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限电72小时,被打碎的日常

Adalalal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人们很难相信这是2021年的东北。
在许多人的印象里,东北能源丰饶,不缺煤炭不缺油,更不会缺电,另一方面,早在前几年,新闻就在宣传我国的发电装机规模达到世界第一,但是连续几天大面积多次不定时停电,让人们措手不及,心头也笼上了一层疑云。
停电原因众说纷纭,网上吵得不可开交,几天之后,才逐渐有了明确的说法:实际上,东北地区已经首先对非居民执行了有序用电,但在执行后仍存在电力缺口,目前整个电网有崩溃的危险,才采取了对居民限电的措施。电煤价格高企,发电厂亏损严重,则是更深层次的原因。
在电不够用的日子里,人们的生活多了许多不便,有人突然被困电梯,有人网课中断,车辆拥堵在交通信号灯熄灭的道路上,一些依靠机器维持身体的病人突然面临着生命危险,一些人的生计则被迫中断,比如在盘锦,眼下正是河蟹成熟的季节,无论是储存打捞上来的河蟹,还是通过直播间卖出螃蟹,每一个环节都跟电息息相关。眼下,很多蟹农的工作被按下了暂停键,收入随着死去的螃蟹一起消失。
近处持续的小区封锁、远处的洪灾,引起了人们对生活的警觉,许多人提到,罐头、充电宝、干净的水已经成了家里必备的东西。当所有反常的事情积累到一定程度,人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突如其来的停电
9月24日早上,9点30分。
水刚没过大米,陈红红在做饭,一插电,发现指示灯怎么都不亮。“不会是停电了吧?”她嘀咕了声。
打开村里的微信群,七八十人的群聊里,大家都在问,“怎么停电了?” 陈红红住在盘锦市大洼区田庄台镇建设村,过去村里停电,大队管理员都会在群里提前通知时间,这回无论她怎么呼叫,“管理员都没有出现”。
很快,信号和水都没了。陈红红在家坐了会,眼瞅中午还没有来电的意思。“过去最多停一两个小时,这回迟迟没人通知到底怎么了。”她裹上衣服出门,拦了辆村里载人的电动三轮车,准备去不远的田庄台镇买些干粮。当时车上已经有一些眼熟的面孔,陈红红打了声招呼。
半小时后抵达,她发现,“镇上居然也停电了”。杂货店前,人们聚在一起闲聊,“当时大家都猜测很快就会来电”。陈红红也这样想,她给自己买了少量的面包和水,也替村里的老人们买了些。“村里老人们行动不便,当天有四五个人拜托我买东西。”
走到快递站,管理人员正在抱怨停电带来的麻烦。陈红红报出自己的取件码,管理员指了指地上散落的快递,“现在没办法给你取快递,手机没电啦,识别不了”。
在盘锦市另一头的村庄内,谢小龙正对着自己的冷库一筹莫展。
冷库里装的前一天晚上打捞起来的螃蟹。这个年轻蟹农有接近100亩稻田,和村子里大多数人一样,他将蟹苗养在水稻田里,一年之中就盼着9月这个吃蟹的好时节。前一天晚上,他带着头灯去田里摸蟹,八百多斤螃蟹被装进冷库里,等待着第二天被售卖。
这个被誉为“天下第一河蟹市场”的地级市今年拥有172万亩河蟹养殖基地,辽宁省超过九成的河蟹都来源于此。谢小龙的螃蟹要从早上开始卖,积压得久了,螃蟹就会开始蔫儿,继而死掉。没卖完的螃蟹也要补充冷气。但现在停电了,螃蟹卖不出去,也没有办法给冷库降温。
另一位蟹农王铁林也有点措手不及。这一天早上九点停了电,基站信号也消失了,他的微信收不到消息,与外界彻底失去联系。他跑出门,去办了一张新的电话卡,但移动的新卡装上去,跟联通一样,依旧没有信号。他又出门转了一圈,没有找到一个有网络的地方。
随着电商兴起,直播卖货已经成为他最重要的销售渠道,过去每一天,他都会给老铁们拍刚捞上来的螃蟹打架的视频,网友们会通过直播间下单。一天几百单成交,他能赚上一点钱。而这天中午12点50分,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出现在直播间里。
突如其来的长时间停电让这些人陷入迷茫。许多人想到了给电力局打电话,王铁林在那一天下午五点半的时候想办法给电力局打了一次电话,倒是很快接通了,但是电话那头没有给任何有效信息,只是告诉他,接到了政府的停电通知,必须立马停电。对方还说,可能需要凌晨三四点才能来电。

停电成为常态
充电宝没电了,手机关机打不开,陈红红开始焦躁。“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家,没有电,没有水,特别无助。”中午买的少量干粮也吃光了,陈红红饿着肚子坐在床边等待,看着窗外的天由浅变深,最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特别特别黑。”村子失去了光线,连同声音。不记得几点了,邻居家突然传来小孩的哭声,“几个月大的小孩,没有热水泡奶,饿得嗷嗷叫”。
直到晚上10点半,“砰”得一声,来电了。村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喊声,“来电啦!”陈红红舒了一口气,赶紧为一切电子设备充电,能睡个好觉了,她想。
而没人知道,这只是开始。
第二天,9:30,相同的时间,电又停了。没有买蜡烛成了陈红红最后悔的一件事,“过去从来都没有这个习惯”。陈红红预感,这次也许“不是一场常规停电”,她跑到村口,村里人已经议论纷纷,“听说整个东北停电了”,有老人着急地分享自己听到的消息,“这个电据说要停上3年哇!”
陈红红不知道,网上已经开始议论起来,有人说限电是全国都有的,是为了达到环保要求,但更多人在质问,为什么其他地方停的是工业用电,唯独东北出现了限民用电的情况,还有不少人觉得,限电就限吧,为什么不提前告知呢?
直觉告诉陈红红,3年可能有些夸张,但她也开始恐慌。她在大洼区为一个蛋糕店打工,这几天因为没水没电,老板通知她暂时不用去上班。村里载客的电动三轮车也因为没电,都消失了,她徒步走到了更近的平安镇去,发现那也停电了。陈红红逐渐反应过来,“这附近可能基本没有不停电的地方了。”
事实上,整个大洼区正在经历一场轮流停电。为了吃饭,谢小龙开车去了大洼区市区,距离他家二十多公里,那是他能找到的最近的有信号的地方。但在市区,刘涛和女朋友正准备去商场逛街,刚进到商场门口,周围一下子全黑了,商场里的人像鱼群一样涌出来。回家的路上经过康桥公园,正好赶上公园里的小火车收车回家,平时用来逗小孩的霓虹灯挂在玩具火车上从人群里穿过。这也是当晚唯一的亮光。


▲ 一片漆黑的城市中只有些微亮光。图 / 受访者供图 当停电又一次发生,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打乱了。那晚来电后,王铁林赶紧给手机充上电,发现有几十个顾客的消息没有来得及回,再问过去,对方表示已经在别处买蟹了。一连两三天,他的单量都不超过10单,他有些沮丧。
平日里,他除了卖蟹,还有一份剪辑的工作。因为害怕白天停电,他打开电脑,工作了一整晚,剪辑了二十多条视频。那原本是他两天的工作量。
几天过去,他已经不再期望卖多少蟹了。他的生活已经变成了白天睡觉,晚上剪视频。而谢小龙的损失则更大,螃蟹死在冷库箱里,一晚上两三千块钱就哗啦啦飞走了。他粗略算了一下,连续几天的停电让他的损失超过了两万。
蟹农张图升的电脑也打不出订单了,他烦躁地抽出纸和笔,吸了口烟,刷刷地记录着订单号和客户信息。他在大洼区卖河蟹和大米,平时在直播平台上接单,两天断断续续的停电折磨着他的右手。 “烦死了,一天几百单,电脑1分钟的事,我手写花了几个小时。”
光亮骤停后,一些恐惧也在蔓延。村里的大队管理人员再也不见踪影,没有人告诉陈红红,什么时候会来电,什么时候这些电又会突然消失。又是一夜的等待,手机突然有亮光,电话铃响了,来了一丝丝微弱的信号。陈红红赶紧接起,是村里人打的,一个外地打工的年轻人,声音很焦急,“红红,打了你十几个电话,帮我去看看我妈还好吗?”
她看了看窗外,摸黑起来——她已经在床上干躺了一天。走在水泥路上,“身边安静的吓人”,陈红红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只有5%的电了,我只敢开了一会”,一路过来,不少村民呆坐在门前,“看不清脸,天黑怪怵人的”。
这户老人一个人住着,“我们村几乎都是空巢老人,年轻人都离开了”。东北晚上10度左右,停电没法用电热炕,烧煤又需要电排扇。“都离不开电。”陈红红看到,老太太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层厚棉被,棉被上又是一层毛毯。
道了平安后,陈红红离开了。“她躺了一天,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吃东西。“
23:30分,电终于来了。她打开手机,信号恢复了,连续不断的来电提醒瞬间挤满了屏幕。

被打断的生活 不止是盘锦,整个东北陷入了不定时、不定点的停电中。
吉林市新北水务有限公司在26日晚间发布了一则公告,“按照国家电网要求,将执行东北电管局和吉林省能源局有关有序用电的精神,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停电限电,此种情况将持续到2022年3月份,停电、停水变为常态。”尽管次日又声明前一则公告“措辞不当、内容不准确”,并将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但对于许多东北人来说,眼下的生活确实没有比“不定期、不定时、无计划、无通知停电限电”这句话更精准的概括了。
9月23日以来,东北多地发布限电通知,通知称,若电力紧张情况没有缓解,限电工作可能会持续。国家电网的工作人员对此回应称,东北地区已经首先对非居民执行了有序用电,但是在执行后仍存在电力缺口,目前整个电网有崩溃的危险,才采取了对居民限电的措施。电力供需紧张情况缓解后,会优先恢复居民用电,但目前时间未知。

▲ 东北电网有序用电预警通知单,其中辽宁的电力缺口最大。
电力骤停,对正在运行的城市而言,可能是一场危险。
9月24日,辽宁一家企业因限电发生高炉煤气中毒事故。限电导致的设备停机煤气泄漏,已致23人发生煤气接触反应,目前仍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暂无生命危险。而快手上另外一位博主的视频显示,虎林市这天晚上五点半,两公里的距离内发生了三起追尾事故。据新京报报道,在沈阳市沈北新区和浑南新区,部分区域限制供电,有道路因信号灯没电产生拥堵。
突然停电了,家住东北的李江海带着妻子走消防通道下楼。途径14楼,电梯口附近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叫喊声。李江海赶忙跑过去,一个男人瘫坐在电梯门前,梯门死死关着。他的妻子和孩子被困在14层,孩子只有6个月大,沉闷的呼救声、拍门声和哭声不断从电梯内传来。男人急得全身发抖,大哭,疯狂拨打求救电话。
在一楼,另一些住户也被困在这个电梯间内。李江海和妻子开车出门,城市一瞬间失去了光亮,路灯关了,黑漆漆一片。“当时信号灯也没了,交通很混乱”,他和妻子看到,决定还是开回家,又是一路心惊胆战。
“回到家后,看到消防员都来了,听说撬开了电梯,都救出去了。”后来物业告诉业主,这次他们也没接到通知,“未来将不定时停电。”李江海仍然对这场突然的电梯事故耿耿于怀,如果能提前通知,哪怕十分钟,都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家住在黑龙江海林市的大强是从早上起来开始发现停电的,他起初没有当回事,下楼去买了一包烟,结账的时候却发现手机已经无法付款了。他无奈放下烟往回走。白天的生活他靠着吃自热米饭度过。小城的天黑得早,他拍了一条视频传到网上,视频里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出来,以至于网友不相信,“就算停电了,也不会黑成这样吧”。他无奈又跑到街上,想再拍一个清晰一点的视频。
大街上有一些发电机的轰鸣声,因为停电,许多人选择走上街来抵御孤独与黑暗。二十多年来,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景象,整个城市都是暗下去的,无论走到哪都没有一点亮光,马路上甚至也没有红绿灯,司机们只能放慢速度,凭感觉开车。他的一位朋友不想爬24楼回家,找了一个有发电机的网吧过夜。
许多人在大强的视频下猜测这次大面积停电的原因,“煤价”“大宗产品价格”“减产”等词语频频出现,也有人在分享自己“缺电”后的不便生活,更多人则抱有“不服”,“为什么就是东北呢?”一些人在大强的视频下攻击他“没安好心“,但更多的是同样住在东北的人在评论区哭诉:因为没有提前预警,断电的时候,一些人被困在了电梯里;一位黑龙江的高三学生的网课隔几分钟就掉线,到了晚上,作业也没有办法写。而在辽宁,一位小学生的妈妈则把手机电筒打开,为自己的女儿照明做作业,她将这段视频录下来发在了网上。


同在海林的吴倩当日正准备考研复习,突然停电了。“我正在看网课,视频突然断了,没有网络。”
靠着天然气和净水器内的存水,吴倩父亲做了一餐午饭。但因为抽油烟机罢工,“屋里很呛。”晚上吴倩和父亲出门,发现有人用一根木棍将单元门给别上了,“毕竟是电动感应,关了大家都别想出来。”出门后,她才发现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大片的黑暗,“十字路口的红绿灯都不亮了。”
城市的作息也被迫改变。一位哈尔滨的女士收到了商场的推送,“为响应电力主管单位要求…保障居民正常供电“,哈尔滨王府井商场从26日起下午三点半就得闭店。
而除了河蟹养殖,种植大棚草莓和柿子也是盘锦人另一个重要的生计。谢小龙和朋友一起开了一个柿子合作社,每年一月柿子丰收的时候,青红相见的果子堆在大棚里,等待着被装上集装箱运往外地。但今年,小龙有些担心是否能等到那个时候。因为大棚的恒温和通风都依赖电。
实际上,东北并不缺电,一份《东北电网事故拉闸限电预通知单》在网上流传,“全网频率调整手段均已用尽,当前鲁固直流送山东454万千瓦,高岭直流送华北62万千瓦,与国调中心确认已不具备调减空间”,在东北限电的同时,依然要保证向华北输送电力,一些人在网上质疑,实际上,东北民企活力不足,之前发电量远大于需求量,所以通过协调将多余电力通过长期合约的方式卖给外省,鲁固直流甚至是山东援建东北的项目,但在缺电面前,为了保证电网安全运行,只能勒紧腰带过日子。而东北经济发展模式的老问题,是缺电的更深层次原因。
“本来就没多少工业企业,能限电的都限了,剩下的都是些绝对不能停的企业,还缺电的话只能停民电了。”知乎上一位答主说。但在东北,工业、制造业的萎缩,让人们愈加依赖第三产业,尤其是新兴的电商直播,没有电,给东北的直播行业蒙上了些许阴影。
相比生意,小龙更担心的还是家里的小孩。由于持续的停电,老师通知家长把孩子接回家,他有两个孩子,分别上一年级和六年级,都离不开大人,这意味着,白天必须要有一个人留在家里看孩子。
另一位黑河的小学家长说,孩子学校的小学部有三栋楼,教学楼、办公楼和艺体楼,老师告诉他们,今年冬天整个嫩江只有教学楼能开暖气。但到明年冬天,不知道还有没有充足的暖气供应。
在更广袤的农村里,一些人正在默默等待这场停电的过去。建设村的老人们太多,年迈,行动能力又不便,陈红红最担心的是他们。
易瑞的男朋友在东北生活了许多年,在他的记忆里,停电是每年都会发生的事情。但似乎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频繁。9月23日这天,她选择在家里躺上一天,男朋友在一旁看书。
在经历了长时间的小区封锁、物资短缺,又经历了河南暴雨等灾害之后,他们对生活变得警觉起来,家里常备着15个罐头、容易长时间储存的红薯、和干净的水。停电已经无法让他们的生活产生动荡了,没有电的12个小时里,易瑞不肯下楼,也不忍心让外卖员爬15楼送餐,是这些食物支撑了她的生活。
作者:谢婵 钟艺璇 邹雨沁
ziranjuan
啊呀,一眼扫到了盘锦,王建国的故乡~
whatever.
手机没信号,电梯不管有没有人直接掐电?
那些住高层的人怎么办啊!!!
v
vivi2011
好无语😓
jingagain
假的,全是假新闻,根本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