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瓷联合国,山寨科学院!这个“贵族”设了一个200亿的局……

aurorae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最近,联合国科学院公布了53位学者名单,成为其首批院士。 “院士”这个词背后的意义大家都知道,当年茅台总工进入院士候选名单,在互联网都形成了一股滔天巨浪,院士背后的激烈竞争可想而知,如今能够成为“联合国”院士,自然都是人中龙凤。 扒拉一下院士名单,吆嗬,53个院士,47个华人,33个中国国籍,这妥妥的是为国争光啊,不少官方都出来认领校友的院士头衔。
但是,这事儿背后又透着些许的不寻常,通稿满天飞,不过,很多院士本人却没把他当回事儿,甚至“科学院院长”,都没把它放在自己的履历里。 为啥? 因为这个“联合国科学院”都是一股野鸡组织的味儿。 按照其介绍,“联合国科学院”是隶属于“联合国科学技术组织”(UNSTO),听起来很像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别说,这个组织还真就有碰瓷教科文组织的嫌疑,就连这个“联合国科学院”以前都和教科文组织的世界科学院(The World Academy of Sciences,TWAS)同名,后来改的。
它的官网更是漏洞百出,甚至无力吐槽: 一个“联合国”机构,默认中文语言居然是新加坡中文(zh_sg); 一个本该由主权国家参与的国际组织,居然没有任何国家参与,倒是自己办了一个“千禧王国”; 一个“科技组织”,居然有全球移民署,再次碰瓷国际移民组织; 这个科技组织最关心的国际科技议题是,区块链。 答案呼之欲出。 02 当然了,这个组织在联合国系统内并不存在,其背后是一家在美国注册的同名私人公司,老板是旅美华人向凌云。 这位向老板也是个神人,他不仅亲自担任了“UNSTO”的执行主席,还拉来了两位研究数学的老教授来做“联合主席”,而且,人尽其用,两位老教授同时还是“国际经济促进会”、“全球区块链联盟”的联合主席。 但是教授已经年届90旬,恐怕除了背书外,也很难发挥实际作用了,甚至他们可能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受聘于谁。 费劲儿做这个干什么呢? 一是镀金,毕竟联合国组织的执行主席,如果放到国际上,这个干部序列也不低了,镶了金边的名片,就非常有利于打开社交圈,而且,向老板可不只这一个身份。 根据聘任他为“特约研究员”的中国管理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官网上的简介,其社会头衔及公司头衔加在一起有20多个,从教授到董事长再到科学家,着实有不少。 、 厉害的是,他在今年还能拿到在奥地利的神圣罗马帝国王子颁发的“普罗斯佩罗侯爵”的贵族头衔和千禧王国领主的封号,他的微信签名都变成了“His Grace the Marquis Don Lingyun Xiang of San Prospero”。

一跃成为西方世界的贵族,旅美之路可能也更得心应手。 03 当然,另外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赚钱”了。 这个“联合国科学技术组织”除了用来打造逼格外,它旗下还有一个基金会,虽然是“非盈利公司”,却可以用来接收捐款,鉴于他能拉来背书的老教授,保不齐就能有人捐款。 至于一个野鸡组织获得的捐款到哪儿去,就只有操盘手能知道了。 而另一个赚钱门路,可能就是UNSTO旗下由他担任“总统”的“千禧王国”了,虽然这个“千禧王国”看起来特别像是用来搞笑的,但是真的有发财路径。 因为它发币——福音币(GoodNews Coin)。 Coin一出,就知道这是一种代币了,对外发行30亿,根据白皮书,可以通过向“耶稣基金会”捐款的方式获得代币,也可以直接下单购买,1美元一个币,差不多价值近200亿元人民币。
但是现在呢,福音币还不能交易,只能充值按比例充值到Token钱包里,未来可以在募集资金搭建的圣经链和医生链里消费,相当封闭,但很难拒绝。 因为“购买福音币就是在传福音”,这是为信仰买单啊,精准定向了目标人群,顺带着发了愿景,等福音币能像比特币一样交易了,就有了经济价值和升值空间。 当然现在,这个由“上帝控股”发的币,自然要回到“上帝”的口袋里。 04 买的人多了,就有升值的空间了,这话听起来真的非常耳熟。 上一个说这话的,还真的就跟他有关。 2014年,向凌云通过“世界卓越华人金像奖”,结识了广东无界商盟的裴蕾,开始接触到了“加密数字资产和商业通用积分”,因为裴蕾做了一个网络黄金EGD。 这个网络黄金EGD是啥呢? 举个例子,花1万块钱缴纳会费,能获得1万元的购物券,同时还能拿到1万的ES积分,购物券可以兑换商品,但是购买力只有约2000元,但是ES积分可以升值,升值的条件是会员要越来越多,于是就得拉人头,拉人头有奖金。 说白了,就是那时比较流行的虚拟币网络传销。 向凌云在结识裴蕾后,就开始与其合作,合办了不少公司,自己的国投基金也得到无界商盟的参股,向凌云甚至想通过国投基金,发行“国投·网络黄金价值成长基金”。 不过,一年后,这个基金也没有发成,在传销案发前,向凌云就通过媒体跟网络黄金划清了界限,从中全身而退了,他说国投基金跟网络黄金没有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合作。 不过后来,在网络黄金传销案的相关判决书里面,仍能看到向凌云的影子。
要说,这个向凌云还真是一个碰瓷高手。 那个“深圳保利融投资基金”,碰瓷保利,甚至英文直接叫了“Poly Fund”。 在向凌云的口中,他的“国投集团”是国有参股的混合所有制企业,但其实国有股的成分只有3%的贵州日报文旅,而贵州日报文旅本身,国资也只占了一半而已;后来这个国投基金,先是被真正的国投公司列入了打假名单,后来又被起诉,公司的名字里面不能再包含“国投”或相近文字。 他还说,国投基金已经在证监会备案,可以发各类产品,但是后来的查询显示,没产品发行,因为根本就没有资格。 不过别说,贵州出生的他,还真就拉来了贵州的企业来跟他一起搞过文旅,其中贵州茅台集团还是大股东,2014年他宣称在文旅上已经投资了500亿,整年要投600亿。 钱掏没掏还真不知道,但是这个公司从成立到清算,4年多的时间里,没有打出任何水花来。 如今,向凌云名下的国内公司,基本上都已经注销了,根据天眼查的信息,他引以为傲的国投基金,也正在进行简易注销中。 可能是想着,通过山寨的“联合国科学院”能够实现东山再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