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有趣的薛蟠,他的智慧被忽视了

buzhiming
楼主 (北美华人网)
《红楼梦》里的人除了有美丽的容貌、杰出的才华,还有有趣的性格和有趣的灵魂。 林黛玉和贾宝玉都有一颗有趣的灵魂。 贾母、王熙凤、史湘云、刘姥姥和薛蟠都有有趣的性格。 今天,润杨不写别人,只写薛蟠。说实在的,说薛蟠有趣,有点勉强,不过,只要他愿意,还是能给大家带来快乐的。因此说说俗气的薛蟠,说说发生在他身上的有趣事。

一、开死去父亲的玩笑。 薛蟠找宝玉喝酒,为了让宝玉早点出来,就假借贾政的名义,让宝玉出来。 贾宝玉听说父亲传唤,吓得三魂出窍,急急忙忙地跑出来。刚转过大厅,【只听墙角边一阵呵呵大笑,回头看时,见是薛蟠拍着手跳了出来】。宝玉见薛蟠哄他出来,说道:“你哄我也罢了,怎么说我父亲呢?我告诉姨娘去,评评这个理,可使得么?” 薛蟠赶紧宽慰宝玉: “好兄弟,我原为求你快些出来,就忘了忌讳这句话。改日你也哄我,说我的父亲就完了。”
 薛蟠的父亲早就死了,宝玉怎么会用薛父欺骗薛蟠?薛蟠边说边打躬作揖的,宝玉的气儿也就消了。 肯调侃自己的人往往是有趣的人,薛蟠就是比较有趣的人。 作家王小波曾说:“我看到一个混沌的世界,但是有趣在混沌中存在。”无论是生活,还是与人交往,大家都喜欢和有趣的人相处。薛蟠走到哪里,都肯于调侃自己,打趣自己,令人群爆发出笑声!

二、不识字,闹出的笑话。 薛蟠读了几天书,认识了几个字。不过,这些字,就着酒饭,都穿肠而过了。
薛蟠说他前几日看到一幅画,是春宫图,画得如何如何好。还说落款是“庚黄”。宝玉百思不得其解,哪里有个叫庚黄的画家呢? (宝玉)想了半天,不觉笑将起来,命人取过笔来,在手心里写了两个字,又问薛蟠道:“你看真了是‘庚黄’?”薛蟠道:“怎么看不真!”宝玉将手一撒,与他看道:“别是这两字吧……”众人都看时,原来是“唐寅”两个字。
在座的清客怕薛蟠难堪,就蒙混着说,大爷眼花了。这个解释,有点牵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还是薛蟠厉害。他笑道:“谁知他‘糖银’‘果银’的!”一句话,读者都笑了。 薛蟠是典型的纨绔子弟,书都就饭吃了。不过他的厚黑学,无师自通。哪怕自己错了,他也能用机智、幽默的语言化解尴尬。薛蟠的自嘲,比清客们的话高明多了。

三、酒席之间,薛蟠可以活跃气氛,令大家哈哈大笑。 冯紫英请客,酒席间,宝玉建议说酒令。并且制定了酒令规则。 只听宝玉说道:“女儿悲,青春已大守空闺,女儿愁,悔教夫婿觅封侯。女儿喜,对镜晨妆颜色美。女儿乐,秋千架上春衫薄。” 众人听了,都说道:“好。”唯独薛蟠扬着脸,摇头说:“不好!该罚!”众人不解地问:“如何该罚?”他们以为薛蟠有什么高见。

薛蟠道:“他说的,我全不懂,怎么不该罚?” 当云儿说酒令的时候,薛蟠也不断地敲边鼓。 云儿说道:“女儿悲,将来终身指靠谁?” 酒令是诗,不是纪实文学,可是薛蟠当真了。薛蟠叹道:“我的儿,有你薛大爷在,你怕什么!” 云儿又道:“女儿愁,妈妈打骂何时休!”薛蟠道:“ 前儿我见了你妈,还吩咐他不叫他打你呢。”众人都道:“再多言者罚酒十杯。” 薛蟠连忙自己打了一个嘴巴子,说道:“没耳性,再不许说了。”
薛蟠当然不是不明白云儿说的不一定是真的,他之所以这么敲边鼓,不过是令酒桌气氛热闹一下罢了。

薛蟠说的酒令能笑死人。 薛蟠道:“我可要说了:女儿悲──”说了半日,不见说底下的。冯紫英笑道:“悲什么?快说来。”薛蟠登时急得眼睛铃铛一般,瞪了半日,才说道:“女儿悲──”又咳嗽了两声,说道:“女儿悲,嫁了个男人是乌龟。”众人听了都大笑起来。薛蟠道:“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是?一个女儿嫁了汉子,要当王八,他怎么不伤心呢?”众人笑得弯腰说道:“你说得很是,快说底下的。”薛蟠瞪了一瞪眼,又说道:“女儿愁──”说了这句,又不言语了。众人道:“怎么愁?”薛蟠道:“绣房撺出个大马猴。”
薛蟠这番表演,令读者笑得肚子疼。薛蟠下面说的酒令省略了。可以想象,与薛蟠一起喝酒的几个人笑得什么样了!

幽默风趣的人都是有智慧的人。别看薛蟠没文化,看起来粗俗、鲁莽,其实薛蟠挺有智慧的。他的情商很高,到哪里都吃得开。来到贾府,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和贾府子孙熟悉了,“那些纨绔子弟“莫不喜与他来往,今日会酒,明日观花”,可见薛蟠的情商很高。 别人都以为他人傻钱多,还有趣,能逗大家开心,因此大家都喜欢和他交往。其实他们哪里知道,薛蟠是大智若愚,他以这种傻乎乎的形象示人,交了许多朋友。

scplm
嗯,和薛蟠一样有智慧。
v
vwot
黑的说成白的
蛋黄酥
有点意思
y
yuanx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