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新法:朝鲜对韩剧、牛仔裤和外国电影“宣战”的背后

peas123
楼主 (北美华人网)
劳拉·比克(Laura Bicker) BBC记者,发自首尔
朝鲜最近引入新法律,试图全面清除外国的影响力——看外国电影、穿外国服装甚至是使用外国俚语的人都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但是,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尹美淑(Yoon Mi-so,音)说第一次看见一名男子因为抓到藏有韩剧而被处决时, 她11岁。 男子的所有邻居都被命令要观看死刑。 “如果你不从,就会被列为叛国,”她在首尔的家中接受BBC访问时说。 朝鲜卫兵当时是要确保所有人都知道,走私非法视频就要被处死。 “我记得很清楚,那个男人双眼被蒙住,我仍然记得他的眼泪流下来。这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心理创伤,蒙眼的布完全被他的眼泪浸湿了。” “他们把他绑在一根桩上,然后开枪打死了他。”
“一场没有武器的战争”
想象一下,长期生活在一个封闭状态下,没有互联网,没有社交媒体,只有寥寥几个政府控制的电视频道专门告诉你国家领导人想让你听到的事情——这就是朝鲜人的生活。 而现在,朝鲜领袖金正恩的压制更是变本加厉,引入全面的法律,对抗政权所形容的“反动思想”。 任何人被发现藏有大量来自韩国、美国或者日本的媒体物品,现在将会面临死刑。被发现观看这些内容的人将面临15年的劳改营监禁。 而且,并不仅限于人们看什么。 最近,金正恩在国营媒体上写了一封信,要求全国的社会主义爱国青年同盟压制青年人当中“厌烦组织管控”、“利己主义”、“反社会主义”等行为。他想要阻止来自外国的语言、发型以及着装等,将这些形容为“危险的毒素”。
总部位于首尔、有朝鲜消息源的网上报刊《每日朝鲜》(The Daily NK)报道,三名青少年因为将自己的头发剪成韩流(K-pop)偶像的发型以及将裤脚褶至脚踝以上而被送到再教育营。BBC无法核实这一说法。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金正恩正在进行一场不涉及核武和导弹的战争。 分析人士称,他是在试图阻止外来的信息进入朝鲜人民的视野,因为该国的生活已经越来越艰难。 外界认为那里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在捱饿。金正恩想要确保,他们仍然只接收政府精心打造的宣传,而不是通过光鲜亮丽的韩剧来窥看亚洲最富裕城市之一的首尔的生活。
自去年为应对全球大流行疫情而关闭边境之后,这个国家一直与外界隔绝至前所未有的程度。来自邻国中国的必需品供应和贸易几乎完全停滞。尽管某些供应正在开始流通,但是进口仍然非常有限。 在这个将所有钱都引向政权核武计划的国家,这种自我强加的隔绝使得一个已经衰败中的经济状况更加恶化。今年早些时候,金正恩自己承认,他的人民正在面临“我们必须克服的历来最差的状况”。
新法规定了什么?
《每日朝鲜》是最早得到此部新法律条文全文的媒体。 “此法规定,如果一个工人被抓到,那家工厂的领导也可能受罚,而如果一个孩子有问题,父母也可能受罚。这种朝鲜政府鼓励下的互相监控体系,在这项法律当中得到了突出的反映,”《每日朝鲜》的网站主编李尚勇(Lee Sang Yong,音)向BBC表示。 他说,这是意在“粉碎”青年一代可能对南边存有的任何梦想或者向往。 “换句话说,政权认定,如果来自其他国家的文化被引进,就会形成一种反抗的意识,”他说。 崔钟勋(Choi Jong-hoon,音)是去年少数成功逃离朝鲜的脱北者之一。他向BBC表示:“时势越艰难,监管、法律和惩治措施就变得越紧。” “心理上来说,当你饱着肚子,你看个韩剧可能只是消遣。但是当连食物都没有,连活着都艰难的时候,人们就会心怀不满。”
会有用吗?
过去的镇压只是体现出,人们在传播和观看外国电影这件事上的手段有多丰富,它们通常都是从中国的边境偷运过来。 有好些年,各种剧都是用USB存储器周围传,据崔钟勋说,现在已经是“司空见惯”。它们很容易隐藏,并且也是有密码保护。 “如果你连续三次输入错的密码,USB就会自动删除所有内容。你甚至可以设定它在一次输错密码之后就删除,如果内容是非常敏感的话。” “有很多情况是,USB被设定成只能在一台特定的电脑上看一次,于是你不能将它插到另一台设备上,也不能给另一个。只有你自己能看。所以就算你想要传播开,也做不到。” 美淑回忆说,她的邻居为了看电影可以做到多极端。 她说,他们有一次借了一枚汽车电池,将它连到一个发电器上,由此得到足够的电来打开电视机。她记得自己看过一部叫做《天国的阶梯》的韩剧。 这部爱情史诗剧是讲述一个女孩先是对抗继母,而后又对抗癌症的故事。现在看来,它在20年前的朝鲜曾经非常受欢迎。 崔钟勋说,那也正好是朝鲜人开始对外国媒体着迷的时代——得益于来自中国的廉价CD和DVD。
压制的开端
但是之后,平壤的政权开始注定到了。崔钟勋记得,政府安保部门在2002年左右对一所大学实施了一场突袭行动,发现超过2万张CD。 “这只是一所大学。你能想象全国会有多少吗?政府震惊了。就是在这个时候他们开始加强惩罚,”他说。 金锦赫(Kim Geum-hyok,音)说,2009年的时候,他只有16岁,被来自一个特别小组的卫兵抓起来,他们就是专门成立来抓捕分享非法视频的人的。 他给了一个朋友几张韩国流行音乐的DVD,是他父亲从中国偷运回来的。 《天国的阶梯》在大约20年的朝鲜曾经非常流行。
他被作为成年人对待,被押到一个密室进行问讯,卫兵不让他睡觉。他说,他被拳打脚踢,持续了四天。 “我当时很害怕,”他在首尔向BBC表示。他目前在这里生活。 “我以为我的世界要终结了。他们想知道我是怎样得到这些视频的,还有我给多少人看过。我不能说是我父亲从中国买回来的这些DVD。我能说什么?那是我父亲。我什么也没有说,就只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求你放我走’。” 金锦赫来自平壤一个精英家庭,他父亲最终成功贿赂卫兵放他走。在金正恩的新法律下,这件事现在将几乎不可能发生。 当时很多因为类似违规被抓的人被送到了劳改营。但是这并没有形成足够的阻吓,于是刑罚又加强了。 “一开始,刑罚就是大约一年的劳改——它变成了超过三年。现在,如果你去劳改营,当中超过50%的年轻人都是因为看了外国电影而在那里的,”崔钟勋说。 “如果一个人看了两个小时的非法素材,就要在劳改营里度过三年。这是个大问题。” 我们从多个消息源得知,朝鲜一些监禁营在过去一年扩大了,而崔钟勋相信,严酷的新法正在产生作用。 “看电影是一种奢侈。你需要先让自己吃饱,然后才会去想电影。当时势是连吃饭都难的时候,有一个家人被送去劳改营,可能是毁灭性的打击。”
人们为什么还要看?
“我们要冒很多险来看那些剧。但是没有人能杀掉我们的好奇心。我们想要知道外面的世界在发生什么,”金锦赫告诉我说。 对于金锦赫来说,终于了解自己国家的真相,改变了他的人生。他是少数有机会被允许去北京上学的朝鲜人之一,他在那里接触到了互联网。 “一开始,我不能相信(那些关于朝鲜的说法)。我以为西方人是在说谎。维基百科在说谎,我怎么能相信?但是,我的心和我的头脑分裂了。” “于是我看了很多关于朝鲜的纪录片,看了很多报纸。然后,我就意识到,它们大概是真的了,因为他们所说的都合乎情理。” 金锦赫(左)和尹美淑(右)已经不再生活在朝鲜。
“等我意识到自己头脑当中发生的转变之后,已经太晚了,我回不去了。” 锦赫终于逃到了首尔。 美淑现在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是一名时装顾问。她来到新的国家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探访她在《天国的阶梯》当中看过的所有地方。 不过,在他们之后,像这样的故事越来越少了。 在当前严控边境并且“格杀勿论”的命令下,离开朝鲜已经变得几乎不可能。而且,可以预期,金正恩的新法将会有更大的寒蝉效应。 崔钟勋将家人留在了北边,他相信看一两部韩剧不会推翻数十年的意识形态控制。但是他相信,朝鲜人都在怀疑政府宣传的不是真相。 “朝鲜人民心里有不满的种子,但是他们不知道他们不满的对象是谁,”他说。 “那是一种无定向的不满。我觉得伤心的是,就算我告诉他们,他们都不能明白。他们需要有人来唤醒他们,给他们启蒙。”
rummy
真是可怕,看电视剧会被处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