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2022年最受欢迎的10项研究出炉

C
Caroli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科学》(Science)整理了2022年最受欢迎的研究,其中包含了会玩玩具的大黄蜂,检验我们对现实的认知的量子戏法。还有保护你不受其它人工智能影响的人工智能。这些可能不是今年最大的科学成就,但却是人们最喜欢的研究主题,快来看看大家都在关心什麽。

神秘的骑马战士民族,创下了历史上最快的迁移纪录:
世人们对阿瓦尔人(Avars)瞭解不多,这个神秘的民族加速了罗马帝国的灭亡,然后,阿瓦尔汗国(Pannonian Avars)在维也纳和塞尔维亚的贝尔格莱德之间的平原地区统治了2个多世纪,然后便迅速的消失在历史舞台之上。现在,科学家对他们墓葬的最新DNA研究,揭示了他们来自何方,以及他们究竟走了多远来到欧洲,迁徙有多快,这是古代人类历史上的一个记录。

第一批阿瓦尔人的墓葬与几十年前埋葬在蒙古东部的一个人几乎完全吻合,这表明欧洲的第一批阿瓦尔人可能自己走了近7000公里的旅程。他们很可能利用自己的游牧生活方式、在马背上横跨广袤草原的贸易网络,在欧亚大陆的草原上快速移动。学者表示:这些人的DNA非常接近,肯定是在1 个世代之内,或者更少的时间横跨这个距离。 冯内果(Kurt Vonnegut)出生100年后,他与科学界的关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密切:
冯内果不是科学家,他是一名小说家,但是他的著作影响了无数的研究人员,甚至在他去世多年之后。比如说,深受读者喜爱的《第五号屠宰场》(Slaughterhouse 5)是这位著名的小说家,留给科学界的信息,以及为什麽他的存在继续被感受到。
冯内果敦促科学家自己站出来。他认为一个有道德的科学家是一个致力于人文主义的人,他认为,一个人文主义的物理学家必须是一个:“观察人们,倾听他们,思考他们,希望他们和他们的星球都好。”冯内古特解释说,当科学家们如此沈迷于他们的工作,以至于无视他们对人类和地球的责任时,危险就来了。
古老的病毒可能在保护人类的胎盘:
病毒可以被驯化吗?抑制蛋白(Suppressyn, SUPYN)在大约3000万年前入侵我们的古老祖先之后,它似乎已经在我们的基因组中定居下来,并成为某种朋友,这种朋友可能正在保护我们免受其他病原体的侵害。
一旦一个病毒DNA片段嵌入我们的基因组,它就被称为内源性逆转录病毒(ERV),人类基因大约有8%是由逆转录病毒序列组成,自从它们在数百万年前感染了人类祖先后,就一直被困在我们的DNA中。随著时间的推移,这些基因已经失去了它们原来的病毒功能,但这并不意味著它们是无用的。
抑制蛋白它负责编码一种在胎盘和人类早期胚胎中产生的蛋白质,SUPYN与细胞表面的一个称为ASCT2的受体结合,与另一个内源性逆转录病毒衍生的蛋白质合胞素(Syncytin)用来在细胞之间形成联繫的受体相同,Syncytin可以与细胞膜融合以进入细胞;其现代形式允许胎盘在胎儿发育期间通过将细胞融合在一起形成。

科学家表示:“如果没有它,胎盘的进化是不可能的。你可以说,如果没有内源性逆转录病毒,你就不会有哺乳动物,生命不会像现在这样进化。”
科技在监视你吗?新的人工智慧可以防止窃听:
这些日子以来,从智慧音响到智慧型手机,似乎每件电子设备都在窥视我们。根据这篇报道,使这种窃听行为得以发生的人工智慧,也可以反过来防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类神经语音伪装技术在我们说话时创造了一个声音烟幕屏蔽,这将会比可能正在窃听的人工智慧更聪明。
神圣的[email protected]*%!科学界捕捉到粉碎小行星任务的幕后反应:
美国太空总署今年进行了DART计划,就是拿人造物砸向陨石,作为未来的地球防卫试验,将来如果有陨石招呼地球时,让人类多了一些防卫手段,当卫星撞向陨石时,科学家们欢呼、惊叫,甚至失去理智,正如美国国家太空总署的双小行星重定向测试任务幕后所显示的那样。
这些黄蜂在玩玩具吗?
这不是世界盃,但是研究人员已经观查到大黄蜂在玩小木球。这些昆虫似乎是为了好玩而把这些小球球滚来滚去,没有其他目的,就是为了好玩。这增添了我们对这些自然界授粉者,保持友善的新理由。
在动物中,游戏有助于大脑的发育。例如,狐狸幼崽假装打架来学习社会技能,海豚和鲸鱼甚至在没有捕食者的情况下也会跳跃和旋转。2006年的一项研究描述了年轻造纸胡蜂(Polistes dominula)的行为,看起来像是在玩耍打架,但其他昆虫是否会玩耍还没有得到很多研究关注。
玩球球的实验还显示,年轻的黄蜂比年长的更会滚球。这反映了鸟类和哺乳动物的游戏是如何随年龄变化的;年轻的动物更有可能进行游戏。研究人员认为它们正在发育的大脑可能从这种经历中受益,例如通过加强涉及肌肉协调的神经元连接。黄蜂蜂的大脑也能在生命的早期更好地形成新的连接,在工蜂第一次离开巢穴开始觅食之前。
天气可以影响婴儿的名字,有几个不常见的可能要炸了:
受人爱戴的长者。圣人。甚至是电影人物。婴儿名字有各种各样的来源。这项研究显示,良好的天气也可以发挥作用,甚至有可能将一些罕见的名字推到突出的位置。他们注意到女孩有时会以春天的月份命名,但很少以其他月份命名,他们假设4月(April)、5月(May)和6月(June)很受欢迎,因为在英国文学中,这些月份与新生命有关。如果是这样,那麽父母就应该给这些女孩起一个春天般的天气首次出现的月份的名字,他们推断。在阿拉巴马州和德州,最后一次霜冻出现在3月(March)中下旬,而麻州和纽约州的霜冻则要到5月或更晚。研究人员在《人类进化科学》杂志上报告说,当研究人员逐州查看时,ˋ月这个名字在南方,比更北的地方更受欢迎。在北方,6月是最常见的基于月份的名字。
而且,科学家还笑称说:“推测我们的曾孙辈可能会有1月和2月这样的名字,因为全球变暖正在进行”,温暖的天气会在一年中提前到来,这很有趣。
中世纪的修士满身都是寄生虫:
英格兰13世纪的修士们过著远比一般人民相对卫生的生活,使用隔间厕所、甚至还有自来水,那麽,为什麽他们比同时代远不及卫生的人更容易感染寄生虫呢?答案可能在于他们令人惊讶的园艺做法。
科学家发现,十分讽讽刺的是,修士们更好的卫生可能是罪魁祸首。 由于他们在厕所收集粪便,而不是将其处理在粪坑中,神职人员回收了自己的排泄物作为菜园的肥料。寄生虫人类粪便中产卵,因此花园里的卵可以很容易地进入农产品,然后再重新进入修士的胃里,当蠕虫在修士的消化道中孵化和蠕动时,它们会引起腹痛和肠道撕裂,如此反覆。
量子戏法证实,现实不存在,除非你测量它:
似乎每年都有一个奇怪的量子物理学故事进入我们的前10名名单,2022年也不例外。这个故事涉及到假性心灵感应,一个配对游戏,以及足以让你大吃一惊的量子怪事。
如果你不看月亮,月亮不一定在那里。量子力学也是这麽说的,它指出存在什麽取决于你测量什麽。证明现实是这样的,通常需要比较神秘的概率,但中国的物理学家以更清晰的方式说明瞭这一点。他们进行了一个配对游戏,在这个游戏中,两个玩家利用量子效应,每次都能获胜,如果测量只是揭示现实已经存在,他们就不能获胜。
研究人员为这种水果的複杂祖先而疯狂:
对于这样一种看似简单的水果,香蕉的遗传历史却出奇地複杂。事实上,正是如此複杂,以至于研究人员仍在努力弄清现代香蕉产生的地点和时间,这个奇妙的故事是我们今年最受欢迎的故事之一。
人们喜欢知道他们的食物来自哪里,但是当涉及到现代香蕉的起源时,甚至连专家都举手投降了。对100多个野生和栽培香蕉品种进行的广泛的遗传分析揭开了这种水果纠结的驯化历史,并揭示出存在3个以前不为人知但可能仍然存在世界上的祖先。香蕉专家希望追踪这些神秘的祖先,看看他们的基因是否可以帮助保持现代香蕉作物的健康。
科学家表示:“香蕉的驯化比我以前意识到的要複杂得多,”他没有参与这项研究。大约7000年前,香蕉并不是我们今天所知的无籽、多肉的水果。果肉上有黑色的种子,几乎不能食用。相反,人们吃香蕉树的花或者它的地下块茎。他们还从树干状的茎上剥下纤维来做绳子和衣服,科学家总结说:“当时的香蕉树 与我们今天在人们的田里看到的香蕉相差甚远。” 科学家们确实知道香蕉的主要野生祖先是一个名为小果野蕉(Musa acuminata)的物种,它从印度到澳洲都有,但大多数研究人员同意,巴布亚新几内亚是我们所知的驯化香蕉最早出现的地方。今天,有许多香蕉品种,据最后统计有1000多个。在驯化的过程中,超市里出售的现代香蕉失去了种子,变得更多肉、更甜。但很难准确地确定这种驯化是如何和何时发生的。更为複杂的是,一些香蕉有通常的2套染色体,而另一些则有3套或更多,这表明至少有些现代香蕉是由两个或更多品种,甚至是不同物种杂交而成的。 来源:中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