔驰。
奔驰这个品牌在大家心目中一直很像是养尊处优的贵族家大小姐,结果现在大家发现这个贵族大小姐居然在搞援助交际,所以墙倒众人推,反弹更厉害,普通老百姓肯定要抓住这个机会来一场狂欢。
ludwigao
引用 @统一质量 发表的:
话糙理不糙,但是说一点没影响是假的,只是对品牌的影响没这么快体现出来

其实也没啥影响。招牌太大了,其它的几家也没好到哪儿去

CP3-LA12-DW3
三星到现在在中国还没死透就是这个原因,奔驰不是只做死忠的生意,还得抢宝马奥迪等豪华品牌的客户,说没啥影响根本不可能,到时候看销售数据就知道了。
骑士控卫托马斯
说几个例子。
大众干式双离合闪烁、扭力梁贴片、老款EA888烧机油。
丰田刹车门、cvt故障
本田机油门、老款CVT故障

以上很多都是“通病”,并不影响销量(除了CRV停售,但是一恢复又是爆款)

所以奔驰这个还算事小概率事件,多数人还是不在乎。

毕业还有很远啊
如果我以后可以买的起的话 我还是想着 退一赔三很划算🐶

ludwigao
引用 @木木阿叁 发表的:
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些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在意吧,毕竟任何豪车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那4S店的处理问题。 尼玛,楼下那JR,你发的这个破事水,让我脑壳疼 。 讲一讲我为了100万奖金,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封闭房间里待上整整一个月后的恐怖经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晚上,我女朋友发来一个链接。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上的一篇帖子。 帖子的标题名叫:我给你一百万,有胆你来战。 帖子里的内容是: 这是一场金钱与胆量的游戏。 我出金钱,你秀胆量。 我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我提供一个9.4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没有窗户,透不进外界的一点光线和一点声音。房间里没有钟,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房间里只有一盏24小时亮着的灯、一张床、一个马桶,以及一面镜子。 而你要做的,就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上一个月。 挑战期间,你除了身上穿戴的衣服、裤子、鞋子之外,不能带其它任何东西进这间屋子。饮食方面你不用担心,每天会有人从房间外的小窗口送三次食物和水,不过没有人会和你说话交流,你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能面对房间里的东西发呆。 如果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送你手上。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只要一个月之后,你能活着离开房间,即便你当时神志不清,甚至疯了,照样能领到百万奖金。 如果难以忍受寂寞,中途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得到任何奖金。 各位准备好了吗?月入百万不是梦,它就在你眼前,还等什么呢? 颤抖吧,少年!颤抖吧,胆量! ……………… 帖子末端还留了个地址和电话。 我看完那篇帖子之后有点懵,问女友什么意思。 女友竟然让我去试一试,还说如果是真的,我又能挑战成功的话,她父母要求的20万彩礼就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和她就可以真正意义上在一起了。 我告诉女友,这种事很明显就是假的。可女友却一根筋地让我去试一试,往后越说越激烈,我不想和她争吵,再加上我当时工作不太顺,只好答应了她。 我拨通了帖子里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简单交流两句,可以确定他就是发帖的那个人。 我没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对方也没啰嗦,让我第二天去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只要我愿意,明天到了目的地后,可以立马进行挑战。 第二天下午,我坐车去到沙平贝三夹广场的地下商场,以为很偏呢,结果是个闹市区。 到了地下商场大门口,我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 彼此确定了身份,我便跟着他走进了商场。没想到这个地下商场就像迷宫一样,我跟着口罩男走了几圈之后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最后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我们走进一个走廊,走廊很长,很狭窄,两边是可以反光的玻璃。最后我跟着口罩男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口罩男告诉我到了,然后敲了三下门。等门开的空档,我偷偷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个定位。 这是我和女友的约定,到了地方以后给她定位,以免意外发生时她找不到我。我是偷摸着给女友发信息,刚发出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猛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她两只眼睛,其中一只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瞳孔,突然看着有点吓人。 老太太递给我一张纸,用很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帮帮忙……”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口罩男突然朝我手拍了一把,小声说了一句:别乱接东西,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吓的一个激灵,忙将手缩回了回来,这个时候门从里边打开,口罩男招呼着我进去,在进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婆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好在门很快被关上,老婆婆随之被锁在了门外。 一进到屋里,和外边完全不一样,几面墙上都贴着镜子,一走进去感觉有无数个自己,看得我有些凌乱。 除了镜子,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长很高的书架,架子上放着一些文件夹,架子前是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脸上带着奇怪的面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到能散发香味的东西,我想或许是某个工作人员喷的香水味。 我正想着,戴面具的男人开口了,问我是否确定要参加挑战?我是带着试探的态度来这里,现在看到房间里的程设和两个戴面具的怪人,我有一点退缩,不过面具男又说了,只要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奉上,绝不拖欠半分。他还特意把一百万现金加重了音。 我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女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看到我发给她的地址,让我放胆尝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 女友的话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稳,挂掉电话之后,我告诉面具男:我愿意接受挑战。 接下来面具女念了一系列的遵守条约,大部分是帖子上的那些,念完之后,递给我几张纸,告诉我说如果同意,就在纸上签字并按手印。 我再次犹豫了,想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但是手却不听使唤地在纸上写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接着我被面具男带去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给我一套特制的衣裳让我换上,随后将我的衣服和带来的东西一并收着,并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在我离开时会还给我。 他还说:“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代表挑战成功,获得一百万的奖励,如果你无法坚持,可以随时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如果你在房间里做出过激行为,比如自残,破坏东西,也算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 口罩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现在是下午四点,挑战正式开始!”说完这些,面具男离开,随着咚一声大门被锁上,房间里变得安静异常。 房间里的陈设和帖子里介绍的差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马桶,一盏亮着的泛黄的灯,和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外界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完全的与世隔绝。 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镜子正好完全照出我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就是身上衣服有些奇怪,蓝色条纹跟医院病服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着镜中自己,我有些不习惯,原本只是带着试探的态度前来,不想挑战真的开始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有些草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孔,随即一块木板托着一份饭菜进来,放到地上后又很快缩回去,墙壁恢复原状。 我并不敢随便吃东西,缓慢地在房间里转圈,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转久了难免发困。我索性躺到,困乏和朦胧的睡意令我不多会便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放在门口地上的饭菜换了新的,应该是中途有人送新鲜食物进来,并把之前的饭菜带走。 房间里没有时钟,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肚子里饥肠辘辘,想吃东西,心里又有些害怕,但同时又想:“如果对方真的要我性命,不可能只把我关在这里。” 我一边分析一边回忆:“我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第一次送餐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此刻面前的这些饭菜应该是我进来后的第二餐,也就是第二天的早餐。 换句话说,我到这里至少超过十二小时了,既然我还安稳地站着,证明这伙人并没有要害我性命的意思。 有了这个想法,我三两下将饭吞下肚。还别说,饭菜不仅丰盛,味道还挺好,很合我的胃口,吃过之后,并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更加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这场挑战不是一场骗局,是真的,只要我撑过一个月,就能领到一百万!”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丝的兴奋和喜悦,对一个月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适应小房间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不过每次吃完饭后都会在墙角做上一个记号。 我没有时钟,不辨白天黑夜,无法断定过了多久,所以想了个用送餐的次数推断日期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一日三餐,一个月九十餐,只要我记录餐食的时间到达八十九次,就到了我出去的时候。 想到拿着一百万从这里出去那一天,我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只可惜,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些……人在极度安静又密闭的空间里,呆上三五日尚可,时间一久,难免厌倦。 我也一样,刚开始挺习惯,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枯燥无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每天面对着四面冷冰冰的墙壁,没人可以说话,我开始变得烦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烦躁越渐强烈,就像心里有一团火,烧得浑身难受,就是没办法扑灭。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扭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数自己画在墙角的线,计算着日子。 大约过了半月左右,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无助感,失落的心与长久的憋闷,令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话。 刚进来时镜子里干干净净的我,不知不觉长满了胡渣,头发因为长期没洗变得油腻,脸上颓废,身上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脏乞丐,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有无尽的苦楚,这种苦楚让我越来越绝望,甚至有了自残的念头。 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紧锁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我曾想过无数次大门打开后的景象,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飞奔出去,然而并没有。 看到面具男出现在门口,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出去。 “恭喜你,周游先生,你已经挑战成功,这里是承诺你的一百万现金。”面具男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打开,放在我面前。 背包里是一叠叠红钞票,正是我这次挑战的终极目标,可看到这些钱,我心中竟没了想象中的喜悦。 面具男再次说话,“周游先生,你是为数不多挑战成功的人,最终能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简直非同凡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早已经崩溃,更不可能明白这一个月我都经历了什么。 看我不回答,面具男也不再啰嗦,告诉我说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洗漱干净,换上来时穿戴的衣物,就可以带着一百万现金离开了。 我心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全程木讷地按照面具男说的洗漱、换衣服,最后带着现金离开。 一直到我走出了大门,闻到外边清新的空气,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细微人声,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成功了,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站在门口一声仰天长啸。 我闭着眼闻空气里清新的味道,听嘈杂的人声,好一会后,心里渐渐有了喜悦。 收了收肩膀上的背包带,我准备回家,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一低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老婆婆。惨白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只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瞳孔的眼睛。 我一个痉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一个月前来参加挑战时,也曾在这个走廊里遇到过这个老婆婆。老婆婆向之前一样,伸手朝我递过来一张纸。 我心里有几分好奇,正伸手准备接过老婆婆手里的纸。老婆婆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收回手,转身匆忙离开。我冲老婆婆喂了两声,她走得更快了,片刻的功夫消失在走廊里。 我一阵莫名其妙,忙跟上去,转过走廊的拐角,哪里还有老婆婆的身影,只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一张纸,上边印着一个彩色人头相,旁边写着“寻人启事”几个大字。 这是老婆婆落下的?她在找人? 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过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现在背上背着沉甸甸的一百万,只想迫不及待地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一边朝商场外走去,一边准备给女友打电话,可打开手机一看彻底懵了,手机通讯录里,根本就没有女友的号码,最近通话也没有。不仅通话记录和讯息栏里没有一条记录,甚至连一个聊天软件都没有,手机完全像是刚恢复出厂,所有软件都和新手机一模一样。 我可以确定手机是自己的,屏幕上那两道裂缝是自己之前不小心摔的。 一个月不用手机,也不至于恢复出厂吧?是口罩男那伙人把我手机恢复出厂了?我顿时怒气上来,直接掉头回去想找口罩男一伙人问问清楚,但没走多远就放弃了。 一方面这个商场像个迷宫,我出来的时候太激动,根本就有仔细记路,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另一方面,身上背着一百万人民币,一部手机的事太微不足道了。 我在商场里一边找出口,一边拨通记忆中女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竟然‘停机’。 我不以为意,赶忙找到商场的出口,直接打了辆车去往女友家。 女友是本地人,和她父母住一起。以前我每次送女友回家,总偷偷摸摸,只敢送到门口,小区都不敢进,怕撞上她父母,惹来冷嘲热讽。现在有钱了,我感觉自己脚下生风,走路腰杆都直了。 我径直找到女友家,敲门的时候预想了各种和女友重聚的画面,欢喜、感动、痛苦……万万没有想到…… 我敲了好一会的门才打开,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床上‘大战’,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女友变心了,在我挑战一百万的一个月时间里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紧紧握着拳头,刚要问男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同样的头发凌乱,先开口问我找谁? 我懵了,反问二人是谁,为什么在自己女友家? 俩人满脸的疑惑,同时嘀咕一声‘你女友’后,男人冲我喝道:“你谁啊,谁是你女友,有病吧?” “晓欣,马晓欣,我女友,这里是她家。”我一激动,立马喊道。 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马晓欣牛晓欣的,我告诉里,这里是我的家。走,赶紧走,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直接把门给关上。 我满脑子的浆糊,往后退了两步看门牌号,606,确实是女友的家。 我再次上去敲门,门很快被打开,随之传来男人不爽的声音:“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马晓欣……” 我不死心地凑上去,打断男人问:“这里是七栋二单元606吗?” 男人冲我点头,我忙又说:“我女友确实住在这里……” 男人睁大双眼,冲我低吼:“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我再说一次,这里是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走走走……赶紧走……” 男人往我身上推了两下,我纹丝不动,告诉他说:“之前我女友确实住这里……”没说完,男人怒了,冲我大骂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你的什么女朋友,你是不是还不走?”说着举起了拳头要打我,被屋里的女人拦了下来。 女人挡在男人面前,告诉我,这里确实是她家,住进来已经三四年时间,不可能有我女友。 女人说话的态度比男人温和很多,但却像一记晴天霹雳落到我头顶上,好半会没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女人的声音:“喂,小兄弟,我说的话你明白没有?这里真没有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 在我记忆中,我和女友马晓欣一起三年多,马晓欣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可能弄错。 可是眼前这对男女是什么情况? 我伸长脑袋往屋里望了望,整个人都懵了,屋里边所有陈设都和自己记忆中马晓欣家完全不一样,马晓欣和父母住,家里装修复古,总是收拾的很干净,此刻房间里装修简单,还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久没收拾,而且墙上挂着很多面前这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见我往屋里望,怒气冲冲举着拳头。 我忙往后退了退,说了声‘对不起’,可我不甘心,楼上楼下各敲了一遍门,结果很失望,敲了附近十几户人家,都没找到马晓欣,并且也没有打听到有马晓欣的任何消息。 晓欣消失了,仿若从人间蒸发…… 不,错了,不是她消失了,完全像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这个人。 找不到马晓欣,我只好先回家,路上的时候,我顺便去了一趟手机维修店,找修手机的师傅帮忙恢复删除的通讯录和各种软件。 师傅拿着我的手机一阵捣鼓,最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机完全是刚刚出厂的新机系统,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我以为是师傅本事不行,之后又找了几家手机维修店,结果一样,都说无法修复。 不仅手机无法修复,连后来去营业厅查询通话记录,也被告知‘没有’。 “我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都是我的,为什么手机里的内容和通话记录完全就是个新机,任何一条与过去有关的讯息都没有?这一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越想越奇怪,给马晓欣的手机号码冲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成功后再打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路上行走实在不安全,所以我先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锁。 我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可就是开不了锁,我捣鼓了好一阵,差点把钥匙断在锁眼里。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来时,门从里边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我问找谁? 我记忆中,我的父母在外地,房子是自己租的,平时一个人住。 家里突然出来个陌生老爷爷,我第一反应是‘小偷’。 我一把推开老爷爷走了进去,边走还边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当小……” 最后一个‘偷’字还没说出口,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我的岀租屋很很简陋也比较新,可这里陈设繁琐,各种家具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非常的陈旧,墙上尽是斑驳,看起来像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 我退出房间看一遍,是自己记忆中的岀租屋,于是再次走进去。 “喂,小伙子,你是谁?想干什么?”老爷爷跟在我后头不住冲我喊。 我没有回应,快速走进屋里转了一圈,客厅、卧室,全都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真的不是我家。 我不敢置信地站在屋子中央,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不停响起老爷爷的声音:“是不是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想抢我东西?” “爷爷,这里是不是金盛花园三栋二单元303?”我突然回头,瞪着老爷爷问。 老爷爷像是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冲我点了点头。 是我岀租屋的地址,没错,为什么不一样了? “你住这里多久了?”我继续问。 老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反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年纪大,想欺负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兵的……”边说边挥他手里的扫帚,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这种时候,我顾不了他人的愤怒,有的只有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我双手捏住老爷爷的手臂,大声喊道:“老爷爷,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认不认识,见没见过?” 老爷爷估摸着没明白我的意思,满脸蒙圈,盯着我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捏着老爷爷的手臂晃了晃,又问:“你倒是说话啊,你认不认识我?上个月……就上个月,我还住在这里的,就是这个屋子……” 老爷爷被我摇的难受,忙叫住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摇得更加用力,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近乎丧事了理智。 老爷子被摇得翻了两个白眼,眼看快受不了了,冲我大吼:“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 老爷爷的话让我瞬间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恢复。 一个老人不可能占着我的岀租屋还说谎骗我,而且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陈旧,墙面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不是一两个月时间能留下的。我错了,这里就是老爷爷的家。 我向老爷爷道歉,老爷爷却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紧握着扫帚不停后退。 我接着又朝老爷爷鞠了个躬,说了声‘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然后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老爷爷站在门口打电话:“儿子,快回来,家里来了个神经病……” 我一口气跑出小区,找了个十字路口坐下,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无比难受。 从我离开挑战屋开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开始变得奇怪,最初是手机,再是晓欣家,最后是我家……每一样都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究竟是我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在我接受挑战这一个月里,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 晓欣的家不是晓欣的,我的家不是我的,那我的家在哪里,晓欣的家在哪里,晓欣又在哪里? 一个月前,我的生活是正常的,一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个月里我一直待在挑战屋……如果说有人改变了我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挑战屋里的。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打了辆车再次去往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 之前因为被金钱驱使,我从未觉得挑战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来,那里充满了诡异,就跟一开始我的担心一样,什么人会无聊到花一百万做这种‘挑战三十天禁闭小黑屋’的游戏? 还有,偌大的挑战屋只有三个工作人员,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带着口罩,从进去到出来,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模样。 最后一点,密闭屋外的那个独眼老婆婆,她是谁?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地下商场,按照自己记忆寻找密闭屋。 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地方大,路子深,在我看来,每个店都差不多,我在里边转了几圈完全迷失了方向,别说找密闭屋,连出口在那个方向都完全搞不明白。 我在里边来来回回转了绕几个小时,找不同人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从未听过什么挑战屋。 我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站在商场门口,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和悔恨,早知道这样,就算穷死,也不会去参加那个破挑战。 现在家没了,女友也没了,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我猛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和父母联系,可始终想不起父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站在广场上,夜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爷爷出现在我面前,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个老爷爷很陌生,我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我有些防备地看着老爷爷,问他是谁。 老爷爷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记住,你最近经历的事以及脑子里记忆的事一定要在网上记录下来,以后每一个看见你记录故事的人将会是你的指路人、你的恩人。如果你不把记忆中的事以及经历的事在网上记录下来,那你以后将会很惨很惨,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不明真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记录你的事迹时,前期一定要用第一人称,当你把事情记录到与我谈话的地方时,后面记录的事情就必须转换为第三人称,而且必须用你的真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老爷爷说完,也不管我,直接就离开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老爷爷为什么会给我说这番话。自从挑战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的诡异。为了防止意外的事发生,我只好按照老爷爷说的做。 我叫周游,对,我叫周游,我不是神经病!我要用第三人称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老爷爷离开后,周游也就是我,依然站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周游盯着人老爷爷离开的方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女声,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远远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孩。 大半夜的别说人,车都很少,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孩,吓得周游全身汗毛立了起来。 女孩似乎认识周游,在周游抬头之后,缓缓朝周游走来,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可是在周游看来,这个笑容异常的诡异,周游忍不住往后缩,但身后就是广场栏杆,退无可退…… 003诡异的女友 很快女孩走到周游身边,很温柔地说:“周游,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走,跟我回去!”说完直接上来拉周游的手。这是后续原文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nvPT0u8tkCmFWAW488FdBA2/KQyEBBagPfXgn4SMoDUcDQ2 尼玛的啊,大白天的看的我脑壳凉悠悠的。  

没办法,卖家市场。品牌自身实力雄厚,而且其它厂商也没好到哪儿去。

iStrawberry
引用 @统一质量 发表的:
话糙理不糙,但是说一点没影响是假的,只是对品牌的影响没这么快体现出来

千里之提,毁于蚁穴。
崩塌都是从这种小事慢慢累积的。
三星手机当时也是对中国的维权事件处理得恶心,所以现在中国的市场相比以前崩了很多。

网名不要长
引用 @NH南航 发表的:
其实确实是这样..

反正我买不起,确实对我没什么影响,不过想想有钱的还不就是在那几个品牌选,只不过不去出事那家店买罢了

q602682672
引用 @木木阿叁 发表的:
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些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在意吧,毕竟任何豪车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那4S店的处理问题。 尼玛,楼下那JR,你发的这个破事水,让我脑壳疼 。 讲一讲我为了100万奖金,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封闭房间里待上整整一个月后的恐怖经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晚上,我女朋友发来一个链接。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上的一篇帖子。 帖子的标题名叫:我给你一百万,有胆你来战。 帖子里的内容是: 这是一场金钱与胆量的游戏。 我出金钱,你秀胆量。 我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我提供一个9.4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没有窗户,透不进外界的一点光线和一点声音。房间里没有钟,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房间里只有一盏24小时亮着的灯、一张床、一个马桶,以及一面镜子。 而你要做的,就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上一个月。 挑战期间,你除了身上穿戴的衣服、裤子、鞋子之外,不能带其它任何东西进这间屋子。饮食方面你不用担心,每天会有人从房间外的小窗口送三次食物和水,不过没有人会和你说话交流,你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能面对房间里的东西发呆。 如果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送你手上。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只要一个月之后,你能活着离开房间,即便你当时神志不清,甚至疯了,照样能领到百万奖金。 如果难以忍受寂寞,中途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得到任何奖金。 各位准备好了吗?月入百万不是梦,它就在你眼前,还等什么呢? 颤抖吧,少年!颤抖吧,胆量! ……………… 帖子末端还留了个地址和电话。 我看完那篇帖子之后有点懵,问女友什么意思。 女友竟然让我去试一试,还说如果是真的,我又能挑战成功的话,她父母要求的20万彩礼就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和她就可以真正意义上在一起了。 我告诉女友,这种事很明显就是假的。可女友却一根筋地让我去试一试,往后越说越激烈,我不想和她争吵,再加上我当时工作不太顺,只好答应了她。 我拨通了帖子里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简单交流两句,可以确定他就是发帖的那个人。 我没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对方也没啰嗦,让我第二天去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只要我愿意,明天到了目的地后,可以立马进行挑战。 第二天下午,我坐车去到沙平贝三夹广场的地下商场,以为很偏呢,结果是个闹市区。 到了地下商场大门口,我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 彼此确定了身份,我便跟着他走进了商场。没想到这个地下商场就像迷宫一样,我跟着口罩男走了几圈之后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最后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我们走进一个走廊,走廊很长,很狭窄,两边是可以反光的玻璃。最后我跟着口罩男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口罩男告诉我到了,然后敲了三下门。等门开的空档,我偷偷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个定位。 这是我和女友的约定,到了地方以后给她定位,以免意外发生时她找不到我。我是偷摸着给女友发信息,刚发出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猛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她两只眼睛,其中一只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瞳孔,突然看着有点吓人。 老太太递给我一张纸,用很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帮帮忙……”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口罩男突然朝我手拍了一把,小声说了一句:别乱接东西,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吓的一个激灵,忙将手缩回了回来,这个时候门从里边打开,口罩男招呼着我进去,在进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婆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好在门很快被关上,老婆婆随之被锁在了门外。 一进到屋里,和外边完全不一样,几面墙上都贴着镜子,一走进去感觉有无数个自己,看得我有些凌乱。 除了镜子,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长很高的书架,架子上放着一些文件夹,架子前是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脸上带着奇怪的面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到能散发香味的东西,我想或许是某个工作人员喷的香水味。 我正想着,戴面具的男人开口了,问我是否确定要参加挑战?我是带着试探的态度来这里,现在看到房间里的程设和两个戴面具的怪人,我有一点退缩,不过面具男又说了,只要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奉上,绝不拖欠半分。他还特意把一百万现金加重了音。 我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女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看到我发给她的地址,让我放胆尝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 女友的话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稳,挂掉电话之后,我告诉面具男:我愿意接受挑战。 接下来面具女念了一系列的遵守条约,大部分是帖子上的那些,念完之后,递给我几张纸,告诉我说如果同意,就在纸上签字并按手印。 我再次犹豫了,想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但是手却不听使唤地在纸上写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接着我被面具男带去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给我一套特制的衣裳让我换上,随后将我的衣服和带来的东西一并收着,并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在我离开时会还给我。 他还说:“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代表挑战成功,获得一百万的奖励,如果你无法坚持,可以随时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如果你在房间里做出过激行为,比如自残,破坏东西,也算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 口罩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现在是下午四点,挑战正式开始!”说完这些,面具男离开,随着咚一声大门被锁上,房间里变得安静异常。 房间里的陈设和帖子里介绍的差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马桶,一盏亮着的泛黄的灯,和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外界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完全的与世隔绝。 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镜子正好完全照出我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就是身上衣服有些奇怪,蓝色条纹跟医院病服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着镜中自己,我有些不习惯,原本只是带着试探的态度前来,不想挑战真的开始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有些草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孔,随即一块木板托着一份饭菜进来,放到地上后又很快缩回去,墙壁恢复原状。 我并不敢随便吃东西,缓慢地在房间里转圈,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转久了难免发困。我索性躺到,困乏和朦胧的睡意令我不多会便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放在门口地上的饭菜换了新的,应该是中途有人送新鲜食物进来,并把之前的饭菜带走。 房间里没有时钟,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肚子里饥肠辘辘,想吃东西,心里又有些害怕,但同时又想:“如果对方真的要我性命,不可能只把我关在这里。” 我一边分析一边回忆:“我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第一次送餐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此刻面前的这些饭菜应该是我进来后的第二餐,也就是第二天的早餐。 换句话说,我到这里至少超过十二小时了,既然我还安稳地站着,证明这伙人并没有要害我性命的意思。 有了这个想法,我三两下将饭吞下肚。还别说,饭菜不仅丰盛,味道还挺好,很合我的胃口,吃过之后,并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更加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这场挑战不是一场骗局,是真的,只要我撑过一个月,就能领到一百万!”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丝的兴奋和喜悦,对一个月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适应小房间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不过每次吃完饭后都会在墙角做上一个记号。 我没有时钟,不辨白天黑夜,无法断定过了多久,所以想了个用送餐的次数推断日期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一日三餐,一个月九十餐,只要我记录餐食的时间到达八十九次,就到了我出去的时候。 想到拿着一百万从这里出去那一天,我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只可惜,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些……人在极度安静又密闭的空间里,呆上三五日尚可,时间一久,难免厌倦。 我也一样,刚开始挺习惯,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枯燥无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每天面对着四面冷冰冰的墙壁,没人可以说话,我开始变得烦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烦躁越渐强烈,就像心里有一团火,烧得浑身难受,就是没办法扑灭。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扭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数自己画在墙角的线,计算着日子。 大约过了半月左右,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无助感,失落的心与长久的憋闷,令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话。 刚进来时镜子里干干净净的我,不知不觉长满了胡渣,头发因为长期没洗变得油腻,脸上颓废,身上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脏乞丐,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有无尽的苦楚,这种苦楚让我越来越绝望,甚至有了自残的念头。 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紧锁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我曾想过无数次大门打开后的景象,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飞奔出去,然而并没有。 看到面具男出现在门口,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出去。 “恭喜你,周游先生,你已经挑战成功,这里是承诺你的一百万现金。”面具男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打开,放在我面前。 背包里是一叠叠红钞票,正是我这次挑战的终极目标,可看到这些钱,我心中竟没了想象中的喜悦。 面具男再次说话,“周游先生,你是为数不多挑战成功的人,最终能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简直非同凡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早已经崩溃,更不可能明白这一个月我都经历了什么。 看我不回答,面具男也不再啰嗦,告诉我说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洗漱干净,换上来时穿戴的衣物,就可以带着一百万现金离开了。 我心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全程木讷地按照面具男说的洗漱、换衣服,最后带着现金离开。 一直到我走出了大门,闻到外边清新的空气,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细微人声,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成功了,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站在门口一声仰天长啸。 我闭着眼闻空气里清新的味道,听嘈杂的人声,好一会后,心里渐渐有了喜悦。 收了收肩膀上的背包带,我准备回家,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一低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老婆婆。惨白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只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瞳孔的眼睛。 我一个痉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一个月前来参加挑战时,也曾在这个走廊里遇到过这个老婆婆。老婆婆向之前一样,伸手朝我递过来一张纸。 我心里有几分好奇,正伸手准备接过老婆婆手里的纸。老婆婆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收回手,转身匆忙离开。我冲老婆婆喂了两声,她走得更快了,片刻的功夫消失在走廊里。 我一阵莫名其妙,忙跟上去,转过走廊的拐角,哪里还有老婆婆的身影,只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一张纸,上边印着一个彩色人头相,旁边写着“寻人启事”几个大字。 这是老婆婆落下的?她在找人? 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过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现在背上背着沉甸甸的一百万,只想迫不及待地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一边朝商场外走去,一边准备给女友打电话,可打开手机一看彻底懵了,手机通讯录里,根本就没有女友的号码,最近通话也没有。不仅通话记录和讯息栏里没有一条记录,甚至连一个聊天软件都没有,手机完全像是刚恢复出厂,所有软件都和新手机一模一样。 我可以确定手机是自己的,屏幕上那两道裂缝是自己之前不小心摔的。 一个月不用手机,也不至于恢复出厂吧?是口罩男那伙人把我手机恢复出厂了?我顿时怒气上来,直接掉头回去想找口罩男一伙人问问清楚,但没走多远就放弃了。 一方面这个商场像个迷宫,我出来的时候太激动,根本就有仔细记路,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另一方面,身上背着一百万人民币,一部手机的事太微不足道了。 我在商场里一边找出口,一边拨通记忆中女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竟然‘停机’。 我不以为意,赶忙找到商场的出口,直接打了辆车去往女友家。 女友是本地人,和她父母住一起。以前我每次送女友回家,总偷偷摸摸,只敢送到门口,小区都不敢进,怕撞上她父母,惹来冷嘲热讽。现在有钱了,我感觉自己脚下生风,走路腰杆都直了。 我径直找到女友家,敲门的时候预想了各种和女友重聚的画面,欢喜、感动、痛苦……万万没有想到…… 我敲了好一会的门才打开,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床上‘大战’,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女友变心了,在我挑战一百万的一个月时间里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紧紧握着拳头,刚要问男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同样的头发凌乱,先开口问我找谁? 我懵了,反问二人是谁,为什么在自己女友家? 俩人满脸的疑惑,同时嘀咕一声‘你女友’后,男人冲我喝道:“你谁啊,谁是你女友,有病吧?” “晓欣,马晓欣,我女友,这里是她家。”我一激动,立马喊道。 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马晓欣牛晓欣的,我告诉里,这里是我的家。走,赶紧走,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直接把门给关上。 我满脑子的浆糊,往后退了两步看门牌号,606,确实是女友的家。 我再次上去敲门,门很快被打开,随之传来男人不爽的声音:“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马晓欣……” 我不死心地凑上去,打断男人问:“这里是七栋二单元606吗?” 男人冲我点头,我忙又说:“我女友确实住在这里……” 男人睁大双眼,冲我低吼:“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我再说一次,这里是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走走走……赶紧走……” 男人往我身上推了两下,我纹丝不动,告诉他说:“之前我女友确实住这里……”没说完,男人怒了,冲我大骂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你的什么女朋友,你是不是还不走?”说着举起了拳头要打我,被屋里的女人拦了下来。 女人挡在男人面前,告诉我,这里确实是她家,住进来已经三四年时间,不可能有我女友。 女人说话的态度比男人温和很多,但却像一记晴天霹雳落到我头顶上,好半会没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女人的声音:“喂,小兄弟,我说的话你明白没有?这里真没有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 在我记忆中,我和女友马晓欣一起三年多,马晓欣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可能弄错。 可是眼前这对男女是什么情况? 我伸长脑袋往屋里望了望,整个人都懵了,屋里边所有陈设都和自己记忆中马晓欣家完全不一样,马晓欣和父母住,家里装修复古,总是收拾的很干净,此刻房间里装修简单,还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久没收拾,而且墙上挂着很多面前这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见我往屋里望,怒气冲冲举着拳头。 我忙往后退了退,说了声‘对不起’,可我不甘心,楼上楼下各敲了一遍门,结果很失望,敲了附近十几户人家,都没找到马晓欣,并且也没有打听到有马晓欣的任何消息。 晓欣消失了,仿若从人间蒸发…… 不,错了,不是她消失了,完全像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这个人。 找不到马晓欣,我只好先回家,路上的时候,我顺便去了一趟手机维修店,找修手机的师傅帮忙恢复删除的通讯录和各种软件。 师傅拿着我的手机一阵捣鼓,最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机完全是刚刚出厂的新机系统,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我以为是师傅本事不行,之后又找了几家手机维修店,结果一样,都说无法修复。 不仅手机无法修复,连后来去营业厅查询通话记录,也被告知‘没有’。 “我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都是我的,为什么手机里的内容和通话记录完全就是个新机,任何一条与过去有关的讯息都没有?这一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越想越奇怪,给马晓欣的手机号码冲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成功后再打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路上行走实在不安全,所以我先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锁。 我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可就是开不了锁,我捣鼓了好一阵,差点把钥匙断在锁眼里。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来时,门从里边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我问找谁? 我记忆中,我的父母在外地,房子是自己租的,平时一个人住。 家里突然出来个陌生老爷爷,我第一反应是‘小偷’。 我一把推开老爷爷走了进去,边走还边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当小……” 最后一个‘偷’字还没说出口,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我的岀租屋很很简陋也比较新,可这里陈设繁琐,各种家具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非常的陈旧,墙上尽是斑驳,看起来像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 我退出房间看一遍,是自己记忆中的岀租屋,于是再次走进去。 “喂,小伙子,你是谁?想干什么?”老爷爷跟在我后头不住冲我喊。 我没有回应,快速走进屋里转了一圈,客厅、卧室,全都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真的不是我家。 我不敢置信地站在屋子中央,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不停响起老爷爷的声音:“是不是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想抢我东西?” “爷爷,这里是不是金盛花园三栋二单元303?”我突然回头,瞪着老爷爷问。 老爷爷像是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冲我点了点头。 是我岀租屋的地址,没错,为什么不一样了? “你住这里多久了?”我继续问。 老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反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年纪大,想欺负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兵的……”边说边挥他手里的扫帚,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这种时候,我顾不了他人的愤怒,有的只有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我双手捏住老爷爷的手臂,大声喊道:“老爷爷,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认不认识,见没见过?” 老爷爷估摸着没明白我的意思,满脸蒙圈,盯着我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捏着老爷爷的手臂晃了晃,又问:“你倒是说话啊,你认不认识我?上个月……就上个月,我还住在这里的,就是这个屋子……” 老爷爷被我摇的难受,忙叫住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摇得更加用力,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近乎丧事了理智。 老爷子被摇得翻了两个白眼,眼看快受不了了,冲我大吼:“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 老爷爷的话让我瞬间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恢复。 一个老人不可能占着我的岀租屋还说谎骗我,而且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陈旧,墙面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不是一两个月时间能留下的。我错了,这里就是老爷爷的家。 我向老爷爷道歉,老爷爷却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紧握着扫帚不停后退。 我接着又朝老爷爷鞠了个躬,说了声‘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然后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老爷爷站在门口打电话:“儿子,快回来,家里来了个神经病……” 我一口气跑出小区,找了个十字路口坐下,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无比难受。 从我离开挑战屋开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开始变得奇怪,最初是手机,再是晓欣家,最后是我家……每一样都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究竟是我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在我接受挑战这一个月里,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 晓欣的家不是晓欣的,我的家不是我的,那我的家在哪里,晓欣的家在哪里,晓欣又在哪里? 一个月前,我的生活是正常的,一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个月里我一直待在挑战屋……如果说有人改变了我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挑战屋里的。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打了辆车再次去往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 之前因为被金钱驱使,我从未觉得挑战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来,那里充满了诡异,就跟一开始我的担心一样,什么人会无聊到花一百万做这种‘挑战三十天禁闭小黑屋’的游戏? 还有,偌大的挑战屋只有三个工作人员,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带着口罩,从进去到出来,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模样。 最后一点,密闭屋外的那个独眼老婆婆,她是谁?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地下商场,按照自己记忆寻找密闭屋。 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地方大,路子深,在我看来,每个店都差不多,我在里边转了几圈完全迷失了方向,别说找密闭屋,连出口在那个方向都完全搞不明白。 我在里边来来回回转了绕几个小时,找不同人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从未听过什么挑战屋。 我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站在商场门口,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和悔恨,早知道这样,就算穷死,也不会去参加那个破挑战。 现在家没了,女友也没了,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我猛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和父母联系,可始终想不起父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站在广场上,夜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爷爷出现在我面前,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个老爷爷很陌生,我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我有些防备地看着老爷爷,问他是谁。 老爷爷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记住,你最近经历的事以及脑子里记忆的事一定要在网上记录下来,以后每一个看见你记录故事的人将会是你的指路人、你的恩人。如果你不把记忆中的事以及经历的事在网上记录下来,那你以后将会很惨很惨,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不明真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记录你的事迹时,前期一定要用第一人称,当你把事情记录到与我谈话的地方时,后面记录的事情就必须转换为第三人称,而且必须用你的真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老爷爷说完,也不管我,直接就离开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老爷爷为什么会给我说这番话。自从挑战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的诡异。为了防止意外的事发生,我只好按照老爷爷说的做。 我叫周游,对,我叫周游,我不是神经病!我要用第三人称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老爷爷离开后,周游也就是我,依然站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周游盯着人老爷爷离开的方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女声,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远远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孩。 大半夜的别说人,车都很少,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孩,吓得周游全身汗毛立了起来。 女孩似乎认识周游,在周游抬头之后,缓缓朝周游走来,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可是在周游看来,这个笑容异常的诡异,周游忍不住往后缩,但身后就是广场栏杆,退无可退…… 003诡异的女友 很快女孩走到周游身边,很温柔地说:“周游,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走,跟我回去!”说完直接上来拉周游的手。这是后续原文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nvPT0u8tkCmFWAW488FdBA2/KQyEBBagPfXgn4SMoDUcDQ2 尼玛的啊,大白天的看的我脑壳凉悠悠的。  

本来就是这样啊 这几天车区有部分人都甘当红小将 开道先锋 然而有什么用呢 买奔驰车的大部分都不在车区 自己催眠自己呢?
现在买价格更透明 要的优惠也大

永恒伯纳乌
买奔驰的人不在意质量,又不只有一辆

魔术师斯璇
车子最怕标签化,以前是哇大奔豪车有钱,以后说句难听的就是犯贱花钱当狗~

q602682672
引用 @我想不出名字Oo 发表的:
我们去调笑他又没用的,一个人只有被他在乎的人调笑,他才会觉得难过。

不存在的 各国元首天天免费做广告

s282026
多少还是有点,例如我就是CLA或C级的潜在用户。现在奔驰已经不在我的我购车名单里了。
q602682672
引用 @iStrawberry 发表的:
千里之提,毁于蚁穴。
崩塌都是从这种小事慢慢累积的。
三星手机当时也是对中国的维权事件处理得恶心,所以现在中国的市场相比以前崩了很多。

三星才多少年

秋名山顶老司机
引用 @木木阿叁 发表的:
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些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在意吧,毕竟任何豪车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那4S店的处理问题。 尼玛,楼下那JR,你发的这个破事水,让我脑壳疼 。 讲一讲我为了100万奖金,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封闭房间里待上整整一个月后的恐怖经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晚上,我女朋友发来一个链接。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上的一篇帖子。 帖子的标题名叫:我给你一百万,有胆你来战。 帖子里的内容是: 这是一场金钱与胆量的游戏。 我出金钱,你秀胆量。 我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我提供一个9.4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没有窗户,透不进外界的一点光线和一点声音。房间里没有钟,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房间里只有一盏24小时亮着的灯、一张床、一个马桶,以及一面镜子。 而你要做的,就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上一个月。 挑战期间,你除了身上穿戴的衣服、裤子、鞋子之外,不能带其它任何东西进这间屋子。饮食方面你不用担心,每天会有人从房间外的小窗口送三次食物和水,不过没有人会和你说话交流,你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能面对房间里的东西发呆。 如果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送你手上。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只要一个月之后,你能活着离开房间,即便你当时神志不清,甚至疯了,照样能领到百万奖金。 如果难以忍受寂寞,中途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得到任何奖金。 各位准备好了吗?月入百万不是梦,它就在你眼前,还等什么呢? 颤抖吧,少年!颤抖吧,胆量! ……………… 帖子末端还留了个地址和电话。 我看完那篇帖子之后有点懵,问女友什么意思。 女友竟然让我去试一试,还说如果是真的,我又能挑战成功的话,她父母要求的20万彩礼就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和她就可以真正意义上在一起了。 我告诉女友,这种事很明显就是假的。可女友却一根筋地让我去试一试,往后越说越激烈,我不想和她争吵,再加上我当时工作不太顺,只好答应了她。 我拨通了帖子里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简单交流两句,可以确定他就是发帖的那个人。 我没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对方也没啰嗦,让我第二天去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只要我愿意,明天到了目的地后,可以立马进行挑战。 第二天下午,我坐车去到沙平贝三夹广场的地下商场,以为很偏呢,结果是个闹市区。 到了地下商场大门口,我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 彼此确定了身份,我便跟着他走进了商场。没想到这个地下商场就像迷宫一样,我跟着口罩男走了几圈之后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最后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我们走进一个走廊,走廊很长,很狭窄,两边是可以反光的玻璃。最后我跟着口罩男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口罩男告诉我到了,然后敲了三下门。等门开的空档,我偷偷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个定位。 这是我和女友的约定,到了地方以后给她定位,以免意外发生时她找不到我。我是偷摸着给女友发信息,刚发出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猛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她两只眼睛,其中一只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瞳孔,突然看着有点吓人。 老太太递给我一张纸,用很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帮帮忙……”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口罩男突然朝我手拍了一把,小声说了一句:别乱接东西,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吓的一个激灵,忙将手缩回了回来,这个时候门从里边打开,口罩男招呼着我进去,在进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婆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好在门很快被关上,老婆婆随之被锁在了门外。 一进到屋里,和外边完全不一样,几面墙上都贴着镜子,一走进去感觉有无数个自己,看得我有些凌乱。 除了镜子,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长很高的书架,架子上放着一些文件夹,架子前是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脸上带着奇怪的面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到能散发香味的东西,我想或许是某个工作人员喷的香水味。 我正想着,戴面具的男人开口了,问我是否确定要参加挑战?我是带着试探的态度来这里,现在看到房间里的程设和两个戴面具的怪人,我有一点退缩,不过面具男又说了,只要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奉上,绝不拖欠半分。他还特意把一百万现金加重了音。 我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女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看到我发给她的地址,让我放胆尝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 女友的话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稳,挂掉电话之后,我告诉面具男:我愿意接受挑战。 接下来面具女念了一系列的遵守条约,大部分是帖子上的那些,念完之后,递给我几张纸,告诉我说如果同意,就在纸上签字并按手印。 我再次犹豫了,想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但是手却不听使唤地在纸上写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接着我被面具男带去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给我一套特制的衣裳让我换上,随后将我的衣服和带来的东西一并收着,并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在我离开时会还给我。 他还说:“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代表挑战成功,获得一百万的奖励,如果你无法坚持,可以随时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如果你在房间里做出过激行为,比如自残,破坏东西,也算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 口罩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现在是下午四点,挑战正式开始!”说完这些,面具男离开,随着咚一声大门被锁上,房间里变得安静异常。 房间里的陈设和帖子里介绍的差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马桶,一盏亮着的泛黄的灯,和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外界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完全的与世隔绝。 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镜子正好完全照出我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就是身上衣服有些奇怪,蓝色条纹跟医院病服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着镜中自己,我有些不习惯,原本只是带着试探的态度前来,不想挑战真的开始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有些草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孔,随即一块木板托着一份饭菜进来,放到地上后又很快缩回去,墙壁恢复原状。 我并不敢随便吃东西,缓慢地在房间里转圈,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转久了难免发困。我索性躺到,困乏和朦胧的睡意令我不多会便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放在门口地上的饭菜换了新的,应该是中途有人送新鲜食物进来,并把之前的饭菜带走。 房间里没有时钟,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肚子里饥肠辘辘,想吃东西,心里又有些害怕,但同时又想:“如果对方真的要我性命,不可能只把我关在这里。” 我一边分析一边回忆:“我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第一次送餐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此刻面前的这些饭菜应该是我进来后的第二餐,也就是第二天的早餐。 换句话说,我到这里至少超过十二小时了,既然我还安稳地站着,证明这伙人并没有要害我性命的意思。 有了这个想法,我三两下将饭吞下肚。还别说,饭菜不仅丰盛,味道还挺好,很合我的胃口,吃过之后,并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更加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这场挑战不是一场骗局,是真的,只要我撑过一个月,就能领到一百万!”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丝的兴奋和喜悦,对一个月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适应小房间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不过每次吃完饭后都会在墙角做上一个记号。 我没有时钟,不辨白天黑夜,无法断定过了多久,所以想了个用送餐的次数推断日期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一日三餐,一个月九十餐,只要我记录餐食的时间到达八十九次,就到了我出去的时候。 想到拿着一百万从这里出去那一天,我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只可惜,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些……人在极度安静又密闭的空间里,呆上三五日尚可,时间一久,难免厌倦。 我也一样,刚开始挺习惯,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枯燥无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每天面对着四面冷冰冰的墙壁,没人可以说话,我开始变得烦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烦躁越渐强烈,就像心里有一团火,烧得浑身难受,就是没办法扑灭。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扭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数自己画在墙角的线,计算着日子。 大约过了半月左右,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无助感,失落的心与长久的憋闷,令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话。 刚进来时镜子里干干净净的我,不知不觉长满了胡渣,头发因为长期没洗变得油腻,脸上颓废,身上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脏乞丐,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有无尽的苦楚,这种苦楚让我越来越绝望,甚至有了自残的念头。 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紧锁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我曾想过无数次大门打开后的景象,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飞奔出去,然而并没有。 看到面具男出现在门口,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出去。 “恭喜你,周游先生,你已经挑战成功,这里是承诺你的一百万现金。”面具男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打开,放在我面前。 背包里是一叠叠红钞票,正是我这次挑战的终极目标,可看到这些钱,我心中竟没了想象中的喜悦。 面具男再次说话,“周游先生,你是为数不多挑战成功的人,最终能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简直非同凡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早已经崩溃,更不可能明白这一个月我都经历了什么。 看我不回答,面具男也不再啰嗦,告诉我说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洗漱干净,换上来时穿戴的衣物,就可以带着一百万现金离开了。 我心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全程木讷地按照面具男说的洗漱、换衣服,最后带着现金离开。 一直到我走出了大门,闻到外边清新的空气,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细微人声,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成功了,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站在门口一声仰天长啸。 我闭着眼闻空气里清新的味道,听嘈杂的人声,好一会后,心里渐渐有了喜悦。 收了收肩膀上的背包带,我准备回家,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一低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老婆婆。惨白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只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瞳孔的眼睛。 我一个痉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一个月前来参加挑战时,也曾在这个走廊里遇到过这个老婆婆。老婆婆向之前一样,伸手朝我递过来一张纸。 我心里有几分好奇,正伸手准备接过老婆婆手里的纸。老婆婆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收回手,转身匆忙离开。我冲老婆婆喂了两声,她走得更快了,片刻的功夫消失在走廊里。 我一阵莫名其妙,忙跟上去,转过走廊的拐角,哪里还有老婆婆的身影,只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一张纸,上边印着一个彩色人头相,旁边写着“寻人启事”几个大字。 这是老婆婆落下的?她在找人? 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过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现在背上背着沉甸甸的一百万,只想迫不及待地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一边朝商场外走去,一边准备给女友打电话,可打开手机一看彻底懵了,手机通讯录里,根本就没有女友的号码,最近通话也没有。不仅通话记录和讯息栏里没有一条记录,甚至连一个聊天软件都没有,手机完全像是刚恢复出厂,所有软件都和新手机一模一样。 我可以确定手机是自己的,屏幕上那两道裂缝是自己之前不小心摔的。 一个月不用手机,也不至于恢复出厂吧?是口罩男那伙人把我手机恢复出厂了?我顿时怒气上来,直接掉头回去想找口罩男一伙人问问清楚,但没走多远就放弃了。 一方面这个商场像个迷宫,我出来的时候太激动,根本就有仔细记路,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另一方面,身上背着一百万人民币,一部手机的事太微不足道了。 我在商场里一边找出口,一边拨通记忆中女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竟然‘停机’。 我不以为意,赶忙找到商场的出口,直接打了辆车去往女友家。 女友是本地人,和她父母住一起。以前我每次送女友回家,总偷偷摸摸,只敢送到门口,小区都不敢进,怕撞上她父母,惹来冷嘲热讽。现在有钱了,我感觉自己脚下生风,走路腰杆都直了。 我径直找到女友家,敲门的时候预想了各种和女友重聚的画面,欢喜、感动、痛苦……万万没有想到…… 我敲了好一会的门才打开,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床上‘大战’,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女友变心了,在我挑战一百万的一个月时间里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紧紧握着拳头,刚要问男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同样的头发凌乱,先开口问我找谁? 我懵了,反问二人是谁,为什么在自己女友家? 俩人满脸的疑惑,同时嘀咕一声‘你女友’后,男人冲我喝道:“你谁啊,谁是你女友,有病吧?” “晓欣,马晓欣,我女友,这里是她家。”我一激动,立马喊道。 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马晓欣牛晓欣的,我告诉里,这里是我的家。走,赶紧走,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直接把门给关上。 我满脑子的浆糊,往后退了两步看门牌号,606,确实是女友的家。 我再次上去敲门,门很快被打开,随之传来男人不爽的声音:“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马晓欣……” 我不死心地凑上去,打断男人问:“这里是七栋二单元606吗?” 男人冲我点头,我忙又说:“我女友确实住在这里……” 男人睁大双眼,冲我低吼:“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我再说一次,这里是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走走走……赶紧走……” 男人往我身上推了两下,我纹丝不动,告诉他说:“之前我女友确实住这里……”没说完,男人怒了,冲我大骂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你的什么女朋友,你是不是还不走?”说着举起了拳头要打我,被屋里的女人拦了下来。 女人挡在男人面前,告诉我,这里确实是她家,住进来已经三四年时间,不可能有我女友。 女人说话的态度比男人温和很多,但却像一记晴天霹雳落到我头顶上,好半会没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女人的声音:“喂,小兄弟,我说的话你明白没有?这里真没有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 在我记忆中,我和女友马晓欣一起三年多,马晓欣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可能弄错。 可是眼前这对男女是什么情况? 我伸长脑袋往屋里望了望,整个人都懵了,屋里边所有陈设都和自己记忆中马晓欣家完全不一样,马晓欣和父母住,家里装修复古,总是收拾的很干净,此刻房间里装修简单,还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久没收拾,而且墙上挂着很多面前这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见我往屋里望,怒气冲冲举着拳头。 我忙往后退了退,说了声‘对不起’,可我不甘心,楼上楼下各敲了一遍门,结果很失望,敲了附近十几户人家,都没找到马晓欣,并且也没有打听到有马晓欣的任何消息。 晓欣消失了,仿若从人间蒸发…… 不,错了,不是她消失了,完全像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这个人。 找不到马晓欣,我只好先回家,路上的时候,我顺便去了一趟手机维修店,找修手机的师傅帮忙恢复删除的通讯录和各种软件。 师傅拿着我的手机一阵捣鼓,最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机完全是刚刚出厂的新机系统,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我以为是师傅本事不行,之后又找了几家手机维修店,结果一样,都说无法修复。 不仅手机无法修复,连后来去营业厅查询通话记录,也被告知‘没有’。 “我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都是我的,为什么手机里的内容和通话记录完全就是个新机,任何一条与过去有关的讯息都没有?这一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越想越奇怪,给马晓欣的手机号码冲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成功后再打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路上行走实在不安全,所以我先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锁。 我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可就是开不了锁,我捣鼓了好一阵,差点把钥匙断在锁眼里。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来时,门从里边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我问找谁? 我记忆中,我的父母在外地,房子是自己租的,平时一个人住。 家里突然出来个陌生老爷爷,我第一反应是‘小偷’。 我一把推开老爷爷走了进去,边走还边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当小……” 最后一个‘偷’字还没说出口,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我的岀租屋很很简陋也比较新,可这里陈设繁琐,各种家具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非常的陈旧,墙上尽是斑驳,看起来像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 我退出房间看一遍,是自己记忆中的岀租屋,于是再次走进去。 “喂,小伙子,你是谁?想干什么?”老爷爷跟在我后头不住冲我喊。 我没有回应,快速走进屋里转了一圈,客厅、卧室,全都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真的不是我家。 我不敢置信地站在屋子中央,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不停响起老爷爷的声音:“是不是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想抢我东西?” “爷爷,这里是不是金盛花园三栋二单元303?”我突然回头,瞪着老爷爷问。 老爷爷像是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冲我点了点头。 是我岀租屋的地址,没错,为什么不一样了? “你住这里多久了?”我继续问。 老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反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年纪大,想欺负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兵的……”边说边挥他手里的扫帚,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这种时候,我顾不了他人的愤怒,有的只有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我双手捏住老爷爷的手臂,大声喊道:“老爷爷,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认不认识,见没见过?” 老爷爷估摸着没明白我的意思,满脸蒙圈,盯着我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捏着老爷爷的手臂晃了晃,又问:“你倒是说话啊,你认不认识我?上个月……就上个月,我还住在这里的,就是这个屋子……” 老爷爷被我摇的难受,忙叫住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摇得更加用力,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近乎丧事了理智。 老爷子被摇得翻了两个白眼,眼看快受不了了,冲我大吼:“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 老爷爷的话让我瞬间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恢复。 一个老人不可能占着我的岀租屋还说谎骗我,而且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陈旧,墙面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不是一两个月时间能留下的。我错了,这里就是老爷爷的家。 我向老爷爷道歉,老爷爷却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紧握着扫帚不停后退。 我接着又朝老爷爷鞠了个躬,说了声‘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然后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老爷爷站在门口打电话:“儿子,快回来,家里来了个神经病……” 我一口气跑出小区,找了个十字路口坐下,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无比难受。 从我离开挑战屋开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开始变得奇怪,最初是手机,再是晓欣家,最后是我家……每一样都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究竟是我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在我接受挑战这一个月里,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 晓欣的家不是晓欣的,我的家不是我的,那我的家在哪里,晓欣的家在哪里,晓欣又在哪里? 一个月前,我的生活是正常的,一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个月里我一直待在挑战屋……如果说有人改变了我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挑战屋里的。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打了辆车再次去往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 之前因为被金钱驱使,我从未觉得挑战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来,那里充满了诡异,就跟一开始我的担心一样,什么人会无聊到花一百万做这种‘挑战三十天禁闭小黑屋’的游戏? 还有,偌大的挑战屋只有三个工作人员,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带着口罩,从进去到出来,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模样。 最后一点,密闭屋外的那个独眼老婆婆,她是谁?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地下商场,按照自己记忆寻找密闭屋。 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地方大,路子深,在我看来,每个店都差不多,我在里边转了几圈完全迷失了方向,别说找密闭屋,连出口在那个方向都完全搞不明白。 我在里边来来回回转了绕几个小时,找不同人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从未听过什么挑战屋。 我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站在商场门口,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和悔恨,早知道这样,就算穷死,也不会去参加那个破挑战。 现在家没了,女友也没了,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我猛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和父母联系,可始终想不起父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站在广场上,夜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爷爷出现在我面前,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个老爷爷很陌生,我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我有些防备地看着老爷爷,问他是谁。 老爷爷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记住,你最近经历的事以及脑子里记忆的事一定要在网上记录下来,以后每一个看见你记录故事的人将会是你的指路人、你的恩人。如果你不把记忆中的事以及经历的事在网上记录下来,那你以后将会很惨很惨,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不明真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记录你的事迹时,前期一定要用第一人称,当你把事情记录到与我谈话的地方时,后面记录的事情就必须转换为第三人称,而且必须用你的真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老爷爷说完,也不管我,直接就离开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老爷爷为什么会给我说这番话。自从挑战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的诡异。为了防止意外的事发生,我只好按照老爷爷说的做。 我叫周游,对,我叫周游,我不是神经病!我要用第三人称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老爷爷离开后,周游也就是我,依然站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周游盯着人老爷爷离开的方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女声,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远远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孩。 大半夜的别说人,车都很少,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孩,吓得周游全身汗毛立了起来。 女孩似乎认识周游,在周游抬头之后,缓缓朝周游走来,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可是在周游看来,这个笑容异常的诡异,周游忍不住往后缩,但身后就是广场栏杆,退无可退…… 003诡异的女友 很快女孩走到周游身边,很温柔地说:“周游,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走,跟我回去!”说完直接上来拉周游的手。这是后续原文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nvPT0u8tkCmFWAW488FdBA2/KQyEBBagPfXgn4SMoDUcDQ2 尼玛的啊,大白天的看的我脑壳凉悠悠的。  

最后一点才是关键

虎扑用户044303
这个事情的重点应该不是车漏油,强如劳斯莱斯也不能保证每一台车都没问题吧?而且漏油后4S店的处理事情的效率、方式让人不能接受,所以对品牌销量影响不大,但是对行业金融服务费这个盈利点的冲击比较大,毕竟“兔死狐悲 物伤其类”

老汉跳舞
提高了销量,这说法怎么来的啊

虎扑用户542884
事实就是如此,本来就是小概率事件,这件事最主要的是4s店处理方式,要是前面直接给换车,这个人也不会闹了,也不会牵出这么多事

Drew_大叔
其他的不知道,第二条真的适合奔驰么?
落河捉鹅医肚饿
有影响也不是说奔驰一辆也卖不出去啊,你拿你身边的人买了一辆就说没影响很明显是片面的...

键盘吃傻瓜
引用 @木木阿叁 发表的:
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些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在意吧,毕竟任何豪车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那4S店的处理问题。 尼玛,楼下那JR,你发的这个破事水,让我脑壳疼 。 讲一讲我为了100万奖金,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封闭房间里待上整整一个月后的恐怖经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晚上,我女朋友发来一个链接。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上的一篇帖子。 帖子的标题名叫:我给你一百万,有胆你来战。 帖子里的内容是: 这是一场金钱与胆量的游戏。 我出金钱,你秀胆量。 我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我提供一个9.4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没有窗户,透不进外界的一点光线和一点声音。房间里没有钟,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房间里只有一盏24小时亮着的灯、一张床、一个马桶,以及一面镜子。 而你要做的,就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上一个月。 挑战期间,你除了身上穿戴的衣服、裤子、鞋子之外,不能带其它任何东西进这间屋子。饮食方面你不用担心,每天会有人从房间外的小窗口送三次食物和水,不过没有人会和你说话交流,你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能面对房间里的东西发呆。 如果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送你手上。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只要一个月之后,你能活着离开房间,即便你当时神志不清,甚至疯了,照样能领到百万奖金。 如果难以忍受寂寞,中途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得到任何奖金。 各位准备好了吗?月入百万不是梦,它就在你眼前,还等什么呢? 颤抖吧,少年!颤抖吧,胆量! ……………… 帖子末端还留了个地址和电话。 我看完那篇帖子之后有点懵,问女友什么意思。 女友竟然让我去试一试,还说如果是真的,我又能挑战成功的话,她父母要求的20万彩礼就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和她就可以真正意义上在一起了。 我告诉女友,这种事很明显就是假的。可女友却一根筋地让我去试一试,往后越说越激烈,我不想和她争吵,再加上我当时工作不太顺,只好答应了她。 我拨通了帖子里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简单交流两句,可以确定他就是发帖的那个人。 我没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对方也没啰嗦,让我第二天去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只要我愿意,明天到了目的地后,可以立马进行挑战。 第二天下午,我坐车去到沙平贝三夹广场的地下商场,以为很偏呢,结果是个闹市区。 到了地下商场大门口,我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 彼此确定了身份,我便跟着他走进了商场。没想到这个地下商场就像迷宫一样,我跟着口罩男走了几圈之后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最后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我们走进一个走廊,走廊很长,很狭窄,两边是可以反光的玻璃。最后我跟着口罩男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口罩男告诉我到了,然后敲了三下门。等门开的空档,我偷偷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个定位。 这是我和女友的约定,到了地方以后给她定位,以免意外发生时她找不到我。我是偷摸着给女友发信息,刚发出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猛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她两只眼睛,其中一只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瞳孔,突然看着有点吓人。 老太太递给我一张纸,用很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帮帮忙……”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口罩男突然朝我手拍了一把,小声说了一句:别乱接东西,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吓的一个激灵,忙将手缩回了回来,这个时候门从里边打开,口罩男招呼着我进去,在进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婆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好在门很快被关上,老婆婆随之被锁在了门外。 一进到屋里,和外边完全不一样,几面墙上都贴着镜子,一走进去感觉有无数个自己,看得我有些凌乱。 除了镜子,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长很高的书架,架子上放着一些文件夹,架子前是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脸上带着奇怪的面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到能散发香味的东西,我想或许是某个工作人员喷的香水味。 我正想着,戴面具的男人开口了,问我是否确定要参加挑战?我是带着试探的态度来这里,现在看到房间里的程设和两个戴面具的怪人,我有一点退缩,不过面具男又说了,只要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奉上,绝不拖欠半分。他还特意把一百万现金加重了音。 我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女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看到我发给她的地址,让我放胆尝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 女友的话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稳,挂掉电话之后,我告诉面具男:我愿意接受挑战。 接下来面具女念了一系列的遵守条约,大部分是帖子上的那些,念完之后,递给我几张纸,告诉我说如果同意,就在纸上签字并按手印。 我再次犹豫了,想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但是手却不听使唤地在纸上写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接着我被面具男带去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给我一套特制的衣裳让我换上,随后将我的衣服和带来的东西一并收着,并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在我离开时会还给我。 他还说:“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代表挑战成功,获得一百万的奖励,如果你无法坚持,可以随时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如果你在房间里做出过激行为,比如自残,破坏东西,也算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 口罩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现在是下午四点,挑战正式开始!”说完这些,面具男离开,随着咚一声大门被锁上,房间里变得安静异常。 房间里的陈设和帖子里介绍的差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马桶,一盏亮着的泛黄的灯,和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外界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完全的与世隔绝。 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镜子正好完全照出我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就是身上衣服有些奇怪,蓝色条纹跟医院病服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着镜中自己,我有些不习惯,原本只是带着试探的态度前来,不想挑战真的开始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有些草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孔,随即一块木板托着一份饭菜进来,放到地上后又很快缩回去,墙壁恢复原状。 我并不敢随便吃东西,缓慢地在房间里转圈,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转久了难免发困。我索性躺到,困乏和朦胧的睡意令我不多会便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放在门口地上的饭菜换了新的,应该是中途有人送新鲜食物进来,并把之前的饭菜带走。 房间里没有时钟,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肚子里饥肠辘辘,想吃东西,心里又有些害怕,但同时又想:“如果对方真的要我性命,不可能只把我关在这里。” 我一边分析一边回忆:“我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第一次送餐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此刻面前的这些饭菜应该是我进来后的第二餐,也就是第二天的早餐。 换句话说,我到这里至少超过十二小时了,既然我还安稳地站着,证明这伙人并没有要害我性命的意思。 有了这个想法,我三两下将饭吞下肚。还别说,饭菜不仅丰盛,味道还挺好,很合我的胃口,吃过之后,并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更加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这场挑战不是一场骗局,是真的,只要我撑过一个月,就能领到一百万!”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丝的兴奋和喜悦,对一个月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适应小房间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不过每次吃完饭后都会在墙角做上一个记号。 我没有时钟,不辨白天黑夜,无法断定过了多久,所以想了个用送餐的次数推断日期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一日三餐,一个月九十餐,只要我记录餐食的时间到达八十九次,就到了我出去的时候。 想到拿着一百万从这里出去那一天,我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只可惜,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些……人在极度安静又密闭的空间里,呆上三五日尚可,时间一久,难免厌倦。 我也一样,刚开始挺习惯,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枯燥无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每天面对着四面冷冰冰的墙壁,没人可以说话,我开始变得烦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烦躁越渐强烈,就像心里有一团火,烧得浑身难受,就是没办法扑灭。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扭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数自己画在墙角的线,计算着日子。 大约过了半月左右,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无助感,失落的心与长久的憋闷,令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话。 刚进来时镜子里干干净净的我,不知不觉长满了胡渣,头发因为长期没洗变得油腻,脸上颓废,身上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脏乞丐,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有无尽的苦楚,这种苦楚让我越来越绝望,甚至有了自残的念头。 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紧锁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我曾想过无数次大门打开后的景象,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飞奔出去,然而并没有。 看到面具男出现在门口,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出去。 “恭喜你,周游先生,你已经挑战成功,这里是承诺你的一百万现金。”面具男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打开,放在我面前。 背包里是一叠叠红钞票,正是我这次挑战的终极目标,可看到这些钱,我心中竟没了想象中的喜悦。 面具男再次说话,“周游先生,你是为数不多挑战成功的人,最终能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简直非同凡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早已经崩溃,更不可能明白这一个月我都经历了什么。 看我不回答,面具男也不再啰嗦,告诉我说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洗漱干净,换上来时穿戴的衣物,就可以带着一百万现金离开了。 我心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全程木讷地按照面具男说的洗漱、换衣服,最后带着现金离开。 一直到我走出了大门,闻到外边清新的空气,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细微人声,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成功了,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站在门口一声仰天长啸。 我闭着眼闻空气里清新的味道,听嘈杂的人声,好一会后,心里渐渐有了喜悦。 收了收肩膀上的背包带,我准备回家,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一低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老婆婆。惨白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只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瞳孔的眼睛。 我一个痉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一个月前来参加挑战时,也曾在这个走廊里遇到过这个老婆婆。老婆婆向之前一样,伸手朝我递过来一张纸。 我心里有几分好奇,正伸手准备接过老婆婆手里的纸。老婆婆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收回手,转身匆忙离开。我冲老婆婆喂了两声,她走得更快了,片刻的功夫消失在走廊里。 我一阵莫名其妙,忙跟上去,转过走廊的拐角,哪里还有老婆婆的身影,只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一张纸,上边印着一个彩色人头相,旁边写着“寻人启事”几个大字。 这是老婆婆落下的?她在找人? 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过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现在背上背着沉甸甸的一百万,只想迫不及待地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一边朝商场外走去,一边准备给女友打电话,可打开手机一看彻底懵了,手机通讯录里,根本就没有女友的号码,最近通话也没有。不仅通话记录和讯息栏里没有一条记录,甚至连一个聊天软件都没有,手机完全像是刚恢复出厂,所有软件都和新手机一模一样。 我可以确定手机是自己的,屏幕上那两道裂缝是自己之前不小心摔的。 一个月不用手机,也不至于恢复出厂吧?是口罩男那伙人把我手机恢复出厂了?我顿时怒气上来,直接掉头回去想找口罩男一伙人问问清楚,但没走多远就放弃了。 一方面这个商场像个迷宫,我出来的时候太激动,根本就有仔细记路,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另一方面,身上背着一百万人民币,一部手机的事太微不足道了。 我在商场里一边找出口,一边拨通记忆中女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竟然‘停机’。 我不以为意,赶忙找到商场的出口,直接打了辆车去往女友家。 女友是本地人,和她父母住一起。以前我每次送女友回家,总偷偷摸摸,只敢送到门口,小区都不敢进,怕撞上她父母,惹来冷嘲热讽。现在有钱了,我感觉自己脚下生风,走路腰杆都直了。 我径直找到女友家,敲门的时候预想了各种和女友重聚的画面,欢喜、感动、痛苦……万万没有想到…… 我敲了好一会的门才打开,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床上‘大战’,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女友变心了,在我挑战一百万的一个月时间里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紧紧握着拳头,刚要问男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同样的头发凌乱,先开口问我找谁? 我懵了,反问二人是谁,为什么在自己女友家? 俩人满脸的疑惑,同时嘀咕一声‘你女友’后,男人冲我喝道:“你谁啊,谁是你女友,有病吧?” “晓欣,马晓欣,我女友,这里是她家。”我一激动,立马喊道。 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马晓欣牛晓欣的,我告诉里,这里是我的家。走,赶紧走,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直接把门给关上。 我满脑子的浆糊,往后退了两步看门牌号,606,确实是女友的家。 我再次上去敲门,门很快被打开,随之传来男人不爽的声音:“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马晓欣……” 我不死心地凑上去,打断男人问:“这里是七栋二单元606吗?” 男人冲我点头,我忙又说:“我女友确实住在这里……” 男人睁大双眼,冲我低吼:“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我再说一次,这里是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走走走……赶紧走……” 男人往我身上推了两下,我纹丝不动,告诉他说:“之前我女友确实住这里……”没说完,男人怒了,冲我大骂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你的什么女朋友,你是不是还不走?”说着举起了拳头要打我,被屋里的女人拦了下来。 女人挡在男人面前,告诉我,这里确实是她家,住进来已经三四年时间,不可能有我女友。 女人说话的态度比男人温和很多,但却像一记晴天霹雳落到我头顶上,好半会没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女人的声音:“喂,小兄弟,我说的话你明白没有?这里真没有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 在我记忆中,我和女友马晓欣一起三年多,马晓欣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可能弄错。 可是眼前这对男女是什么情况? 我伸长脑袋往屋里望了望,整个人都懵了,屋里边所有陈设都和自己记忆中马晓欣家完全不一样,马晓欣和父母住,家里装修复古,总是收拾的很干净,此刻房间里装修简单,还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久没收拾,而且墙上挂着很多面前这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见我往屋里望,怒气冲冲举着拳头。 我忙往后退了退,说了声‘对不起’,可我不甘心,楼上楼下各敲了一遍门,结果很失望,敲了附近十几户人家,都没找到马晓欣,并且也没有打听到有马晓欣的任何消息。 晓欣消失了,仿若从人间蒸发…… 不,错了,不是她消失了,完全像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这个人。 找不到马晓欣,我只好先回家,路上的时候,我顺便去了一趟手机维修店,找修手机的师傅帮忙恢复删除的通讯录和各种软件。 师傅拿着我的手机一阵捣鼓,最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机完全是刚刚出厂的新机系统,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我以为是师傅本事不行,之后又找了几家手机维修店,结果一样,都说无法修复。 不仅手机无法修复,连后来去营业厅查询通话记录,也被告知‘没有’。 “我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都是我的,为什么手机里的内容和通话记录完全就是个新机,任何一条与过去有关的讯息都没有?这一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越想越奇怪,给马晓欣的手机号码冲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成功后再打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路上行走实在不安全,所以我先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锁。 我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可就是开不了锁,我捣鼓了好一阵,差点把钥匙断在锁眼里。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来时,门从里边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我问找谁? 我记忆中,我的父母在外地,房子是自己租的,平时一个人住。 家里突然出来个陌生老爷爷,我第一反应是‘小偷’。 我一把推开老爷爷走了进去,边走还边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当小……” 最后一个‘偷’字还没说出口,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我的岀租屋很很简陋也比较新,可这里陈设繁琐,各种家具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非常的陈旧,墙上尽是斑驳,看起来像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 我退出房间看一遍,是自己记忆中的岀租屋,于是再次走进去。 “喂,小伙子,你是谁?想干什么?”老爷爷跟在我后头不住冲我喊。 我没有回应,快速走进屋里转了一圈,客厅、卧室,全都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真的不是我家。 我不敢置信地站在屋子中央,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不停响起老爷爷的声音:“是不是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想抢我东西?” “爷爷,这里是不是金盛花园三栋二单元303?”我突然回头,瞪着老爷爷问。 老爷爷像是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冲我点了点头。 是我岀租屋的地址,没错,为什么不一样了? “你住这里多久了?”我继续问。 老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反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年纪大,想欺负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兵的……”边说边挥他手里的扫帚,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这种时候,我顾不了他人的愤怒,有的只有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我双手捏住老爷爷的手臂,大声喊道:“老爷爷,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认不认识,见没见过?” 老爷爷估摸着没明白我的意思,满脸蒙圈,盯着我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捏着老爷爷的手臂晃了晃,又问:“你倒是说话啊,你认不认识我?上个月……就上个月,我还住在这里的,就是这个屋子……” 老爷爷被我摇的难受,忙叫住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摇得更加用力,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近乎丧事了理智。 老爷子被摇得翻了两个白眼,眼看快受不了了,冲我大吼:“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 老爷爷的话让我瞬间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恢复。 一个老人不可能占着我的岀租屋还说谎骗我,而且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陈旧,墙面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不是一两个月时间能留下的。我错了,这里就是老爷爷的家。 我向老爷爷道歉,老爷爷却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紧握着扫帚不停后退。 我接着又朝老爷爷鞠了个躬,说了声‘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然后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老爷爷站在门口打电话:“儿子,快回来,家里来了个神经病……” 我一口气跑出小区,找了个十字路口坐下,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无比难受。 从我离开挑战屋开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开始变得奇怪,最初是手机,再是晓欣家,最后是我家……每一样都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究竟是我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在我接受挑战这一个月里,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 晓欣的家不是晓欣的,我的家不是我的,那我的家在哪里,晓欣的家在哪里,晓欣又在哪里? 一个月前,我的生活是正常的,一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个月里我一直待在挑战屋……如果说有人改变了我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挑战屋里的。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打了辆车再次去往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 之前因为被金钱驱使,我从未觉得挑战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来,那里充满了诡异,就跟一开始我的担心一样,什么人会无聊到花一百万做这种‘挑战三十天禁闭小黑屋’的游戏? 还有,偌大的挑战屋只有三个工作人员,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带着口罩,从进去到出来,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模样。 最后一点,密闭屋外的那个独眼老婆婆,她是谁?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地下商场,按照自己记忆寻找密闭屋。 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地方大,路子深,在我看来,每个店都差不多,我在里边转了几圈完全迷失了方向,别说找密闭屋,连出口在那个方向都完全搞不明白。 我在里边来来回回转了绕几个小时,找不同人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从未听过什么挑战屋。 我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站在商场门口,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和悔恨,早知道这样,就算穷死,也不会去参加那个破挑战。 现在家没了,女友也没了,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我猛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和父母联系,可始终想不起父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站在广场上,夜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爷爷出现在我面前,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个老爷爷很陌生,我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我有些防备地看着老爷爷,问他是谁。 老爷爷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记住,你最近经历的事以及脑子里记忆的事一定要在网上记录下来,以后每一个看见你记录故事的人将会是你的指路人、你的恩人。如果你不把记忆中的事以及经历的事在网上记录下来,那你以后将会很惨很惨,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不明真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记录你的事迹时,前期一定要用第一人称,当你把事情记录到与我谈话的地方时,后面记录的事情就必须转换为第三人称,而且必须用你的真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老爷爷说完,也不管我,直接就离开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老爷爷为什么会给我说这番话。自从挑战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的诡异。为了防止意外的事发生,我只好按照老爷爷说的做。 我叫周游,对,我叫周游,我不是神经病!我要用第三人称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老爷爷离开后,周游也就是我,依然站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周游盯着人老爷爷离开的方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女声,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远远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孩。 大半夜的别说人,车都很少,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孩,吓得周游全身汗毛立了起来。 女孩似乎认识周游,在周游抬头之后,缓缓朝周游走来,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可是在周游看来,这个笑容异常的诡异,周游忍不住往后缩,但身后就是广场栏杆,退无可退…… 003诡异的女友 很快女孩走到周游身边,很温柔地说:“周游,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走,跟我回去!”说完直接上来拉周游的手。这是后续原文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nvPT0u8tkCmFWAW488FdBA2/KQyEBBagPfXgn4SMoDUcDQ2 尼玛的啊,大白天的看的我脑壳凉悠悠的。  

乍一看有点道理,实际上真正问题是奔驰傲慢的态度,以前奔驰高管事件就看得出这家车企对中国是咋样了。如果买个车还要跪舔,硬着头皮上奔驰,那绝对是真爱了。

虎扑用户789730
其实吧,个人感觉没什么差别,车还是该开就开

我想不出名字Oo
引用 @q602682672 发表的:
不存在的 各国元首天天免费做广告

我反正都是买很小众的品牌或者车型,不去跟他们凑热闹了。。。

q602682672
引用 @我想不出名字Oo 发表的:
我反正都是买很小众的品牌或者车型,不去跟他们凑热闹了。。。

小众能吃的下去饭 也是因为有粉丝啊

古月清筝
影响绝对有的,比如我换车就不会考虑奔驰了,更不会去那家店买车
网二第一小鱼人
引用 @库里唠嗑詹皇我都爱 发表的:
说明不了啥啊,只是这个月c和e销量还是能领先啊……

我一直认为一代的c和e只要外形内饰不变,车不爆炸,不再加价。销量会一直领先。毕竟奔驰在国人心里已经根深蒂固了。

头型贼倔
关注的点不对吧?车坏了很正常,毕竟机械的,那么多零件,最大的问题在于车没出4s店呢要换发动机,店里把这个算在了消费者头上

网二第一小鱼人
引用 @火焰王子加百列 发表的:
我觉得影响大多数集中在刷抖音和网页那批人身上,有能力消费那批人更多是看品牌和气场,更多是要对得起自己身份,奔驰在这方面还是优势巨大,很多调侃奔驰漏油的人其实也知道,德系三家奔驰绝对不算是漏油多的。

说得有理有据!而且事实就是这个样子,那些说影响奔驰公司的人大多数都是自己在欺骗自己。

ANSWER奇才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对,如果以后见人买了奔驰,别人就去调笑他,他觉得买奔驰没面子,自然就没人买奔驰了

买不起奔驰的来嘲笑我,我会在意吗?买的起奔驰的会去嘲笑别人买什么车吗?

利拉德说
还有一个就是现在风口浪尖上不怕奔驰搞事,如果奔驰搞事的话那就再加一把火烧死奔驰

大枪兄弟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对,如果以后见人买了奔驰,别人就去调笑他,他觉得买奔驰没面子,自然就没人买奔驰了

那你也得开得上同级别甚至更好的车才能去调戏...

johnnyxu1988
引用 @大枪兄弟 发表的:
那你也得开得上同级别甚至更好的车才能去调戏...

废话,肯定是他的朋友嘲笑他更让他没面子啊
然后扯上我干嘛?我说我要去嘲笑了?
吴斗斗
引用 @木木阿叁 发表的:
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 那些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真的不太在意吧,毕竟任何豪车都有可能出现问题。 我觉得这次的事情,主要还是那4S店的处理问题。 尼玛,楼下那JR,你发的这个破事水,让我脑壳疼 。 讲一讲我为了100万奖金,在一个10平米不到的封闭房间里待上整整一个月后的恐怖经历……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 那天晚上,我女朋友发来一个链接。 我点开一看,是一个论坛上的一篇帖子。 帖子的标题名叫:我给你一百万,有胆你来战。 帖子里的内容是: 这是一场金钱与胆量的游戏。 我出金钱,你秀胆量。 我简单介绍一下游戏规则。 我提供一个9.4平方米的小房间,房间里没有窗户,透不进外界的一点光线和一点声音。房间里没有钟,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电脑……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房间里只有一盏24小时亮着的灯、一张床、一个马桶,以及一面镜子。 而你要做的,就是独自一人在这个房间里待上一个月。 挑战期间,你除了身上穿戴的衣服、裤子、鞋子之外,不能带其它任何东西进这间屋子。饮食方面你不用担心,每天会有人从房间外的小窗口送三次食物和水,不过没有人会和你说话交流,你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就只能面对房间里的东西发呆。 如果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送你手上。 成功的定义很简单,只要一个月之后,你能活着离开房间,即便你当时神志不清,甚至疯了,照样能领到百万奖金。 如果难以忍受寂寞,中途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得到任何奖金。 各位准备好了吗?月入百万不是梦,它就在你眼前,还等什么呢? 颤抖吧,少年!颤抖吧,胆量! ……………… 帖子末端还留了个地址和电话。 我看完那篇帖子之后有点懵,问女友什么意思。 女友竟然让我去试一试,还说如果是真的,我又能挑战成功的话,她父母要求的20万彩礼就有着落了,到时候我和她就可以真正意义上在一起了。 我告诉女友,这种事很明显就是假的。可女友却一根筋地让我去试一试,往后越说越激烈,我不想和她争吵,再加上我当时工作不太顺,只好答应了她。 我拨通了帖子里留下的电话号码。接电话的是个男人。简单交流两句,可以确定他就是发帖的那个人。 我没废话,直接说明了来意。 对方也没啰嗦,让我第二天去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到时候会有人接应我。只要我愿意,明天到了目的地后,可以立马进行挑战。 第二天下午,我坐车去到沙平贝三夹广场的地下商场,以为很偏呢,结果是个闹市区。 到了地下商场大门口,我打了个电话,没多久一个戴着口罩的中年男人迎接了我。 彼此确定了身份,我便跟着他走进了商场。没想到这个地下商场就像迷宫一样,我跟着口罩男走了几圈之后就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最后不知道转了多少弯,我们走进一个走廊,走廊很长,很狭窄,两边是可以反光的玻璃。最后我跟着口罩男停在了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前,口罩男告诉我到了,然后敲了三下门。等门开的空档,我偷偷掏出手机,给女友发了个定位。 这是我和女友的约定,到了地方以后给她定位,以免意外发生时她找不到我。我是偷摸着给女友发信息,刚发出去,忽然有人在背后拍了我的肩膀一下,吓得手机差点从手里滑出去。 我猛回头,背后站着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婆婆,她两只眼睛,其中一只全是眼白,没有黑色瞳孔,突然看着有点吓人。 老太太递给我一张纸,用很沙哑的声音对我说:“年轻人,帮帮忙……” 我犹豫着要不要接,口罩男突然朝我手拍了一把,小声说了一句:别乱接东西,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吓的一个激灵,忙将手缩回了回来,这个时候门从里边打开,口罩男招呼着我进去,在进门之前,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婆婆依然站在原地,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看得我浑身不舒服,好在门很快被关上,老婆婆随之被锁在了门外。 一进到屋里,和外边完全不一样,几面墙上都贴着镜子,一走进去感觉有无数个自己,看得我有些凌乱。 除了镜子,屋子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很长很高的书架,架子上放着一些文件夹,架子前是张桌子,桌子对面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脸上带着奇怪的面具。 除此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传来,我往四周望望,并没有看到能散发香味的东西,我想或许是某个工作人员喷的香水味。 我正想着,戴面具的男人开口了,问我是否确定要参加挑战?我是带着试探的态度来这里,现在看到房间里的程设和两个戴面具的怪人,我有一点退缩,不过面具男又说了,只要挑战成功,一百万现金当即奉上,绝不拖欠半分。他还特意把一百万现金加重了音。 我没有立即答应,心里有些犹豫,这个时候我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女友打来的电话,告诉我她已经看到我发给她的地址,让我放胆尝试,如果发生什么意外,她一定会第一时间赶来救我。 女友的话让我心里多了几分安稳,挂掉电话之后,我告诉面具男:我愿意接受挑战。 接下来面具女念了一系列的遵守条约,大部分是帖子上的那些,念完之后,递给我几张纸,告诉我说如果同意,就在纸上签字并按手印。 我再次犹豫了,想说‘让我再考虑考虑’,但是手却不听使唤地在纸上写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接着我被面具男带去一个狭小的房间,他给我一套特制的衣裳让我换上,随后将我的衣服和带来的东西一并收着,并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在我离开时会还给我。 他还说:“如果你能坚持一个月,代表挑战成功,获得一百万的奖励,如果你无法坚持,可以随时退出,则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如果你在房间里做出过激行为,比如自残,破坏东西,也算挑战失败,不会获得任何奖励。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 口罩男的声音再次响起:“好,现在是下午四点,挑战正式开始!”说完这些,面具男离开,随着咚一声大门被锁上,房间里变得安静异常。 房间里的陈设和帖子里介绍的差不多,一张单人床,一个马桶,一盏亮着的泛黄的灯,和一面挂在墙上的镜子之外,再无它物,甚至连外界一丁点的声音都听不见,完全的与世隔绝。 我站在屋子的正中央,镜子正好完全照出我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挺精神,就是身上衣服有些奇怪,蓝色条纹跟医院病服一样,怎么看怎么不舒服。 看着镜中自己,我有些不习惯,原本只是带着试探的态度前来,不想挑战真的开始了。仔细想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有些草率?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一个小孔,随即一块木板托着一份饭菜进来,放到地上后又很快缩回去,墙壁恢复原状。 我并不敢随便吃东西,缓慢地在房间里转圈,以此让自己保持清醒,但转久了难免发困。我索性躺到,困乏和朦胧的睡意令我不多会便沉睡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时,我发现放在门口地上的饭菜换了新的,应该是中途有人送新鲜食物进来,并把之前的饭菜带走。 房间里没有时钟,我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肚子里饥肠辘辘,想吃东西,心里又有些害怕,但同时又想:“如果对方真的要我性命,不可能只把我关在这里。” 我一边分析一边回忆:“我来的时候是下午四点左右,第一次送餐进来的时候应该是晚上,此刻面前的这些饭菜应该是我进来后的第二餐,也就是第二天的早餐。 换句话说,我到这里至少超过十二小时了,既然我还安稳地站着,证明这伙人并没有要害我性命的意思。 有了这个想法,我三两下将饭吞下肚。还别说,饭菜不仅丰盛,味道还挺好,很合我的胃口,吃过之后,并没觉得身上有哪里不适。 这更加肯定了我心里的想法:“这场挑战不是一场骗局,是真的,只要我撑过一个月,就能领到一百万!”我这样想着,心里有了一丝的兴奋和喜悦,对一个月后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慢慢适应小房间的生活,每天吃吃睡睡,不过每次吃完饭后都会在墙角做上一个记号。 我没有时钟,不辨白天黑夜,无法断定过了多久,所以想了个用送餐的次数推断日期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一日三餐,一个月九十餐,只要我记录餐食的时间到达八十九次,就到了我出去的时候。 想到拿着一百万从这里出去那一天,我心里就抑制不住地激动。 只可惜,我还是把事情想得太容易了些……人在极度安静又密闭的空间里,呆上三五日尚可,时间一久,难免厌倦。 我也一样,刚开始挺习惯,时间久了就开始觉得枯燥无味,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每天面对着四面冷冰冰的墙壁,没人可以说话,我开始变得烦躁,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烦躁越渐强烈,就像心里有一团火,烧得浑身难受,就是没办法扑灭。 渐渐的,我发现自己心里有些扭曲,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数自己画在墙角的线,计算着日子。 大约过了半月左右,我内心渐渐升起一种无助感,失落的心与长久的憋闷,令我忍不住对着镜子说话。 刚进来时镜子里干干净净的我,不知不觉长满了胡渣,头发因为长期没洗变得油腻,脸上颓废,身上也脏兮兮的,看起来就像个脏乞丐,浑身还散发着一股酸酸臭臭的味道。 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却又无可奈何,心里只有无尽的苦楚,这种苦楚让我越来越绝望,甚至有了自残的念头。 在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丧失了自我,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紧锁的大门突然打开了……我曾想过无数次大门打开后的景象,以为自己会第一时间奋不顾身地飞奔出去,然而并没有。 看到面具男出现在门口,我心里竟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根本就不想出去。 “恭喜你,周游先生,你已经挑战成功,这里是承诺你的一百万现金。”面具男将一个黑色的双肩包打开,放在我面前。 背包里是一叠叠红钞票,正是我这次挑战的终极目标,可看到这些钱,我心中竟没了想象中的喜悦。 面具男再次说话,“周游先生,你是为数不多挑战成功的人,最终能毫发无损地站在我面前,简直非同凡人。”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我内心其实早已经崩溃,更不可能明白这一个月我都经历了什么。 看我不回答,面具男也不再啰嗦,告诉我说已经替我准备好了洗漱用具,洗漱干净,换上来时穿戴的衣物,就可以带着一百万现金离开了。 我心里依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全程木讷地按照面具男说的洗漱、换衣服,最后带着现金离开。 一直到我走出了大门,闻到外边清新的空气,听到远处时不时传来的细微人声,我才猛然清醒过来:我成功了,我真的挑战成功了! 我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忍不住站在门口一声仰天长啸。 我闭着眼闻空气里清新的味道,听嘈杂的人声,好一会后,心里渐渐有了喜悦。 收了收肩膀上的背包带,我准备回家,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一低头,眼前突然出现一个老婆婆。惨白又满是皱纹的脸,一只没有黑眼珠只有白瞳孔的眼睛。 我一个痉挛,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我记得,一个月前来参加挑战时,也曾在这个走廊里遇到过这个老婆婆。老婆婆向之前一样,伸手朝我递过来一张纸。 我心里有几分好奇,正伸手准备接过老婆婆手里的纸。老婆婆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受到了惊吓,瞬间收回手,转身匆忙离开。我冲老婆婆喂了两声,她走得更快了,片刻的功夫消失在走廊里。 我一阵莫名其妙,忙跟上去,转过走廊的拐角,哪里还有老婆婆的身影,只在拐角的地方看到一张纸,上边印着一个彩色人头相,旁边写着“寻人启事”几个大字。 这是老婆婆落下的?她在找人? 我没时间也没精力去过问一个陌生人的事情,现在背上背着沉甸甸的一百万,只想迫不及待地和女友分享这个好消息。 我一边朝商场外走去,一边准备给女友打电话,可打开手机一看彻底懵了,手机通讯录里,根本就没有女友的号码,最近通话也没有。不仅通话记录和讯息栏里没有一条记录,甚至连一个聊天软件都没有,手机完全像是刚恢复出厂,所有软件都和新手机一模一样。 我可以确定手机是自己的,屏幕上那两道裂缝是自己之前不小心摔的。 一个月不用手机,也不至于恢复出厂吧?是口罩男那伙人把我手机恢复出厂了?我顿时怒气上来,直接掉头回去想找口罩男一伙人问问清楚,但没走多远就放弃了。 一方面这个商场像个迷宫,我出来的时候太激动,根本就有仔细记路,完全找不到回去的路;另一方面,身上背着一百万人民币,一部手机的事太微不足道了。 我在商场里一边找出口,一边拨通记忆中女友的手机号码,没想到竟然‘停机’。 我不以为意,赶忙找到商场的出口,直接打了辆车去往女友家。 女友是本地人,和她父母住一起。以前我每次送女友回家,总偷偷摸摸,只敢送到门口,小区都不敢进,怕撞上她父母,惹来冷嘲热讽。现在有钱了,我感觉自己脚下生风,走路腰杆都直了。 我径直找到女友家,敲门的时候预想了各种和女友重聚的画面,欢喜、感动、痛苦……万万没有想到…… 我敲了好一会的门才打开,开门的竟然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 男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看起来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床上‘大战’,我脑子里瞬间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女友变心了,在我挑战一百万的一个月时间里跟别的男人搞在一起。” 我紧紧握着拳头,刚要问男人是谁,一个陌生的女人穿着睡衣走了出来,同样的头发凌乱,先开口问我找谁? 我懵了,反问二人是谁,为什么在自己女友家? 俩人满脸的疑惑,同时嘀咕一声‘你女友’后,男人冲我喝道:“你谁啊,谁是你女友,有病吧?” “晓欣,马晓欣,我女友,这里是她家。”我一激动,立马喊道。 男人顿时皱起了眉头,“什么马晓欣牛晓欣的,我告诉里,这里是我的家。走,赶紧走,没工夫搭理你……”说着直接把门给关上。 我满脑子的浆糊,往后退了两步看门牌号,606,确实是女友的家。 我再次上去敲门,门很快被打开,随之传来男人不爽的声音:“我说了这里没有什么马晓欣……” 我不死心地凑上去,打断男人问:“这里是七栋二单元606吗?” 男人冲我点头,我忙又说:“我女友确实住在这里……” 男人睁大双眼,冲我低吼:“你没长耳朵是不是?我再说一次,这里是我家,没有你要找的人。走走走……赶紧走……” 男人往我身上推了两下,我纹丝不动,告诉他说:“之前我女友确实住这里……”没说完,男人怒了,冲我大骂道:“你他妈神经病吧,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这里没有你的什么女朋友,你是不是还不走?”说着举起了拳头要打我,被屋里的女人拦了下来。 女人挡在男人面前,告诉我,这里确实是她家,住进来已经三四年时间,不可能有我女友。 女人说话的态度比男人温和很多,但却像一记晴天霹雳落到我头顶上,好半会没回过神来,直到听到女人的声音:“喂,小兄弟,我说的话你明白没有?这里真没有你要找的人,你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怎么可能找错了? 在我记忆中,我和女友马晓欣一起三年多,马晓欣的所有事情我都记得非常清楚,绝对不可能弄错。 可是眼前这对男女是什么情况? 我伸长脑袋往屋里望了望,整个人都懵了,屋里边所有陈设都和自己记忆中马晓欣家完全不一样,马晓欣和父母住,家里装修复古,总是收拾的很干净,此刻房间里装修简单,还乱糟糟的,一看就很久没收拾,而且墙上挂着很多面前这个女人的照片。 男人见我往屋里望,怒气冲冲举着拳头。 我忙往后退了退,说了声‘对不起’,可我不甘心,楼上楼下各敲了一遍门,结果很失望,敲了附近十几户人家,都没找到马晓欣,并且也没有打听到有马晓欣的任何消息。 晓欣消失了,仿若从人间蒸发…… 不,错了,不是她消失了,完全像是这个世界根本就没这个人。 找不到马晓欣,我只好先回家,路上的时候,我顺便去了一趟手机维修店,找修手机的师傅帮忙恢复删除的通讯录和各种软件。 师傅拿着我的手机一阵捣鼓,最后告诉我没办法,手机完全是刚刚出厂的新机系统,并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我以为是师傅本事不行,之后又找了几家手机维修店,结果一样,都说无法修复。 不仅手机无法修复,连后来去营业厅查询通话记录,也被告知‘没有’。 “我的手机以及手机号码都是我的,为什么手机里的内容和通话记录完全就是个新机,任何一条与过去有关的讯息都没有?这一个月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越想越奇怪,给马晓欣的手机号码冲了一百块钱的话费,充值成功后再打过去,却提示无法接通。 眼看天色越来越晚,背着这么多现金在路上行走实在不安全,所以我先回家,开门的时候,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家里的锁。 我确定没有走错地方,可就是开不了锁,我捣鼓了好一阵,差点把钥匙断在锁眼里。 在我犹豫着要不要找个开锁匠来时,门从里边打开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我问找谁? 我记忆中,我的父母在外地,房子是自己租的,平时一个人住。 家里突然出来个陌生老爷爷,我第一反应是‘小偷’。 我一把推开老爷爷走了进去,边走还边骂他:“这么大年纪了还出来当小……” 最后一个‘偷’字还没说出口,我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这个房间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 我的岀租屋很很简陋也比较新,可这里陈设繁琐,各种家具把客厅摆的满满当当,而且还非常的陈旧,墙上尽是斑驳,看起来像是住了二三十年的老房子。 我退出房间看一遍,是自己记忆中的岀租屋,于是再次走进去。 “喂,小伙子,你是谁?想干什么?”老爷爷跟在我后头不住冲我喊。 我没有回应,快速走进屋里转了一圈,客厅、卧室,全都不是我记忆中的模样。 这里……真的不是我家。 我不敢置信地站在屋子中央,脑子里嗡嗡作响,耳边不停响起老爷爷的声音:“是不是看我一个老头子在家,想抢我东西?” “爷爷,这里是不是金盛花园三栋二单元303?”我突然回头,瞪着老爷爷问。 老爷爷像是吓了一跳,几秒后才回过神来,冲我点了点头。 是我岀租屋的地址,没错,为什么不一样了? “你住这里多久了?”我继续问。 老爷子没有回答我的话,反问:“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你别看我年纪大,想欺负我,我年轻的时候可是当过兵的……”边说边挥他手里的扫帚,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这种时候,我顾不了他人的愤怒,有的只有心里的恐惧和疑惑,我双手捏住老爷爷的手臂,大声喊道:“老爷爷,你看看我这张脸,你认不认识,见没见过?” 老爷爷估摸着没明白我的意思,满脸蒙圈,盯着我半响没说出一个字来。 我捏着老爷爷的手臂晃了晃,又问:“你倒是说话啊,你认不认识我?上个月……就上个月,我还住在这里的,就是这个屋子……” 老爷爷被我摇的难受,忙叫住手,我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摇得更加用力,接二连三的冲击让我近乎丧事了理智。 老爷子被摇得翻了两个白眼,眼看快受不了了,冲我大吼:“我不认识你,也没见过你,这里是我家,我在这里生活二十多年了……” 老爷爷的话让我瞬间停了下来,理智也慢慢恢复。 一个老人不可能占着我的岀租屋还说谎骗我,而且这个屋子看起来确实陈旧,墙面斑驳,很有岁月的痕迹,不是一两个月时间能留下的。我错了,这里就是老爷爷的家。 我向老爷爷道歉,老爷爷却像是受到了惊吓,双手紧握着扫帚不停后退。 我接着又朝老爷爷鞠了个躬,说了声‘对不起,我走错地方了’,然后离开,走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老爷爷站在门口打电话:“儿子,快回来,家里来了个神经病……” 我一口气跑出小区,找了个十字路口坐下,看着人来人往,心里无比难受。 从我离开挑战屋开始,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就开始变得奇怪,最初是手机,再是晓欣家,最后是我家……每一样都与我记忆中完全不同,究竟是我记忆发生了错乱,还是在我接受挑战这一个月里,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无论哪一种,似乎都是不可能的,可是为什么偏偏就发生了? 晓欣的家不是晓欣的,我的家不是我的,那我的家在哪里,晓欣的家在哪里,晓欣又在哪里? 一个月前,我的生活是正常的,一个月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个月里我一直待在挑战屋……如果说有人改变了我的生活,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挑战屋里的。 我胡思乱想了一会儿,从地上起来,打了辆车再次去往沙平贝三夹广场地下商场。 之前因为被金钱驱使,我从未觉得挑战屋有什么奇怪的地方,现在仔细想来,那里充满了诡异,就跟一开始我的担心一样,什么人会无聊到花一百万做这种‘挑战三十天禁闭小黑屋’的游戏? 还有,偌大的挑战屋只有三个工作人员,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带着口罩,从进去到出来,我从未见过他们的模样。 最后一点,密闭屋外的那个独眼老婆婆,她是谁? 带着这些疑惑,我走进地下商场,按照自己记忆寻找密闭屋。 三夹广场地下商场地方大,路子深,在我看来,每个店都差不多,我在里边转了几圈完全迷失了方向,别说找密闭屋,连出口在那个方向都完全搞不明白。 我在里边来来回回转了绕几个小时,找不同人询问,得到的结果都是:从未听过什么挑战屋。 我一直逛到商场关门才离开,那个时候,已经接近凌晨,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站在商场门口,心里说不出的懊恼和悔恨,早知道这样,就算穷死,也不会去参加那个破挑战。 现在家没了,女友也没了,我的未来该何去何从? 我猛然想起自己的父母,赶紧掏出手机准备和父母联系,可始终想不起父母的电话号码是多少。 我站在广场上,夜风吹在身上凉飕飕的,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戴着帽子的老爷爷出现在我面前,开口叫了一声我的名字。 这个老爷爷很陌生,我记忆中没有任何印象,我有些防备地看着老爷爷,问他是谁。 老爷爷根本不在乎我说的话,他一脸严肃地看着我,然后一本正经地说:“记住,你最近经历的事以及脑子里记忆的事一定要在网上记录下来,以后每一个看见你记录故事的人将会是你的指路人、你的恩人。如果你不把记忆中的事以及经历的事在网上记录下来,那你以后将会很惨很惨,永远活在痛苦之中,不明真相。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记录你的事迹时,前期一定要用第一人称,当你把事情记录到与我谈话的地方时,后面记录的事情就必须转换为第三人称,而且必须用你的真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你按照我说的做就对了,你相信我,我不会害你!” 老爷爷说完,也不管我,直接就离开了。 我整个人都懵了,我不知道老爷爷为什么会给我说这番话。自从挑战出来之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异常的诡异。为了防止意外的事发生,我只好按照老爷爷说的做。 我叫周游,对,我叫周游,我不是神经病!我要用第三人称记录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老爷爷离开后,周游也就是我,依然站在原地久久没回过神来。 周游盯着人老爷爷离开的方向,正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一阵微弱的女声,像是在喊自己的名字,抬头一看,远远站着一个白衣服的女孩。 大半夜的别说人,车都很少,突然出现个白衣女孩,吓得周游全身汗毛立了起来。 女孩似乎认识周游,在周游抬头之后,缓缓朝周游走来,脸上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可是在周游看来,这个笑容异常的诡异,周游忍不住往后缩,但身后就是广场栏杆,退无可退…… 003诡异的女友 很快女孩走到周游身边,很温柔地说:“周游,真的是你,你真的在这儿?我找你好久了,走,跟我回去!”说完直接上来拉周游的手。这是后续原文https://read.qidian.com/chapter/nvPT0u8tkCmFWAW488FdBA2/KQyEBBagPfXgn4SMoDUcDQ2 尼玛的啊,大白天的看的我脑壳凉悠悠的。  

这件事的焦点我一直觉得不是质量问题,是售后处理的方法和态度的问题

虎扑用户343787
给他看看此地无垠的奔驰E耐久性测试报告,4W公里4个减震器下叉全部变形,下摆臂胶套磨损,车门变形关闭不严,后备箱关闭不严,前中控发动机舱隔音材料腐烂,用此地无垠的话说就是连10W的国产车都不会用这么垃圾的材料。4个减震器去4S质保,4S说受外力损坏不给质保,最后有技术人员认出来了才说可以给质保,而且偷偷把国内组装的减震器换成德国原产的。这就是奔驰。
我想不出名字Oo
引用 @q602682672 发表的:
小众能吃的下去饭 也是因为有粉丝啊

我也不是它们的粉丝,只不过愿意增加选择的面。

yogafire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对,如果以后见人买了奔驰,别人就去调笑他,他觉得买奔驰没面子,自然就没人买奔驰了

买奔驰=钱多人傻好忽悠,为了面子宁可吃亏也要装逼。
这种标签一旦建立起来,奔驰的品牌形象算是彻底毁了
西湖的谁
提高了销量你这个数据哪里来的?为什么标题有但是正文一个字都没有
test_2
说没影响的,看看4月销量就可以了,到底和3月份比较是否下跌。
皇马20号阿森西奥
引用 @iStrawberry 发表的:
千里之提,毁于蚁穴。
崩塌都是从这种小事慢慢累积的。
三星手机当时也是对中国的维权事件处理得恶心,所以现在中国的市场相比以前崩了很多。

三星更多的原因还是华为小米手机的崛起,现在国产还没有品牌能对奔驰造成冲击。

虎扑用户578760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废话,肯定是他的朋友嘲笑他更让他没面子啊
然后扯上我干嘛?我说我要去嘲笑了?

有钱人的朋友情商会这么差?因为一个车把潜在的合作伙伴自己的关系网得罪了?真逗

Munchen86
其实说的也没啥问题

少侠尼克杨0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对,如果以后见人买了奔驰,别人就去调笑他,他觉得买奔驰没面子,自然就没人买奔驰了

如果真有这种情商低的朋友,那还是不要联系了吧

虎扑用户456419
引用 @端木csenzo 发表的:
真没什么影响。。
车这个东西确实是有中奖率的,狗奔这个事情其实主要还是经销商自己作,所以楼主列出的几点里,1、3其实有点道理的……说不定有的正在计划买的,为此还加快节奏,赶上这波节奏加强一下和经销商的议价能力也不是没可能。。。。

我就想知道 这个时候 到底有没有优惠。

Days11
失手点错了,抱歉。
我非常怀疑楼主是给奔弛在洗地。
拜拜拜拜5555
引用 @DeAr_Mac 发表的:
之前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无所谓质量,毕竟买不起的人羡慕他们,提起奔驰,好车,有钱,豪华,这让买得起的人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如果慢慢演变成买不起奔驰的人不羡慕他们了,看见奔驰就提漏油,欺诈,武装车展,久而久之,是不是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我觉得要达到不羡慕奔驰的地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不动如山哈基石
引用 @其实好吧 发表的:
从车的角度讲,可能真的影响不大,这次漏油是单一车辆问题,不是这个车型或者这个发动机型号的普遍问题。毕竟事情闹那么大,是4s自己作的。会拿漏油调侃自己同事朋友的亲戚(奔驰车主)的应该也不会太多啊。

我的一个游戏群里,里面的人最少认识10多年了

一向都很毒舌😂




虎扑用户130530
不说特别有钱买s或者迈巴赫那种人啊,你买c和e的人,怎么也算大件了,买之前肯定功课做全,尽量买负面新闻少的品牌,毕竟同档次的车还是不少,以前路虎这么牛现在弱很多了

yy362764167
和整车质量没关系?阿Q精神很到位,果然跪久了就站不起来了

彩虹£战士
在华上个月销量不是已经下降了吗

牛大牛真大
三星手机是怎么作死的,品牌口碑没有小事,都是一点一滴积累的,像日本车皮薄,美国车费油,吊丝3宝,汉兰达爬坡......,一旦扣上帽子想摘就难了,而且这次也许能过去,那万一以后再出一回事呢?这个的影响就会叠加上!三人成虎,想买就要多考虑考虑了

虎扑用户209750
引用 @键盘吃傻瓜 发表的:
乍一看有点道理,实际上真正问题是奔驰傲慢的态度,以前奔驰高管事件就看得出这家车企对中国是咋样了。如果买个车还要跪舔,硬着头皮上奔驰,那绝对是真爱了。

一般人买车:到4s 跟销售周旋 谈妥价格 付款 等个把月 提车。高管叫什么都不知道,更说不上跪舔,买个交通工具而已,正常人考虑不了那么多爱恨情仇。

牛大牛真大
引用 @大海终归喜洋洋 发表的:
一直说的都是服务态度,不是车有没有问题。车有问题没关系,没有完美的车,服务上到位了,大家都觉得舒服。

谁家去买东西,被店员骂着打着,还笑嘻嘻的去抢着买?这样都跑去买的话,如果不是脑壳坏了就是真的贱,有受虐倾向。

有很大问题的,现在短视频上那么多出问题的视频,你想买时会不会考虑考虑?

garyliu424kb
确实出问题是小概率事件,该买还是买,但是我出了这么多钱,服务得到位吧,推脱责任不退换,这就是店大欺客店家问题了。你有钱这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都是血汗钱,如果你朋友买奔驰,万一出了啥质量问题,店家不给解决到处踢皮球,我不信你朋友觉得这几十万的钱无所谓就不管了。 说到底是商家服务责任义务有没落实到位。
被坑得好惨
引用 @统一质量 发表的:
话糙理不糙,但是说一点没影响是假的,只是对品牌的影响没这么快体现出来

对啊,我觉得也是,但是他们看法不一样哎。
wenbeck
引用 @ANSWER奇才 发表的:
买不起奔驰的来嘲笑我,我会在意吗?买的起奔驰的会去嘲笑别人买什么车吗?

你的意思买宝马的可以调侃一下咯!哈哈

键盘吃傻瓜
引用 @美职篮形象大使蔡徐坤 发表的:
一般人买车:到4s 跟销售周旋 谈妥价格 付款 等个把月 提车。高管叫什么都不知道,更说不上跪舔,买个交通工具而已,正常人考虑不了那么多爱恨情仇。

那漏油了售后流程不也是提单,反馈,跟进,换车完事??你看这奔驰4s怎么做的?

被坑得好惨
引用 @1号冲锋枪 发表的:
有些观念风评一旦形成是很难再扳回来的 比如修不好的捷豹 比如lemon car的Jeep
但估计在奔驰上影响不大,这一代太成功了

是的吧。。。。
其实好吧
引用 @不动如山哈基石 发表的:
我的一个游戏群里,里面的人最少认识10多年了

一向都很毒舌😂



哈哈哈,一起玩的正常,哈哈,不算恶意。

橙子赵
关键奔驰是面子啊!被一群吊丝群众调戏漏油,你看好面子的还买不买。
西决的地板是我的
引用 @DeAr_Mac 发表的:
之前买得起奔驰的人可能无所谓质量,毕竟买不起的人羡慕他们,提起奔驰,好车,有钱,豪华,这让买得起的人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如果慢慢演变成买不起奔驰的人不羡慕他们了,看见奔驰就提漏油,欺诈,武装车展,久而久之,是不是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为品牌溢价买单。

说实话不是无所谓质量而是天下乌鸦一般黑,其他品牌好不了太多,只是奔驰后期修理贵,太度还吊差

雷霆三巨
和一个奔驰的销售顾问讨论过,他说,E级这个以上的影响比较少,像A,C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会问得比较多!

被坑得好惨
引用 @johnnyxu1988 发表的:
一直以来不都这样么,我朋友原来做一家车行的法务,天天都有案子,都是车的问题,最后基本上也都是双方协议和解,有钱人在乎的东西,基本上是钱和面子,该买奔驰的还是买
但是这个事情出来后,如果慢慢发酵起来,对奔驰就不是一个好事情了

就是吧。。。。
被坑得好惨
反正我觉得还是有点问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