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韩国富豪“选妃招婿”,连银行都操碎了心

Jackl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据推算,2019年,韩国国内交友软件市场规模达到了2000亿韩元(11亿元人民币),而且还将在2至3年内增至5000亿韩元(27亿元人民币)以上。这种冰火两重天般的奇景,着实令人啧啧称奇。和其他很多领域一样,韩国的约会相亲也是分层的,不同阶级各安其位,十分和谐。

“金勺子”——家里资产高于20亿韩元的富二代——有专门渠道泡嫩模、约明星。
“土勺子”——家庭财富低于50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27.4万)的普通人——就只能老老实实地在聊天软件上发“在吗”。
至于最顶层的那1%,则会在人家自己的小圈子内部通婚,不足为外人道也。
要为有钱人服务,婚介公司自然得有点绝活。以Red Hills为例,该公司号称拥有“600万单身人士”的数据库,通过拥有专利的配对系统,科学地分析会员们多样的价值观和家庭环境等,安排与最佳配偶见面。每位客户都能享受由有10年以上经验的两名“情侣经理”负责的2对1服务,保证对候选人进行彻底的个人身份调查和严格的保密。一次性服务的费用在100万韩元(5480元人民币)以上。
当然,该公司最大的卖点是与韩国国税厅结盟,与韩国顶尖银行合作,拥有首尔市公务员、LG等大企业、国有企业和公共机构等精英未婚男女的优势资源。和Red Hills一样,Best Class也位于首尔的江南区,但它的档次更高,就像婚介行业的VIP俱乐部。
“我们试图以诚实的方式进行相亲,”Best Class的总监李康昊说得更直言不讳,“如果说在石器时代,打猎的能力会让你成为受人追捧的单身汉,那么在今天,经济实力才是你的竞争优势。”

Best Class声称,它的会员包括电视名人、职业运动员和知名商人。男性会员的上限为300人,他们每人必须年收入至少1亿韩元(54.8万元人民币),或有一个资产超过20亿韩元(1100万元人民币)的家庭,要么就经营着一家价值50亿韩元(2700万元人民币)的公司。客户与该公司女会员见面的费用在200万韩元(10964元人民币)到1亿韩元(548221元人民币)之间。
女性会员按照截然不同的标准进行选拔——根据她们的长相和性格进行排名。通常情况下,在10名申请成为会员的女性中,只有一半能进入筛选阶段,也就是与Best Class总部的一位情侣经理进行“茶叙”。这个过程又会刷掉五分之四的人。

成为会员的幸运儿不必缴纳任何费用,只需缴纳10万韩元(548元人民币)的押金。作为会员待遇的一部分,女性会员可以自由出入高档餐厅,在度假胜地住总统套房,享受高级美发沙龙、皮肤科医生和整形诊所的服务,一切都是为了让她们习惯上流社会的生活,为嫁入豪门做好准备。
李康昊介绍说,所有这些女性都是自愿的,Best Class通过个人关系、社交媒体和在官网上接收申请找到了她们。提交申请时,女性必须提供自己的个人信息,包括身高、体重、三围、家庭背景、爱好和天赋。自从有人主动出示医学上的处女证明后,这种证明也基本成了标配。
申请人来自各行各业,家长们也会代表他们的女儿前来,其中一些人还在读高中。媒婆月老们也会主动出击。“有时,情侣经理们会在江南狎鸥亭(富人区中的繁华区)街上闲逛,招募那些‘满分’的女性。”李康昊说。

Best Class会员的男女比例通常是三比七,留给女性的选择比较少。男女之间的年龄差距也很大:虽然男性会员从20多岁到50多岁不等,但大多数女性都不超过30岁。在选择约会对象时,男性可以看到女性的面孔,但男性的脸最初对女性是隐藏的。
这种做法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反感。一些批评者谴责Best Class这么做是物化女性,根本没有把她们当作平等的人对待。李康昊承认他们的评选过程“存在争议”,但坚持认为它是有效的,反映了“成功男性和年轻貌美女性的愿望”。
“一些人甚至认为,我们是在为有钱人‘选秀女’。”李康昊说。“但人们的看法已经改变了。我们这种只在特定人群中安排相亲的方式,为大家节省了很多时间,也成为了其他约会服务机构效仿的榜样。”
有些人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只为加入这些专属机构,以找到“合适的人”。
“曾有一个人向我们提出申请,但由于他的经济状况而没有被接纳,”李康昊说。“一年后,他开着一辆法拉利出现了,并成功地成为了会员。”
在等级分明的韩国社会,歧视链就是这么毫不掩饰。就算是约会软件,也对用户的资质或外貌有要求。

相较于Wippy、NoonDate和Tinder等流行的“大路货”,SKY People和Goldspoon这样的专属应用在韩国尤其受欢迎。SKY People,只有那些在韩国或国外顶尖大学就读的人才可以注册,Goldspoon则要求男士必须是“医疗人员、法律界人士、会计师、5级以上公务员”等职业,或满足年收入在7000万韩元(38万元人民币)以上、拥有进口车辆、居住在江南三区等条件。女性用户没有这样的要求,但如果她们的相貌水平不能达到一定分数,就不能注册该应用。 “韩国人倾向于非常谨慎、更安全的方法寻找另一半,”韩国婚介机构 DUO Information Corporation的公关代表陈秀贤说,“在一个崇尚关系、崇尚集体的社会中,通过熟人介绍寻找另一半是常见的做法。”但在过去十多年里,这种情况逐渐发生了变化。虽然富人生活里最不缺的估计就是帅哥美女,但真正适合结婚的却不一定好找。就算你天天和各界精英谈笑风生,周围熟人能介绍给你的人总归是有限的,所以多数时候,你还是得求助于专业人士——婚介公司。

利用婚介公司还有其他好处:调查相亲对象的个人背景是个棘手问题,有中介代劳自然是好。熟人和朋友介绍的人,选就算看不上也不好直言拒绝,轰走媒婆则不伤面子。节省时间也很重要:富人都是很忙的,有人把“秀女名册”整理好了直接送上来,岂不美哉?
有神通广大的婚介公司,还会进行“横向比价”,让有钱人心里有底,确保在婚恋市场上实现自己或子女的“全部市场价值”,不至于因为信息不畅而“卖亏了”。当然,更重要的是,很多婚介公司还会要求会员提供证明自己的官方文件,比如财产证明,证明其家庭关系的“户口本”等。眼看婚介公司如此专业,风气转变,也就在几年之间。

“直到几年前,财阀等资本家为自己和孩子寻找配偶,还是依靠亲戚介绍或熟人做媒,但利用婚介公司的人数正在急剧增加。”韩国最大的婚介公司之一——Red Hills的主管对媒体说。
说起来,这番话已经是十年前的2011年说的了,当时,韩国的移动互联网也正蓬勃发展。2009年5月,一位韩国富婆通过婚介公司Sunwoo公开征婚,成为全国性话题。这位女企业家时年49岁,身家200亿韩元(约合1.1亿元人民币),因忙于事业而错过了结婚的好时机。
“我是一个真诚、体贴、心胸开阔的人,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她说,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要有本科以上学历,有一份稳定、专业的工作”,“住在首尔或京畿道地区,有一颗温暖的心”。年龄方面,同龄至比她小10岁以内的都可以。

Sunwoo公司招募了近400名男性,从中挑选了8名,女富翁每个周末都会和他们逐一约会。可惜的是,其中没有她的意中人。
身家400亿韩元(2.2亿元人民币)的地产大亨金先生比这位女士幸运多了。2010年5月,已经七旬高龄的金老爷子同样通过Sunwoo公司,为他37岁的独生女公开择婿,“我们希望男方年龄在37岁到42岁之间,在幸福的家庭中长大,性格良好。我们需要一位充满活力、从事专业工作的男士。”
婚介挑选了10名候选人,最终41岁的李先生通过了金老爷子的面试,当年10月被介绍给金小姐,两人随即喜结连理。李先生为韩国一家工业集团工作,拥有首尔一所大学的硕士学位。
“李对我的资产不感兴趣。我还喜欢他的开朗和宽宏大量。”金老爷子说。
韩国富二代们肯定能轻易满足约会软件和婚介公司的注册标准,不过他们也用不上这些服务。不是因为不缺对象,而是因为婚姻大事,他们说了不算。
2011年10月,Red Hills以243名富人客户为对象,就子女结婚问题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就子女结婚形态,49.8%(121人)的有钱人喜欢包办婚姻,38.3%(93人)的人支持自由恋爱。而且,70.2%的受访者表示,无论以何种形式,他们都一定要参与到子女的配偶选择过程之中。
当年11月,Red Hills以会员中的“金领”和家庭资产100亿韩元(5500万元人民币)以上者为对象,调查了476人,结果显示,韩国富人压倒性地认为,在择偶领域,“比起对方的外貌和职业,家庭出身更重要”。近10年过去了,有迹象表明,这些心态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在我们的1万名客户中,有一半以上是由他们的父母带过来的。”2019年,婚介公司Daks Club主管洪京熙对《纽约时报》说,“在婚姻问题上,韩国仍然非常保守。”
有钱人的这种执著,甚至吸引了韩国的大银行和投资公司纷纷涉足婚介行业。它们倒不是觊觎这个市场的利润,而只是为了更好地争夺高净值客户,毕竟没有什么比给子女牵线搭桥更能争取对方的好感了。由于这些机构只面向富人客户,而且对客户的家庭生活了如指掌,所以歪打正着地成为了最适合做媒的人。
韩国第三大商业银行——韩亚银行每年都为存款10亿韩元(550万元人民币)以上的VIP客户子女举办集体相亲,对两情相悦的情侣,银行行长会亲自主持婚礼。新韩、友利、外换等银行也有类似的活动,还不时邀请专门讲师,教授员工“如何做媒”。他们的工作卓有成效,韩亚银行的私人银行(PB)部曾创造一年撮合成功26对情侣的纪录。
当然,失败的代价也很惨重:如果做媒失败,那就意味着一下失去两个客户。用韩国的俗话说,就是“做好媒吃三杯酒,做不好脸三巴掌”。不过不管是银行,还是婚介公司,相亲工作的成功率总体而言都不算很高。
“有时,需要30次以上的约会,才能配对成功。”Best Class的李康昊说。
尽管有些婚介公司号称自己有90%的成功率,但另一家高端婚介公司——Noblesse Spring的主管李京赫估计,她的机构的成功率只有60%。

有钱人显然不光依赖婚介机构。他们寻找配偶的渠道比普通人多得多。今年6月,韩国Mnet电视台的综艺节目《TMI News》梳理了“与前1%的富翁结婚的明星TOP14”。
14位明星中,只有苏幼珍和朴赞浩两人是通过相亲寻得伴侣,其他人要么是青梅竹马(比如韩彩英),要么是通过熟人介绍(李诗英),还有人像韩剧里一样,在健身房征服了小自己13岁的财阀家孙女(朴信阳),或是在主持体育节目时,与棒球队老板的儿子一见钟情(赵秀爱)。
“金童玉女”的组合并非总能一帆风顺,而且一丁点风吹草动就会成为热搜。
去年8月,结婚不到2年的明星赵秀爱与“富四代”老公朴瑞元被人发现,他们删除了社交媒体上两人之前的合照,还互相取消关注,婚变之说一时沸沸扬扬。
来源:Vista世界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