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爱珠宝的女人:两次获得真爱,却难以留住,一次变心,一次爱尽(组图)

denoley
楼主 (北美华人网)
一款由十三颗总重量达一百五十四克拉的梨形哥伦比亚祖母绿与莲花状钻石组成的项链,突然亮相珠宝展。万众瞩目之下,这条项链背后所隐藏的故事也随之浮出了水面。女人与项链,男人与女人,一条项链串起了男女之间那段跌宕起伏的爱情奇缘。

女人名叫西塔·德维。1917年5月12日,出生于印度南部的一个小城邦。从小西塔就被父母像公主一样宠着。她的生活优越而富足,因为父亲是城邦的邦主;她身份高贵而荣耀,因为她出身印度种姓制度中第一等的婆罗门。家境优渥,身份高贵,父母宠爱,保姆伺候,西塔一天天无忧无虑地成长。她的容貌从小美到大。城邦中的小伙子恨不得把眼睛长在她的身上,巴不得每天献殷勤讨好她,但西塔对他们毫无兴趣,而将全部的精力放在她最喜欢的珠宝上。

钟爱珠宝是女人骨子里的天性。西塔喜欢跟随父亲去各地参加珠宝展览。她将各式各样的珠宝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参观后,她会在心中对看过的珠宝反复地琢磨,对它们进行一一评价。渐渐地,西塔对珠宝有了自己独特的见解与分析。随着参观的次数越多,时间越长,西塔对珠宝越来越熟悉,评价也越来越客观精准。有时,还会让父亲大感意外,坚信女儿具有了一项独特的天赋——品鉴珠宝。

很快,西塔品鉴珠宝的天赋传到了很多亲戚那里。一位远房亲戚带着一条珠宝项链,特意前来听听西塔对它的评价。虽然,西塔曾见过无数珠宝项链,但当她看到这条项链时,还是禁不住赞美道“这条项链太漂亮了。”一番详细而完美地评论后,西塔在心里暗语“项链配美人,自己能拥有一条这样的项链该多好。”珠宝似乎也是有灵性的,这次没有得到,可能下次会出现更好的。自此,西塔的心里埋下了一条项链情结。

珍贵的珠宝、流逝的时间、增长的年龄,有形无形地见证着西塔的成长。当全家搬到马德拉斯后,西塔的婚事成为父亲心中的第一件大事。门当户对决定了西塔的另一半也必须出身婆罗门,并且家境要与之相配。一个名叫弗兰克的小伙子脱颖而出,不仅出身与家境样样符合,还长得一表人才,更重要的是,对西塔无比的宠爱。
门当户对、夫妻恩爱,生活幸福,这样的姻缘接近完美。在宠爱包围中的西塔为丈夫弗兰克连续生了八个孩子。孩子成为了夫妻恩爱最好的见证。丈夫弗兰克对已经35岁的妻子爱得更深,更浓。

然而,谁又能料到,这个看似完美,牢不可破的家庭却因为一场宴会走向了破裂。
1943年,西塔应邀参加了一场奢靡的宴会。从小到大,这样的宴会,她已经不知参加过多少次。宴会上,很多女孩十分羞涩地躲在角落里。西塔却是那样的自然,自信,落落大方。与那些女孩相比,这也让她显得那样的与众不同,好似万花丛中,那朵更高更美的花。 就在她侃侃而谈之时,不远处有一个男人向她投来欣赏的眼光。西塔并没有注意,而男人的目光却丝毫没有转移。他怕失去时机。当西塔与别人交谈完后,男人一只手轻微整了整衣领,一只手端着酒杯,脸上堆满笑意,向西塔走来。男人含着笑意,礼貌地开了口“你好”。

西塔随着声音,优雅地转过身,眼睛一亮,面前站着一位英俊的男子。眼神短暂的交流之后,转向了语言的交流。遗憾的是,随着西塔被别人叫走,他(她)之间的语言交流也是那样的简短。男子知道了西塔的名字,而刻意隐瞒了自己的名字与身份。男子对西塔一见钟情。宴会后,他毫不掩饰地对身边人说“一定要娶到她”。别人也毫不怀疑他的能力,因为他就是大家口中的辛格王子。辛格王子的身份、地位、性格决定了他追求女孩子的举动,直来直去。

他先是派人去查西塔·德维的情况,想直接向她求婚。人去了,不久带回了消息,却让辛格王子极为不爽。西塔不仅早已结婚,还是八个孩子的妈妈。他一度不相信,又派人去打听。不同的人,带来相同的信息,辛格王子瘫坐在椅子上,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活力四射,皮肤细润,婀娜多姿的女人竟然是八个孩子的妈妈。
辛格王子犹豫了片刻,西塔的影子却一次次出现在脑海中。他彻底陷进去了,咬着牙对身边的人说:“无论她是怎样的人,我都要娶她。”为了尽快娶到西塔,他决定约见西塔,直接向她表达爱意。

虽然,辛格王子身边的人并不希望他娶西塔,但耐不住王子的倔强。当辛格王子见到西塔后,没有任何语言上的前尘铺垫,直爽地说道:“我们虽认识不久,但我已深深地爱上了你。”他激动地想将心里的话一股脑地吐露,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他等着西塔的回复。而在心中做好了两手准备:如若西塔不喜欢他,他将对她大声地说:“我一定会让你喜欢上我”,如果西塔同样对他有意思,他将用尽一切办法与她走在一起。
其实,西塔对辛格王子的印象特别的好,不仅长得一表人才,还谈吐不凡。更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位印象不错的男子还是巴罗达的王子。对于这样一位有身份,有地位,有金钱,长得又帅的王子,西塔禁不住说道“我对你的印象也非常深刻,我想,我也爱上了你。”

拥抱、亲吻、约会,之后已到了无法分开的地步。接下来,两人之间最为迫切的问题就是正式走在一起,但这需要西塔与丈夫快刀斩乱麻般地结束婚姻。然而,在印度,女子离婚是稀有的,他们必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难题。即使这样,西塔还是义无反顾地和丈夫弗兰克提出了离婚。弗兰克坚决不同意。他想不通,自己的爱与八个孩子为何还拴不住妻子的心。难道,西塔是铁石心肠,但接下来的发生的事情似乎验证了这一点。
西塔为了能与丈夫离婚,竟然通过媒体给自己和丈夫弗兰克制造了一些负面的新闻。弗兰克知道这是子虚乌有,但他的族人并不知情,认为这是对整个家族的侮辱。最终,弗兰克一边受到舆论的压力,一边被家族所强迫,不得不与西塔离婚。

denoley
西塔如愿以偿,带着八个孩子奔向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但她忘了自己是一个带着八个孩子的二婚女人。巴罗达王国坚决反对辛格王子娶这样的一个女人进门。辛格王子由苦恼变得愤恨,甚至极端地对国王说“如果你不同意我娶西塔,我将永远不会和别的女人生孩子。”辛格王子极端的言语让国王既痛心又不知所措。在犹豫不决中,国王妥协了,答应了辛格王子的婚事。西塔成了王妃。
婚后,夫妻蜜里调油,一时一刻都难以分开。辛格王子每天以着各式各样的情话来哄西塔开心。当他知道西塔最喜欢珠宝。他发誓将尽自己的所能搜罗天下珠宝供西塔赏玩。

更让辛格王子高兴的是,心爱的西塔为她生了一个儿子。他立刻行动,带着西塔转遍欧洲各大珠宝商铺,凡是西塔相中的珠宝,他毫不犹豫地拿下。当琳琅满目的珠宝聚集在眼皮底下时,西塔既高兴又惭愧。高兴的是,自己从未想到能拥有如此多的珍宝,惭愧的是,这里面没有一件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
一次,她原本想为自己的晚宴挑选一件特别的珠宝,但挑来挑去,竟然挑不到令自己满意的。她看着自己满屋的珠宝,自言自语道:“既然都不合适,那我要自己设计一款。”当西塔带着自己设计的珠宝出现在宴会上时,一片羡慕的目光向她投来。她真正感受到了自豪与骄傲。那可是自己亲手设计的“作品”,要比其他的更有意义。从此,西塔痴迷上珠宝设计。

年轻时的项链情结再次触动着她的心。她下定决心要设计一款自己最满意的珠宝项链。遗憾的是,不论是家中还是市面上的珠宝都无法达到西塔的要求。没有合适的珠宝,也意味着她的项链情结难以实现。心中的忧愁难以控制地爬到了脸上。丈夫辛格王子自然是第一个发现妻子闷闷不乐的人。
他来到妻子的身边,小心翼翼地问她“为什么不开心”。西塔湿润着眼睛对丈夫说道:“我想设计一款项链,但迟迟找不到合适的珠宝。”辛格王子疑惑地指了指收藏珠宝的房间:“难道那些都。”王子还未说完,西塔摇了摇头。两人顿时陷入沉寂之中。突然,西塔眼神发出了惊喜的光,她说:“辛格,你坐下,我找到我想要的珠宝了。不知道你是否愿意成全我?”

辛格王子疑惑中带着惊喜:“亲爱的,我可是从来没有拒绝过你的任何要求啊。”西塔微微一笑,顺手指了指丈夫头上的王冠。辛格秒懂,回之一笑,缓缓摘下了头上的王冠,并深情地对西塔说道:“我愿意摘下这些宝石给你做项链。”王冠上面有13颗总重达154克拉的祖母绿,还有数不清的钻石镶嵌其中。西塔看着王子与王冠,感动地湿润了眼睛。
不久,在西塔的精心设计下,一款惊艳世人的“巴罗达项链”问世。辛格王子满足了心爱的王妃,却得罪了民众。民众认为夫妻俩奢靡成风,挥霍无度。西塔并没有因此停止收藏珍宝的步伐。她收藏了大概三百多件珍宝,与“时尚女性”温莎公爵夫人相媲美。两人因收藏珍宝的兴趣相似,经常会被人拿来比较。

西塔曾将一串镶有多颗祖母绿的脚链卖给了珠宝商。而珠宝商将这些祖母绿取下,重新设计成项链后又转手卖给了温莎公爵夫人。巧合的是,温莎公爵夫人与西塔同时出现在一场宴会上时,脖颈上的这条项链引来了所有人艳羡的目光。此时,西塔却毫不客气地说道“这些珠宝还是戴在我的脚上比较好看。”

宴会结束,温莎公爵夫人知道事情的缘由后,气愤地将项链退给了珠宝商。西塔所收藏的珍品甚至连温莎公爵夫人也难以企及。她不仅有“巴罗达项链”,还有著名的“巴罗达珍珠毯”,那是一条长达2.5米、有200万颗天然珍珠与2500颗钻石镶嵌其中的无价之宝。除此之外,她还有世界上直径最大最圆润的巴罗达珍珠项链,以及镶有128.8克拉“南方之星”巴西粉钻和78.53克拉“英国德累斯顿”钻石的项链、重达30克拉的蓝宝石戒指等珍品。

然而,西塔的对珍宝的欲望是无穷的。丈夫的宠幸,自己的欲望,珍宝的诱惑,让西塔变本加厉地购买自己喜欢的珍宝。这引起了印度当局的强烈不满。原来,西塔之所能如此肆无忌惮地购买珠宝首饰,与丈夫从财政部贷的无息贷款密切相关。不仅如此,西塔购买的珍宝,并没有成为王室财物,而很大一部分转移到了自己的娘家,成为自己的私有财产。

一场巨大的变故突然到来。夫妻被要求“上交”王室财物,同时辛格王子的大公头衔也随之被废除。一夜之间,夫妻俩似乎从天上跌入深渊。两人不得不被迫依靠典当珠宝为生。生活变了,境遇变了,身份变了,但西塔追求珍宝的心却没变。她居然用典当的钱买其他的珠宝。追求珠宝的狂热早已凌驾于夫妻之间的爱情之上。争吵不可避免地发生。

争吵、嫌弃、怨恨,两人关系一步步恶化,最终走到了婚姻的尽头。离婚后,西塔依靠手中的珠宝将自己沉浸在潇洒任性,奢侈放纵的生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