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坑不喜勿入-这样的要求合不合理

sosweetdudu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事情的主人公有3个,关于钱财上有了纠纷
A在美国。B是A的同乡也是大学同学但是不同专业,C是B的姐姐。B和C在国内二线城市。B普通打工族,年薪10万人民币左右。C有自己的公司,每年能赚两百来万人民币。
A是做建筑设计的,在一家纽约的国际设计公司工作。A同时接零散业务做副业。A对他工作的公司不接的一些小客户很感兴趣,想把业务接下来拉到中国去做。经过一直的努力,几年前A拿到了一个50万美元的单子。单子要的比较急,A成立国内公司来不及,和B聊起来,B说C的公司可以临时用。三者商量先用C的公司负责招聘,同时成立新公司来做业务,股权分配上A占50%,B和C各占25%。
新公司成立后发展顺利,现在也有了十名设计师员工,都是B发招聘广告A负责面试,招聘进来的。过去几年陆陆续续又接了一些单子,总额四百万美元左右,利润大概有一半,A分了大约650万人民币,BC分了大约650万人民币。所有单子都是A靠人脉拉来。A同时负责具体业务,远程带领公司的员工没日没夜的一起做设计,审核,交付等。B辞了自己的工作全职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行政,考勤,办公设备,物业等。C不出力,负责用她自己的公司的财务,出纳顺便给给新公司做财务,出纳,税务等。
旧的单子一直在继续赚钱。A最近又接了个大单子,大约每年200万美元能持续最少3年。A觉得自己的贡献超过了B和C的贡献。A认为毕竟单子也是A来拉,活儿也是A带着团队来做。BC只是起了职业经理人的作用。A理论上可以成立一个自己完全控股的公司,然后雇个职业经理人一年开工资最多二三十万人民币就足够了,财务和记账找外面公司也很便宜。A想和BC商量重新调整股份,A占股2/3,BC占股1/3。B表示同意。C表示不能接受。说商量好的50:50,A现在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没有C的公司接第一单就没有现在的公司。双方不欢而散
B认可A的贡献觉得新的分配很合理,毕竟由于A他的年收入从10万跳到了100万多。新的单子进来股权即使调整,他的收入也基本能到150万甚至200万。但是C很有怨气,说过去几年A一直在小动作损害全体股东利益她都忍了,比如安排了A的客户在国内的亲戚领了一年左右的干饷耗费了十来万,比如一些办公设备的采购装修十来万交给了A的朋友去做。A说本来他完全可以自己开公司来做的,但是考虑到大家几年的合作情谊并没有这么做,只是要求按贡献调整股份。C赌气说那你自己做好了,大家都有贡献,凭什么说你贡献多。C说A的收入留在国内没给美国报税,把她惹急了大家都不好过。
A和B的关系非常好,B逢年过节也经常去看望A的父母。A实在不想损害B的利益,想和B合伙二八开,也能保证B的收入上200万。B很为难,一方面是老朋友,一方面是亲姐姐。
羞羞草
劝劝亲姐姐呗,躺着挣钱有什么不好
EEswine
回复 1楼sosweetdudu的帖子
商业利益纠纷,没有对错,有协议的遵守协议,没有协议或者重新商议,能达成协议就继续合作,不能就分开发展,都是正常选择。如果合不来,早分开比晚分开好,利益纠缠更深,分开时对双方伤害更大。
对于A,结局其实是确定的,把自己违法避税的问题解决,分开独立发展。现在A说调整到BC占股1/3,再发展一年,发现BC躺赚,会觉得给10%都不愿意了。
J
Jicama
在商言商,A赚了这么多本钱应该够了,为了这个200万美元一年的生意值得全资开一个新公司,雇佣经理人,账务外包,不用受C的牵制,100%控股不是更好。
没有人愿意把已经吃进去的吐出来,人之常情。
steamedbread
只要不违反合同,合不来就拆伙吧,没有BC,A的生意照样能做起来,所以C其实没什么发言权。B不用非跟姐姐捆绑,没必要和钱过不去,继续和A合作好了
EEswine
只要不违反合同,合不来就拆伙吧,没有BC,A的生意照样能做起来,所以C其实没什么发言权。B不用非跟姐姐捆绑,没必要和钱过不去,继续和A合作好了
steamedbread 发表于 2021-09-19 17:56

估计A的问题是,是否利用了公司的设计知识产权,是否违反了工作合同,通常不能上班同时作自己公司相同业务,这种只做公司不要的客户是说不清楚的,也许这些客户是因为有了她这个选择才不和大公司做的,以及这部分海外收入,有多少没在美国报税。
那么核心问题是,这些法律问题的封口费,给BC多少股份合适呢?
k
kyky224
如果觉得别人没干活,干拿钱,就自己一个干呗。看自己能不能干。 不能就先干着,慢慢再独立。
feifeiduan
纯商业上看C说的并没错,A当初用人家的时候答应和姐弟50/50,钱一挣得多了立刻觉得自己亏了,做生意的大忌,这么做生意的人,亲兄弟也不会长久。
自己觉得是客户来源业务骨干,没错,但一个公司管理行政税收一样重要,A老觉得自己一样能玩儿转,真未必,自己找人分分钟被人全坑走。
做生意最重要的是找到值得信赖的伙伴,A自己把自己的公司管理层搞砸了,自己一定还觉得自己有理就是了。所谓的能共患难,不能共享福,生意做不大之人。
steamedbread
估计A的问题是,是否利用了公司的设计知识产权,是否违反了工作合同,通常不能上班同时作自己公司相同业务,这种只做公司不要的客户是说不清楚的,也许这些客户是因为有了她这个选择才不和大公司做的,以及这部分海外收入,有多少没在美国报税。
那么核心问题是,这些法律问题的封口费,给BC多少股份合适呢?
EEswine 发表于 2021-09-19 18:39

没错。不过以我对国内人的了解,C多半是嘴上恐吓一下,真让她付诸法律,跨国起诉,和A拼个鱼死网破可能性很小。不过A还是不要继续和C合作了,C不是自己说了不同意新的股权分配比例,要A单干,A正好借机脱身,把尾收的漂亮点,也给C些好处,然后撤就是了。至于B,看两人关系了,真铁的话,还是可以合作的。
T
ToBe
事情的主人公有3个,关于钱财上有了纠纷
A在美国。B是A的同乡也是大学同学但是不同专业,C是B的姐姐。B和C在国内二线城市。B普通打工族,年薪10万人民币左右。C有自己的公司,每年能赚两百来万人民币。
A是做建筑设计的,在一家纽约的国际设计公司工作。A同时接零散业务做副业。A对他工作的公司不接的一些小客户很感兴趣,想把业务接下来拉到中国去做。经过一直的努力,几年前A拿到了一个50万美元的单子。单子要的比较急,A成立国内公司来不及,和B聊起来,B说C的公司可以临时用。三者商量先用C的公司负责招聘,同时成立新公司来做业务,股权分配上A占50%,B和C各占25%。
新公司成立后发展顺利,现在也有了十名设计师员工,都是B发招聘广告A负责面试,招聘进来的。过去几年陆陆续续又接了一些单子,总额四百万美元左右,利润大概有一半,A分了大约650万人民币,BC分了大约650万人民币。所有单子都是A靠人脉拉来。A同时负责具体业务,远程带领公司的员工没日没夜的一起做设计,审核,交付等。B辞了自己的工作全职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行政,考勤,办公设备,物业等。C不出力,负责用她自己的公司的财务,出纳顺便给给新公司做财务,出纳,税务等。
旧的单子一直在继续赚钱。A最近又接了个大单子,大约每年200万美元能持续最少3年。A觉得自己的贡献超过了B和C的贡献。A认为毕竟单子也是A来拉,活儿也是A带着团队来做。BC只是起了职业经理人的作用。A理论上可以成立一个自己完全控股的公司,然后雇个职业经理人一年开工资最多二三十万人民币就足够了,财务和记账找外面公司也很便宜。A想和BC商量重新调整股份,A占股2/3,BC占股1/3。B表示同意。C表示不能接受。说商量好的50:50,A现在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没有C的公司接第一单就没有现在的公司。双方不欢而散
B认可A的贡献觉得新的分配很合理,毕竟由于A他的年收入从10万跳到了100万多。新的单子进来股权即使调整,他的收入也基本能到150万甚至200万。但是C很有怨气,说过去几年A一直在小动作损害全体股东利益她都忍了,比如安排了A的客户在国内的亲戚领了一年左右的干饷耗费了十来万,比如一些办公设备的采购装修十来万交给了A的朋友去做。A说本来他完全可以自己开公司来做的,但是考虑到大家几年的合作情谊并没有这么做,只是要求按贡献调整股份。C赌气说那你自己做好了,大家都有贡献,凭什么说你贡献多。C说A的收入留在国内没给美国报税,把她惹急了大家都不好过。
A和B的关系非常好,B逢年过节也经常去看望A的父母。A实在不想损害B的利益,想和B合伙二八开,也能保证B的收入上200万。B很为难,一方面是老朋友,一方面是亲姐姐。

sosweetdudu 发表于 2021-09-19 16:56

A有点过桥抽板的意思。如果觉得自己厉害那就自己做好啦。如果A觉得别人的付出小,那么生意只能找手下,不能找partner。
cc126
没错。不过以我对国内人的了解,C多半是嘴上恐吓一下,真让她付诸法律,跨国起诉,和A拼个鱼死网破可能性很小。不过A还是不要继续和C合作了,C不是自己说了不同意新的股权分配比例,要A单干,A正好借机脱身,把尾收的漂亮点,也给C些好处,然后撤就是了。至于B,看两人关系了,真铁的话,还是可以合作的。
steamedbread 发表于 2021-09-19 23:14

c不用跨国起诉,只要透给irs就行了,a一半的钱就要拿去交税还要很多罚款。业务上的法律问题都不要提就扒a一层皮
whatever.
最重要的就是客户
干活啥的,差不多都能行
拆伙吧,越快越好,同时A把税补了吧,避免夜长梦多,让B去怪他亲姐姐吧
flyingforce
事情的主人公有3个,关于钱财上有了纠纷
A在美国。B是A的同乡也是大学同学但是不同专业,C是B的姐姐。B和C在国内二线城市。B普通打工族,年薪10万人民币左右。C有自己的公司,每年能赚两百来万人民币。
A是做建筑设计的,在一家纽约的国际设计公司工作。A同时接零散业务做副业。A对他工作的公司不接的一些小客户很感兴趣,想把业务接下来拉到中国去做。经过一直的努力,几年前A拿到了一个50万美元的单子。单子要的比较急,A成立国内公司来不及,和B聊起来,B说C的公司可以临时用。三者商量先用C的公司负责招聘,同时成立新公司来做业务,股权分配上A占50%,B和C各占25%。
新公司成立后发展顺利,现在也有了十名设计师员工,都是B发招聘广告A负责面试,招聘进来的。过去几年陆陆续续又接了一些单子,总额四百万美元左右,利润大概有一半,A分了大约650万人民币,BC分了大约650万人民币。所有单子都是A靠人脉拉来。A同时负责具体业务,远程带领公司的员工没日没夜的一起做设计,审核,交付等。B辞了自己的工作全职负责公司的日常运营,行政,考勤,办公设备,物业等。C不出力,负责用她自己的公司的财务,出纳顺便给给新公司做财务,出纳,税务等。
旧的单子一直在继续赚钱。A最近又接了个大单子,大约每年200万美元能持续最少3年。A觉得自己的贡献超过了B和C的贡献。A认为毕竟单子也是A来拉,活儿也是A带着团队来做。BC只是起了职业经理人的作用。A理论上可以成立一个自己完全控股的公司,然后雇个职业经理人一年开工资最多二三十万人民币就足够了,财务和记账找外面公司也很便宜。A想和BC商量重新调整股份,A占股2/3,BC占股1/3。B表示同意。C表示不能接受。说商量好的50:50,A现在是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没有C的公司接第一单就没有现在的公司。双方不欢而散
B认可A的贡献觉得新的分配很合理,毕竟由于A他的年收入从10万跳到了100万多。新的单子进来股权即使调整,他的收入也基本能到150万甚至200万。但是C很有怨气,说过去几年A一直在小动作损害全体股东利益她都忍了,比如安排了A的客户在国内的亲戚领了一年左右的干饷耗费了十来万,比如一些办公设备的采购装修十来万交给了A的朋友去做。A说本来他完全可以自己开公司来做的,但是考虑到大家几年的合作情谊并没有这么做,只是要求按贡献调整股份。C赌气说那你自己做好了,大家都有贡献,凭什么说你贡献多。C说A的收入留在国内没给美国报税,把她惹急了大家都不好过。
A和B的关系非常好,B逢年过节也经常去看望A的父母。A实在不想损害B的利益,想和B合伙二八开,也能保证B的收入上200万。B很为难,一方面是老朋友,一方面是亲姐姐。

sosweetdudu 发表于 2021-09-19 16:56

一般来讲,A如果只做销售,后面BC所有的事情都搞定,A都有资格分一半,更何况A还做主力干活的。
做多少事情拿多少钱,偶尔的一单两单大家朋友情分可以平分,但是这个事情上A是销售再加上核心实施的,A只拿一半这个是很不合理的,既然不合理肯定是没得长久;这个事情里面BC根本没什么讨价还价的筹码,C更只是与人方便就分这么多钱。
看现在的故事,C不是做事情的人,没看清楚自己在这个事情里面的价值,还想着做小动作,这种人需要尽早从团队里面干掉。A需要做的是应该是坚定地抛开C自己干,因为即使今天捏着鼻子答应了C,后面矛盾还是会体现出来,到时候利益更大,C做小人地可能性更大;作为B应该是想办法按住亲姐姐,缓和矛盾把C踢出局,说难听点,A现在才是B的衣食父母,没有A,B也就赚10万一年。
whatever.
估计A的问题是,是否利用了公司的设计知识产权,是否违反了工作合同,通常不能上班同时作自己公司相同业务,这种只做公司不要的客户是说不清楚的,也许这些客户是因为有了她这个选择才不和大公司做的,以及这部分海外收入,有多少没在美国报税。
那么核心问题是,这些法律问题的封口费,给BC多少股份合适呢?
EEswine 发表于 2021-09-19 18:39

你说的没错,
然而接私活这个,行内大同小异吧,只要A的公司不是就想整她,基本不会有大问题
税务,A可以立刻去咨询一下怎么个补交法
最后,不要为了封口而给人任何利益,迟早是要撕破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