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了,请欣赏我刚翻译完的普希金的名诗《致大海》,大家谈谈吧,哎~~~

pwwp
楼主 (北美华人网)


致大海
原作:普希金,翻译:pwwp(歪哥)
再见吧,自由奔放的大海 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看你卷起巨大的蔚蓝波浪 在充满自豪的壮丽中闪耀
如同朋友泣诉的诀别 你悲伤又动人心魄的呼唤 让我最后一次感受着 你是我灵魂深处的最爱!
我时常沿着海岸线 在阴霾下独自沉默漫步 苦苦背负着我隐秘的美好愿望
我是多么喜欢你深沉的声响 那来自深渊的低吟,那飞溅起的巨响 还有,你傍晚时分的静寂 和反复无常的任性冲动
渔夫们的简陋小船儿 在你意志的默许下,小心着滑行 但当你变得汹涌暴戾,无法控制—— 整只舰队又旋瞬被你吞噬进咽喉
在这岸边,我难以说出再见 我欣喜着、激动着问候你 我的诗情会沿着你浪尖所向 展平羽翼,滑翔到远方
你召唤着,等待着…… 但一种强烈的情魔紧缚着我 让我的灵魂徒劳的奔向你 而人却只能绝望的原处停留
可懊悔什么?在危难和不幸中 我的道路和远方又能在哪里? 你荒漫苍茫中有一处地方 正冲击着我冰冷僵枯的灵魂 是一座高耸的峭壁,一座辉煌的坟墓…… 在那里,诸多威严的回忆 深浸在寒冷和阴郁的沉睡中 在那里,伟大的拿破仑已褪色 他在巨大的怆痛中就此长眠
如同随即而来的迅雷声—— 又一个天才离去,徒留我们怅然 他正是我们思想的主宰者 哀悼着自由,他和他的王冠就此消逝
暴虐的天气激荡起来吧! 哦,大海啊,是他曾经将你咏颂 你的形象和精神都来于他自身 一样的,充满活力和深沉 一样的,冷酷又不可驯服
世界正变得空旷……大海啊 你现在会把我掷引向何方? 命运在任何地方都一样! 哪里有一点惠泽和恩赐 哪里就有独裁者和残酷的狱吏
再见吧,大海! 我不会忘记你庄严的美丽容光 很久很久以后,我仍能 听到你黄昏时分的轰哮声 在森林的深处,在静寂的荒野 我整个心灵都被你所充满—— 你的峭岩、波浪和海湾 还有你的光辉、阴影和蔚蓝的涛声
2021年9月10日

最新回帖

iheartnyc
108 楼
是的,其实前面有人说了那两个翻译名家的这首译作的问题,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感觉他们自己也没有弄懂诗人想表达什么。看了他们的译作后,仍然一头雾水。
看了歪歪的译作和他对这首诗的说明,觉得至少他翻译的通顺得多,能明白这首诗写的什么,也能感受到这首作品的内涵。
公用马甲7 发表于 2021-09-11 22:49

为啥回复这个也要用马甲?你是歪哥本人吧。
公用马甲7
107 楼
有一说一我觉得歪哥比后面几篇翻译的好
iheartnyc 发表于 2021-09-11 22:42

是的,其实前面有人说了那两个翻译名家的这首译作的问题,我觉得挺有道理的。感觉他们自己也没有弄懂诗人想表达什么。看了他们的译作后,仍然一头雾水。
看了歪歪的译作和他对这首诗的说明,觉得至少他翻译的通顺得多,能明白这首诗写的什么,也能感受到这首作品的内涵。
iheartnyc
106 楼
有一说一我觉得歪哥比后面几篇翻译的好
pwwp
有几个地方拿不准,俄罗斯原文的也看不懂,只能靠感觉了。大家多提提意见吧。
人家普希金写的这诗,怎么这么好呢!哎~~~
d
dingdingdddd
人们通常称之为命运的东西,多数都是自己犯蠢。假如恶人只能在末日得到审判,蠢人会在现实中得到报应。
pwwp
人们通常称之为命运的
dingdingdddd 发表于 2021-09-10 23:11

什么意思啊?

pwwp
是不是太诗情太唯美太有震撼力了,有突然被强大又莫名的无形力量瞬间击倒后的不知所措的挫败和晕眩感啊?
Sherlock2020
咋翻译的 ?还会俄文? 华人还真是卧虎藏龙
pwwp
咋翻译的 ?还会俄文? 华人还真是卧虎藏龙
Sherlock2020 发表于 2021-09-10 23:17

英文版,法文版,中文版,交互着比较领悟,俄罗斯文原文版只能Google 翻译参考。。。
是不是一下有觉得自己正在所在做的都那么苍白无力的感觉啊?
d
dingdingdddd
人们其实很难说真正做错了什么,几乎每个人做每个决定的当时,都认为自己是在做对的事。
xyzgw
有几个地方拿不准,俄罗斯原文的也看不懂,只能靠感觉了。大家多提提意见吧。
人家普希金写的这诗,怎么这么好呢!哎~~~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09

我在海边住了十年,没见过咆哮的掀着巨浪的大海,飓风靠近的时候都撤退疏散了。看来写诗还是要走近真正的大海才能激发灵感哈。
普希金一定在海边生活了很多年,小时候对他在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里描写的大海就特别印象深刻。平静的,微澜的,阴霾的,咆哮的,都很立体生动。
pwwp
我在海边住了十年,没见过咆哮的掀着巨浪的大海,飓风靠近的时候都撤退疏散了。看来写诗还是要走近真正的大海才能激发灵感哈。
普希金一定在海边生活了很多年,小时候对他在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里描写的大海就特别印象深刻。平静的,微澜的,阴霾的,咆哮的,都很立体生动。
xyzgw 发表于 2021-09-10 23:20

渔夫和金鱼也是他写的吗?
不可思议啊!
pwwp
我在海边住了十年,没见过咆哮的掀着巨浪的大海,飓风靠近的时候都撤退疏散了。看来写诗还是要走近真正的大海才能激发灵感哈。
普希金一定在海边生活了很多年,小时候对他在渔夫和金鱼的故事里描写的大海就特别印象深刻。平静的,微澜的,阴霾的,咆哮的,都很立体生动。
xyzgw 发表于 2021-09-10 23:20

这明里写大海,实际上写的是人的思想啊!

ChristinaW
《〔俄国〕普希金·致大海》经典诗文赏析

再见了,奔放不羁的元素!
你碧蓝的波浪在我面前
最后一次翻腾起伏,
你高傲的美色闪闪耀眼。


象是友人的喁喁怨诉,
象是他分手时的声声呼唤;
你忧郁的喧响,你的低呼,
最后一次在我耳边回旋。


我的心灵所向往的地方!
多少次在你的岸边漫步,
我独自静静地沉思,徬徨,
为夙愿难偿而满怀愁苦。


我多么爱你的余音缭绕,
那低沉的音调,空谷之声,
还有你黄昏时分的寂寥,
和你那变幻莫测的激情。


打渔人的温顺的风帆,
全凭你的意旨所保护,
大胆地掠过你波涛的峰峦,
而当你怒气冲冲,难以制服,
多少渔船就会葬身鱼腹。


呵,我怎能抛开不顾
你孤寂的岿然不动的海岸,
我满怀欣喜地祝福:
愿我诗情的滚滚巨澜
穿越你的波峰浪谷!


你期待,你召唤——我却被束缚;
我心灵的挣扎也是枉然;
为那狂热的激情所迷惑,
我只得停留在你的岸边……


惋惜什么呢?如今哪儿是我
热烈向往、无牵无挂的道路?
在你的浩瀚中有一个处所
能使我沉睡的心灵复苏。


一面峭岩,——一座光荣的坟茔……
在那儿,多少珍贵的忆念
沉浸在无限凄凉的梦境;
拿破仑就是在那儿长眠。


他在那儿的苦难中安息,
紧跟他身后,另一个天才,
象滚滚雷霆,离我们飞驰而去,
我们思想的另一位主宰。


他长逝了,自由失声痛泣,
他给世界留下了自己的桂冠;
汹涌奔腾吧,掀起狂风暴雨,
大海呵,他生前曾把你颂赞!


你的形象在他身上体现,
他由你的精神所凝成
象你一样,磅礴、深沉、威严,
象你一样,顽强而又坚韧。


大海呵,世界一片虚空……
现在你要把我引向何地?
人间到处都是相同的命运;
哪里有幸福,哪里就有人占据;
或是有识志士,或是无道暴君。


再见吧,大海!你雄伟壮丽,
我将深深地铭记在心;
你那薄暮时分的絮语,
我将久久地久久地羚听。


我将走向丛林和静谧的荒原
心中充满着你的形象,
你的港湾,你的峭岩,
你浪涛的喧哗,你的水影波光。
(杜承南译)
pwwp
不比不知道我水平高吧?
哎!
xyzgw
这明里写大海,实际上写的是人的思想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23

不好意思,我对人的思想不熟,还是对大海更熟些。
落地无声
英文版,法文版,中文版,交互着比较领悟,俄罗斯文原文版只能Google 翻译参考。。。
是不是一下有觉得自己正在所在做的都那么苍白无力的感觉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20

你真是有空啊。
pwwp
不好意思,我对人的思想不熟,还是对大海更熟些。
xyzgw 发表于 2021-09-10 23:31

这里的大海就是说的人的思想,你这么理解就好理解了。
思想的大海
pwwp
你真是有空啊。
落地无声 发表于 2021-09-10 23:32

耐斯图斯由啊!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一头扎进诗的海洋,溺死自己
Hideer
你真是有空啊。
落地无声 发表于 2021-09-10 23:32

空里偷闲亲自翻译诗歌,以飨读者,应该后面加两字:谢谢!
落地无声
耐斯图斯由啊!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一头扎进诗的海洋,溺死自己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35

啥是耐斯图斯由?
Hideer
pwwp
啥是耐斯图斯由?
落地无声 发表于 2021-09-10 23:37

Nice to see u....
Hideer
三者比较,pwwp的译本还是比较适合阅读的。有才华的人还是不一样,法文,俄文都懂,还能翻译诗。
如果能以此水平把中文诗词推向世界,老外对中国诗歌就不会绝望了。
pwwp
回复 20楼Hideer的帖子
我对照了俄罗斯原文的谷歌翻译,觉得这最后一节他这么翻译不准确。
但我认为中国老翻译家里俄文水平还是很高的。
所以我拿不准谁更忠于原文,但我喜欢我的版本多些。
Hideer
回复 20楼Hideer的帖子
我对照了俄罗斯原文的谷歌翻译,觉得这最后一节他这么翻译不准确。
但我认为中国老翻译家里俄文水平还是很高的。
所以我拿不准谁更忠于原文,但我喜欢我的版本多些。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41

你的用字轻盈清新,但又展现了气势与奔涌,一气呵成。那两个翻译有的地方过于直接,没有你的艺术和跌宕。你进行了再创造。其实好的翻译是非常了不起的,有时候胜于原作。
上次有个妹子喜欢翻译诗,你们俩交上朋友了吗?我还想看原帖,可惜不知沉没于何处了。
ChristinaW
回复 20楼Hideer的帖子
我对照了俄罗斯原文的谷歌翻译,觉得这最后一节他这么翻译不准确。
但我认为中国老翻译家里俄文水平还是很高的。
所以我拿不准谁更忠于原文,但我喜欢我的版本多些。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41

你别说,我也总是觉得那些名翻译家翻译出来的东西,看上去真不怎么样~~也不仅仅是诗~~
落地无声
三者比较,pwwp的译本还是比较适合阅读的。有才华的人还是不一样,法文,俄文都懂,还能翻译诗。
如果能以此水平把中文诗词推向世界,老外对中国诗歌就不会绝望了。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0 23:40

太激情昂扬了,这翻译(估计原文也是,我也不懂俄语)。
开头那两句,脑袋瓜子生疼

pwwp
你别说,我也总是觉得那些名翻译家翻译出来的东西,看上去真不怎么样~~也不仅仅是诗~~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1-09-10 23:47

这么说吧,以今天为原点,往前推100年,再往后算100年,整个中国,翻译外文诗比我好的,没有一个。
是的,一个也没有!
lolila368
歪哥这首诗翻译的很好。 比广泛传播的戈宝权的翻译和我之前喜欢的刘湛秋的翻译都好。 比他们翻译的更感情丰富,澎湃壮阔。 有些地方的翻译感觉也更贴近诗人本来要表达的意思,而不是字面上的翻译。
Hideer
这么说吧,以今天为原点,往前推100年,再往后算100年,整个中国,翻译外文诗比我好的,没有一个。
是的,一个也没有!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51

你的翻译有哪些呢?有翻译诗集吗?拿出来学习一下,好判断是不是真如你所说。
pwwp
看看我翻译的《外祖母的情书》,什么这翻译家那作家,不服就比比,哈哈
来源:https://pwwp.us/2020/11/985/
这首《外祖母的情书》是我译自的美国传奇诗人哈特·克莱恩(Hart Crane, 1899-1932)的名作《My Grandmother’s Love Letters》。这首诗本身的优美之余,作者的诗歌创作还和女性胸罩的历史有着神奇的联接,我写点吧。先从诗开始吧,对了,我翻译的世界名诗多是意译,不是直译。有位华人e网(huaren.us)网友的老公(心照五蕴之声)相当专业的给我这首译作配乐朗读了,大家可以一边聆听,一边读我的译作。好,开始了!
外祖母的情书 (My Grandmother’s Love Letters)
今夜 天上没有星 只有记忆中的那些 这细雨漫落的环绕中 多么宽广的记忆空间
甚至足够大到 存放外祖母的往日情书 在屋顶阁楼的一角 它们沉寂多年 早已泛黄脆软 雪花般柔弱消融
行走在这样的广阔时空里 脚步必须轻柔 似乎为一根无形的白发所悬系 如桦树枝间缭绕的空气微颤
我问自己 “手指是否够修长 来弹奏 只有回声的旧音符 静默是否够洪荒 来承载 这乐声回到最初 到我和她的耳旁”
牵引着外祖母的手 穿越这她所不能理解的 我因此脚步蹒跚 雨落在屋顶上 如温柔怜悯的笑声
2016年9月7日
配乐朗读:https://www.ximalaya.com/youshengshu/5912360/25712305
这首诗,可以说是Crane的名作了。当然其它的如The Bridge, The Broken Tower等也是他的代表作。The Broken Tower还被改编成电影。
这个诗最打动人的地方,就是旷阔时空和一个人内心情感的参照和交融。那么大的时空,才可以寄放的下一份情感——阅读这份他人情感时“脚步须放轻”的那种敬畏和尊重,都很传神,非常具有美感!
ChristinaW
这么说吧,以今天为原点,往前推100年,再往后算100年,整个中国,翻译外文诗比我好的,没有一个。
是的,一个也没有!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51

cream2231
感觉词不达意牵强附会
lolila368
有两个建议 一个是褪色那里感觉用别的词可能会好些 比如陨落 或者把上文的沉睡挪到下面来 还有就是拜伦那里 他的形象和精神来自于你 可能更贴切 总而言之 真的翻译的很好
pwwp
你的翻译有哪些呢?有翻译诗集吗?拿出来学习一下,好判断是不是真如你所说。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0 23:54

翻译了好些啊,你可以临时去我的个人网站看看,当然那里只有很少一部分。
https://www.pwwp.us

pwwp
歪哥这首诗翻译的很好。 比广泛传播的戈宝权的翻译和我之前喜欢的刘湛秋的翻译都好。 比他们翻译的更感情丰富,澎湃壮阔。 有些地方的翻译感觉也更贴近诗人本来要表达的意思,而不是字面上的翻译。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0 23:52

引用下来,不许明天反悔,哈哈
你这个点评,还是靠得住的,显示出你的文学评论底蕴的,哈哈
pwwp
有两个建议 一个是褪色那里感觉用别的词可能会好些 比如陨落 或者把上文的沉睡挪到下面来 还有就是拜伦那里 他的形象和精神来自于你 可能更贴切 总而言之 真的翻译的很好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0 23:56

嗯,我再想想,一时翻译下来,急匆匆就贴上了,是应该更多斟酌润色。
公用马甲7
是不是太诗情太唯美太有震撼力了,有突然被强大又莫名的无形力量瞬间击倒后的不知所措的挫败和晕眩感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16

把孩子弄睡就来华人,无聊点开看了,真的有种让人很震撼的力量,不知道是原诗好,还是翻译的好。
读后真感受到文学的那种力量了。
lolila368
引用下来,不许明天反悔,哈哈
你这个点评,还是靠得住的,显示出你的文学评论底蕴的,哈哈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57

这有什么好反悔的 楼里贴的第一首就是为了排版 翻译的没有什么情感起伏 平平无奇 第二首就是戈宝权的翻译 我一直觉得他对暴君那一节的理解有误 普希金明明就是在批判那些人 可见直接从俄语翻译 理解也不一定准确
Sherlock2020
英文版,法文版,中文版,交互着比较领悟,俄罗斯文原文版只能Google 翻译参考。。。
是不是一下有觉得自己正在所在做的都那么苍白无力的感觉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20

哎 敬仰如滔滔江水 我也很闲 闲的时候就知道在华人上逗闷子 人比人的差距啊
Hideer
英文版,法文版,中文版,交互着比较领悟,俄罗斯文原文版只能Google 翻译参考。。。
是不是一下有觉得自己正在所在做的都那么苍白无力的感觉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20

与你相反,读了你的译作后,恰恰觉得自身所谓的苍白无力不足为道,自然也好,生活也好,人生的大海澎湃,凝练,深邃,包容,在那样的广阔里,何必自我狭隘?感受到的是灭掉悲伤的力量,于是,狗抖毛似的半夜里把牛排骨给炖了.......
ChristinaW
与你相反,读了你的译作后,恰恰觉得自身所谓的苍白无力不足为道,自然也好,生活也好,人生的大海澎湃,凝练,深邃,包容,在那样的广阔里,何必自我狭隘?感受到的是灭掉悲伤的力量,于是,狗抖毛似的半夜里把牛排骨给炖了.......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00:44

xyzgw
渔夫和金鱼也是他写的吗?
不可思议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22

为什么不可思议?这是我从小思考到大的唯二两篇童话,所以印象深刻。另一个是海的女儿。
pwwp
为什么不可思议?这是我从小思考到大的唯二两篇童话,所以印象深刻。另一个是海的女儿。
xyzgw 发表于 2021-09-11 07:05

普希金是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啊。会写童话吗?
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了!

pwwp
这有什么好反悔的 楼里贴的第一首就是为了排版 翻译的没有什么情感起伏 平平无奇 第二首就是戈宝权的翻译 我一直觉得他对暴君那一节的理解有误 普希金明明就是在批判那些人 可见直接从俄语翻译 理解也不一定准确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0:04

对,其实有些老翻译翻译的一看就是似是而非,自己也没get到,忽悠自己忽悠别人。更重要的是,老翻译家多是外语系毕业的,本身并没有什么文学创作能力,更别说诗情了。。。
所以常常导致我们几代中国儿童都是被教育被灌输这些外国作家诗人多牛,但读他们的作品往往没有这种被震撼感,折服感,感受不到他们文笔和思想的魅力,也体验不到他们文学和诗歌的魅力。

lolila368
普希金是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啊。会写童话吗?
我怎么一点印象没有了!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09:11

我google了一下 渔夫和金鱼原来是首叙事诗 http://www.stosvet.net/12/chandler/index9.html
pwwp
哎 敬仰如滔滔江水 我也很闲 闲的时候就知道在华人上逗闷子 人比人的差距啊
Sherlock2020 发表于 2021-09-11 00:08

我毕竟是唯美青年诗人,高度和深度在那里了。你们一般人不需要这样,不需要苛责自家啦,哈哈
pwwp
与你相反,读了你的译作后,恰恰觉得自身所谓的苍白无力不足为道,自然也好,生活也好,人生的大海澎湃,凝练,深邃,包容,在那样的广阔里,何必自我狭隘?感受到的是灭掉悲伤的力量,于是,狗抖毛似的半夜里把牛排骨给炖了.......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00:44

我读这首诗的时候,真有一个人在苍茫汹涌的大海边,看着大浪滔天时的无助无力感。觉得自己和人家普希金的差距,觉得诗情的魅力如此漫漫又幽深,困在其间,无法自拔。。。
pwwp
我google了一下 渔夫和金鱼原来是首叙事诗 http://www.stosvet.net/12/chandler/index9.html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16

我看看。。。
是老头,这是我的鱼盆,不是你的,那个吗?
lolila368
回复 44楼pwwp的帖子
没错 诗人翻译的就会好很多 所以刘湛秋的版本就比戈宝权的好 我去搜了一下他 发现他竟然和顾城的英儿在一起 后来还结婚了 震惊https://bbs.wenxuecity.com/memory/1375727.html
lolila368
我看看。。。
是老头,这是我的鱼盆,不是你的,那个吗?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09:23

渔夫 这是你的金鱼盆吗 还是银鱼盆吗 🐶
pwwp
渔夫 这是你的金鱼盆吗 还是银鱼盆吗 🐶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27

不是我说的这个。我看看你说的那个,我怎么没印象呢
pwwp
我google了一下 渔夫和金鱼原来是首叙事诗 http://www.stosvet.net/12/chandler/index9.html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16

又是英文的啊。。。我先歇歇,找找中文版的吧
pwwp
回复 44楼pwwp的帖子
没错 诗人翻译的就会好很多 所以刘湛秋的版本就比戈宝权的好 我去搜了一下他 发现他竟然和顾城的英儿在一起 后来还结婚了 震惊https://bbs.wenxuecity.com/memory/1375727.html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25

他们现在在哪儿?中国还是国外?

lolila368
不是我说的这个。我看看你说的那个,我怎么没印象呢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09:35

这是个玩笑 是这个故事
渔夫捕到一条会说话的金鱼,金鱼说,把它放生就能满足愿望。渔夫的妻子总是不满足,向小金鱼提出了一个又一个的要求。老太婆无休止的追求变成了贪婪,从最初的清苦,继而拥有辉煌与繁华,最终又回到从前的贫苦。
lolila368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蔚蓝色的大海边; 他们住在一所破旧的泥棚里 整整三十又三年。 老头儿撒网打鱼, 老太婆纺纱结线。 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鱼网, 拖上来的只是些水藻。 接着他又撒了一网, 拖上来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鱼网, 却网到一条鱼儿, 不是一条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金鱼竟苦苦哀求起来! 她跟人一样开口讲: “放了我吧,老爷爷,把我放回海里去吧, 我给你贵重的报酬: 为了赎身,你要什么我都依。” 老头儿吃了一惊,心里有点害怕: 他打鱼打了三十三年, 从来没有听说过鱼会说话。 他把金鱼放回大海, 还对她说了几句亲切的话: “金鱼,上帝保佑! 我不要你的报偿, 你游到蔚蓝的大海去吧, 在那里自由自在地游吧。”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跟前, 告诉她这桩天大的奇事。 “今天我网到一条鱼, 不是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这条金鱼会跟我们人一样讲话。 她求我把她放回蔚蓝的大海, 愿用最值钱的东西来赎她自己: 为了赎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 我不敢要她的报酬, 就这样把她放回蔚蓝的海里。” 老太婆指着老头儿就骂: “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 不敢拿金鱼的报酬! 哪怕要只木盆也好,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成样儿啦。” 于是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看到大海微微地起着波澜。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把我大骂一顿, 不让我这老头儿安宁。 她要一只新的木盆,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能再用。”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你们马上会有一只新木盆。”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老太婆果然有了只新木盆。 老太婆却骂得更厉害: “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 真是个老笨蛋,你只要了一只木盆。 木盆能值几个钱? 滚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鱼那儿去, 对她行个礼,向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头儿又走向蓝色的大海 (蔚蓝的大海翻动起来)。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把我骂得更厉害, 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唠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这样: 你们就会有一座木房。” 老头儿走向自己的泥棚, 泥棚已经变得无影无踪; 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间的木房, 有砖砌的白色烟囱, 还有橡木板的大门, 老太婆坐在窗口下, 指着丈夫破口大骂: “你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昏虫! 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 快滚,去向金鱼行个礼说: 我不愿再做低贱的渔家婆, 我要做世袭的贵妇人。” 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蔚蓝的大海骚动起来)。 老头儿又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更大, 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她已经不愿意做庄稼婆, 她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他看到什么呀? 一座高大的楼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台阶上, 穿着名贵的黑貂皮坎肩, 头上戴着锦绣的头饰, 脖子上围满珍珠, 两手戴着嵌宝石的金戒指, 脚上穿了双红皮靴子。 勤劳的奴仆们在她面前站着, 她鞭打他们,揪他们的额发, 老头儿对她的老太婆说: “您好,高贵的妇人! 想来,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对他大声呵叱, 派他到马棚里去干活。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厉害, 她又打发老头到金鱼那儿去: “给我滚,去对金鱼行个礼, 说我不愿再做贵妇人, 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头儿吓了一跳,恳求说: “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疯药? 你连走路、说话也不像样! 你会惹得八方笑话。” 老太婆愈加冒火, 她批了丈夫一记耳光。 “乡巴佬,你敢跟我顶嘴, 跟我这世袭贵妇人争吵?—— 快滚到海边去,老实对你说, 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头儿走向海边 (蔚蓝的大海变得阴沉昏暗)。 他又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 她不愿再做贵妇人, 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好吧,老太婆就会做上女皇!”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宫殿, 他的老太婆当了女皇, 正坐在桌边用膳, 大臣贵族侍候她, 给她斟上外国运来的美酒, 她吃着花式的糕点, 周围站着威风凛凛的卫士, 肩上都扛着锋利的斧钺。 老头儿一看——吓了一跳 连忙对老太婆行礼叩头, 说道: “您好,威严的女皇! 好啦,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 吩咐把他赶跑。 大臣贵族一齐奔过来, 抓住老头的脖子往外推。 到了门口,卫士们赶来, 差点用利斧把老头砍倒。 人们都嘲笑他: “老糊涂,真是活该! 这是给你点儿教训; 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过了一星期,又过了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加不成话。 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 他们找到了老头把他押来。 老太婆对老头儿说: “滚回去,去对金鱼行个礼。 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让我生活在海洋上, 叫金鱼来侍候我, 听我随便使唤。” 老头儿不敢顶嘴, 也不敢开口违拗。 于是他跑到蔚蓝色的海边, 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风暴: 怒涛汹涌澎湃, 不住地奔腾,喧嚣,怒吼。 老头儿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对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把这该死的老太婆怎么办? 她已经不愿再做女皇了, 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这样,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 叫你亲自去侍候她, 听她随便使唤。” 金鱼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划, 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 老头儿在海边久久地等待回答, 可是没有等到,他只得回去见老太婆—— 一看: 他前面依旧是那间破泥棚, 他的老太婆坐在门槛上, 她前面还是那只破木盆。
lolila368
他们现在在哪儿?中国还是国外?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09:37

英儿去世了 刘湛秋80多又结婚了。。。
Riverview
歪哥的翻译作品就像是傅雷翻译的法国名著一样,是唯美的再创作!文字即慷慨激昂、波澜壮阔又细腻生动、栩栩如生。拜读之后让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Hideer

ChristinaW 发表于 2021-09-11 00:48

本来是郁闷消沉到要去看诗的地步,被你们挽救啦。

Hideer
回复 44楼pwwp的帖子
没错 诗人翻译的就会好很多 所以刘湛秋的版本就比戈宝权的好 我去搜了一下他 发现他竟然和顾城的英儿在一起 后来还结婚了 震惊https://bbs.wenxuecity.com/memory/1375727.html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25

这位李女士是个神奇的存在。堪称诗歌界的邓女士。她能北大毕业就进入[诗刊](大陆呆过的人应该知道它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地位),背后其实是刘湛秋。和刘苦恋同时还能当着谢烨向顾城表白,籍此到新西兰和顾城夫妇同居,乘顾谢在德国和老老外私奔,顾城杀妻自尽后,李女士依然能离婚与刘湛秋喜结连理。如果当时,此人事迹在华人网上公布,三观正的大妈们该如何将其针砭得鞭辟入里呢?神奇的是,她一直混的是诗歌界,追求的是唯美与自由。连骆一禾死前在医院昏迷,都要她去探望.....
Hideer
歪哥的翻译作品就像是傅雷翻译的法国名著一样,是唯美的再创作!文字即慷慨激昂、波澜壮阔又细腻生动、栩栩如生。拜读之后让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Riverview 发表于 2021-09-11 09:48

善良的及时雨。pwwp的心情应该好了很多。
如果历朝历代,这样的女诗友多一些,就不会有那么多自寻短见或意外失命的诗人了。
大妈小妹们多读点诗多好,成天线线线,不是诗人,也要被逼死逼疯.....
pwwp
回复 55楼lolila368的帖子
这个童话也有动画片版本的,你没看过吗?国产动画片
Hideer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蔚蓝色的大海边; 他们住在一所破旧的泥棚里 整整三十又三年。 老头儿撒网打鱼, 老太婆纺纱结线。 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鱼网, 拖上来的只是些水藻。 接着他又撒了一网, 拖上来的是一些海草。 第三次他撒下鱼网, 却网到一条鱼儿, 不是一条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金鱼竟苦苦哀求起来! 她跟人一样开口讲: “放了我吧,老爷爷,把我放回海里去吧, 我给你贵重的报酬: 为了赎身,你要什么我都依。” 老头儿吃了一惊,心里有点害怕: 他打鱼打了三十三年, 从来没有听说过鱼会说话。 他把金鱼放回大海, 还对她说了几句亲切的话: “金鱼,上帝保佑! 我不要你的报偿, 你游到蔚蓝的大海去吧, 在那里自由自在地游吧。”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跟前, 告诉她这桩天大的奇事。 “今天我网到一条鱼, 不是平常的鱼,是条金鱼; 这条金鱼会跟我们人一样讲话。 她求我把她放回蔚蓝的大海, 愿用最值钱的东西来赎她自己: 为了赎得自由,我要什么她都依。 我不敢要她的报酬, 就这样把她放回蔚蓝的海里。” 老太婆指着老头儿就骂: “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 不敢拿金鱼的报酬! 哪怕要只木盆也好,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成样儿啦。” 于是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看到大海微微地起着波澜。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把我大骂一顿, 不让我这老头儿安宁。 她要一只新的木盆,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能再用。”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你们马上会有一只新木盆。”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老太婆果然有了只新木盆。 老太婆却骂得更厉害: “你这傻瓜,真是个老糊涂! 真是个老笨蛋,你只要了一只木盆。 木盆能值几个钱? 滚回去,老笨蛋,再到金鱼那儿去, 对她行个礼,向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头儿又走向蓝色的大海 (蔚蓝的大海翻动起来)。 老头儿就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把我骂得更厉害, 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唠叨不休的老婆娘要座木房。”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这样: 你们就会有一座木房。” 老头儿走向自己的泥棚, 泥棚已经变得无影无踪; 他前面是座有敞亮房间的木房, 有砖砌的白色烟囱, 还有橡木板的大门, 老太婆坐在窗口下, 指着丈夫破口大骂: “你这傻瓜,十十足足的老昏虫! 老混蛋,你只要了座木房! 快滚,去向金鱼行个礼说: 我不愿再做低贱的渔家婆, 我要做世袭的贵妇人。” 老头儿走向蓝色的大海 (蔚蓝的大海骚动起来)。 老头儿又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更大, 她不让我老头儿安宁。 她已经不愿意做庄稼婆, 她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他看到什么呀? 一座高大的楼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台阶上, 穿着名贵的黑貂皮坎肩, 头上戴着锦绣的头饰, 脖子上围满珍珠, 两手戴着嵌宝石的金戒指, 脚上穿了双红皮靴子。 勤劳的奴仆们在她面前站着, 她鞭打他们,揪他们的额发, 老头儿对她的老太婆说: “您好,高贵的妇人! 想来,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对他大声呵叱, 派他到马棚里去干活。 过了一星期,又过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厉害, 她又打发老头到金鱼那儿去: “给我滚,去对金鱼行个礼, 说我不愿再做贵妇人, 我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老头儿吓了一跳,恳求说: “怎么啦,婆娘,你吃了疯药? 你连走路、说话也不像样! 你会惹得八方笑话。” 老太婆愈加冒火, 她批了丈夫一记耳光。 “乡巴佬,你敢跟我顶嘴, 跟我这世袭贵妇人争吵?—— 快滚到海边去,老实对你说, 你不去,也得押你去。” 老头儿走向海边 (蔚蓝的大海变得阴沉昏暗)。 他又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向她行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的老太婆又在大吵大嚷: 她不愿再做贵妇人, 她要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金鱼回答说: “别难受,去吧,上帝保佑你。 好吧,老太婆就会做上女皇!”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里。 怎么,他面前竟是皇家的宫殿, 他的老太婆当了女皇, 正坐在桌边用膳, 大臣贵族侍候她, 给她斟上外国运来的美酒, 她吃着花式的糕点, 周围站着威风凛凛的卫士, 肩上都扛着锋利的斧钺。 老头儿一看——吓了一跳 连忙对老太婆行礼叩头, 说道: “您好,威严的女皇! 好啦,这回您的心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瞧都不瞧他一眼, 吩咐把他赶跑。 大臣贵族一齐奔过来, 抓住老头的脖子往外推。 到了门口,卫士们赶来, 差点用利斧把老头砍倒。 人们都嘲笑他: “老糊涂,真是活该! 这是给你点儿教训; 往后你得安守本分!” 过了一星期,又过了一星期, 老太婆胡闹得更加不成话。 她派了朝臣去找她的丈夫, 他们找到了老头把他押来。 老太婆对老头儿说: “滚回去,去对金鱼行个礼。 我不愿再做自由自在的女皇,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让我生活在海洋上, 叫金鱼来侍候我, 听我随便使唤。” 老头儿不敢顶嘴, 也不敢开口违拗。 于是他跑到蔚蓝色的海边, 看到海上起了昏暗的风暴: 怒涛汹涌澎湃, 不住地奔腾,喧嚣,怒吼。 老头儿对金鱼叫唤,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你要什么呀,老爷爷?” 老头儿对她行个礼回答: “行行好吧,鱼娘娘! 我把这该死的老太婆怎么办? 她已经不愿再做女皇了, 她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这样,她好生活在汪洋大海, 叫你亲自去侍候她, 听她随便使唤。” 金鱼一句话也不说, 只是尾巴在水里一划, 游到深深的大海里去了。 老头儿在海边久久地等待回答, 可是没有等到,他只得回去见老太婆—— 一看: 他前面依旧是那间破泥棚, 他的老太婆坐在门槛上, 她前面还是那只破木盆。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41

改编自格林童话“渔夫和他的老婆”吧。给孩子读格林童话,有这个故事。
pwwp
英儿去世了 刘湛秋80多又结婚了。。。
lolila368 发表于 2021-09-11 09:43

俩人真有点像呢
pwwp
歪哥的翻译作品就像是傅雷翻译的法国名著一样,是唯美的再创作!文字即慷慨激昂、波澜壮阔又细腻生动、栩栩如生。拜读之后让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Riverview 发表于 2021-09-11 09:48

谢谢!你的点评也很了解我,我一直保持着意译和再创作的风格,那样会让我的翻译或者创作更自由,更激情。如果只是按照原文翻译,有时会让我有lost的感觉,一是觉得美感会lost in translation,二是也会让自己面对优秀的作品时有种挫折和失败感。
很难想象这么大胸的人,写出这么精准细腻的文学评论!

pwwp
这位李女士是个神奇的存在。堪称诗歌界的邓女士。她能北大毕业就进入[诗刊](大陆呆过的人应该知道它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地位),背后其实是刘湛秋。和刘苦恋同时还能当着谢烨向顾城表白,籍此到新西兰和顾城夫妇同居,乘顾谢在德国和老老外私奔,顾城杀妻自尽后,李女士依然能离婚与刘湛秋喜结连理。如果当时,此人事迹在华人网上公布,三观正的大妈们该如何将其针砭得鞭辟入里呢?神奇的是,她一直混的是诗歌界,追求的是唯美与自由。连骆一禾死前在医院昏迷,都要她去探望.....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05

那是个白衣飘飘的文学年代
pwwp
善良的及时雨。pwwp的心情应该好了很多。
如果历朝历代,这样的女诗友多一些,就不会有那么多自寻短见或意外失命的诗人了。
大妈小妹们多读点诗多好,成天线线线,不是诗人,也要被逼死逼疯.....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14

谢谢!你的文学批评也同样让人受益良多。
普希金真可惜啊,才活了30多岁,就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俄罗斯文学的最初。这要是真活到6、70岁,不得了啊!


Hideer
谢谢!你的文学批评也同样让人受益良多。
普希金真可惜啊,才活了30多岁,就被誉为俄罗斯文学之父,俄罗斯诗歌的太阳,俄罗斯文学的最初。这要是真活到6、70岁,不得了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10:26

真有足够诗情的诗人,活不到那么老。 在写出最好的诗之前,为爱决斗而亡,那才做得了太阳。
pwwp
歪哥的翻译作品就像是傅雷翻译的法国名著一样,是唯美的再创作!文字即慷慨激昂、波澜壮阔又细腻生动、栩栩如生。拜读之后让人心潮澎湃、不能自己👍👍👍
Riverview 发表于 2021-09-11 09:48

当然任何翻译都有一个问题,就是原文的韵律和节奏的丢失。其实虽然不懂俄罗斯文,但你看看他的原作,看每个小节,每句的最后几个字母,就能大概感受到,普希金的原诗是非常讲究工整和韵律的。这才译作里往往体现不出来。也是遗憾吧。
К МОРЮ
Прощай, свободная стихия! В последний раз передо мной Ты катишь волны голубые И блещешь гордою красой.
Как друга ропот заунывный, Как зов его в прощальный час, Твой грустный шум, твой шум призывный Услышал я в последний раз.
Моей души предел желанный! Как часто по брегам твоим Бродил я тихий и туманный, Заветным умыслом томим!
Как я любил твои отзывы, Глухие звуки, бездны глас И тишину в вечерний час, И своенравные порывы!
Смиренный парус рыбарей, Твоею прихотью хранимый, Скользит отважно средь зыбей: Но ты взыграл, неодолимый, И стая тонет кораблей.
Не удалось навек оставить Мне скучный, неподвижный брег, Тебя восторгами поздравить И по хребтам твоим направить Мой поэтической побег!
Ты ждал, ты звал... я был окован; Вотще рвалась душа моя: Могучей страстью очарован, У берегов остался я...
О чем жалеть? Куда бы ныне Я путь беспечный устремил? Один предмет в твоей пустыне Мою бы душу поразил.
Одна скала, гробница славы... Там погружались в хладный сон Воспоминанья величавы: Там угасал Наполеон.
Там он почил среди мучений. И вслед за ним, как бури шум, Другой от нас умчался гений, Другой властитель наших дум.
Исчез, оплаканный свободой, Оставя миру свой венец. Шуми, взволнуйся непогодой: Он был, о море, твой певец.
Твой образ был на нем означен, Он духом создан был твоим: Как ты, могущ, глубок и мрачен, Как ты, ничем неукротим.
Мир опустел... Теперь куда же Меня б ты вынес, океан? Судьба людей повсюду та же: Где капля блага, там на страже Уж просвещенье иль тиран.
Прощай же, море! Не забуду Твоей торжественной красы И долго, долго слышать буду Твой гул в вечерние часы.
В леса, в пустыни молчаливы Перенесу, тобою полн, Твои скалы, твои заливы, И блеск, и тень, и говор волн.

pwwp
真有足够诗情的诗人,活不到那么老。 在写出最好的诗之前,为爱决斗而亡,那才做得了太阳。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32

我一直没搞明白,他为啥和人决斗啊,是因为爱情吗? 他那时已经结婚,都生了四、五个小孩了吧!很难相信他婚姻不幸福,却生了那么多小孩,哎~~~

Hideer
那是个白衣飘飘的文学年代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10:24

是的。不管你如何鄙夷中国当代诗歌,那个时代的年轻诗人是用尽了他们生命的激情来造就了一个诗的时代。海子,骆一禾,顾城,戈麦等早早死了的,还有活下来后来写不出什么诗的北岛,西川,芒克,食指等人,确实创造了一片文学的天空。那个时代,诗还是潮流,有文学爱好者,后来,就白猫黑猫不管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诗人死了,没人写诗读诗,诗歌等于也死了,人们的思想里存在的是线,所以......我们才是荒芜贫瘠的一代。
所以,你的存在,对时代有重大意义啊。
Hideer
我一直没搞明白,他为啥和人决斗啊,是因为爱情吗? 他那时已经结婚,都生了四、五个小孩了吧!很难相信他婚姻不幸福,却生了那么多小孩,哎~~~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10:40

他的婚姻很幸福,老婆很爱他,可是因为太漂亮了,被别的贵族追求,人家还给普希金寄了“绿帽王”桂冠,普希金就去决斗啦.....一枪就被打死了,自己估计视力不好,又没打中人家......唉,人家是贵族,那种道道你不懂。诗情比你厉害,各方面当然也更纯粹激烈了。
我有个高中时代的普希金迷同学,每天清晨朗诵其诗歌这种,普及了普希金的故事。至今居然记得,也是神奇我。
Hideer
他的婚姻很幸福,老婆很爱他,可是因为太漂亮了,被别的贵族追求,人家还给普希金寄了“绿帽王”桂冠,普希金就去决斗啦.....一枪就被打死了,自己估计视力不好,又没打中人家......唉,人家是贵族,那种道道你不懂。诗情比你厉害,各方面当然也更纯粹激烈了。
我有个高中时代的普希金迷同学,每天清晨朗诵其诗歌这种,普及了普希金的故事。至今居然记得,也是神奇我。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46

至于他到底为什么死,从政治意义上可以参见莱蒙托夫一举成名的[诗人之死]。认为是当时的社会杀死了他。
Hideer
莱蒙托夫的 诗人之死
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wgms/2019052665139.html
翻译得肯定是不好。难以想象这种遣词造句能成为成名作代表作。
beidou


致大海
原作:普希金,翻译:pwwp(歪哥)
再见吧,自由奔放的大海 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看你卷起巨大的蔚蓝波浪 在充满自豪的壮丽中闪耀
如同朋友泣诉的诀别 你悲伤又动人心魄的呼唤 让我最后一次感受着 你是我灵魂深处的最爱!
我时常沿着海岸线 在阴霾下独自沉默漫步 苦苦背负着我隐秘的美好愿望
我是多么喜欢你深沉的声响 那来自深渊的低吟,那飞溅起的巨响 还有,你傍晚时分的静寂 和反复无常的任性冲动
渔夫们的简陋小船儿 在你意志的默许下,小心着滑行 但当你变得汹涌暴戾,无法控制—— 整只舰队又旋瞬被你吞噬进咽喉
在这岸边,我难以说出再见 我欣喜着、激动着问候你 我的诗情会沿着你浪尖所向 展平羽翼,滑翔到远方
你召唤着,等待着…… 但一种强烈的情魔紧缚着我 让我的灵魂徒劳的奔向你 而人却只能绝望的原处停留
可懊悔什么?在危难和不幸中 我的道路和远方又能在哪里? 你荒漫苍茫中有一处地方 正冲击着我冰冷僵枯的灵魂 是一座高耸的峭壁,一座辉煌的坟墓…… 在那里,诸多威严的回忆 深浸在寒冷和阴郁的沉睡中 在那里,伟大的拿破仑已褪色 他在巨大的怆痛中就此长眠
如同随即而来的迅雷声—— 又一个天才离去,徒留我们怅然 他正是我们思想的主宰者 哀悼着自由,他和他的王冠就此消逝
暴虐的天气激荡起来吧! 哦,大海啊,是他曾经将你咏颂 你的形象和精神都来于他自身 一样的,充满活力和深沉 一样的,冷酷又不可驯服
世界正变得空旷……大海啊 你现在会把我掷引向何方? 命运在任何地方都一样! 哪里有一点惠泽和恩赐 哪里就有独裁者和残酷的狱吏
再见吧,大海! 我不会忘记你庄严的美丽容光 很久很久以后,我仍能 听到你黄昏时分的轰哮声 在森林的深处,在静寂的荒野 我整个心灵都被你所充满—— 你的峭岩、波浪和海湾 还有你的光辉、阴影和蔚蓝的涛声
2021年9月10日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08

歪歌在改普希金的诗了。。。 有钱,人性。听马云唱歌的感觉。我股沟翻译一下。
再见吧,自由奔放的大海 【原文:再见吧,自由的元素】 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原文: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看你卷起巨大的蔚蓝波浪 【原文:翻滚着蓝色的波浪】 在充满自豪的壮丽中闪耀 【原文:和闪耀着骄傲的美丽】
歪歌把主语你,改成了我。把并列的翻滚和闪耀结构, 改没了。
pwwp
他的婚姻很幸福,老婆很爱他,可是因为太漂亮了,被别的贵族追求,人家还给普希金寄了“绿帽王”桂冠,普希金就去决斗啦.....一枪就被打死了,自己估计视力不好,又没打中人家......唉,人家是贵族,那种道道你不懂。诗情比你厉害,各方面当然也更纯粹激烈了。
我有个高中时代的普希金迷同学,每天清晨朗诵其诗歌这种,普及了普希金的故事。至今居然记得,也是神奇我。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46

居然是这样的情节,很反转,没想到! 他老婆真绿了他了吗? 不打老婆,去和老婆情人决斗,那也很浪漫啊!
我记得他一个孙女还是孙子,嫁到英国王室了,生了好多小孩,虽然普希金英年早逝,但现在子孙后代很多。
pwwp
歪歌在改普希金的诗了。。。 有钱,人性。听马云唱歌的感觉。我股沟翻译一下。
再见吧,自由奔放的大海 【原文:再见吧,自由的元素】 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原文: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看你卷起巨大的蔚蓝波浪 【原文:翻滚着蓝色的波浪】 在充满自豪的壮丽中闪耀 【原文:和闪耀着骄傲的美丽】
歪歌把主语你,改成了我。把并列的翻滚和闪耀结构, 改没了。
beidou 发表于 2021-09-11 10:54

首先,谷歌翻译的也不准,其次,我上面说了,我一直是意译,第三,普希金的原诗很讲究韵律也很工整,翻译中lost掉了,有时候是因为语言间差异,为了中文读起来流畅不得不lost掉一些结构和工整, “自由奔放的大海”,我最初的翻译是,“自由本初的大海”,更贴近原文,但一般读者看了可能不知所云。

pwwp
莱蒙托夫的 诗人之死
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wgms/2019052665139.html
翻译得肯定是不好。难以想象这种遣词造句能成为成名作代表作。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53

我下午有时间,看下~~~
pwwp
莱蒙托夫的 诗人之死
https://www.pinshiwen.com/waiwen/wgms/2019052665139.html
翻译得肯定是不好。难以想象这种遣词造句能成为成名作代表作。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0:53

天啊,粗粗看了下,是沙皇追求普希金老婆?
沙皇尼古拉公开追求诗人美貌的妻子龚佳洛娃,为了经常见到她,让普希金当了一名宫廷近侍。再加之法国流亡者、荷兰驻彼得堡公使的干儿子丹特士对龚佳洛娃紧追不舍,于是流言蜚语四起,大大损害了普希金的社会声誉与人格尊严。诗人终于忍无可忍,提出与丹特士决斗,结果于一八三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决斗受伤,二十九日去世,送葬者多达四、五万人。
pwwp
谁有普希金老婆的照片啊? 求发下,谢谢!
Hideer
歪歌在改普希金的诗了。。。 有钱,人性。听马云唱歌的感觉。我股沟翻译一下。
再见吧,自由奔放的大海 【原文:再见吧,自由的元素】 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原文: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 看你卷起巨大的蔚蓝波浪 【原文:翻滚着蓝色的波浪】 在充满自豪的壮丽中闪耀 【原文:和闪耀着骄傲的美丽】
歪歌把主语你,改成了我。把并列的翻滚和闪耀结构, 改没了。
beidou 发表于 2021-09-11 10:54

虽然我不懂俄文。 但是仅仅从汉语言文字知识角度说,你这样的“批判”不具备实力。Pwwp的翻译,如果按照你的举例,恰恰是没有那么多意译,相反还很符合原文,只是没有一字一句直译罢了。 你说主语变了,是的,但是意义不变的。比如: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原文: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这是等义的。好比“你打了我”和“我被你打了”,主语不一样,但意思是一致的。在翻译,尤其是诗歌文艺类翻译中,这完全是被允许的。甚至有时候因为语种区别,这种变化是必须的。
pwwp
回复 79楼pwwp的帖子
我只找到他老婆的一副油画,哎~~~~ 难怪沙皇也动心思
Hideer
谁有普希金老婆的照片啊? 求发下,谢谢!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11:17

照相机发明于1839年。照片可能没有。 想象吧。比照片美。
pwwp
看了下维基,普希金老婆,在普希金决斗负伤死后,又再嫁人了。再嫁的这个老公是个军人,比普希金帅多了(下图)。
pat pat 普哥~~~
Natalia Nikolayevna Pushkina-Lanskaya (Russian: Наталья Николаевна Пушкина-Ланская, 8 September 1812 – 26 November 1863) (née Natalia Nikolayevna Goncharova) (Гончарова) was the wife of the Russian poet Alexander Pushkin from 1831 until his death in 1837 in a duel with Georges d'Anthès. Natalia was married to Major-General Petr Petrovich Lanskoy from 1844 until her death in 1863.


pwwp
我塞,忍不住继续八卦了下, 和普希金决斗并杀死了普希金的这个大哥(下图),和普希金老婆再嫁的那个男的(上图),长得好像啊!
禁倒吸冷~~~
pwwp
照相机发明于1839年。照片可能没有。 想象吧。比照片美。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1:22

又找到普希金老婆的一张油画,哎~~~

beidou
虽然我不懂俄文。 但是仅仅从汉语言文字知识角度说,你这样的“批判”不具备实力。Pwwp的翻译,如果按照你的举例,恰恰是没有那么多意译,相反还很符合原文,只是没有一字一句直译罢了。 你说主语变了,是的,但是意义不变的。比如:让我最后一次看你潮涌澎湃 【原文:你最后一次在我面前】,这是等义的。好比“你打了我”和“我被你打了”,主语不一样,但意思是一致的。在翻译,尤其是诗歌文艺类翻译中,这完全是被允许的。甚至有时候因为语种区别,这种变化是必须的。
Hideer 发表于 2021-09-11 11:19

既然不懂,为什么狡辩呢。 你这套路可以说: 虽然我不会少林金刚指,但是我知道它最精妙的招数。 这是翻译, 不是改原作。
以下就是你认知错误了。 原作是你人手法,让大海是 “你”。 和翻译后的我看你如何, 完全两个层次。 好比“你打了我”和“我被你打了”,主语不一样,但意思是一致的。在

顺便说一下,汉语结构是非常松散的。 导致逻辑混乱。 居然有“虽然我不懂,但是。。” 这种病句
xyzgw
谁有普希金老婆的照片啊? 求发下,谢谢!
pwwp 发表于 2021-09-11 11:17

这个我以前看过,真的很漂亮,很有茜茜公主原型那个皇后的样子。可惜啊。没有金刚钻,不能揽瓷器活的。哈哈
pwwp
回复 86楼beidou的帖子
不要急么,探讨下无妨么
pwwp
这个我以前看过,真的很漂亮,很有茜茜公主原型那个皇后的样子。可惜啊。没有金刚钻,不能揽瓷器活的。哈哈
xyzgw 发表于 2021-09-11 13:06

那到底他老婆和别人出轨没出轨过啊? 清楚吗? 如果只是一般的追求而他老婆严词拒绝,感觉普希金不会气得去单挑决斗吧。
不过读这首诗时,我总忍不住想起《gone with the wind》的主题曲My Own True Love来。
一个是在思想的海洋上farewell,一个是在情感的荒野上roaming,真的是相得益彰啊。智慧的DNA的双螺旋结构上一支是思想,一支就是情感啊~~~ 两者螺旋缠绕,生出智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bCGNqgkQs


系统提示:若遇到视频无法播放请点击下方链接
https://www.youtube.com/embed/pbbCGNqgkQs
Cinderella_smile
英文版,法文版,中文版,交互着比较领悟,俄罗斯文原文版只能Google 翻译参考。。。
是不是一下有觉得自己正在所在做的都那么苍白无力的感觉啊?
pwwp 发表于 2021-09-10 23:20

这是花式BSO自己会多种语言嘛?
d
dingdingdddd
普希金的外曾祖父是"彼得大帝的黑人",他本人的黑人特征还蛮明显。
profyao
普希金的外曾祖父是"彼得大帝的黑人",他本人的黑人特征还蛮明显。
dingdingdddd 发表于 2021-09-11 14:28

普希金长得真有些异类,不像纯种俄罗斯人,也很难用帅来形容。

michaelcrm
普希金的外曾祖父是"彼得大帝的黑人",他本人的黑人特征还蛮明显。
dingdingdddd 发表于 2021-09-11 14:28

《彼得大帝的黑奴》是普希金的一部小说的名字吧,怎么成了外祖父了!
公用马甲7
回复 84楼pwwp的帖子
你想不到的是,这个决斗里杀死了普希金的男人,很快就娶了普希金老婆的妹妹。普希金的老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典型绿茶,身边追求者不断。
公用马甲7
《彼得大帝的黑奴》是普希金的一部小说的名字吧,怎么成了外祖父了!
michaelcrm 发表于 2021-09-11 14:46

普希金是有非洲血统的。
pwwp
回复 84楼pwwp的帖子
你想不到的是,这个决斗里杀死了普希金的男人,很快就娶了普希金老婆的妹妹。普希金的老婆,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一个典型绿茶,身边追求者不断。
公用马甲7 发表于 2021-09-11 15:12

这真是没有想到。。。
普哥原来也是苦命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