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屡次要求严打,东伊运在阿富汗有多少人

tadyon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随着阿富汗局势的突变,“东伊运”这个散落盘踞在中国周边国家的恐怖组织还有多大势力,是否会继续兴风作浪值得关注。多位中国反恐问题专家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在阿富汗境内的“东伊运”成员大约有几百人,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如何兑现打击“东伊运”的承诺,仍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
据中国媒体《环球时报》9月16日报道,反恐专家、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李伟透露,据巴基斯坦有关方面估计,目前在阿富汗境内的“东伊运”成员可能有200人到300人。这些“东伊运”成员一般处于有组织的分散状态,“虽然不能说形成了有编制的军队或者准军事力量,但只要这几百人在,滋生恐怖活动的不稳定因素就存在”。
新疆乌鲁木齐火车站“4•30”暴力恐怖袭击案、喀什“7•30”“7•31”暴力恐怖袭击案,以及田墨玉“12•14”暴力恐怖杀人案,上述惨绝人寰的案件背后,都绕不开一个名字“东伊运”。
中国国家反恐办副主任、公安部反恐怖局副局长吴鑫曾在7月14日公安部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东伊运”是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恐怖活动组织,全称是“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又称“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党”,也称“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活动组织之一。
“东伊运”一度十分猖獗,在中国多地造成大量恶性恐怖事件。中国公开发生在新疆、云南与北京天安门等地袭击事件的画面:
 



2002年,联合国安理会1,267委员会对其列名制裁。2003年,中国认定并公布其为恐怖活动组织。该组织自成立以来,在新疆地区指挥实施了数百起暴恐事件,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
除此以外,“东伊运”还与境外恐怖组织进行勾结,李伟表示,“伊斯兰国”(ISIS)猖獗时期,从中国偷渡出境去参加“圣战”的人曾达到一个高峰,数字以千计算。
李伟说,“中方依据各方掌握的情况,约有300名中国籍极端分子在叙利亚参战,其中大部分人员属于在叙利亚的‘东伊运’分支,还有一些人员加入其他恐怖极端组织。”
随着近些年“伊斯兰国”等境外恐怖组织遭到重创,“东伊运”在境外的活动空间也发生变化,据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介绍,“东伊运”一度被反恐行动打散,目前总共还有多少人,跟“基地”组织等恐怖组织还有多少关联度很难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其核心成员肯定在巴基斯坦、叙利亚、土耳其等国,总体来讲,在叙利亚的‘东伊运’分子规模要大于在阿富汗境内,而且其最近几年相对低调。”
“在毗邻国家中,巴基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是‘东伊运’组织成员前往概率较高的国家。”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法学院教授舒洪水进一步解释说,塔吉克斯坦与阿富汗的巴达赫尚省接壤,该省是“东伊运”恐怖分子的主要聚居地;巴基斯坦北接阿富汗,西北部北瓦济里斯坦部落、俾路支省等一直以来存在恐怖组织,其中不乏反华恐怖组织;2016年8月30日,“东伊运”成员对驻吉尔吉斯斯坦中国大使馆发动自杀式炸弹攻击,造成3名使馆工作人员受伤。
值得注意的是,“东伊运”只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2003年,中国第一批认定的“东突”恐怖组织名单有: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
李伟表示,目前在世界范围内,“东突”分子还以各种组织的面目存在,“其中以‘世维会’以及所谓‘维吾尔协会’名义的最多,他们摇身一变,就成了西方口中的‘非政府组织’,比如‘世维会’头目多力坤•艾沙,实际上就是中国公安机关通缉的恐怖分子。”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此前在接受《环球时报》专访时做出承诺说,他不认为“‘东伊运’中的任何人未来有可能留在阿富汗的任何地方,尤其是那些有意图对其他国家发动破坏性行动的人”。沙欣还表示,塔利班将不允许“东伊运”等组织在阿富汗有任何训练场、资金筹集机构和士兵招募场所。
针对沙欣的表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9月10日的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多次就“东伊运”问题向阿富汗塔利班方面表明严重关切,阿塔对此是重视的,也是有郑重承诺的,“我们希望阿塔言出必行,同‘东伊运’等恐怖组织彻底切割,在境内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坚决打击,同时加强与邻国的协调合作,避免跨境外溢效应,使阿富汗不再成为恐怖势力的滋生地、庇护所和扩散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