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与希特勒:纳粹科学家在喜马拉雅地区寻根的故事

Timllned
楼主 (北美华人网)

1938年,德国纳粹党主要成员、欧洲犹太种族大屠杀的主要策划者海因里希·希姆莱(Heinrich Himmler)派遣一支五人小组前往西藏,寻找被想象中的雅利安(Aryan)种族的起源。作家瓦伊巴夫-普兰德尔(Vaibhav Purandare)在一本书中讲述了发生在这次穿越印度的探险之旅中的有趣故事。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前一年多,一群德国人偷偷地从印度东部边境登陆。他们的任务是发现“雅利安种族的起源”。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认为,北欧“雅利安人”早在约1500年前就从北方进入印度,雅利安人犯下与当地“非雅利安人”混交的“罪行”,失去了使他们在种族上优于地球上其他人的属性。
对印度人民以及他们为自由而进行的斗争,希特勒经常表达深切反感,多次在演讲、著作和辩论中阐述他的观点。但根据希特勒的警察头子、党卫军首领希姆莱(Himmler)的说法,印度次大陆仍然值得密切关注。从这时开始,西藏受到了关注。

阿道夫·希特勒和纳粹警察局长海因里希·希姆莱——两人都是雅利安神话的信徒。
那些坚信北欧白人是优越种族的人,也相信失落之城亚特兰蒂斯(Atlantis)的虚构传说,那里曾住着“血统最纯正的人”。这座神秘的岛屿据信位于大西洋中英格兰和葡萄牙之间的某个地方,据说被神圣的雷电击中后沉没到海中。所有幸存的雅利安人都转移到了更安全的地方。喜马拉雅地区被认为是这样一个避难所,特别是西藏,因为它以“世界屋脊”而闻名。
1935年,希姆莱在党卫军内设置一个新部门,称为Ahnenerbe,或者叫祖先遗产局(Bureau of Ancestral Heritage),为了找出亚特兰蒂斯人在霹雳和大洪水发生后去了哪里,以及这个伟大的种族还在哪里存在踪迹。
1938年,他派了一个由5名德国人组成的小组到西藏进行“搜索行动”。
队里有两名队员脱颖而出。一位是28岁的天才动物学家恩斯特·谢弗(Ernst Schafer),他之前曾两次到过印度-中国-西藏边境。1933年纳粹胜利后不久,谢弗就加入了党卫军,远早于希姆莱成为西藏远征行动赞助者的时间。谢弗酷爱打猎,喜欢在柏林家中收集战利品。在一次狩猎远征中,他和妻子在船上试图射杀一只鸭子,他在瞄准目标时滑倒了,不小心射中了妻子头部,杀死了她。
第二个关键人物是布鲁诺·贝格(Bruno Beger),他是一位年轻的人类学家,于1935年加入党卫军。贝格会测量藏民的头骨和面部细节,并制作面罩。他说,“特别(热衷于)收集有关北欧人种在这个地区的比例、起源、意义和发展的材料。”

1938年5月初,这艘载有5名德国人的船停靠在科伦坡。
1938年5月初,这艘载有5名德国人的船停靠在斯里兰卡的科伦坡。他们从那里乘坐另一艘船去马德拉斯(现在的金奈),再换乘第三艘船去加尔各答。印度的英国当局对这些德国人十分警惕,认为他们是间谍。他们起初不愿意让这些人经过印度,当时英国经营的《印度时报》甚至刊登了一个指责性的标题:“盖世太保特工在印度”。
在位于印度东北部锡金邦(当时是一个独立的山地王国)的冈托克,英国政治官员也不愿意批准这些人通过锡金进入西藏。但最终,纳粹团队的决心赢得了胜利。那年年底,这五名德国人进入西藏,他们的骡子和行李上系着纳粹旗帜。纳粹党所用的十字记号在西藏随处可见,当地人称之为“yungdrung”。谢弗和他的团队在印度的时候也会看到很多这样的东西,在印度教徒中,它一直是好运的象征。即使在今天,这个标志仍然可以在房屋外、寺庙内、街角、节奏车和卡车上看到。
与此同时,在西藏,情况正在发生变化。第十三世达赖喇嘛于1933年去世,新达赖喇嘛才3岁,所以佛教的西藏王国由摄政者控制。德国人受到摄政者和普通藏人的特别善待,制作面罩的贝格甚至一度充当了当地的临时医生。西藏佛教徒们不知道的是,在纳粹的错误想象中,佛教和印度教一样,削弱了来到西藏的雅利安人的力量,并导致了他们精神和力量的丧失。
就在谢弗和其他人似乎可以花更多时间,打着在动物学、人类学等领域进行科学调查的幌子进行真正的“研究”时,1939年8月,发生了不可避免的战争,德国人的探险不得不缩短。

1939年,恩斯特·谢弗(左三)在西藏。到那时,贝格已经测量了376名藏民的头骨和面部特征,拍摄了2000张照片,“铸造了17人的头、脸、手和耳朵”,并收集了“另外350人的手指和手印”。他还收集了2000件“民族志文物”,特遣队的另一名成员拍摄了1.8万米的黑白胶卷和4万张照片。
由于他们的行程被缩短,希姆莱安排他们在最后一刻飞离加尔各答,并亲自在飞机降落慕尼黑时迎接他们。谢弗带着他的大部分西藏“珍宝”来到萨尔茨堡的一座城堡,他在战争期间搬到了那里。但1945年盟军一到,这个地方就遭到了袭击,大部分西藏的照片和其它材料都被毁了。 远征队的其他所谓“科学成果”在战争中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要么丢失,要么被摧毁。纳粹过去的耻辱意味着战后没有人试图追踪这些材料。
来源:BBC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