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俄罗斯走现代化文明相反的道路?蒙古人基因与文化作祟

chenhechu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中国人常常有一句口号:七亿人民七亿兵,万里江山万里营,深挖洞,广积粮,缓称王。全民皆兵的思想和潜意识是起源于,成吉思汗与朱元璋。中国从唐宋儒家世俗文化的士农工商以后,就没有可持续性繁荣经济发展的基础与人文环境。中国从儒家的士农工商社会,进入了全民皆兵的社会。而北方蒙古游牧民族野蛮的部落文化入侵,高度的军事化管理,以及后来明朝的伊斯兰教的“政教合一”文化的影响。中国绝大部分地区的儒家文化传统,就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所以,涯山之后无中国,明朝之后无华夏!士农工商文化被“东西厂锦衣卫特务黑社会,文字狱告密,党争文化取代。相对来说,日本和东南亚在近代,还保留一点点士农工商儒家文化的痕迹。  中国从唐宋儒家世俗文化的士农工商以后,就没有可持续性繁荣经济发展的基础与人文环境。中国与俄罗斯走向人类现代化文明相反的道路。都是受到蒙古人基因与文化传统军事化,计划经济,政教合一意识形态行为方式的影响。这种现象绝对不是偶然的。中国人现在搞经济,也是搞政治,搞军事都不分家?经济政治化,政治军事化。从蒙古人基因,伊斯兰教政教合一的影响就开始的,儒家世俗的士农工商文化传统崩溃和瓦解以后,中国就不存在真正的繁荣,和可持续性发展的人文环境。在政治支配下的经济模式,军事模式,都是政治“目标”导向的为迎合权力的“泡沫”“谎言”和欺骗。从洋务运动的甲午战争,海洋军事强国“泡沫”破灭开始,大跃进的超英赶美“泡沫”破灭,再到邓小平“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房地产,都是政治权力“逼迫下”的虚假繁荣的“庞氏骗局”和泡沫等待破灭危机的“击鼓传花”模式。这种周期性的“泡沫”,形成,扩张,对于泡沫破灭的恐惧,政治维护,维稳。在全球化的今天只是企图向西方,向发达国家转移泡沫的更加丰富方式和路径。所以,西方现代文明要特别警惕与小心防范。 现代文明细胞组织形态(公民社会):具有完整染色体遗传物质的表达机制(宪法,宪政与法治)。在社会契约精神的支配下,自觉自愿遵纪守法,每一个细胞行为,自由与复制均受到(宪法与法律的约束),有广泛的大社会组织能力(以器官为单位,或者家庭为单位,或者以细胞个体为单位,均有较大个人自由,每一个个体只受到法律和宪法的约束)。 从最近的几百年开始,东亚,中亚,包括俄罗斯开始从农耕文明,游牧文明向工业化的商业文明转型。但是,由于千百年来自身文化,思维惯性的影响特别是受到蒙古人基因和文化的污染。俄罗斯与中国的这一个过程非常缓慢而且困难重重。特别是“自律植物神经系统部分(对于肌体内部市场的管理,监督,调节,反馈)”。以中国为例: 中国历史上的“国家”形式,事实上是一个“升级版”的大家庭,家族管理模式,而不是一个“正常的法治国家”。他们的国家最多就是一个“军事化”的大家庭。这种国家的存在目的不是组织,协调生产,监督市场的公平公正性,而是为了“战争”(或者是“保家卫国”,或者是扩张)。而生产仅仅是自给自足的家庭式自然经济。 就算是到了“和平”年代,中国人仍然“习惯于军事化的管理”模式,家长制的领导方式,“举国体制”的战争手段,国家层面一切都是被管控的(粮食,武器)的计划经济,个体的独立性,自主性,创造性极差。然而,我们考察任何一种高等生物,特别是哺乳动物和灵长类,他们的细胞组织并非如此。他们都有两套管理系统(中枢神经系统对外,和自律植物神经系统对内),两套系统基本上相对独立。而中国人只有一套,对内对外都是这一套(政教合一)。也就是说对内对外都是政治! 在正常体温状态下,人体中枢神经系统基本上是语言,情感,思维逻辑对外行为为一体军事化管理(政治)与对内自律性植物神经系统(调节,反馈,法治)市场管理模式(需求和内分泌驱动)相统一。政治与运动,两者与体温有关(群体效应),体温越高,就会激活人体内更多的免疫细胞,从而能更好地歼灭入侵的病原微生物,维护身体的健康。但是,体温是和基础代谢率挂钩的,体温每上升1℃,基础代谢会提高 13%;基础代谢率高,体温上升,血液流速加快(就像中国人全民皆兵,全民皆运动员的“举国体制”差不多,天天高温,天天运动,发高烧,神经高度紧张),当然白细胞,淋巴细胞的工作效率当然也随之高。同理,在俄罗斯苏共崩溃以前也是这样,国家机器完全军事化,以军事工业,重工业为主体,与西方军备竞赛为主轴,什么都是“举国体制”军事化管理,包括体育,教育等等(以急功近利为目标),而每一个个体的自主性,创造能力,特长都不能够自由而且充分发挥,长此以往,怎么样,问题终究会暴露?一个正常肌体建设能够长期这样搞吗?正常的消化系统,呼吸系统,血液循环系统,生殖系统,都长期被“偏废”,得不到平衡,健康发展!单方面发展免疫系统,运动系统、而神经系统与内分泌系统也会受到严重“损伤”而“失调”。这样的系统或迟或早都会“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俄罗斯在从斯大林时代也是如此,国内政治运动不断,大清洗,大屠杀,政治迫害比比皆是。但是,赫鲁晓夫彻底否定斯大林,结束了内部不断的政治运动和大清洗。但是,苏联在国际事务,对外关系方面“国家”仍然以“军事化”的“姿态”一直延续到苏共倒塌。而相比较,中国就没有彻底否定老毛的内部政治形态,所以,群众运动,自律性神经系统的功能障碍,烦躁、谵语、幻觉,甚至抽搐,今天仍然不断上演。 可以看到一个族群的文化基因影响至关重要。是第一位的!俄罗斯虽然也受到基督教东正教信仰的熏陶与洗礼,但是,他们并没有能够从蒙古人战争,暴力,军事化的基因与文化的影响和恶梦中,摆脱出来!但是,与中国人不同的是俄罗斯能够在斯大林的个人崇拜,国内政治大清洗,大迫害,的政治运动中,彻底反思过来。但是,中国人就没有这种能力!因为,中国人没有宗教信仰,也没有自我觉醒和反思能力。只有自我堕落,败坏与道德伦理彻底丧失的能力。中国人至今不为自己大跃进饿死几千万人,文化大革命迫害致死,致残,涉及几亿人口的错误和教训哀恸,他们的领导人的麻木的,冷血的,顽梗固执的和丧失独立思考能力的!所以,他们会不断掩盖,重复过去的历史,周而复始不断重复。在这方面与俄罗斯人,东欧的其他斯拉夫人存在极大的天壤之别!俄罗斯人也会继承蒙古人战争,暴力,军事化基因,但是,信仰的力量使得他们能够学习,反思,提高自己。而中国人就没有这种能力。 但是,中国人,朝鲜人,日本人与黑人,穆斯林不同在于他们脑容量高,智商,算计,心机能力很发达,搞计谋,玩政治,和手段全世界一流,西方现代文明玩不过他们。而且,也知道好与坏,黑与白,是与非,追求好的,但没有正确的途径,只有急功近利,搞面子工程,泡沫工程。他们不仅仅像黑人,穆斯林一样只能够简单消费,降阶,分解供应链,产业链,因果链。中国人能够建立,建设性构造一个供应链,产业链和因果链,但是,范畴非常有限!仅仅局限于一个家庭,或者大家族。而无法大范围社会化大分工。如果是在国家层面,那就是政治化,权力支配下的“庞氏骗局”,泡沫和泡沫周期性的破裂。如果仅仅局限于自给自足的农耕文化与经济建设,还可以。但是,一旦与社会化大工业遭遇?就像清政府的洋务运动,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一样,都是虚假繁荣,虚假的强大。
chenhechun
都是蒙古人基因与文化作祟!
很明显, 新加坡,日本人就略微好一些。 相对来说,并不反感西方现代文明。
四处停停走走
什么玩意儿这都是
Curious_George
有深度.
chenhechun
私有制,生产链,供应链,食物链和差别的不平等的本质是秩序,是因果链,因果律。在道德和法律规范之内的私有制,差别的不平等是生命的原动力!是财富,是知识!在道德和法律框架以外,不受法律约束的不平等是弱肉强食,是贪婪!例如:动物与畜生,因为它们可以不在道德与法律约束的框架之中。而人类就不是,因此人类需要有私有制与家庭,使得人与动物,畜生不一样!不仅仅只有生理“胚胎”的孕育期,而且有童年,青少年在家庭保护下父母监护言传身教的“心智”和“人格”心理发育成熟期,培养每一个人应该的对于道德与法律的尊重,父亲担任儿童心智,道德发育义不容辞的社会责任。子不教父之过。否则,人类文明就无以为继!人类社会就完全等同于动物的丛林,弱肉强食而无道德法律的约束。 可怜的法兰西从卢梭开始,就混淆人类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忽视了道德与法律约束在人类社会中的作用。扭曲私有制和无视人类文明进步的原动力。从而导致白左,与极左意识形态的形成与泛滥。 家庭关系男女关系是一种缘分,企业和国家也是如此,我们如果从其他维度去观察?世界上很多缘分,产业链,供应链都是因果链,缘分的延续。几百年,甚至于几万年,几百万年通过其他维度的因果链生生世世的相关联才能够修得这种缘分和关系。但是,到了我们这个维度,我们看不到这种产业链,因果链和缘分的前因后果,而简单把这种关系对立起来。男女双方,雇主与雇员双方,事实上都应该珍惜,爱护这种关系,和睦相处,彼此珍惜,享受彼此的需要和贡献。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五世修得同窗读。我认为是有一定道理的,只不过它可能发生在这个,或者那个其他维度和时空中,这种“年与世”的单位可能与我们的世界不同。人生在世,有存有亡,有聚有散,其中契机,全系于一个缘字。也就是产业链,食物链,供应链,需求关系的生生世世往来的因果律之中。 简单举例讨论如下:美国黑人能够出生在美国或者欧洲现代文明国家而不是出生在非洲和海地,这本质上也是缘分和幸运。他们能够进入美国宪法保护下参与国家体制政治,和相对公平,公开公正的市场竞争与选择。虽然他们在智力,脑容量,智商导致的理性,科学数学等等脑力劳动方面的不足和相对劣势,但是,只要是他们努力,勤奋,遵纪守法,严格要求自己,远离毒品和暴力,即使他们不能够与白人和黄种人同等的优势。但也可以基本上做到衣食无忧,一般性温饱问题不存在危机。与他们在海地,非洲大陆的黑人生活条件,物质享受还是要优越很多。只要他们不堕落,不捣乱破坏,不违法乱纪?他们的基本自由与安全是有保障的。也就是说,只要他们在这样的产业链,供应链,因果链里面,无论他们是黑人,白人,黄种人,就是在美国的阿猫阿狗,麻雀或者一草一木都是受到在与其他国家不同的待遇。这就是说有存在这种在美国和欧洲文明国家的“其中的缘分”有关系。如果是这种缘分,因果链,关系链,生产链,供应链“尽了”,感觉到在美国,欧洲受到“不公平”,被美国系统性“歧视”,与美国恩断义绝,一刀两断?事实上完全可以“和平”的,“甘心情愿”的离开美国,去非洲,去海地。美国是一个开放社会,没有谁会强迫逼迫黑人,穆斯林留在美国。从更高维度来看这个问题,在基督耶稣里面也是一样,每一个基督徒无论他们是黑人,白人,黄种人,虽然他们肤色不同,地位不同,智力不同,能力不同都是造物主的造化与安排,是一种缘分,而且彼此没有可比性,也无法复制。 路加福音 - 第 12 章 第 7 节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我们每一个在耶稣基督里面的人,无论多么渺小,多么丑,多么无能?只要是在耶稣里面,都肯定比麻雀贵重。同意吗?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在耶稣基督里面,追求真理,理性,遵守上帝的律法,努力,克勤克俭,工作,尽本分。我们就有存在的价值!就当我们自己微不足道像一只麻雀,好吗。也比较在魔鬼撒旦里面得到更多的“平安”与“优惠”。但是,如果觉得与上帝恩断义绝,缘分也尽?要叛逆上帝!与上帝为敌,违法乱纪,杀人放火,要堕落捣乱破坏,骄奢淫逸?上帝是不会拒绝人离开“祂”的。因为上帝赋予人类自由意志的选择,你想追随撒旦,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与自由,上帝不会阻止。但与此同时也必然承担自己选择的后果与责任。 同理,只要我们在美国里面,追求幸福,追求真理,与人为善,理性,遵守美国的宪法和律法,努力,克勤克俭,奉公守法。我们就有自己存在的价值!就当我们自己微不足道像一个美国的黑人。也比在海地的黑人得到更多的“平安”与“优惠”。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只是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要!太了不起了。让市场,让造物主去选择和判断。 所以,我们每一个人在家庭里,在企业里,在一个国家,无论地位,财富,肤色,能力,贡献多少,本质上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在谁的“船”上面?在做什么?属于谁的“阵营”和“国家”?与谁有“缘分”?为谁服务?在谁的产业链,供应链,食物链里面?至于地位,财富,肤色,能力,贡献多少,本质上不取决于我们主观意志决定,是由我们的上层领导者,或者市场,或者我们的造物主决定的。我们都是被设定,被创造成为今天这样的。这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应该乐意接受这种安排。踏踏实实地做好自己。过好我们的每一天。尽我们的本分。 同理,就像我们的一个人体细胞,或者一个细胞中的一个原子?无论地位,财富,肤色,能力,贡献多少,在那个组织里面(中枢神经系统,脑细胞,消化系统还是肝细胞,运动系统还是脚指头里面的肌肉细胞,血循环系统或者血小板,白血球,淋巴细胞)本质上不是最重要的!因为,在胚胎发育的时候,组织分化过程中就已经决定了。假如我们降低维度成为一个细胞,作为运动系统的脚指头肌肉细胞,受到全部脑细胞,大肠杆菌,和所有的肌体细胞,益生菌的“压迫”,被中枢神经系统支配和差遣也是事实。脑细胞作为肌体的“统治者”高高在上,发号施令并且仅仅不到2%的体重消耗高达整个身体能量消耗的20%至25%,与今天美国精英差不多!?如果脚指头肌肉细胞,提肛肌肉细胞被“觉悟”了,感觉自己受到“系统性”被歧视,想“叛逆”和“革命”!这几个“细胞”一商量“三口一品”捆绑在一起成为法西斯“团结就是力量”,占山为王当土匪“品+山头+叛逆” 病变=“癌”变了!要共产共享与脑细胞“平等”,给脑细胞加税。那里有压迫?那里就有反抗!一看这些脑细胞,企业家或者是“犹太人”,希特勒不满意了,反犹!?或者是植物神经系统像一颗“圣诞树”上面有一颗“松果体”盎格鲁萨克斯新教徒,黑命贵不满意了,反白人至上!?从癌细胞的角度,癌细胞的观察,感受到的问题确实存在。从更高层次来看:两种种族主义者本质内涵是一样的。
brama
哪个地方的精神病医院跑出个病人啊,快抓回去吧
chenhechun
哪个地方的精神病医院跑出个病人啊,快抓回去吧
brama 发表于 2021-09-18 04:22

所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精神病人的眼里面,是无法理解逻辑,推理和事实的。
只有理性的人,才能够以理服人。 欢迎反驳,但是只有摆事实,讲道理。 才有说服力和影响力,难道不是吗
到底是那一点让你如此激动,如果你愿意,不妨说一说?我洗耳恭听
chenhechun
像南非,海地成为“曼德拉”,杜桑·卢维图尔的“英雄人物”,把白人都赶出去,或者都杀光光!?这样产业链,供应链的彻底瓦解的一个破破烂烂的屎坑,贫穷落后的国家,对于你们的黑人子孙后代有什么呢?今天在法国,在美国正在重复你们在海地,在南非的手段和道路。在法国非洲黑人防御联盟LDNA自我定义为:捍卫非洲裔族群权利的革命运动,一切为黑人,优先他族!今年5月底该组织发推表示,戴高乐与圣女贞德的法国已不存在,如今是我们的天下!瓦德勒伊市长很不满,我们小镇有70个种族,怎么就你们事儿多?多名巴黎地区的黑人涌入小镇并暴力席卷了市政厅.虽然市政厅公开了现场录像,但LDNA黑人族表示自己是正义善良的化身。可怜的法兰西,如今面对恐袭、治安恶化、宗教与种族矛盾等困难却始终找不到出路。这是在作孽呀!难道不知道吗?好好的一个法国,好好的一个美国正在被你们蹂躏与糟蹋,想把他们改造成为未来的海地,南非,委内瑞拉,津巴布韦?有何意义呢?如果喜欢未来的欧洲,美洲都是海地,南非那样的国家?为何今天要留在法国,留在美国。直接去非洲,去海地难道不好了?
海地历史上最辉煌时期,欧洲市场上40%的蔗糖和60%的咖啡都产自海地;海地出产的上述农产品,比整个西印度群岛加起来还要多;海地的蔗糖产量曾一度占据世界首位;海地成为法国最为富庶的殖民地,被称为加勒比海中的“一颗明珠”。在海地独立,脱离法国的产业链以后,终于堕落成为屎坑,垃圾国家。
chenhechun
人类为什么生理与心理不同步 人类是高级生命体,不同于细菌,病毒那样简单复制,分泌抗生素排斥异己,人类组织细胞分化成为高度分工合作,有器官,和不同生理组织(五腑六脏),有中枢神经系统,自律性植物神经系统的一阴与一阳,消化系统,免疫系统,生殖系统,等等。而且,还有男女性别的差异。 因此在细胞组织层面的高等生物层面才表现有大社会氛围的产业链,生产链,食物链的组织和社会化“分工合作”。才会出现“政教分离”,政商分离,政法分离(政治与司法分离,司法独立),才会出现中枢神经系统(政治),植物神经系统管理的消化系统(工农业),血循环系统(物流,商业),免疫系统(司法独立,政治与司法分离),骨髓造血(政教分离,干细胞教育系统,培养淋巴细胞,白细胞,血红细胞,等等),生殖系统(立法,高等生物立法不影响器官与组织,干细胞,而只通过下一代遗传,参与自然选择)。。。。等等。 但是,事实上在很多人的潜意识与心态的细胞记忆,仍然停留在“细菌与病毒”这样的“原始单细胞”记忆阶段,从而让很多人不由自主的保留了“原始单细胞”病毒细菌的心态和行为方式。时不时地都能够表现出来,而不得“自知”!从而严重地“防碍”和“阻止”了人与人之间高层次的合作与交流。并且能够非常快速的渗透到现代文明社会中广泛传播和感染其他人。污染人文环境社会政治生态,导致人类整体意识形态堕落,败坏而产生冲突与战争。 简单的说:人类生理已经进化成为高级哺乳类,而很多人心理仍然停留在“原始单细胞”病毒细菌记忆和行为方式阶段。这种停留在病毒细菌阶段的行为方式具体表现如下特征: 【1】攀比嫉妒:厌人穷,恨人富。讨厌和鄙视比自己穷的人,仇恨嫉妒比自己富有的人。讨厌和鄙视比自己丑的人,仇恨嫉妒比自己美的人。讨厌和鄙视比自己地位低的人,仇恨嫉妒比自己地位高的人。因为,细菌病毒群落个体都是一模一样的,无差别,完全平均!所以,他们视差别,层次,食物链,生产链为“歧视”和“不平等”。普遍广泛的仇富心理? 例如:在美国很多黑人既讨厌黄种人,经常出现他们在街头攻击亚洲人,同时又嫉妒仇恨白人,强烈的反白人至上!像歌星杰克逊把自己漂白成为“白皮肤”。也有人把自己染黑标榜成为“黑人”,或者假印第安人Elizabeth Warren。中国人也是在老毛号召下15年超出英国及50年赶上美国,时时刻刻念念不忘,超越美国。他们无法接受人与人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团体与组织之间的美与丑,黑与白,愚蠢与智慧,穷与富的自然差别!? 【2】排斥异己:细菌群落分泌排斥异己的“抗生素”,以区别“异己”,形成自己的“部落文化”,山头文化。在政治上表现为,打压,排斥不同意见,不同观点,不同视角,不同层次,不同立场。例如:美国左派,民主党,安提法与黑命贵组织在加州高等学校组织阻止美国右翼人士的演说。山头主义林立,党争,裙带关系,黑社会文化,土匪地痞流氓心态与行为表现各霸一方,老子天下第一,无法无天,为所欲为! 【3】崇尚同性恋,变性,中性:对于男女性别差别特别敏感与仇视!因为病毒无阴阳组织,植物神经系统的划分,细菌无雌雄。病毒细菌心态的人对于男女性别用词高度敏感和不适。 【4】发酵自我膨胀:狂妄自大,自以为“义”!对他人双重标准。什么都是他人的错,他人的不是:例如:黑命贵!就是自以为“义”。自己违法乱纪,打砸抢烧偷,杀人放火,零元购!还整天高举“NO JUSTICE, NO PEACE”?不到13%的人口就贡献美国50%的犯罪率!?你们的正义在街头打砸抢偷烧,杀人放火?还是在“法庭”正义陈词陈述,和申辩!? 【5】简单复制:喜欢树立榜样,树立典型和偶像崇拜,并且企图复制“成功”。喜欢自己被“复制”成为他人的偶像,或者崇拜偶像,去复制他人的成功成为自己,成为比尔盖茨,成为乔布斯?而不是独立成长!例如:全国人民学雷锋,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民主党人喜欢在世界上其他国家复制美国民主,结果有的成为海地,津巴布韦,南非,阿富汗,中国共产党一带一路也想在全世界其他国家复制“中国模式”提供“中国方案”! 【6】只有分解降阶“生产链”“食物链”的能力:例如:在非洲国家,和中东很多穆斯林国家领导人:巴勒斯坦组织领导人阿拉法特,海地,阿富汗,津巴布韦,南非,等等国家领导人都只能够把西方援助,资金用于贪污,腐败的直接消费,或者购买武器用于战争,恐怖,破坏活动的目的,而不能够把这些西方援助转变成为国家层面可持续发展的“生产链”,供应链,食物链?同理:美国政府对于巴尔的摩,芝加哥,底特律,旧金山黑人社区,提供大量的教育,社区建设,企业和就业援助,但是,他们除了腐败,而这些社区建设,人文环境根本没有得到改善和提升。例如: BLM运动去年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捐款,但外界对卡洛斯如何使用这笔钱却不得而知。而是他们的领导人帕丽丝·卡洛斯买了四栋房产,仅在美国,卡洛斯就豪掷320万美元购买了四处高档住宅,其中三处房产均位于洛杉矶地区,一处房产位于佐治亚州,后者配有一座室内泳池,甚至还有一座小型机库和飞机跑道。我们再看一看奥巴马难道不是如此吗?奥巴马将买下一栋滨海的天价豪宅。 这绝对不是个例,或者个别行为。而是他们的普遍行为方式和人格特征。没有任何一个非洲裔国家领导人和他们的领导集体,有意识并且有能力,维系或者升级一个现代化文明的国家的产业链,供应链,生产链。相反,他们只有消费,分解降阶这些“生产链”“食物链”的能力。看看南非,津巴布韦,海地,等等国家!无一例外。他们这些领导人的行为,与表现仅仅是问题严重性的冰山一角。 就算是在美国,在欧洲现代化文明国家内部,他们黑命贵,奥巴马也不具备维系或者升级一个现代化文明的国家的产业链,供应链,生产链的能力(例如:巴尔的摩,芝加哥,底特律,旧金山的黑人社区,而是腐败,堕落和降阶,表现为脏乱差,暴力,毒品泛滥)!这就是现实!只有消费,分解降阶这些“生产链,供应链”“食物链”的能力。这就是病毒,细菌意识形态的视野,格局和局限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