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藤往事 ,在人到中年时,记忆回放 😂

F
FL8OY8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一】 到宿室第一天,宿室在31号楼某层,室内放有三 张上下铺的床。进去时有两个下铺已放了铺盖,其中有一个还拉上了帘子。送我的人和我一致地说我就睡剩下的那个下铺。尔后将我的东西放在这个铺位旁边的地上,转身带我出去买东西。回来后那个下铺上已放了脸盆之类的。我们将东西拿下,开始清理。清理得差不多时,有人进来了,一位是我的室友,另一位是她的伯父,大概50岁。他们看到眼下情况,即说他们已占下了这个下铺。送我的人说我们已将此下铺刚收拾干净,那位伯父问我要睡哪个铺位,让xx(我室友的名字)给你擦擦。此事就此了结,我睡上铺。在以后的日子里见过很多次这位伯父,发现他其实很可爱,感觉说话直接了断是他的风格。
9x年春节过后,经常在我的活动范围内遇到我室友的老乡。从3月至那年的寒假期间,常常交往。初夏的某天晚饭后,他约我去看电影,记得是在柿子林旁边的那处礼堂里(现在的大讲堂的原址),当时好像放的是《法内情》,就是刘德华和叶德娴演的那部。看了几分钟后我说我之前看过了,他说那就不看了。出来,外面正下雨,我们往未名湖方向走,现在仍能清晰记得他那晚在未名湖边的口哨声。当时我仍是个好学生,仍能要求自己每天的思维和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所以我们的交往在近一年时间内基本都是在我的活动范围内遇到他,一起在食堂吃吃饭,一同去我上自习的地方,尔后他离开,去他的实验室什么的。199x年春节后,他开始频繁地要去校外的实验室做实验,再就是他开始‘奔寄托’(即备考GRE 和托福),我很少在我的活动范围内见到他了。
199x年5月间,他给我写信,告知他拿到了米国的全奖offer 。这年我开始‘奔寄托’,暑假没有回南方家中,在学校备考。那个暑假文史楼开放,我每天都在那儿的某间教室占位奋斗。一天晚饭后回到我的座位,坐定不久,前桌递来纸条一张,写着‘出去走走吧,想与你聊聊!’我抬头才见是他,都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坐我前桌的。很愕然,但当时进入了备考的状态中,对别的没什么兴趣。就随手在条上加上‘谢谢,但今晚计划清掉这本东东,没什么时间。’他接回纸条后,转头在我的草稿纸上写了‘没关系,以后再说吧。’之后他很快就离开了那间教室。
同那年,应是8月初的某天,我有事去48号楼那边,在食堂的拐弯处与他遇到,他说已定好了月底的机票,去米国,那是我在校园最后一次见到他,从那次后至今没有见过面。在过去的年月中,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基本是一年一,两次吧,每次都很简短,会提提他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我不敢说我们那时在恋爱,但他给我写过的纸条和信,我到现在几乎全都能背出来。
199x年冬季学期,我常在某楼大阶梯教室晚自习。每周这个教室晚饭后有一堂哲学课,任课老师50-60 左右。开始那一,两周,修了这门课的同学很多都来,为自己和代别人点名时应‘到’或‘在’,渐渐地学生越来越少,后面很多坐的都是像我一样自习的。而后考试前的那几个星期,学生又多起来。最后那个星期整个教室都坐满了,只听老师说这周复习,讲讲考试的事情。老师讲了不一会儿,依稀有同学说老师给划一下重点吧。老师不停,也不回应。课上到一半时,老师说下面是第八题,整个教室即时爆发出轰坛大笑,伴着一片展纸做笔记的声音。
1998年百年校庆,校庆晚会的现场是体育场那面的那块大草坪。刚去BD时大草坪还是一片苹果园,至今清晰记得199x年秋还吃过那儿的苹果,但却被百年校庆淘汰掉了。晚会那天我没在现场,在外围听听。当时坐在勺园前的那个小篮球场边的椅子上,不知什么钟点时,有人来开停在我前面的车,定眼看去,认出那位女士是唱《党啊,亲爱的妈妈!》的歌唱演员殷秀梅。我没有吱声,目送她所乘的那辆车在灯光下离去。 … … 
F
FL8OY8
【二】
我是南方人, 之前只随学校组织的活动去过三次黄河以北的城市,北京之前没去过。
在BD的第一年,闹了一些别扭。
那时海淀书城那边的两家大型商场(记得昊海楼那时正在修建中),基本没有实行开放式货架,想看想买哪样货品必须通过柜台内的服务员。有次我去买一样东西,找到后叫服务员拿出来给我看一下。我连连叫了她4-5声‘小姐’,她也不理我,我以为她没听到,走到与她正对面的位置,叫她‘小姐’,只听到她说:还小姐呢?都什么岁数了,你也不看看,瞎叫!那时海淀那几个商场的有些服务员好像没有什么服务精神,不过园子里的那个(已不确定是不是叫‘北三商店’了,就是‘三角地’旁边的那个)的服务精神也差不多。
那时从BD 小南门跨街去海淀书城那片,沿路摆了各种小摊,也有地摊。有草莓的季节,我在那儿准备买点草莓。地摊上的标价5块钱3斤,有一个摊位上的标价2.5元1斤。我看着摊位上那家的草莓个儿大一些,但还是准备讲一下价钱,我躬身拿起几个草莓,说:别人那边都是5块钱3斤,你怎么是2.5元1斤呢?摊主是一位老太太,说:别碰,不卖你!我立马把草莓很重地放回去,说:有什么了不起的?! 摊主立马往外要出来,我见势拔腿就跑,待我本能地估计我已在安全距离时,回头看她,看到她站在摊位外,朝我看。见我回头,她伸起手指着我冲我说:你这小兔崽子,你给我回来,看我收拾不了你?! 自那以后,至少超过半年时间吧,我没敢经过她摊前和那条路,怕她仍记得,被她抓到打我。
还是那条街上,也是到BD的头一年里经历的事情,有次我准备买香蕉。摊主先后拿起几挂香蕉,每一挂都有10几根,都说好,我说我要买两根香蕉,他立马放下手上拿着的香蕉,说:你是诚心买吗?你见过只买两根香蕉的?当时我也不敢直接回答,就说我刚出来,还要去别的地方,带着这么多香蕉太重不方便。他说:早不说!告你,回来我可不敢保证还有!我只能无趣地离开。其实我就是想买两根香蕉带路上吃。 ……
F
FL8OY8
【三】
在那个园子里逐渐熟悉,并最终确定下来图书馆的自习室是最好的自习地方后,我开始像很多园子里的同学一样,过上了教室,自习室,寝室,食堂的生活,且很有规律。 我在时,寝室楼是早上6.30开门,晚上10.00关门。只要我在早上6.30之前到一楼,准备出门,肯定看到有其他同学已在那儿等着开门了。我那时基本就是6.30出门,去图书馆的自习室占个位子,有课时去教室上课,没课时呆在自习室自习,我那时似乎非常喜欢那种状态。
9x年冬天,我开始关注每天都能在图书馆的自习室看见的某位同学。他最初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基本每天都穿着同样的冬衣:外面是草绿色的军大衣,除去大衣后是的确良质地的衬衣(虽已洗得很旧,但仍能看出原先是白色的),总是所有的纽扣都扣着,看不见他里面穿的是什么。那个冬天,我好像在哪都能看见他的身影。当然,我能看见他的地方也就是图书馆的自习室和食堂,或在路上。 他的衣着与绝大多数同学不一样,这也是我对他感兴趣的地方。我那时经常作种种假设, 假设他是怎么考进来的,尔后从我的种种假设中想开了去。
我曾一度痴迷地设计与他搭讪的段子:曾试过一遍遍地写纸条(这在自习室当时是常用的无声交流方式之一),也曾试过趁他不在时到他的位子查看他是学什么专业的(并从他的书本上知道了他的名字);还试过两次将写好的纸条趁他不在座位时夹在他的书页之间(至今仍记得其中的一次是夹在他的一本《理论物理》课本中),但很快又转身将纸条取回来,终究没有让他看见我给他写的字条。 我那时还特别怪异地生怕他看见某位男同学常来自习室找我。这段很有意思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来年的初夏,才自己冷却下来,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直到今天我自己写了发出来,才有除我之外的第二个人知道我对这位同学的关注。
199x年我开始花时间背单词,计划考托福和GRE。天冷前,常在湖边占个地方晨读,基本每天早上都在研究生院楼前的湖边那块地方。某天早上,有位同学径自过来,冲我说:同学,打扰一下,我拍了几张照片,给你冲洗了一份。 我接过来,看到全都是我在湖边晨读的。当时不知所措,没能说点什么。那位同学呆了一下,可能见我没说什么,就转身去扶他停在不远处的自行车,等他要上车走了,我才反应过来,说了声:谢谢。 照片上的我穿着一件手织毛衣,捧着一本书正读着,因为是在不知道的情形下被拍下的,整体很自然。
[先写了这些,发这儿]
D
DalliasFans
只占了两个位?
w
wengyuan
回复 3楼FL8OY8的帖子
【四】
s
shengshengman
回复 1楼FL8OY8的帖子
马扎瓜子摆好了,听才女加美女讲故事
f
fuzzycat
我也来排队,开头就精彩!
E
Emilyll
Mark
s
shengshengman
回复 3楼FL8OY8的帖子
照相的人应该暗恋楼主。感觉楼主是比较稳重端庄的美女,不是机灵巧怪那一挂的
q
qqzj
有人在图书馆翻过我的东西,当时只觉得被冒犯。
m
manny
好熟悉的场景,我和你一样也是南方人去那里读书,入学第一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332上认识了一个生物系81的姐姐,到学校就先去了她宿舍,放下行李后我说我出去在校园里转转,可没有记她住哪栋楼哪个房间,好在后来正好在路上遇到,她问:“你为啥不来拿你的行李啊?”, 我:“不记得你住哪个楼了…”
s
shengshengman
好熟悉的场景,我和你一样也是南方人去那里读书,入学第一天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332上认识了一个生物系81的姐姐,到学校就先去了她宿舍,放下行李后我说我出去在校园里转转,可没有记她住哪栋楼哪个房间,好在后来正好在路上遇到,她问:“你为啥不来拿你的行李啊?”, 我:“不记得你住哪个楼了…”
manny 发表于 2023-09-17 15:05

你行李都没有了,在学校怎么过的?捉急
m
manny
你行李都没有了,在学校怎么过的?捉急
shengshengman 发表于 2023-09-17 15:12

运气好的,同一天下午在校园里走在路上遇到那位姐姐了,不然真的不知道日子怎么过了
m
meishan123
湖边照片发上来看看?咱这真是好奢侈的请求…
m
muscle086
原来是公主楼的学姐
m
misscoke
mark~ 等下看
d
djmax
拿好小板凳了
s
siete77
二环。等看故事
r
rubysiam
【一】 到宿室第一天,宿室在31号楼某层,室内放有三 张上下铺的床。进去时有两个下铺已放了铺盖,其中有一个还拉上了帘子。送我的人和我一致地说我就睡剩下的那个下铺。尔后将我的东西放在这个铺位旁边的地上,转身带我出去买东西。回来后那个下铺上已放了脸盆之类的。我们将东西拿下,开始清理。清理得差不多时,有人进来了,一位是我的室友,另一位是她的伯父,大概50岁。他们看到眼下情况,即说他们已占下了这个下铺。送我的人说我们已将此下铺刚收拾干净,那位伯父问我要睡哪个铺位,让xx(我室友的名字)给你擦擦。此事就此了结,我睡上铺。在以后的日子里见过很多次这位伯父,发现他其实很可爱,感觉说话直接了断是他的风格。
9x年春节过后,经常在我的活动范围内遇到我室友的老乡。从3月至那年的寒假期间,常常交往。初夏的某天晚饭后,他约我去看电影,记得是在柿子林旁边的那处礼堂里(现在的大讲堂的原址),当时好像放的是《法内情》,就是刘德华和叶德娴演的那部。看了几分钟后我说我之前看过了,他说那就不看了。出来,外面正下雨,我们往未名湖方向走,现在仍能清晰记得他那晚在未名湖边的口哨声。当时我仍是个好学生,仍能要求自己每天的思维和精力都放在学习上,所以我们的交往在近一年时间内基本都是在我的活动范围内遇到他,一起在食堂吃吃饭,一同去我上自习的地方,尔后他离开,去他的实验室什么的。199x年春节后,他开始频繁地要去校外的实验室做实验,再就是他开始‘奔寄托’(即备考GRE 和托福),我很少在我的活动范围内见到他了。
199x年5月间,他给我写信,告知他拿到了米国的全奖offer 。这年我开始‘奔寄托’,暑假没有回南方家中,在学校备考。那个暑假文史楼开放,我每天都在那儿的某间教室占位奋斗。一天晚饭后回到我的座位,坐定不久,前桌递来纸条一张,写着‘出去走走吧,想与你聊聊!’我抬头才见是他,都不知他什么时候开始坐我前桌的。很愕然,但当时进入了备考的状态中,对别的没什么兴趣。就随手在条上加上‘谢谢,但今晚计划清掉这本东东,没什么时间。’他接回纸条后,转头在我的草稿纸上写了‘没关系,以后再说吧。’之后他很快就离开了那间教室。
同那年,应是8月初的某天,我有事去48号楼那边,在食堂的拐弯处与他遇到,他说已定好了月底的机票,去米国,那是我在校园最后一次见到他,从那次后至今没有见过面。在过去的年月中,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基本是一年一,两次吧,每次都很简短,会提提他的孩子和我的孩子。我不敢说我们那时在恋爱,但他给我写过的纸条和信,我到现在几乎全都能背出来。
199x年冬季学期,我常在某楼大阶梯教室晚自习。每周这个教室晚饭后有一堂哲学课,任课老师50-60 左右。开始那一,两周,修了这门课的同学很多都来,为自己和代别人点名时应‘到’或‘在’,渐渐地学生越来越少,后面很多坐的都是像我一样自习的。而后考试前的那几个星期,学生又多起来。最后那个星期整个教室都坐满了,只听老师说这周复习,讲讲考试的事情。老师讲了不一会儿,依稀有同学说老师给划一下重点吧。老师不停,也不回应。课上到一半时,老师说下面是第八题,整个教室即时爆发出轰坛大笑,伴着一片展纸做笔记的声音。
1998年百年校庆,校庆晚会的现场是体育场那面的那块大草坪。刚去BD时大草坪还是一片苹果园,至今清晰记得199x年秋还吃过那儿的苹果,但却被百年校庆淘汰掉了。晚会那天我没在现场,在外围听听。当时坐在勺园前的那个小篮球场边的椅子上,不知什么钟点时,有人来开停在我前面的车,定眼看去,认出那位女士是唱《党啊,亲爱的妈妈!》的歌唱演员殷秀梅。我没有吱声,目送她所乘的那辆车在灯光下离去。 … … 
FL8OY8 发表于 2023-09-17 13:37


就好好写校名不行吗?国藤好别扭
北大需要借助藤校的光环吗?
C
CG1541
排队听故事
l
lily_2005
精彩!29楼的飘过
s
shiguang
国藤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g
germanica
好认真。当年我们宿舍也有个每天六点半去图书馆占座的。其他人都睡到不得不去上课的时候。
f
frogette
回复 1楼FL8OY8的帖子
静园建草坪之前是果园,果园结的苹果特小,路边有卖,装塑料袋里一袋一袋地卖,特好吃。 海淀图书城是小西门出去最近的可逛街的地方了吧,印象中校园内的几家书店也不错,不过离校园近的还是风入松的闲书最多最好。
f
fly11
一下子勾想起了往事,感觉好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关于图书馆自习室,听说有一年冬天的早晨,被占座的学生们挤破了玻璃门。
m
muscle086
一下子勾想起了往事,感觉好像上辈子的事情了。 关于图书馆自习室,听说有一年冬天的早晨,被占座的学生们挤破了玻璃门。
fly11 发表于 2023-09-18 12:52

我记得我上学的年代,北航貌似出了类似的事情
s
starfish1988
mark
人
人在它乡
精彩!29楼的飘过
lily_2005 发表于 2023-09-18 12:00

研究生楼,墙外面就是马路吧?
人
人在它乡
【三】
在那个园子里逐渐熟悉,并最终确定下来图书馆的自习室是最好的自习地方后,我开始像很多园子里的同学一样,过上了教室,自习室,寝室,食堂的生活,且很有规律。 我在时,寝室楼是早上6.30开门,晚上10.00关门。只要我在早上6.30之前到一楼,准备出门,肯定看到有其他同学已在那儿等着开门了。我那时基本就是6.30出门,去图书馆的自习室占个位子,有课时去教室上课,没课时呆在自习室自习,我那时似乎非常喜欢那种状态。
9x年冬天,我开始关注每天都能在图书馆的自习室看见的某位同学。他最初引起我注意的是他基本每天都穿着同样的冬衣:外面是草绿色的军大衣,除去大衣后是的确良质地的衬衣(虽已洗得很旧,但仍能看出原先是白色的),总是所有的纽扣都扣着,看不见他里面穿的是什么。那个冬天,我好像在哪都能看见他的身影。当然,我能看见他的地方也就是图书馆的自习室和食堂,或在路上。 他的衣着与绝大多数同学不一样,这也是我对他感兴趣的地方。我那时经常作种种假设, 假设他是怎么考进来的,尔后从我的种种假设中想开了去。
我曾一度痴迷地设计与他搭讪的段子:曾试过一遍遍地写纸条(这在自习室当时是常用的无声交流方式之一),也曾试过趁他不在时到他的位子查看他是学什么专业的(并从他的书本上知道了他的名字);还试过两次将写好的纸条趁他不在座位时夹在他的书页之间(至今仍记得其中的一次是夹在他的一本《理论物理》课本中),但很快又转身将纸条取回来,终究没有让他看见我给他写的字条。 我那时还特别怪异地生怕他看见某位男同学常来自习室找我。这段很有意思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来年的初夏,才自己冷却下来,最终什么也没有发生,直到今天我自己写了发出来,才有除我之外的第二个人知道我对这位同学的关注。
199x年我开始花时间背单词,计划考托福和GRE。天冷前,常在湖边占个地方晨读,基本每天早上都在研究生院楼前的湖边那块地方。某天早上,有位同学径自过来,冲我说:同学,打扰一下,我拍了几张照片,给你冲洗了一份。 我接过来,看到全都是我在湖边晨读的。当时不知所措,没能说点什么。那位同学呆了一下,可能见我没说什么,就转身去扶他停在不远处的自行车,等他要上车走了,我才反应过来,说了声:谢谢。 照片上的我穿着一件手织毛衣,捧着一本书正读着,因为是在不知道的情形下被拍下的,整体很自然。
[先写了这些,发这儿]
FL8OY8 发表于 2023-09-17 13:37

北大,未名湖,这可是国藤 #1
m
muscle086
研究生楼,墙外面就是马路吧?
人在它乡 发表于 2023-09-18 22:24

29楼是博实对面的宿舍楼吧?
l
littleflor
当年也住31楼,恍若隔世,难为你记得这么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