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最早把政治庇护变成生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biruxie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最早把政治庇护变成生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最近几天,六四再度成为热门话题;我读过许多关于六四的回忆文章, 深不以为然——瞎话忒多!看来让当事人说一点真话是非常难的事情。 毕汝谐毕竟是 毕汝谐——自我暴露最勇敢(陈毅诗游卢梭岛);那么, 就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毕汝谐敢为天下先,如实坦白最先把政治庇护变成生意的往事, 以期抛砖引玉。   六四枪响,悲愤之余,我敏锐地感到这是一个几十年未见的历史机遇;进而, 我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商机!数万中国大陆留学生因六四屠杀乱了方寸,不知所措,四顾茫然; 就像412政变之后,革命群众普遍感到 不知所措,四顾茫然 。时势造英雄;当此之时, 时势呼唤毛委员那样的 大能人挺身而出, 为广众指点迷津;毕汝谐即其人也! 早年,我曾经读过新华社编印的内部资料;1949年的中国人、1956年匈牙利人、 1959年的西藏人、1968年的捷克斯洛伐克人,都因为该年该国的发生的重大政治事件, 获得美国和其它西方发达国家的政治庇护。我敏锐地注意到,每一次政治动荡都肥了一批聪明人。 于是,我在世界日报刊登大幅广告,鸣锣响鼓地给大陆学人办理政治庇护。出国几年,方方面面, 我已经积累了足够的人际关系:莫逆之交的律师、与美国、香港、台湾的右派报纸杂志关系良好、 与大大小小的民运头目常相过从(虽然我本人并不是民运人士,坚拒加入任何民运组织);所以, 我做起政治庇护生意,驾轻就熟,得心应手。我为客户提供一条龙服务。 我还开通一条专门的热线电话,提供关于政治庇护的咨询(分为法理、案例两部分), 一小时之内收费100美元(现金、私人支票、银行汇票、旅行支票等一律欢迎)。 我的几个铁哥们四处帮我拉客户,我付给他们很高的现金回扣。 我多次组织政治庇护客户去纽约中国领事馆、华盛顿中国大使馆示威、聚会;我用整筒整筒 的胶卷给他们拍照,将他们分批安插在著名民运头头的身边,把人家当成了活道具。  这些人都是胆量较大的正常客户;还有许许多多胆小如鼠的非常客户。 许多大陆学人都是被共产党整怕了的人;他们很想申请政治庇护,借以留在美国,却不敢从事任何 与政治沾边的事情,唯恐得罪共产党,招致秋后算账的恶果。因此,他们甘愿付出很高的经济代价, 换得百分之百的安全感;而这些人恰恰是我最喜欢的客户群体。我万全地无微不至地满足他们的要求。 有一位南京留学生,交给我他的履历照片之后,不闻不问;一周之后,我还给他一份长达百页的政治 庇护申请资料;他看了以后惊叫起来:这是我吗?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反革命分子。 我笑道: 这就 对了,这就是我要给你制作的政治效果。  举例来说,如果你叫张三,那么报上就会出现一批名为獐伞的反共文章,獐伞这个名字翻译成英文, 和张三完全一样。美国移民官不懂得中文, 看不懂中文反共文章的影印件 ,只能通过英文翻译了解 文章的内容。再后来,萝卜多了不洗泥;我已经没法给给庞大的客户群体一一撰写反共文章了; 我干脆自己办了一份报纸。我和林口印刷厂的老板是朋友,他给我优惠价格。这份报纸并不在 社会上发行,仅仅作为申请政治庇护之用;可想而知,这份报纸的内容极其大胆、无比放肆。 主打王牌是大幅反共声明;客户的大头照片、中国护照的影印件附上;声明的内容只有两句: 打倒中共!打倒邓李杨! 效果奇佳!  有一次,为了好玩儿,也是为了寻求非同寻常的强烈刺激,我想在太岁头上动土,就把中国驻 纽约总领事馆编印的内部动态拿来,硬生生地将客户的名字插进去,翻拍、重印,浑水摸鱼,为我所用。 世上没有不不透风的墙。后来,我自制的中国领事馆文件碾转落到了领事馆手里。这就像 李鬼落到了李逵手里。纽约中国领事馆向美国移民局举报这是假文件,吓了我一大跳!  我还因人制宜,给那些有特殊才能的画家、音乐家制作与众不同的政治庇护材料;其实也很简单: 我去图书馆影印一些早年反纳粹反希特勒的漫画、歌曲等等,然后把希特勒的脑袋剪下来, 换上邓小平的脑袋;把歌曲里希特勒的名字换成李鹏的名字,算是客户的作品,OK! 两年后,政治庇护臭了街,阿猫阿狗都来抢这碗饭吃,我便激流而退了。我和一个铁哥们在 曼哈顿七大道和30街的交叉口开了一家外贸公司,主要是做玩具和自行车;那就是另一个长长的故事了。  现在,我一五一十地把往事写出来,至于这是助人为乐还是吃人血馒头,留给后世人判断吧。 也许有人会说:你这样大大咧咧地交代自己的问题,不怕美国佬跟你算账吗?  不怕。相关证据早就付之一炬了;更何况,就是证据还在,也早就超出法律追究时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