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叫虱:看多了知识分子的丑态,我选择躺平,从副教授降为讲师

aiyan8887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在豆瓣偶遇这篇文章,十分感慨,分享给大家,作者叫虱,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支持。本来还想多发几个帖子,结果发现鲜花一人一天只能发一个,这个公众号很多文章都值得一看的,我明天再来。不知道怎么分享微信文的链接,付上豆瓣链接,已获得作者许可。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叫虱(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804345196/
文章来源 | 公众号:叫虱(直抵核心的洞察力)

七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即将博士毕业,就要踏上西部一所高校的教师岗位了。那时的我心里只想这辈子教好书就行了。对于学术前途,几乎不抱希望。

原因何在?

读博士那三年,我最大的收获不是学术,而是对学术生产体制的荒唐,以及读书人精神世界的荒漠化,有了近乎绝望的切肤之痛。

在各大学术会议上,经常能看到让我十分不解和倍感恶心的一幕:按常理说,应该是期刊编辑围着教授博导请求约稿,尽力与学者拉近关系。事实恰恰相反,在会场上,全是教授博导在尽力讨好期刊编辑,抢着和他们拉关系、换名片。

会后的饭桌上,各路博导教授轮番给大学阀敬酒并献上奉承的话。学阀和期刊垄断学术资源,导致大多数人的心思不是花在学术本身上,而是用在了拉关系积攒人脉上。一向孤高自傲、不喜欢讨好别人的我,心里深知,在这套规则之下,我将玩不过别人,不如趁早做好躺平退出,淡泊名利的打算。

读博士那几年,在这所中国最好大学之一的百年名校,看到某些文科青年教师真实水平之低下、精神世界之贫瘠、知识分子情怀之缺失,我对中国的学术社群更加失望了。

研究希腊雅典的,毫无公共情怀,只会死读书。对于时代问题,不见他有丝毫的关心;研究法国大革命的,毫无情怀和思想,脑袋塞满的全是毫无生气的史料。除此之外,啥都不懂;自视甚高的博士后,看去跟武汉菜市场的大妈似的,满身世俗味;研究某某宗教的,一点读书人的精神气质都没有,满脑子市侩习气;研究某某启蒙运动的,自己毫无启蒙精神......

见多了这样的伪青年学者和伪青年才俊,我不禁疑惑了:这些脑袋塞满人文知识的人,为什么毫无人文素养?内心毫无人文情怀的人,为什么能做人文研究,而且课题一个接着一个,论文一篇接着一篇地发表?这到底是谁的笑话?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看到这些三十四十多岁的名校文科青椒,我不禁要问:这难道就是中国当下的学术精神?这难道就是中国学术未来的方向?这些顶尖高校的文科教师难道就是中国人精神世界的领航者?当然,优秀的文科青椒不是没有,只是数量少得可怜。
这所百年名校的大多数理工科教授的精神志趣就更加让人绝望了。他们只要坐在一起,谈论的全是车子、房子,心里装着的全是如何利用课题赚更多的票子。看不到半点知识分子本应有的心系天下的社会关怀,精神世界几乎全被名和利笼罩。

博士毕业,到西部一所高校任教。入职头两年,在学院反复呼吁下,为了帮助学院完成科研申报任务,我申请了两次省哲学社会科学课题。结果,连续两年,其他博士几乎都中了,我就是中不了。一开始,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拿起获批课题名单,才恍然大悟。历史这个学科,有95%的课题都给了“本省某地.......研究”,在我读的世界史专业领域,中标的课题,全省总共就只有两个,而且据说还需要混到脸熟,才能轮到。

算了,不玩了。也许,西部省份只需要地方史研究,不需要世界史研究。学世界史的我,来西部省份工作,也许一开始就是错误。咱就不凑热闹了。做好本职教学工作,什么名和利都不参与角逐。我做好了这辈子职称随缘的打算,反正单身不结婚,一个人过日子,不需要太多钱。如果不是博士期间发表的论文可以用上,那一年我连副高职称都没有打算评。

这几年来,我没有发表过一篇论文,没有申请到一个课题。我从不认为是自己水平差。相反,我非常自信,在学校所有老师中,论学养的深厚,我绝对名列前茅,只是我不喜欢学术体制下的那一套游戏规则而已。然而,即便我与世无争,仍然有人对我不放心。
他们看不到自己智识的贫乏,也看不到别人的努力、志趣和天分。什么都要暗中和别人比,格局小到连学生评教分数高低都非常在乎,一个劲地迎合讨好学生,却口口声声说自己什么都不在乎。别人是真的不在乎,他们却总是认为别人其实跟自己一样非常在乎,一直怀疑别人是在欺骗自己。

这就是“知识分子”从骨子里渗出来的丑态。他们活在幻觉里,认为自己是精英。闲着没事的时候,他们总喜欢发一些空泛的议论,站在黄线之外,不痛不痒地批评这个批评那个。那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贴上“有情怀”的标签。一旦触及身边的具体的事情,他们不敢做出任何反应,却处处提防身边的同事在学生评教上、在经济收入......超过自己。

最近,学校搞每三年一次的第四轮聘用。论业绩成果,我在学院排名属于最后一位,估计要被降为讲师了。某些人总算可以偷偷地、长长地舒一口气了。紧盯着我好几年了,怀疑我好几年了,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总算相信我是真的与世无争,真的不在乎那些小利益和小荣誉了。

2020年4月,正饱受中年危机引发的情绪波动折磨的我,为了寻找心灵的出口,重新捡起年轻时代的作家梦,开始写公众号文章。短短一年时间内,我就超过大多数运营多年的同类公众号。我毫不吹牛地说,无论在文笔、功底、视角、思想和深度上,对于我的文章,读者评价是非常高的。

这些读者,很多都是985高校教授和文化界大V......,而且业内普遍认为,能喜欢我文章的、能与我产生精神共鸣的读者,内在的素质和修养一定是非常高的。这不免引起了某些人的眼红,心里暗暗妒忌:“凭什么同样是副教授或教授,或同样是博士,或同样是大学教师,凭什么他能在外头写文章,收获一定的名利?”

现在好了。我若降为讲师,钱比他们少拿了,他们的内心也许能恢复许些平衡了。不过,对于我来说,别人怎么想,都是次要的。人到中年,早就看淡了名和利。

在学校工作的七年时间里,看着其他同事经常在外面兼职,买了一套又一套房子,我毫不心动。尽管好几家出版社联系我,让我翻译书,一本书翻译下来,可以赚好几万,我从来都拒绝兼职,而是每年花费好几万元,一到寒暑假就去全国各地和其他国家做一个人的长途旅行。我的旅行理念是“带着人文关怀,行走在路上”。

在异地他乡所看到的人和事,所遭遇的文化冲击,无不拓宽了我的精神视野,丰富了我的精神向度。这才是我的人生最宝贵的财富。这笔财富赋予我的高度和广度,让我可以站在讲台上,帮助更多的西部学生拓宽视野,激活僵化的思维。

看淡钱财的我,直到现在,连车都没打算买。烦恼的时候,抬头看看星空,就知道人类有多么渺小。想不开的时候,遥望三百万光年之外的仙女座星系,就知道人生有多么短暂。

从副教授降为讲师又怎么样了?躺平了,不参与单位的任何利益之争,安心写好自己的文章。我不需要讨好任何期刊编辑,就可以写出好文章让读者阅读。我不需要巴结任何学阀,几年之后,就能自己结集出书。远方众多陌生读者的认可,才是我最大的精神满足。
eatsilver
学术界是最邪恶的地方
chickenrib
这个世界上,生命力最强的,蟑螂,老鼠。往人类世界类推,你就知道能出头的是什么样的人
lastunas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大学医院都烂了
h
hagrid
为人处世的一部分就是学会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打交道
phlin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還好你沒發表 文科文章 要發表了
就得去夾邊溝了
rachelaya
为人处世的一部分就是学会和自己不喜欢的人和事打交道
hagrid 发表于 2021-07-22 13:36

不一定,如果能够接受不和这些人打交道带来的结果也未尝不可,就像不喜欢老板就可以跳槽一样。
vincentsjtu
在豆瓣偶遇这篇文章,十分感慨,分享给大家,作者叫虱,有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欢迎大家关注支持。本来还想多发几个帖子,结果发现鲜花一人一天只能发一个,这个公众号很多文章都值得一看的,我明天再来。不知道怎么分享微信文的链接,付上豆瓣链接,已获得作者许可。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叫虱(来自豆瓣) 来源:https://www.douban.com/note/804345196/
文章来源 | 公众号:叫虱(直抵核心的洞察力)

七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即将博士毕业,就要踏上西部一所高校的教师岗位了。那时的我心里只想这辈子教好书就行了。对于学术前途,几乎不抱希望。

原因何在?

读博士那三年,我最大的收获不是学术,而是对学术生产体制的荒唐,以及读书人精神世界的荒漠化,有了近乎绝望的切肤之痛。

在各大学术会议上,经常能看到让我十分不解和倍感恶心的一幕:按常理说,应该是期刊编辑围着教授博导请求约稿,尽力与学者拉近关系。事实恰恰相反,在会场上,全是教授博导在尽力讨好期刊编辑,抢着和他们拉关系、换名片。

会后的饭桌上,各路博导教授轮番给大学阀敬酒并献上奉承的话。学阀和期刊垄断学术资源,导致大多数人的心思不是花在学术本身上,而是用在了拉关系积攒人脉上。一向孤高自傲、不喜欢讨好别人的我,心里深知,在这套规则之下,我将玩不过别人,不如趁早做好躺平退出,淡泊名利的打算。

读博士那几年,在这所中国最好大学之一的百年名校,看到某些文科青年教师真实水平之低下、精神世界之贫瘠、知识分子情怀之缺失,我对中国的学术社群更加失望了。

研究希腊雅典的,毫无公共情怀,只会死读书。对于时代问题,不见他有丝毫的关心;研究法国大革命的,毫无情怀和思想,脑袋塞满的全是毫无生气的史料。除此之外,啥都不懂;自视甚高的博士后,看去跟武汉菜市场的大妈似的,满身世俗味;研究某某宗教的,一点读书人的精神气质都没有,满脑子市侩习气;研究某某启蒙运动的,自己毫无启蒙精神......

见多了这样的伪青年学者和伪青年才俊,我不禁疑惑了:这些脑袋塞满人文知识的人,为什么毫无人文素养?内心毫无人文情怀的人,为什么能做人文研究,而且课题一个接着一个,论文一篇接着一篇地发表?这到底是谁的笑话?这到底是谁的悲哀?

看到这些三十四十多岁的名校文科青椒,我不禁要问:这难道就是中国当下的学术精神?这难道就是中国学术未来的方向?这些顶尖高校的文科教师难道就是中国人精神世界的领航者?当然,优秀的文科青椒不是没有,只是数量少得可怜。
这所百年名校的大多数理工科教授的精神志趣就更加让人绝望了。他们只要坐在一起,谈论的全是车子、房子,心里装着的全是如何利用课题赚更多的票子。看不到半点知识分子本应有的心系天下的社会关怀,精神世界几乎全被名和利笼罩。

博士毕业,到西部一所高校任教。入职头两年,在学院反复呼吁下,为了帮助学院完成科研申报任务,我申请了两次省哲学社会科学课题。结果,连续两年,其他博士几乎都中了,我就是中不了。一开始,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拿起获批课题名单,才恍然大悟。历史这个学科,有95%的课题都给了“本省某地.......研究”,在我读的世界史专业领域,中标的课题,全省总共就只有两个,而且据说还需要混到脸熟,才能轮到。

算了,不玩了。也许,西部省份只需要地方史研究,不需要世界史研究。学世界史的我,来西部省份工作,也许一开始就是错误。咱就不凑热闹了。做好本职教学工作,什么名和利都不参与角逐。我做好了这辈子职称随缘的打算,反正单身不结婚,一个人过日子,不需要太多钱。如果不是博士期间发表的论文可以用上,那一年我连副高职称都没有打算评。

这几年来,我没有发表过一篇论文,没有申请到一个课题。我从不认为是自己水平差。相反,我非常自信,在学校所有老师中,论学养的深厚,我绝对名列前茅,只是我不喜欢学术体制下的那一套游戏规则而已。然而,即便我与世无争,仍然有人对我不放心。
他们看不到自己智识的贫乏,也看不到别人的努力、志趣和天分。什么都要暗中和别人比,格局小到连学生评教分数高低都非常在乎,一个劲地迎合讨好学生,却口口声声说自己什么都不在乎。别人是真的不在乎,他们却总是认为别人其实跟自己一样非常在乎,一直怀疑别人是在欺骗自己。

这就是“知识分子”从骨子里渗出来的丑态。他们活在幻觉里,认为自己是精英。闲着没事的时候,他们总喜欢发一些空泛的议论,站在黄线之外,不痛不痒地批评这个批评那个。那不过是为了给自己贴上“有情怀”的标签。一旦触及身边的具体的事情,他们不敢做出任何反应,却处处提防身边的同事在学生评教上、在经济收入......超过自己。

最近,学校搞每三年一次的第四轮聘用。论业绩成果,我在学院排名属于最后一位,估计要被降为讲师了。某些人总算可以偷偷地、长长地舒一口气了。紧盯着我好几年了,怀疑我好几年了,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总算相信我是真的与世无争,真的不在乎那些小利益和小荣誉了。

2020年4月,正饱受中年危机引发的情绪波动折磨的我,为了寻找心灵的出口,重新捡起年轻时代的作家梦,开始写公众号文章。短短一年时间内,我就超过大多数运营多年的同类公众号。我毫不吹牛地说,无论在文笔、功底、视角、思想和深度上,对于我的文章,读者评价是非常高的。

这些读者,很多都是985高校教授和文化界大V......,而且业内普遍认为,能喜欢我文章的、能与我产生精神共鸣的读者,内在的素质和修养一定是非常高的。这不免引起了某些人的眼红,心里暗暗妒忌:“凭什么同样是副教授或教授,或同样是博士,或同样是大学教师,凭什么他能在外头写文章,收获一定的名利?”

现在好了。我若降为讲师,钱比他们少拿了,他们的内心也许能恢复许些平衡了。不过,对于我来说,别人怎么想,都是次要的。人到中年,早就看淡了名和利。

在学校工作的七年时间里,看着其他同事经常在外面兼职,买了一套又一套房子,我毫不心动。尽管好几家出版社联系我,让我翻译书,一本书翻译下来,可以赚好几万,我从来都拒绝兼职,而是每年花费好几万元,一到寒暑假就去全国各地和其他国家做一个人的长途旅行。我的旅行理念是“带着人文关怀,行走在路上”。

在异地他乡所看到的人和事,所遭遇的文化冲击,无不拓宽了我的精神视野,丰富了我的精神向度。这才是我的人生最宝贵的财富。这笔财富赋予我的高度和广度,让我可以站在讲台上,帮助更多的西部学生拓宽视野,激活僵化的思维。

看淡钱财的我,直到现在,连车都没打算买。烦恼的时候,抬头看看星空,就知道人类有多么渺小。想不开的时候,遥望三百万光年之外的仙女座星系,就知道人生有多么短暂。

从副教授降为讲师又怎么样了?躺平了,不参与单位的任何利益之争,安心写好自己的文章。我不需要讨好任何期刊编辑,就可以写出好文章让读者阅读。我不需要巴结任何学阀,几年之后,就能自己结集出书。远方众多陌生读者的认可,才是我最大的精神满足。

aiyan8887 发表于 2021-07-22 12:35

欧美日本,早就流行躺平了
中国知识分子太矫情了
aiyan8887
回复 6楼phlin的帖子
这位老师已经被请过喝茶了
phlin
回复 6楼phlin的帖子
这位老师已经被请过喝茶了
aiyan8887 发表于 2021-07-22 13:55

降為講師應該就不會動他了
共產黨畢竟是菁英體制
除非發動大規模運動
通常不太動非菁英
CC2020CC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理解作者的感受,但是全文过于愤世嫉俗。
再高雅的教授学者,也难免有世俗应酬的时候。古今中外都不例外。他们自己也不乐意(当然也有人乐在其中),但是一定的交流是必要的。人生哪能十全十美,很多时候连自己家里,对老婆都要敷衍敷衍,也算是有用的润滑剂吧。
就算作学问本身,也充满了枯燥无趣的细节。你不可能只作有趣的部分,对无趣部分零容忍。
作者看到的各种应酬场面,里面当然每个人都在应酬。然而一个学者的成就是他独处时刻决定的,应酬场面上的,只是人生百面之一。
phlin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理解作者的感受,但是全文过于愤世嫉俗。
再高雅的教授学者,也难免有世俗应酬的时候。古今中外都不例外。他们自己也不乐意(当然也有人乐在其中),但是一定的交流是必要的。人生哪能十全十美,很多时候连自己家里,对老婆都要敷衍敷衍,也算是有用的润滑剂吧。
就算作学问本身,也充满了枯燥无趣的细节。你不可能只作有趣的部分,对无趣部分零容忍。
作者看到的各种应酬场面,里面当然每个人都在应酬。然而一个学者的成就是他独处时刻决定的,应酬场面上的,只是人生百面之一。
CC2020CC 发表于 2021-07-22 14:10

世俗應酬好無聊
真有好的想法 應該寫成 ppt 檔

aiyan8887
回复 11楼CC2020CC的帖子
他的愤世嫉俗是有理由的,我很久没有看过这种人这种文章了觉得甚至有点怀念独属于知识分子的那种刻薄和尖酸。有意思的是这位老师是独身主义者,真的就是不容忍也不敷衍。见过太多忍耐和妥协(甚至我自己也有),他这种性格也是独有一份洒脱。
h
huhu88
学文的在中国?还是积极加入头号帮派比较有用吧?
t
ted.hanks
回复 11楼CC2020CC的帖子
他的愤世嫉俗是有理由的,我很久没有看过这种人这种文章了觉得甚至有点怀念独属于知识分子的那种刻薄和尖酸。有意思的是这位老师是独身主义者,真的就是不容忍也不敷衍。见过太多忍耐和妥协(甚至我自己也有),他这种性格也是独有一份洒脱。
aiyan8887 发表于 2021-07-22 14:14

无欲则刚啊。
aiyan8887
回复 15楼ted.hanks的帖子
是滴,欢迎关注一下他的微信公众号 叫虱,所有文章评论区都是关闭的(骂的人太多。。。)打赏的人是我见过公众号里最多的。
wanqiu_mou
我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 但是我始终认为,个体与体制的关系,是个体适应体制,而不是体制为个体改变。 虽然我能得到学生的认可, 但是我没有做出体制认可的科研。这是我个人对社会的不适应,我的这种不适应,就是换一个体制,换一个社会,问题依然存在。 事实证明,无论是在中国、在美国,我始终没有能力适应群体社会, 所以问题在于自己。 就看自己有没有能力去修正,但是个性决定命运,很难。
z
zhegufei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自己不做科研,不发表论文,就可以堂而皇之的贬低别的教授低俗?
如果你在研究型大学当教授,当然必须做本学科的学问。不想做学问,那就离开这个职位,让愿意做研究的学者担任。看他的意思,好像不做研究不发表学术论文,反而衬托他人品高贵学问精深?
如果认为其他学者的论文差劲,那你写出一篇杰出的论文,一鸣惊人,称为一代宗师,岂不更好?
另外,写公众号文章,是自己兴趣,和本职工作没啥关系,也不能代表学术评价。扯啥淡泊名利,可以把打赏功能关了的。
baddestman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還好你沒發表 文科文章 要發表了
就得去夾邊溝了
phlin 发表于 2021-07-22 13:46

4P现身说法,台湾也一样,要不4P怎么会躺平10几年当助理教授。到处都一样。要感谢台湾和那间西部名校没有tenure-track制度,不然你想躺平都躺不了。
CC2020CC
回复 11楼CC2020CC的帖子
他的愤世嫉俗是有理由的,我很久没有看过这种人这种文章了觉得甚至有点怀念独属于知识分子的那种刻薄和尖酸。有意思的是这位老师是独身主义者,真的就是不容忍也不敷衍。见过太多忍耐和妥协(甚至我自己也有),他这种性格也是独有一份洒脱。
aiyan8887 发表于 2021-07-22 14:14

我理解这种感觉。

aiyan8887
回复 18楼zhegufei的帖子
如我上面所说他确实自视清高甚至有点刻薄,但是不是言之无物的人。 我特意回去又看了两遍文章,我不是老师对高校写论文这块不太了解。可能这位老师没有申请到科研项目,就不想写论文了吧。写论文也是耗费精力的,别人有项目,他没有的情况,要不要专心搞研究就是个人选择了?也许论文发表这块也需要和评委老师搞好关系?现在这个老师是有在写书的。
phlin
4P现身说法,台湾也一样,要不4P怎么会躺平10几年当助理教授。到处都一样。要感谢台湾和那间西部名校没有tenure-track制度,不然你想躺平都躺不了。
baddestman 发表于 2021-07-22 15:05

我又不是文科的
這麼說吧
研發分兩種
一種是上山採藥型的 一個人背著一個竹簍上山 一種是開心農場型的 一群人開墾一片已經整好的農場
需要social 的是開心農場型的
我呢 喜歡上山採藥 所以別人眼中 我的論文篇數很少 看起來是躺平
但 上山採藥 十幾年才能找到新藥草 很累啊
謎之唯一天后神諭:[騙人 明明都躺平在家中打林克...]
llily
天下乌鸦一般黑。美国学术届追逐名利打压同僚的所谓大牛也不少。
phlin
天下乌鸦一般黑。美国学术届追逐名利打压同僚的所谓大牛也不少。
llily 发表于 2021-07-22 22:06

沒啥意思啊
再怎麼出名
能買得上 iphone 14嗎?
yulingxi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理解作者的感受,但是全文过于愤世嫉俗。
再高雅的教授学者,也难免有世俗应酬的时候。古今中外都不例外。他们自己也不乐意(当然也有人乐在其中),但是一定的交流是必要的。人生哪能十全十美,很多时候连自己家里,对老婆都要敷衍敷衍,也算是有用的润滑剂吧。
就算作学问本身,也充满了枯燥无趣的细节。你不可能只作有趣的部分,对无趣部分零容忍。
作者看到的各种应酬场面,里面当然每个人都在应酬。然而一个学者的成就是他独处时刻决定的,应酬场面上的,只是人生百面之一。
CC2020CC 发表于 2021-07-22 14:10

一个宽容的社会是那种可以让有才华却不喜欢应酬的知识分子也能体面活下去的社会,显然现在的不是。
phlin
一个宽容的社会是那种可以让有才华却不喜欢应酬的知识分子也能体面活下去的社会,显然现在的不是。
yulingxi 发表于 2021-07-22 23:10

美國是 台灣也是
西台灣地區
不是
ostrakon
为什么是“看去跟武汉菜市场的大妈似的”?别的地方菜市场没有大妈吗?地域歧视啊
Geofan
这躺平还需要读这么多书啊?还是很累啊
t
tuzituzi
文科的中文论文怎么发表,我听说过一点,中文期刊是要排期的,某个牛人的弟子要毕业,某个有connection的人要评职称,这都是期刊编辑要考量的范围...不是纯学术,甚至不太考虑学术...
c
claireliu
我见过最有精气神的一个老师是贵州铜陵一个大学的老师。有趣的灵魂真的不一定在大城市或者著名的地方。
近猪者肥
回复 1楼aiyan8887的帖子
理解作者的感受,但是全文过于愤世嫉俗。
再高雅的教授学者,也难免有世俗应酬的时候。古今中外都不例外。他们自己也不乐意(当然也有人乐在其中),但是一定的交流是必要的。人生哪能十全十美,很多时候连自己家里,对老婆都要敷衍敷衍,也算是有用的润滑剂吧。
就算作学问本身,也充满了枯燥无趣的细节。你不可能只作有趣的部分,对无趣部分零容忍。
作者看到的各种应酬场面,里面当然每个人都在应酬。然而一个学者的成就是他独处时刻决定的,应酬场面上的,只是人生百面之一。
CC2020CC 发表于 2021-07-22 14:10

如果最后你的职称你的成就大部分都是由这些庸俗的交际而不是独处的思考决定的呢?现在国内学术圈就是这样的现实。 我有很多同学朋友在国内高校,没有啥突出的天才明星,都是普通青椒。其中发展得最好的几个基本是学术能力最差的那几个,共同点是跟对了老板,特会来事。他们之中发展的高低,头上帽子的高低,又取决于老板在学校/学科领域地位的高低。
alex20200731
回复 6楼phlin的帖子
这位老师已经被请过喝茶了
aiyan8887 发表于 2021-07-22 13:55

因为所谓的躺平,还是发的文章过于犀利?
alex20200731
作者:叫虱,这个名字起的真厉害
aiyan8887
回复 32楼alex20200731的帖子
因为公众号发表的文章有点敏感?
aiyan8887
顶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