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例冷冻人展文莲,计划50年后复活,如今丈夫仍盼重聚

boundl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长生不老是古往今来许多人共同的愿望,而如今有人将这个愿望付诸了实践。2017年5月8日,年仅49岁的展文莲因病逝世。她选择将自己的遗体第一时间冷冻起来,等到五十年后科技发展了再“复活”,与丈夫重聚。这一实验曝光后,引起人们的热议。不少人认为这场手术就是一场骗局,也有许多人表达了支持。而不管实验的结果如何,展文莲的丈夫桂军民,如今还在苦苦等待着妻子醒来的那一天……

展文莲和丈夫桂军民自幼便相识了。他们的父母都是援疆干部,在生产建设兵团工作。因此,两人小时候就玩在一块。桂军民的家境比较贫寒,读书的时候经常吃不饱饭,心地善良的展文莲便常常给他送一些饭票。一来二往,两个年轻人就逐渐亲近起来了。

后来,展文莲随父母回到山东老家,桂军民也考上了上海的体校,两人不得不分开了。但在此期间他们依然保持着每周一次的书信联系。
1990年,桂军民大学毕业后留校当了一名老师,当年7月,他和展文莲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本来,桂军民打算将展文莲的户口调到上海来,可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打乱了他们的计划。那年9月份,展文莲的父母因车祸不幸双双去世,留下了展文莲和三个正在上初中的弟弟妹妹。

为了照顾他们,展文莲只能继续留在老家商河县。而这时桂军民不顾同事的劝阻,毅然决定放弃在上海的工作,去商河陪伴她。两人从此在这个县城里安了家,相伴了数十年。在桂军民眼里,妻子“心眼儿好,不仅对双方家庭有困难的兄弟姐妹倾力相助,还热心公益,经常资助灾区困难孩子。”而这正是他最欣赏展文莲的地方。夫妻俩相爱相守,日子过得很幸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2016年5月,展文莲无意中发现自己脖子上长了一个黄豆大小的硬疙瘩。一开始她并没有在意,毕竟自己的身体素质一向很好,经常健身、锻炼,很少生病。但桂军民不太放心,便劝说妻子去医院做检查。后来,展文莲陪妹妹去医院体检,自己也顺便查了一下,没想到却查出了肺癌晚期。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让夫妻俩陷入了恐慌与绝望。原本健康的人,怎么会突然得了肺癌晚期呢?

桂军民不愿相信,便带着妻子换了好几家医院检查,可结果却让他的心沉到了谷底。医生们都私下向他表示,展文莲最多只能活半年了。虽然被医生宣判了“缓期死刑”,但桂军民没有放弃深爱的妻子。他强打精神,骗妻子说:“医生说不太严重,是早期肺癌。只要对症治疗,是可以治愈的。”在他的鼓励下,展文莲也振作起来,住进医院开始化疗。

经过了两个月的化疗后,展文莲的病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不久后便出院回家调养了。出院后,展文莲经常去养老院看望老人,也和桂军民一起去了不少地方旅游,看起来和健康的人没什么区别。可是,12月的一天,展文莲却突然喊起了头疼,吃了感冒药也没用。没过几天,她便开始双腿发软,走不动路。桂军民将妻子带到医院复查,却得到了一个令人绝望的结果——展文莲体内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了脑部,造成脑出血,无法再治疗了……

入院后展文莲的状况恶化得很快,为了减轻她的痛苦,医院决定给她做颅内减压术。手术前,望着暗自掉泪的丈夫,展文莲心里已经明白了半分。她特意化了一个淡妆,微笑地对丈夫说:“你一定要记住我最美的时刻!”这句话,成了她给丈夫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手术后,展文莲的病情开始急转直下。她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也起不了床,全身也出现了大面积的疼痛。2017年1月,桂军民决定将妻子转入医院临终关怀病房,让她有尊严地走完最后一程。

boundle
当桂军民已经心灰意冷之时,一次偶然的聊天却让他再次看到了希望。照顾妻子时,桂军民常常会去病房主任的办公室坐坐。主任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便主动问他:“你有什么打算,想过人体冷冻吗?”人体冷冻?桂军民想起来自己曾在医院的一本资料上看到过。这是一种仍在研究中的医学技术,将人体在-196摄氏度以下保存,等到将来医学发展后再“复活”治疗。
当时,桂军民并没有想过这种方法,觉得不现实。但与医生一番交流后,他觉得可以试试看。
“我本以为人体冷冻十分遥远,是只有国外有的高科技,结果回去一查,才发现中国的人体冷冻中心离我家这么近,开半小时车就能到。”第二天,桂军民便驱车来到了山东银丰生命科学院。

银丰是中国第一家能独立实施人体冷冻的机构,当时正处于起步阶段。研究人员们向桂军民详细介绍了手术的流程,也告诉了他可能存在的风险:冷冻时,冰晶可能会刺破细胞膜和血管,这样细胞就会失去活性,实验也就失败了。但桂军民想:“冷冻后即便没能复活,最坏的结果也只是火化。我当然要选择可能性更大的。”他下定决心要放手一搏,挽救妻子的生命。

但是,人体冷冻的费用十分高昂。
据银丰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光是保存身体用的液氮罐就要40万,之后每隔十天半个月需要更换一次液氮,每年也要花费5万元左右,其他的实验设备更是天价。桂军民一家人根本负担不起。好在,考虑到展文莲将成为“国内冷冻第一人”,银丰同意免掉她的手术费用。就这样,双方达成了共识。

在冷冻前,专家组来到医院,对展文莲的身体情况做了评估。确定她可以进行手术之后,桂军民问妻子:“你的病现在治不好,给你想个办法,你先睡一觉,行不行?”展文莲点点头同意了,她的父母、儿子也都很支持。2017年4月,桂军民代妻子与银丰研究院签订了生命延续计划知情同意书。之后,他又与医院签订了遗体捐赠同意书,展文莲也成为了银丰研究院“生命延续计划”的第一位志愿者。

2017年5月8日凌晨4点01分,展文莲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在她临床死亡后,已经待命了四十多个小时的银丰临床响应团队迅速进行处置。专家们向她体内注射了抗凝血、抗氧化的药物,并通过循环系统注射冰盐水进行降温。此后,又进行了气管插管,并使用呼吸机等设备维持她的生理功能。

之后,展文莲被迅速送到银丰研究院进行最重要的一步——灌流置换手术。这个手术主要是通过动脉插管,外部用体外循环机支持血液流动,从而将人体的血液置换成冷冻保护剂。经过55个小时的手术,展文莲的体温维持在了-190摄氏度左右,她的身体也将被送入液氮罐中保存。在装罐保存前,桂军民带着儿子和其他亲属来见了展文莲最后一面。这一面十分短暂,只有十几秒,但桂军民却深深地记住了妻子的样子——神态安详、皮肤有光泽,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之后,展文莲的身体以头朝下的姿势被送入了液氮罐中保存,计划于50年后“复活”。液氮罐高约4米,容积2000升,温度维持在-196摄氏度。这样的低温可以极大延缓细胞衰老的速度。在这里,一个细胞完成新陈代谢将需要2400万年。

boundle
2017年8月13日,银丰公司举办了一场媒体见面会,向外界公开了这个中国首例人体低温保存成果,引起了人们的热议。许多人表示了质疑,认为这种技术纯粹是一种伪科学,根本不可能实现。他们的质疑并非全无道理。自1967年世界上第一例人体冷冻以来,全世界已经有了300多位“冷冻人”,但至今仍然没有一例复苏。就连在小白鼠等动物身上所做的实验,也没有成功复活过。

在桂军民所签署的知情同意书中,有这样一句话:“银丰研究院没有保证、担保或承诺生命延续研究计划在未来一定会成功, 也不能准确预测未来医学科技的发展时间表, 复苏技术基于未来医学技术的巨大进步。”
人体冷冻技术的真正实现,似乎还遥遥无期。其对医学伦理学的颠覆性,也备受争议——它是否符合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被复活的人能否适应新的社会生活?如果科学能改变人的生死,地球会不会出现人口大爆炸?

但银丰研究院的外籍专家德雷克却很乐观。他认为,研究过程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器官移植成功前,人们也曾经质疑过其可行性,认为器官冷冻后无法再移植到人体上。但是,随着科技的发展,不可能最终也变成了可能。他曾表示:“我理解那些把人体冷冻术定义为伪科学的人的想法, 但我认为, 那是这些人没有看到未来这一领域的样子。正是因为没有看到, 我们才不断追求, 不断努力。”

手术结束后,桂军民回到老家,依照习俗为展文莲造了一座衣冠冢,也举办了葬礼。但他坚持不给展文莲立墓碑。每年清明节扫墓,他都会带来一束花放在坟前,却从来都不烧纸。在他看来,立碑、烧纸是给死人的,而妻子只是睡着了。

妻子冷冻后,桂军民始终小心保存着她存在的痕迹。展文莲常坐的副驾驶,他从来不让别人坐。她的手机一直续费着,QQ、微信也都一直在线。家里的摆设,和展文莲离开前一模一样。熟悉的环境,让桂军民感到很安心,似乎妻子从来不曾离开过一样。

银丰研究院允许家属自由探望,于是桂军民隔三差五地便来看妻子。每次去时他都会带上妻子的手机,给她播放最爱的那首《我只在乎你》。“任时光匆匆流去,我只在乎你……”有时,他也会深情地跟唱几句。虽然见不到妻子的面,但两个人隔着罐子相聚几十分钟,也能给他带来莫大的安慰。
妻子刚离开的前两年,桂军民曾一度陷入了颓废之中。他除了上班、下班,便是看望妻子,和妻子说话。除此之外,几乎不肯见任何朋友,他的这种状态也让周围的人很担心。好在,时间可以治愈一切创伤。如今,桂军民的心态已经平和了许多。他自己也与银丰研究院签订了冷冻协议,等待着未来某一天与妻子再见。

为了让妻子能知道沉睡时世界发生了什么,桂军民会记录下每年发生的大事。他也将妻子的照片一张张写上文字保存起来,这样,哪怕经过几十年,妻子醒来后忘记了一切,她也能通过照片看到他们幸福的过去。生活还要继续,重新振作起来的桂军民,也走入了一段新的感情,开启了新生活。

去年6月,桂军民的一个学生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对于对象,桂军民只有两个要求:第一,能照顾他;第二,能理解他对妻子的执着。两个人现在正在磨合阶段,相处得不错,未来也有可能步入婚姻的殿堂。

但是,他始终将妻子放在心里。每年6月28日,妻子的生日,他都会带上一束鲜花到银丰看望她,和她说说心里话。如今,四年多过去,桂军民苍老了许多,而展文莲却在低温中保留着原来的样子,不曾改变。往后数十载,桂军民会老去,而她的生命将永远暂停。

当初,桂军民与银丰研究院签订了30年的合同,如果30年后妻子仍然无法复活,便可以续签。当然,也有可能一直无法复活,只能火化。但桂军民却从来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
在采访中,他坦然地表示:“很多人会说,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自私了?我不这么认为。当你看到自己最亲的人躺在那里,你无能为力的时候,能感觉到她的生命一天一天往下数,没有经历过这个事,你站在外面说话,永远不行。”

他也一直没有放弃等待妻子醒来:“我不会幻想3、5年就能解决,但我觉得未来20、30年是完全有可能的。冷冻这件事让我有了奔头,只要我活得足够长,我就一定能看得见。”
[email protected]
妻子没死 就准备再婚 这是重婚啊
n
newhouse2014
50年后复活,他估计已经离开人世了。到时候谁来付高额医疗费用?就算能活过来,她岂不是一个人孤零零的。
flyheartus
死人和活人最大的区别不就是那口气吗,气怎么来?
txer
他这个不是没死冻起来,是已经死了才冻起来的呀,这个和冷冻死人没啥区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