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绿色工作”?三个英国小年轻的职场故事(图)

mamay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在新冠病毒仍然没有在世界范围得到控制、国际间关注阿富汗局势、中美战略竞争、经济前景不明等等问题的同时,一项新的全球民意调查显示年轻人对气候变化问题的焦虑程度。
由英国巴斯大学(Bath University)牵头与另外五所大学所做的一项民意调查,据称是此类调查中规模最大的,有超过一万名年龄介于16到25岁的年轻人参加问卷调查。
其中近60%的受访年轻人说他们对气候问题感到非常担心或极为担心;超过45%的受访者说对气候的感受影响到了他们的日常生活。
其中四分之三的人说他们认为未来是可怕的;超过一半(56%)的人说他们认为人类在劫难逃。
受访者中有三分之二的人说感到悲伤、害怕和焦虑。还有许多人感到恐惧、愤怒、绝望、悲痛、羞愧,和希望。
一个16岁的少年说:“这对年轻人来说当然是很不同的事情,对我们来说,地球毁灭是关系到我们个人的事情。”
在这样的焦虑中,英国年轻人对“绿色工作”的兴趣日益浓厚,他们有的工作在海上巨大风力发电场,还有的参与到制造家庭供暖新设备的绿色行业中。
绿色工作新潮流
什么才算绿色工作?最简单的答案是,一份直接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当然许多人认为它应该也包括间接支持这一目标的职位。 这一类的工作致力于减少碳排放、恢复自然环境和物种多样化、改善环境等。一般来说绿色就业集中在可再生能源、建筑、交通、工业、农业和林业等六类经济部门。

27岁的保罗·麦库根(Paul McGoogan)在三菱电机工作,生产空气源热泵。
英国政府希望创造更多这样的工作,有计划将绿色工作职位从现在的41万个增加到2030年的200万个。 这样的计划并不是没有风险,但某些领域将为许多人提供职业机会。BBC科技事务编辑大卫·舒克曼(David Shukman)走访了三个选择在快速成长的“绿色职场”工作的年轻人,从他们的亲身体验中可以了解从事这些工作的感受。
无排放供暖
家庭燃气锅炉排放的废气导致地球过热,国际能源署的智库表示,如果全球要实现零排放能源目标,必须尽快停止销售家庭燃气锅炉。 在爱丁堡附近的利文斯顿,三菱电机的工厂正在生产一种替代产品:空气源热泵,它从空气中汲取热量供暖和提供热水,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碳排放。 27岁的保罗·麦库根(Paul McGoogan)七年前开始在生产线上工作,塑造空气源热泵的外壳金属板。他现在是这个团队的负责人。 他说,在一个新兴的行业中工作,好处不仅仅体现在工作有保障、有安全感。 “我和女朋友刚刚买了新房子,我们的下一步是希望有孩子,所以知道我们在做的工作是在为更可持续的未来尽一份力,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有了热泵,就需要安装,因此安装热泵的工作也是可持续的职业。据统计,2019年,全英国的热泵安装工作职位有900个,到2028年,预计将有15000个。
低碳农业

21岁的贝丝·坎贝尔(Beth Campbell) 在欧洲最大的垂直立体农场工作。
21岁的贝丝·坎贝尔(Beth Campbell) 在英格兰北部林肯郡的斯肯索普(Scunthorpe)工作。去她就职的农场参观,就像踏入了一个科幻小说的世界。 她在琼斯食品公司(Jones Food Company)担任研究助理,该公司是欧洲最大的垂直立体农场。在那里,她检查成千上万的香料植物罗勒(basil)。这些香料种在巨大的托盘上,相互堆叠在,沐浴在柔和的紫色灯光下,吸收的是经过精心控制的营养和水分。 这里, 水是循环使用的,电力来自屋顶上的太阳能电池板,不会释放化学物质,没有重型柴油机械,收获后的作物在当地销售。这一切都是为了尽可能降低环境成本。 贝丝见到海滩上的塑料垃圾和农作物歉收的景象后被深深打动,于是她报读大学时选了化学专业。偶然的机会她从英国自然学家大卫·爱登堡的纪录片中听说了垂直立体农业,并意外地发现了这个离她家不远的工作机会。 “我一时兴起马上申请并得到了这个工作机会,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就被吓到了,农场的规模之大令人难以置信。” 室内农业作为一个概念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就一直存在,但从未有如此规模和全面的技术来使其成为可持续的农作方式。英国各地正在计划建立几十个。 贝丝说:“这可能会彻底改变农业,因为你在本地生产、本地销售就不会因为把东西用飞机运送到世界各地而产生数以吨计的碳,这个过程中还有很多东西在运输时就已经腐烂了,运到目的地时只能扔进垃圾箱。”
维修海上风力涡轮机

23岁的布雷迪·萨尔蒙(Bridie Salmon)是风能公司的学徒。 风力涡轮机正像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在英国周围的水域,这导致了海上建筑和维护工程业的蓬勃发展。 这个行业直接和间接创造的工作岗位达26,000个,到2026年,这一数字将上升到70,000个。 23岁的布雷迪·萨尔蒙(Bridie Salmon)是风能公司Orsted的学徒技术员,她正在学习如何维修这些巨大的机器,确保叶片保持转动,发出没有任何碳排放的电能。 她在看到了澳大利亚大堡礁的死珊瑚后,下决心要为环境所遭遇的破坏做一些事情。 她说,在她的职业规划清单上,第一就是要加入一个帮助气候变化的行业。于是她入读了在林肯郡的格林斯比学院(Grimsby Institute),学习维修风力涡轮机。 获得维修资格后,她将在一艘维修船上工作两周,有机会去到离岸边最远的涡轮机。但这份工作充满了挑战。要检查维修涡轮机,她必须首先经过波涛汹涌的海面,从船上去到涡轮机塔楼的底部,然后还要攀登很长的距离才能到最高处的机身。 最新型的一些涡轮机有近200米高。她怕不怕高呢? 她的回答是:“必须学会相信设备,相信保护绳索一定会给你保护,然后就不怕了。”
来源: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