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美冠军遇害40年未破,小叔子是唯一嫌疑人

Jackl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1979年4月6日午夜,正是马来西亚梳邦国际机场员工换班时间。一名驾车的飞行员眼尖,很远就看到通往机场的高架桥底下,停着一辆轿车,旁边有一人仰卧在地。
他放慢车速,开着大灯,按响喇叭,看到一名男子躺在地上,腹部起伏幅度很大,呼吸急促,显示他还活着。这名飞行员不敢逗留,立即驱车前往梳邦警局报案。附近的两辆警务巡逻车奉命赶往现场,发现除了轿车后面躺着一名男人之外,车内副驾驶座上还有一名浑身是血的女子,已经气绝身亡。巡警扶起这名男子,他却脚步踉跄,无法站稳。4名警员将男子抬上警车,送往马大医院。
重案组刑警接到通知,赶赴现场,发现车内的女子身上血迹未干,显然遇害不久。她还系着安全带,身上多处受伤,致命处是被人用锐器割开喉咙。她佩戴的金饰及手提袋内的现金完好无缺,初步认定凶手作案动机不是谋财。女死者名叫碧里拉,印裔,33岁,曾在多次选美比赛中夺冠,1971年获得登森美兰、雪兰莪及马来西亚选美冠军。

而男伤者则是她去世丈夫的弟弟卡迪格苏,35岁,在一间培训机构担任心理学课程讲师。碧里拉曾有一段美好婚姻,丈夫是一名化工企业主,两人育有3名儿女,大的今年7岁,小的只有3岁。然而好景不长。1978年元旦,她与丈夫乘车途径联邦大道,意外发生车祸,丈夫当场殒命,而她仅受轻伤。
男伤者卡迪格苏在医院回忆,4月6日这天,他和嫂子相约外出,前往一间夜总会,和两名朋友一起喝酒跳舞。到了深夜,才由自己驾着碧里拉的轿车,送她回家。

经过梳邦国际机场的高架桥底下,卡迪格苏停车准备小解。这时4名歹徒乘车而来,其中3人把他拉出车外,另一人则窜入车内对付碧里拉,只听到她高喊救命。3名歹徒逼他躺在地上,警告他不得报警,否则下一个目标就是碧里拉的3个孩子,然后用硬物把他击昏。等他醒来时,已身在医院……
选美冠军碧里拉的遇害,轰动了整个马来西亚,特别是在印裔社群引起强烈反响。警方初步勘查发现,卡迪格苏“遭人击昏”的口供非常可疑;再深入追查,得知此案更是牵涉一宗异国三角恋。
一段恋情是碧里拉与卡迪格苏的“叔嫂恋”,另一段恋情的男主角则来自斯里兰卡,是一名叫拉那达的知名医生。1978年9月,拉那达医生还专程从斯里兰卡飞来吉隆坡,与碧里拉相约在十五碑的酒店会面。

拉那达十分痴情,在追求碧里拉期间写了19封情书。但是,两人的恋情遭到了卡迪格苏的强烈反对,他曾扬言要教训碧里拉。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警方深信有足够的证据,指控卡迪格苏是因妒忌生恨,因而布局谋杀碧里拉的。5月9日,案发第33天,警方逮捕了卡迪格苏。

同年7月,卡迪格苏上庭受审。这一案件迅速成为举国关注焦点,每次开庭,庭内庭外都挤满人潮。报道庭审经过的报纸,在各地卖到脱销。

虽然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找到凶器,但警方提出了8大间接证据: 一、被告为什么开着死者的轿车? 事发当日,被告原本是驾驶他自己的轿车,但在离开夜总会时,他告诉死者,他的车匙因忘记取出,留在锁着的车内。这样,被告就必须乘坐死者的轿车返回。从这点看来,被告行为异常,是否在行凶前已经早有预谋?
二、被告击昏经过的说词不一 被告向警方供述,他停车准备小解,被3名歹徒拉出车外。在马大医院向一名医生讲述案发情况时,却声称他是在小解时被歹徒击昏。同一日,他又告诉另一名医生,声称当他刚出车门,就被另一辆车的三四人击昏。这个说词出现了矛盾之处。现场也没有发现另外4名歹徒的痕迹、指纹等。
三、死者的尸检报告 报告证实,死者的血液与胃内有高浓度的酒精。被告是否有意灌醉死者,以便下手行凶?
四、被告的验伤报告 根据马大医院的报告,医生为被告验伤时,发现他是处于正常情况。没有医生相信被告曾昏迷两个小时之说,因为根据X光检验结果,被告的头盖骨没有受伤。而且,外部头皮也并无伤痕。
五、被告的躺卧位置和方向非常诡异 警方认为,从足迹来看,被告杀人后,步行到附近的一个小湖,把手洗干净,然后转身回到轿车后方,等候路过的汽车。当他发现有车辆经过,就立刻躺在地上,希望被人发现,将他送往医院。
最先看到被告的机场工程师并没有停车。当时,这名证人看到,被告躺在距离火车栅门两呎之外。不久,另一名证人也看到被告躺在地上,但距离却是火车栅门的10呎8吋远之处。被告没有料到这名飞行员会去报案,所以才再度起身,以等候其他经过的车辆。当他发现警务巡逻车到来时,慌忙躺回地上,但却忘了早前所躺的位置和方向。
警方认为,这就是为何数名证人看到被告躺在不同位置、不同方向的原因!
六、被告对死者的不忠感到愤怒 警方认为,被告查出死者收到的情书后,对死者的不忠感到很愤怒,而仇恨及妒忌便在此时产生。
他逼迫死者给斯里兰卡医生写了一封信,信中这样写道:“今天我的小叔跟我讲起有关你的来信……假如我是单身一人而不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那情况可能会不同……我看不到我们的关系可以带来快乐……我不能嫁给你的原因,是因为我是真正地爱着我的小叔……”
但是,这封信放在死者的抽屉里,一直没有寄出。被告声称已定在4月13日与死者结婚,因为这天正逢星期六,又是印裔的新年期间。但事后查实,这一天并非星期六。而婚姻登记处人员作证,并没有被告与死者登记结婚这一回事。
七、被告害怕死者会把3个孩子带到斯里兰卡 警方认为,被告也深爱死者的3名孩子,并害怕死者改嫁斯里兰卡,会带走这3名孩子。
八、一名证人的供词对卡迪格苏非常不利 在50余名证人中,其中一名证人的供词对卡迪格苏非常不利,证实他具有杀人动机。这名证人迪拉基是死者的一名亲戚,案发后的4月16日,他前往探望卡迪格苏,看到卡迪格苏与一名印裔警察交谈,双方谈了近半小时,警察才离开。
证人过后询问卡迪格苏与警察交谈的内容,卡迪格苏非常激动地说:“那个女人竟要将孩子带走,并皈依斯里兰卡的宗教,她还要和那个医生结婚,所以我要将这一切结束。如果情况越来越糟,我将出面自首……”
综合这八大间接证据,控方认为卡迪格苏是因妒忌生恨,从而布局谋杀碧里拉。
卡迪格苏在法庭陈述,自从他的兄长于1978年新年元旦车祸逝世后,嫂子就神秘兮兮,声称经常接到神秘电话及信件。对方恐吓她,要她与孩子搬离,否则就大祸临头。
卡迪格苏在法庭上极力否认他妒忌碧里拉与拉那达医生的来往,声称他反而向碧里拉提议,邀请这名医生来马来西亚暂住。他还称是在案发后,才知道拉那达医生曾写了多封情书给碧里拉。
拉那达医生是案中关键人物之一。马来西亚警方曾通过国际刑警,要他来吉隆坡作证。不过,斯里兰卡警方在1979年6月20日及7月23日的两封电报中,表明这名医生已拒绝作证要求。此案一共审理了38天,全程由一个7人陪审团旁听。
最后,法官针对案情一一向陪审团分析,提醒陪审团成员必须慎重考虑50余个证人的供词,切不可因感情用事或受外界影响而偏向任何一方。

全由男性组成的7人陪审团,经过4个多小时的商议后,以5比2多数票表决被告杀人罪名成立。法官也依法宣判被告卡迪格苏绞刑!被告卡迪格苏向联邦法院提出上诉。10个月后,1981年5月30日,联邦法院推翻高庭的判决,裁决卡迪格苏谋杀嫂子碧里拉的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

卡迪格苏在狱中渡过两年一个月又四天后,重获自由。他三步并作两步,挤开人群,紧紧拥抱上诉律师,以谢救命之恩。联邦法院三司是在总结被告提出的各种上诉理由,以及考虑到其中一名关键证人承认在高庭撒谎后,作出无罪判决。证人迪拉基向联邦法院承认,他之前在高庭所作的供词,全部都是谎言,都是受到死者母亲及弟弟的要求而这样做的。
按照马来西亚法律,在法庭作假供词的罪名非常严重。迪拉基承认作伪证后,被判坐牢10年。但是,迪拉基当时身患肺淋巴癌,在监狱服刑不久,就因病重去世。至于谁是凶手,至今仍然是个谜。42年后的今天,此案依旧被列为悬案,没有任何进展。唯一的嫌疑人,只有死者的小叔子卡迪格苏。
来源:万维读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