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个国家抢着要,4年未尝一败!他是刘翔老对手带出的19岁跨栏天才

Jackl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一年一度的欧洲“金跑道”颁奖仪式在瑞士洛桑举行,3位在东京奥运 会上亮相并夺得奖牌的选手-瓦尔霍姆、哈桑、博尔三人夺得欧洲最佳运动员和欧洲女子新星,相比在东京奥运会 赛场大放异彩的三位运动员,男子新星被一张大家相对陌生的面孔摘下,19岁的萨沙·佐亚。

出生于2002年的佐亚来自于一个多元家庭,母亲是法国人,曾是一名滑雪运动员;父亲来自津巴布韦,是研究非洲音乐的艺术家,佐亚出生并成长于澳大利亚。他生来有着法国人骨子里的浪漫元素,又继承了父亲的艺术细胞,澳大利亚为发掘和培养天才提供了天然的优势条件。

3岁的佐亚已经显示出了过人的运动天赋,游泳、自行车、冲浪、网球、篮球甚至是中国功夫他都参与过。8岁时,他和姐姐加入了当地的田径俱乐部Melville Little Athletics,而母亲担任他们的教练。“我们家有很好的体育氛围,每天放学后,只要我们完成作业,就可以到操场去玩,我是年龄小的那一个,所以姐姐总是比我跑得更快一点,跳得更高一些,这激发了我的战斗欲望和竞争意识。”
在一次三级跳的比赛中,佐亚成功打破了姐姐保持的纪录:“打破她纪录的那一刻比我拿到奖牌都开心,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取得的全部成就,都离不开姐姐。是她第一次带我去参加田径比赛让我爱上了这项运动,而且我的家人们都非常支持我,我很幸运。”

当然,佐亚也没有浪费他的艺术细胞。在他看来,对于像跨栏这样要求技巧的项目,舞蹈功底显得尤其重要。
“这种舞蹈训练在我们田径运动员当中显然并不常见,但确实可以帮到我们。它可以训练我们的敏捷性和灵活性,这对跨栏有很大帮助。毫不夸张地说,我在田径上的成就,很大程度上都要拜舞蹈所赐。”佐亚直言,“我热爱艺术,热爱舞台上的一切。小时候,父母的每一场音乐会我都会去听,音乐也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佐亚在一所艺术高中的芭蕾和现代舞蹈学院学习了多年,毕业后他在大学选择了芭蕾专业。“在这样的背景下长大,我觉得这教会了我做自己,当有观众注视着你,你能自在的表现自己,我甚至觉得有更多的观众注视着你为你欢呼,能让我表现更好。”
尽管如今是以跨栏而被多数人所知,但带有舞蹈细胞“加成”的佐亚早早就在各个田径项目中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在撑竿跳、跨栏和短跑多个项目中都创造了纪录。他也因此成为了三个国家争先恐后想要的“香饽饽”。

“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面对记者的采访,他表达出自己的为难之处:“我生在长在澳大利亚,我身体里有很多澳大利亚的元素,但我是被一位法国母亲养大的,从文化层面讲,我更像是一个法国人。大概在2年前,我做出了这个艰难的决定,我想代表我自己、代表我的家庭,而我的妈妈在我成长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在佐亚的号码布背面写着“妈妈的爱”)
除了亲缘关系,还有更贴近于竞赛的原因:“欧洲的赛季也许是田径赛场最大的,每个运动员都会来欧洲比巡回赛或者是钻石联赛,我在巴黎的话会方便很多。”佐亚眼神中透露出了喜悦:“2024年的奥运会在巴黎举办,不是每个运动员都能在自己的黄金时期、在家乡比奥运会,尽管我代表了法国,但我仍愿意说我是澳大利亚和津巴布韦人。”

世界赛场上,不乏与佐亚同为“00后”的跨栏天才少年。两位日本新星泉谷骏介和竹村拉基德,已经早早参加了成年栏的比赛,拉基德不断刷新着日本青年纪录,尽管仍是“未成年”选手,已经在日本国内占据一席之地,而他混血身份带来的加成,也让人倍加期待;21岁的泉谷骏介,更是成为继刘翔 之后,亚洲第二位跑进13秒10大关的人,在日本跨栏井喷的时代大方异彩。
(左一为混血选手拉基德,中间是日本纪录保持者泉谷骏介)
与他们不同的是,佐亚仍然坚守在自己的青年赛场上。在法国青年锦标赛,佐亚将个人最好成绩提升到13秒02;之后的欧青赛上,他又在超风速情况下跑出了12秒98的成绩。而在推迟了一年的世青赛上,佐亚更是大放异彩。半决赛他打翻三个栏架的不利情况下,仍然跑出了12秒93的惊艳成绩,打破了同胞贝洛锡安和牙买加选手托马斯共同保持的12秒99的世界青年纪录;

Jackly
之后的决赛中,12秒93的世界青年纪录仅保持了不到一天,就又被佐亚以12秒72的成绩刷新。尽管时隔仅仅24小时,但佐亚却将纪录大幅提升了0.21秒,其效率和实力之高令人咋舌。

抛开连破纪录的壮举,佐亚在比赛中的统治力也是相当了得——0.138秒的反应速度,为其在前半程轻松取得领先;而后他更是越跑越快,在跨越第七个栏架之后就已经远远甩开身后的对手,最终领先获得亚军的牙买加选手瓦西亚纳多达0.5秒以上。在短距离直道项目中,这可是相当罕见的情况。
刘翔给予了田径世界财富,更赋予了110米栏这个项目独特的中国情节。很难想象,在佐亚出生那年就已经征战世界赛场的刘翔,二人还能有“跨时空”的交集。
(2002年,刘翔获得全国十佳运动员)
按照世界田联的规定,U20年龄段(18-20岁)的110米栏,栏高是99厘米,佐亚的世界青年纪录就是在99厘米栏高下创造的。而成年男子110米栏比赛,栏高是106.7厘米,世界田联将U20年龄段的栏高降至99厘米,还是从2006年开始。
2002年,19岁的刘翔在洛桑创造了13秒12的世界青年纪录,而这一纪录,也因为栏高的原因将被永久封存。同样的19岁,高栏跨出的13秒12和低栏跨出的12秒72,因此也无法评价谁是更优秀的那一位青年运动员。除了与刘翔共同保持着两个“维度”的世界青年纪录外,佐亚和刘翔的缘分还在他目前的教练、前法国名将杜库雷身上,这曾是刘翔非常难缠的一位对手。
(世青赛上,杜库雷在看台为佐亚呐喊)
2004年雅典奥运会110米栏决赛中,刘翔以12秒91夺金并追平世界纪录,而刘翔身边的杜库雷本能拿下一枚银牌,却因为最后一个栏失误,摸爬滚打颠过了终点,最终名列第八…
(雅典奥运会,刘翔夺金瞬间,杜库雷打栏无缘银牌)
一年后的赫尔辛基世锦赛,杜库雷未能让刘翔在一年内实现“大满贯”,以百分之一秒的优势战胜刘翔,13秒07的成绩率先撞线。
而今,佐亚继承了杜库雷的衣钵,再次披上法国的战报征战沙场。这不禁令人突发奇想,如果刘翔同样转型教练,是否也能有一位与佐亚抗衡的选手出现?当佐亚回忆起小时候贴在房间中偶像的海报,不是刘翔、也不是杜库雷,是博尔特。“我的房间里只有这么一张海报,是从报纸上减下来的。”
2016年,佐亚曾和博尔特有过一次眼神的交流,“那是在钻石联赛伦敦站,博尔特就是博尔特,他出场后每个人都在尖叫,刚好我的身旁有一些牙买加人,他们会用自己的语言欢呼,博尔特就会抬头望向这里。就在那个时候,他望向了我,我当时完全呆滞了,我不知道能说些什么,但那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佐亚曾说过,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博尔特,但我会努力,力争与博尔特比肩。从15岁开始,佐亚4年来从未在赛场上尝过输的滋味,而世青赛上12秒72的封神之作,将是佐亚的最后一场青年比赛。随着栏架高度的抬升,对跨栏技术和专项能力要求更高,佐亚也将迎来新的挑战。

而三年后家门口的巴黎奥运,则无疑是检验佐亚成果的最好舞台。其实在今年年初,佐亚就成萌生过与法国队一起参加东京奥运会男子4x100米接力比赛的想法,但是由于伤病问题,该计划被迫搁浅。不过即便到了2024年家门口举行的巴黎奥运会,佐亚也不过仅有22岁,他将在男子110米栏等项目上拥有强劲的夺金实力。
“每个人都想要在家门口进行比赛,在法国观众的关注下与其他国家的选手竞争,我非常期待这一天的到来,”佐亚曾表示,“尽管巴黎将要举办奥运会,但我也必须证明自己能够配得上参加奥运会这样的赛事,一步一步达成自己与顶尖高手竞争的目标。”
刘翔在雅典跑出12秒91时的年龄是21岁,转年以12秒88打破世界纪录的年龄是22岁;而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博尔特以9秒69首次打破世界纪录时的年龄同样是22岁,转年以9秒58刷新世界纪录的年龄则是23岁。因此不难看出,21岁至23岁是短距离直道项目的巅峰年龄。而三年之后,佐亚踏上巴黎奥运时的年龄也刚好是22岁,可谓正当时。
来源:网易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