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性侵超33万儿童!法国天主教会称将卖房赔偿

comefory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2015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聚焦》曾讲述了美国《波士顿环球报》曝光神父性侵儿童的真实事件,在1950年至2002年间,当地罗马天主教会有超过10000起神父性侵儿童的事件。
而在大西洋彼岸,一项由教会性虐待独立调查委员会(CIASE)最近公布的报告显示,法国天主教会神职人员犯下了更为骇人听闻的罪行。 
这份长达2500页调查报告显示,在1950年至2020年期间,至少有21.6万名儿童在法国受到了3000多名天主教神职人员的性侵犯。该报告还强调,这一受害者数字仅仅是保守估计。基于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所的估计,与教会活动有关的受害者人数将上升到33万。
▲ 法国天主教会的高级神职人员跪下祈祷以示忏悔。(图源:法新社)
面对铁证,法国天主教会在一个月后终于承认教会对神职人员的性侵犯行为负有“机构责任”。《纽约时报》认为,这加速了法国天主教会的衰落。
法国天主教教会主席博福特在当地时间11月8日表示,教会将“通过出售法国主教会议和教区拥有的房地产”来赔偿受害者。

瞒了世界70年
“天主教会是除了家庭或熟人朋友圈外,性侵犯发生率最高的地方,”CIASE的报告发现,与公立学校或夏令营相比,儿童在教会环境中更容易受到虐待。
CIASE主席让·马克·索夫指出,法国天主教会内对未成年人的性侵犯占法国所有性侵犯案件的近4%,虽然超过一半的性侵事件都发生在1950年至1968年之间,但这种现象在今天仍然存在,而教会长期以来对受害者的态度都是“深切、残酷的冷漠”。

▲ CIASE主席让·马克·索夫公布了关于法国天主教神职人员性虐待的报告。(图源:美联社)
报告指出,70多年来,法国天主教会对待性侵案件的态度可以概括为“一种隐瞒、淡化甚至否认的态度,只有从2015年才开始逐渐承认。即便如此,许多地方性的教区和宗教机构也一直否认现象的存在”。
纸终究包不住火,虽然法国天主教会近年来转变了态度,声称自己采取了“重要行动”来制止性侵案件,但报告认为,这些措施仍然是被动且不充分的。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曝光丑闻的CIASE也正是由法国天主教会内部成立的。
2016年,法国里昂的一名天主教牧师被曝光在30年内性侵了数十名法国童子军,这一消息引发了公众的强烈抗议。法国天主教会在舆论重压之下,开始调查教会中恋童癖问题的普遍程度,最终于2018年成立了CIASE。不仅如此,连身在梵蒂冈的天主教教皇方济各都声援调查,并授权该组织访问教会此前不愿公开的机密档案。

▲ 天主教教皇方济各和几名高级神职人员在梵蒂冈为性侵受害者祈祷。(图源:法新社)
为了尽量避免引起公愤与恐慌,CIASE的成员中并未包含犯罪学家和执法人员,而是由社会学家、人类学家、精神病学家、宪法和教会法学家、神学家教授和历史学家组成。即便如此,他们在梳理了数以万计的教会内部文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即使是天主教会自己,对其可耻历史的记录也无法覆盖这一罪行的完整情况,儿童遭受性侵的现象要严峻得多”。

“国中之国”的衰落
事实上,如果在70年前,法国天主教会完全不必像今天这样靠出售房产来赔偿受害者,甚至根本不会承认性侵案件——就像他们曾经所做过的那样。
法国的天主教会一度强大到被视为是“国中之国”。早在公元5世纪,法国天主教会分支就被誉为“罗马天主教会的长女”。因为教会没有任何向公众公布收支的义务,长期以来没人知道教会有多富有。但从法国的宗座圣殿级天主教大教堂数量超过170座居全球第二,仅次于罗马教廷所在的意大利,且修建教堂的工期动辄就数十年甚至上百年来看,教会的财力堪称富可敌国。
据《纽约时报》报道,天主教会在法国影响力自1960年代初开始加速下降,当时96%的法国人宣布他们已受洗成为天主教徒。但到2018年,只有32%但法国人被认定为天主教徒,而定期参加弥撒的人数甚至不到10%。
▲ 在巴黎圣尼古拉斯杜夏多内教堂举行的弥撒。(图源:国际天主教周刊)
不仅如此,教会的财路也早早地被限制。不同于由政府税收支持的德国天主教会,根据法国1905年的一项基本法律,法国天主教区不得从国家获得任何补贴,法国政府仅承担当时存在的大部分古老教堂建筑的修缮费用。此后,法国教会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租金、信徒的捐款以及遗产。
尽管影响力和财力已经大大削弱,法国天主教会目前仍然拥有大约3000座建于1905年之后的教堂,以及近50000座其他建筑物,如长老会和社区中心。据天主教报纸《La Croix》在2011年报道,法国天主教会每年可支配价值7亿欧元的资产,每年从房产租金中就可以收取约2300万欧元的租金,而且资金还深刻介入房地产和银行。
值得一提的是,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2020年年底,法国天主教会曾公开“哭穷”,称损失了其正常年收入的40%左右,收入缺口高达9000万欧元。
因此,即便是教会影响力急剧衰落的今天,法国司法界也没法彻查法国天主教会神职人员所犯下的罪行。
既然法国天主教会有自行曝光丑闻的觉悟,为了避免社会出现广泛的信仰崩塌与秩序混乱,法国政府和司法机关最终决定,把调查的主动权交由教会自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