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看美国人认为西方民主制度需要彻底改革?

duon
楼主 (北美华人网)



提这个问题的人,无非是希望让大家觉得美国人自己都觉得西方皿煮靠不住,所以我们骂他们就更有理由了,所以我们当下做得就更对了,所以我们自己的问题就更不是问题了,请问这种掩耳盗铃式的提问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美国的制度当然有需要改革的地方,而且美国的问题还不少。现今美国的实际政治环境,也早已不是国父们设想里的原教旨主义般的三权分立,随着时代发展,许多新的变量加入到这套体制之中,这点在这次川普竞选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来了,推特等各类媒体,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一种能够对政治运作天平产生实际影响的新力量,并且深度影响了政治运作效率,以及未来可能造成更大的影响甚至混乱。如何平衡和应对这种新情况?如何回应美国确实存在的民众真实的呼声?这些都需要美国人对自己的制度进行改革和深入思考。
一套体制架构起来,放在时间之中,随着时间推移,自然而然加入了新的变量,而组成体制、运行体制的人本身也在发生着变化,新的文化、新的思想、新的年龄和教育结构,这套体制自然而然会产生异化,或者是越来越臃肿,又或者是背离原初的目的,这一切被时间和人心风化的结果,都需要人来努力,也只能依靠人自己。
那么这是不是意味着,“反正大家都有不足,都是要改的,都是在路上,都是进行时,所以没有什么好坏之分,没有什么优劣之分,没有什么需要遵守和需要抛弃的界限?”
我相信现今的很多国人在这道题上会选是。这也正是我一直在反对的东西,基于实用主义、功利主义文化传统所推导出来的末日狂欢般的没有任何是非观念的价值观。
想起王小波的一个访谈,有人问王小波:“你相信中西思维是有差别吗”。他答道:"我觉得没有,都是人类,会有什么差别呢,说有差别的人从一开始就像是在掩饰着一种东西,掩饰着一种他们自己也觉得不那么体面的东西。”
像不像菜场里的一个泼妇,因为怕辩论不过你,就用极大的嗓音盖住你,并呼叫所有在场观众来围观,把水搅浑,试图用一种实际胜利的场景来压倒你理性胜利的可能?
生活是需要一个目的的,且这目的必须是出自本能,出自人性,而不是“因为他们觉得有一个目的总比没有好,所以这群装逼犯就搞出了个目的来信信呗”这种正宗中国式的实用主义思考。
西方文化背景下大多数时候会给人的世俗生活一个基于宗教、或理性主义的目的,虽然不可能每个人都相信这一套,但是人的精神会有一个动能,且这个动能是源于对世界的好奇,对世界的爱,对人类痛苦的怜悯等真正的感情,而不是“需要有一个目的,所以就弄个目的出来相信”(这正是许多国人坚信的观点,他们到死都不相信有些人是真的对世界怀有好奇和爱的,他们到死都不相信人生真的是可以有一个他们真正感兴趣的目的的。他们因为自己没有,所以就相信别人的有也只是装出来的,并时常对别人的有进行近乎于“哎呀呀,给你面子装几下就行了,你倒还真的张口闭口说个不停,谁不知道你那一套都不过是逢场作戏玩玩的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底细呀?你跟我有什么区别呀?你装什么白莲花啊?你想要的无非不就是你屁股决定的那点东西嘛)
中国的文化传统是,对目的这一块选择性失明,但是会给你一套生活方式。换句话说就是,人为了什么而活不重要,但是怎么活这件事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特么的重要!于是你所见之处,一代又一代的强调如何能够做到尊卑有序 夫妻和敬 家国忠义,一套又一套的人情腾挪厚黑之道,即使是涉及到对美好未来的愿景,也仍然是这种“生活方式”式的,似乎究极美好的生活就是“夫妻和敬、尊卑有序、友邻和睦、功成名就”的那一套进行时的、那一套人类行为的表象集合。
然而,生活方式永远不能等同于生活目的。长期以来,文化中对于生活目的本身的轻视、短视和无兴趣、深度思考缺位,导致很多人把生活方式混同为生活目的。一旦把方式等同于目的,你就很容易会丧失对善恶、是非、好坏的判断标准,因为生活目的需要纳入是非高低优劣等价值标准考量,而生活方式只需要这个和那个,我们和你们这种机械分别就可以。当方式等同于目的时,是非善恶这些抽象思考都不再重要了,当方式成为目的时,如何从A方式顺利转变成B方式(目的),并排除在此之间的一切干扰,就成了人们唯一需要关心的问题。只有一个关心生活目的的人,才会在前进的路上时刻思考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而每天睁着眼睛喘着气活在世上的?
为什么四十年来大家热火朝天,取得了那么宏伟的经济成就?因为那个时候“生活方式”确实成了唯一的“生活目的”,且这一点短暂成为了所有人的共识。在这一点上,当时基本没有任何人有异议,人人都知道我们和他们不同,人人都知道我们不好他们好,人人都知道我们需要改变,人人都知道我们这一套需要变成另外那一套。所以在那个因为历史条件造成的“月蚀”般的美景下,我们成功了,因为在那个历史背景下,生活方式和生活目的,两位一体了,方式成为了目的,短暂重合了,于是团结的人心和汇集的群智暴发出了惊人的力量,文化中这种先天具有的缺陷被掩盖了。
然而当条件好转后,一切的条件变了,生活方式已然完成转变,原先的目的达成了,于是原先被掩盖的问题,又逐渐露出了肮脏的马脚。你们会看到,对于生活目的的那种轻视、鄙视和嘲弄,正在侵蚀我们好不容易完成的生活方式,如果再不加以重视反思,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
当越来越多的人说话、做事、甚至自以为自己相信一件事的理由,既不是因为思考、也不是因为兴趣、喜好,人性,甚至都无所谓立场,而仅仅出于“这么说、这么做,比不这么说不这么做可能对我自己更有利”的时候,他们必然会迎来现实的锤击。因为屁股是天生的,脑子可以后天进化,把天生的东西安装到应该进化的东西上去,你就会落后,而落后就要挨打。(这句话应该符合很多人胃口吧?瞧,我把话说圆了竟然)
其实别看许多xfh整天嘲笑那些自由主义者和个人主义者,我倒觉得xfh才是真正的、彻底的“自由主义者。”为什么这么说?自由需要这些设立标准来保护才有希望得益实现,也即自由需要设立“不做某事的自由”之界限,才能得以保证。而当人可以为所欲为,彻底“自由”地定义是非标准,价值观念,处在一种绝对“自由”的状态下时,真正的自由就没有了生存空间。
虽然从历史的宏观角度来看,人类维持自己文明的一切努力和成果都可能在亿万年之后成为泡影,但这不意味着不同人为此奋斗中的过程中毫无优劣高下是非的区别,不能意味着基于邪恶、愚蠢和低智的失败奋斗和基于理性、好奇、亦正亦邪的失败奋斗是完全一样的,仅仅因为他们结果一样。
真善美肯定不在人类之中,真正的真善美都在天堂里。人类嘴里的真善美,永远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没有人能真正做到,也没有人能够毫不夹杂任何的私欲、甚至肮脏、邪恶去尝试到达真善美。然而难道仅仅因为人间不是天堂,所以人嘴里的真善美就跟放屁无异?进而真善美就等同于邪恶,甚至还不如邪恶,因为有了真善美约束的人并不如纯粹邪恶的人更有力量?于是就可以嘲笑一切谈论到真善美的人傻、幼稚、天真,嘲笑所有人抬头望天的权利和尝试?于是就可以理直气壮、心甘情愿地活得像一群蟑螂?于是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排斥一切价值、立场(又是公知的那一套十年前的话术,对不对?对,拜登的钱刚到账)
反思和愿意直面自己问题的态度,才是人类取得真正进步的宝贵力量,君不见观察者网整天放的那些黑料,有几个不是美国媒体自己爆出来的?那些抱着看爽文态度沉浸在观察着网里无法自拔的爽文爱好者们有没有想过,如果美国也要搞一个“观察者网”,他们节目的吸引力、说服力、生动翔实程度和趣味性能不能比得上我们伟大的观察者网?
假如有一天,正义大天使降临人间,要来对人类施行绝对公正善良理性的天使之政,到那个时候,我将会第一个站出来鼓吹君主制,我会像xfh一样嘲笑可怜的皿煮籽油都是人类无聊而徒劳的努力,我将会鼓吹真正正义的“大天使君主制”。只是在那一天出现之前,我们当然只能相信人类自己,相信人类自己的文明成果,相信标准,相信正义终会战胜混淆是非、搅混水的丑陋。

怎么看美国人认为西方民主制度需要彻底改革?

立文的回答 - 知乎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53612940/answer/1841604638
tiramixu
没有完美的制度
一个让所有人都 compromise 并且能接收的 的制度 都已经不错了 。
整天打压另一部分人并不会让这些人臣服。
xiaoxinsnow
妈呀,你们这些监狱的有完没完
h
hxx093020
怎么改?改成专制的?
d
dingdingdddd
人类的社会制度永远都是打补丁。有缺陷是必然。
d
dingdingdddd

从前的生活更为美好,人类也更聪明、能干、富裕,当然也较现在为温和——人们这种今不如昔的观念,往往会以各种形式表现出来。犹太教和基督教关于伊旬园的故事就是一例,那是人类堕落的开始;另一例就是关于希腊黄金时代的神话。这两个是“今不如昔”这种观念最典型的例子。托玛斯·布尔芬奇①在《神话》(1855)一书中是这样描写黄金时代的:
从此,世界各地开始有人类居住。第一个时代是“黄金时代”,人们生活得无忧无虑,幸福快乐;真理和正义盛行于世,不必通过法律强加于人,也不用行政长官的威逼或惩罚。森林未遭砍伐去建造船只,城镇四周也没有修筑墙垣设防;没有刀剑、长矛和头盔这类武器,大地生产出入类所需要的一切,人们也不必劳苦耕作。世界终年温暖如春,到处鲜花盛开。河中流淌着牛奶和醇酒,橡树流出黄色的蜜汁。
接着是“白银时代”。这就不如黄金时代了,但比“黄铜时代”要强。朱比特①缩短了春天,把一年分为四季。人们第一次不得不忍受酷热和严寒。这就逼迫人类建造房屋。开始,人类还只是住在洞穴中或是森林茂密的浓荫下,或是用树枝搭成的小木屋里。人们必须耕种才能收获庄稼。农民不得不播种,用斧子艰难地耕地。
【① 朱庇特,罗马神话中统治诸神主宰一切的主神,相当于希腊神话中的宙斯。】
第三个时代是“黄铜时代”。人类变得暴躁易怒,随时都会拔械相斗,并且也变得更为狡诈。最糟的时代当推“黑铁时代”。世界各地罪恶横行,谦逊、真理和荣誉不得不逃遁,代之以起的是欺骗、狡猾、暴力和对财富贪得无厌的追求。树木从山上砍下来建造船只,水手张帆远航,扰乱了大海的平静。本来共同耕种的土地,现在被分割成小块,成为私有财产。这时,人类也不再满足于地上的产物。他们挖到地下,汲取矿藏,挖出了罪恶的铁,以及更为罪恶的金子。到处爆发了战。争,而铁和金子都成了战争的武器。客人在朋友家里不再感到安全;女婿岳父、兄弟姐妹以及夫妻之间也不再互相信任;儿,子期望父亲早亡,他们就可继承财产;家庭成员之间也不再有亲人之爱。大地因杀戮淌满鲜血。诸神一一离开了。后来只留下了主管正义的女神阿斯脱利亚。最后,连她也不得不离去。
人类的堕落和黄金时代的概念,与进步的概念是背道而驰的。所谓进步的概念,是认为人类的状况是可以改善的。事实上,通过‘人类自己的努力,也正在得到不断的改善。在柏拉图的《共和篇》中,提出了理想国的设想。在这篇对话中,柏拉图构建了一个模范的国家;这个国家不是建立在某个公民利益的基础之上的,而是建立在全体公民利益的基础之上的。

  “我们建立国家的目的,”苏格拉底①(他是柏拉图的代言人)说,“不是为了某一阶级的幸福,而是为了全体公民最大的幸福。”
柏拉图的理想国,或称之为乌托邦,不只是以公民的幸福为特征。为了使国家发挥作用,每个人都必须忍受一定的苦难,并满足于自己的地位和状况;否则,国家就会混乱;国乱则人民遭殃。
在柏拉图的理想国里有三个阶级:工人、农民和保护者。每个公民均属于其中的一个阶级;每个公民应在自己的岗位上各司其职,知足安命。任何人不应私自占有金银而成为富翁。国家供养儿童,给他们分配工作,并协调经济和社会活动。国家坚强有力,公民就会生活幸福。

  后来的作家想象出了其他类型的乌托邦——这个词是托玛斯·莫尔②在1516年创造出来的。他把两个希腊词合成为这个词,其意思是“不存在的地方”——在那儿,人们将会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①苏格拉底(公元前469一前399),古希腊哲学家,其学说仅见于柏拉图和另一位希腊哲学家色诺芬尼(公元前5707一前4807)的著作中。】
【②托玛斯·莫尔(1477—1S35),英国人文主义者、天主教圣徒,曾任下议院议长、内阁大臣。‘乌托邦》一书的作者。】


讽刺则是另一回事了。
讽刺用幽默和机智批判社会,希望人类或人类的社会公共机构能得以改善。讽刺效果的实现依赖于读者区分现实和幻想的能力。讽刺以幻想为背景,呈现真人真事,而且,这种幻想往往是夸大的幻想。读者或观众必须把幻想转化为现实;在这种转化中,读者对讽刺的欣赏才能得以实现。
因此,希腊三大悲剧家埃斯库罗斯①、索福克勒斯和欧里庇得斯②的作品是以戏剧的形式表现现实的作品,剧中的人物都是历史人物。当然,为了突出剧情或重新解释某些历史事实,一定程度的戏剧化是容许的,但悲剧的平民色彩与宗教性质,不容许有多少幻想成分。

  然而,阿里斯托芬③的喜剧,则完全容许幻想。当然,那些脱离现实的幻想必须为观众所理解,才能达到喜剧的效果。例如,在《云》剧中,阿里斯托芬讽刺了似是而非的教育制度;这种制度教育出来的雅典人只是为胜利争辩,而不是为真理争辩,让非正义战胜正义。为了把上述特点人格化,阿里斯托芬把苏格拉底放在一个篮子里,并把篮子置于天地之间的半空中。
【① 埃斯库罗斯(公元前5257-前456),相传写了80多个剧本,现存《被缚的普罗米修斯》、《波斯人》、《阿伽门农》等悲剧7部。】
rose9999
五毛党学历提升了是好事 但也要注意文体 不要写什么都跟八股文似的 谁有这功夫去看 更何况你文章主要是拿来给国内韭菜看的 通俗易懂简短幽默最好
m
majiaamajia
改成共产主义!哦耶
nevergetlost
美国人民不可能接受政府说一我不说二,如果往高福利国家发展还是可以的,保底政策不公平但是社会稳定