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的十年,从“全民爆款”到“难以出圈”(图)

sscdz
楼主 (北美华人网)
2012年,《中国好声音》第一次进入内地综艺市场,一时间风头无两。花巨资从国外引进综艺版权,并配置八十万一把的转椅,请来刘欢、那英等权威导师,再加上盲听、盲选、“不看脸只看才华”的乐评模式,在当时,确实让观众耳目一新,迅速成为全民都追的舞台。
但走到第十年,当时的“耳目一新”已成如今的倦意。
旧瓶里装不进新酒
第十季《中国好声音》进入决赛阶段。从各平台的讨论度与话题度来看,观众的热情并不很高。又或者说节目播出以来,从2012年第一季的7.9分,到今年豆瓣评分4.8分,评分人数也从3.7万跌到3383人,不难发现,观众的热情一直在持续走低。
“好声音”显然是知道自己的症结所在,这些年来其实一直在环节机制上创新。比如去年新增原创赛道,为原创音乐人提供第一时间被认识与被认可的机会。
而另一个频繁改动的点则是“转椅”,例如座椅背后实时展现导师状态的大屏、导师间可以互相禁言的按钮和新一季“4+4”导师模式的设定——那英、汪峰、李荣浩、李克勤以及导师助教吴莫愁、吉克隽逸、张碧晨、黄霄雲,导师转身则导师助教连带转身,导师助教转身之后会有30秒讨论时间。
从转椅到滑梯,从大屏到按钮,再从4人到8人,《中国好声音》中的“转椅”从曾经节目最受瞩目的标志,一步步地沦为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桎梏。没有意识到“转椅”是节目特色而不是核心竞争力,这些变动给人的感觉是“换汤不换药”,挖掘好声音的方式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这也是“中国好声音”无可避免的情况,陪伴观众走过了十年,每次也都努力做出变化新意,但观众就是不那么爱看了。有网友表示:一锅老汤连喝10年,添点儿新料它还是那锅老汤。造星能力严重下降,也从侧面显示出了这档节目的颓疲。张碧晨作为第三季的冠军,基本包揽了热门影视剧的OST。《年轮》、《凉凉》、《开往早晨的午夜》等热门影视剧主题曲传唱度颇高,也是各大卫视晚会的熟脸,并在北京举办了两场个人演唱会,之后还登上了《歌手》的舞台。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气选手都能够跻身一线歌手的行列,第三季亚军帕尔哈提、季军余枫,第四季冠军张磊、亚军陈梓童、季军谭轩辕……这些曾经站上决赛巅峰的选手,至今能被观众叫上名字的音乐作品,屈指可数。甚至在浙江卫视内部,这些热门选手原本应当在跨年晚会中处于重要位置,如今也减少了频次,出场顺序也更次了。对一部分学员来说,《中国好声音》更像是一个金牌履历,他们能踏入娱乐圈,并积累自己的初期粉丝,再去寻找适合自己的平台。

比如李琦和周深。前者在第二季《中国好声音》夺冠后,曾登上2014年的央视元宵晚会,并举办了“唱给十年后的自己”全国巡回演唱会,后者则因独特的嗓音为多部影视作品献唱,并以歌手的身份参加了《蒙面唱将猜猜猜》第三季。

在“中国好声音”第二季的录制后期,汪峰与章子怡恋情的曝光,这个“副产品”无意之中推高了“好声音”的受关注度。事实证明,相比“好声音”,导师和学员们各种狗血故事反而能获得最大的关注。到了今年,好不容易上一次热搜,内容是那英退出本季导师,与“好声音”的歌曲没有太大联系。
内忧与外患
事实上,在很多90后的记忆里,《中国好声音》是能够与《还珠格格》并称为“暑期标志”的荧幕印象。这一走红有其必然的原因。
2011年,《超级女声》落幕,给音乐选秀综艺留下一段空白。2012年推出的《中国好声音》在当时作为初代选秀类综艺的“接班人”,依靠着独特的比赛模式,节目采用盲选+转椅凸显“好声音”,更加接近音乐本质,一炮而红。一年之后,另一档音乐综艺《我是歌手》也走红了,其与“好声音”一样,都是以音乐为核心,它们共同开启了音乐选秀和竞赛的新阶段。
△《中国好声音》第一季
《中国好声音》备受好评的模式并非原创,从国外买进版权到制作都出自 “灿星制作”之手。但也同样因为版权,让“好声音”错过了重要的两年。2016年播出前夕,好声音因版权问题改名。在它消失的这两年,大陆综艺市场从格局、到份额、到消长强弱的张力,都正在发生静水深流或者一叶知秋的变化。
音乐综艺与亚文化的结合,开始成为主流。2017年的《中国有嘻哈》一炮而红,《青春有你》、《明日之子》让偶像选秀再度火热。到了2018年,版权问题落地,市场上已经有了众多音乐综艺。而“好声音”也不再是灿星唯一的依仗。十年时间,观众和选手都在不断变化。从外部来看,语言类节目热度高涨,观察类综艺乘胜追击,音乐综艺的关注度被不断抢夺。另外,好声音瞄准的“合家欢”年龄段,已经被市场瓜分殆尽,更加追求创新、开放、有活力的Z 世代已接过主动权。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可能只有贴合年轻用户心理的综艺才能活下来,新生音乐综艺纷纷转向垂直领域。
就内部而言,“好声音”也不得不面对一个根本困境:选手资源枯竭,节目能够选出的好声音,越来越少了。2012年,好的歌声凭君挑选,优秀选手卧虎藏龙。但优质选手的出现是需要时间的。
(吴莫愁重回好声音舞台)
有天赋的选手要花费心思挖掘,后天努力型选手需要时间培养。但一年一季的节目制作,根本没时间去等待他们成长。一档音乐综艺,缺乏优质音乐,那自然会被观众放弃。
浙江卫视与放不下的“好声音”
对比湖南卫视歌手停播,第十季好声音虽然热度讨论不及从前,但仍然是浙江卫视的黄金档。
面对时不时出现的“停播”建议,浙江卫视仍然将其放在黄金档播出,足以证明节目地位的坚挺。毕竟在竞争激烈的媒介环境和大众评判新维度之下,“好声音”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个符号,是对音乐综艺生态更迭的见证,也是对平民音乐人的一种"陪伴"。提到好声音,就能想到浙江卫视,这背后是10年时间沉淀下的品牌国民度。
虽然还在黄金档,但其实“好声音”的吸金能力下降明显。自2012年第一季《中国好声音》播出以来,“好声音”的冠名商加多宝分别以6千万、2亿、2.5亿、3亿连续四年节节攀升的冠名费,将国内综艺市场冠名的天花板一再击碎。节目的广告费更是从每15秒15万飙升到50万。
2016年,“好声音”宣告退场,《中国新歌声》的出现,连续4年冠名《中国好声音》的加多宝选择了退场,冠名商变为法兰琳卡,彼时的独家冠名费逾4亿元。而从2017年开始到2019年,冠名商都为OPPO,据悉第六季和第七季OPPO均为“好声音”豪掷5亿。

等到2020年,“好声音”放弃优爱腾网络播出权,携手西瓜视频。到了今年,冠名商变成了浙江卫视长期合作的“安慕希”。从当年的天价冠名权,到如今的长期合作伙伴,节目热度或可从中管窥。

对于卫视来说,现在各种节目成本控制,开发新节目成本不低。与其冒风险做一档出现即“扑街”的节目,借助沉淀下的国民认知度是一个保守但稳妥的选择。而要用旧瓶装新酒,在允许的范围内,势必要对内涵进行扩充。不妨借他山之石攻玉。
韩国音乐综艺《超级乐队》,它的赛制并不新颖,但依然给了观众高度的震撼。有人分析,它用大量显而易见的高品质内容填充了略显陈旧的赛制。它将节目的特质——“乐队”这个词汇所包含的意义前所未有地扩大。
对“好声音”来说同样如此。在选手故事、背景、梦想及导师对选手的“争夺战”中继续大做文章没有意义。回归音乐初心,对于一档观众已经深谙套路的综n代而言,未尝不是一条路径。
能走到第十年,不可否认好声音有它独特的魅力和足够的品牌影响力,也为内地音乐市场输送了梁博、袁娅维、吉克隽逸、平安、金志文、张碧晨、张赫宣、丁丁等一批优秀的歌手。既不能靠卖情怀取胜,又不能指望收视惯性,可见一路走来也是不易。不过,相信曾经成就于时代的《中国好声音》,依旧有能力再缔造下一个传奇。在十年之际,是时候寻找另一个的风口了。

1、广电总局:首次明确抵制“耽改”之风
近期,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在京召开会议要求,会议内容包括,加强电视剧创作生产正面引导,坚决抵制流量至上、“饭圈”乱象、“耽改”之风等泛娱乐化现象。据悉,这是广电总局首次公开的、正式要求抵制“耽改”之风。
2、文化部要求禁止组织演员假唱
近日,文化和旅游部发布《文化和旅游部关于规范演出经纪行为加强演员管理促进演出市场健康有序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其中要求,演出活动不得使用造成恶劣社会影响的违法失德演员。不得使用含有《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第二十五条禁止内容的图形、画面、音视频和文字等进行演出宣传、售票和演出场地布置等活动。不得组织演员假唱,不得为假唱提供条件。

来源:金牌舆情官
Scarletime3
居然一下子就十年了 还记得第一年和姐妹们一起看这档节目一下子就被吸引 一起为喜欢的选手喊转转转
_亲亲_
这么些年的回忆啊 综艺节目, 光音乐类的就已经太多太多了, 舞台越来越炫, 形式越来越复杂, 内容却越来越平淡, 像注过水一样 如果能去芜存精, 见好就收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