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最有可能战胜的癌症,2030年能消灭它吗?

m
michellesad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8月30日晚间,一则关于“HPV九价疫苗扩龄至9-45岁”的消息受到关注,再次将公众目光引向了HPV病毒,在其引发的各种癌症中,妇科恶性肿瘤发病率第一的宫颈癌不可不提。[注1]
2003年,唱着“女人花,摇曳在红尘”的一代巨星梅艳芳就因宫颈癌并发症病逝于香港,终年四十岁,其香消玉殒的原因,是子宫颈癌并发症导致肝肺功能失调。世卫组织数据显示,宫颈癌每年夺去约30万人的生命,每两分钟一例。[注2]
这些死亡,在梅艳芳病逝近20年后的今天依旧在发生。且发病率呈现年轻化趋势。但随着HPV疫苗的上市,宫颈癌也成了目前首个明确可以通过接种疫苗来大幅降低患病几率的癌症。[注3]
2020年11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启动《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战略》,希望到2030年基本消灭宫颈癌,这也是全世界有史以来首次承诺消灭一种癌症。
一 、宫颈癌与HPV病毒的必知真相
| HPV病毒引发的疾病,不止宫颈癌
HPV(人类乳头状瘤病毒)是一组很常见的病毒,有100多种类型,任何性别都可携带HPV。80%~90% 女性一生中都会感染 HPV,大部分能自动清除,但高危型别的 HPV持续感染可能会引起癌前病变,如果病变不治疗可能会进展为宫颈癌。
据研究估计,大约70%的宫颈癌都由HPV(16型和18型)引起,但是宫颈癌并不是HPV唯一会引发的恶性种瘤。

研究显示,HPV16型和18型还导致近90%的肛门癌,并导致很大比例的口咽癌、外阴癌、阴道癌和阴茎癌。
美剧《绝望主妇》中的演员Marcia Cross就因HPV患上了肛门癌。而在 Cross查出肛门癌之前,她的丈夫就查出过喉癌,癌症的凶手同样是HPV。在美国,喉癌也已经超过宫颈癌,成为最常见的与HPV病毒相关的癌症。
| 为什么宫颈癌可防可控
1974年,德国学者Zur Hausen经过大量研究,发现约99.7%的宫颈癌可以检出高危型人乳头瘤病毒,从而证实了人乳头瘤病毒与宫颈癌的相关性,绝大部分宫颈癌的病因由此揭晓。
病因明确,疾病的认知、预防、诊断、治疗、治愈便不再是不可能。
| 说透HPV疫苗原理
目前已上市的HPV疫苗有由英国生产的二价HPV疫苗、美国生产的四价和九价HPV疫苗以及由我国生产的二价HPV疫苗。
所谓二价是指可预防HPV16/18型感染;四价是指除预防HPV16/18型感染,还可以预HPV6/11型两种低危HPV感染;九价HPV疫苗则对HPV31/33/45/52/58型也有保护效果。以上四种HPV疫苗对保护其特定的HPV病毒亚型的感染都被证实安全且有效。 图源: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
| HPV疫苗为何需多次接种?减少接种次数的可能性
HPV疫苗一般推荐在0、2和6月(第一针是当月,第二针是接种完后的第二个月, 第三针是距离第一针接种后的第六个月)分别接种一剂次。
在医学上,第一针、第二针疫苗为“致敏接种”,即使接种者产生抗体;第三针为“加强免疫”,使产生的抗体效价更高,从而使得疫苗的预防效果更为持久。
今年4月,WHO免疫战略专家组(SAGE)会议曾对1剂次HPV疫苗接种的证据进行审议。专家组认为:只接种1剂次HPV疫苗,可以产生和2-3剂次同样的免疫效果,有效预防由HPV感染引起的宫颈癌。
但这并不意味着原先的三剂次是没有必要的,文中建议接种的剂次因年龄和个人免疫功能而异,关于单次剂量疗效的证据也比较有限,尚不能取代目前HPV疫苗的3针计划。
| 接种HPV疫苗为何限制年龄?
经过此次调整,中国内地三种疫苗批准的年龄范围分别为:二价9~45岁,四价20~45岁,九价9~45岁。
疫苗接种年龄是如何确定的?为何地区之间有时会有差异?
据36氪报道,疫苗作为特殊药品,在管理上有严格的制度和流程,在发挥其最大作用的同时保障安全性也至关重要。按照现行《药品注册管理办法》,进口疫苗在国内批准上市之前,都必须开展临床试验。
所以,疫苗有年龄限制,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因为本土人群其他年龄段接种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报告尚不完善。
本次国家药监局批准扩大适用年龄范围,也是因为得到了更多研究数据支持。
二、疫苗之外,远离HPV还可以做什么?
| HPV感染≠宫颈癌
长期、持续的HPV感染是诱发宫颈病变、宫颈癌的重要原因,但并不意味着感染了HPV就一定会得宫颈癌。
此外,宫颈癌也不意味着不治之症。宫颈癌从癌前病变、早期癌症到晚期癌症是一个较缓慢的发展过程,影响因素包括疾病分期、有无淋巴结转移、有无脉管浸润、有无宫旁转移等,越早期治疗,治愈的机会就越大。
事实上,梅艳芳病逝两年多前就已诊断出罹患子宫颈癌,那时属于零期阶段,若接受局部组织切除,治愈几率很高,但她却没有就医,以致病情恶化。 | 预防宫颈癌,筛查与疫苗同等重要
HPV疫苗并不是预防宫颈癌的万全之策,体检筛查至关重要。
如果在接种前已经感染了HPV,仍旧有机会引起宫颈病变。所以建议有性生活的女性,无论是否接种过疫苗,都需要定期进行宫颈癌筛查,即人乳头瘤病毒检查(HPV)和液基宫颈细胞学检查(TCT),以便发现检查异常及时处理。
世卫组织建议一般妇女从30岁开始筛查,采用可靠的检测手段每5至10年定期筛查人乳头状瘤病毒。感染艾滋病毒的妇女应从25岁后开始筛查,筛查频率应更频繁,每3至5年筛查一次。 图源:世界卫生组织
三、hpv疫苗的扩大接种,能否拯救被污名化的感染者?
| “一针难求”的HPV疫苗
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女性因子宫颈癌死亡人数占全球女性因子宫颈癌死亡人数的80%。在我国,中国农村妇女宫颈癌发病率、死亡率也高于城市。[注4]
在2021年12月刊发的《中国实现全球消除宫颈癌阶段性目标的研判》论文中,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肿瘤预防部主任郑莹认为,我国HPV疫苗接种率低,除了价格昂贵,“供应严重不足”也是主要原因。
自2017年HPV疫苗首次在国内上市至今,疫苗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根据中检院HPV疫苗批签发量测算,从2017年我国首款HPV疫苗获批到2021年,国内累计约有2000万人次HPV疫苗接种,然而,目前国内9-45岁适龄接种疫苗女性群体数量约为3.81亿人,HPV疫苗接种渗透率仅约为7%。按照适龄女性每人接种3针来计算,我国HPV疫苗市场缺口超过了10亿支。
因此,“一针难求”HPV疫苗也常与“排队”、“摇号”、“黄牛”、“私立医院”等词汇相勾连。
| 被污名化的感染者
根据国际乳头瘤病毒学会及中国癌症基金会的数据,我国人民对HPV的知晓率仅为30%。而且,农村地区消息相对闭塞,对HPV疫苗的知晓率也相对更低。
张蒙、康佳迅等人发表的《河南省农村女性HPV疫苗认知现状调查研究》显示,河南省农村女性对HPV 疫苗的认知度和接受度均偏低,且存在较多错误观念。该项研究调查了268位女性,研究结果显示,认识程度为0分的女性占到总人数的一半以上(53.36%)。
此外,同HIV感染者一样,HPV感染者也或多或少都背负着诸如“私生活不检点”的十字架,除了「性」,HPV病毒在人类生存的环境中无处不在,传播渠道也多种多样,如和感染者进行密切的皮肤接触、又或者是接触到了感染者的私密衣物、生活用品、特殊用具等。感染HPV并不等同于“生活不检点”。
但正如苏珊·桑塔格在《疾病的隐喻》中所言:“艾滋病是一个‘自然现象’,而不是一个‘具有某种道德意义’的事件。
”在道德评判的意义上赋予包括宫颈癌在内的疾病以意义,都委实荒谬。
结语
面对疾病,梅艳芳曾语气坚定地鼓励自己:“我相信,我一会好起来,这场仗,我一定会打赢。”在她逝世后近20年的今天,借助医学的发展和医学信息的传播,宫颈癌正在朝着成为第一个真正被人类消灭的癌症迈进,HPV的预防也逐渐深入人心。
此番HPV疫苗适应症和适用人群的拓展,意味着更多女性将远离宫颈癌的侵扰,也让我们更加相信科学的力量。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人类终将第一次真正战胜一种癌症。
资料来源:
1、《宫颈癌诊疗规范》(2021年版),国家卫健委;
2、《世卫总干事2021年11月17日在宫颈癌问题媒体通报会上的讲话》,世界卫生组织官网;
3、《启动加速消除宫颈癌全球战略》,世界卫生组织官网;
4、《宫颈癌诊疗规范》(2021年版),国家卫健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