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对平儿一个不好,平儿就对她三个坏,这对主仆的感情太塑料

duot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王熙凤与平儿从小一起长大,亲如姐妹。王熙凤那么厉害,也只有平儿敢对她说一些冒犯的话,甚至有时候给她撂脸子。 比方第二十一回,王熙凤讽刺平儿和贾琏隔着窗户说话时,平儿就自己摔帘子进去了。
又比方小厮兴儿也说王熙凤善妒,不允许平儿和贾琏在一起,否则就要“口里掂十个过子呢,气得平姑娘性子发了,哭闹一阵”。 平儿作为王熙凤的心腹和臂膀,也让贾家人称道,李纨更是羡慕至极。说平儿:“你倒是有造化的。凤丫头也是有造化的……” 其实表面看王熙凤和平儿确实是一双两好,互相扶持。然而如果仔细观察两个人的立场和行事,就会发现 不是那么回事。她们之间的感情,也是慢慢的塑料感,充满了利用和算计。而这一切又被混淆在一同长大的总角之情中,以至于真真假假可能她们自己也分不清。 预警:本文角度很刁钻,接受不了的请到此为止。 首先,王熙凤对平儿,更多是利用。
王熙凤这人是孤家寡人的命。秦可卿房中十二样影射金陵十二钗的物品,属于王熙凤的是那“武则天镜室的宝镜”。 王熙凤也和武则天一样,没有什么不可以被她牺牲利用。平儿也不例外。 她将所有的丫头处理掉,只留下平儿给贾琏做通房丫头,明显是跟王夫人对待周姨娘有样学样。 当初王夫人控制贾政,就是把陪嫁丫头周姨娘给了贾政——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多看几遍你也知道——王熙凤就想牺牲平儿一生为她保驾护航。 平儿的遭遇注定会像周姨娘那样无儿无女结局凄凉。但她别无选择。只因她是奴才。 可就这样王熙凤还不放心,兴儿说的话不是凭空捏造。那次贾琏与平儿隔着窗户说话,就是平儿知道王熙凤不放心他们,一定会回来查岗。 事实上,王熙凤确实来来回回两三次,每次都突然闯进来。平儿拒绝贾琏求欢,是太了解她。 就这样,鲍二家的出事时,平儿还是被王熙凤不问青红皂白给打了。 平儿忠心耿耿,辛苦多年却求不来一个侍妾的“姨娘”地位,眼看着尤二姐、秋桐登堂入室,你说她心里是如何的煎熬? 王熙凤又是如何“认真”对待平儿,将她当姐妹?不过是她不可或缺的、听话的、有用的奴才罢了。感情一定有,却随时被牺牲! 其次,平儿对王熙凤,时时防备,时时拆台。 王熙凤固然不好。但平儿的所作所为,也并没有全然站在王熙凤的一方。 平儿防备王熙凤,从她拒绝贾琏求欢就能看出一二。她既是自保,也是对王熙凤不信任。而她做的几件事,更能体现出她们之间的隔阂。
一,平儿对贾琏更用心。 平儿不止一次拿了王熙凤的钱给贾琏解决难题。虽然是一家人,却有两头下注嫌疑。 王熙凤靠不住,就在贾琏身上投放筹码,争取多抓住贾琏的心。多姑娘的头发如此,照顾尤二姐,以及尤二姐死后给贾琏的钱,都是如此。 二,平儿不断拆王熙凤墙角。 王熙凤管家行得是酷政,任何人的面子都不给,谁都害怕她,自然谁都恨她。 可王熙凤心狠手辣处理的人和事,往往这些人背后求一求平儿也就完了。平儿做主私下改了王熙凤的命令。坏事王熙凤做了,好人平儿做了。两个人白脸红脸反了。王熙凤用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成全了平儿的好名声。 这也是鲍二家的诅咒王熙凤死了,把平儿扶正的原因。王熙凤打平儿,并不冤枉。 兴儿背后把王熙凤极尽诋毁之能事,却对平儿交口称赞,真的正常吗?就像老板天天被骂,秘书各种被夸,真的是人品问题?这样不正常的关系对王熙凤、对贾家的危害太大了。
以平儿行权为例。彩云就是偷了王夫人的东西。小厨房柳家的也不冤枉。真要查亏空,一查一个准。 可平儿自己卖好,不让王熙凤处理。结果行权一顿和稀泥的结果,是平儿得了人家千恩万谢。王熙凤平白无故得罪了林之孝家的,司棋,司棋的婶子秦显家的,司棋的老娘王善保家的,还有邢夫人。 更严重的是荣国府内部的问题一点没解决,全被掩盖了。这对于管家王熙凤来说,不啻是背后一刀。更别提她背后劝王熙凤: “何苦来操这心!‘得放手时须放手’,什么大不了的事,乐得不施恩呢。依我说,纵在这屋里操上一百分的心,终究咱们是那边屋里去的。没得结些小人仇恨,使人含怨。况且自己又三灾八难的,好容易怀了一个哥儿,到了六七个月还掉了,焉知不是素日操劳太过,气恼伤着的。如今乘早儿见一半不见一半的,也倒罢了。”固然是为了王熙凤好,可事实上真的就好么? 更别提尤二姐来前是平儿告诉的王熙凤,来后她又做好人背后各种拆王熙凤的台。固然是心善,但对王熙凤来说算什么?
三,王熙凤的“坏事”都是平儿说出去的。 王熙凤放高利贷,是平儿说出去的。 王熙凤的“下红之症”也是平儿说出去的。 平儿对王熙凤不能说不忠心,她也是个好女儿。可事实上她的很多作为,都与王熙凤背道而驰。 平儿就算是好心,对王熙凤来说却害大于利。这里有王熙凤是真坏的原因,但何尝不是平儿与她“离心离德”的体现。
文|君笺雅侃红楼
treesong
从这个角度看问题非常独到。
c
cutiemamama
写的好,想家了。。。。。。
紫郁
说的中肯 很有道理 感觉确实也是如此
hr369
就是本虚构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