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金少将:塔利班是如何打下潘杰希尔谷地的

Caroli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2021年8月15日,塔利班如同闪电般地攻占喀布尔之后,萨利赫出逃潘杰希尔,并与随后乘直升机赶来的小马苏德合流。当时的塔利班在军事上实际上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外界评估的塔利班不足7万的兵力,被如同胡椒面一样稀释在阿富汗破碎而贫瘠的土地上,而美军也尚未撤离,尽管其他“大帅”已被击退,塔利班的大量兵力也依旧要维持对这些少数民族区的占领和控制边境线。在阿富汗中部地区,塔利班的全部军力几乎都被调到喀布尔去和美国人对峙了。 阿富汗的绝大多数地区处于权力真空状态,而这对于投机主义者而言,无疑是个好机会。8月16日,萨利赫宣称加尼外逃后自己将接任阿富汗代总统,并将与小马苏德成立“民族抵抗阵线”,并宣称自己将会奋战到底。 进入喀布尔,是塔利班都没有想象到的仓促情况 图源:社交媒体 参与这场战争,小马苏德自然有着充分的理由——首先,他是阿富汗民族英雄马苏德之子,而马苏德是被塔利班杀害的,对“杀父之仇”进行报复在中亚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但选择萨利赫作为合作搭档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此人和CIA还有喀布尔的权贵走得太近,只和城市中产关系较近,对于拉拢城市内外的无产者只会起到反效果。 不过与萨利赫联手自然也有些好处,在他的运作下,在全国各处流窜的原阿富汗国家安全局(NDS,一些信源认为是袭击巴基斯坦中国工人事件的参与者)下的特种部队与CIA系的臭名昭著的武装团伙“霍斯特保护部队”(KPF)开始迅速向山谷地区集结,成为了战斗力远胜于小马苏德的少量家族私兵与山谷内临时民兵的重要力量。他们甚至还拥有6架直升机和8辆坦克。 手头的作战力量,以及和塔利班之间的血仇,导致萨利赫妄图在潘杰希尔翻盘 图源:社交媒体 小马苏德本人8月18号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署名文章,信心满满地宣称,自己拥有6000多名训练有素的武装人员,还表示:“我将再次与对塔利班作战的战士们在一起,追随父亲的脚步。我们保有从我父亲时代就开始收集的弹药和武器储备,因为我们知道这一天迟早要来。我将血战到底!” 塔利班缴获的抵抗军黑鹰直升机 图源:社交媒体 潘杰希尔山谷距离喀布尔不过五个小时的车程,而塔利班当时在喀布尔只有不到4000名武装人员,其总兵力也不过七万余人,这样一支在卧榻之侧的重兵集群无疑是致命的威胁。此时的塔利班还不可能对那条四通八达的山谷实施封锁,老马苏德和他那强大的塔吉克山地兵是许多塔利班老兵的心理阴影。 本着负责任和避免冲突的态度,塔利班于17日下午向潘杰希尔山谷派出了代表,希望双方可以坐下来谈谈。同日,小马苏德的助手马赫迪·侯赛尼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马苏德已经在和塔利班进行谈判,要求后者不能进入潘杰希尔山谷,并同意组建多党制政府。” 对于饱经战乱的阿富汗而言,这无疑是一丝取得和平的曙光。然而这一曙光只维持了一个下午,就彻底消散了。 再一再二的交火 8月17日夜间到18日凌晨,“民族抵抗阵线”突然派出一个皮卡分队出谷,进入北方的帕尔旺省,他们在夜间袭击了一队巡逻人员,而后又进入附近的村镇射杀了一些他们认为亲塔的人。随后便宣布夺取了帕尔旺省的首府恰里卡尔,并切断了萨朗山口的亚洲76号公路。 这次袭击只造成了9人死亡,却被印度媒体和转发的媒体无限放大,在舆论上形成了“反塔武装真正夺取了一个省”的效果。在和谈中突然发动进攻着实让人感到不解,或许只能理解成萨利赫和小马苏德想通过这种方式展示自己的实力,并试图通过这种行为获取外界的支持,并呼唤塔吉克与其他族裔军阀的残部反对塔利班。 印媒成为潘杰希尔谷地战事的主要虚假新闻发布源 图源:社交媒体 尽管塔利班在18日中午就夺回了土地,但“抵抗阵线”的行动并非一无所获。到了19日,俄罗斯、法国、英国都纷纷站了出来,宣称塔利班没有控制阿富汗的所有领土,并要求塔利班“立即进行全国对话,以便组成一个有代表性的政府”,而后,英国人更是提出“应在潘杰希尔设立一个安全区,保护对塔利班反感的异见人士”。而未完成人员撤离的美军也派出大量F/A-18战斗机在喀布尔上空示威,并投入直升机回收能联系上且未投降的前政府残军运往潘杰希尔。 此时塔利班的处境无疑是十分被动的,小马苏德狮子大开口地提出了他的“三大诉求”:1、临时政府的代议制新议会中30%的人需要是由马苏德推举的前北方联盟区域人员;2、潘杰希尔地区完全自治且保留武装;3、所有任命的官员需要获得抵抗阵线同意。 这确实挺像是“划江而治”的,我不确定这是政治欺骗还是那时候的塔利班在国际压力下真的比较软,他们的代表表示愿意接受第二和第三项诉求,但对第一项有异议,希望可以再行磋商。而马苏德方面也表示磋商可以继续。塔利班也就并没有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并派出了老政客斡旋。 虽然当时的新闻宣称萨利赫要“战斗到底”,但其真实目的是割据 图源:CCTV 就当时的情况看,似乎是马苏德占了上风,但实际上不满第一条诉求的并不只是塔利班,还有北方的塔吉克人。小马苏德可不是老马苏德,他在2016年之前从未回过阿富汗,他留在阿富汗的亲属们与美国人一起盘剥着乌兹别克族和塔吉克族。曾担任阿富汗副总统的塞阿·马苏德(Ahmad Zia Massoud)更是一个把塔吉克和旧北方联盟各部的权力随意出卖、大肆敛财的败类,在2009年访问阿联酋时甚至将携带的5200万美元的现金挥霍一空。塔利班肯定不会让出自己的席次,受损失的席次只能是那些不跟着马苏德干的塔吉克人的。 或许是对塔利班不接受自己所有条件感到不满,小马苏德的军队在8月19日下午,又对北方的巴格兰省发动了一轮进攻。这次进攻规模不大,但性质颇为恶劣。一个打着白旗身着前政府军服的悍马排在前,一个悍马连远远地跟在后面,前面的队伍在遭遇塔利班的巡逻队后表示自己是来投降的,希望可以去塔利班在当地的办事处休息和商谈,朴实的普什图巡逻兵相信了他的话。 当他们抵达Andarab县塔利班行政办事处后突然使用爆炸物和枪械发起袭击,随后他们又占领了没有驻军的Pul-e-Hesar和Deh Salah两个县。号召当地人加入起义,与塔利班对抗。此举共造成塔利班20多人死亡,20多人受伤或被俘。 当然,攻占这一村落被宣传为抵抗军打死200人 图源:社交媒体 不过,比起军事上的行动,政治宣传要夸张得多,他们宣称自己攻占了帕尔旺省省会恰里卡尔市,塔利班昆都士市长起义,自己击毙塔利班300人,俘虏1000人,吹完了牛还继续乐呵呵地表示自己愿意坐下来继续谈判。 当天下午,路透社还特意去采访了俄罗斯驻阿富汗大使德米特里·扎尔诺夫(Dmitry Zirnov),问他对于“潘杰希尔的勇敢抵抗者的伟大胜利”是什么态度,但这位大使只是回答:“事实上,潘杰希尔民兵靠的是萨利赫逃离喀布尔时从国库中偷走的钱。反叛分子的军事前景和军事潜力很小。” 德米特里的推断算是比较准确的。这一行动彻底激怒了塔利班,他们将完成了行动的昆都士机动兵团调到了巴格兰省,该兵团有3000多人、200多台车辆(对外宣称是6000人、700多台车)。它们星夜兼程赶到当地,在清晨就沿着公路展开攻击。 意识到对方“是玩真的了”的“民族抵抗阵线”立即脚底抹油,却把自己新派过来巩固占领的民兵和从当地新拉的民兵丢了下来。这些部队被塔利班迅速包围,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半打半劝中于23日停止了抵抗,少数人成功撤往潘杰希尔。另有一些人直到25日才被逮捕。 在此之前,小马苏德除了发布几段阅兵的视频和展示本方进入阵地的T-62坦克外,几乎无所作为。 到23号,塔利班的作战部队开始向潘杰希尔进发 图源:社交媒体 这次行动堪称大翻车,从战术上,“民族抵抗阵线”夺取的3个县在不到3天的时间内就再度易手。而在战略层面上上,“民族抵抗阵线”抛弃同胞和部下的做法让塔吉克人彻底不再相信他们。抵抗军的色厉内荏也算暴露无遗,同时促使塔利班开始抽调兵力,对谷地实施包围和地面封锁。 既然敌人可以通过舆论攻势搞乱我们,那我们是否可以通过舆论攻势搞垮敌人呢?或许正是因为这一逻辑,塔利班先是在20日宣布追认马苏德为烈士和殉道者,随后又在21日宣布小马苏德已经同意了塔利班的和解条件,愿意投降。 这一套组合拳下来,既稳定了塔吉克族的民心,也让退入山谷的军队开始担心小马苏德将自己抛弃换取直接利益,一些KPF和NDS人员随即开始搭乘美方的飞机从没有被封锁的空中走廊外逃。 但小马苏德和萨利赫显然不愿意放弃,他们继续在各个山口部署兵力,准备以拖待变。他们很清楚,塔利班的新阿富汗政府需要展示自己的包容性,才能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而给自己一个不同寻常的条件是展示包容性的最好方法。 进攻开始 8月23日,塔利班开始推进,部分区域发生零星交火。25日,他们占领了山谷东北侧的绿洲和当地马苏德基金会的花园,并架起迫击炮。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担心塔利班攻进来,小马苏德派出的当地长老代表在26日宣布了双方已达成共识,将和平地解决问题。而到了27日,小马苏德又否认双方达成协议。在喀布尔发生了ISKP的袭击后,塔利班开始优先解决首都区问题,双方讨价还价的“静坐战”一直维持到了美军撤退的8月31日。 进入山区的塔利班,装备了不少悍马 图源:社交媒体 在这期间双方也并非全无冲突,潘杰希尔外围的河流上拥有十几座大大小小的桥梁,一些抵抗军试图破坏这些桥梁或在桥梁周边布雷,塔利班使用迫击炮驱散,抵抗军使用63式火箭炮还击……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交火连排一级的规模都达不到。即便在潘杰希尔山谷外围打得最凶的Khawak山口,双方的伤亡也才勉强达到两位数。 在此期间,小马苏德和萨利赫疯狂接受媒体采访展示自己,希望获取同情和支援。而塔利班则切断了山谷的网络和电话信号,尽可能阻止山谷内外联系。 塔利班的军事准备则更为实际,他们的指挥官效仿老马苏德,以塔吉克族山民为主体,成立了数个山地兵队,并在8月30日开始将之秘密投入作战。这些士兵不穿防具,只携带必要的武器和弹药和物资,在夜间利用夜视设备爬过陡峭的岩壁并隐蔽,从海拔2300米的位置爬到3660米的位置,并在那里静候后续部队,直到成连排规模的部队完成地形跨越才开始进攻。 这些士兵悄无声息地从守军的后方高地上出现,攻击他们的车辆,摧毁它们的掩体,攻占他们的阵地。那些在山谷口戒备了十几天,自认为可以固守天险的部队被完全打懵了,几乎在一个小时内,位于山谷最南部的Shutur重要阵地和中北部的Khavak地区就先后被塔利班山地兵攻下,潘杰希尔省自此山门洞开,外界部队得以对山谷发起进攻。在这两次行动中,塔利班共缴获两辆作为铁碉堡的已损坏的坦克,击毙和俘虏了50多名抵抗力量人员。 31日,美军撤退以后,塔利班开始攻势,当天打下几个地区 图源:社交媒体 到9月1日,塔利班精锐部队携带夜视仪打下潘杰希尔最高的高地 图源:南海的浪涛 从东南方向进攻的塔利班山地兵直接翻越了海拔4247米的雪山攻击河谷侧翼,在高原之上一夜行军25公里以上,这在之前的山地战争中是不可想象的。 “民族抵抗阵线”的部队采取的是沿着高地和公路的预设阵地自上而下、层层设防的静态防御阵地战策略。少数机动支援部队都被部署在村落里,搭乘皮卡和悍马车机动,塔利班不合常理的进攻方式让守军无所适从,抵抗军指挥官瓦希德汗在接到关口遇袭的命令后率部沿着公路行军中遭遇塔利班山地兵的火箭筒和重机枪袭击,3台悍马被全部击毁,而他本人也在混乱中被击毙。 萨利赫和小马苏德却把剩余的坦克部队部署到了其他未被突破的通道口进行示威,包括那台网红T-62M,只使用轻步兵、武装车辆和轻型火箭炮与塔利班占领高地的部队战斗,而塔利班则做出了轮换,将装备较好的甚至配有防弹衣的老练步兵作为前排。他们并不急于攻入河谷的居民点进行巷战,而是缓慢而有效地平推,并将山地兵作为防渗透的预备队和随时插入敌军侧翼的尖刀。 抵抗军祭出了“坦克堵口”大法 图源:社交媒体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民族抵抗阵线”还在网上吹嘘着一个又一个“大捷”,并提出了第四个诉求:塔利班政府不得派人进山和监视潘杰希尔山谷,且不得调查进入的避难者。 9月1日夜间,潘杰希尔山谷的部队在火箭炮掩护下发起了夜袭,试图夺回白天丢失的高地,被塔利班装备美制夜视仪,使用缴获自守军的高射炮和重机枪的精锐部队逐退。而后塔利班又发动进攻,攻入大片区域,当夜双方均称大捷,抵抗军还宣称塔利班政权即将灭亡,西方媒体一度非常相信这个说辞。 然而第二天早上,南方和东方山口的守军惊恐地发现,自己每天都会按时抵达的补给突然中断了,而塔利班的D30榴弹炮却已经在山谷外的阵地上完成了部署,准备开火了。 总攻击 9月2日上午的战斗可以说是整场争夺中最为激烈的战斗,在东侧,山地步兵迂回攀登,向潘杰希尔省Anaba区的Darband地带包抄,爬上了山脊。而在西南战线,塔利班部署了3门D30榴弹炮进行间瞄射击,以此掩护山地兵对山头进行争夺。双方的山地部队大量使用了SPG-9型无后坐力炮,爆炸声此起彼伏。除此之外,“抵抗阵线”还出动了他们仅有的2门冰雹火箭炮,对塔利班实施火力覆盖。 战斗从清晨打到天黑再到中午,一处由T-55坦克残骸(不确定是否可以使用)为核心的南部山口核心高地被塔利班攻占的照片得以见诸于网络,高地上还有两台武装皮卡和十几名抵抗人员的尸骸。 9月初,使用迫击炮反击的潘杰希尔抵抗军 图源:社交媒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部队之间缺乏联系,“抵抗阵线”在3号的战斗中依旧喜欢沿着公路使用他们的武装车辆,而这自然使他们遭受了损失。 一段塔利班武装人员拍摄的视频显示,一整队的悍马被高地上的机枪压制在公路上,并起火燃烧。印度媒体迅速举报了最早发出这段视频的账号,随即声称这是小马苏德的部队伏击塔利班的“大捷”,并宣称击毙塔利班450人。但这并不能阻止塔利班凌厉的攻势,整个山谷的北部和南部地区几乎完全易手,塔利班经过三昼夜的山地进攻,逐个攻克高地,成功突破抵抗军的防线,扫清对两条公路的威胁。 9月4日,沿着山脊打入潘杰希尔的塔利班 图源:社交媒体 9月3日夜间,右路军首先攻入河谷内的Anabah区。晚九点,小马苏德再次派出军使,表示愿意和谈,要求塔利班停止进军。塔利班表示,停火可以持续一个半小时。 但谈判无果而终,塔利班再次发起了攻势,他们从西南部、南部、东北部、北部等几个方向进入潘杰希尔,占领了该省7个县中的4个。 直到此时,小马苏德的喉舌们还在吹嘘“击毙塔利班1200人,塔吉克族塔利班指挥官Aminulla Safidchahr率413名官兵阵前起义入伙”等假消息。但差不多同一时期,谷底里失去斗志的部队已经开始逃亡了,塔利班占领了几处空空如也的阵地,回收了一些他们抛弃的装备。 被打死前还在宣布打死1000塔利班 一直到9月4日,“抵抗阵线”重兵设防的谷口自始至终没有受到塔利班的进攻,直到得知后方出事才开始撤退。他们爆破了大量的路面和山地,但绝大多数的障碍物都在几个小时内被工兵清理掉了。 许多坦克和装甲车都在撤退行动中被放弃,而攻入山谷的缺乏重武器的塔利班,则直接使用这些被遗弃的重武器和火炮对它们昔日的主人进行打击。 下午时分,从南路左右翼方向进入该省的部队开始在Anaba区中心会合。至9月4日夜间,全省至少80%的地区已被塔利班控制。 当然,在社交媒体上,此时的战况是“抵抗阵线已经将1000多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困在了潘杰希尔省内,并准备接受他们的投降”。 抵抗军遗弃的T-62M1 图源:社交媒体 9月5日,当巴基斯坦记者抵达谷口采访时,塔利班已经开始将缴获的部分坦克和装甲车辆撤出这一区域了。但这天的进攻起初并不顺利,几乎所有的通道都被守军布满了地雷。塔利班只能一边扫雷一边缓慢推进。 在潘杰希尔省首府Bazarak外围2公里处,塔利班暂停了进攻,因为小马苏德在4日再次派出了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请求和谈,但双方的和谈只在自媒体上公布十几分钟后就告破裂。至5日下午4点左右,塔利班开始进攻Bazarak。但和之前一样,他们似乎并不急于进攻,而是一步一步逐个区域清剿,确保侧后的安全。 9月5日深夜10点,小马苏德突然在社交媒体上表示准备好了谈判,表示“如果塔利班停止行动,撤出潘杰希尔,我们就立即停止袭击”,并依旧坚持四大诉求。这一行动应该是萨利赫布局和准备的。当天晚上,全喀布尔过半的宗教学者——从极端的到所谓温和的,都开始站出来做好好先生了,表示现在阿富汗已经没有占领军了,大家不要手足相残。 还记得那个“狼来了”的故事吗?前线吃够了停火亏的部队已经懒得听对方的废话了,但塔利班的高层表示第一条砍到10%可以谈,第二、第三条没问题,第四条做梦。而小马苏德则表示“四大诉求缺一不可”。半个小时的网络谈判随即破裂。塔利班随即再次发动进攻。 至次日凌晨2点,塔利班几乎占领了整个Bazarak,但击毙的敌人并不多,打死的“大鱼”也不多,也就是几个原喀布尔的黑帮头目、几个腐败官僚和一两个新闻发言人而已。他们的新闻发言人十分尽责,直到被手榴弹炸死前两分钟还在发推说“歼灭塔利班数千人”。 潘杰希尔谷地的战斗差不多也就在此刻结束了。 尾声 萨利赫在6日夜间发推称自己遭遇了无人机袭击和“防空导弹”的攻击,并严厉谴责巴基斯坦的干涉行动。说实在的,这活干得挺糙的,证据是处理过的游戏录像,比之前白头盔在叙利亚干的活都糙。而小马苏德则还在嘴硬说塔利班占领潘杰希尔是谎言,并表示自己还会坚持战斗。尽管他父亲的坟墓都已经被塔利班占领了。 次日中午,塔利班进入了当地的省政府大楼,但他们并没有找到“抵抗阵线”的指挥者,只找到了一些死于互射者的遗体。 9月6日,塔利班进入省政府大楼,包括发言人在内的一票抵抗分子被塔利班士兵抵近炸死 萨利赫的活是糙,但糙不代表不能闹,这位政客“祸水东引”的技术还是不错的,至少他舍得花钱。 在之后的7号和8号,大量资金流入了各个NGO。谣言满天飞,喀布尔也发生了大规模的“反巴基斯坦侵略”和“声援潘杰希尔”大游行,毕竟巴基斯坦又不可能像美国一样进来杀了他们。而中国也跟着无辜躺枪,“塔利班邀请中国进驻巴格拉姆”“塔利班已经沦为中国傀儡”的新闻,也充斥着网络。 世界名画:马苏德宣称巴基斯坦的“枭龙”被抵抗军打下来了 图源:社交媒体 山谷里的塔利班部队搜了几天也没有找到小马苏德和萨利赫,但停机坪里少了的两架直升机似乎表明,他们也许早在9月2日拍完宣传照之后就已经坐飞机逃走了。 7日到8日,“民族抵抗阵线”在媒体上继续发文,宣称他们发起了绝地反击,夺回了省内70%的土地。但真实的情况却是:大批躲入山中的抵抗军因为受不了无人区的恶劣气候陆续向塔利班缴械。而塔利班对于他们的处理倒也相对大度,收枪、发钱、走人,一气呵成。他们似乎不想进山清剿,而是等着山里没吃没喝的人自己出来。毕竟,马苏德和他的士兵们吃苦耐劳,小马苏德和他的士兵们却并非如此。 塔利班在潘杰希尔的军事斗争上以运动战对阵地战,取得了军事上的胜利;但在政治上却依旧处于被动,与转入地下的抵抗分子与专业的“颜色革命”NGO们的斗争,将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来源: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