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30岁律师遭枪杀案背后:嫌犯有吸毒史,创办过多家企业

mamaya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四起民事官司,将武汉鲲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鲲翔建筑公司)47岁老板雷俊,推到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30岁律师薛伟幸的对立面。至今年5月,薛伟幸和同事为四名当事人代理的案子全部胜诉,雷俊因此需支付4名欠款人130余万元。 据调查了解到,官司败诉后,雷俊房产被拍卖,从小家庭优渥的他沦落到向亲戚借200元钱吃饭。 让人不解的是,雷俊最后将报复之手伸向薛伟幸。

9月13日上午10时许,雷俊持自制土铳冲进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对面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直奔在此上班的薛伟幸开枪,致其抢救无效死亡。警方通报雷俊作案原因时称,“因纠纷对薛伟幸不满遂行凶”。 雷俊老家的村民告诉澎湃新闻,因做工程,雷俊在村里也风光过,但染上赌和毒后,家庭开始败落。雷俊有吸毒史,是东湖高新区花山街道中心戒毒社区的在册人员,接受过社区矫正;好赌,去过赌场。 相比潦倒的雷俊,本月4日年满30周岁的薛伟幸恰风华正茂,今年8月刚领取驾驶证,妻子在洪山区法院工作,他和妻子也买了属于他们的新房。 针对薛伟幸律师遇害案,全国律协9月13日深夜发声明称,全国律协对薛伟幸的不幸遇害表示沉痛哀悼,对杀害律师的犯罪行为表示强烈谴责。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报复、伤害律师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将受到法律严惩。
杀害薛伟幸的嫌疑人雷俊
法律维权服务中心里的枪击事件
9月14日上午10时许,不少人在经过武汉市东湖高新区新竹路3号时,都会驻足停下,将目光看向洪山区法院对面大门紧闭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 “昨天这里是不是有个年轻律师被杀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问路人,在得到答复后,老人直叹“好可惜,好可惜”。 两人所谈的命案,发生在24小时之前。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官方微博@平安光谷 9月13日12时55分发布警情通报称,9月13日上午10时许,辖区新竹路发生一起伤害案。一男子进入新竹路某单位,将工作人员薛某击伤后逃逸。 被害人叫薛伟幸,是湖北高照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今年30岁。
高照律师事务所工作人员9月14日下午告诉澎湃新闻,薛伟幸出事的法律维权服务中心属于该所,是律所律师的办公地点。 薛伟幸在律所的“徒弟”小何目睹整个案发过程,她的朋友通过微博“H今天原谅Y了吗”转述说,行凶者从进门到出门两分钟都不到,进门后直接走到薛伟幸身边行凶。 小何称,案发后,她当时边追(行凶者)边拍视频,行凶者用枪指着她,她也完全没害怕。她还表示,早先行凶者曾去请薛伟幸帮其写解封申请。 监控视频显示,逃离案发现场后,行凶者步行至洪山区法院一侧,边走边持枪拦截过往车辆。澎湃新闻回访现场得知,在离案发现场百余米的金地阳光城小区外,行凶者劫得一辆宝马车逃离。 警方通报称,接到警情后,武汉市公安机关迅速开展追捕,于11时50分将嫌疑人雷俊抓获。 裁判文书公开信息显示,雷俊1975年12月30日出生,武汉市人,鲲翔建筑公司法定代表人。
雷俊向警方交代,他因纠纷对薛伟幸不满遂行凶。澎湃新闻从警方了解到,雷俊所持枪支系自制土铳,枪支来源仍在查。 对于雷俊所说的纠纷,高照律师事务所的在案情汇报中称,雷俊因对民事案件中对其房产被法院强制拍卖不满。 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薛伟幸和同事受韩某思、张某进、张某武、李某四人特别授权,因建设工程合同纠纷,去年5月20日向洪山区法院申请对雷俊及鲲翔建筑公司进行诉前财产保全。 网友 @“H今天原谅Y了吗”转述小何的说法称,案件以调解的方式结案,雷俊承诺卖房子还钱。澎湃新闻私信该网友,但未能进行采访。 裁判文书网信息显示,韩某思等4人诉鲲翔建筑公司的案子,除韩某思的仍在执行外,其余3人的案子已完成执行,但86.74万元执行标的,仅到位8万余元。
染上赌毒后走向潦倒的花山“小老外”
雷俊是武汉市东湖高新区花山街道春和村人。花山街道原属武汉市洪山区花山镇,2010年划归东湖高新区。与此同时,整个花山镇几乎整体拆迁改造,形成1600余户集体聚居的还建房小区——花城家园。 雷俊的人生,也如同花山一样经历翻天覆地变化。在花城家园,很多人都知道雷俊的名号,因为他曾经“很有钱很风光”。 花山一家有20余年历史的饭店老板告诉澎湃新闻,他小时候就知道雷俊,因为雷俊的爸爸开厂,其家里的经济条件在花山一直都蛮好,经常去他家饭店吃饭。瘦高个的雷俊长相俊朗,穿着时尚,喜欢骑公路赛摩托车兜风,村民都喊他“小老外”。 工商信息显示,机械厂成立公司是在2004年,雷俊占股20%,仅次于父亲。公司经营范围是:机械设备的设计制作,大修,加工钢结构等。这家机械公司位于与春和村毗邻的红光村,占地20余亩。 雷俊所在村民小组的村干部说,雷俊家兄妹5人,其排行老幺,上面有一个哥哥、三个姐姐。 多位村民告诉澎湃新闻,机械公司经拆迁后,雷俊按股份分得拆迁款,开始涉足建筑行业。
2013年,雷俊创办武汉鲲翔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200万元;2016年,创办武汉飞翔创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0万元。 澎湃新闻了解到,两家公司经营伊始,接了不少项目,其中不乏央企项目。雷俊除自己做外,还把项目分包给他人。 多位村民表示,花山镇拆迁时,雷俊也在花城家园兰园分得一套约90平方米的“三室一厅”还建房。但这是他最不起眼的一套房产,他在碧桂园有一栋别墅,在武汉市区二环内有一套住宅。 春和村村干部告诉记者,雷俊经营的建筑公司在武汉市区,他平常回春和村次数并不多。赚钱的时候,他回村时所驾车辆常换。雷俊的微信自拍照头像显示,他身着奢侈品范思哲T恤。 对于雷俊的性格,村民们表示,只知道他蛮犟,认准的事情不回头。平时也喝酒,但酒量一般。雷俊有两段婚姻,和前妻育有一女,后来与一周姓女子再婚,育有一子。 风光中的雷俊染上毒、赌,他的人生由此开始“滑坡”。
两名春和村村干部称,她们多年前便得知雷俊吸毒,这令本身就廋的他愈发消瘦。“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戒掉。” 花山街道中心戒毒社区工作人员9月14日告诉澎湃新闻,雷俊是该社区在册戒毒人员,曾在社区接受矫正。 澎湃新闻从东湖高新区权威部门了解到,禁毒部门也有雷俊的管控、矫正记录。 对于赌博的情况,上述村干部表示,他只是听说雷俊不是一般的赌,而是去赌场。知情的雷俊的债主则表示,雷俊参与的是网络赌博。 雷俊的亲属表示,雷俊有没有染上毒瘾和赌瘾,有没有戒掉,他们并不知情。 澎湃新闻从村干部处了解到,2016年左右开始,雷俊的经济出现问题,欠了不少钱。但其家属表示,他们没有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并不知道雷俊生意失败的原因。 村干部表示,两三年前,雷俊找到春和村主要负责人称,公司缺少周转资金,需要向村委会借钱,待工程款下发后会偿还,抵押物是碧桂园开发的一套别墅。 办理借款事宜的村干部9月14日告诉澎湃新闻,2020年,雷俊无力偿还前述借款。他便找到雷俊办理别墅过户手续。雷俊当时说“现在已经混得不好,没脸住在别墅里面”。 雷俊的经济状况一直在恶化。社区居委会工作人员说,一年多来,多名自称是雷俊债主的人到居委会打听其房产信息。 花城家园一名房产中介表示,去年雷俊委托她帮忙卖房,她怕惹麻烦,便没帮他卖。 雷俊远房姑姑说,案发前一周左右,雷俊在花城家园小区找到她称“没钱吃饭”,她还借了雷俊200元钱。雷俊父亲开办的机械厂房拆迁后,留下一堆废墟。 雷俊父亲开办的机械厂房拆迁后,留下一堆废墟。

跳出甘肃农村的青年律师
薛伟幸和雷俊一样,也来自农村。澎湃新闻了解到,薛伟幸是甘肃省兰州市皋兰县忠和镇人,生于1991年9月4日。2011年考入湖北经济学院法学院。2015年毕业后,他通过国家司法考试。 澎湃新闻调查了解到,薛伟幸的人生恰风华正茂,本月4日年满30周岁的他8月份刚取得驾驶证,和妻子也买了属于他们的新房。 薛伟幸的堂叔告诉澎湃新闻,薛伟幸还有个弟弟,其父母一直在外打工,不在村上住。家里经济条件一般。 薛伟幸的大学老师说,薛伟幸读书时并不活跃,专注于学业。该老师的说法也得到薛伟幸的大学同学的证实,其同学表示,薛伟幸个头很高、长相阳光,喜欢打篮球,“非常热情的一个人。”读书时很低调,不喜欢参加学生组织,比较专注学业,“大一的时候班级聚餐,他是那种特别典型的北方人的豪爽性格”。
高照律师事务所一律师9月13日告诉澎湃新闻,在他印象中,薛伟幸待人接物很有礼貌,很和善,和同事关系都挺不错。 曾经得到薛伟幸帮助的微博网友“叫我gy筱雅”发帖写道,去年因为一些琐事委托了薛伟幸,瘦高个、戴副眼镜的薛伟幸,给她的感觉是说话条理性很清晰,所有的问题耐心一一解答,办事也让人踏实;敬业和良好的处事态度,薛伟幸配得上律师的职位。她评价说:“坚信他是一位好律师,希望他的父母坚强,凶手得到严惩。”该网友婉拒了采访。 薛伟幸的父亲和堂叔向澎湃新闻证实,薛伟幸去年五六月份结婚,其妻子也在武汉工作。 可查的统计数据显示,薛伟幸执业4年来,办理了至少113件案子。
对于网传薛伟幸办理的韩某思、张某武等四人案件是法律援助的说法,高照律师事务所负责人吴胜武说,律所暂时不便回应相关情况,具体情况以官方发布为准。 目前,司法部、全国律协、湖北律协、武汉律协等单位,对杀害薛伟幸律师的犯罪行为先后发表谴责声明。全国律协在声明中表示,律师是全面依法治国的重要力量,肩负着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法律正确实施,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的职责使命,律师执业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报复、伤害律师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将受到法律严惩。
来源: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