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价困境下的年轻人:“在香港,我对未来不抱任何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