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揭秘慈禧后宫生活是如何“不能自理”

comefory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01
嗐,古人,达观贵人,别说沐浴了,就是拉屎撒尿甚至啪啪的时候旁边都有人伺候。
这随便哪一样,放到今天怕是都得给你尴尬的脚趾抠出精绝古城,但对人家来说这就是日常生活,再正常不过了。
看清末那些曾经的主子或是奴才们的回忆录,那真是上层人的生活你都想象不到。
说“衣来伸手”都不对,因为人家根本连手都不伸,就躺着等人伺候。
图片截取自溥杰《回忆醇亲王府的生活》(文章见《晚清宫廷生活见闻》)

02
能自己剪个脚指甲就算有能耐的。
主子们抽烟都是只管躺那张嘴吸,烟袋锅子都得太监给拿着,绝不会自己伸手。

习惯了就不尴尬了。

03
再说出恭这事吧,还得说清朝(再往前的资料少)。
紫禁城里的主子们,包括皇上、太后、嫔妃等人,人家拉屎用得都不能叫便盆,得叫官房。
传官房的时候周围得有宫女伺候。
一提起传官房来,老宫女又眉飞色舞了。
她说:“哎唷,老太后用的官房,真真地可以说是件国宝,要是现在,可以拿到万国展览会上去展览。我不是眼皮子浅,自从离开宫里以后还没有看到那样精美的东西。”
老宫女是见过世面的人,她连连地赞不绝口,一定是件值得夸赞的东西。
她说:“官房有各式各样的,一般瓷盆比较多,可老太后常用的是檀香木刻的,外边刻着一条大壁虎。
啊呀!
这条大壁虎刻得不用说有多好看了,它好像碰到什么猎物要进行捕捉一样,四只爪子狠狠地抓着地,这就是官房底座的四条腿;
身上有隐隐的鳞,仿佛都张起来了;
肚子鼓鼓地憋足了气,活像一个扁平的大葫芦,这正好作官房的肚子;
尾巴紧紧地卷起来,尾梢折回来和尾柄相交形成一个8字形,巧妙地做成了官房的后把手,壁虎头翘起来,向后微仰着,紧贴在官房肚子上,
下颌稍稍凸出,和后边的尾巴正好是平行的地位,手的虎口恰好可以托住,正好做为前面的把手,壁虎头往后扭着,两眼向上注视着骑在背上的人,嘴略略地张开一条缝,缝内恰好可以衔着手纸;
两只眼睛镶着红红的不知叫什么的宝石,闪亮闪亮的。
整个官房比瓷盆略高一些,可以骑在上面。官房的口是略张的椭圆形,有盖,盖的正中卧着一条螭虎,做为提手。
这也是老太后非常心爱的东西。
我当差的时候,已经是老太后的晚年了,约在她五十七岁到六十五岁这个阶段。
老太后晚年肠胃不和,经常要用官房。
所以我对这件东西非常熟悉。
以后我也打听过这件东西的下落,有的老太监说随着太后上东陵了,有的说大概是‘宾天’了。
清朝有这样一种风俗,皇上、太后、皇后死了,在百日期内,遗物除赏赐给亲贵外,其余一律用火化的仪式烧掉,这就叫宾天。
回想起来,我不知有多少次看着老太后骑在上面,用手纸逗着大壁虎玩。
               ——《宫女谈往录》
一个屎盆子就精致的像艺术品,上面还得镶着宝石。
这样的玩意要是拿给我,周围再跟一圈人,我肯定是拉不出来的。
(哦,顺带一提,往屎盆子上镶东西这事做得更过分的是亨利八世,这位的马桶上镶了2000枚金钉,还是在座圈上。也是不嫌硌得慌)
忘了之前在哪本书里看的,说慈禧曾经最喜欢听杨小楼的戏,杨小楼的女儿也经常进宫陪侍慈禧。
有一回慈禧出恭的时候,杨小楼的女儿在旁边做出了皱眉捂鼻子的动作,慈禧看见了心里很不爽,从此之后就疏远了杨小楼。
这段我忘了在哪看的,不确定真假。
不过这个故事也从侧面证明了慈禧出恭的时候可是不避人的。
虽说周围有人服侍,但毕竟擦屁股还是自己来的。

04
而在英国和法国,连这事都有专人代劳的。
大概十六、十七世纪的英国,有专门的“大便男仆”,或者叫royal bottom wiper,皇家擦臀人。
在法国,这项职业的名字要文雅的多了,称作“手拿棉布的骑士”。
法国国王究竟从什么时候起开始有专门服侍他们解手的侍从,这些所谓的“手拿棉布的骑士”的工作究竟要做到哪一步,目前来看仍是问题。
不过关于亨利四世我们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这得益于埃罗亚尔的日记的记载:
“宫廷侍从问太子:殿下,您没有听到您父亲说,您应该学会一个人洗手,一个人擦屁股吗? 
——听见了。
——您为什么不跟他说,他自己也不擦屁股呢?
——我不敢,他会用鞭子揍我的。”
这段文字的日期是1606年9月23日,当时未来的路易十三才5岁(明朝万历34年)。 
不止国王,王后玛丽·德·美第奇也有一位“专属骑士”——尼科拉.基卢瓦(Nicolas Guillois)
是的,他是男的。
为什么不尴尬?
我觉得可能有两点:
一是从小受人服侍,一举一动,穿衣洗漱都有人代劳,习惯成自然,在他们看来这些事再正常不过。
二是可能在他们眼里,奴仆就不算人。
f
fedorafan
我去,左边第一个是郭德纲穿越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