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史上最美女导演之一,临终前:不要因为我为希特勒工作了7个月,而否定我的一生

Jackl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2003年,101岁的莱妮·里芬斯塔尔永远闭上双眼,她走得很宁静安详,可世人却无法忘怀她这一生跌宕起伏的故事。

莱妮大概是世界电影史上最美的女导演。立体的五官,强大的气场,一双迷人的眼眸,可她的眼睛里透露的并非是妩媚动人,而是一股凛冽决然的坚定,如蓄势待发的野豹。

她也是同时代最才华横溢的女人。舞蹈家、演员、作家、导演、摄影师……无数不同种类的工作,她均有涉猎,且都拥有不俗的成绩。而最令人瞩目的还是她导演的身份,她一生执导了8部电影,开创了众多领先于时代的拍摄技巧,夺下了多项电影大奖,被誉为“纪录片之母”。

可她也是最具争议的电影大师。希勒特称她为“完美的德国女人”,她为纳粹拍摄了一部纪录片,从此一生背负骂名,遭遇无数诋毁,终生无法逃离外界的谴责。

真实的莱妮·里芬斯塔尔究竟是怎样的?其实在赞誉和诋毁之下,她只是一个孤独的人。


1902年,莱妮出生于一个富商家庭,家人从小就注重培养莱妮的气质,因此便送她去学了芭蕾。到了20多岁的时候,莱妮已经举办了自己的第一场舞蹈演出,这个美丽且优雅的女孩让无数人惊为天人。然而一次意外的受伤,让莱妮的膝盖留下了后遗症,只能告别了舞蹈舞台。

舞蹈界少了一颗明珠,但电影节界却多了一个新星。偶然间,莱妮观看了电影《命运之山》,她深深地被电影的魅力折服,写信给导演毛遂自荐,很快她便开始出演电影,并成为了当红明星。

然而这并不令人意外,莱妮的美在娱乐圈实在太稀缺了。她的美丽如此强悍,富有力量,是不折的玫瑰,是天生的冒险家。果然,莱妮的野心并不仅限于拍戏,她决定要自己当导演。

1931年,她自编自导了自己的第一部影片《蓝光》,在当时她是德国第一位女性导演,而处女作一出手就斩获了威尼斯电影节的银奖。而这是这部影片,让希特勒被莱妮的才华所征服,在电影院观看时,他就忍不住对身旁的人说:“记住,一旦党需要拍电影,就必须让这个女人来拍。”1934年,希特勒实现了他的想法,邀请莱妮拍摄了《意志的胜利》。

Jackly
这部纪录片既是纳粹的宣传片,也是一次从未有过的艺术创作。莱妮为了让镜头尽可能的动起来,在当时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进行了众多突破性的拍摄,大大影响之后纪录片的拍摄方式。她让摄影师穿上旱冰鞋,拍摄出快速移动的镜头,并在旗杆上安装上了升降器,拍摄出全新角度,她甚至在拍摄希特勒演讲时,使用了环形轨道。

在当时众多的纳粹士兵都非常歧视女性,可希特勒好像对莱妮着了魔,给予了她百分百的支持。不仅提供无限制的经费,还为她准备了100多人庞大的摄制团队,30多名摄影人员,而拍摄现场更是足足有36架摄像机,所有的士兵、群众,包括希特勒本人就成为了任莱妮调遣的演员。


从艺术上来说,这是一部空前的尝试,既有富有冲击力的视觉表达,又有诗意化的象征性,可以说是一部里程碑式的纪录片。可是从政治角度来说,这是一部不折不扣纳粹宣传片,完全在歌颂纳粹力量,因此这也成为了莱妮背负一生的恶。

然而,在当时莱妮还并不知晓她要为此付出的代价,她正陷入庞大的创作激情之中,不可自拔。1936年,她为柏林奥林匹克运动会拍摄了纪录片《奥林匹亚》。无数人被这部纪录片震惊了。在莱妮的镜头里,运动员成为了美的化身,艺术化地呈现奥林匹克文化。运动的动态之美、人体的神性之美、竞技的热血之美,被她呈现得淋漓尽致。

同时,莱妮再次展现了她令人叹为观止的才华与创造力。她用热气球带摄影机升上高空,以俯拍的角度拍下宏大场景,又在片场挖造深洞,在洞中以仰拍角度拍摄跳远运动员。业内人士认为莱妮将审美做到了极致。《洛杉矶时报》曾评价道:“这是摄影机的胜利,是银幕的史诗。”

莱妮的艺术生涯达到了巅峰。可二战爆发之后,莱妮作为战地记者上了战场,当真正面对无辜生命的逝去时,她才意识到纳粹的可怖和希特勒的疯狂,她发誓再也不为纳粹工作,一直流离在他乡。而二战结束时,莱妮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她多次被捕,被认作是“希特勒的情妇”、“纳粹的同情者”,可经过漫长的审讯和调查,证明莱妮和希特勒并无暧昧关系,其他指控也被驳倒。

可这已经成为了莱妮一生的污点,面对指责与非议,莱妮的电影事业举步维艰。1956年,受海明威小说《乞力马扎罗的雪》影响,莱妮前往了广袤的非洲大陆,她被这古老而神秘的文明而吸引,而非洲自然的原始气息也令她着迷,她用镜头记录了当地人的生活,再一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更重要的是,莱妮突然开始变得柔软了,就像她自己所说:“和努巴人在一起时,我的欢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我和自己握手言和了。”


然而,莱妮还未停止她的冒险。1971年,已经71岁的莱妮谎报自己51岁,考取了潜水执照,此后她坚持潜水30多年。95岁的时候还在学习SONY的最新设备操作,连苹果电脑软件的后期工作也是她自己完成。爱上潜水后,她出版了两本相关的插画著作,在100岁的时候,完成了名为《水下世界》的潜水纪录片。


这个女人,始终都是传奇。受到了无尽的赞美,也承受了一生的骂名,临终前,莱妮说道:“不要因为我为希特勒工作了7个月,而否定我的一生。”在《时代》周刊评选的20世纪100位最重要艺术家中,莱妮是唯一一位女性。而正是女性的身份让她承受了更多的苛责与非难,影评人里查德·考利斯曾评价道:“对里芬斯塔尔的批评,无非是因为《意志的胜利》拍得太好了,她的风格太优秀了,再加上她是个女人,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
莱妮曾总结自己的一生:被爱、被迫害、永不被忘记。她的功与过,泾渭分明,且留给后人评断。

来源:艺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